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乱伦文学

【好文】【乱缘】(七)

2022-06-22 来源:

【乱缘】(七)

知晓(下)

「啊!!!!豪儿!豪儿!娘亲,娘亲去了!!去了!!!!~ 啊!!…

…啊……」

随着男孩的奋力一波推送,妇人双目翻白,唾液横溅,那呻吟之声变得更像

放浪的嘶吼,两人性器交融之地的金光开始通透妇人和男孩的身体,令司马玉惊

讶的是,两人的胴体在那奇怪的光芒下,血管筋络肉眼即见。

「当!……当!……当!……当!……」圣律的长鸣再次回响在司马玉的耳

旁,司马玉本以为父亲已经泄身了,没想到那美人椅子又被司马豪震得「吱呀吱

呀」的狂响。

那金光刺眼又夺目,光芒便随着一下又一下的钟鸣越来越强烈,只见妇人开

始通身颤抖起来,那臀上与腰间的丰满随之翻起水嫩肥滑的肉浪,那两个硕大的

双峰也随着交合的光芒夸张的飞舞,她的一对玉腿更是若贪食的虎口死命的咬住

男孩健硕的腰肌,仿佛要将男孩的身体吃掉一般,而男孩狂热的飞舞则好似要回

归自己的生命之初。

「豪儿……啊!!娘……!啊!!啊!!娘要被你……弄死了!!!要死了!!

啊!!啊!!啊……!!啊!!!」

妇人扭摆着,嘶吼着,香舌若藤蔓吐纳,津水更是附着舌尖不知廉耻的甩射,

被少年梅开几度,那母性的矜持和贤良已沦陷为野兽般的肉欲与呼唤,司马玉惊

叹着,不由得想起即便是书中描绘的荡妇淫娃,也没有她这般畜性似的浪吟之声,

只听得妇人的浪呼若山崖间换春的猿畜,在庙堂间回荡贯彻。

「娘……我好喜欢你……喜欢死你了……娘亲!!娘亲!!!唔……唔!!」

少年内心的情怀也被彻底激发了出来,那腰肌的起伏快得让司马玉看不清,

交合之处的淫靡之声飞速又沉重,妇人胯间喷涌出淫荡的交合之液在两人通透的

光辉下显得几分炫目美妙,少年无限的透支着自己的肉体,随着阴阳交合的节律

加快,两人的光芒交融了起来。

「豪尔,娘上天了……啊,上天啦……「

「娘亲,唔……唔!!!唔……」

极限的抽动后,男孩的身体又一次的僵直了,全身的肌肉夸张的拧紧了起来,

接着一阵痉挛似的抽搐,那阴阳交融之光立马从两人身体里迸发了出来,竟然照

耀了整个寺庙厅堂!

「啪!」的一声,他又全力挺进了一下,厅堂的地板竟然随之一颤,那结实

的美人椅竟然被冲散了架,一波无形的气力随着交合之光从两人的身体里向外迸

发开来。

强光伤目,司马玉伸手遮起眼睛,只见两具交合的胴体在一片辉光里腾空了

起来!

