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校园小说

【好文】【少年血阳】(第三十六章 表白)

2022-05-30 来源:

【少年血阳】(第三十六章 表白)

「血脉?呵呵,从我离开那个混蛋的那一天起,就没打算再继承这条所谓的

血脉!」王子冷笑一声:「我王子不需要你们的怜悯,也不稀罕王家血脉!」

「这么说,我应该马上把你从床上拖起来,然后丢出我的房子?」王兆云点

了根烟:「小子,你最好安分点,我虽然是家族派来把你带回去的,可我本身对

你没什么好感,也没必要迁就你什么。如果你愿意在外面自生自灭,我尊重你的

选择。」

「大哥……别这样,先冷静些……」陈雪阳一只手按在了王子的肩膀上,转

头对王兆云说道:「王先生,你们打算怎么带走我大哥?」

「如果他愿意跟我配合,那我自然保证他的安全,不过如果他不愿意,那我

又何必要做这个老好人呢?」王兆云冷冷说道。

王子低头想了想,点了点头:「好,我跟你回去。」

「这才像话,你先在我这里休养几天吧,几天后我们就动身。」王兆云说着,

站了起来,看了看陈雪阳:「照顾好你大哥,好好劝劝他,也不小了,别总是像

个小孩子一样不懂事。」

王兆云离开了病房,陈雪阳坐了下来,望向王子:「大哥,虽然不知道你过

去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继承这条血脉对你无疑是有好处的,不要那么轻率就

拒绝嘛。」

「陈雪阳,有些事情你是没办法想象的。在这个家族里,每一条血脉之间的

关系都非常微妙。」王子叹了口气:「这次家族召我回去,原因绝对不简单,像

我这样的血脉,整个王家至少有几百条,他们居然为了我,动用了这么大的人力

物力,肯定是有原因的。」

听王子这么一说,陈雪阳也安静了下来。

「不过,我必须回去。」王子静静说道:「我必须查出我妈妈的下落,还有

她……」

王子想起了何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大哥……到了这个份上,你愿意把过去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吗?」陈雪阳说

道:「接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陈雪阳一定和大哥共同进退,一起面对。」

王子看了看陈雪阳,叹了口气,将自己的过去讲给了陈雪阳听。

听完了王子的陈述,陈雪阳倒抽了一口凉气,愣愣地看着王子:「这么说……

那天我们在火车上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就是大哥的……」

「没错……她就是何倩,我绝对不会认错人……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到底发

生了什么事?!」王子说着,双手紧紧抓着床单,两行清泪汩汩流下。

「大哥……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查清楚一切,我保证!」陈雪阳死死按住了

王子的胳膊,咬牙说道。

陈雪阳走出病房的时候,和迎面而来的孙婧打了个照面。

「陈雪阳,我正好要去找你。」孙婧对陈雪阳晃了晃车钥匙:「走吧,我送

你回学校。」

「现在?」陈雪阳有些意外。

「当然,王先生要照顾王子,但没有留宿你的义务,让我把你送回去。」孙

婧说道:「走吧,别磨蹭了。」

陈雪阳没说什么,和孙婧一起上了车。

「这车是你的么?」陈雪阳坐在副驾驶席上,问道。

「当然,有什么问题么?」孙婧握着方向盘,望着前方,答道。

「……」陈雪阳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是不是觉得我一个女孩子,怎么买得起这么贵的车?」孙婧不屑地望了陈

雪阳一眼:「反正我没跟任何人睡过。」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陈雪阳有些尴尬,但是孙婧已经懒得理他,

只顾着自己开车。

车里的气氛明显有些沉闷,孙婧打开了收音机,顿时,午夜电台的情歌充斥

了车内。

陈雪阳呆呆地望着车窗外的景物飞驰而过,整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很多

想不通的事情,他的思绪很乱,有点烦躁。直到广播里传来了「现在时间,XX

月XX日零点」的报时声,陈雪阳才从凌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他好像忽然想起

了什么,猛地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零点十分。陈雪阳连忙把手机拿了出来,

手机上的时间也是零点十分。

陈雪阳清清楚楚地记得,就在几天前,他还认认真真地根据广播上的整点报

时调过自己的手表和手机。可是,现在自己的手表和手机居然同时快了十分钟!

