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好文】【七彩玫瑰 第二部—女子仪仗队】(4)

2022-06-22 来源:

【七彩玫瑰 第二部—女子仪仗队】(4)

绳索加身的白玉玫瑰安奉琼被几个佣兵推推搡搡押着往前走,在经过被两个

打手反架着双臂的李翎羽面前时,两个沦为阶下囚的冷艳美女对视一眼都痛苦的

低下了头,谁也没有说什么。安奉琼心中凄苦,来救人的巾帼反倒成了俘虏,自

己和师姐的命运现在就要由别人掌控了。

「快点走,别磨磨蹭蹭的,不然把你的骚蹄子砍下来。」汉尼拔一枪托打在

安奉琼浑圆的屁股上,像驱赶牲口一样蛮横。傲娇的玉体晃了晃,被股绳勒过的

下体一阵麻痒酥软的感觉传来。高傲的美人羞耻的迈动秀足,加快了脚步,两人

被一前一后的押走了。

娱乐宫的后院有几栋独立的小楼,其中专门设有一间宽敞的调教室,这个调

教女人的屋子可是娱乐宫的特色。在娱乐宫里,刚弄来的女人们都要在这里调弄

好了再弄到前面去【好文】【七彩玫瑰 第二部—女子仪仗队】(4)伺候客人。经过多年的经营调教室里收拾女人的东西可谓应有

尽有,围着四周的一圈墙壁摆着各种大小的刑架和拷问工具,旁边的柜子里放着

不同型号的假阳具,贞操带,每个上面都布满了坚硬的暗色颗粒,看着就让人不

寒而栗。

旁边的架子上挂着长短不一的鞭子,从布满花纹的蛇皮鞭到宽宽的牛皮板带,

各种类型的拷问鞭依次陈列着。一个熄灭的火炉上插着几把乌黑的铁条,一条长

长的条凳边上摆放着一摞厚厚的青砖。刑讯调教室里还有着一台小型发电机,机

器两边冰冷的夹子可以随时给不听话的女奴过过电。

今天调教室里格外热闹,挤进了不少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狂躁的冲动欲望,

好在刑讯调教室确实足够宽敞,大家各局一方全都不做声。卡恩,汉尼拔,四少

和娱乐宫的人都翘首以待,他们当然都要好好玩玩费尽力气抓到的这两个绝色的

天仙。

「把两个女俘虏押上来。」一声叫喊。走道里由远及近传来哗啦哗啦的清脆

脚镣拖地声,李翎羽和安奉琼被一前一后推进了灯火通明的房间。女俘安奉琼轻

轻的抬眼观瞧,卡恩怒气冲冲的坐在正中的椅子上,两手互相扶着放在胸前,被

安奉琼伤了的双手,虽然经过短暂的治疗可还是隐隐的作痛。

卡恩的旁边坐着一脸淫笑的李飞,其他三少随着李飞都翘着二郎腿放肆的打

量着两个悲惨的女俘,刘猛还是惊魂未定的坐在一边,看着安奉琼的眼神隐隐有

些后怕与狠毒,刚才李飞公开表示要拿安奉琼狠狠的给刘猛出气压惊。

众人色眯眯的看着被押进来的两个女俘,二女挺拔的上身都被韧性十足的绑

绳狠狠的五花大绑起来,美人的双臂一律被绳子反拢在背后紧紧缚住,安奉琼被

后手高吊的双臂已经放低了很多,他们还不想现在就废了绝色的安大美人。

二女绳镣下的明艳身子无奈的微微扭动着,表现的既娇弱又毫无反抗之力。

往下看,二女可爱的脚腕上全都锁着泛着寒光的刚硬脚镣,这也宣告了二女阶下

囚的身份,脚镣下是裹着四只可爱柔美玲珑女袜的娇俏玉足,干净清爽的小袜子

直接踩在乌黑的水泥地,看上去莹莹弱弱,楚楚可怜。

两个女俘的鞋子在押来之前就被统一扒掉了,因为娱乐宫的女奴进调教室是

不许穿鞋的,娱乐宫的刑讯专家认为没有鞋子的安全保护,把柔嫩的脚掌暴露在

恐怖的环境中的女人会表现的更脆弱一些,只穿袜子在一群男人面前示众也是对

女奴心里的很好打击。安奉琼和李翎羽的脚上就只剩下了两双白蓝相间的女士条

纹棉线短袜,紧俏的袜边勾勒出二女诱人的脚型,好像一对出水的白莲花。因为

没有鞋子,二女有意的点起了脚尖踩在石地上,蹦蹦跳跳的向前挪动着。

女俘裹着蓝色线条短袜的纤细脚腕上都被邪恶的打上了一副冰凉的铁脚镣,

脚镣之间的链子只有不到一尺长,这是安奉琼和李翎羽第一次被带上镣铐,刚才

戴镣时免不了要对美人美足进行一番轻薄羞辱的玩弄。拖着脚镣的双足此时也变

得无比沉重,对心理的打击更是难捱,锁着脚镣的白玉玫瑰羞耻的慢慢体味着女

俘的凄惨心境。而且铁脚镣彻底把两双凌厉的致命美腿变成了男人眼中的性感玩

物。在哗啦,哗啦的镣铐声中二女被迫迈着杂乱的小步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安奉琼李翎羽并排站定,二女虽知道今晚在这里必将无比的屈辱,可是也不

