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潜伏】2.0版(上)24-26章

2022-06-22 来源:

【潜伏】2.0版(上)24-26章

第二十四章

华剑雄一走出刑讯室,一眼就看见林美茵寒着脸把手抱在丰满的胸前,坐在

办公桌一侧的长沙发里,而刘大壮等人却已不知去向。

翘着二郎腿的林美茵一看见华剑雄出来就说道:" 处座大人真是好雅兴啊!

"

华剑雄听出林美茵话中的嘲讽,知道刚才审讯室里的好事瞒不过她。看着林

美茵微微晃动着的匀称迷人的小腿,想起昨晚她对自己暧昧的暗示,华剑雄脸上

微微现出一丝尴尬。他厚着脸皮笑着对林美茵说道:" 林秘书来了啊,不好意思

让你久等了?"

林美茵话里有话地讪笑道:" 一来就听见里面女人又哭又闹,也不知道进去

方便不方便,只好坐在这里傻等,等得我腰都坐酸了。不知道处座在给女犯上什

么大刑啊?" 说着翻翻眼皮狠狠的白了华剑雄一眼。

华剑雄听了,暗忖她大概还在生昨晚的气。他知道女人都吃哄,点上一支烟,

凑近林美茵身边嬉笑道:" 我的林大秘书,何必明知故问嘛。"

停了一下,看见林美茵扭向一边的美丽侧影,他不禁怦然心动,突然有些冲

动地说道:" 真希望刚才美丽迷人的林秘书也在场哦!"

林美茵一听了华剑雄的话,脸上立刻泛起一片红晕,转过连来,一副嗔怒的

样子小声道:" 华处长……你……"

华剑雄在她美丽的眸子中看到了慌乱和一丝甜蜜,于是已经对林美茵的心思

有了几分把握,胆子也大了起来。

他大大咧咧地坐到林美茵身边,笑眯眯地低声说道:" 还在生昨晚的气?"

见林美茵没吭声,华剑雄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叹息道:" 林小姐这样美丽

迷人,只要是男人哪会不心动?可惜林小姐已是名花有主啊…否则的话……得罪

得罪………"

华剑雄的话让林美茵绷起了脸,其实她心里却喜滋滋的。她突然扑哧一声笑,

带着戏谑的声调调侃道:" 处座大人不会是言不由衷吧?"

华剑雄听她话中有话,似乎受到了鼓励,嬉皮笑脸地凑了上去:" 怎么会…

…" 说话间一只手试探地放到了林美茵的腿上。他轻轻地摩挲了两下,见林美茵

并没有躲闪,不由得放肆了起来,笑眯眯地说:" 林小姐这样的绝世大美人足可

叫男人不计任何后果的啊。" 说着在林美茵穿着丝袜的光滑大腿上放肆地抚摩起

来。

华剑雄的话让林美茵心里一阵狂跳。她不知道华剑雄这时候是不是说的真话,

华剑雄那只大手在腿上的抚摩更叫她意乱情迷。但自己一直暗中爱慕着的华剑雄

能说出" 不计任何后果" 的话,就凭这句话就已经让她心满意足了。就算他是逢

场作戏或仅仅只是一时迷恋自己的美好身体,但至少自己在他心里还是有份量的。

想想自己身后的老头子,这实在已经不容易了。

遐想中突然感觉到华剑雄的手已经伸进旗袍的下摆,林美茵突然清醒过来,

她猛地站起身来,摆脱了华剑雄的手。对着面露尴尬的华剑雄,她心里有些不忍,

轻声说道:" 外面还有人在呢。"

华剑雄闻言笑道:" 说了不计后果的,还怕他们?" 谁知他话音未落,门就

砰地一声被推开,刘大壮的大脑袋伸了进来。华剑雄看见刘大壮,脸色一沉,挥

挥手对他吼道:" 叫兄弟们进去,好好招呼招呼那小贱人。"

听了华剑雄的吩咐,刘大壮脸上一片狂喜的神色,对后面的刘三和另外两个

打手招呼一声,就急急地冲进了刑讯室。

林美茵看着刘三等人都进了刑讯室,沉重的大铁门立刻就严严实实地关了起

来,她心中隐隐作痛,强打着精神对华剑雄嗔道:" 报应啊!真是上梁不正下梁

歪!" 话没说完就听到刑讯室里面隐隐传来女人凄惨的哭叫声和刘大壮等人放肆

的淫笑。

林美茵心中一紧,知道刑讯室里面可怜的小燕正在遭受着残忍下流的蹂躏。

她一时也是一筹莫展,心中暗暗叹息一声,试探地问道:" 是昨晚那个女刺客?

