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另类文学

履鸟传1

2020-05-12 来源:

履鸟传1

作者:廖雪松

字数:142243(1- 32回4完)

第一回妖姬正位

话说地球自诞生46亿年来,一直并存着两个平行的空间,我等世人生存空 间曰之阳界,而另类空间则曰之魔界,魔界与阳界的差别在与:一切取决于魔法。 我们一直不知道有魔界,直到魔历3015年(公元2015年),连接魔界与 阳界的天门打开,致使众多妖魔闯入阳界,我们才了解了这个另类空间。

闲话少叙,自从两界相通,转眼22年过去,时值魔历3037年(公元2 037年),正是妖姬登基称帝的这年。

魔界女妖帝国中央省京都皇宫。

宫殿里站立着两排女人,她们性感美丽,穿着时尚。脚登各色漂亮的高跟鞋。 为首的一个妖冶女人大约四十左右,她是女人中最美丽的一个。她就是即将登基 称帝的妖姬丽萍。只见她穿一身黑色衣裙,脚登黑色的高跟凉鞋。她正坐在大殿 的宝座上。女皇轻启朱唇道:「从今天起,男人统治世界的日子已经成为历史。 你们这些臭男人将成为我们女人的脚奴,从你们长大成人的那一天起,你们将永 远的被我们女人踩在脚下。听到了没有?!」嗨,女皇在和谁说话?果然能听到 众多男人的回音:「是,陛下。」。

再仔细一看,就在众女人的脚下站着一百多身穿朝服的大臣,这些小男人站 在女人们的脚下,还没有穿在女人们的脚上的高跟鞋的鞋跟高。他们怎么只有这 么高呢?当然是被施了魔法。文武大臣(应该说是小臣才对)都跪在地,这时, 女人们中有一个年纪较小的,她名叫彩云,今年只有18岁,是女皇妖姬和喷火 兽王范津的女儿——彩云公主。只听彩云公主道:「母皇陛下,时辰已到,是否 可以进行登基大典?」

「好吧,诸位爱奴,你们各自到你们女主人的鞋子里面去吧。赶紧抓紧时间。」 说罢,只见,众女人纷纷脱鞋,在看那些「爱奴」们吧,都老老实实的朝女人们 那脱下的高跟鞋爬了进去,每只高跟鞋里大概进去了两三个男臣,女人们再纷纷 将脚插入高跟鞋。哇,真不敢想象那些可怜的小男人在女人们的脚下会受到一些 什么折磨。

却看女皇妖姬的脚下,她那美丽的双脚蹬着双可爱的后跟很高的黑色凉鞋, 每个鞋后跟上都有一个小男人抱着女皇那美丽的大脚跟拼命的挣扎。双脚则都被 紧紧地缚在女皇脚下的鞋后跟上。他们为什么挣扎?原来他们的小鸡鸡都被女皇 的大脚跟给无情的踩扁在了脚下。男人的鸡鸡不经意碰一下都疼的要死,更何况 都被踩扁了,那还不疼的死去活来?小鸡鸡在女皇的脚下已经看不到一点踪迹, 只留着一撮鸡鸡毛在外。估计,那被踩扁在女皇脚下的鸡鸡已经如一滩肉泥了。

可怜的男人,还怎么活啊。另外那些被女大臣们用脚踩在高跟鞋里的男人们 恐怕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女皇站起身,带领众女臣,走出宫殿,朝铜雀台(魔界历代统治者登基加冕 的地方)走去。皇宫广场上人山人海,大部分都是女性居多,虽说是开国的日子, 但更是她们的节日,今天可是她们翻身做主人的新开始啊。

铜雀台前长长的台阶上铺着大红的地毯。女皇妖姬带领众女臣迈着坚实的步 伐走上台阶,直向台顶走去。台上的一把宝座上正襟威坐着一个戴着王冠的男人, 他正是魔王啸天——也是丽萍的第二个丈夫。

丽萍走到他的跟前,魔王站了起来开始宣读禅位词:「从今天开始,我将我 的宝座让于女皇丽萍,并收回我曾经授予她的妖姬头衔。」说罢,毕恭毕敬地扶 着丽萍在宝座上坐下,在她的脚下跪下,摘下了头上的皇冠。

彩云公主走上前,接过皇冠,戴在了丽萍的头上。再对着啸天轻挥玉臂,施 起妖术,瞬时,啸天被吸起变小,彩云公主一把握住已经变得只有拇指搬大小的 啸天,啸天大叫着「不要……」可是为时已晚,彩云半蹲下身,解开丽萍的鞋袢, 抬起她的脚跟,将裸体的小男人啸天递了过去,啸天的小弟弟就这样老老实实地 呆在了丽萍脚跟下。丽萍将脚跟落下,「叭叽」便将那可怜的小东西给踩扁在 了脚底下了。啸天疼得大叫,抱着丽萍的大脚拼命的挣扎。终于疼得昏死过去。

女皇丽萍看着广场上欢呼的群众(当然都是些翻身做主人的女人们了),不 由回响起往事来。她一开始只是一个无名的小女孩,和所有的魔界女性一样只懂 得一点点魔法(或称妖术),后来如何成为魔王的妃子,又如何打败了魔王从而 收复魔王,自立为魔界女皇。

