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校园小说

【好文】【少女米颖----早熟的生殖器】(09-10)

2022-05-30 来源:

【少女米颖----早熟的生殖器】(09-10)

第九节雪嫩小美女在劫难逃遭轮奸淫邪众兄弟屁眼逼逼前后干

吃着碗里瞧着锅里,老大虽然操着一对母女姐妹花,但是想起那个被米颖顶

缸的美少女阿远,心里又痒痒了。这天艾姨回来了,她是多年性奴,早就习惯了

被老大玩弄。进门后马上脱了裤子,叉开腿,让老大摸阴。几个星期不见,老大

也有些想艾姨,一边玩她下身,一边问她荣荣生产的情况。艾姨报告说荣荣顺产

一名女婴,而且产前荣荣的妈妈从南方赶来照顾月子了。

老大听了淫心大动,问这老妇叫什么,多大了。艾姨说荣荣妈叫邸秀芹,今

年56岁,生得是雪肤月貌,身材娇小,虽然有了年岁,但和女儿荣荣比起来,

更是风情万种。这老妇前些年丧偶,现在单身一人在南京一家文化单位上班,又

漂亮又有气质。老大听了大喜,决定去强奸老秀芹。但是在这之前,先要尝尝小

幼女阿远的鲜嫩身子!

阿远是班上甚至全校的顶尖美人。小美女的妈妈是新疆歌舞团的舞蹈演员,

后来嫁给当地人生下阿远。这个混血小美女长得是雪嫩靓丽。今年刚刚16岁,

身体发育得很好,一双乳房已经基本圆润成型,而且乳型浑圆漂亮,远比米颖的

大饼子奶和娟子的鸡头乳好看。阿远妈妈原籍天津,多年前离婚,自己带着阿远

生活。为了让她能有更好的教育,妈妈将她送回了天津借读,和米颖同班。平时

妈妈在新疆工作,很少有时间来看她,便将她托付给了钱荣老师照顾。前一段老

师休产假(其实是被校长猥亵,后又被我们轮奸),不来上班了,阿远只好一个

人住在妈妈为她租的房子里,一个人上下学。前一阵我们去轮奸她,结果错奸了

米颖。这回绝不会让她再逃脱。

于是有一天阿远在学校接到了休产假的钱荣老师打来的电话,说是自己产后

发胖,很多漂亮衣服和胸罩内裤穿不下了,要送给阿远穿,让阿远下学以后在学

校把里面的内衣都脱掉,光身子穿连衣裙在学校等,会有一个艾姨来学校接她去

见荣荣老师,到了老师家可以直接换上新乳罩和内裤。

阿远听了喜出望外,赶忙去厕所脱了内裤和乳罩。这孩子奶子发育快,上次

妈妈来看她,见奶子鼓得不成样子,就给她买了乳罩戴。阿远也知羞,知道这两

坨嫩肉要遮掩,于是每天都带。不过她从小漂亮,经常被人夸赞美丽,所以很是

虚荣,喜欢漂亮衣服。有时住在钱荣家,和钱荣一起洗澡,见老师的内衣很漂亮,

非常羡慕。今天听到老师要给自己,她挺着一对翘乳,在学校门口等老师说的那

个艾姨。

一会儿艾姨就到了,这个老货是受了老大的指使,去荣荣家,逼着荣荣打电

话给阿远的。荣荣的妈妈来照顾月子,也不知道艾姨和荣荣在屋里说的什么。之

后艾姨就去学校接阿远。艾姨虽然没见过阿远,但是远远看见一个美丽绝伦的小

女生,连衣裙胸部鼓起两个乳突,乳头轮廓清晰可见,马上就知道是阿远了。艾

姨心下暗叹,这个小美人要遭殃了,但是没办法,她是老大的性奴,自己的奶子

大逼大屁眼插着鸡巴的照片和轮奸录像已经装满一个箱子了,那些东西在老大的

手里,老大让她干什么她就得干。而且胆敢违抗老大的话,她自己的闺女也还要

被轮奸,所有艾姨管不了那么多,再坑骗几个女孩也在所不惜。艾姨来到阿远身

边,掀起她裙子看了看,阿远吓了一跳,怎么这个阿姨掀自己裙子?艾姨赶忙说

明是钱老师让她来的,想看看阿远准备好换内衣了没有。阿远有点羞,脸红了,

刚才这个艾姨掀裙子,自己的阴部都露出来一下。艾姨也看见了阿远的一撮阴毛,

知道孩子没穿内裤,内心暗笑。当下带着阿远去了魔窟!

