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色情武侠

【好文】【美漫之骑士】(序章)

2022-06-22 来源:

【美漫之骑士】(序章)

在一间很小的房间内,不管是房间的墙壁还是房内的照射系统都采用当今最

先进的产品,但是在这房间内其他的摆设却只有一张看似非常昂贵的办工桌,仔

细一看,这张办工桌上面却只有一台非常高端的笔记本电脑。

除此之外,这间豪华的房间内却再无别的什么物件,让人看上去非常的浪费

空间,但是对于某些高科技的办公人员来说,只需要这两样东西就足够了。

此时随着这间办公室的自动门打开,一位身穿白色睡袍的男子走了进来,男

子身材高大,从睡袍漏出的胸口处可以看清他那结实的胸肌,他长有一头代表亚

洲人标签的黑色头发和面孔,但是他的双眼确是碧色的,看上去像极了中西混血。

男子眨了眨还是很困的眼睛,坐在了办工桌前,从电脑的上端拿起了分开的

显示屏,插在了电脑上,液晶显示屏插入电脑的一瞬间,手提电脑的开关则自动

打开,一道蓝光照亮了面前男子的脸上。

『认证完毕,先生,欢迎您!」

随着一声电脑系统声,显示屏正式打开,男子熟练的用手指接触着屏幕滑动,

无奈的摇了摇头,点击了一个程序放大后,食指按着这个程序然后大大的一划,

在他面前立刻出现了一个立体投影,屏幕上出现了一位女性。

这位女性看似三四十岁年纪,长有一头暗淡的金发,样貌也显示出一种西方

女性成熟的感觉,身穿一件白领寸衫,薄薄的白寸衫根本就不能遮住胸前那傲人

的双球,让人不仅假想联联。

不过男子可万万不敢多看这位美女的胸前,刚才懒散的眼神早已消失,双眼

凝视着眼前的美女,无奈的开口道。

「不能够明天再说嘛,要知道,我已经睡了。」

看了看屏幕前的青年,金发女士直接开口说道。「睡了的话我一发消息你就

能马上知道?我知道你在干什么,一看你样子我就能知道,谁叫你是我生出来的

呢,我的儿子。」

「好吧,亲爱的母亲。说吧!」

男子揉了揉太阳穴,他现在非常的无语,刚才他正嗨皮着,刚准备爆发就被

自己母亲的一条信息给终止了下来,无奈的他只能憋着来到了电脑旁。

「听着,儿子,我并不想多管你的私生活,但是,有些事情却不得不说,我

想说你跟她的事情。」

「母亲,我想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爱她,我也确信她爱我。我们彼此相爱,

这才是最重要的,我知道她的过去,我不介意。」

「你是不是也该替你母亲和你死去的父亲想一下,虽然我现在表面上看似很

年轻,但是我的真实年龄你应该很清楚。我很想要个孙子或者孙女,但……」

「母亲,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一直以来,她为我付出了很多,我也为她付

出了很多,我们彼此相知,走到今天这一步很不容易,我不会背弃她,不会。」

男子说着对着屏幕摇了摇头,他心里明白现在他跟她就像自己母亲说的一样

有着太多的问题,但是他确信会有解决的办法。

「我没让你背弃她,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反对你们交往。我只想要个

孙子。你可以继续跟他维持关系,这样不是很好吗?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跟

几个女的有暧昧关系,我看他们都不错……比如」

「母亲,这件事情不用这么急。」

「不行,我已经等了够久了,你一定要尽快解决。」

男子的面色瞬间一变,肯定的说道。

「我如果不去做呢。」

「哦,你不做?随便你,别忘了,我跟她关系其实很好,我不介意找我的

『姐妹』叙叙话,谈谈人生。」

金发女士表面没有怎么动怒,但是说的话却略带着些许的威胁。

「母亲,你会刺激到他的,别这样。听好了,如果你乱来,我也不敢保证我

会做什么你想不到的事情。」

面对自己母亲的威胁,黑发男子毫不迟疑的开始了反击。

「嘭」

金发女士听到自己儿子的话后好像受到的刺激不小,右手猛的一拍自己面前

的办工桌桌子。

「母亲,别太用力,我不是担心桌子,我是担心您的……指甲。」

男子说完后对着屏幕指了指,而完全对自己母亲那越来越阴森的脸色视而不

见。

「你从小就喜欢跟我作对是不是。」

「不是。」

「不是?你从小我就开始栽培你,你倒好,不去继承你父亲的公司,好,我

安排你进去最高端的学院,你呢,天天就知道学什么航空学,做个飞行员?等你