时光往回倒退23年……

第二回:蝶之舞

魔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呢?它处在地球的异度空间,它只是一片大陆加之周边 若干岛屿,四周则被大海包围,再就是一个巨大的形如半球状的魔障将这个魔法 世界笼罩在其中。魔法再高强的人也无法冲破这层魔障!只有太阳淡淡的光芒能 穿透,所以,魔界是个灰暗(但并不寒冷)的世界。

魔界同阳界一样也经历了46亿年的漫长岁月,但他的人类历史也只有70 00年。在魔历开元前,这个世界一直都是一个混乱的世界,魔历元年,世界统 一,之后几经分合,到了魔历2900年,魔界终于被两大集团控制。它们就是 魔王族和魔笛族。魔王族和魔笛族又经过了一百多年的混战,一直都无法统一天 下。到了魔历31世纪的一零年代(即公元21世纪一零年代。在这部长篇小说 中关于年份的叙述除了没有特殊交代外指的都是魔历,而魔历的年份在数字上始 终比公元多一千年),两大集团已经发展到了魔王族的魔王三世多非和魔笛族的 正义君四世肖晔。

在女妖帝国还没有诞生时,这个世界则是男人统治的世界。然而在丽萍幼小 的心灵深处早已萌发了改变世界的决心!

在大陆西北角有一个小小的半岛,名曰蜂之半岛,半岛上有一片茂密的桃树 林,林中世居着蝶花家族。虽然它也处于男人统治的魔法世界之中,但它仍旧是 女权社会,也是天下仅存的一个女权天地了。在蜂之半岛有一个魔结,就是任何 男性一旦到此,任他魔法再高强,也无法施展。这就是千百年来,蝶花家族不至 灭亡的原因。

当蝶花传到第十九代时仅只剩下女主人兰蝶夫人和她的女儿玉蝶了。当然半 岛上也生活着其他人,这其中也有男性,他们之所以不离开,是因为他们心甘情 愿做女主人兰蝶夫人和小主人玉蝶小姐的脚奴。

3014年的春天格外的温暖,桃林的桃花开的格外妖娆。玉蝶小姐今年也 满17岁了吧,她也出落成一个美丽的大姑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她的表姐丽 萍因为家道衰落会来投奔她们母女俩,她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见到表姐了,不知道 她是否也长成一个漂亮的美女了。信中说她今天会来。玉蝶一大早就在庄园的门 口等候了,而她的母亲兰蝶夫人则到佃户居住区收租去了。

一辆马车驶进半岛,栽着美女丽萍小姐。丽萍是蝶花家族的一个衰落的远房 亲戚,她是个孤女,父亲是魔王麾下一员大将,只是已经战死沙场多年了,母亲 也于最近离开了她。丽萍细高的个头,亭亭玉立,今年18岁,而她的美丽无法 用语言来形容。当玉蝶第一眼看到她时,也不由呆了。

玉蝶拉着表姐的手说:「快快快,累了吧,快进屋休息,我为你准备了上等 的垫脚小鸟,嘻嘻。」

丽萍不由微有羞涩。「走吧」玉蝶拉着她的手朝屋里走去。而在桃林深处则 闪烁着两个鬼鬼祟祟的影子。这是两个二十开外的小伙子,他们是正义君手下两 员大将——喷火兽王范津和逍遥兽王珩玉。正义君手下有四员得力大将,号称四 大兽王。出了这二位外,另两位分别是光华兽王元庆和吉祥兽王春光。

姐妹俩一边说笑着一边进了屋,卧室的地下正跪着四个男人,他们都低着头。 而在他们的面前则摆放着一个木制的台子,总有尺把高吧。木台上放着两把木椅, 而木台边有个小凳子,大概是让女王蹬着它上到台子上去的吧。果然,玉蝶踩着 小凳子上了木台,拉着丽萍说:「上来吧,表姐。」丽萍知道她要干什么,不由 笑着摇了摇头。

姐妹俩在木台上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玉蝶对着跪在底下的几个男人道:「嗨, 你们几个贱奴,看到了没有,表姐的皮鞋有点脏,你们给擦一下吧!」丽萍穿一 袭短裙,露出秀长的一双玉腿,双脚则蹬一双黑色的细高跟皮鞋,那鞋子已经擦 的很亮了,但还是经不起一路的风尘,上面有了一点灰尘。美女玉蝶呢?也是纤 纤玉腿,双脚亦是一双黑亮的高跟皮鞋。美丽的两双脚就搭在了木台的边缘。

四个脚奴听到女主人的命令就要用衣袖去擦丽萍的高跟鞋,玉蝶不由的「嗯」 了一声道:「我和你们说了多少次,怎么还是记不住呀?你们这些狗奴才!」说 罢便伸出玉脚朝一个脚奴踢去,一脚踢在他的脸上。丽萍不由吓得拉了拉表妹的 衣服:「你干什么呀?」玉蝶并不搭话,只是朝表姐笑了笑。她又跺了跺脚道: 「快点,你们两个把丽萍小姐的高跟鞋舔干净!」