愿屈服于禽兽的淫威,绳镣之下的英武玉体都高高的挺拔着身姿,仰着下颚平静

的看着这一群跃跃欲动的禽兽。四少看到两位美人故作冰冷高傲的窘态,淫笑着

吹起了流氓的口哨,屋子里几双恶毒的狼眼在女俘的身上上下打量,左边的李翎

羽身材娇小动人,脸庞圆润,生了一双剑眉,眼角上挑,五官秀美中透着一股巾

帼英气,从结实健美的身子可以看出此女有着不错的功夫,是个百里挑一的美女。

可是大部分禽兽的目光都集中在右面的女俘安奉琼身上,白玉玫瑰虽被绑绳

淫邪的反剪双臂,紧缚着凹凸有致的性感娇躯,打手也故意用胸前的两道绳子把

奉琼的一对肉球隔着薄薄的衣服勒的波涛汹涌。可是即使绳索加身,满脸尘土,

也难掩安美人天生的清丽绝尘的气质,绳索的束缚反倒让安奉琼多了一种独特的

诱惑。

再看到安奉琼高挑骨感的身材和绝对黄金比例的身段,加上冷艳的面容和精

巧秀美的五官,屋里的男人胯下同时举枪敬礼。而且七彩玫瑰的女社长目光平静

如水,脸色不悲不喜,一副听天由命的圣洁样子更是在气势上把这群恶魔挑动的

狂躁不已,再连想到这个女人的傲人身手,每个男人都有把她压在身下好好肏弄

一番的冲动,在床上征服这样的极品女神想一想就让人血脉沸腾。

「二位女士远来是客啊,夜入娱乐宫欲有何求,没关系,我们一样一样的问,

慢慢的聊。既然请到了这,那两位美人就按娱乐宫的规矩来吧,怎么样。」一声

冷笑,坐在正中的卡恩首先发话,安奉琼和李翎羽微微一仰头一言不发静等处置。

「好,有性格,赶来这里撒野果然有点胆子,那就先伺候二位舒服舒服我们再接

着聊聊。」

卡恩一摆手,打手一提二女背后的麻绳,「老实点,自己走过去,妈的,别

让哥哥们费事。」又推又踢的把安奉琼和李翎羽押到了房间角落的电刑机器面前。

在娱乐宫的女人第一次进调教室,按规矩什么不问首先过过电,因为过完电的女

奴全都顺服无比,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后面娱乐宫想怎么拾掇就怎么拾掇。

安奉琼和李翎羽看着面前一人多高黑乎乎的发电机心里一阵抽搐,心中明白

自己要在电流下起舞了。两人互相看了看,轻轻的抿了抿干干的香唇,做好了熬

刑的准备。打手绝不废话,扯过电线,把冰凉的金属夹子直接夹到二女背在背后

裸露的莹白小臂上。

几个铁夹子连到安奉琼和李翎羽的身上,二女接着被按坐在电刑椅上,身子

被皮带死死的固定住,一条皮带勒住美人雪白的脖子,二女弓着上身被迫扬起脸

庞供满屋子的人观赏,摆出一副可怜的受刑模样。准备完毕,有人转动摇杆,老

旧的发电机传出兹拉兹拉的电流声。「呃,呃呃,呃,啊···!」只见坐在一

起的安奉琼和李翎羽身子瞬间同时绷了起来,性感的娇躯突突突的小幅震颤着,

美人的俏脸上血色褪尽变成瘆人的一片惨白,顺着额头豆大的汗珠子滴滴答答的

淌了下来。

电刑之下捆坐在椅子上的安奉琼感觉身体里万蚁钻心,这是安大美人第一次

被过电折磨,安奉琼原来知道电刑的残酷,电流经过身体所带来的撕裂感觉依靠

坚强的意志也无法控制,而且美女的心脏在电流的作用下急剧的抽搐起来,安奉

琼感觉自己仿佛在鬼门关前徘徊。

强悍的电流传导过来,好像四肢百骸全都酥碎了一般,安奉琼眼前金星乱冒,

整齐的银牙咯咯的碰在一起打颤。奉琼的心脏感觉已经停止了跳动,只剩下心腔

血液的抽搐。隐约听到有人问到:「小姐,滋味怎么样啊,这是只给你提提神,