"

华剑雄心不在焉地点头道:" 是她,名字叫小燕,嘴硬得很,是夜莺的人。

"

林美茵不由得一惊,下意识地哦了一声,忍不住问道:" 这么快就审出结果

了?"

华剑雄得意地一笑道:" 在我面前,她还嫩点。不瞒你说,我收到一条夜莺

的红手巾,刚才一拿出来,那小贱人就露了馅。可就是死活也不供出那个同犯和

她们幕后指使的人。"

林美茵暗暗松了口气,默默点头道:" 原来是这样啊。" 她看了一下面有得

色的华剑雄,有意掩饰着刚才自己的失态,用关心的口吻问道:" 你昨晚的伤没

事吧?"

华剑雄嘿嘿一笑脱口而出:" 没问题,刚才还把那小贱人搞得死去活来,昨

晚王秘书……" 说到这里他突然发觉说走了嘴。瞥一眼林美茵,见她脸上含羞带

嗔,还好没有发作的迹象,华剑雄尴尬的嘿嘿干笑起来。

【好文】【潜伏】2.0版(上)24-26章

林美茵媚眼含嗔地瞪了华剑雄一眼道:" 气死人不偿命对不对?" 见华剑雄

没吱声,她叹了口气说道:" 被你气的,我差点忘了,我是来传令的,长春的人

犯已经押到,晚上又要辛苦处座大人了。"

听到林美茵的话,华剑雄脸上的尴尬立刻烟消云散,顺着她的话头转了话题

:" 哦,人押到了?你见到了?"

林美茵哼了一声道:" 我见到了,是我签收的。长春押回来的可是一个年轻

漂亮的小美人儿哦。"

华剑雄一听顿时露出感兴趣的样子来,急忙问道:" 哦,真的吗?"

林美茵故意绷起脸道:" 你没听说吗,这刺客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学生。好像

还是那个被刺杀的倒霉蛋以前的学生,不然有那么容易进入76号的保护圈吗?

"

华剑雄做出一副蛮有兴致的样子,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 原来如此,那

可是太好了。"

林美茵听出了他的潜台词,皱眉道:" 真讨厌,难道你们这些大男人见到漂

亮女人就没点别的吗?"

华剑雄嘿嘿一笑,正色道:" 凡是女人落到对手手里当然都是这个下场,不

要有什么幻想。"

林美茵心中一痛,忙摇摇头掩饰道:" 你们这帮臭男人!处座,别忘了,晚

上的审讯可是老头子的钦点,你可仔细着,别光顾了一时爽快,误了正事。"

说到这儿,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华剑雄的脸色,又看看紧闭的审讯室的铁门,

试探地说:" 我看这个女人今天就别审了,等长春的案子结了再说吧?"

华剑雄故意色迷迷地做思考状:"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这女人涉及到

夜莺,不可等闲视之。你让我考虑考虑。"

林美茵听了,知道此事只能点到为止,再说就太露骨了。于是嘟起嘴抛了个

媚眼道:" 那就随你的便吧,可要留点气力对付晚上那个小美人哦!"

正说着,刑讯室里隐隐传出小燕的凄惨的闷叫声,接着就是刘大壮气喘吁吁

的声音:" 臭婊子,还嘴硬……同时被两个男人肏你还没吃够?"

林美茵脸色一变,皱起眉头道:" 真烦死人了,我走了,晚上见吧!" 说完

腰肢一扭,头也不回蹬蹬地走远了。

第二十五章

看着林美茵远去的窈窕身影,华剑雄淫邪地嘿嘿笑出了声。收回目光,他习

惯性地看了看表,忽然暗叫一声不好:光顾了和这漂亮女人纠缠,差点忘了大事。

他抓起电话拨给值班室:" 听说去长春的人都回来了?……见到老吕了吗…

…哦,你让他到我这里来一趟,审讯室!" 挂上电话,他抽出一支烟点上,背靠

椅子沉思起来。

不一会儿,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没等华剑雄答腔,门已经被缓缓地推开,

探进一个硕大的光秃秃的脑袋。当他看见华剑雄,立刻一步跨了进来,看着华剑

雄头上的绷带,夸张地瞪起了眼睛:" 处座,听说你昨晚遇到刺客了?"