丽萍暗道「不会吧?」那两个脚奴果然很听话的爬了过来,一人抱着丽萍的 一只脚舔起她的高跟鞋来。玉蝶又一跺脚道:「你们两个也别闲着啊!」说着话, 那调皮的双脚还抖动着。剩下的两个脚奴便也爬了过来津津有味地舔起了玉蝶脚 上的高跟鞋。

此时,丽萍忍不住「噗哧」一声笑道「他们可真乖啊。」

玉蝶笑着说:「你别看他们挺乖的,其实他们的法力都很高的,以咱们俩的 功力,再修炼十年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呀。」

丽萍有些疑惑:「那他们……」

「谁知道他们怎么这么贱呀,」说着,玉蝶的双脚还很不老实的来回的抖动 着,脚奴则忙的不亦乐呼。「你说,在这魔法世界里,一切都是男人说了算,我 们女人如同他们手中的玩物,真是太不公平了!」

「谁不说呢,」丽萍表示同感,「男女平等的时代早已成为过去!我真的好 想改变这种现状!」

「怎么改变呢?」

「我们要是能找到一位高师,传授给我们无穷的法力,就可以改变这一切了。」 丽萍由衷的说。

「你别做梦了,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只有在这个蜂之半岛,才有我们女人说 话的份。」

丽萍却暗暗道「你等着吧,我一定会改变这一切的!」

这个时候,姐妹俩脚上的高跟鞋已经被四个脚奴给舔了一个干干净净。玉蝶 此时不知哪来的一腔怒火:「你们这些作恶多端的狗男人,平时欺压我们女人, 今天我也要让你们尝尝我们女人高跟鞋的滋味!」

几个脚奴不由吓得异口同声:「你饶了我们吧,小姐,我们都是好人……」

「狗屁,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快,都给我把衣服脱光。要是慢了,我 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的!」

那几个可怜的男人极不情愿的脱起了衣服……「再脱,脱光!」玉蝶跺着脚 说。不一会,男人们都脱了个一丝不挂。他们都知道接下来等着他们的是无情的 虐待,但他们的老二却又都不争气的翘得老高。

「你看看,」玉蝶道,「说你们贱吧,还不承认?」玉蝶抬起双脚的脚尖, 「把你们的臭麻雀递过来!」

两个男人跪在木台边,乖乖的捧着他们的「麻雀」,放在台子上,那冒着热 气的东东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呆在了玉蝶的脚下。玉蝶双脚各踩着个「麻雀」,高 跟鞋在上面来回的碾着,那两个被踩的可怜人不由呲牙咧嘴。而那两个jb棍在 高跟鞋的蹂躏下,连尿都给挤了出来。另外两个男人也将他们的「二老板」朝丽 萍的高跟鞋伸了过来,嘴里还嘟哝着「求求你轻一点好不好?」丽萍不由笑着抬 起了双脚,将高跟鞋踩在了那两个可怜的「麻雀」上,她也学着表妹的样子在上 面碾着。四只小东西被姐妹俩的高跟鞋碾得坚硬无比,海绵体也充满了血,一个 个都变成了「小乌雀」。

「还没开始,」玉蝶继续碾着,「你们就叫唤了,」几个男人不由都抱着姐 妹俩的脚,也不知道他们是痛苦呢还是兴奋。总之,有几个「乌雀」已经在尿道 口流出了一点精液。「好了,」玉蝶站了起来,「好戏开始了!」此时那木台的 边缘伸出了几个锁扣,将四个脚奴牢牢地缚在了木台上。突然,玉蝶跳了起来, 凌空的双脚直朝两个「乌雀」上落去。那两个男人吓得大叫一声,闭上了双眼。

只听「叭哒」声响,玉蝶已经双脚落地,那俩硬鸟哪经得住如此重击?立时 便被女孩踩扁在了高跟鞋下……

粗大的两只「雀子」的龟头被踩扁在女孩的高跟鞋下。女孩抬起脚尖,哇, 那大雀子的龟头部分已是一滩稀烂的肉泥了,冲血的海绵体也被女孩的高跟鞋踩 爆裂了,殷红的鲜血喷的到处都是。玉蝶的身形不是太高,虽然她的体重也才百 十斤,但运起魔法,压在「雀子」上的全身重力足有几千公斤。

玉蝶对着表姐说:「你还不快点?好好惩罚这些臭男人吧。」说着,抬起的 脚尖重又落下,这回落在「雀子」剩余未被踩扁的部分,没有出多大力,几千公 斤的魔法重量使得「雀子」被全部的彻底给踩扁了。这次,被踩扁的「雀儿」那 爆裂的海绵体,将鲜血溅的玉蝶双脚脚背全是。

丽萍此时也不客气了,运起魔法,使双脚平添三千公斤重量,压在了两个龟 头上,「吧叽」,亦是将那高高勃起的「鸡头」给踩扁在高跟鞋下。四只「大公 鸡」此时也焉巴了,如同瘟鸡一般。任凭两个女孩子践踏。四个可怜的男人疼的 大叫……

玉蝶用鞋尖挑起一对睾丸,高跟鞋只在上面停留了片刻,已将那对睾丸踩在 脚下了,用力一踩,「啪」,立时,睾丸被女孩的高跟鞋给踩爆踩扁了。女孩如 法炮制,将另一对睾丸踩爆。丽萍也不甘示弱,亦将另两个男人的jb连根踩扁, 同样,被踩爆的海绵体也是将鲜血溅得到处都是,也溅了丽萍双脚。

玉蝶光踩还不解恨,嘴里还骂着,「我踩死你们这些臭男人!……臭jb!

