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淫色人妻

【好文】【良家人妻的诱惑】(第二部)(19)

2022-06-22 来源:

【良家人妻的诱惑】(第二部)(19)

第十九章

就这样俩个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材,举肉枪战在了一处。至于俩人究竟鏖战

了多久史料中无从考证,只是听野史传言:直到第二天凌晨吴越夫妇的房间里都

传出吴越一声声高亢的浪啼!

至于这场隐秘战斗的战果就更是无从考究了。只是听说双方不打不相识,大

宝从此消弭了对吴越的怨气,在一次次爆射滚烫的精液喷在吴越的花芯深处后,

他的怨气也随着那喷射而出的精液化解于无形了……

大宝第二天被妈妈叫醒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今天是九点半开课,他马上跳

起来要去洗漱,可是刚刚蹦起来就感到一阵的腰骨酸软,好悬没有跌倒在地。他

这才想起来昨晚自己跟妈妈之间的疯狂的巫山云雨之战。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让

他慢慢回味昨天深夜两人之间的鏖战盛况了。

大宝边揉着腰边跑去洗手间洗漱。等他拖着有些酸软的大腿,坐到餐桌前时

却发现坐在对面的妈妈却是满面春风,面色白里透红说不出的滋润。

「这……这也太不公平了吧?自己累得半死,可是反观妈妈面色红润的样子

分明又年轻了几岁似得。难道男人的精液真的能帮女人美容?」大宝暗自嘀咕着。

「宝宝,今天是八月十五了,你又挺累的,所以妈妈决定今晚咱们一家人出

去吃顿大餐怎么样?」

「好啊,不过妈,爸什么时候能回来啊?他要是回来的太晚可怎么办啊?」

大宝也确实觉得自己该补补身体了,昨晚真的是累坏了。

「这种事他不会晚的,你放心吧。」吴越回道。

由于他们俩人起床较晚,已经距离开课时间不到半小时了,所以大宝风卷残

云般胡乱吃了两口,就给妈妈装备上伪装用的大眼镜,拉着她出发了。

等他们打车来到市教育局并跑上四楼的教室时,刚刚好到了开课时间。吕绍

辉示意他们坐下后,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同学们,昨天我们简单讲了一下:Pascal程序语言和数据结构。也

给了你们学习的游戏软件,你们昨天晚上打游戏闯关的情况我也都知道了。在这

里我要表扬一下大宝同学,他是最快一个闯第一关成功的同学。而且他居然自己

还闯关成功Pascal程序语言第二关,这很了不起啊,可以利用我开发的游

戏软件自学了。其他的几位同学跟大宝同学比还是有点差距,希望你们要多多努

力啊。好了,今天上午我们重点讲一下:计算机算法的引入,下午是:数据结构

与计算机算法……」

大宝已经有些无心听吕老师讲课了,因为他被刚才吕老师所说的话惊到了。

自己在家玩游戏的情况吕老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吕老师也跟自己在大江家的电

脑里安置木马程序一样,在他自己开发的游戏里做了什么手脚?