今晚还长着呢,想想自己的处境吧,呵呵。」奉琼全力控制着自己,「畜生,别

妄想了,有什么就来吧,嗯嗯,呃呃呃。」不知过了多久,电流终于缓缓退去了,

安奉琼弱弱的吐出一口气,看着自己伏在发电机面前颤抖的身体,旁边的师姐也

同样的抽搐着。

打手把美人双臂上的金属夹子依次摘走了,接着用手去提瘫软在椅子上的二

女,虚弱的安奉琼厌恶的扭动着肩膀,「别碰我,畜生,拿开你的脏手,我自己

有腿。」说着忍着电流过后的麻木,颤巍巍的挣扎着站了起来。两条修长柔韧的

美腿向内弯着,支撑着麻木的身体晃了又晃。

「卑鄙小儿,有本事电死你姑奶奶,这算什么,挠痒痒。」旁边的李翎羽也

愤怒的从椅子上爬了起来,和师妹一样怒目而视。娱乐宫的人这还是第一次看到

有人过了电后能自己坚强的站着,暗暗倒抽了口冷气,今晚可是一场硬仗啊,这

两个天仙不是凡人,不是凡人。电刑已毕,卡恩阴笑一声,安奉琼和李翎羽再次

被押到了刑讯室的中央。

「跪下,小婊子老老实实下跪低头。」有人喝到,安奉琼和李翎羽傲娇冷傲

的转过头去,不想受这样的屈辱。「呵呵,投降时表现得挺下贱,到了现在又摆

起小姐的臭架子来了,一会就让你们知道到了这的女人是什么下贱的东西。」汉

尼拔讥讽着,「看来刚才过电还是不痛快啊,接着给二位女士梳梳骨头吧。」

咣咣两脚,二女身后监押的打手抡起大腿狠狠的踢在二女挺直的腿弯上,

「呃··呃,」二女经受过电流摧残的身子痛苦的晃了几下,坚强的站住了,对

着众人愤恨的怒视着,红红的美目里仿佛要喷出噬人的怒火。「小婊子挺硬的啊,

给她们上点家伙。」有佣兵拿来粗粗的大木棍子,站在身后咣咣照着美女圆润纤

细腿弯又是两下,「啊,」安奉琼和李翎羽身子痛苦的扭动着,两腿一松,膝盖

无力的弯到了地面上,后面的打手跟上补了几脚,二女被迫叉着腿含羞忍辱的跪

在了众人面前。

看到两朵娇美的鲜花反剪双臂跪在了房间中央,卡恩示意审讯正式开始,当

然先由冷酷的汉尼拔主持这次的审讯。佣兵副首领汉尼拔也是头一次经手如此美

貌的女俘,尤其是白玉玫瑰安奉琼绳镣之下的楚楚风情,更是让汉尼拔欲火高涨,

想立即就把这个醉人的女俘扑到身下肆意的享用,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谁也不能表

现的操之过急,汉尼拔稳了稳心神,冷酷的喝问道:「你们两个人的name,

age,job,为什么来娱乐宫,知道什么说什么,老实说吧,别让我们费劲

了,快说。」

安奉琼和李翎羽咬了咬银牙,把一对冷艳的美目挑向天花板,高高扬起头,

谁也不理睬汉尼拔的问话,沉默对抗。「我劝你们知道什么说什么,老实交代,

就留下你们两条狗命伺候男人。不说,那就不好办了,兄弟们要是一生气把你们

两个统统活活埋了。」安奉琼挑了挑修长的黛眉,冷哼一声,对视着汉尼拔的狼

眼清冷的回道:「你想知道什么啊?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又何必问我们。杀了我,

我求之不得,你舍得吗。」

舍得不舍得,如此尤物没享用一番就弄死当然不舍得了,汉尼拔没想到面前

静美的女俘虏居然敢这样挑逗自己,第一次遇到如此凌厉的猎物,居然敢挑衅审

讯师。老练的汉尼拔也火气上撞,暴虐的搓着手。一旁的张狼恶狠狠的说道:

「汉尼拔先生,这两个小妞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我说也别审了,咱们大家直接

扒了她们俩,肏个痛快吧,让她们知道女人是干什么用的。」

四少的大哥李飞知道色中饿鬼张狼闻着飘香的美肉味道早就忍不住了,看着

张狼色急的穷酸样子不满的说道:「张狼,坐一边去,这是汉尼拔先生的事情,

咱们就看戏吧,汉尼拔先生是什么人物,还收拾不了这两个小雏吗,别乱说话,

让人笑话。」张狼看到大哥李飞发话了,讪讪的退到一边。卡恩听到李飞不阴不

阳的腔调,知道四少这帮羊羔子想看佣兵团的笑话。

汉尼拔吩咐手下拿来两条薄薄的长条竹片子,又把从安奉琼和李翎羽脚上扒

下来的两双臭鞋子拿了过来,汉尼拔手里玩弄着安奉琼刚才一直穿在脚上的薄底

白鞋子,把鞋子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嗅,干爽的鞋款里只有一股淡不可闻的冰冷清

香,安奉琼运动了这么久,脚韵居然如此清淡,这双美足不一般,不一般。

汉尼拔看着二女洁白光滑的粉嫩脸颊说道:「两位女士如此强硬,就别怪我

汉尼拔辣手摧花了,先给两位美女掌掌嘴,按摩按摩小脚,刘猛少爷,你来动手

吧,这个婊子刚才得罪了少爷,现在好好的出出气。」汉尼拔说着把安奉琼的一

双大号平底鞋递给了刘猛。刘猛眼睛放光,恶毒的盯着跪在众人面前,刚才居然

敢拿自己当人质的空灵美人。接过白玉玫瑰的香鞋子,也放到鼻子底下轻轻嗅了

一下,安奉琼的袜韵确实清淡的难以想象,刘猛只感到一股淡淡的皮革味混杂着

若有若无的白玉玫瑰清雅细腻的冰滑脚香。

刘猛大步走到安奉琼面前,用左手的鞋尖挑起美人尖尖的下颚,安奉琼仰着

脸轻蔑的看着这个弱智的草包。「妈的,臭婊子,敢拿你刘猛爷爷当人质,吃了

熊心豹子胆了。」赵熊咳嗦了一声。「我废了你,我揍死你,臭婊子,一会你刘

爷爷不把你肏哭不算完。」刘猛接着咆哮着。

啪的一声,刘猛右手的鞋底狠狠的抽在安奉琼白玉般光滑的脸颊上,「呃·

·」安奉琼的脸被抽得扭向一边,一道红红的鞋印子浮现在美人白釉一样的面颊

上。被自己脚上刚扒下来的臭鞋子狠狠的扇打脸颊,而且还要时不时感受自己鞋

子中的独特脚韵,实在是屈辱无比,安奉琼羞臊的知道这就是美丽女俘的悲惨命

运,这群畜生是一定要把自己作为女人的所有自尊彻底粉碎的。

「打吧,想出气就打啊,技不如人,活该。」安奉琼和李翎羽嘴角一扬,忍

着羞耻的泪水闭上了眼睛。啪啪啪,「让你勒我脖子,让你拿我当人质,你还想

弄死我,现在怎么样,打死你这个臭婊子。」刘猛一边狠狠的抽打一边咒骂着,

两只沾满了尘土的鞋底左右开工,反复抽打在跪地女俘的精致面颊上,安奉琼两

片脸颊一会就被打的红肿了一寸,白皙的脸颊上好像涂上了一片诱人的腮红。

旁边跪着的特种兵大队长李翎羽也被自己的一双棕色的短腰皮靴子伺候着,

短腰靴子是硬邦邦的小牛皮底,可以说是特种兵的标准装备,虽然非常捂脚,可

是李翎羽每逢有任何行动都穿着。一个打手抓着两个厚厚的鞋帮,用皮靴子硬硬

的牛皮鞋底狠狠的抽打着李翎羽圆圆的脸蛋,啪,「啊!Fuck,fuck,

妈的,接着来啊,啊。」李翎羽被抽的嘴角开裂,牙齿都感觉松动了。牛皮底比

安奉琼的薄薄平底鞋底要硬的多,鞋底打在圆润的脸蛋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一会

李翎羽的嘴角就淌出了鲜红的血液。

同时身后的打手抓住跪着的二女压在屁股底下的小脚,向后一拽,不由分说

的把沾满了脚汗的脏脏的白棉袜子从玉足上剥了下来,打手淫荡的拿到鼻子底下

嗅了嗅,李翎羽点缀着红色小点的袜子传出一股潮卤的脚汗味,安奉琼蓝白条纹

相间的棉短袜却是清淡干爽的沁人心脾。扒去了袜子安奉琼和李翎羽彻底赤裸了

雪白的小嫩脚,不停挣动的雪嫩的脚底板无奈的展示给了身后的饿狼们。