我踩扁你!你平时不是挺神气的吗?叫你玩女人!」她的双脚不停的在肉泥 上碾着,跺着,她还拖着丽萍要一起来。

「好吧,」丽萍将剩下的两对睾丸踩爆。两个女孩子手拉着手就在木台上蹦 开了。欢快的笑声顿时充满了屋子。如果不看她们的脚下,谁都会被她们感染的, 她们实在是太可爱了。四个男人就这样在女孩的脚下忍受着无情的折磨。四个被 踩扁的「雀子们」只是一堆烂泥。鲜血拌着尿液和精液溅得木台全是,也将女孩 们的双腿双脚和高跟鞋染红。女孩俩依旧在「雀肉泥」上跳啊笑啊,全然不顾脚 下痛苦的男人……

那几个可怜的男人几度疼得昏死过去。好不容易挨了半个时辰,姐妹俩也蹦 累了,都跌做在椅子上,喘着气。「怎么样,过隐吗?」玉蝶问。

「嗯,好开心,」丽萍高兴地说,「好久没有这么快乐了。」她又望了望脚 下那堆被她们用高跟鞋踩扁的血肉模糊的东西,「怎么处理这些稀泥?」

玉蝶伸出右脚在那堆烂泥上凭空划了个半圆,立时,魔法自女孩的高跟鞋上 运起,木台上那堆被踩的稀烂的肉泥渐渐消失,并且重新聚合,只片刻功夫,四 个男人的阴茎重新又恢复了原貌,只不过没有刚才被踩扁前那么雄壮了,而是如 几个瘟鸡一样,软软的,现得无精达采的。

「好了,」玉蝶说,「滚吧,你们这些臭jb男人!」

四个男人慌乱得拾起地上的衣服,逃了出去。姐妹俩看在眼里,不由「格格」 的开心的笑了起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正义君和魔王经过一场混战,双方都很疲倦,谈判一致通过停战十天。 所以,肖晔也给他的手下放了大假。名镇江湖的四大兽王其中的喷火兽王范津和 逍遥兽王珩玉也觉得闲来无聊,才决定出来踏青。这日,行到蜂之半岛桃之林。 老远处,便看到两个美丽少女的倩影,正是玉蝶和丽萍姐妹俩。丽萍从马车上下 来后便随着表妹进了庄圆的屋子。两人不由跟了上去,可是左转右转也是到不了 跟前,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桃林迷阵。正在寻找出路之际……

却说,兰蝶夫人收完租,往返于回家的路上,老远就看到了这两个不速之客。 不知道这两个小伙子和兰蝶夫人会有什么遭遇,后续章节再见分晓。

第三回邂逅兰蝶

却说玉蝶的母亲兰蝶夫人收完租回家的路上,在桃林深处发现两个鬼鬼祟祟 的年轻人,这二人正是正义君手下的四大兽王中的喷火兽王范津和逍遥兽王珩玉。 由于魔界休战一周,二人无所事事才出来闲逛。二人无意间闯进了被封了结界的 蜂之半岛。他们不知道在蜂之半岛,任何魔法技都无法施展,除非出身蝶花家族, 异或被施蝶花咒护体。他们一扎入桃林便迷失了方向,在桃林里到处乱闯。

而这一切则被蜂之半岛的主人兰蝶夫人看在眼里。她要将这两个外界的入侵 者收入脚下。兰蝶夫人,四十开外,很美。长长的卷曲秀发披肩,一袭黑色的衣 裙,黑色的吊带长筒丝袜,黑色的细高跟凉鞋。蝶花看着乱闯的两个年轻人,不 由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她运起增长技,身体迅速长高,值将桃林树木的高度都 比在了脚踝下。她迈开脚朝脚下不远处的年轻人踏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只女人巨大的丝袜高跟鞋巨脚落在二人面前,二人吓 的跌倒在地,还没反应过来,又是一声巨响,另一只巨脚落下。范津连忙运起增 长技,但是……他无法将自己的身形变大,因为他的魔法技失灵了!!再看边上 的同伴珩玉,他也在运魔法技,同样是无法运起魔法。二人失望的对望了下。

又都惊恐的看着眼前这双黑色丝袜褐色高跟凉鞋的女人巨脚。抬头仰望,根 本看不到头,那女巨人太高大了。二人在她的脚下还没她的鞋跟高,他们练这个 女巨人是谁,长的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女巨人的声音从头顶传了下来:「你们这 两个奸细,胆子不小啊,居然敢闯入蝶花的领域……」

蝶花?二人顿时心里凉了半截,在魔界,谁不知道蝶花这两个字?任你魔法 再高强,你一旦到了蝶花的领域,都将变得一无是处!就算是魔界最强的两个魔 头正义君肖晔和魔王多非对蝶花领域都是望而却步。想不到今天被他俩一不小心 误闯了进来。珩玉胆战心惊的说道:「蝶花啊,对不起,我们不知道,误闯了圣 地,请问您是?」