华剑雄微微一笑道:" 还好,算我命大,破了点皮,倒也没什么大碍。" 说

着,里屋又传来女人的哀号。见那大汉眼睛不住地往那边瞟,他鼻子里哼了一声

道:" 夜莺的人,大壮他们正审着呐。"

那光头咕噜咽了口口水,收回了目光,忽然低下了头,声音也低了八度:"

处座,下属无能,你刚走就……"

华剑雄摆摆手道:" 我都听说了,你也不必自责了。都怪老裴自己太不小心,

引狼入室。"

他看了一眼垂着头坐在对面的光头,放低了声音道:" 老吕啊,这件事非同

小可,已经惊动了老头子。他点名要我亲自审,限期破案。好在你们还算警醒,

没让刺客跑了。否则就真没法交代了。"

说到这儿,他忽然话头一转,盯着老吕问道:" 现场没发现她有同党吗?"

老吕楞了一下,摇摇头道:" 没有。出事后我们把在场的人都扣了,挨个查,

没发现她有同党。不过……"

" 不过什么?" 华剑雄看到老吕犹疑的目光,像发现了新大陆,紧盯不放地

追问。

老吕犹豫了一下,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抬头看了一眼华剑雄圆瞪的眼睛,叹

了口气道:" 处座,你不知道,弟兄们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儿啊。"

华剑雄闻言心中一动:果然还有隐情。幸亏把他叫来问了。他正要说什么,

里屋又传出瘆人的鬼哭狼嚎。华剑雄皱了皱眉,抬腕看了看表,亲热地对老吕说,

时间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填饱肚子,我做东。

说完,不由分说带着老吕就出了门。来到大门外,对面就是一家熟悉的饭馆。

两人进去要了个包间,点了菜,等饭菜上齐,华剑雄亲手倒上一杯酒,和老吕对

饮了一口,算是给他压惊。然后他用缓和的口气对老吕说:" 别急,慢慢吃,慢

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吕又抿了口酒,半天才喘匀了气,抬起头来说:" 前天晚上的暗杀就发生

在大使官邸,当时是老裴的一个私人聚会。人都是老裴自己请来的。我们的岗哨

都在外面,不过我也安排了人伪装成侍者在里面伺候。

老裴请的人不多,也就是十来个。都是他的私人朋友。当时就在那里喝酒聊

天,不知怎么枪就响了。老裴是眉心中弹,当时就不行了。我们的特工当时就站

在老裴身后,枪一响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当场抓住了刺客,就是那个女学生。

外面的岗哨也都冲了进去,把里面的人都控制住了。

我们正打电话叫救护车,谁知道外面有人砰砰砸门。我们都吓坏了,当时的

第一反应就是刺客的同伙来接应她了。我们扒墙头一看,吓了一跳,大使官邸被

一伙穿皇军军装的人荷枪实弹地包围了。

我们问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自称是关东军。他们声称有日本官员在官邸里遇

刺,要闯进去抓人。

当时官邸里一个日本人都没有啊!谁知他们是真是假,我们哪里敢开门!他

们见我们不放他们进去,就又要求我们把刺客交给他们。"

华剑雄听到这里顿觉蹊跷,忍不住问了一句:" 关东军?"

老吕点点头说:" 是啊,我们也觉得蹊跷,就算牵扯到日本人,也该宪兵司

令部出面啊。所以我们一边应付外面这伙儿人,一面赶紧给长春日本宪兵司令部

打电话。

谁知对方说不知道此事,让我们和关东军司令部联系。我们当时真是害怕极

了,愈发觉得外面这伙人有诈。真怕他们硬闯进来。他们足有一个中队,机枪小

炮摆了一排。我们只有二三十号人,还都是短家伙。他们要是来硬的,我们的小

命可就要交代在那里了。"

华剑雄心头的疑团越来越大:" 什么人敢在日本人窝里这么放肆?"

没容他再往下想,老吕心虚地瞟了他一眼说:" 我们当时真傻眼了,不知道

这汪水到底有多深啊,也不敢给总部值班室打电话,算算你刚到家,给你往家打

电话没人接,就只好直接打电话向老头子喊救命了……"

华剑雄没吭声,算算时间,他当时正在那个日本娘们藤原香子的被窝里。心

中不免有些懊丧:差点为这个娘们耽误了大事,本来这事他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

不过,他非常好奇老头子是怎么处置,让老吕他们带着刺客虎口脱险的。于是不

动声色地问:" 后来呢?"