两个打手接过又窄又薄的青色竹板子,站在安奉琼身后的打手先促狭的用尖

利的竹面在安奉琼雪莲一样的美足底磨蹭了几下,让女俘的敏感脚底彻底感受冰

凉坚硬的竹片,被脚镣束缚的玉足无处可躲,安奉琼紧张的用力绷紧双脚,五只

珠圆玉润的玉趾恐惧的像小猫爪子一样蜷缩起来,雪嫩的肉足不自觉的分泌出一

层冰凉滑腻的脚汗。

啪,窄长的竹板子平平的抽在雪嫩脚心的中央。「呃!无耻,这样对付女人。」

安奉琼脚底痛的并出了眼泪,「美女,无耻的还在后面了,你慢慢受着吧。」啪

啪啪,清脆的竹板打在嫩肉上的声音,娇嫩的脚底马上肿起了一道道宽有一寸半

红肿的血印子,「啊,啊,好疼,啊!!」安奉琼无奈的叫出了声,清冷的嗓音

中夹杂着痛苦的悲鸣。

「你也知道疼,臭婊子,还以为你是铁做的呢。」刘猛狠狠的一鞋底抽在白

玉玫瑰已经红肿起来的脸颊上。「呃,你们有没有人性,这么对付女人,呃,住

手啊。」李翎羽愤恨的说道。安奉琼身后的大汉第一次料理如此冰雕玉啄的美足,

兴奋的竹板飞舞,清脆悦耳的板声中,安奉琼的白玉雪足像两只顽皮的小白兔一

样上下挣动,妄图躲过残忍的竹板,可是事与愿违,最终安奉琼洁白的两只嫩脚

板彻底被竹板打的红肿淤青,肿起来老高。

旁边的李翎羽也被同样的上面抽嘴巴,下面打脚板,二力夹攻下,李翎羽紧

闭着双眼,嘴里呜呜的低声叫着,委屈的发泄着身体的屈辱和疼痛。李翎羽脚掌

厚实多肉,竹板打下去肉浪滚滚声音沉闷。一板下去,李翎羽只能尖叫连连。

二女跪在刑房当众艰苦的挺刑,原来雪白的脸颊都被脏鞋底抽得好像涂了重

重的腮红,原本纤细的小足变得像个红红的小苹果。「跪直了,这就是给你们热

热身,不老实,后面有的是手段。」二女跪着的身子摇晃了几下又屈辱的直溜溜

跪住。已经拷打了二十多分钟,汉尼拔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停手,凄惨的二女喘

了口气,悲哀的看着一脸狰狞的汉尼拔。

「几位男士的手法,两位小姐还满意吧,我看还是主动说了吧,或者我们接

着往下玩,」安奉琼勉强张开肿胀的鲜红嘴角,「呃,无耻的贼子,别痴心妄想

了,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你看着办吧。」说的把头一横,凌然不惧。李翎羽也是

一样的一甩头,不愿看着禽兽们张狂的嘴脸。

「两位女士跪的差不多了,搀两位女士起来活动活动吧。」汉尼拔冷笑着说

道,屋子里头的男人发出一阵淫荡的哄笑,嘲弄二女跪地的顺服模样。安奉琼和

李翎羽怨毒的看着汉尼拔,身后的打手两个人一架安奉琼背在身后的双臂,轻灵

的身子被提了起来,「自己站直了,小脚踩地,腿不许打弯。」有人一踹安奉琼

的莹白小腿肚子,弯曲的小腿被迫打直,红肿的脚底踩到冰凉的地板上,「啊·

·!」安奉琼跳了起来,又红又肿的脚底板沾了地钻心的疼啊。

安奉琼蜷缩起双脚,试图靠挂在架着自己身体的人手中。「站好了,」两个

打手不吃这一套,拳打脚踢的让安美人跳着脚站在了地上,旁边的李翎羽也用同

样的方法站住,只见玉容凄惨的女俘的两只小脚的前脚尖有节奏的循环金鸡独立

的踩在地上,来缓解红肿脚底的疼痛,因为脚腕上被束缚了坚硬的脚镣的缘故,

两个女俘需要把自己美妙的脚尖绷成尖尖的弧形,有节奏的点着地,就好像赤脚

的色情芭蕾表演。

二女不断抬脚的窘态逗的满屋的禽兽哈哈大笑,肆意的羞辱二女,「没想到

两位都是芭蕾舞爱好者啊,」「给哥哥们跳一段脱衣舞吧,」「小骚脚不想踩地

想踩男人鸡巴了。」听着刺耳的羞辱,二女羞愧欲绝,娇嫩的脚底板想正常的站

在地上一会,可是红肿淤青的可爱脚底迫使安奉琼和李翎羽只能用双脚有节奏的

踢着羞臊的步点。

汉尼拔欣赏了一会二女的玉足表演,笑着说:「跳够了,给两个骚货上身的