兰蝶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说:「不管是谁,进了蝶花领域,只有死路一条!」

「我们是正义君手下,」范津说,「您放了我们吧。」

「狗屁正义君!「兰蝶跺了跺脚,大地抖动着。「你们两个小人见了蝶花的 女主人还这么大胆,居然不知道下跪!」兰蝶的声音很具有女人的魅力也具备着 威严。

两个小人在她的脚下跪了下来。求饶道「你饶了我们吧」

「饶了你们的小命也可以,不过要做我蝶花家族的脚奴」说着,运起魔法技, 大地开始都动起来。二人知道脚奴是什么,听女巨人一说,都惊恐的等着接下来 将要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

二人跪在地下,被魔法技定住无法动弹,大地抖动着将二人分开,被分别的 推到了女巨人的一双大脚脚后跟下。范津惊慌的看着脚下翻动的泥土,泥土将他 托起,顺着女巨人的鞋后跟朝上托去,边向上升,同时他身上的衣服也开始变成 无数的碎片脱落,终于托着他的泥土停止了上升,一个泥柱将他托在女巨人的脚 后跟处,女巨人巨大的脚后跟展现他的面前,透过黑色丝袜的网眼能看到女巨人 大脚那红润的皮肤。女巨人轻抬起大脚跟,让脚跟和鞋后跟底拉开一段距离,范 津只觉得他的jb放佛被电击了下,他低头惊恐的看着自己将要惨遭悲惨命运的 jb,jb开始变硬变大,一直在变大,并且超出了平常的个头,原来是被女巨 人施了魔法咒,jb一直在长,最终长的有超过了膝盖,有腿肚子那么粗,范津 吓傻了,珩玉惊叫着,范津朝他看去,另一只女巨人脚下的珩玉也是同样的遭遇, 当他才明白点是怎么回事时,身体被猛地抄女巨人大脚跟吸去,五十多公分长的 jb插在女巨人大脚跟和鞋底中的空隙,搭在高跟鞋后跟底上。女巨人将脚跟轻 轻落下,压在了小人的大jb上,轻轻的碾着,范津明白了,女巨人将他的jb 变得这么大是要更多的感觉踩在脚底下的jb。否则这么小点大的人,大脚如何 能踩到他的jb呢。女巨人将脚跟又轻轻的压下,让脚跟和高跟鞋底接触到了一 起,「吧唧」小人的jb被女巨人的大脚连根踩扁,消失在大脚跟和鞋底接触的 地方,那一边珩玉的jb也是同样被女巨人的大脚踩扁。小人身下的泥柱不见了, 小人的jb被踩扁在女巨人的脚跟下,身体在女巨人的大脚后跟处悬空着。

被踩扁的jb疼痛无比,小人双手抱着女巨人的大脚拼命的挣扎着,惨叫着。 可是女巨人的大脚顽固的踩在小人如肉泥般的jb上,任小人如何挣扎如何反抗 都无济于事。

兰蝶将两个小人的jb踩扁在脚下后朝家走去……

到了蝶花山庄的时候,正值玉蝶和丽萍二人踩完四个小脚奴的jb。四个脚 奴穿好衣服朝屋外抱头鼠窜,正好迎面撞上了进门的蓝蝶夫人。兰蝶道:「没有 规矩的奴才」说罢即运起魔法技,那四个脚奴被魔法吸起悬于空中并逐渐变小, 一会变得拇指般大从衣服里脱出,并被兰蝶夫人一把都握在了手心里。

玉蝶看到是母亲回来高兴的说道:「妈妈,您看是谁来了。」

丽萍腼腆的走向她的姨妈蓝蝶夫人。兰蝶打量着面前这个小美人说:「来了 就好啊,以后就在我这里住下吧,哪也别去,魔界很混乱,只有这里是最安全的。」

丽萍正待回答,却见玉蝶惊讶的说:「妈妈,你又带回两个不交租的脚奴回 来吗?」原来,她看到两个小男人正抱住母亲女巨人蓝蝶夫人的脚后跟挣扎呢。

「哦,不是」兰蝶淡淡的说,「在桃林遇到两个奸细,被我给捉住了。」

「啊?是外界的人啊,」玉蝶好奇的说,「我还从来没见过外界的人,快给 我看看啊」

兰蝶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小心点啊,外界的男人都很奸猾,别中了他们的 奸计,更不要给他们蝶花咒。」说着,松开脚跟,两个小人从她的高跟鞋后跟上 落在了地下。同时被女巨人踩扁了的jb也被恢复技恢复了原状。

「知道啦,」玉蝶守着施展魔法,将脚下的两个小男人吸起,一手一个将两 个裸体的小男人分别的抓在了手心里。

兰蝶捉着四个小脚奴,朝后室走去,说道:「我去休息下」

玉蝶看着手心里的两个小男人,小男人看着眼前的两个惊艳无比的美少女。

玉蝶说:「姐姐,咱俩一人一个,我们好好玩下这两个外界人。说罢将范津 递给了丽萍。

两个小男人跪在一块大理石台面前,jb搭在上面,两个女巨人各伸出一直 蹬着黑色高跟鞋的巨脚朝他们的jb踏去,「噗叽」「啊~~~~」小男人惊叫 着,jb被女巨人踩扁了在脚下。