学完了,我替你安排好了,我以为你会向我一样,为国家效力,你呢?你做了什

么?跑出去失踪了三年?」

由于情绪的过于激动,金发女子说话的语气越来越重,她的脸色也越来越难

看。

「好,三年!你又回来了,那么之后你又干了什么,我从小对你的教育都白

费了是不是。你的国家,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干什么,干什么,回答我!!!!」

说道最后,金发女子的忍耐到达了极限,直接不顾形象的对着屏幕里的儿子

吼了出来。

沉默了一会儿,在确认自己的母亲没有持续爆发之后,男子终于开口说道。

「母亲,你说完了吗?」

「母亲,我想说,我不完全是美国人,我一半血统来自我的父亲。我爱国,

但是,我也爱我的种族,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愿意不惜一切,但是我的种族,

也需要我。我有必要团结他们。这,是我父亲的遗愿,也是我的。」

「哼,两边都想兼顾吗,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儿子。你继续这样下去,你的

下半生就完了。」

「不好意思,母亲,我的下半生比一般人不知道长多少倍。」

「亲爱的,听我说,这个世界上总会有意外发生,你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死里

逃生。」

「哦,母亲,我有个更好的主意,你们两的身体也好得很,估计再生几个都

没问题,不如你们生几个,然后,不就能够解决了。」

男子皱了皱自己的眉毛,在觉得在谈下去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之后,果断的

说了一句能够快速结束话题的话。

听到儿子说的话后,屏幕上的女士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

头,随后她表情不变的将她那纤细的手臂往下伸进了办工桌的抽屉中,似乎在摸

索着什么。

不一会儿功夫,一把精致的手枪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手上,然后毫不犹豫的扣

动了扳机。

黑发男子只见一颗子弹接触屏幕,然后信号就被中断,看到这一幕的男子,

摇了摇头。「火气还真大,看来今晚有人要倒霉了,祝你好运,阿门。」男子起

身,一边祈祷一边走出了这间办公室。

此时在屏幕的另一边,刚才的金发女士狠狠的将手中的手枪砸在了办工桌上,

由于过度的用力,办工桌的桌面直接砸出了一道手枪的印子。

不一会儿,随着自动门打开,金发女性抬头望去,一个青年走了进来。

这是一位长有一头金发的美国男子,身上的肌肉雄壮的鼓起,全身都充满着

雄性的魅力,满脸无奈的看着金发女士。

「哦,宝贝,虽然我不介意随时换台新的电脑,但是这样是不是太浪费了一

点。」

「这点钱我不在乎。」

「哎,好吧,亲爱的,我想说,我们该休息了。」

「…………」

看着自己女友那从刚才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变动的表情,青年男子知道这是

向往常一般,暴风雨来的前兆,他此时心里早已经把自己女友的儿子在心里面骂

了几百遍。

『你丫的,什么时候惹你老妈不好,非要在晚上睡觉前,老子我裤子都脱了

好不好。』

「那个,宝贝,我是说他已经长大了,很强大,长大了,有自己的想

法,应该对他不要太约束,我们应该讲究……」

「自由!是吗?」

一直沉默不言的金发女子突然开口打断了男子的话。

「额,是……」

「够了!」

「……」

此时,金发女子终于爆发了,他儿子现在离得太远,她不可能去找他,此时

她的男友成了他完全的发泄对象。

「还不是因为你一天到晚说什么自由,自由,自由,现在,他跟着有样学样,

跟我说什么自由。」

金发男子尴尬的笑了笑,「亲爱的,听我说……」

「闭嘴。」

「你们经常一起行动,你是怎么教育他的?哦,我知道了,你只会训练他,

教他战斗,怎么指挥,那其他的呢,都不重要了是吧?」

「亲爱的,这些事情必须慢慢来的。」

「慢慢来,我已经够有耐心了好不好。你知道吗,从他刚出生的时候我就无

时不刻不在担心他,他的父亲去的早,他从小我就对他做了最优良的教育。我生

怕有一天他也会……但是还是发生了,好,发生了就发生了。我已经想到了补救

的方法,可是他竟然不走我给他安排好的一切,竟然反过来跟我对着干,还要我

