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色情武侠

【好文】【妖色媚鬼】第二章

2022-05-30 来源:

【妖色媚鬼】第二章

第二章

好不容易盼着师傅安然无恙的回来,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把那美妇妖怪也

给带回来了。我再一想,难不成我逃走之后,师傅用什么法子制服了这妖怪不

成,将这妖怪收服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帮你师娘,把她的包袱拿去进。」

我「哦」了一声,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犹豫,我瞧见王夫人身上也就背了布包

袱,估计也就装了几件衣裳,根本没大。她正笑意盈盈地看着我,并没有发现昨

晚那般妖治淫荡的表情,反而带着些许慈爱的目光。我别过头去,忙对师傅说:

「那个师傅我还是帮你扛箱子吧,你瞧这箱子沉的。」

「不用,你走开,快去帮你师娘。」师傅将作势去抬箱子的我给推开,自己

用担子扛着两个箱子就走进屋里。

我只好壮着胆子说道:「哪个……王夫人」

「嗯?什么王夫人,我可是你师娘。」

我发现美妇柳眉微皱,似有点生气。

「对,对不起。」我低着头连声道歉,生怕惹怒了这个难缠的妖怪。

「这次就算了,以后可记好,得叫我师娘。」

「是,师,师娘。」我没敢抬起头来,只见美妇师娘浅绿色的薄纱长裙莲步

摆动,移至我的跟前,透过薄纱长裙,约莫可以分辨出那双曼妙的大腿。

一股女人特有的体香侵袭而来,这让我联想到昨天那双大腿缠着师傅淫浪交

合的模样,不禁下面竖起了小帐篷,还好我裤子比较松弛,不然非被她发现不

可。

她用手轻轻抚着我的头说道,「这就乖嘛,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师娘

喔。」

她将肩上的包袱取下来递给我。

「哦」,我看到她葱嫩白皙的玉指伸在我眼前,可我并不敢像正常那样去

接,生怕碰到了她的手指,只好双手托住那小小的包袱,就像是拿贵重物品一样

捧回了屋里。

这下可好,平白多出一个女人,还是个妖怪,虽然我不确定她有没有被我师

傅给制服,但是一想到昨天晚上她那条毛绒绒的尾巴就有点后怕。要是她不是妖

怪还好,确实给我减轻了不少事情,比如打扫房间,洗洗衣服什么的,哦,还加

上做饭。这美妇一来就觉得我们屋子不干净,硬是抢着干活,其实平常这日子也

就这么过的,都好多年了,也没觉得那里不好看,那里不干净啊。

我寻思着得找师傅问个明白,可师傅总是和那美妇妖怪腻在一起,好不容易

等那她做饭去了,我乘着这个空档,跟师傅坐在桌前,压低嗓子问道:「师傅,

你怎么把个妖怪给招回家里来了?」

「什么妖怪?」师傅楞了一下看着我。

「就是那个王夫人啊。」我用嘴巴捋了捋。

师傅朝隔着两间屋子在做饭的美妇师娘看了眼,「她那是妖怪,她就是只妖

精。」

我惊讶的问道:「啊,你知道她是妖精还把她招家里来,也不怕她吃了

你。」

「嘿嘿,你师傅我就是要让她吃,天天被她吃,我心甘情愿。」

我看着师傅那色眯眯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中邪了还是傻了。

「我是说她是真的妖精,会吃人的那种。」我做个十指利爪,牙齿咬人的姿

势。

我的脑袋突然被师傅拍了一下,「你个小崽子有毛病吧,她是你师娘,我的

小妖精,以后有什么活你得抢在她前头干,别让我的小妖精累着了。」

「哪个,师傅啊,我昨天晚上看见她。」我正想说看见她屁股后面有条尾

巴,可是一想到这里,我又将嘴角的话给咽了回去。我要说看了师娘的白嫩大屁

股,屁股后面还长了条尾巴,而且我还把师娘的后面的肉洞肏了,我倒是有点担

心师傅知道了会不会杀了我。

师傅眼神怪怪的看着我,「昨天晚上?你小子昨天晚上是不是偷看了。」

「哪,哪有。」我随口撒了个谎。

「我信你才怪,你个小崽子以后可小心点,不准偷看你师娘,要是被我发现

了,小心我大义灭亲。」师傅指着我的头愤愤说道。

看样子师傅根本没发现这美妇是妖怪,更别说收服她了。哎,这以后的日子

可得怎么过。不行,我得想想法子,让她现出原形,叫师傅收了她。

师娘做好饭菜后我一看,哇,有鱼有肉,盘盘都是美味佳肴,把我馋得哈喇

子流了一地。真的好久没吃过这么丰盛了,平常师傅就小气,什么好吃的都不舍

得买。偶尔外出做法事,遇到有钱点的大户人家才能美美的享受一【好文】【妖色媚鬼】第二章顿。这回有了

女人,竟连钱财都让她管。

「来,李师傅,给你夹个鸡腿。」我连忙端起碗接住。

「谢谢师娘,不用叫我李师傅,叫我名字就好,李二申,或者申丫子,都

行。」

「咯咯,申丫子,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我还小,不懂事,师娘就别往心里去。」

「诶,这就对了,以后呀,师娘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我看向一旁的师傅眉头微锁,好像有点不高兴。师娘也是挺会察言观色,她