阿远跟着艾姨走了很久,发现去的不是钱老师家,而是郊区的一个平方院子,

周围什么人家都没有,很是奇怪。艾姨告诉她钱老师刚搬家,让她赶快进去。阿

远稀里糊涂就走进了院子,进了房间。她惊讶地发现,屋里有一张大床,上面坐

着一个露阴露乳的阿姨,浓妆艳抹,满身瘀伤,脸上都是泪痕。这时这个阿姨突

然站起来朝阿远走了过来。阿远这才看清,原来这个露着羞处的阿姨竟然是自己

同学米颖的妈妈赵阿姨!阿远以前和米颖母女一起去公共浴池洗过澡,所以认识。

没想到这个阿姨是这样的打扮。更没想到的是,赵阿姨和艾姨一起上来就脱

了阿远的衣服!阿远吓了一跳,隐隐觉得不对,问她们为什么扒光自己。赵爱芬

不说话,艾姨还在骗她说是钱老师要给她试内衣。她身上只有连衣裙,三下五除

二就被扒光了。然后两个阿姨把她按在了床上,赵爱芬还按住了阿远的双手。

阿远正在惊讶中,突然发现里屋的门开了,走出来一群裸体的男人!再仔细

看,自己的两个同学娟子和米颖也穿着丝袜高跟鞋,露着阴道和乳房被众裸男拥

着走出来。当下吓得小美人阿远是魂飞天外!这群人当然就是老大和我们一伙弟

兄。当下自然是老大先尝鲜儿!他看着被扒得精光的小阿远,一对半成熟的乳突

在胸前颤抖着,奶头鲜红,乳晕很浅,乳房已经基本成型了,而且是对大乳!随

着身子的颤抖,乳房沉甸甸地抖动着,看上去雪白又柔软!再看那少女的私处,

仅仅阴道口上端有一撮儿黑亮的阴毛,其他部分光洁无毛!一对阴唇雪嫩粉红,

阴道口紧闭着。老大看得下身怒勃,二话不说,冲上去压住了阿远,分开她双腿。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艾姨掏出一管润滑油,扑哧一声,挤了一滩在阿远的阴

道口,老大的龟头已经顶在两片阴唇中间,当下沾着润滑油,狠狠地,阴茎全根

顶进了阿远的阴户!只听得阿远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两条雪白的腿子一下子软

瘫瘫地垂了下来,想要伸手去抵挡,奈何一双手被赵爱芬死死地按住,动弹不得。

我用一根钢管戳了爱芬屁眼一下,告诉她按住了阿远,如果敢松手,就用钢管给

她「灌肠」!爱芬吓得连连点头,她也不忍看着这个和自己女儿米颖一样大的娇

滴滴的小少女被这样惨无人道地奸污,但是自己和闺女自身难保,哪敢不听从我

们?于是只好哭着,昧着良心按住阿远,任由她受奸!

