当前位置:主页 >> 另类文学

情趣酒店

2020-05-12 来源:

情趣酒店

情趣酒店

作者:不详

「我想死。」坐在对面的女人轻声说道。语气像闲聊一样普通。

「是吗?」对方的坦诚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慌,我呷了一 口鸡尾酒。

昏暗的灯光下,舞池中央的乐队奏出轻柔的乐曲声。身材高大的男服务生端 着银质托盘在圆桌间穿行。

「可是我没有勇气自杀。」她垂下睫毛继续说道。白皙的面庞被餐桌上桔黄 色的烛光所映照,显露出一种高雅的古典美。「所以我选择了这个地方,希望有 一位经验丰富的男士帮我解决掉眼前的困难。」

「既然这样,不知道你要选择什么样的解决方式呢?」对方的话语撩起了我 的兴致。

「嗯……不要出太多血,能保持身体的完整就好了。」她重新抬起眼皮,大 而黑亮的瞳孔直视着我。「请问,我是你的第几个呢?」姑娘的目光垂向桌面, 脸颊上浮现出羞涩的红晕。

「呃……」这下可捅到我的软肋上来了。「我也是第一次找到机会呢。」

「是这样啊!」失望的表情写在对方脸上。「不过,我不想再等了。和我交 换会员卡吧。」

两张烫金的纸片放在圆桌上。我拣起她的那张,上面写着「许雅琳」,一个 很美的名字。

「那么,我们现在就上楼好不好?」我向对方问道。她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敲响了桌上的铜铃。很快就有一个服务生走过来,把一串钥匙交到我手里。

「203号房,祝两位过的愉快 .」

「可以吗?」我站起身,把手伸向对方。

雅琳微笑着把一只素手递到我的掌心里。我把她从座位上拉起,搂住她的纤 腰,两个人像情侣般朝楼上走去。

「没想到屋里的摆设这么简单。」雅琳不满的嘟囔着。确实,整间房子里除 了一张大床,放在床头柜上的台灯和屋顶垂下的吊灯以外,别无长物。哦对了, 在房屋一角,还有一个用橡木制成的两米多高的绞刑台。

「你倒是说话呀!」对方的语气中带有一丝不快。

「你转变得太快了。」我从嘴里吐出这么一句话。「刚才,你还是那么淑女。」

雅琳微微一征,颧骨上浮现出两朵桃花似的浅晕:「人家想抓住这最后的机 会嘛。」她低下头,用手拂开垂在耳边的长发。「你不喜欢吗?」

「哪里。只是你突然间变化那么大,让人有点不习惯而已。」听到解释的雅 琳禁不住咯咯浅笑了起来。她重新抬起头,满脸都是羞涩的神情。

「需要我把晚装脱掉吗?」

「不,你穿着它挺漂亮的。」我微笑着摇摇头。「我已经想好了解决方式了, 就用它。」我指了指绞刑架。

「哦。」雅琳嘟起了她的双唇,神态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我还以为用 一根绳子就完全解决了呢。」

「别忘了,我是个新手。」突然间,我觉得眼前的雅琳要比情人还难对付。

「用工具能有效的减低你的痛苦,我也省了很多麻烦。」

「好吧。」雅琳的回答倒也干脆。「接下来,我们要干些什么呢?」她把长 发甩在脑后,秀美的双眸中迸射出兴奋的光彩。

「当然是清洁你的身体啦,我可不想到时弄得一塌糊涂的。」我从床边的柜 子里取出注射器、胶管、盛满甘油的大瓶子、凡士林膏等一大堆东西,放在床上。

「你要把这个塞进我的……后边里头吗?」雅琳用可怜巴巴的眼光盯着胶管 上的玻璃探头,就像是一个初次见到阳具的小姑娘。「你还要检查人家的那……

那个……「她自言自语般的喃喃道,声音小得难以听清。

「你说的『那个』指得是什么?」我故意走到她跟前,用调侃的语气戏弄着 对方。

「屁、屁眼啦!!!下流!」满脸涨红的雅琳恶狠狠的盯着我,抗议似的大 声嚷嚷道。

「好了好了,别生气。现在把下身的衣服脱下来吧。」我像哄小孩一样安抚 着雅琳,毕竟人家连命都交给我了嘛。

「你来脱啦!」雅琳把高跟鞋一踢,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两条性感丰满的 长腿蹬得笔直。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三八了,唉!