自己的手表和手机会同时出现故障吗?这个可能性基本上被排除了,那么,

只剩下一种可能了,有人动过自己的手机和手表,故意把它们都调快了十分钟!

可是……这个人是谁呢?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

「什么?!这么点事情你们都搞砸了?那我养着你们这帮废物还有什么用!!!」

汪亮怒不可泄,对着手机吼道:「不就是一个小杂种么?居然让他跑了,你们还

能干些什么事?平时我好吃好喝伺候着你们,关键时候一个顶用的都没有!」

「亮哥,亮哥您别生气……这其中应该还有别的原因。」电话的那头,手下

的声音有些颤抖。

「别的原因?你们总是给我找借口!」汪亮更加生气了。

「是这样的亮哥……等我们到现场的时候,开车的那个兄弟已经死在车里了,

王子那小子已经不见了。亮哥您想,就王子那身手,怎么可能杀死一个退伍的特

种兵呢?一定是有人半道上劫走了王子,我想八成是王家的人,他们不是一直在

找那小子么?那天不是还要和他接头吗?一定是他们劫走了王子……」手下忙不

迭解释道。

「哦?」汪亮迟疑了一下。

「一定是这样的,亮哥,一定是王家……」手下说道。

「你他妈给我闭嘴!!!自己办砸了事情,反而把责任推给王家,按你的意

思,反倒是我部署不力,小视了王家的实力?!」汪亮怒道。

「不敢不敢,亮哥我错了……」手下诚惶诚恐。

「这笔账等着以后慢慢跟你们算,现在你们先给我等着,有了任务会通知你

们,下一次要是再搞砸,你们知道后果!」汪亮咬牙切齿地说道。

「谢谢亮哥,我们下次一定让您满意……」手下连忙说道。

挂掉电话,汪亮坐在床边,陷入了沉思。

「王家这次是怎么了,就为了一个王子,居然动了这么大的手脚?不太合常

理啊……难道,这个王子身上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汪亮越想越觉得其中很是

蹊跷。

「主人~ 别生气了嘛,小倩给你按摩按摩,好不好?」穿着女仆装,露出半

片酥胸的小倩缓缓贴了过来,将丰满的胸脯按在了汪亮的脊背,一轻一重地认真

按摩着。

「小倩啊……你还记得你过去那个男朋友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说过他有什么

特别重要的东西或者是经历吗?」汪亮搂着小倩的玉颈,轻声问道。

「小倩……小倩不记得了耶……那个男孩子小倩完全没有印象啊……」小倩

想了想,说道:「小倩的心里只有主人一个人,小倩生来就是服侍主人的啊。」

「唉……问了你也是白问,你的记忆都被洗掉了。」汪亮躺在了小倩和小茹

的中间,左右各搂着一个美女,默默望着天花板:「但这样一来,更要做掉王子

了。不过,不妨先把他身上的秘密搞清楚……看来,这次要吩咐他们留下活口了。」

汪亮想到这里,忽然坐了起来,打开了笔记本,查了许久之后,打了一个电

话。

「我是汪亮,现在你马上给我彻底调查王家的一个叫王兆云的人,尤其是和

他扯上关系的所有医院,和他有交情的所有医生,他们的资料我都要。明天我要

收到你们发给我的电子邮件。」汪亮说道。

「亮哥……这……会不会有点太难为我们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显然有些

底气不足。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总之我一定要看到资料!现在王子很可能已经被

王兆云带走了,那小子身上有伤,王兆云不可能不找人给他治,我一定要知道王

子现在在哪个医生的手上!」汪亮说道。

**************************************************************************

傍晚时分,高斯医生拍了拍王子的肩膀:「小伙子,你的身体恢复得很快,

我想再过不久你就可以离开这里,跟王先生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了。」

「谢谢,医生。」王子淡淡说道。

高斯医生走出门外,忽然手机响了。