于是阿远的小蛮腰被艾姨死死把住,扭动不得,双手被爱芬按住,她只能忍

受着阴道里撕心裂肺地疼痛,嘴里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嘶号!我们轮奸的妇女不下

几十人,就算娟子、米颖这样的小处女,照样打个半死再轮奸,无论怎么惨都毫

不怜香惜玉。不过还从没听过像阿远叫得这么凄惨的。仅仅进门3分钟不到,这

个孩子就失去了处女。

而且从小漂亮单纯的她,从不知晓半点男女间的勾当。这下突然被奸,阴道

实在太嫩,根本禁不得人事,刚被插了几下,就有了轻微撕裂。这时老大又开始

抓奶,把孩子的一对嫩乳不停地掐捏揉搓。特别是一对乳尖,那鲜红的小乳豆豆

儿,更是捻个不停。

孩子现在不光是逼疼,乳头也疼得钻心。于是阿远叫得更凄厉了,满脸流的

都是泪水和鼻涕。老大下身毫不放松,全身压上,每次都是全根没入,两颗睾丸

撞在阿远的会阴部,竟然发出啪啪的响声,可见力道有多狠!然后俯下身子,去

咬女孩子的一对奶。把个阿远疼得,哭嚎着蹬着小脚丫,但是明显这个孩子身软

体弱,根本没有当初娟子和米颖被强奸时挣扎地那么激烈。狠狠地奸了十几下,

也就一分钟时间,阿远就彻底瘫了,无半点抵抗力,哭都有气无力的。于是老大

让艾姨和爱芬走开,自己玩弄这小雏儿。老大让艾姨和爱芬骗来阿远,扒她衣服,

就是为了让阿远在毫无防备的心理下突然被粗暴奸污,从而给孩子最大的心理创

伤,并享受她惊恐中身体哆嗦,阴道收窄所带来的快感。

两个阿姨撅着屁股按了阿远半天,周围的弟兄们早就看着这两个老娘们儿的

雪白大屁股流口水了。既然阿远要留给老大尝鲜,索性就在两个老逼里发泄,于

是一拥而上,按倒了艾姨和爱芬!两个熟妇骗阿远进狼窝,自己也马上遭了报应,

刚按完小女孩儿,自己也被按住,大逼、屁眼、嘴里都被插进了阴茎,操得死去

活来。旁边两个女生米颖和娟子吓得浑身筛糠,知道这样的群奸,自己是逃不脱

的,她们最近被多次轮奸,前后两个洞都疼得要死,再被奸,会疼死的!可惜她

们没路可逃,米颖马上被三个人按倒在「芬姐」身边,姐妹相称的母女俩,每人

身上的三个洞都被插,只能哭着忍受!

这时老大干了阿远差不多有半小时了,真是好体力!这边厢操弄「芬姐」、

「颖妹」和艾姨的轮奸差不多都结束了,只有一个弟兄还在端着米颖的屁股操她

的大逼。但是老大似乎刚刚进入状态,把阿远抱起来坐怀吞棍,然后又翻过来,

按着屁股老汉推车,用各个姿势来奸污孩子。

阿远已经神志不清了,全身软的像面条,任由老大从各个角度进入她身体。

老大见她没反应了,觉得无趣,干脆端起孩子的屁股,往屁眼里抹油,然后大鸡

巴狠狠地戳进了阿远的菊花!只见阿远已经瘫软的身体突然紧绷,小脚丫的脚趾

都绷直了,嘴里发出呜呜的呜咽声,浑身不断地抽搐着。老大狠狠地用手戳她腰

眼,松了她下身,然后掰开孩子的屁眼,拼命地干!阿远彻底完了,没有挣扎的

力量了,连喊得力量都没有了。疼加上惊吓,孩子尿了!随着老大戳她屁眼,阿

远前面的阴道流出了尿水。

从头到尾,都有人把众女受奸的过程拍照并录像,作为控制这些弱女的手段。

阿远也不例外,被强奸和撒尿的过程都被拍了下来。还拍了她阴道出尿的高清写

真。阿远已经被奸的神志模糊了,边尿边发出呜呜的哀鸣,让老大更是兴奋,对

着少女的小嫩屁眼奸个不停。

这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老大吃阿远,占了最鲜嫩的一个小雏儿,虽然没有

特异的生殖器,但比米颖娟子漂亮多了,是千里挑一的小美女,偏偏屁股奶子发

育得还早,真是极品!我轮不到破处,但是老大把娟子的屁眼赏给我了!娟子被

奸已经有几个月了,她上身原本未发育,但是在轮奸下,奶子竟然鼓了两个乳突

出来,孩子羞愤得恨不得自杀,但是毕竟年幼软弱,不敢。她下身发育快,屁股

大,阴道也不小,虽然没有米颖那样16岁就长得和成人一样的大阴道,但也肥

嫩有弹性,一般轮奸一宿都不会撕裂。但是老大一直不让人动她屁眼。

被老大擒获的女人一个接一个,少女熟妇不断,一直没腾出空来操娟子的肛

门。这次有了小嫩逼阿远,老大把娟子的屁眼赏给我了,让我给她破屁门的处!