我刚刚坐到她身边,一条玉腿就硬塞到我怀里。隔着薄薄的丝袜,我感受到 了她温暖的体温。「不会的。」我随口答道。说实在的,雅琳的脚掌很光滑,极 富肉感。不像T形台上的那些骨感美女,看起来养眼,实际一把骨头。

「我要脱了。」在她耳边,我轻轻的吐出这几个字。当语音消散在空气里的 时候,我似乎感受到了从雅琳的面庞上散发出的滚滚热气

最后一道防线顺着她的大腿缓缓滑下。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婴儿般光滑的肌肤 和粉红色的,闭合在一起的柔肉。

「奇怪,竟然会没有毛。」我用手指抚摸着她那光滑的隆起。

「人家剃掉了啊。」耳中传进了雅琳的解释声:「怎么,不好吗。」「哦不, 没什么的。」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稍稍有些失望。女人那里就是要长上茂密的草 丛才算得上成熟嘛!不过事实如此,也就算了。

「好了,宝贝,撅起你的大肉臀吧。」我拍了她的大腿一下。F

雅琳害羞的看着我。她转动身体,跪卧在床上。头和胸部紧贴床面,鼓实白 净的屁股高高翘起。

「哈哈,好肥。里面一定存了不少油。」我的手掌在雅琳的臀部上肆意游走, 尽情的享受着那份柔滑弹性的肉感。

「哼哼,馋死你。馋死你。」雅琳摆动着纤细的腰肢,诱人的丰臀在我面前 来回晃动。

尽管这种动作很养眼,可我还是制止住了她的发骚行为。毕竟还是干正事要 紧。

「腿再叉开得大一点,宝贝。」雅琳顺从的按照我的指示做了。显露出来的 是两腿交汇处神秘的溪谷,还有那浅褐色的,纹理分明的菊花座。

我忍不住伸出指头戳了它一下,那里立即像受惊的海葵一样缩紧了。

「哎呀,不要乱摸啦!」雅琳又大惊小怪的咋呼起来。这个女人,到底是放 得开还是放不开呀!洁白的凡士林油脂均匀的涂抹到她的后花园上。我轻轻转动 着玻璃探头,让它从后庭钻进雅琳的身体里面。随着探头的不断深入,后面被侵 犯的雅琳竟然发出了兴奋的哼哼声。许小姐,你有肛交的经验吗?「我一边忙活 着手里的活计,一边假装漫不经心的问道。没有。不过这种感觉真的好爽哦。林 先生,你……能不能……」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几乎完全听不到了。

「什么?」我把耳朵贴到她嘴边。我是说……你……能不能实刀真枪的给人 家来一下!「雅琳的语气中充满了兴奋。天哪,竟然连这种话都能不加掩饰的说 出来。我真是服了她了。」不行。根据规则,双方不能发生肉体关系。除非自愿 方变成尸体,否则……

「原来如此。」听起来雅琳似乎很失望。「林先生,请严肃的回答我一个问 题。」她的口气突然变得很郑重:「解决我以后,你会奸尸吗?」

「呃……」雅琳的坦率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整个房间都沉浸在寂静的空气中。

「我要注油了。可能会有些疼,你忍着点儿啊。」我用左手慢慢推动着盛满 润肠油的大号注射器,另一只手顶住插进雅琳肛门的玻璃探头,防止它从里面滑 出来。肠道被挤压的雅琳趴在床上,发出嗯嗯的哼哼声「哎呀呀~~憋不住啦!」

我刚把探头拔出来,雅琳的肚子里就传出了不雅的咕噜声。她用双手捂住自 己的屁股,用最快的速度从床上跳起来,朝卫生间冲去。

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我坐在床边,脑海里回放着雅琳光着屁股跑动 的狼狈样子。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全身赤裸的雅琳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站在我面 前。「你的晚礼服呢?」我抬头问道。「丢在卫生间里了。怎么,这副样子不好 吗?」雅琳笑吟吟的看着我。「很不错。」我饶有兴致的欣赏着那双微微摇动的 乳峰:「你还真是个波霸。」