「我是高斯,请问您是……」高斯忽然愣住了。

「爸爸……爸爸,快救救我,这些坏蛋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好凉!」一个

稚嫩的童声让高斯喘不过气来。

「高斯……看在上帝的份上,别让他们伤害盖瑞!」一个女人的哭叫声传来。

「高斯医生,您还好吧?」声音换成了一个男人的。

「你们……你们……请你们放过我的家人,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们,

请你们……请你们不要伤害他们……」高斯的声音发颤,耳朵紧紧贴着手机。

「放心,您的家人可是我们请来的贵宾,我们是不会怠慢他们的,不过,现

在有个小忙想要请您帮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呢?」男人笑着问道。

「什……什么?」高斯问道。

「您最近的病人中,是不是有一位年轻人,叫王子?」男人问道。

「是的……先生,您到底需要我做些什么……」高斯满头大汗地问。

「呵呵,别紧张嘛,其实很简单。」男人说道:「您只需……」

高斯听完,只觉得双腿发软:「先生……您这样让我很为难……」

「高斯医生,您全家来中国定居,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然表示欢迎,可是如

果您不愿意遵守这块土地上的一些规则,那么,也许您不得不付出一些代价。我

想,您也希望晚年能够和您的家人一起回归巴黎,对吗?」男人笑着说道:「请

不要让我们失望,否则,您可能只能带着他们的骨灰盒回国了。」

「好……好吧,我一切听你们的吩咐,请千万不要伤害盖瑞和莫利亚,盖瑞

还是个孩子,他什么都不懂……」高斯说道。

「放心吧,只要您愿意和我们配合,我们保证盖瑞少爷和莫利亚小姐不会受

到任何伤害,他们可以将这次经历当做是几个来自中国的朋友给他们的意外惊喜。」

男人说道。

**************************************************************************

第二天上午,陈雪阳来到了龙彬的宿舍。龙彬的舍友们都去上课去了,只剩

下他一个人在宿舍里摆弄他那台笔记本,也不知在研究些什么。

「龙彬,你上次跟我说,现在国家安全部门已经开发出了面容检索技术,并

且将公民的身份信息全部入库了?」陈雪阳问道。

「是啊,只要给这个系统一张照片,它就能够自动为你检索到这个人的信息,

不过这种技术目前还只被少数国家掌握,属于比较新的技术。」龙彬说道。

「你……你能利用这种技术帮我找两个人吗?」陈雪阳问道。

「啊?你要找谁?」龙彬有些意外:「这种系统可是设在国家情报机构,你

要我这么短时间突破进去,也太为难我了。」

「就算是帮我个忙吧,试试看。」陈雪阳说道。

「那好吧,你把照片给我,我帮你试试看。」龙彬说道。

**************************************************************************

王子还躺在病床上,高斯医生却已经在吩咐护士将王子抬上担架。

「可是……高斯医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昨天还说过,病人需要再条

理几天。」一个护士说道。

「病人的症状出了点异常,需要到别的医院进行检查核实,我们这里可搞不

到那些器材。好了,去准备车吧。」高斯吩咐道。

王子被抬上了一辆面包车,高斯坐在驾驶席上,启动了车子。

「高斯医生,高斯医生?」旁边的护士关切地问道。

「哦……怎么了?」高斯转过头来。

「您在发抖……您确定您没事吗?」护士问道。

「哦,我没事,没事……我们走吧,别耽误了病人治疗。」高斯擦了擦额头

的汗珠,踩下了油门。

面包车驶过市区,渐渐开向郊外的一片树林中。

「高斯医生,您确定您没有搞错方向吗?在这样的荒郊野外会有医院?」护

士问道。

「是……是啊,我们要穿过这片丛林,才能到达。」高斯医生说道。

忽然,从前方的空地中冲出一辆黑色桑塔纳,横在道路前方!