绳子松开,吊到木架上去。」打手们架起两具颤抖的玉体,走向屋子北面的门字

型木架,安奉琼抬起低垂的美目,向前看了看,刑讯室的左面是一具乌黑色的门

字型木制刑架,横梁的挂钩上垂下来两条漆黑的尼龙绳,看来经常有女人被吊在

这上面受刑,自己就是下一个牺牲品。

打手开始一层层解开安奉琼上身密布的麻绳,从投降被俘到现在长时间的紧

密捆绑让安奉琼几乎感受不到反剪在身后的柔韧胳膊了,勒进下体的麻绳也把美

女侦探一张白纸的稚嫩性器官磨的又酸又疼,都快要滴出蜜汁了,安奉琼知道再

捆一会自己的双臂就要绑废了。

这时控制自己的身体的打手借着为美人松绑的机会,两只大手在勒的纤毫毕

现的胴体上肆意揩油,安奉琼撩人的身体上的沟沟坎坎都被猥琐的捋了一遍,胸

前的一对又弹又挺的饱满肉球被打手捏在手里弹弄把玩。这是安奉琼第一次被男

人玩球,D杯罩的乳房贵在圆润坚挺,没有一点下垂的痕迹。而且习武多年的奉

琼的胸肌非常的发达,一对坚挺的乳丘有着超凡的弹性感觉。贼手放肆的在美人

身上揩油,为了可以松绑,骄矜的白玉玫瑰没有反抗,沉默的忍受着,默默感觉

粗紧的麻绳一扣一扣的松开。

抽掉绳索,安奉琼咬牙试图活动一下背在身后的麻软双臂,「啊,慢一点,

要断了。」两个打手也同时把一对失血的藕臂撅回了身前。被松了绳子,二女麻

木的身子几乎瘫软在地板上,打手生拉硬拽,安奉琼和李翎羽酸软着身子挪到了

刑架底下,并腿站立在横梁之下,楚楚可怜的等着下一步的刑罚。

「把她们两个吊上去,」两个女俘纤细白嫩的手腕在身前交叉,横梁上垂下

来的绳子一圈圈捆住一对软绵绵的皓腕,绳子随着拉动高高的吊起,安奉琼和李

翎羽的双臂被迫举过头顶,直到二女的红底香莲抬起脚后跟,只有窄小的前脚掌

可以点在地面上,绳子才停止了拉动,二女踮着脚尖被迫舒展开身体吊了起来。

如此状态下,安奉琼杨柳一样的凄美身姿无助的展示给一众禽兽,好几双色

眯眯的眼睛盯着美人因为双臂高高吊起而更显挺拔的双峰吞着口水,缚手高吊的

安奉琼深深的低下红肿的俏脸来掩饰自己的耻辱羞态,旁边的师姐李翎羽杏目圆

睁毫不畏惧的对视着一群饿狼。

汉尼拔和卡恩一人提着一条缀满花纹的硬皮鞭来到二女身前,用坚硬的鞭梢

轻轻触碰着安奉琼和李翎羽有着夯实肌肉的漂亮小腹,让女俘好好的感受下拷问

鞭的特殊韧性。「二位女士,刚才就是给你们热热身,这条鞭子抽在身上可不好

受啊,怎么样,别嘴硬了,我也不想辣手摧花,弄坏了二位娇贵的身子,一鞭子

下去,如此细嫩的肌肤,啧啧···。」汉尼拔好整以暇的看着二女的反应。

安奉琼傲娇的抬起头来,黛眉微挑,冷冷的拒绝道:「我可没什么好说的,

落在你们手里,这副身子就任你们处置了,你要打就打吧,打成什么样就看你的

心情了,只是打坏了不要扫了你们的性。」说着挑了挑迷人的嘴角。李翎羽在一

边也高声喝道:「我们什么都不会说,你们随便吧,有本事给我们一个痛快的,

到了这我就没想活,垃圾,不得好死。」

听了这话,汉尼拔和卡恩恶狠狠的一笑,同时抡起了鞭子,鞭子传来刺刺的

破空之声,二人照着面前女俘高挺的饱满前胸就是一鞭。「啊!!」鞭子隔着薄

薄的T恤抽在肉球上,安奉琼和李翎羽发出女人特有的尖利惨叫,狰狞的皮鞭一

下就撕开了二女薄薄的长袖运动衫,鞭子直接在安奉琼冰润般光滑的前胸留下一

道醒目的血痕,如玉的肌肤残忍的绽开了一道鞭痕。

一鞭过后,不等安奉琼喘口气的功夫,汉尼拔手中的鞭子就没头没脑的抽了

下来,啪啪啪,「啊,啊,嗷,嗷!」安奉琼疼的叫的变声了。一鞭一鞭抽在美

人娇嫩的玉体上,「啊,住手啊,疼死了,啊!!」安奉琼轻薄的上衣被抽得如

蝴蝶一般片片飞舞,骨感的身子印上了横七竖八的残忍鞭痕,如玉的双峰被抽打

的弹跳不止。

「说不说,不说就活活抽死你,贱货。」阴狠的汉尼拔说着手腕一翻,一鞭

就隔着牛仔裤抽在安奉琼娇嫩的胯下,「啊,无耻的人渣。」安奉琼感到胯下火