我一把拉过娟子,推倒在地,让她脸朝下,往她肚子下面垫枕头。娟子一下子就

崩溃了,哭着求饶,浑身吓得都发抖。她现在对于强奸已经麻木了,被人摸阴之

后,马上就会躺下分腿,把阴道口掰开,让人家干。她忍着私处的剧痛,忍着每

天被人奸操的羞辱,顺奸的唯一原因,就是想要保住自己屁眼的贞操。她亲眼看

见自己的同学米颖和她妈妈赵爱芬阿姨,还有老师钱荣被流氓们奸污屁眼的惨状。

米颖被奸完,好几天不能大便,差点脱肛,晚上睡觉都不能躺着,得趴着睡。

赵阿姨那么大的身子,被人轮奸屁眼之后,疼得趴在床上哀号了一宿!想想自己

的小屁眼,如果被男人用插进自己阴道的那个肉棒插进屁眼,非得疼死不可!但

是也没办法,她已经被打得吓破胆了,不敢反抗,只是哭着求饶。到这个时候,

怎么可能饶了她,我用力扒开她小屁眼,涂润滑油。娟子知道屁屁的最后时刻到

了,浑身哆嗦着等待奸污的来临。

我龟头沾着润滑油,狠狠地顶了进去!在小少女凄厉的哀嚎声中,开始一点

点地开发她的肛门,随着抽插,娟子的身体抖得象筛糠一样,屁眼剧烈的疼痛让

她撕心裂肺地哭叫。半个小时过去了,我终于射精,娟子已经瘫了,连用手捂屁

眼的力量都没有了。我捏了捏她阴唇,见都没反应,知道孩子晕过去了。也不理

她,直接起来去看阿远。这时候老大已经干完她了,阿远没有昏迷,阴道屁眼的

剧痛让她清醒着,她躺在床上,身子瘫软,无法站起来,连腿都合不拢,两腿间

一处红肿的阴道嚅嗫着,滴滴答答地滴下老大的精液和她的处女血。

当下老大让我把她揪起来,给她看米颖母女的性奴仪式。我知道这意味着什

么,米颖母女性格坚强,贞洁观极强,当初是打得半死,又被多次轮奸阴道屁眼

以后,妈妈为了不让女儿子宫受损,才勉强从了,当了性奴。这中间用了一个多

月的时间才使二女屈服。现在老大要用当初的录像来恐吓阿远,迅速瓦解女孩子

的心理防线,在失去贞操的当天就变成性奴。于是我把阿远揪起来,拖到沙发上,

让她叉开腿。马上艾姨就过来用温水给她洗阴。把个阿远给臊得,捂着脸浑身哆

嗦。

我捏住她阴唇,告诉她,如果不睁开眼看电视屏幕,就掐她阴道!阿远吓得

一激灵,她阴部洗完以后红扑扑粉嘟嘟的,但是阴唇已经不能闭拢了,微微地张

着小口,嫩得像要滴出水来,但是仍然火辣辣地疼,如果再被我掐,会疼死的。

现在的阿远对于任何碰触羞处的行动都极为恐惧,于是只好睁开眼,看电视。

于是另一个弟兄上来掐住她一对乳头儿,我分开她双腿弄阴。而阿远只能睁

着眼睛,忍着羞痛,看电视上米颖母女和荣荣老师被奸污和做性奴仪式的录像。

录像上的影像让她心惊胆寒,她本以为被人奸污自己的阴部已经是世界上最惨痛

的经历了,没想到老师和同学以及同学的妈妈赵阿姨经历的比自己更惨百倍!这

时候我告诉她,她马上也要穿上开裆裤,白丝袜,红黑两色高跟鞋,露阴露乳去

给男人操弄阴道了!她吓得浑身乱抖,嚎啕大哭着说不,求我们不要这样弄她。

我和弟兄不理,直接拽着她奶头阴唇往外拖。她上下身都剧痛,只能强撑着

身子跟我们走。到了外屋,阿远看见给她准备好的,10厘米高的黑色细跟高跟

鞋,丝袜是黑白各一只,要她马上穿上。阿远以前打死也不会穿这种不正经的衣

服,可是现在已经被人夺去了贞操,况且强奸还没结束,她知道只要自己不从,

马上就会被像录像中米颖和赵阿姨一样被轮奸。小少女只好哭着,哆哆嗦嗦地穿

上丝袜和高跟鞋。她惊吓过度,阴道又疼,穿上高跟鞋根本站不住。我踹了旁边

的米颖一脚,让她扶着阿远过去受奸。于是这两个小女生只好互相搀扶着,哆哆

嗦嗦走到老大身旁。老大早已坐在椅子上脱光了等着这个小美人儿了,看到这两

