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色情武侠

【好文】【零之使魔:白丝榨汁姬】(4)

2022-06-22 来源:

【零之使魔:白丝榨汁姬】(4)

今天是女王亲临学院的日子,星期一的大清早,学院就在广阔的草坪铺设了张灯

结彩的装饰,而学生们都肃静地等待着今天的主角。

才人单膝跪在女王的面前,披着黑色的披风,而露易丝作为主人也紧张地行

着跪礼。

「精灵骑士团副团长,才人。修瓦里埃。德。平贺。德。奥鲁尼艾鲁,鉴于

卿在于加利亚军队的作战之中表现英勇,现破格给予骑士称号,并——给予我私

人的封地作为赏赐。」

安丽埃塔女王穿着端庄的长裙,手握女王的权杖,淡笑着为才人献上祝福。

就在不久前,罗马尼亚和加里亚突然开战,所有人的陷入了恐慌,而在大家

措手不及的时候,才人以一己之力拖住了敌军7 万人的进攻步伐,为撤离争取宝

贵的时间,因此现在到了封赏的时候了。

「太好了才人!」

露易丝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以主人的口吻恭喜才人,实际上在心里乐开了

花。

自己喜欢的人成为了骑士,而且拥有了封地,这样一来两个人的距离就更加

近了吧。

如果能够在以后攒够买房子的钱,两个人盖一栋新房子,那简直就太幸福了。

嗯嗯,有钱了就要好好装修一下,房子里要有大床、长桌子、厨师——关键

是不能有女仆!

这么想着的露易丝忍不住露出了美滋滋的微笑,幸福感洋溢在心里。

「嗯,我们终于有自己的领地了呢。」

才人握住了露易丝的手,感动地说着。

「讨厌啦,这么多人在看呢,你区区一个使魔居然敢随便摸主人的手。」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露易丝却没有拔开才人的手,反而撒娇一般靠在才人的

怀里。

「好!」

同学们掌声如雷,纷纷为台上的情景喝彩。

欧布也啪啪啪地拍着掌。

虽然封赏这种事情和他一个既没有战斗天赋,又没有运筹帷幄的平庸肥宅来

说是没有关系的,但是看见可爱的露易丝小姐一副开心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感同身

受起来了。

「啊,真好啊,居然获得了女王的封地……话说我家的领地也太破了吧,连

农业产量都低于别人,要不求女王也给我一点。」

一边这么想着,欧布忍不住嘀咕起来。

而目睹了一切的塔芭莎,依然保持自己对外一致的沉默表情,走回了教室。

(真好啊,露易丝……)

一边看着露易丝和才人幸福的样子,一边想到自己悲惨的处境,塔芭莎就只

能摘下眼镜揉揉眼以掩盖想要流泪的感情。

但是其实一般她是哭不出来的,因为欧布叫她「一定要表现的和平时一样」。

明明已经要上课了,塔芭莎还是趴在桌子上偷偷揉着自己的小腹。

两天的休息日,她完全没有休息,都被迫留在「魅惑的妖精亭」接客,不但

被各种陌生恶心的男人玩弄、还要在回宿舍休息的时候被溜进来的欧布灌浆。

要不是她中途拉下脸去附近的商店买了避孕套,塔芭莎怀疑自己不用接几次

客就会怀孕。

直到现在下体还残留着撕裂的痛感,阴唇应该还在发肿吧,而这周的休息日

自己又要被迫去卖淫,一想到这个塔芭莎就皱起了眉头。

(什么时候你才能来救我呢,我的勇者,我的骑士,我的英雄,我的……)

就在不久前,塔芭莎因为违抗加里亚王的命令,和母亲一同被幽禁在阿含布

拉城,并且几乎被精灵夺取心智了。但是,学院里的朋友们在危机时刻将她救了

出来。

塔芭莎暂时将母亲托付给了凯尔马尼亚的库尔凯家,回到了学院。在那之后,

塔芭莎就认定才人为自己的救世主了。

即使被各种男人干着,塔芭莎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想着才人,仿佛趴在她身上

无情蹂躏她的人是自己喜欢的少年,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稍微好受一点。

就在这时,一个略带犹豫的声音从后脑勺响起:

「塔芭莎?你不舒服吗?」

塔芭莎身体一僵,脑子里充满了仿佛要哭出来的喜悦。

(才人,救救我……)

即使表情已经因为痛苦变得扭曲,而且无数次逼自己说出心里的话,但是当

自己起身转过头,面对少年的依然是淡漠的面孔,苍蓝的眼神中传递不出任何情

感:

「我没事的,请不用担心我。」

无论怎么想逃离,身体还是自顾自地假装什么也没发生,甚至用更加疏远的

态度面对少年。

「哦,是这样啊,如果有什么不舒服一点要告诉我哦。」

似乎放不下心,才人还是忍不住叮嘱。

塔芭莎忍耐着要哭出来的情感,犹豫再三才开了口:

「才人……记得要好好保护露易丝。」

「什么?」

少年不解地歪了歪头。

「没,没什么。」

这是塔芭莎用尽全力才勉强说得出的、最后的警告。

……

在结束了一天的魔法课程后,身心俱疲的塔芭莎推开了自己宿舍的门。

「呦,塔芭莎酱,今天我也有好好来你这里哦。」

大大咧咧躺在床上的,是一副纨绔、嚣张样子的欧布。

明明已经很厌恶了,塔芭莎还是身不由己地露出了一副谄媚的微笑:

「啊……是客人啊……今天也有被塔芭莎我好好勾引……来干塔芭莎呢……」

因为欧布事先让自己扮演勾引他的妓女,所以塔芭莎在单独面对他的时候只

能露出从来没有做出过的刻板笑容以及说着生疏的放荡词句。

因为发自内心的厌恶,塔芭莎的眉毛不断挑动着,仿佛在反抗控制着面部保

持微笑的肌肉,但是自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啊,既然塔芭莎酱这么饥渴,我们就赶紧来一发吧,这样就能直接洗澡睡