第四回魔法技和合

花开一朵,各表一枝。四大兽王的喷火兽王范津和逍遥兽王珩玉误闯桃林, 被蝶花家的女主人兰蝶收于足下无法逃脱,另外两人的光华兽王元庆和吉祥兽王 春光二人也耐不住无聊打算一起出去游玩,这不二人正准备像他们的老板正义君 肖晔告别下。

二人来到宫殿的大厅,两个巨人正在做爱,男巨人是正义君肖晔,他脱光了 裤子坐在宝座上,露出又粗又长的大jb,裸体的女巨人是她的老婆君后美艳。

君王的大jb足有君后的小腿粗,君后美艳张开一双雪白的大腿骑在君王的 腿上,将自己的美穴对准君王那条粗粗的jb吞去,可是君王的jb太粗了,美 艳喘着粗气将君王的大jb一点点的吃进美穴,才进去一半,美艳就已经喘得快 不行了。君王轻轻掰开她的粉肩说:「爱妃,先找个女人垫一下吧,要不你受不 了的。」美艳不情愿的将套在君王大jb上的美穴轻轻的拽了下来,已经是娇喘 吁吁的了。她在君王边上的椅子上坐下,一伸手,念动咒语,只见她的手掌心里 已经多出一个美丽的裸体小女人。那小女人躺在美艳的手心里惊恐的望着眼前的 两个巨人,都吓傻了。君王闭上双眼等着美艳念动缩身技,一会君王变得只有拇 指般大凭空飞起,吧的一声落在美艳的手心里,正好就在小女人的身边。小女人 还没反映过来,君王已经掰开她的双腿,将自己那根粗大的魔法jb朝她的小嫩 穴插曲。小女人吓的惊叫着,但是她无力反抗,君王跪在美艳的手心里,双手拽 着小女人的双腿拖向自己,龟头对准了嫩穴,猛一使劲,小女人一声惨叫,那么 小的嫩穴的口子被大jb扑哧一声猛烈的捣了进去,历时便将她的嫩穴给挤得胀 裂开来,君王从小女人退后环过双手抓住双乳,将大jb猛烈的在嫩穴里抽插着, 插一次,小女人就惨叫一声,抽出来时,值将嫩穴都带翻过来。美艳看着手心里 两个小人露出会心的微笑来。小女人数次被君王的大jb干的昏死过去,但是君 王并不应为她昏迷就停止对她的干b啊。依旧是猛盗猛抽。半个时辰将小女人捣 了个半死,奄奄一息。君王这才将jb从小女人的嫩穴里抽了出来,又从美艳的 手心里跳了下来恢复了原状重又做回到宝座上。再看美艳手心里的那个小女人吧, 双腿间一片血糊糊的,b都快被君王给捣烂了。美艳对这小女人轻轻的吹了口气, 立刻,小女人的嫩穴又恢复了原状,只是由于刚才的疼痛是她处于昏迷还没醒过 来。美艳将她握在手心里,递向自己的脚后跟。

美艳虽然裸体,但是仍然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小女人在美艳的手心里 被握住醒了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了美艳那只穿着高跟凉鞋的大脚跟朝自己逼来。

她吓得惊呼着,美艳已经抬起了脚后跟,使得脚后跟与高跟鞋的后跟底空出 一段空间来,小女人被递了过去,吧的一声,小女人紧紧的贴在了美艳脚下的高 跟凉鞋的后跟上,双乳搭在了后跟底上,美艳将大脚落了下来,脚跟压住了小女 人的一双雪白的奶子,同时鞋后跟伸出一根小棒对着小女人的腿间伸去,小女人 的双腿被美艳用手指只轻轻一下就分开了,鞋后跟上伸出两个锁子吧的声响将小 女人的双腿缚在了美艳的高跟鞋鞋后跟上。小女人扭动着屁股想脱开那个伸向自 己嫩穴的小棒,虽是小棒但对于小女人来说确实一根粗长的棍状物,可是任凭她 怎么躲避,棍状物的棍头还是碰到了小女人的嫩穴,这是一个被施过魔法的棍棒, 才刚刚碰到小女人的嫩穴口,就扑哧一声插了进去,小女人一声惊叫,美艳的那 只踩住小女人奶子的大脚也使上了劲,吧唧一声顿时便将小女人的双乳给踩扁了, 脚跟与鞋底解除到了一起,小女人的两个奶子全部消失在女巨人的大脚跟下,看 不到任何踪影。剧烈的疼痛感从小女人被踩扁了的双乳处传来,小女人挥舞着双 手去推眼前的大脚跟,但是这简直是徒劳,大脚纹丝不动的压在她那双被踩扁了 的可怜的奶子上,双乳刚被踩扁,插在嫩穴里的魔法棒也开始抽插起来,而且速 度越来越快,最后就是猛烈的快速的抽插着,同时,魔法棒在在变粗,一会粗大 的魔法棒便将小女人的嫩穴给硬生生的挤的爆裂开。小女人一只手去推踩扁她双 乳的大脚,想把它推开,一只手去把插在嫩穴里的粗大魔法棒,但是二者都是徒 劳,踩扁在她双乳上的大脚纹丝不动,插在嫩穴里的粗大魔法棒依旧猛烈抽插。

