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另类文学

【好文】【调教女大学生】(七)

2022-06-20 来源:

【调教女大学生】(七)

西御园乡村酒店某楼的502客房里。

唐田田已经从SM带来的性爱高潮里回到现实世界,但还是趴在地毯上,羞

愧地用两手抱着头。张玄盘腿坐在她的身旁,轻拍着她光洁的背部,舒缓着唐田

田的情绪。

似乎过了好久,唐田田才完全定下神来,用手撑着地,试图爬起身来。

张玄站了起来,把手伸到小女人身体下面,一使劲,将她抱了起来,走进卫

生间,放到了浴缸里。

「小唐奴,好好地趴在这里不要动哦!」张玄在她耳边说到,说完以后,将

一直套在左手腕上的狗链的绳套取下来,拴到淋浴喷头杆上,走出了卫生间。

片刻之后,张玄回来了,手里拿着客房里的电热水壶和两袋酸奶。他『哗哗

哗』地把热水壶装满冷水,拎着走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那根大号的针

管和火箭头样的东西,【好文】【调教女大学生】(七)这两件东西被他放到梳妆台上。转身再次走了出去。

唐田田手搭在缸沿上跪在浴缸里,看着『主人』张玄进进出出忙个不停。在

梳妆台的梳妆镜里,一个漂亮的年青女人,衔着口塞,戴着黑色的狗项圈,翘着

的后臀上冒着一根尾巴,隐隐约约露出黑网眼丝袜下的半个大腿,被拴在淋浴器

上。

唐田田侧目望着镜中的女人,那条『母狗』就是自己吗?唐田田扭动着腰身,

镜子里的『母狗』也做出相同的动作,后臀上冒着的尾巴摇晃着。好漂亮啊,唐

田田有点痴了……

张玄拎着那个电热水壶走了进来,手里的电热水壶『嗤嗤』地响着,显然是

简单地加了一小会儿热。张玄拿过一个玻璃杯,打开酸奶盒,往杯子里面倒了大

半杯酸奶,将电热水壶中的一些热水倒进玻璃杯,用手在玻璃杯外感受了一下温

度,满意地点点头。

又走到唐田田身边,捏弄了一阵她悬空的乳房,然后掰开女人的阴部,将塞

在阴道里面的狗尾巴慢慢地拔了出来。小女人闭着眼,发出一阵呻吟。

张玄拍打着唐田田的屁股,让她睁开眼来,把狗尾巴的假阳具头伸到到了唐

田田的面前,狗尾巴青筋狰狞的假阳具上,粘满了白浆一般的东西。刚从高潮中

退出来的小女人又红了脸。

把狗尾巴放在一旁,张玄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到了女人撅起的屁股上。

在女人丰满圆润的屁股中间,因为性爱高潮的洗礼,毛茸茸的可爱肉缝已经

一片狼藉,浓密的毛发被女人的分泌浸透,乱七八糟地粘在肉缝边上,刚拔出假

鸡巴的肉缝还没来得及恢复紧密的原样,嘟着一张粉红的小口,显得是那样的淫

靡。

张玄的右手两根手指插进了那张粉红的小口里,慢慢地来回抽插着。镜子里

的『母狗』眯上了眼,惬意地享受着来自阴部的快乐。

那两根手指象一只勤劳的蜜蜂,一头扎在女人的蜜穴中,忙碌地采收着女人

浓稠的蜜汁。良久,劳累了的蜜蜂飞离了诱人的蜜穴,停留在紧紧关闭的菊花上

……

感觉『主人』湿漉漉的两根手指停留在自己的屁眼上,唐田田莫名地紧张起

来,本来就夹得紧紧的褐色地菊门下意识地夹得更紧了。

张玄用左手摸索着,解开口球的带子,将口球从唐田田的口中取下来。唐田

田的小嘴终于得到解放,大张着,贪婪地用嘴巴大口呼吸着空气。

「小唐奴,狗尾巴除了插在骚逼母狗的骚逼里,还能插在哪里啊?」张玄贴

着唐田田的耳朵,轻声地问,两根湿漉漉的手指在女人的菊门上划着圈。

唐田田艰难地扭动着脖子,躲避着张玄吹在耳朵上的热气:「还可以……可

以插在屁眼里……」小女人的声音比蚊子的『嗡嗡』声大不了多少。

她的脑海里,浮现起张玄发给她的一张SM图片:一个全身穿戴着全套黑色

母狗行头的欧洲女人,回头望着镜头,在占整个画面超过三分之二版面的刻意突

出的屁股中间,黑色地狗尾巴赫然插在女人的肛门之中!