老吕大喘了口气说:" 给老头子打过电话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已经准备外

边的人冲进来我们就缴枪交人,谁知他们却无声无息地撤了。人撤了我们也不敢

动,谁知道外面有什么凶险啊!

又过了个把小时,老头子亲自来电话,让我们连夜用汽车把刺客押到了奉天,

到奉天宪兵司令部松本司令那里落脚。昨天晚上调飞机到奉天,今天早上才把我

们和刺客一起接回来。"

" 哦,你们不是从长春回来的?" 华剑雄吃了一惊。还真是一夜惊魂,难怪

老头子火急火燎地要审刺客,还限期破案,人却隔了一【好文】【潜伏】2.0版(上)24-26章天才押到。

华剑雄招呼老吕吃饭,他自己却呷着酒陷入了沉思。老头子说的一点都没错,

这水真的很浑。长春是什么地方,日本人钦定的新京。敢出动一二百人全副武装

大摇大摆地包围大使官邸,绝不是闹着玩的。

基本可以判断,这些日本人应该是真的。这一点从宪兵司令部的推诿的态度

也可以证实,否则他们早就出动了,关东军这帮愣头青,连东京参谋本部都不买

账,宪兵司令部当然更不放在他们眼里。大使官邸那个地方,地处偏僻,附近倒

确实有关东军的军营,但也有三五里的路程。从老吕说的情况看,他们还没来得

及叫救护车,官邸就被包围了。难道是事先得到了消息?难不成这事真的和关东

军有瓜葛?

想到这儿,他心里微微一震:要真是这样,自己岂不是被放在火上烤了吗?

这刺客自己还怎么审?

他烦躁地把杯中酒一口喝掉,转念一想立刻又释然了。老吕说的对,日本人

要是硬要这个刺客的话,他们当时早就交出去了。他们没有来硬的,肯定有放手

的理由。所以自己对这个女刺客倒也不必有什么顾忌。要是手下留情倒真是授人

以柄了。

再说,老头子连夜把人转移到奉天保护起来。又派专机把她押回上海,让自

己亲自审讯,说明他也想知道谜底。他已经淌了这趟浑水,自己还怕什么。有什

么事自有老头子顶着。

不过,要是这样的话,就更有必要摸一摸这里面的底细了。想到这些,他知

道,又该到菲菲咖啡馆走一趟了。

第二十六章

位于黄浦江畔的大东亚日报社四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萧红拿着报纸的手在微

微发抖,原本美丽红润的脸也变得有些苍白。看着报纸头版上" 宪兵队长命丧酒

楼,刑稽处长死里逃生" 的新闻标题,萧红的心砰砰跳个不停。

下面的新闻虽然只有短短百来字,但已经把华剑雄和武田遇刺和刺客被捕的

经过写了个大概。萧红有些疑惑这样的新闻竟能通过日本人的审查发表出来,但

同时也判断这篇新闻的内容是真实的,毕竟没有哪个记者敢于虚构武田和华剑雄

遇刺的消息。

萧红非常的焦急,心里慌得像有一只兔子在撞来撞去,对华剑雄的牵挂使得

她把手中的报纸看了又看,希望能从那则新闻里看出更多关于华剑雄的信息。她

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华剑雄伤势如何,可报道里却只字未提。

渐渐的萧红冷静下来,她先打了一个电话到和平医院,得到的消息是人已经

离开了。她心里略微踏实了一点。她咬着嘴唇略一思索,冒险把打电话到华剑雄

家里,却没有人接。她的心又提起来了。

听不到华剑雄的确切消息,萧红心里没着没落,什么事情都没心思做。经过

一番考虑,她咬咬牙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华剑雄办公室的电话。电话通了,

听着听筒里嘟嘟的长音,萧红心里跳个不停。

在上海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打电话到华剑雄的办公室。华剑雄遇刺的

消息让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就算是违反纪律她也要听到华剑雄的声音。她在心

里安慰自己,作为记者,打听新闻主角的消息,也并不算出格。

" 喂……" 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女人柔和的声音,萧红猜测接电话的女人就

是华剑雄的秘书。华剑雄不止一次和她提起过,身边有个秘书叫柳媚,是个很能

干的女人。

萧红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平静地自报家门,然后直截了当地问华剑雄在不

在。谁知对方听了,马上用一副冷冰冰的口气回答说:" 抱歉,处座有事不在。

" 萧红怕她就此撂了电话,赶紧追问华剑雄什么时候在,但对方仍是冷冷的说:

" 抱歉,无可奉告!" 萧红刚想说话,谁知这个冷冰冰的女人竟真的把电话挂断

了。

萧红慢慢地放下话机,修剪得细细的柳眉轻皱了起来。她听的出那女人说的

" 处座有事" 是有意敷衍,但无法判断其中的真实含义。这让她的担心又陡然增

加了几分。

她再也坐不住了,思索了一下,她就起身去了社长办公室。她决定征得社长

的同意,以采访的名义去76号,亲自去探听华剑雄的情况。

社长是个举止儒雅的中年男人,戴着副玳瑁圆框眼镜。在萧红解释自己的采

访意见时,他始终带着欣赏的目光注视着她。等萧红说完,他就很爽快的同意了,

还夸萧红头脑活络。萧红从社长办公室出来后,拿上公函就急匆匆地出了门。

大东亚日报社的日本人背景是众人皆知的,所以萧红到了76号,出示公函

后,门房对她很客气,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来了一个女职员,把她带到了华剑雄

的办公室。

门一开,萧红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左手写字桌后面正在低头写着东西的柳媚和

在另外一张桌子后面正无聊地欣赏着自己红指甲的王凤滟。

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柳媚和王凤滟都抬起头来,看见穿着红色丝绸无袖旗袍

和红色高跟鞋的萧红正对着自己微笑,两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心里都在惊叹着

萧红的美丽容貌和成熟风韵。

领路的女职员笑吟吟地和屋里的二位打着招呼。萧红趁机飞快地打量了一下

屋里的两个女人,无形中已经感觉到柳媚的冷艳和王凤滟的靓丽,心里暗暗的想

:" 剑雄身边真是群芳争艳啊,冷冰冰的那个大概就是他说起过的柳媚吧。另外

一个倒是从来没有听他提起过"

这时带萧红进来的女职员把她介绍给柳媚和王凤滟。萧红听了笑着对柳媚说

道:" 柳小姐吧,我是专门来采访华处长的,听说他昨晚遇见了刺客。"

柳媚立刻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萧红就是刚才打电话的人。她点了点头面无表

情地说:" 哦,是这样。但处座现在在审讯刺客,不在办公室。"

萧红听柳媚这样说,心里顿时一块石头落了地。但她还想彻底坐实,于是笑

着问道:" 这么说,华处长的伤势并不严重啊?"

柳媚点点头,说道:" 只是轻伤,问题不大。" 说完这话,柳媚下意识地皱

了皱眉,她自己都奇怪为啥要回答萧红的问题。

萧红似乎还不满足,穷追不舍地问:" 柳小姐,我能见见华处长吗?" 说着

一双美丽清澈的眼睛恳求地看着柳媚。

柳媚被萧红看得心里有点烦,她对这个仗着日本人的背景就自以为了不起的

漂亮女人毫无好感。但从她得寸进尺的态度也感觉到眼前这个美丽的尤物很不简

单。

柳媚本能地产生了一种抗拒的心理,仍面无表情地说:" 萧小姐,实在对不

起。这里是76号,华处长正在执行公务,不方便接待访客。"