「哈哈……」雅琳的脸上浮现出浅浅的微笑,但很快变得严肃起来:「现在, 我们可以开始了吧。」

我牵着雅琳的手,把她拉到绞架旁边。雅琳抬头望了望垂下的绞索,脸上浮 现出淡淡的惆怅。

「后悔了吗?」我在她耳边轻声问道。雅琳回过头来,冲我微笑着摇摇头。

「不,我不后悔。能如此接受生命的终结,是我的荣幸。」我把雅琳搀到绞 刑台上,用绞索套住她那细嫩的脖子,收好。雅琳轻轻摇动着脑袋,配合我的动 作。

「我要把你的手绑住,雅琳。因为我不想让你抓伤自己。」

雅琳调皮的歪着头,大眼睛里充满了妩媚:「当然可以啦。行刑之后,我就 是你的私有财产了,不是吗?」

我抓住她的手腕,雅琳顺从的把胳膊反转到后背上。这个动作使她胸部前挺, 两只乳房看上去更加显眼了。

结实的绳索把她双手紧紧捆在一起。「可以开始了吗?」我看着她的脸。

雅琳的喉部猛然紧缩了一下,她机械的点了点头。我走下绞刑台,拉下控制 机关的手柄。

「呃!」随着一声短促的哀鸣,雅琳的裸体被直挺挺的挂在了绞架上。她的 身体开始像被搓动的拨浪鼓般来回摇动,两条悬空的玉腿在毫无目的的胡乱踢蹬。

立在绞架下的我仰起头来,仔细欣赏着雅琳用生命为代价演出的热力之舞。

雅琳的面孔迅速的由白转红。那双美丽的眼睛死死盯住斜上方,好像那里有 什么值得她注意的东西似的。可实际上什么也看不到。瞳孔摄入的影像传到已经 停止氧气供应的大脑中,反映出来的只有一片通红而已。她的嘴巴一张一合,似 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传出来的全是类似干噎的呃呃声。雅琳的动作越来越迟缓, 幅度也越来越弱。很快就变成触电似的抽搐了。两条腿像正在练功的芭蕾舞演员 一样紧绷着,挺直的脚尖直指地面。

我走上绞刑台,来到雅琳身边。她依然在忘我的抽动着,脸上涂满了鲜艳的 红晕。紫红色的舌尖卡在两唇之间,让人联想起女人那尚未张开的下体……突然 间,许多湿热热的液体浇到我的大腿上。我低下头,一股水柱正从她的两腿之间 泻出。很明显的,她失禁了。

我重新抬起头来。雅琳已经停止了抽搐,双眼已经闭上了。不过从尚未合紧 的眼皮处仍然能看到翻白的瞳孔。她的脸色依然通红,看上去很疲惫。经过那么 长时间的全力演出,确实该好好歇歇了。

我绕到她身后,解开绑住她胳膊的绳子。失去束缚的手背重重的打在她的光 屁股上,滑到身体两侧。我开始欣赏那玉塑牙雕般的脊背,鼓实饱满的屁股,如 瀑布般垂下的漆黑长发和有点儿歪的脑袋。她现在的姿势像什么?对了,就像是 一只吊在挂钩上的烧鹅。我戏虐的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雅琳的尸体以绞索为 中心划了半个圆圈,很快的又转了回来。我脱掉身上的衣服,把绞索松了松,让 雅琳的脚掌贴到地面。然后像辅助婴儿小便似的打开她的双腿。雅琳的分量几乎 全都压到我的胳膊上了,好重哦。还好上边有绳子拴着。

我的男性象征高高挺起,探求著雅琳的后花园。那个原本紧嘬在一起的东西, 现在已经张开了一个指头粗细的小孔。肠道里残留的油脂,更降低了侵入时的困 难度。

整个家伙几乎齐根没入。雅琳那余温尚存的肠子把我的小弟弟紧紧吸住。我 一下一下的抬动著雅琳的尸体,粗糙的肠壁和肿胀的龟头相摩擦,有一种说不出 来的舒服感。还有,雅琳那光溜溜的肥臀和我的肚皮就这么一下下的来回蹭著, 真是爽死啦!在强忍了十多分钟后,我终于射出了积存已久的精液。整个人无力 的瘫倒在女尸脚下。

过了一会儿,我站起身,穿好衣服。按响了床头柜上的电铃。不一会儿,几 个侍者出现在房门前。

「请走好,先生。」一个服务生站在出租车门前,笑吟吟的对我说。我点点 头,把目光投向车内:斜倚在我身边的,是裹在白被单里的雅琳尸体。她正仰着 头,娇傲地展示着那道马蹄形的索痕。

「宝贝,我们要回家了。」我在她耳边低声细语道。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