美艳才不管脚下痛苦万分的被虐待的小女人。骑在了君王的大腿上,将自己 的美穴对准君王的大jb慢慢的套了进去。女巨人呻吟着将大家吧真个的套进美 穴。二人兴奋的交合,而美艳脚下的小女人则痛苦的惨叫着。

二人正干的过瘾的时候,吉祥兽王春光和光华兽王元庆走了过来禀报要出去 散心。肖晔挺起屁股朝上猛的捣了最后一下,说道:「去吧,早去早回」

二人得到君王的特批,正待出宫,不料君后美艳呻吟着说道:「慢着」二人 值得停了下来。美艳娇喘呻吟着将美穴从君王的djb上拽了下来。头发散乱, 香汗淋漓,坐在了君王的身边。「你们两个,是不是jb痒了,又想出去祸害。

……吗?」二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才好,看了看君王肖晔,肖晔也 是一脸无奈的表情。「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过来,我要踩扁你们的jb。」二人 想分辨,可是美艳是君后,好歹也是他们的顶头上司的夫人,没办法啊。二人走 到美艳的脚后跟下,身高还没美艳脚上的白色高跟凉鞋的鞋跟高。那两个美脚, 一只脚已经踩住一个小女人了,还有一直脚是空的。美艳叫那只空的脚在地上跺 了跺道:「还不快点!」两个小男人只得脱了裤子腾空而起,升到女巨人的高跟 鞋脚后跟处,他们知道美艳顶多只是踩踩他俩,要不了多大会就会放了他们的。 两个小人将他们那硬邦邦的热气腾腾的jb放在了女巨人的脚跟下。美艳将脚跟 落下,「吧唧」声响,毫不客气的便将两个小人的jb给连根踩扁在了脚下。并 使劲的碾着被踩扁踩烂的jb,小人抱着女巨人的大脚拼命的挣扎,哀求着。美 艳一边跺着叫一边说:「臭jb,叫你们为非作歹。」君王抓住美艳的胳膊说: 「算了,饶了他们吧」

果然美艳踩了会小人的jb就放开了他们,二人慌忙穿上裤子朝宫外落荒逃 去,美艳不由得「咯咯」的露出银铃般的笑声,君王一把将她拽到自己的大腿上 坐下,将djb朝上顶去,边说:「我们继续啊爱妃」,扑哧一声,将他的魔法 djb再度插入女人的美穴里。美艳啊的一声惊叫,又开始娇喘吁吁的呻吟起来。

元庆和春光出了宫殿,来到一片甘蔗地边,隐隐听到甘蔗田里传出一阵阵的 女人的呻吟声,二人对望了下露出冷笑,二人冲进甘蔗田,果然看到一对男女在 田里正在野合。那对男女看到贸然出现在眼前的两个人,不由的惊慌失措,春光 大手一扬,运起魔法,那个男人被吸起抛入空中惊叫着消失在远处。女人惊恐的 看着二人,春光再度施起魔法,地下泥土翻动,将裸体的女人托起,一会一个土 台出现了,女人正好趟在了上面,这是个漂亮的年轻的女人,春光说到:「美艳 说我们出来是祸害,咱们不做点事,岂不是被冤枉了吗」,说罢朝女人扑去,女 人惊叫着,已被春光捉住双腿,一掰,大腿被分开,春光挺起屁股朝女人的大腿 中间顶去,粗大的jb瞬间就连根插进了女人的嫩穴里,只是这么一插,女人的 嫩穴便被兽王那粗大于常人的魔法jb给顶爆裂开。

春光和元庆轮番干着女人……

第五回欢爱

浴池里洒满了花瓣,水中的两个美少女如两朵出水芙蓉般美丽。她们就是蝶 花的少主人玉蝶和她的表姐丽萍。两个小人在水里飘着,他俩当然就是被兰蝶掳 来的范津和珩玉了。

「那一年,魔王的手下飞鹰魔为害一方,」珩玉眉飞色舞的吹嘘着他们曾经 的辉煌战史,「我们四大兽王整整追了七天七夜最後才在极寒之北阻截了飞鹰魔, 大战了三天三夜,才将其剿灭……」

两个少女听得津津有味。关於魔王族和正义族的纷争,二女也早有所闻。在 魔界,这两大宗族始终是纷争不断,另万千生灵涂炭。珩玉二人说了很多魔界的 奇闻异事。

玉蝶故意装作很好奇的问道:「这麽说来你们兽王是很有本事的了?」

「嗯,那是当然的啦,」珩玉不无自豪。

「那咱们现在比比嘛,」玉蝶说着将泡在澡水里的脚挑了起来超飘在水上只 有她脚趾般大小的珩玉踢去。珩玉「啊」的惊叫着。玉蝶的大脚一下就将小人踩 到水里了,「看看嘛,你连我的脚都斗不过,还吹什麽牛哦」说着咯咯笑着。