「嗯,肯定是这样的。不过吕老师是应该是为了监控学生们的学习闯关情况,

跟自己那龌龊的目的可不一样。」大宝暗自安慰自己道。

他其实倒是并不担心吕老师监控他玩学习软件闯关,他担心的是他电脑上的

那点小秘密,会不会被吕老师这个电脑高手所洞悉。他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电脑

上可能存在的「秘密」,除了几部母子乱伦的视频、还有一些色情图片之外也没

有其它的了。因为这些都是爸爸那次突袭检查被发现的,所以他也就没有删掉。

想想也应该没有什么可能的重要信息被泄露了。以后注意就是了,毕竟吕老师是

电脑高手如果想侵入自己的电脑应该是易如反掌,保护必要的隐私还是应该的。

他又反复确认了无大碍后,这才又放心的听起了课。

吴越坐在角落里倒是没有对刚才吕绍辉的话有多大反应,她平时很少玩电脑,

也没有什么秘密在里面存储,所以她对这些事情并不像大宝一样敏感。

上午的两节计算机算法课很快就在吕绍辉生动又结合实例的讲解中过去了。

下课后大宝跟妈妈坐上了吕绍辉的那辆旧越野车,搭便车回家。

「吕老师,你是怎么知道我们玩那个学习软件游戏的详细情况的?你怎么区

分谁是谁啊?」大宝终于忍不住把憋了一上午的问题问了出来。

「哦,你问这个啊,这很简单啊。我的邮箱是设有统计访问IP程序的,只

要有人访问我的邮箱,我就会知道他的详细IP地址,而你们每个人在申请领取

游戏程序时又表明了身份,这样很简单就可以区分你们咯。至于如何知道你们打

游戏的进度那也很简单,因为那个程序是我设计的,里面专门有一个反馈游戏数

据变化的小程序,就是这样我就很快知道你们的进度了。」吕绍辉不以为意的解

释道,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的确算不上什么。

大宝虽然对程序刚刚有点入门,可是对于网络技术还是一窍不通,看着远程

监控别人的电脑这么牛B的事情,吕老师都如此不以为意的样子,大宝更加的敬

仰了。「吕老师真的是太牛了,自己随便编写个小程序就可以通过网络这么远监

控别人,自己要是能跟吕老师学得一二,嘿嘿,那自己的目标很快就会达成了。」

大宝其实现在学习电脑最大的动力:就是先把大江偷拍的妈妈在他家洗手间

赤身洗澡的那段视频删掉,(详情请查看大宝系列第一部【隐藏在心里最深处的

隐秘】第十一章)他总觉得这段视频在大江这个好色之徒手里是个定时炸弹,大

江虽然对自己不错,可是他对妈妈的欲望也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的。自己因为

不想失去在学校唯一的这么一个死党,所以一直都没有跟大江撕破脸索要那两段

视频。

「吕老师,今天可是八月十五中秋节啊,您打算怎么过?」吴越更关心生活

上的话题,于是问道。

「回家陪老婆,晚上一起去父母家过呗。」吕绍辉不假思索地说道,言语中

充斥着满满的幸福感。

「你们小两口真幸福,一直都想有机会认识一下您爱人,想见识一下是什么

样的美女能让您一提起来就这么高兴的样子。」吴越继续着她对于吕老师家庭的

话题。

「长得跟你差不太多吧。不过不像你那么有女人味。她性格清冷一些不爱跟

人交往。」吕绍辉简要的总结道。

「您不要开玩笑了,我孩子都这么大了,最好的年华已逝怎么能跟您爱人那

样的年轻人比美貌呢?」吴越听到吕绍辉间接的夸赞自己美貌,心中得意,可是

嘴上却谦逊得说着。

「吴姐啊,你就别再戴着那副大眼镜伪装了,昨天吃烧烤时你可是已经暴露

你的真容咯。美得倾国倾城好不好。你可别再谦虚了。别的女人都是想方设法的

展现自己的美丽,可你可好正好反过来。真搞不懂。」吕绍辉边开着车,边扫了

一眼后视镜中的吴越说道。

「这……」吴越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扭头狠瞪了大宝一眼,伸手就掐住了

大宝的大腿。把香唇凑近大宝的耳朵低声说道:「你这个小醋坛子,让我在外人

面前丢脸,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大宝虽然被掐,但也不生气只是「嘿嘿」地歉意笑着。

吕绍辉是何等聪明之人?只通过后视镜看到这副场面后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心中暗想:「真是好奇怪的一对母子,一般都是丈夫担心妻子在外面招蜂引蝶,

才会这样防范,哪里有亲生儿子这样干的?这不是越俎代庖了吗?事出反常必有

妖!镜片掩盖下吴姐如此娇艳动人,而大宝又正值青春期对性无限向往好奇的年

龄,看他们如此过分的亲昵,连大宝上课吴姐都要如影随形的跟着来听课,不知

道的还以为她们是一对小情侣呢。难道……难道他们【好文】【良家人妻的诱惑】(第二部)(19)之间已经上过床了?对,这

样就解释得通了。不然这段程序是有问题的,运行不了的。男人只有对自己所占

有的女人才会这样过分的防范她在外面招蜂引蝶!」

吕绍辉其实早就凭借他常年开发软件程序所培养出来的超级细心和敏锐的洞

察力发现了这对母子之间的关系不同寻常。尤其是昨天吃烧烤时,大宝喝多了啤

酒之后那看向吴越的眼神分明是情人之间调情时才会有的,吕绍辉作为过来人,

只看一眼那种他们之间的眼神儿交流就明白了。

「而且他们俩个在桌子底下的亲密小动作自以为可以瞒得了自己,可其实都

被我发现了,我当时还以为是吴姐太溺爱大宝了,对他过于放任了。可现在看来

也许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嘻嘻,有趣,亲生儿子跟女神妈妈搞上床?这种情节

想想都让人鸡动啊。看来我是该做点什么好揭开这个秘密了……」吕绍辉暗暗想

到。

吕绍辉虽然一直埋头钻研他的计算机网络软件技术,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作为

一个雄性生物天生所具有的那种对男女之事的天然向往和关注。男人无人不淫!