萧红碰上这个软中带硬的钉子,一下被噎住了,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楼梯

口方向传来一阵喧哗,几个彪形大汉架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女人闹哄哄地朝这

边走过来。那女人双手被反铐在背后,两条腿僵硬地向两边岔开,好像迈不开步

子,被两个大汉抓住胳膊连拖带架,步履蹒跚。

这群人越走越近,萧红注意到那女人半闭着眼睛,头发凌乱、表情非常痛苦,

漂亮的脸颊上还带着泪痕。她胸口的衣襟大敞,露出大片雪白的胸脯,甚至可以

看到半个丰满白嫩的乳房,上面青一块紫一块,伤痕累累,显然她戴在里面的乳

罩已经被人扒去了。

女人穿一件短摆的旗袍,裙摆被粗暴地撕开了,她一迈步子裙底春色几乎可

以一览无余,隐隐约约好像连内裤都没有穿。裙摆下面一片狼籍,大腿内侧一道

道血痕怵目惊心,还有一条条泛着白光的浓稠液体顺着大腿往下流淌。

萧红看得心里阵阵发紧,没想到一进76号就遇到这样的场面。想起柳媚刚

才的话,她心想,莫非这年轻女人就是昨晚的刺客?往后面看了看,并没有看到

华剑雄的影子。她收回了目光,看着这个女人被打手们凌辱和毒刑拷打成这样子,

她心里不由得涌出一丝同情和悲哀。

王凤滟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萧红的身后,大声地发问:" 刘大壮,处座到哪

里去了?" 刘大壮也不答话,一双眼睛色迷迷地盯着萧红曼妙的身姿,上下打量

个不停,喉结一动一动地咽口水。

萧红被他打量得浑身发毛,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楼道里响起一个熟悉的声

音:" 这位是……?"

她抬头一看,正看见华剑雄那熟悉的面孔。她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刚要张口,

忽然意识到,他们之间应该是不认识的。于是赶紧回头,求助似的看重王凤滟。

王凤滟笑靥如花,小声对萧红说:" 你不是要采访华处长吗?这就是华处长。

" 萧红马上装出恍然大悟的神态,忙向华剑雄伸出手去:" 大东亚日报记者萧红。

报社派我来采访华处长,听说昨晚……"

" 我没事,你都看见了。" 华剑雄板着脸,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说着

朝仍痴痴地盯着萧红的刘大壮摆摆手:" 先押起来,让她清醒清醒,明天再接着

审!" 说完不再理萧红,转身就要进屋。

萧红急得一步抢到他跟前,换了一副娇滴滴的调子对华剑雄说:" 华处长,

你看,人家等了你这么半天……要不,我请你喝咖啡?"

华剑雄脸上的肌肉一松,也笑了,眼睛里露出和刚才刘大壮相似的神色。上

下打量着萧红,色迷迷地说:" 萧记者如此盛情,剑雄岂敢让小姐请客。还是我

请你吧!"

他转身对柳媚道:" 我陪萧记者到对面去喝杯咖啡,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

挽起萧红的胳膊,在众目睽睽之下亲热地双双走出了76号的大门。

华剑雄刚才和老吕在饭馆分手后就去了审讯室。他觉得林美茵说得有理,审

这个小姑娘不急在这一时,现在还是全力以赴对付晚上的审讯为妙。他还有更重

要的事情要马上去做。

他到审讯室时,刘大壮和他几个手下都已经尽了兴,正要扒光小燕的衣服把

她吊起来拷打。华剑雄制止了他们。他让他们把小燕押回牢房,自己走在后面,

一边走一边想如何与萧红接头。

刚走到楼道,发现刘大壮停在了办公室门口。他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立刻楞

住了,他居然看见了心中正在想着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当时脑袋一阵晕眩,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待仔细看去,居然真的是萧红,

就站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顿时火冒三丈,差点冲口而出骂出声来:" 蠢!居然

跑到这儿来找我,不想混了是吧!"

待他听到王凤滟介绍说萧红是以记者身份来采访自己,再看到萧红眼睛里流

露出的委屈的神色,他的心立刻就软了下来。他的脑海里马上闪过一个念头:来

的正好,省的我去约你接头了。但他还得端着架子,不能让柳媚这个人精看出蛛

丝马迹。

萧红到底是聪明绝顶的女人,又受过严格的专门训练并和他搭档多年,马上

心领神会地给他搭了个梯子,让他拿出76号人人皆知的好色之徒的做派,大摇

大摆地挽着她接头去了。

他们来到对面街角的咖啡馆,要了咖啡,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有一搭没

一搭地调笑着。说着说着两人的头就凑到一起去了,说话的声音也低了下来。

华剑雄恶狠狠地说:" 谁让你跑过来找我?你犯花痴啊!"

萧红娇嗔地瞪了他一眼,软下来说:" 人家担心你嘛!你要是有个……"

华剑雄努起嘴,在她柔软的嘴唇上啄了一下,悄声道:" 别那么多的废话。

你听我说,马上去南京,查金陵大学何小月的底细,还有裴仁基。别放过任何细

节。你亲自去,别指望总部那群混蛋。马上办,我这儿急的火上房了。"

萧红低低地嗯了一声,抬起眼睛含情脉脉地看了他一眼,猛地闭上眼凑过去

亲了他一口,借机在他耳边说:" 放心。"

这是她第一次在公共场合亲吻剑雄,那种既甜蜜又刺激的幸福感觉差点让她

晕过去。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