觉了呢。」

一边说着,欧布已经开始脱裤子了。

「好的啦客人……毕竟你是花了1 铜币来操塔芭莎的呢……等,等一下……

我去给您戴套……「

在甜腻腻地说完后,塔芭莎忍不住露出了惊慌的神情,半途打断自己的话打

算给对方戴套。

开什么玩笑,今天可是危险期,如果被内射的话很可能会怀孕的。

「哦,想不到塔芭莎酱随身带套子啊,果然是专业的妓女呢~ 」

「讨厌啦客人……塔芭莎这样……喜欢乱交的女人……不戴套的话会经常打

胎的,好麻烦呢,而且今天还是危险期……」

塔芭莎心里忍不住想要怒骂出口了,要不是这个人逼自己去卖淫谁会买避孕

套啊,但是说出口的话确仿佛在撒娇一样。

「啊,塔芭莎酱原来是在危险期啊,那我们就不要戴套了。」

「什,什么!」

塔芭莎惊叫出声,身体本能地一哆嗦。

看着塔芭莎恐惧的反应,欧布忍不住哈哈大笑出来。

「开玩笑的啦,既然是危险期,而且塔芭莎酱昨天接了那么多客人,挣了几

十个铜币,我自然要让你休息一下的啦,今天只要用你的白丝美腿给我足交就好

了。」

「好,好的……」

一想到不用被中出,塔芭莎稍微安心了一点,而对于足交这种小事就不再在

意了。

「首先让我的鸡鸡硬起来啊。」

欧布趾高气扬地躺在床上,露出下体软趴趴的鸡鸡。

「是,是的。」

塔芭莎违心地媚笑起来,然后让自己小小的身体跨坐在欧布舌头中央,双手

细心地捧起了欧布的脸颊。

「就让塔芭莎淫贱的吻唤醒客人的鸡鸡吧。」

「喔喔,果然专业呢,居然用接吻让我兴奋啊。」

看着欧布轻薄的眼神,塔芭莎强忍着怒火,让自己的脸对着对方凑过去。

两人的双唇很快就重叠在一起,而且塔芭莎控制不住自己地主动伸出舌头服

侍欧布。

少女那柔嫩而又清纯的小舌还带着香香的粘液,仿佛美味佳肴一般,让欧布

的舌头也纠缠着伸进她那芬芳香甜的粘湿口腔。

安静的宿舍里面只有一对男女忘情舌吻,而塔芭莎嘴里积存着的香津唾液没

多久就被欧布给吮吸了干净,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塔芭莎柔滑的香舌依然像

个妻子般的包容着欧布,不断舔舐男人湿漉漉的口腔壁。

同时她的手自觉地握住了欧布的肉棒安抚套弄着,果然在双管齐下的进攻下

欧布的肉棒迅速膨胀,手心的火热的塔芭莎的心跳也开始加速起来。

「嘻嘻,客人的鸡鸡果然大起来了呢,这就是大鸡鸡吧。」

在一阵火热的香吻之后,塔芭莎终于把可爱的小淫舌抽了出来,虽然面颊绯

红娇喘连连,依然忠诚地用含糊的话刺激着欧布。

在接吻的时候欧布的手也不老实地直接隔着制服拧着胸部,因为没有穿内衣,

充血的乳头直接在衬衫上露出了两点诱人的激凸。

「呵呵,虽然很生疏但是看得出来很努力呢。」

「当然嘛,塔芭莎为了做一个合格的妓女可是在努力学习打飞机呢~ 」

被连翻的羞辱欺负的快要流出眼泪的塔芭莎依然强迫自己露出了虚伪的笑容,

小手还备受对方的赞美而鼓励一般加速了对肉棒的抚弄。

「嘻嘻,那么塔芭莎要开始足交了哦。」

即使嘴巴上面一副放荡的样子,塔芭莎依然满脸不甘心,特别是当自己的白

丝小腿碰到丑陋、爆着青筋的肉棒的时候,剧烈的恶心感就成倍地涌上心头。

但是毫无办法,塔芭莎只能夹紧了小腿,用不轻不重的力道开始夹着肉棒的

包皮上上下下撸动起来。

享受着美少女穿着白丝的腿脚,欧布简直要爽上天,一边在嘴里呻吟着一边

用手捉住了塔芭莎的脚腕加速撸动。

「啊~ 客人……痛……」

被对方野蛮地揪着脚腕足交,塔芭莎忍不住难过地喊了出来。

「噢噢,不好意思哦,我应该相信你这个专业的妓女的,那么就让你自己来

吧。」

露出了狡黠的笑,欧布松开了手背到脑后一副让塔芭莎自己来的样子。

(这是什么意思嘛,是谁害我去卖淫的啊……)

塔芭莎再次被对方轻薄,忍不住恼怒地用那柔嫩无比的白丝美脚夹住了欧布

高翘的大鸡鸡,拼命的踩弄着,然而自己既不能伤害对方而且还是妓女,自然无

论如何用力都只能让欧布感觉到刺激的舒服触感。

「啊……塔芭莎酱的美脚踩得真舒服呢,丝袜的质量也很好……看来塔芭莎

酱为了做好足交也有买特别好的丝袜呢。」

「这不是当然的嘛,塔芭莎可是女王的继承人【好文】【零之使魔:白丝榨汁姬】(4)哦,但是其实一点也不想做女

王,做一个足交妓女才是塔芭莎最喜欢做的嘛。」

眼带痛苦,虽然面带微笑而且温柔地和对方搭话,塔芭莎的眼底已经充满了

愤怒和悲哀。

「啊,那我让塔芭莎酱做魅惑妖精的头牌就对了嘛,因为塔芭莎最喜欢做妓

女了对吧。」

「对呀……真是要谢谢客人了呢……哎呀怎么还不出来……踩死你哦……」

可爱地撅起了嘴,塔芭莎完全不能阻止自己和真正的妓女一样对着面前的「

嫖客」闲聊,只能报复一般突然地加大脚上踩踏的力度,小小的脚趾也蜷缩起来

扭动按压起肉棒上面的青筋,然而自己小小的丝足只能给对方带来按摩的快感。

「啊……啊……我不行了……射了喔喔喔……」

「射到塔芭莎的脚上吧,塔芭莎最喜欢穿有精液的丝袜了呢……」

颤抖着说出了自己百般不情愿说出的话,塔芭莎的身体却兴奋地加大了撸动

的速度,一只脚还夹着肉袋微微用力,终于压榨出了鸡鸡里面的第一波精液,仿

佛喷泉一般,白浊的精液噗噗噗地喷到了半空中,然后斑驳地散落在塔芭莎的脚

背以及小腿上。

闻着空气中的难闻腥臭,塔芭莎嘴里却兴奋地说着「哎呀终于挤出了塔芭莎

最喜欢的精液了呢。」

「既然喜欢,塔芭莎酱就好好吃下去吧。」

听到欧布的话,塔芭莎身体一抖,想要痛骂出声的话却变成了:

「哎呀客人真懂塔芭莎的心呢,其实塔芭莎早就想吃掉精液了呢。」

然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把丝足伸到了自己的嘴边,像是小猫舔着水

一般不断伸出舌头把浓稠的精液全部吃进肚子里。期间塔芭莎好几次都想要呕吐

出来,身体都因为生理性的厌恶而发起抖,但是自己无数次强迫自己冷静,还是

乖乖吃光了腿上的精液。

「啊啦,既然玩累了,塔芭莎酱,我们还是一起洗个澡吧。」

「是,是的客人。」

擦了擦嘴角白色的痕迹,塔芭莎忍耐着口腔里面的腥味和作呕感用热情【好文】【零之使魔:白丝榨汁姬】(4)的声

音回应。

在主动脱光衣服以后,塔芭莎难为情地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三点。

即使自己已经不干净了,但是还是会本能地露出羞怯的一面。

「哎呀,塔芭莎酱,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你不是妓女吗?」

「说,说的也是呢。」

被对方一暗示,塔芭莎只能颓然地放开了手,让自己微凸的胸部和下体鲜艳

的花瓣露出给欧布看个清楚。

水放好了后,欧布就抱着忸怩的塔芭莎泡进了热水里,而且因为对方身材娇

小就直接把她放在自己腿上,少女可爱的嫩臀坐在欧布的肉棒上被顶的十分不舒

服,还微微地扭动着。

「咿……客人……你……你的鸡鸡……在顶着我啊……」

肉棒滑进了两腿间,龟头摩擦着阴户的刺激感让塔芭莎忍不住颤声叫了出来,

而且更让她恐惧的是自己的子宫已经开始被挑逗的蠢蠢欲动,从深处渗出了黏糊

的液体了,要不是泡在水里,她一定会羞死的。

「啊……是啊……塔芭莎的小屁股压得我很舒服,大腿也夹得肉棒很舒服呢,

作为奖励就稍微让你「自由发言」好了。」

在欧布说完后,塔芭莎就觉得身体一松,仿佛心灵被打开了什么枷锁一般,

似乎可以自由行动和说话了,于是少女一边吐出一口气一边羞愤地扭动起身体。

「啊……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放开我……」

「怎么?你难道还想继续用风俗女的态度对我吗?」

欧布此言一出,塔芭莎顿时僵住了,在肩膀一阵发抖后,终于带着畏缩慢慢

靠进欧布的胸膛,一副任人鱼肉的样子。

「嘻嘻,这才乖嘛~ 」

欧布一边贪婪地凑到塔芭莎的后颈享受着少女的芳香,一边把手拂过小腹的

芳草地,来到被水泡地晶莹剔透的阴唇,手指一分把花穴撑开了个小口。

「咿咿……你……你想干什么……」

顺着手指欧布感觉到了塔芭莎的花穴瞬间颤抖并抽搐了一下,随着自己打开

了一个小口,一股热热的水流从里面溢了出来。

「塔芭莎的小穴真柔软啊,完全不像被很多客人干过的样子呢~ 」

「我……我有给客人戴套的……不算的……」

一想到自己讨厌的回忆,塔芭莎只能心虚地否认。

但是随着对方的挑逗,塔芭莎明显感觉到阴道开始兴奋的蠢蠢欲动,被干了

无数次的肉壁已经期待着新的奸淫,无视主人意志地蠕动并分泌出爱液。

「哦?不过我干你的时候可是无套呢,也就是说只有我算喽?」

「才不是……啊……你不要太过分了……」

感觉到欧布的手指往自己的阴道里面入侵,塔芭莎难为情地夹紧了水中的双

腿,想要夹住他的手来阻止他的侵犯。但是欧布注意到自己的肉棒被紧紧夹住,

索性一边用手指抠挖塔芭莎的肉穴,一边上上下下地抬着屁股,仿佛在奸淫塔芭

莎的大腿一样。

「啊……你干什么……不要……嗯……啊……」

敏感带被刺激着,塔芭莎开始惊慌地挣扎,但是欧布一句「不要动好吗」就

让她乖乖地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只能发出娇喘和妩媚的呻吟声,水中的大腿也夹着

肉棒上上下下摩擦,如花绽放的肉穴口一张一合地吸吮着欧布的手指。

「嘻嘻,塔芭莎的大腿也很好干呢~ 」

「不要……啊……嗯……好舒服……嗯……」

浑身上下被异样的快感入侵,塔芭莎红着脸开始轻微的淫叫起来。

「咿?为什么被我强奸大腿也会淫叫呢,难道塔芭莎真的想要当妓女?」

「谁想要……啊……不要……嗯……」

「喔喔你夹得好紧啊……」

「嗯嗯……啊……不要说了……去了……嗯嗯啊啊啊!!!!」

汹涌的淫液开始从蠢蠢欲动的子宫深处喷出,混进了清澈的浴缸里面,塔芭

莎只能一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想在这个人面前暴露自己高潮的事实,一边死命

的夹紧双腿。

这幅可爱的样子被欧布看在眼里,他也不再忍耐,尽情松开自己的精关。

「喔喔喔好紧好紧~~射了射了~~」

欧布叹息着,肉棒一阵一阵地跳动,从马眼里面喷出一大股精液,刚好喷到

了塔芭莎的小腹上面,再顺着水流和塔芭莎花穴口的爱液紧紧地混合到了一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