对他人刺激的淫事也都会相当的好奇和都是想偷窥的。

其实利用自己的技术偷窥别人的小秘密,这种事情吕绍辉以前并不是没有干

过,不过那都是几年前他自己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出于对女孩子的好奇才做的,为

此他还自责了很长一段时间。毕竟他家教很严,父母一直都在给他灌输传统道德

观念,他也自然而然的把自己当作一个正派的人来严格要求自己。

这么多年来虽然他的职业让他可以接触到很多色情网站的信息,可是他严格

要求自己不去浏览,他发誓自己这一生只爱刘亦菲一个女人,他担心自己浏览黄

色网站久了会让自己学坏,最终沉迷其中,变成花心好色之徒,辜负了妻子刘亦

菲。

可是今天当他发现自己的学生居然有可能跟他自己美貌的妈妈有奸情时,这

种刺激的剧情居然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这彻底打开了他封印了多年的性好奇心,

一种被压抑了很久的冲动终于爆发了。

吕绍辉只跟刘亦菲一个女人上过床,他其实很好奇别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

是不是下体也像自己的妻子那样光洁?他好奇别的男女之间是怎么做爱的?别的

女人是不是也像自己的妻子那样对性交极其冷淡?他一直怀疑自己的性交动作有

问题,不然怎么妻子好像对这方面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呢?

这回可好,身边的这对母子应该可以充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了。他相信自己

的技术能力,只要再准备些设备和编写几个特殊的程序应该能让吴越母子两人的

秘密在自己面前无所遁形。但是要想无线遥控拍摄些视频,自己最好还是有机会

去大宝家亲自查看一番才行。「以后自己要多跟大宝亲近些才有机会去他们家啊。」

吕绍辉兴奋地想道。

吴越母子又是在昨天的那个主干道路口下了车,跟吕绍辉道别打车后来到了

家属院附近的菜市场,吴越想多买一些补身体的肉食储备在冰箱里,以后大宝就

可以经常吃些迅速恢复体力了。大宝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补品也是有

好处的。

今天是中秋节,菜市场里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吴越领着大宝直奔肉食店而

去,她以前老是听办公室里的田姐讲如何给她的小保安情人补肾壮阳了,还经常

炫耀她做的大补食品效果如何如何好,那个小保安吃后如何生猛等等。所以吴越

早有对哪些补肾助阳食材印象深刻了。

快到那家菜市场规模最大的肉食店时吴越忽然停住了脚步,她要买的那【好文】【良家人妻的诱惑】(第二部)(19)几样

食材一个女人开口实在不方便于是把大宝叫过来叮嘱了一番后,把钱塞给大宝让

他自己进肉店去买了。而吴越自己则去买些蔬菜生鲜之类的。

「这位大哥来几条鳝鱼吧?壮阳强肾啊,吃两条保管让您晚上生龙活虎啊,

你看嫂子这么漂亮这大过节的,多买两条回去,吃完晚上好好补偿一下嫂子吧。」

一段油腔滑调的叫卖声吸引了吴越的注意,黄鳝能补肾壮阳她好像也听田姐说过

的。而且自己去买鱼别人也不会说什么的。于是她也拎着买好的鲜菜奔那家卖鱼

的店铺走去。

这家鱼店她以前来过可是店主好像换了人,以前那个老实巴交的中年人已经

不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现在这个二十多岁的一身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店