辣辣的疼,两片娇弱的阴唇感觉仿佛要滴出血来了,原来被股绳磨弄的麻痒骚软

之感烟消云散,难道自己宝贵的阴穴要被抽坏了。

看到安美人疼的黛眉皱起,汉尼拔发狂的又是几鞭打在缚手高吊的女俘修长

的双腿上,啪,啪,啪,「啊,啊,畜生,住手啊,啊……!」安奉琼结实的淡

蓝色运动牛仔裤都被锋利的鞭梢割出几条长长的口子,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布满红

红的血痕。

酷刑之下,清冷高傲的安奉琼也不敢死撑下去了。「住手,住手啊,受不了

了,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是来救人的,你住手吧。」安奉琼带着哭腔对汉

尼拔求饶道。汉尼拔举起鞭子,逼视着快要崩溃的女俘,「想救什么人?说,不

说接着抽。」

趁着停手的间隙,安奉琼大口的喘着气,放松被狂暴摧残的玉体。听到问话,

奉琼悲惨的摇摇头,低下头又不在说话了,汉尼拔气得火冒三丈,「挺会说的啊,

尽说些没用的东西,小婊子敢耍我们,扒了你的皮。」啪啪啪,坚硬的鞭子接着

连续抽在安奉琼修长的美腿上,一鞭下去吊绑在刑架上的美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哭

号。「啊,住手,啊,受不了的,啊,疼啊,啊,打死我了,啊!!」一声声绝

望的惨叫,安奉琼吊在刑架上的婀娜身子被打的花枝乱颤,两腿有节奏的跳动着,

晶莹的眼泪顺着红得发紫的脸颊淌了下来。

一边的李翎羽也不好过,卡恩势大力沉的皮鞭反复抽打着娇小结实的捆吊女

体,皮鞭打在结实的肉体上,虽然隔着衣服,李翎羽还是发出一声声绝望无力的

惨叫,鞭打之间几次哀求卡恩放过自己,卡恩毫不理会的继续进行着残酷的鞭刑。

安奉琼在狂风暴雨的鞭影中,绝望的张开干裂的嘴唇,发出软弱的声音:

「呃··呃,真的受不了了,别打了,再打我的皮肤都打烂了,你想知道什么,

就是打死我,我也没法说啊。」看到安奉琼破碎的衣服下布满鞭痕的肌肤和憔悴

的神情,汉尼拔暴虐的停下了手,再打下去这个娇滴滴的美人的身子就废了,在

尽情享用之前他可不想毁坏了这个动人的尤物。

一旁的卡恩也停了手,李翎羽在无情地鞭打中已经昏死了过去,捆吊着的白

色肉体上满是横竖交错的血印子,小腹上的几道血痕直达女人下体的三角地带。

即使这样坚强的女军人也没有说出任何卡恩想要的信息。李翎羽的颔首无力的耸

拉在身子的一边,原来还算完整的衣服已经成了一条条的碎布,凌乱的挂在遍体

鳞伤的娇躯上。

看到抓来的两个俏佳人居然挺刑到现在,一直坐在旁边的座位上看着的李飞

慢悠悠的走到泄气的卡恩身边,带着讨人厌的讥讽笑容慢悠悠的说道:「二位怎

么了,问不出来什么吗。没关系,慢慢来嘛,这样的两个丫头片子二位先生还收

拾不了吗,可别辱没了黑箭佣兵团的名头。只是把这两只母狗的身子弄坏了,兄

弟们怎么玩啊,是不是,是不是。」

卡恩翻着白眼看着没事找事的李飞,没好气的说:「李公子,怎么你也想上

手,可以啊,直说嘛,下面就交给李大少了,我们也在一边学习学习。」李飞搓

着手:「学习不敢当,小弟到是愿意献上两手,管保轻轻松松让她们两个规规矩

矩的听话。说以来我和这位美女还有些渊源。」

汉尼拔没想到黄口小儿李飞敢大言不惭的如此贬损自己,居然敢夸下这个海

口,阴损的汉尼拔借坡下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我就要向李大少请教了,

一直听闻李公子对付女人很有一套,大家也想看看李公子的手段啊,只是你也不

要为了表演什么的就弄坏了这两个女人的身子。」李飞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那是自然,各位接下来就看小弟的手段吧。」看到李飞如此的轻蔑,汉尼拔和