挨着师傅的身子坐得更近了些,给师傅夹了块红烧肉,又偷偷在他耳根后轻轻嚼

了什么,师傅立马眉开眼笑,一只手拿筷子吃饭,另一只竟然还搂着师娘的腰

部。

好像那只手还悄悄地向师娘的臀后移动,估计师傅以为那只不老实的色手被

桌子的视线挡住了,我就什么都瞧不见,其实我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我也不想

看,得赶紧把这些难得吃到的美食一扫而空。

我正吃得欢的时候,听见了敲门声。只见一个老妇人站在门口,因为本来客

堂的大门就没有关,而那老妇人敲门只是示意一下她的到来。

「秦师傅,不知你现在方不方便,老婆子有个活想找你帮忙。」

「好的,这就来。」师傅搁下碗筷,跟那老妇人出去谈事情了。

这时仅剩下我和美妇师娘在吃饭,师娘总是盯盯地看着我,弄得我有点浑身

不自在。

「申丫子,你是不是很怕师娘啊。」

我一边吃着饭菜,一边点了点头。

「为什么呀。」

这还能问为什么,我一想到她后面那条毛绒绒的尾巴,就一阵胆寒。但是我

又不好直说,我拐个弯说道:「我只是怕生人,习惯段日子就好了。」

「是么……」师娘眯着凤眼,用那能望穿心思的目光打量着我。

我心里一阵慌乱,真怕她那条吓人的尾巴伸了出来,我得赶紧走。「哦,我

吃饱了,我去洗碗。」我拿着碗就赶紧想开溜。

「站住,回来,坐下。」师娘用命令的语气说道,然后夺过我手里的碗筷,

「以后啊,这种活让女人来做。」

「哦,知道了,师娘。」

「对了,下午要是有空的话师娘陪你去买套新衣服,瞧你这衣服旧的。」

顿时我心里一阵感动,我心想要是这美妇师娘不是妖怪那就真是太好了,让

我认她做娘,我也愿意啊。但是我不能因此就松懈对她的警惕,立刻回道:「师

傅下午应该有活要干,还是以后再说吧。」

果然,师傅在外面喊我。「李二申,赶紧把家伙事扛出来。」

这回师傅带我去了那个老妇人家里,那老妇人说他家七岁大的孙子,在后院

玩耍的时候看见了一只很大的「蛤蟆」,小孩自己说是有大人那般大,但是他家

里其他人又没看见过。之后那孩子就发烧,找了好几个大夫,也开了几幅中药,

但是几天下来一点好转都没有。急得来找师傅驱驱邪,盼着也许能治好他的病。

还别说,师傅做做法事驱驱邪,有的人还真过个几天就好了。所以大多数人

都相信,师傅是个有本事的人。

师傅念叨着画了几道符,舞了会剑,二指沾上清水,对着那小孩凭空画了个

圈,之后像是做个打绳结的手势,最后在小孩额头上二指一点,这差不多就是完

事了。这种法事我已经看过上千遍了,熟知于心。不过师傅从不让我来做法事,

说我还小,别人也不会信我,等我年纪长大些再说。

法事做完,差不多天也快黑了,师傅说今天不在这里吃饭了,我看他是想赶

紧回家搂着师娘睡觉。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听到了几个妇人在隔壁院子里叽叽

喳喳的拉家常,好像说的师傅的事,我就留心听了一会。

「你知不知道,那个秦师傅,他把王家的寡妇娶回来了。」

「你咋知道的?」

「晌午啊,我大娘去秦师傅家里请他来做法,在他家门口亲眼瞧见的哩。」

「那可真不得了。」

「怎么了?」

「你不知道啊,那个寡妇是个扫把星,听说都克死过几任丈夫了。」

「哎呦,那可不苦了秦师傅。」

「还不是那贱妇,真不要脸,这丈夫死了才几天,竟然就勾搭人家。」