门口的一排盛着活鱼的水箱前一对三十多岁夫妻模样的顾客正蹲在水箱前挑选着

黄鳝,那个有些姿色的女人有些脸红的躲在丈夫身后,装作不在意的看着其他水

箱中的其他品种的鱼。

吴越想趁这对夫妻在也赶紧买两条鳝鱼,不然自己单独买担心会被卖鱼的小

贩想歪了。她当然不会直接就奔黄鳝而去,也是装着挑选其他品种鱼的样子一个

水箱一个水箱的挑选了过来,最终蹲在盛着鳝鱼的水箱前,那卖鱼的流里流气的

年轻小贩看到又来了生意,于是马上从店里跑出来介绍,

「这位姐姐看来是识货之人啊,这黄鳝的妙用就不用我多做介绍了吧?今天

过节,多买几条回家给你老公下酒吃,晚上保管让你知道我这鱼的厉害啊。嘿嘿

嘿。」这年轻人面貌倒还周正可是一开口就是一副小流氓的轻佻语气。他一边给

那对夫妻称鱼结账一边开口跟吴越说道。

吴越很烦这种轻浮的男人,可是自己从小就害怕蛇,这黄鳝长得跟蛇似得她

有些害怕不敢自己动手挑选,更不敢自己动手来给它开膛破肚了。于是可口请求

道:「老板,能不能帮我抓两条直接加工成鳝段?」

「可以,可以,姐姐您稍等,我这就给您挑两条最好的,帮你切成鳝段」他

已经跟那对夫妻结完了帐,目送他们离开后,回头殷勤地招呼吴越道。

「我操你妈啊,德子,就知道你妈逼卖鱼!梁哥让你办的事情什么时候打听

清楚啊?你说你天天在川庆家属院不远的市场卖鱼,居然不认识那个戴眼镜的女

人?我看你是不想干了吧?是不是还想回你的洗浴城当保安啊?」

吴越被这突然的骂声吓了一跳,循声向店内看去,只见鱼店的里间坐着一位

头发染成黄色的年轻人,正满脸怒气地看着给她挑选鳝鱼的小老板。

「滚球,黄毛,你吓唬谁啊?梁哥的事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在川庆家

属院那个相好的大姐这两天过节她老公回来了,我不方便给她打电话联系,等她

老公过完节一走我就去她家帮梁哥打听清楚。」卖鱼的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德子不

甘示弱的回骂道。

「看你那德行,搞了个老女人还捧在手心当个宝贝似得。她老公在连个电话

都不敢打了?你看看咱们梁哥,他搞过的女人,就是老公在,只要他一个电话也

会乖乖地自己想方设法编谎话溜出来跟他打炮的。你是不是觉得梁哥让你管这家

店你就比我了不起了?你道行还差得远。」黄毛继续生气地叫骂道。

「好了,好了,黄毛,我怕了你了,行了吧?当着客人的面别瞎说了,有什

么事等客人走后咱们哥俩好好聊。」德子见黄毛口无遮拦什么事都敢说,他可是

还打算在这里长久地开店呢,于是马上服软开口制止他道。

德子加快了切鳝鱼的动作,很快开膛破肚清理干净,又过秤跟吴越结算完,

这才扭头向店内走去。

吴越早被刚刚俩人的对话搞得脸红红了,结完帐马上扭头加速离开。「这群

流氓,睡人家的老婆好像还理直气壮似得,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讨论。听

他们的口气好像睡人家的老婆像是家常便饭似得,真是流氓。哪些被睡的女人也

真是的,放着好好的家不顾,跑去跟哪些小流氓纠缠个什么劲儿呢?真是不要脸。」

黄毛等德子服软了这才消了气,平静下来后看了一眼正等着德子站在一旁的

戴着一副大眼镜框的女人。只见她虽然脸上因为戴着个不太协调的大眼镜而显得

怪里怪气的,可是不看脸的话身材还是真不错,曼妙妖娆的玲珑曲线、配合着那

高挑的身姿,越发显得诱人了。太可惜了,戴那么一副大眼镜,太影响整体形象

了……等等……大的出奇的不太协调的眼镜?还有那身形体貌,修长的体型,等

等怎么这么熟悉?这不就是「秀才」跟自己描述的被梁哥盯上的那个女人的样貌

吗?又碰巧正好是在川庆家属院大门口附近,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难道这个女

人就是梁哥要找人打探的那个女人吗?

他正要站起身走过来,再仔细看看吴越时,吴越已经跟德子结完帐扭身红着

脸跑走了。看到吴越扭身时连带飞扬起来的长长秀发,摇曳的身姿扭动着离去的

背影,说不出的迷人风情。黄毛一阵恍惚,自言自语道:「不会这么巧吧?难道

真的就是梁哥要打听的那个女人?刚才自己跟德子之间的谈话岂不是都落入了她

的耳朵?」

他望着吴越渐渐消失的背影百感交集,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