唐田田不由自主打了个战,本就狼藉不堪的蜜穴里再次喷出黏黏的浓液来,

溅湿了她大腿上的丝袜……

「小唐奴的屁眼里可以插尾巴了吗?」『主人』不依不饶地问道。

唐田田整个身体都扭动起来:「主人,唐奴的那里从来没有被插过,假鸡巴

太大……」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字张玄已经听不清了。

「那里,你说的是哪里啊?」由于本来就是湿漉漉的,张玄的手指隐隐往女

人的菊门里钻去。

唐田田屁股扭动的幅度更大了:「唐奴的屁眼太小,唐奴怕……」

「本主就想办法把狗尾巴插到你『那里』去啊!」张玄刻意强调了『那里』

两个字。

「嗯……」唐田田用鼻音回答着,羞涩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张玄回头从梳妆台上拿起那根没有针头的大号针管,伸到还微微冒着热气的

玻璃杯里,把混合了热水的白色酸奶吸了满满一管,然后掰开唐田田的屁股,小

心翼翼的把针管细小的管口插进她紧紧闭着的菊门里,轻轻推动推杆,满满一针

管的白色乳液缓缓注入小女人的后门之中……

唐田田从镜子里将整个过程看得清清楚楚。感受着微微超过体温的液体慢慢

进入自己的体内,小腹逐渐有了怪异的鼓胀之意,唐田田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张玄抽出针管,唐田田不由自主用力收缩着括约肌,好像是担心从肛门里喷

出些什么来。还好,紧缩的括约肌起到了作用,可怕的事情没有发生。

张玄再一次从玻璃杯里抽起一管白色乳液,插到女人的菊门之中。同样的过

程延续着……

五管,足足五管白色乳液被推进唐田田的菊门,小女人的小腹明显的有了一

些突起。张玄抽出针管,放到梳妆台上,拿起上面的小火箭头,在唐田田狼藉的

阴门上滚动几下,使之得以充分的润滑,然后将它往唐田田死死夹着的菊门里插

去。

唐田田全身猛烈地颤抖着。费了老大的劲,张玄才把这个粘满了她的分泌液

的小小火箭头塞进她的肛门之中。膨大的火箭头进入她的肠道以后,细小的那一

段恰好卡在括约肌上,将她的肛门塞得死死的。唐田田这才知道,这个小火箭头

一样的东西,原来是一个肛塞。

「好了,唐奴你可以放松你的『那里』了哦。」张玄拍了拍双手,满意地看

着唐田田塞了肛塞了屁股,轻松地对她道。

唐田田提心吊胆地慢慢放松着菊花,由于肛塞的堵塞,果然没有液体从肛门

里喷射而出的可怕事情发生,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小腹的鼓胀让她有说不出

的感觉。

这个时候『主人』那双可怕的手还在自己的身上游走着,要么拉扯拉扯那两

粒可爱的突起,要么抠一抠狼藉的肉缝,或者是把手指头强行塞到小嘴里玩玩她

的舌头。最后,两只手都汇聚到了唐田田微微鼓胀的小腹处。

开始的时候,张玄还只是轻轻地在女人的小腹上抚摸着,宛如初孕的母亲隔

着肚子和里面的孩子交流般轻柔,渐渐地手上开始发力。直肠里被硬生生灌进五

管液体的小女人竭力忍受着肚子中怪异的反应。随着张玄手上力气的加大,眉头

慢慢皱了起来,本来放松的菊门又夹得紧紧地。

「主人,唐奴难受……」唐田田艰难地开口回答道。

张玄并没有放松手上的力道,促狭地追问:「怎么个难受法啊?」声音里有

明显的戏谑。

唐田田咬着牙,没有回答,脸上难受的表情那是相当的精彩。

张玄再次加大手上的力度,唐田田『啊』地惊呼出口:「主人,不要啊…

…」惊呼声中,张玄清楚地听到女人的肚子里传来『咕噜噜』的声响。

张玄快要笑出声来了,手上的力道稍微放轻了一点点:「唐奴,不要主人做

什么啊……」

可怜的小女人紧紧抓住浴缸的边缘,是那么的用力,小手背上细细的青筋隐

约可见。小嘴咬得紧紧地,似乎嘴巴的紧闭有助于菊门的紧闭一般。

「唐奴,是不是想便便啊……」张玄的一只手伸到唐田田的股间,摸索着,

嘴巴还是那么讨厌地贴着女人的耳朵说道。

唐田田紧紧地闭着嘴巴,全身再次剧烈颤抖起来,眼泪猛地从脸颊上流了下

来。张玄哈哈大笑。

看到小女人就要到了崩溃的边缘,张玄也不再逼迫她了,站起身,从淋浴器

上解下狗链的绳套,系在唐田田自己的一只手腕上,拍拍她的屁股说:「唐奴,

从现在起,主人给你5分钟。5分钟内,你是自由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5分

钟后,主人我又来了哦。记住,我来的时候,不想看【好文】【调教女大学生】(七)到不干净的东西,有一点点,

主人都会让你自己吞下去啊。」

说完,张玄哈哈地笑着关上卫生间的门出去了。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