珩玉使劲挣扎着,呛了好几口澡水,这才从水里冒出头来,好不容易抱住漂 浮在水面上的玉蝶的大脚脚趾,说道:「哎呀,我们被封了魔法,当然斗不过你 们啦。要是不被封的话……」

「就吹牛,」玉蝶嗤之以鼻。

「呵呵,其实,」范津插话道,「就算我们不被封魔,我们也不会和你们打 啊。」

丽萍问:「那爲什麽啊、」

「因为,」珩玉接过话茬、「首先你们是这样的美,真的让人不怜香惜玉都 不行,再说,我们又没仇,干嘛要打架啊。」

「可是听说你们这些魔法高强的男人一个个都是好色之徒」玉蝶担心这点。

「晕哦,照你这麽说,魔界就没有一个好男人了吗」珩玉信誓旦旦,「害群 之马毕竟是少数嘛。正义家族的人会是色欲燻心的吗?」

范津问道:「请问二位小姐有没有去过魔界?」他所说的魔界当然是蜂岛以 外的世界了。二女都摇了摇头。「所以一直以来,」范津接着说、「你们只知道 仇恨男人,将他们狠狠踩在脚底下,还将我们的宝贝万般蹂躏。」

「你们的宝贝?什麽宝贝啊?」玉蝶问,随後她明白了是什麽,「就是你们 那破jj啊。」

「可是,你们有没有尝试过获得『破jj』带来的巨大的快感?」珩玉抢道。 二女依然是茫然的摇头。珩玉继续道、「那就来尝试吧,你们把我们变大,然後 我们在一起,会很逍遥,很舒畅,」珩玉一脸的陶醉,「很欲仙欲死的。」

二女怀疑的对望着。再看两个小人一脸肯定的表情。玉蝶小声的徵求丽萍的 意见,「怎麽样啊姐姐,要不我们试试吧」丽萍摇了摇头小声的说、「不要啊小 蝶,姨妈特意交代,小心魔界男人们的花言巧语。」

二小抱着二女的大脚趾头亲吻着,异口同声的说、「你们真的是多虑了啊。」

二女的确没有架住二小的花言巧语,丽萍最後点了点头,玉蝶伸出手指指向 脚趾头上的二小。一道蓝光闪过,二小开始逐渐变大,最後恢复成正常人的大小, 两个裸体的壮男站在了浴池里,就在二女的面前,近在咫尺。珩玉二人终於可以 近乎零距离的看清面前的两个美少女了,他们更被她们现在真实的美貌惊住了。 当然二女也被他们健硕英俊的外表所吸引。「来吧,还等什麽呢,」珩玉说着伸 出手拉住玉蝶的手,将她拉站了起来。边上的范津已经将丽萍拉到近前,将裸体 的女人抱在了一起,丽萍一经接触范津的身体,犹如浑身过电一般,不由全身都 酥了,范津抱起丽萍跨出浴池,几步来到床前,将她放在床上平躺着,还没等丽 萍说不要,他已经压了上去。

玉蝶推辞着珩玉,可是浑身放佛没劲了一般,珩玉一把抱住她朝床走去,玉 蝶惊呼着「不要啊」可是床那边,丽萍早就呻吟了起来,原来范津已经压在了她 的身上,并将他的魔法jb插入了丽萍含苞待放的嫩穴里。珩玉指了指正在交合 的二人,又将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玉蝶没在出声了。珩玉将玉蝶扔到了 床上,玉蝶啊的一声在丽萍身边躺了下来。珩玉压了下来,很轻松的就将jb插 进了她的嫩穴里。珩玉压在了玉蝶的身上望了望身边压着丽萍的范津,范津也望 了望他,二女娇喘吁吁,她们的童贞就这麽轻而易举的被夺走了。只觉的粗大 于常人的肉棒在嫩穴里猛烈的抽送着,有说不出的受用。也终於领悟到了交合带 来的快感,这是以前从来没有领略过的。

大概干了一个多小时,珩玉二人才将jj从女人们的嫩穴里拔了出来。如女 人小腿般粗的jj冒着热气仍然挺立着。女人们一个多小时已经里高潮迭起多次, 几近虚脱了。好不容易盼来了jj的离去。丽萍看着范津那个曾经被自己踩扁在 脚底下的jj此时居然雄风挺立,刚才也是让自己爽到了几点放佛入了云端。

珩玉说道:「好了,热身结束,开始正片了。」说着和范津换了个位置,二 女还没明白过来,珩玉已经压倒了丽萍身上,范津则压住了玉蝶。将各自的jj 插入了身下女人们的嫩穴里。

这一番轮流交合,只将二女干的精疲力尽,多次昏迷。珩玉和范津干一会换 一个干,而且不停的变换着姿势。丽萍在昏迷中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开始蒙蒙亮 了,想不到,她们居然被干了整整一夜。而身上的男人居然没有叫停的意思。

天大亮的时候,二男终於停止了他们一夜的活塞运动,一人搂着一个美女沉 沉睡去。丽萍被搂在范津的怀里,肌肤贴着肌肤。她不由得深情的看着范津,自 己也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