个穿着高跟鞋丝袜的小女生颤颤巍巍地走过来,兴奋得他阴茎怒勃!连忙让阿远

坐在他腿上给他坐怀吞棍。阿远哪里肯,吓得脸色苍白,捂着阴部苦苦哀求。

当下我就过去给了她一个耳光。刚破处的她,身子极度虚弱,又穿着高跟鞋,

站不稳,被我一掌打翻在地。米颖哭着把自己的同学阿远扶起来,我揪着阿远的

奶头,问她做不做?阿远忍着乳头上钻心的疼,哭着点头答应了。她也知道是逃

不脱了,再说天生胆子小,平时娇生惯养,根本挨不住打,只好从了。当下她浑

身筛糠似地抖着,坐上老大的腿。

我轻抽了她一个耳光,让她用手扶住老大的阴茎,塞到自己的阴道里去。她

哇哇地哭,死死地闭住双眼,手碰到老大的鸡巴,吓得像触电一样又放开了。我

在掐她奶头,逼着她攥住鸡巴,然后抽了米颖一个耳光,让她给自己的同学阿远

的阴道口挤润滑油。米颖的大脸盘被打肿,小眼睛哭得通红,拿着一管润滑油哆

哆嗦嗦地点在阿远的阴唇上。阿远感觉阴道口一凉,刚才被奸污破身的悲惨记忆

涌上心头,悲切地哭着,扶着大鸡巴顶在阴道口,迟迟不插进去。

这回可由不得她了!老大掐住她的白嫩水蛇腰,把她屁股往下按,一下子鸡

巴就插进了她阴户!阿远一声凄厉的嘶号!浑身剧烈地哆嗦!整根阴茎都插入了

她的阴道,她刚才破处,刚才被奸污一个多小时,创伤还没好,这次她是坐姿被

操,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裆下,被大鸡巴狠狠地插入,像撕裂一样的痛!老大

的椅子故意弄得很高,这孩子个子还算中等,腿也不短,穿着高跟鞋勉强能碰到

地。于是为了减轻自己阴部的疼痛,阿远拼命踮起脚尖,让自己的阴道抬高。阿

远小时候练过芭蕾,经常踮脚尖,所以能撑一会儿。老大见了十分兴奋,更是惹

起他奸污这个女孩子的兴趣。

他阴茎上耸,继续一下下地戳孩子的阴道。阿远就只能不断地抬高脚尖,让

阴部上移,来减轻阴道内的痛苦。这时,老大将椅子升了起来,原来这个椅子是

特制的,可以升降,专为驯服受奸的女子。这下阿远两脚碰不到地面了,身体重

量全都落在阴部,随着老大的耸动,孩子的阴道被狠狠地撞击着。阿远实在受不

住,拼命用手去推老大。我连忙过去,将她双手反剪,然后用手铐铐在一起。阿

远又拼命扭动屁股,把自己的重心向后移,争取用屁股来承受重量,减轻阴道的

疼痛。

我还有办法,拿出一个假阳具,戳在她屁眼里。阿远往后靠,阳具就顶进她

小屁眼!阿远疼得「嗷」的一声惨叫,屁眼受创更重,她两痛取其轻,还是身子

前倾,用逼去受重。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可怜的女孩子无论怎么扭动,也逃脱不

了阴部的奸污!老大托着她的细腰,让她的嫩身子不断地上下移动,所以每次阴

茎都深深地顶入阿远的花心。阿远哭嚎着,苦苦哀求。但是她胸部发育过早,两

陀奶已经成形,而且是一对雪白的木瓜型大奶。

虽然和爱芬艾姨这样的大肥奶比起来,还显稚嫩,但是比起自己的同学米颖

和娟子,无论是大小还是乳型都好得多。所以这样奸起来,她一对嫩奶上下翻飞,

抖得很厉害,惹得老大阴茎怒勃,往死里奸这个小少女。闻得阿远求饶,老大淫

笑着说:「你奶子不抖我就饶了你!」可怜阿远两手被铐,奶子又大又软,怎么

可能不抖?于是只能在众流氓的哄笑中羞愤受奸!我扒了她的鞋子,揉弄她一双

雪嫩的小白脚儿,然后用她的小嫩脚儿夹住我的鸡巴,来回摩擦。

那粉嫩的柔足,温软而有弹性,足弓弧度大,脚趾晶莹剔透,是绝对的性感

美脚!在极度的享受中,我把一股精液射在她小腿上。这时老大的奸操还没结束!