「也不知道秦师傅咋想的,这么好的一个人,我都给秦师傅相过好几个黄花

大闺女了,他都瞧不上眼哩。」

「莫不是,秦师傅就喜欢我们这种成熟的美少妇。」

「嘻嘻,真不害臊,这种话你也能说的出口。」

听完后,大概就是这么个状况,看样子这妖怪应该不会拿我怎么样吧,不过

师傅或许会有危险。说那妖怪师娘克夫,谁知道她的丈夫是被克死的,还是被害

死的。

回到家后远远就瞧见师娘在门口等着我们,我刚放下沉重的箱子,她立马就

迎上来,瓢了勺凉水给我解渴。

「夫人,你怎么就顾着这小子,连自己的丈夫都不管啊。」师傅似有些抱

怨的说道。

「你瞧你,这么远的路,什么都不拿,东西都让这孩子扛着,可不得把他累

坏了。」

「为夫做了一下午的法事,那也累得很,你看怎么办。」

「是么,那我给你揉揉肩膀,松松筋骨吧。」师娘将师傅按在凳子上坐下,

然后十根葱白玉指在师傅的肩膀上来回按压,我发现那手指按下去的时候柔若无

骨,弯似月牙。

「喔,舒服,没想到夫人还会这绝活,真是羡煞旁人啊。」

「这算什么,你夫人会的东西还多着呢。」师娘瞧我正目光呆滞的看着她嫩

白细手,对我说道:「申丫子,要不要师娘帮你也捏几下呀。」

我连忙回道:「哦,不用,不用。」

「对了,相公,你们还没吃饭吧,饭菜都热在锅里,要不先去吃饭吧。」

「别呀,夫人再帮我揉会,实在太舒服了。那个李二申,不要愣在这里了,

你先去吃饭。」

「好的,师傅。」我刚跨过厨房的门槛,就听到身后传来美妇师娘的嘤咛

声。

「唔,你干嘛……这天色都还没黑呢,不要乱摸。」

我盛出饭菜,就想赶紧吃完了睡觉,因为现在实在太困了,昨儿晚上几乎一

宿没睡,希望他们今天晚上不要太吵,不然我怕我明天都醒不了床。

吃完饭后,我走进客堂,发现师傅和美妇师娘都不见了,我想他们可能已经

回房干正事去了吧,这师傅可真是勤快,连饭都不用吃,我看用不了几天师傅非

死在这妖怪身上不可。

回到自己房间,我先将房门栓上,确定锁的死死的了,再看看房间贴满的这

些符咒,总算让我有了些安全感。脱掉衣服,感觉身上有股味道,但是我也懒得

洗了,摸到床上,倒头就呼呼大睡。

「师傅,师傅你怎么了,师傅。不要死啊,师傅。」我猛地惊醒过来,原来

是做了场恶梦,梦到师傅死了,就跟师娘的前任丈夫一样,被水给淹死了,我怎

么叫他都没反应。

我大口喘着粗气,心想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整天提心吊胆的,害

得我连觉都睡不好。

从窗外透进来的些许光亮,还有那远处的鸡鸣声,估摸着到了破晓时分。平

常没有这么早起过,可能是我昨天睡得太早吧,我爬起床,第一时间想着先把这

身汗臭味给洗掉。

平时洗澡就是光着膀子,围在井边,打上桶水,搓一搓,冲一冲了事。井水

就在屋子外边,也没什么遮挡。以前家里就我和师傅两个男人,可是现在不同

了,多了个师娘,我寻思总不能被她看我的光屁股吧,那样得多不好意思。不过

现在这个时间段还很早,应该不会起床。

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多了个心眼,将水桶提到茅厕边上去洗,这样万一正

屋大门打开,她也瞧不见我。我刚将水桶放下,突然听到淅淅撒尿的如厕声。我

一下顿住了,这到底是师傅还是师娘,要是师傅还好,如果是师娘的话发现我在

茅厕边上,不知道会把我怎么样,或许又会用那根吓人的毛绒绒的尾巴缠住我,