「来了!!!」高斯的心中一紧,连忙踩下刹车,将车子停了下来。

从桑塔纳中走出三个身着黑衣,蒙着面纱的人,持枪走向了高斯一行人。

「都给我下车,快下车!」领头的蒙面人将手中的枪晃了晃,高斯医生连忙

带着护士走了下来。

「别……别开枪,车里的东西你们都拿走吧,不要伤害我们!」高斯医生和

护士抱着头,蹲在路边,大叫道。

几个蒙面人利索地打开了车门,将王子拉了出来。

「你们想干什么?!」王子挣扎着,为首的蒙面人将枪口对准了王子的太阳

穴:「小子,别乱动,要不然后果自负!」

高斯眼睁睁望着三人架着王子进入了车里,然后绝尘而去。等黑色桑塔纳走

远了,高斯才松了口气,看来那帮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王子已经交到了他们的

手中,接下来他们该放了自己的家人。

「我们走吧,感谢上帝,那些可怕的家伙没有伤害我们。」高斯医生从地上

站起来,对惊魂未定的护士说道。

回到诊所,高斯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对方的来电。

终于,电话响了。

「高斯医生,我想您一定是认为我在和您开玩笑,那好吧,为了表明我的态

度,现在请您最后一次听一听您可爱的妻子的声音吧!」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

异常愤怒。

高斯愣住了,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连忙叫道:「先生,等等,等一等!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高斯……高斯,救救我,看在上帝的份上!高斯……啊……」莫利亚的尖

叫声在一声刺耳的枪声后戛然而止,高斯顿时整个人都木了。

「高斯先生,真遗憾,这就是您和我们耍花样的后果。您的妻子很美丽,在

床上也很放荡,这一点,刚才我的手下们已经领教了,我真不忍心杀她,可是,

这是规则。」男人淡淡说道。

「你们……你们还想怎么样……」高斯不可抑制地流下了失去亲人的泪水:

「我已经把你们要的人交给了你们,你们还想要我怎么样?!」

「什么?!你交给了我们?」男人显然非常惊讶。

「难道你们不是开着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将那个孩子接走了吗?!我做错了

什么?!」高斯哭着说道。

「黑色桑塔纳?!见鬼……」男人说着,挂断了电话。

**************************************************************************

等待了足足一个下午,陈雪阳终于等到了龙彬的电话。

「陈雪阳,搞定了,资料已经保存在了我的电脑里,你随时都可以过来看。」

龙彬的语气里带着不可抑制的得意与自豪:「不愧是国家级的安全部门,实在是

太难攻破了,不过还不是被我拿下了,哈哈!不过话说回来,你去调查一个退役

的特工干什么?」

「特工?!」陈雪阳顿时心里一沉:「我马上就过去。」

到了龙彬的宿舍里,龙彬将文档打开,陈雪阳连忙坐下来细看。看着看着,

陈雪阳只觉得背后冷汗涔涔而下。

档案上的是那个被王子称作「师父」的人,可是他的个人档案上却写着:高

大全,男,曾在俄国特务机构工作,接受过专业间谍训练与军事训练,后退役。

「这个人没有查到,不过还真是个美女呢。」龙彬指着小刀的图片说道:

「难道你要追她,让我帮你搞她的资料?」

「这下……真的麻烦了。」陈雪阳没有理会龙彬,只是愣愣地说道。

**************************************************************************

不知过了多久,黑色桑塔纳终于停下了,王子被领头的蒙面人背着,向林子

的深处奔去。而另外两个蒙面人也奔逃而去。

王子静静伏在蒙面人的身上,蒙面人拼命跑着,他明显有些累了,气喘吁吁

起来,却没有放松,继续跑着。

「小刀……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能走的。」王子忽然说道。

蒙面人一下子停住了,王子从背上下来,蒙面人一把扯下了面纱。

「王子哥,对不起……」小刀扔掉了面纱,颓然说道:「原来你早就看出来

了。」

「小刀,为什么要带我来这个地方?」王子问道。

「王子哥,现在很多人想要你的命,我不能让他们把你带走!」小刀说道。

「那我们现在要去哪儿呢?」王子问道。

「这附近有一座木屋,是我和叔叔曾经住过的地方,我们先去那里吧。」小

刀说道。

走了半个多小时,两人终于找到了那间小木屋,推开门,里面是很简陋的一

些家具。小刀将王子放在床上躺下,自己则累得坐在一旁,喘着气。

「小刀,我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子问道:「那天师父不是

说要陪我一起去的吗?」

「王子哥……」小刀忽然叹了口气,说道:「王子哥,我说的话也许你会觉

得不可思议,但是这些都是事实。其实叔叔跟我,根本不是叔侄关系,我们都是

汪家的人。叔叔做过特工,现在退役了,而我来自苗疆,从小就跟着族人学习各

种秘药的制法和武功招数,后来被汪家的人看中。」

「三年前,汪家的一个叫汪立业的继承人忽然要我们到天江市找到你,然后

想办法接近你,保护你。你遇到叔叔的那天,被小混混打,叔叔去救你,这些事

情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后来叔叔和我就顺利和你建立了关系,取得了你的信任。

【好文】【少年血阳】(第三十六章 表白)

我们一直都将你的信息汇报给汪立业,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后来,有一天,一

个叫汪亮的继承人找到我们,说汪立业是他的哥哥,汪立业已经将叔叔和我安排

到他的手下,现在我们必须听命于他。」小刀说道:「可是,这个继承人给我们

的命令,却是截然相反,不是保护你,而是……做掉你。」

王子一下子愣住了,自己最最敬爱的师父居然要杀死自己?!

「叔叔是特工,他只会执行上司的命令,可是……可是我……」小刀说到这

里,眼圈有点红:「要我杀死王子哥,我怎么也做不到!」

王子感激地望着小刀的眼睛,没说什么。

「我们接到命令的时候,王子哥你已经到了卓越市上大学了。叔叔带着我来

到了卓越市,开了家面馆,准备伺机行动。于是才会有那天晚上你们在巷子里相

遇的事情,其实那些小混混都是被买通的。」小刀说道:「叔叔把你找到之后,

每天给你炖鸡汤喝,在鸡汤里下了一种慢性的毒药,你连续喝几天的话,必死无

疑。我就每次把鸡汤给你的时候在里面放解药,但是来不及搅拌,所以那几天,

你喝的鸡汤味道都会怪怪的,对不对?」

王子想起来,那几天的鸡汤的确味道不太对劲,原来是这样。

「叔叔知道我在其中阻挠,但是当着你的面,不好把我怎么样。那天王家的

人给你电话,叔叔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故意说要去陪着你,好保

护你,但暗地里是想要把你交给汪家的人。」小刀说道:「那天,等你和陈雪阳

熟睡之后,叔叔把你们两人身上所有能显示时间的东西都拨快了十分钟,又通知

汪家的人,让他们提早十分钟去校门口接你们。我偷偷用迷香迷昏了他,但是已

经来不及将你们的表拨回来了,所以你们当时以为是准时到达校门口的,其实你

们提早了十分钟,那个时候王家的人还没有到,汪家的人却已经来了。」

王子已经完全傻了,小刀说的每个字都好像钢针一样,扎在他的心上。

「我当时没有办法,只能搞了一辆车跟上你们,第一时间将那个开车的人干

掉,可是还没来得及把尸体处理掉,王家的人就已经到了,我只能迅速离开。」

小刀说道:「王子哥,你现在真的很危险,汪家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找到你,

你还是尽快找到王家,让他们保护好你吧,我也没办法一直救你的……」

「呵……王家,我早就不指望了。」王子冷笑了一声:「连我最信任的父亲、

师父都要伤害我,这个世界上,我到底还能指望谁呢?」

「王子哥……」小刀忽然一把抱住了王子:「王子哥,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只要我还没有死,就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入夜,王子忽然全身发热,神智也开始模糊起来。

「师父……是我啊,师父,别杀我……」王子迷迷糊糊地乱叫着,小刀在一

旁急得团团转,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们……你们不要过来!」王子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胡乱挥舞着,