于是我把她双脚铐住,再同她双手锁在一处。这下阿远四马攒蹄,四肢都背在后

面,连平衡一下体重都不能了,所有的重量都死死地压在阴部上!阿远此时阴道

被狠命地抽插,奶子翻飞还经常被老大咬,同时我不断地用假阳具戳她屁眼,阿

远已经口吐白沫了。

终于老大奸完了,一股精液射进她柔弱的体内。然后阿远四马攒蹄被扔到地

上。我让爱芬在地上放了个床垫,阿远摔在上面,浑身抽搐,红肿的阴部不断流

出精液。艾姨给她擦拭身子,同时解开手铐。阿远已经哭不出声音了,就是不停

地抖着,眼泪不断涌出。我过去扒开她阴道口查看,果然有轻微撕裂,无法再承

受进一步的奸污了,我见她身子极为娇嫩,不是她同学米颖那样的大身子,受不

了连续的奸污。所以暂时让艾姨照看着她。

这边厢老大操完了阿远,极度满足,这等鲜嫩的小美人真是千里挑一,可遇

不可求。但是可惜太嫩,操一次就伤了,无法长期奸操。于是后面几天他要再次

发泄兽欲,只能还拿原来的几个女人泻火,特别是米颖母女,身子大,逼肥,而

且很禁得住操。于是老大每天晚上要这母女俩侍寝,母女已成性奴,无奈只能含

泪受辱,而且两母女在老大的床上整夜被老大淫辱,期间小颖不能叫妈妈,只能

叫自己的母亲「芬姐」,而爱芬也只能喊自己的女儿为「颖妹」,一旦不小心说

错,老大会用打火机烫她们的阴唇。所以母女俩受创极重。过了两天,可怜的母

女俩跑到我这里来求情了,爱芬一看见我就跪下了,哭着分开自己的双腿,同时

也让旁边的闺女小颖分开腿,让我看他们「姐妹俩」的阴户。我一看都肿了,尤

其是小颖,都肿成一个小馒头了。

爱芬和我哭诉,说老大往死里奸她们母女俩,一晚上要干小颖好几次,她求

老大多干自己几次,让「颖妹」多休息一下,缓一缓。结果老大怒了,把她奸了

整整一夜,然后暴打一顿,但是也没饶了小颖,米颖被推出去给弟兄们轮奸。到

天亮母女俩都瘫了,躺了半天才爬起来找我来哀求。我把米颖的身子转过来,扒

开屁股看她屁眼,发现也肿得厉害,小颖哭着喊疼。我见母女俩确实可怜,而且

这样下去她们非被奸死不可,于是让她俩去和阿远一起休息,让艾姨给她们的羞

处涂上云南白药,等养好了伤再出来服侍众兄弟和老大。

剩下的一个性奴就是娟子了,我让她穿上高弹力紧身衣去服侍老大过夜。娟

子现在的亮点是她刚被开苞的肛门。她的紧身衣是露三点和屁股的。刚进老大的

房门就被扑倒,端着屁股戳屁眼。半个晚上,娟子屁眼就撕裂了。

老大的性欲极强,所以弄了一大堆性奴来满足她,无奈他找的都是良家中年

妇女和少女幼女,无法承受他的狂操。我们需要获取更多的猎物来满足他和众兄

弟们。

第十节娇荣荣产后体弱难逃毒手老秀芹酥乳粉臀羞愤受奸

老大叫来了艾姨,问她荣荣的近况。艾姨一听就笑了,知道老大还要继续奸

占这个可怜的,刚产完孩子的年轻女教师。艾姨和老大报告说,荣荣一直由她照

料,千方百计骗她顺产,来保护好她紧紧的阴道,就是要供给老大继续享用的。

不巧的是,荣荣的妈从南方来看她了,现在她们母女在一起,不太好下手。

老大听了一阵淫笑,问艾姨荣荣妈长得怎么样?艾姨听了浑身一哆嗦,没想到老

大这么狠,当下不敢不说,荣荣妈是个老美人,浑身雪白,身材娇小,名叫邸秀

芹今年已经56岁了。而且荣荣因为害怕老大的淫威,又怕妈妈知道自己怀孕还

被轮奸,精神承受不了,所以没敢把自己的屈辱遭遇告诉妈妈,也没敢揭穿艾姨

的身份。所以艾姨经常出入荣荣家,还和荣荣妈成了朋友。

她几次偷看荣荣妈上厕所和洗澡,知道她没有阴毛,是个「老白虎」,不过

乳房又小又塌软,已经没有弹性了。老大听了大喜,当下赏了艾姨两万块钱,艾

姨欣喜若狂,正好女儿要交学费,这下有了钱,她更是对老大的吩咐百依百顺,

再也不管荣荣母女的死活了!老大命令艾姨跟随我们一起前去荣荣家,骗开门,

然后我们奸污她们母女。

说着我、老大和艾姨一路来到荣荣家。艾姨去叫门,荣荣妈不疑有他,直接

来开门。老大一见是老美女邸秀芹,当下分身扑上去,一把掐住了秀芹的脖子!