让我捅他屁股后面的肉洞,虽然那样的确很爽很舒服,但是我的恐惧还是要胜过

肉欲心。

不行,我不能被她发现,先探探情况,看看到底是谁。因为这茅房很简陋,

就是三面芦苇编制的草棚,再加上一扇木门,只要凑近看,四周的洞缝有很多。

我悄悄地贴上去,然后眯起眼睛一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还真是师娘。看

到师娘蹲着,撩起的衣裙捧在胸前,露了出那两边白嫩浑圆的大屁股。此时师娘

背对着我,所以也没看到其他什么。等淅淅声停下后,估计是她尿完了,我连忙

蹲下来,生怕被她发现。这下可好,我的心怦怦直跳,因为我透过缝隙看到了她

站立起来,这个位置,我是从下往上看,竟看到她两条粉腿之间像馒头般肉肉的

丘耻,那鼓鼓的丘耻上丛生着乌黑微卷的细毛,有几根细毛还粘在了一起,卷成

一撮,应该是她刚刚泄出的尿液淋湿了些许在上面。

当她放下了衣裙,我就没敢再看了。不过我能感觉到,我下面的鸡巴因为刚

才这一幕已经变得异常坚硬。我蹲着一动不动,丝毫不敢出声。

我听着那脚步声,应该是走远了,我偷偷探出头,往门口那边看了下,没

人,这时我才放心的摸了摸胸前,顺顺了提在嗓子眼的心。

我将衣服脱掉,开始洗身子,还没来得及打湿洗澡用的麻布,突然耳朵火辣

辣吃痛。我一瞧,完了,是师娘,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我一只

耳朵被她揪住。

「好你个申丫子,竟然偷看你师娘,要不要我告诉你师傅去。」我听她语气

温婉,应该不是很生气的样子。

「没,没有。我只是要过来洗澡的,你看我衣服都脱了,水都提在这呢。」

我第一反应那很定就是死不承认,能蒙就蒙,能骗就骗。

「那这个怎么解释?」

一个措不及防,她竟然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因为我的鸡巴还笔直坚挺着,被

她一下就牢牢握住半根肉棒,我从鸡巴上清晰的感触到她那带着温热的柔软手

心,这一下我的鸡巴变得更硬了。

「我,我每天早上起来,下面就会变得这样,我也不想的。」我忙用双手捂

住下体,但是她的手并没因此松开,我只能抚着她白皙嫩手,遮住上半截露出的

龟头,至少这样能不被她看见我羞人的阳物。

「还想骗我,哼哼,刚才我都瞄见你了。你要是不承认,我可真要大声喊你

师傅出来咯。」

「别,别,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师娘你就饶了我吧。」

「嗯……好吧,以后呀,可不许再偷看啦。」

「一定,一定的。」

「咯咯,你要是身子忍不住的话,那就告诉师娘,师娘帮你,你看可好。」

此时我才发现,她脸带诡异媚笑,杏眼直放迷离秋波,更要命的是那握住命

根子的手,竟然开始捏着我的鸡巴轻轻套弄起来。一下子把我紧绷的神经,带回

了昨晚插在她体内之时的那种酥麻,欲仙之境。没想到只是用手套弄也会这么舒

服,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当我憋得难受时,到了晚上会做梦,梦到与一些莫名

其妙,素不相识的女子交合,早上起来时,裤子便会被我梦遗的精液弄得湿漉漉

的。

我现在确实很享受这种快感,但是我还是强忍住兴奋的神情,颤颤地说道:

「不,不用了,这种事,要是,被师傅知道,可,可不得打死我。」

美妇师娘似乎有点生气,松开了套弄我鸡巴的玉手。「你就怕你师傅,难道

不怕我。」忽然唰地一下,一条毛绒绒紫色的尾巴从她的裙摆下面探了出来,那

尾巴似有股灵性一样,伸向我臀股大腿之间,蓬松细长的柔滑丝毛轻抚我阴囊股

缝敏感之处,只觉又麻又痒,魂若飘飘飞荡,似将我心身具融化亦。

我感觉那条尾巴缓缓地又像昨天晚上那样要缠绕我的鸡巴,我连忙咬文嚼字

地说「我怕,师娘,我听你的就是了。」

「咯咯,这就乖嘛,师娘只是关心你。」

「师娘,你这尾巴好生吓人,能不能……」

没想到她真的将尾巴缩回去了,我紧绷的心情获得些许放松,同时也感到些

许失落。如果她真的不会杀我,我心里还真是渴望那种销魂入骨的滋味。

「看样子,你有点嫌弃师娘哦。」

「没有,我只是有点怕。」

「别怕,来,看着我。」

美妇师娘伸出一根纤细白嫩的手指,滑向我的下颚,轻轻勾起了我的脸庞。

因为我的身高只到她的胸部,所以只能略微仰视的望着她。此时我们四目相

对,我真的觉得她好美,柳眉杏眼,俏鼻绛唇,发髻一只桃木钗,垂下一柳乌鬓

发,任风一吹,飞散千丝万缕抚过我脸庞。

她脸腮绯红,美目微闭,轻泯红唇。此时我心怦然直跳,我知道应该做什

么,我正准备迎接人生第一次接吻。虽然她低着头,但是我还是感觉有点够不着

她的嘴唇,所以尽量踮起脚尖。当凑至她的唇前,只剩半寸之余时,可以嗅到她

体内呼出的阵阵幽雅芳气。我呼吸急促,双唇相接,温润的薄唇让我忘乎所以,

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双手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她丰腴的身子。

「噗嗤」师娘笑出声来,分开了不舍的润唇,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发笑,我

只感觉亲得还不够,还想要亲她。

「你个小色鬼,亲个嘴竟然还要捏老娘的屁股,估摸着你呀,比你师傅还好

色。」

这时我才发现,由于身高问题,我原以本为抱着她腰部的双手,竟然紧紧地

抓住她两坨肥硕的臀肉。我想反正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我用力捏着她

软绵的臀肉,稍稍往下面拽了一点。她配合着我微撅双腿,压下身子,我又重新

含住了她的红唇,然后如饥似渴地一阵吸吮。

「夫人……夫人……」这时我听到了师傅的叫唤声,我慌乱的分开嘴唇,松

开和师娘紧贴的身子。这要是被师傅发现了,可怎么了得,我感觉师傅的脚步声

正在往这边走,可我身上一点衣服都没穿,任我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啊。

师娘看我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媚笑着牵着我的手,带我往旁边的茅厕里走

去。

茅厕的门因为没有木栓,所以锁不了,只是虚掩着的,我逐渐感到师傅的脚

步离茅厕越来越近。

「夫人,你是不是在茅厕啊。」师傅喊道。

做贼心虚的我没敢声,我想师傅也许知道没人,就不会再问了吧,这样也许

能躲过去。

「咦,这地上的衣服不是李二申的吗。」

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刚才因为要洗澡的缘故,把衣服都脱地上了。

「李二申,你是不是在茅厕。」

「啊,对,是我。」我只好回应了师傅。

「那干嘛喊你不说话。」

「你刚才喊的不是夫人吗,我又不是你夫人。」突然我的屁股被身后的师娘

揪了一下。

「还有啊,怎么把衣服脱这儿了。」

「那衣服是我刚脱的,我正打算在这边洗澡呢,我怕被师娘瞧见,你瞧我连

水桶都提过来了。」说话间,我感觉师娘那揪了我屁股的嫩手开始轻轻抚摸着

我。

「你那小鸡鸡,你师娘才不稀罕看呢。」

我心想什么不稀罕看啊,现在师娘的手正在往我鸡鸡上摸呢。

「对了,有没有瞧见你师娘啊,一大早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没,没有,喔……」师娘那只玉手握住我的鸡巴竟然开始套弄,害我不小

心叫出声来。

「你怎么了,没事吧。」

「没,没事。」

「哦,既然找不着你师娘,那我就先洗个澡吧,正好你这水都准备好了。」

我贴着芦苇墙缝看了一下,师傅还真在哪里脱衣服。

「李二申,你觉得你师娘怎么样?」

「好。」我能说不好么,鸡巴正被她握着,小命在她手里拽着。不过她似乎

并不满意,用手指在我的鸡巴上弹了一下,我只好又加了两个字,「非常好」。

「我也觉得不错,贤淑达理,会做家务,烧得口好饭菜,最重要的是,嘿嘿,

晚上那活让人欲仙欲死,真想懒在她身上一辈子都不下床。不过嘛,你小孩子

家,不懂。」

师娘俯下头,在我耳垂上轻轻碎了一口,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你下面好

硬了,要不要欲仙欲死啊。」

我激动得鸡巴抖动了几下,难道师娘打算让我像师傅那样肏她,而且还是在

这里,可是师傅就在门外呢,要是我肏她的时候,她发出那淫荡的叫声,很定会

被师傅发现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