仿佛极度恐惧面前的事物。

「王子哥!」小刀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顿时模糊了眼眶,望着昔日神

采奕奕的王子变成现在的样子,小刀的心里绞痛不已。

小刀轻轻抱住王子,抚摸着他的脊背,轻轻在他的耳边耳语,仿佛在安慰一

个伤心的孩子:「别怕,王子哥,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你……」

王子渐渐安静下来,小刀把一块湿毛巾放在王子的额头,静静守着他,眼泪

一滴一滴打在王子的衣服上,打湿了一大块。

王子的身子还在发热,看来是发烧了,可是这个地方到哪里去找药物呢?小

刀第一次感到绝望,王子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身体如同火焰一般发烫。小刀明

白如果再不想办法把王子弄到医院去,王子肯定会死,可是这种荒郊野外,到哪

里去找医院呢?想了想,小刀还是拿起了王子的手机,拨打了120。虽然还可

能被汪家的人发现,但是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救护车要想开到这里,至少要三四个小时,可是王子现在的情况,似乎随时

都可能归西。本来他的身体就没有完全恢复好,经过了过度劳累,又经受了这么

大的打击,就算是铁人,也该倒下了。

望着床上失去知觉的王子,小刀静静坐在他的身旁,默默帮他梳理着蓬乱的

头发,褪去他的上衣,擦着他额头和身上的汗珠。

「王子哥……其实像我这样的人,是不该谈情说爱的。」小刀忽然停下了手

上的动作,就这么痴痴看着他,淡淡说道。

「每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总是会告诉自己,不可能的,别多想了,可是现在……

我想通了,王子哥。」小刀说道:「王子哥,我真的喜欢你,真的……」

「从那天用迷香把叔叔迷倒之后,我就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保护

你,保护我喜欢的人。」小刀说道:「我是不是特别傻的一个女孩子?可是,我

就是这样想的。我一直不知道怎么跟你讲,一直没法鼓起勇气,现在,我终于能

说出来了,可是……你能听到吗?」

王子没有动,没有知觉。

「王子哥,其实我也会幻想的,幻想有一天,能够和你一起在沙滩上漫步,

幻想能和你一起吃冰激凌,幻想……幻想能和你一起过夜……」小刀的脸有些红

了,抬头吸了口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可是现在,现在我都不想了,我只想

你能醒过来,好吗?只要你能没事,我不在乎自己会怎么样,也不在乎我们会不

会在一起。你不要有事啊,王子哥……王子哥!」

小刀再也忍不住了,扑到了王子的身上,痛哭失声。

迷迷糊糊中,王子只觉得自己的全身都要烧起来了,忽然胸口一阵清凉之气

透了过来,仿佛身上被压上了一块冰块。凉凉的,很舒服,王子不由抱紧了胸膛

的小刀。

小刀见王子终于有了反应,欣喜万分,可王子的神智还是不清晰,只是紧紧

抱着她。

王子坚实的胸膛紧紧贴着小刀柔软的胸脯,小刀有些羞涩,心中却满是甜蜜。

**************************************************************************

「你们他妈的都是干什么的?!又让那小子跑了?!」汪亮简直要爆炸了,

没等手下解释,就挂掉了电话。

一会儿,汪亮的手机又响了,汪亮不耐烦地按掉。可是没过多久又响了,汪

亮这次没有按,他发现来电人是……高大全。

「亮哥,这次的事情不怪兄弟们,我知道王子那小子是被谁带走了,放心吧

亮哥,我已经快到那里了,这次一定让亮哥满意。」王子的师父正一边开车,一

边和他通话。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记得要抓活的!」汪亮不耐烦地说道。

挂掉电话,高大全摸了摸腰间的手枪,又对后座的手下说道:「老大说了,

要抓活的。不过到时候,你们要是见到那个女的,一定要把她弄死,明白么?!」

「知道了,全哥!」手下说道。

「妈的,敢用迷香耍我,这次一定要你后悔……」高大全咬牙开着车。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