「叮……叮……叮……叮……」远处,还是少女的月香闭着双眼又奏起另一

段钟律。

「佛若为治,般若为灵,欲浆而腾,不献则鸣………」那一阵阵阿弥陀佛的

僧侣们也改口了,只听得他们众口齐诵另一段不为司马玉所知的奇经怪文。

司马玉看得发呆,只见少年与妇人在空中四目相对继而徐徐旋转,光晕回绕

在他们身旁,形成一缕一缕金色的光柱在他们的通身穿梭。

「啊……真的…真的上天了。」年少的司马豪一边随着旋转借力运腰,一边

绷起紧致的臀部,那身体不知疲倦的挺动在妇人的胯间。

「恩……豪尔……我的好孩儿……啊……啊……」妇人双腿大开,紧抓着少

年的脖子,随着飞旋的光芒配合着少年的挺进。

炫光夺目,两人在空中盘旋摇动着,少年的抽送附和着钟率加快,司马玉抬

头仰望着这春景,只见那腥浑的黏液若雨点一般喷洒出,随着那旋转之力降临于

地板。

「娘亲…。啊……唔……啊……我…好像又要…。不行啦……唔……」

只见几十下轮回的盘旋后少年已是满头大汗,年少的司马豪虽身体健硕,可

毕竟是与自己的娘亲初次行房,更是几经泄身,此时又是要丢亏谢甲了。

「豪尔,别紧张…。又不是第一次了…。」

果然是妇人经验老道,只见她那双玉腿柔柔的抬起,左腿侧倒在少年腰间,

右腿绷直起来,那双素手滑下脖子拉向少年的臂膀,胯间肥厚的鲍鱼随着她的肉

臀在少年的抽动里寻着空隙扭摆,整个姿态恍若是在迎接着少年最后一次的怒放。

「唔……啊!……」司马豪咬着牙关仰头长嚎,给了妇人最后一下的挺进,

那结实的臂膀死死的捆住妇人的腰肢。

「唔…。」妇人胯间一阵紧缩,貌似感受到了司马豪下体迸发出来的琼浆,

她搂着爱儿的臂膀,依依然与他盘绕在空中,若恋人般合而不舍离。

只见司马豪脖子上爆出的青筋缓缓的经松弛下去,那一圈一圈环绕在两人胴

体周围的光芒又开始跳跃起来,一束一束的划过两人的肌肤,然后停滞不前,好

像是在向两人的身体里回归一般,司马玉看去,只见那母【好文】【乱缘】(七)子两像快破茧成蝶的虫

儿一般被光线缠绕起来,那一束接一束的光芒钻进二人的体内,与他们合为一体。

「娘,这………」

「傻孩儿……神功要成了……抱着娘,抱着娘就好…」妇人一边流着泪一边

嘴角挂起笑意,好像在为爱子喜极而泣,又好像在为与爱子做着这大逆不道之事

而忏悔。

「当……当……当……」钟声变缓,僧侣们的吟唱也逐渐消失,随着那诡异

的光盲在二人体内消失变弱,妇人与少年才随之逐渐盘旋缓落到地面。

年少的司马豪踹着疲惫的粗气依依不舍般抽离出美妇的身体,那具还略显挺

立的阳具一拔出,粘着满是那粘稠的晶莹,司马玉再看佛堂的地板上已经是画满

了湿滑的一片片地图,不知汗水,还是津液,亦或是那淫靡的阴阳之水。

为了少年,妇人不但透支了全部体力,更是透支全部的廉耻,此时的她像脑

子里一片空白一般瘫软在地板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浑身无力动弹。

司马玉像到妇人的年纪看起来比月香更长,身子骨更是被少年如此一般翻江

倒海的折腾摆弄,肯定是元气大损了。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司马玉隔着时光的门槛,想到月香身为人母却

能抛开世俗伦理与他行夫妻之礼,不由得在一旁由衷的感叹。

他再看着地下躺着的美妇,却不见她得身体有任何异样:除了不见得刚才少

年猛烈抓过得爪痕,她那肥嫩的胴体竟然透出了几分若少女般水嫩的殷红。

「娘…。对不起…。」少年细心的扶起妇人,给她披上了衣物,眼里一股子

心疼与愧疚。

「豪尔…。站起来给娘看看……」妇人扶着少年的脸颊细语凝噎连说话都些

许费力。

「娘…我好像变壮了呢…」

少年站【好文】【乱缘】(七)起身来,只见刚那具略显瘦小的躯体在那交合的金光包裹之后完全变

了一个模子,那凸显结实的胸膛,成块的虎腰,那根还不知疲倦为何物的青涩巨

蟒,若钢筋锤炼的大腿…。那身体的线条刚猛成块,再配上少年俊美的外貌,果

真是个刚脱去青涩又不太成熟的美男子。

「娘…。怎么这还在发光……」年少的司马豪抬起手臂,却见淡淡的弱光。

「是啊,怎么我不会呢…。」司马玉更好奇的是为什么和月香交合后自己只

是变得更强壮,而那神奇的佛光却没有出现过。

「神功快成了…。本国有救了…。」妇人撑扶着地板想瘫起身来,却使不上

力气,一下子侧身倒了下去,看来的确是虚弱得厉害。

「娘!你怎么了娘?」他急忙扶起瘫软的妇人。

「没事…。娘只是有些个累…并无大碍…。」只见妇人微开艳唇微微的娇喘,

美目半合。

「豪尔,站起身来…。还有一道仪式尚未完成呢……」妇人气弱声小,听得

连司马玉都一阵心软。

「娘……。算了吧,今天您已如此受累了……」

「豪尔,再一会儿就好了…。」

司马豪搭起妇人的手腕,想扶她起来,哪知妇人身子一滑小鸟依人般倒在他

怀里。

「娘…。还要做什么?」司马豪不解。

妇人挥手拨了拨散乱的发髻,接着扶起了司马豪疲软下得阳具。

「娘………唔……?!」

还未等司马豪反应过来,妇人便已吐出丁香小舌,给了爱儿的龙头一记百褶

缠绕的见面礼,只是轻轻的一下,便弄得那瘫软的阳具再次挺立。

接着,妇人打开了红唇,螓首一沉,将司马豪的全部收于唇内。

「娘…。别…。别这样…。啊……」司马豪一下被弄得欲仙欲死,双腿微微

发颤,一旁的司马玉看得一愣,不知为何妇人出此举动,难道又与所谓「神功」

有所联系?

来不及司马玉思索,年少的司马豪胯下又迸发出了一道金光!

「难道如此这般便能练成神功?」司马玉灵光一闪,却见眼前二人的形状开

始松散,整个庙宇厅堂也开始变得模糊。

「啊……娘亲…。我又要……又要去了……」

司马玉听到那个模糊的光影发出最后一丝言语后,只见那两具胴体和整个环

境又化作无数金光将他包围起来,光栅飞速向前,司马玉只觉得头疼欲裂,浑身

乏力,还没等弄明白怎么回事时,司马玉眼前一阵黑,便晕倒在那一片辉光逃逸

的黑暗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