卡恩不满的退到了一边,倒要看看膏粱竖子有什么能耐。

李飞吩咐打手把高吊在刑架横梁上的二女解了下来,捆着手腕的绳子刚一松

开,安奉琼和李翎羽遍体鳞伤的胴体就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几个打手过来,抄

起二女布满鞭痕的柔软胳膊,半拖半架把两具柔弱的女体弄到房间正中,二女被

押着再次跪在地上,饱经蹂躏的修长身子软软的直打晃,身后的打手需要架住二

女的肩头才稳住瘫软无力的玉体。

李飞走到双膝跪地的安奉琼面前,低下头看着安奉琼通红娇艳的脸颊说道:

「美人,何必如此执拗呢,他们都是粗人,真是暴敛天物,我和他们不一样,我

最是怜香惜玉,今天得见如此巾帼英雄,真是敬佩姑娘的武功与胆量,只要姑娘

给我们个明白的回答,我们一定待为上宾如何,美女,怎么样,你可不能自己耽

误自己啊。」安奉琼吃力的抬起头,看到面前换了一个表面斯文的C国人,脸上

挂着假惺惺的狡诈奸笑,一双泛着淫光的贼眼在安奉琼衣不掩体的胸脯上扫来扫

去。

站在远处的汉尼拔看到李飞极端做作的表现,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看的真是

令人作呕。刑伤遍【好文】【七彩玫瑰 第二部—女子仪仗队】(4)体的安美人平复着心情,缓了口气,安奉琼想了想轻轻地回答:

「不弃先生的怜爱,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啊,到了这一步,你到是要明白些什

么呢?」李飞两眼一亮:「女士只要把自己的身份,要救什么人,怎么知道的这

个地方都说清楚了,事情就好办了。」安奉琼黛眉一簇,挑逗的挑起俏皮的嘴角,

「我是谁不重要,来这里干什么,当然是救人啦,要救的是全部被你们拐来的女

人,来这,本姑娘就是随意来的,你想怎么样?我倒是要奉劝先生,人间正道是

沧桑,何必助纣为虐。」

听了安奉琼的回答,李飞气得一抖手,「小姐,可是把我的好话当成耳旁风

啊,敢教训我,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是谁吗?人心似铁非似铁,刑罚如

炉真如炉。美女要自爱啊。」奉琼轻挑秀眉,不卑不抗的说道:「何必虚情假意,

我又不是三岁的儿童,落到你们手里,有什么手段就尽管来吧。」说着头一仰不

再搭理李飞。

李飞气得七窍生烟:「好好好,敬酒不吃吃罚酒,美女要说咱们还挺有缘的。

来人,带进来。」李飞冲着门外吩咐一声。房门应声打开,一前一后低着头走进

来两个身穿骚气暴露的娱乐宫女奴装的柔弱女子,两人进了房门两腿一软直接一

前一后低着头老老实实的跪在了众人面前。

婉儿和陈瑾瑄早就被人带到了审讯室的门外候着,今夜婉儿立了大功,婉儿

的及时报告对抓获两个女人起了关键的作用。听了婉儿的叙述,李飞知道婉儿可

以作为一张关键的牌来对付安奉琼。李飞一摆手示意茫然的婉儿走到低着头跪着

的女人面前,用手一抓安奉琼的乌黑秀发,向后一拉,安奉琼吃痛扬起了一张艳

若桃花的绝美俏脸。

「看一看,认识她吗。」婉儿看了一眼,用力的点了点头,「女士,还记得

这个女人嘛?你们可是老相识了。」安奉琼拢目光,看了看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白

色吊带背心,超短裙和小白布鞋的娇小女孩,用一种刻骨铭心的目光怨毒的盯着

自己,奉琼心中疑惑,同是被男人蹂躏的女人,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愤恨。费力

的想了想,自己的记忆里没有这个角色的存在。

李飞冷笑了一声:「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帮美女回忆回忆,还记得天堂海

洋号赌船吗,咱们一起在贵宾厅玩牌,你抓了这位荷官小姐出千,我们兄弟托了

美女的福啊,才能玩到这个纯纯的小美人,大家没想到在这里又团圆了吧。」听

到这话,安奉琼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惊恐的回想了起来,这个女人确实是自己

陷害的小荷官,她怎么出现在了缅甸的娱乐宫,也是被绑架来的吗?看到婉儿顺

服的样子,自己的命运又将如何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