秀芹身子娇小瘦弱,站直了也才到老大的胸口,当下老大一发力,掐着她脖子把

她提起来,她56岁的老身子一下子离了地,脖子被人狠狠掐住,无法呼吸,两

条白腿子拼命地蹬踢,这时老大单手举起秀芹,另一只手迅速地扒下她的衬裤和

内裤。秀芹上了年纪,再说是在自己家里,所以就穿着一条松垮的衬裤,里面一

条宽松的内裤,脚上是一双红色绸面的拖鞋,还穿着短筒肉色丝袜。当下她都快

被掐晕了,根本没力气夹紧自己的双腿,老大很顺利就扒光了她下身,然后把她

按在了床上。

老大的大手,粗暴地揉弄着她的老阴户,那白虎逼被揉搓着,同时秀芹浑身

剧烈颤抖着。她想喊,但是喉咙被死死地掐住,半点发不出声。老大见她体力基

本耗尽,当下骑上她柔弱的身子,拎起她一只雪白的小脚丫,(这时她软缎的绣

鞋和肉丝袜都蹬掉了),揉弄舔咬啃吮,可怜老秀琴连抽回脚丫子的力气都没有

了。看看她一把年纪,偏长着白虎阴道和少女般雪嫩的小脚丫,真是活该被操!

她多年前离了婚,为了不让荣荣受欺负,一直没有再婚。

她本性懦弱柔和,在性事上本就不甚勾搭,再加上多年来守身如玉,从未和

男人勾搭过,当然也从未行过房,所以空长着一只白虎生殖器,却任由它干涸着。

那两片柔嫩的阴唇里,异常干涩,老大的鸡巴顶不进去。这时艾姨走了过来,拿

出一管润滑油,挤了一滩在秀芹的阴道口上,老大的阴茎怒勃,靠着润滑油的滋

润,啵的一声,扎进了秀芹的老阴道!秀芹都没能发出哀嚎,一声绝望的呜咽被

死死地掐在喉咙里。十几年不行房的老阴户根本无法承受突如其来的进入,秀芹

觉得自己像是新婚时被破处的感觉,胯下撕裂般疼痛。

这时吓呆的荣荣也被我按住了!刚才我们一冲进来,荣荣就吓瘫了,她被我

们轮奸几个月,早已吓破了胆,见是我们来了,还猥亵妈妈,当时就想逃,连妈

妈都不顾了。

可惜她产后体弱【好文】【少女米颖----早熟的生殖器】(09-10),门也被堵住了,她腿也软了,根本无法逃脱,被我抓个正

着!我也掐住她脖子,把她抵在墙上,然后剥她衣服。荣荣爱美,她产后在家坐

月子,竟然穿着丝袜高跟鞋!身上是一件孕妇罩衫,里面为了小便方面,就没穿

内裤!刚才妈妈还笑她说,如果她这么穿出门去,会被流氓非礼的。荣荣和妈妈

撒娇,说自己老公被捕后,她一个人怀孕辛苦,所以产完孩子要穿漂漂亮亮的,

美一美。荣荣想着忘记被奸辱的过去,等做完月子就和妈妈回南方去。没想到现

在不但自己跑不了,还赔上了妈妈!

我掀起她罩衫,一下子她的大白奶子就跳了出来!我一口咬上她右乳,顿时

一阵乳香入口,我恨恨地吸吮着她鼓胀的奶子。艾姨帮忙拿个碗,去给荣荣的左

乳挤奶!边挤边辱骂她,说荣荣这下不用担心胀奶了!当初劝你剖腹产就是为了

不把你逼撑大了,现在留着你紧揪揪的逼给男人操!荣荣悲愤莫名,原来自己产

孩子都要优先考虑预留阴道供男人奸污用!原来自己被艾姨骗得团团转,把一副

好身子变成了供人淫乐的玩具!但是她被吓破了胆,再说怕我们对她孩子不利,

不敢喊也不敢反抗,连哭都不敢出声音,只好自己捂着嘴哭,任由我弄她身子。

我一边吸奶,一边把她的左腿抬高,扛在肩上,顺便扒下她左脚的鞋子,把

荣荣的大白脚咬在嘴里,边咬边舔。这样荣荣裆部彻底打开了,由于没穿内裤,

她产后的毛茸茸大逼直接暴露在我眼前。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了,直接操进去!她

被怀孕撑大的阴户比初次失身被奸时肥厚了许多,阴茎插进去感觉被两瓣肥厚的

阴唇紧紧包住。由于艾姨的诱骗,荣荣做的是剖腹产,所以阴道内壁并没有被撑

大,反而比之前轮奸她的时候更紧!

这时候床上的老秀芹已经被奸得快晕过去了。她突然听到女儿的哭嚎,睁眼

一看他的女儿蓉蓉金鸡独立靠在墙上下身大逼咧开,我的大鸡巴在她的逼里来回

抽插 .老秀芹又羞又疼又怕,阴道里含着男人的阴茎晕了过去。我一边奸蓉蓉一

边命令他耸动屁股,威胁他如果不听话就奸死他的老妈妈。蓉蓉被我们轮奸过知

道我们的手段,当时他就吓疯了为了保护妈妈不得不忍着生殖器的剧痛挺起大逼

来迎合我的鸡巴。看着被奸的死去活来的妈妈蓉蓉又羞又怕也晕过去了。

母女2人虽然晕过去了但是奸操并没有停止。母女俩的阴道已经肿了,仍然

被按住狂操。女儿先疼醒了,羞愤哭嚎着求我们绕了她。她也不想想,都到这个

地步,怎么可能放过她们母女俩?我在她阴户里射精之后,蓉蓉阴道又有了轻微

撕裂!一丝丝鲜血混合着精液,顺着她雪白的大腿往下流。

老大把她罩衫放下来遮住屁股和阴部,然后逼她套上刚才的丝袜高跟鞋。蓉

蓉已经被奸得破了胆,不敢不从,她浑身瘫软剧痛,乱抖着身子去穿袜子穿鞋。

结果一下子摔倒在地上。她想赖着不起来,被我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告诉她不

穿丝袜高跟就找人轮她。蓉蓉临产前几个月受尽了轮奸的苦,知道这个「轮」字

意味着什么。当下强撑起身子,坐在地上穿鞋。

那边厢老妈妈秀芹也悠悠醒转,她支起身子,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自己满

是血污精液的红肿阴户,让她不忍直视!自己守了十几年的清白,竟然被如此残

忍地虐夺,以后可怎么做人?更可怕是那苦命的女儿,刚新婚就没了丈夫,产过

孩子又成了性奴。老秀芹悲从中来,掩面哭泣。老大过去揪她阴唇,她浑身一个

机灵,想伸手去捂,被老大骂了一句,就不敢了。自己捂着脸哭,任由阴道被人

玩弄。老大丢给她一件睡衣,让她穿。她只好撑起身子来穿衣服,一边穿,一边

还要忍着自己最羞的地方被人玩弄。恐惧和羞辱可想而知。

等她们母女俩穿好了衣服,老大又让秀芹穿蓉蓉的一双高跟鞋。蓉蓉脚比妈

妈大很多,秀芹小白脚穿上大鞋,分外性感。老大不由得抓她脚反复把玩。然后

命令母女俩一起跟我们走。两个女人都明白,自己一去,一生都会被毁掉的。将

会面临无尽的淫辱。但是没办法,自己母女被人家擒住,更是被艾姨害了,中了

圈套,孩子也被人家夺走。要想不从,也没法反抗,何况现在自己只要说个不字,

马上就会被这两个壮男残害,身子会被弄烂的。尤其是蓉蓉,深知我们的残忍,

为了保住命,也不敢反抗。当下踉踉跄跄被我们拖着下楼进了车子。我开车,老

大在后座左拥右抱两母女。

不停地亵玩老妈妈,享受她羞辱的惨相。然后当着老妈妈的面,再操她女儿!

老大掀起荣荣睡裙,撩她下身,荣荣哪里敢反抗?只能捂着脸哭。旁边秀芹想求

老大放过女儿,说她身子太虚,受不得。老大捏着秀芹软塌塌的奶,一边腾出手

来抠她屁眼,说我想操屁眼,你要是觉得闺女受不了,我可以操你的老屁眼!秀

芹吓得浑身一激灵,连忙缩屁股。当时是九十年代,社会风气极为保守。秀芹一

辈子,和丈夫就是四脚朝天挨操,连别的姿势都没变过,否则她自己都觉得太风

骚,「不正经」。

现在听说要肛奸,感觉屁眼一阵阵抽搐,吓得再也不敢看老大了,更不敢干

预老大操她女儿。于是老大淫笑着逼荣荣自己扒开屁眼给他操。荣荣不敢不从,

但是她深知这种蹂躏有多痛,一边犹豫着扒开自己小肛门,一边哭叫妈妈救她。

她也是吓疯了,也不想想,妈妈自身难保,怎么救她?于是老大恣意抽插着荣荣

紧紧的屁眼,听着少妇的哭号,看着旁边把脸扭向一边的老妈妈颤抖的身子。车

子一路驶向我们的郊区院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