一次一次帮他善后,擦屁股。」

金发女士滔滔不绝的说着,这些年来自己亲儿子怎么跟自己背道而驰,怎么

不听自己的劝告,一切一切发生的矛盾,全都在此时彻底爆发了出来。

金发青年此时很想上前制止自己的女友,他的手握紧了一下后又松了开,犹

豫了一阵子之后他选择了放弃。

他知道自己面前的女友压抑了很多年,让她发泄一下也好。

「发泄完了吗?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为他做了很多,但是他也没有让你失望过

不是吗?只是,他除了国家外,还有别的负担。卡罗尔也是,他们经历磨难,艰

辛,终于在一起。妳应该站在他的立场考虑一下。」

金发男子走进了金发女士的身边,用他那强壮有力的手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

肩膀。

「我如果不谅解他的话,就不会现在只跟你发泄了。对不起,又找你发泄,

因为除了你,我不知道可以找谁发泄。」

金发青年听着金发女士的话,伸出食指挡住了金发女士那诱人的双唇,接着

伸出双手拥抱着她,而金发女士任凭他拥抱着自己。

他们双眼对视,距离也越来越近,这么多年,除了照顾自己的儿子和为了自

己的国家忙碌,等着眼前的男子是她唯一的动力。

庆幸的是,他终于回到了她的身边,虽然这个过程用了很久,但是她已经很

满足。

她现在的世界很简单,只有三样东西,除了国家,就只有自己儿子和身前的

男子是她一切,在她的眼里,这三样东西同样的重要,为了他们,她可以牺牲一

切。

良久,他们的双唇相接,开始了热吻,彼此感受到对方的情意,双舌开始互

相交融,就像两条一雌一雄的蛇一般,纠缠在了一起。

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感觉永远是那真实,那么期待,永远不会陌生,因为他

们曾经分开的太久太久。

青年男子拉着女士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脯上,女士的右手抚摸着男子那鼓起

的双肌,那充满雄性的感觉随着她的手传遍全身,她感觉自己的全身开始动情,

情不自禁的跟男子舌吻的更加激烈。

男子此时再也忍耐不住,隔着寸衫按上了女士那挺起的双胸,他双手温柔的

揉着眼前的那双玉兔,一阵阵快感随着双胸传入女士的脑中,她感觉自己的禁区

竟然开始有些湿润。

男子感觉差不多了,一只手继续揉着胸前的一只玉兔,另一只手开始解开金

发女士寸衫的纽扣,不一会功夫,寸衫被解开,一双包裹着这双玉兔的黑色蕾丝

胸罩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如此傲人的双胸又怎么能完全被这小小的蕾丝胸罩全包裹住,此时女士因为

动情乳头非常的坚硬,这双奇迹般的景象看着金发男子血脉膨胀,下身也开始硬

了起来。

他毫不犹豫的将女士的寸衫推倒手腕处,一只手伸到金发女士的身后,随着

黑色蕾丝胸罩的滑落,那双饱满的双胸毫无遮掩的完全出现在青年男子的眼前,

金发男子的嘴离开金发女士嘴唇,一口含住了那坚硬的乳尖。

「唔,恩,啊。」

感受到乳头传来的快感,金发女士开始动情的发出了微妙的呻吟声,金发男

子此时不想在忍耐,他的一只手不安分的沿走在金发女士的大腿处,渐渐的伸进

了她那短裙内,他的手就像在迷宫之中寻找出路一般不停的寻找着目的地,没有

多久,金发男子终于找到了目标,手指往深处用力的按了进去。

「啊。」

一度迷失在情欲之中的金发女士的思维由于下体的感觉回到了现实,不过没

给她多说的机会,金发男子的手指继续往深处伸入,就在金发男子把另外一只手

伸进裙内准备脱下金发女士的内裤之时,女士的双手推了推他胸前的双肌,努力

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喘着气说道。

「呼呼,……对不起。今天我实在没心情做这个,改天吧。」

看着金发女士那坚定的双眼,虽然突然被中断,下体有些难受,但是他还是

很绅士的收回了自己的双手,温柔的说道。

「好,我明白。今天我去客厅睡,晚安,亲爱的。」

金发男子无奈的亲了亲金发女士的红唇,遗憾的走出了办公室,金发女士看

着他离开了工作室后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与衣服,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事情将会越来越糟,我绝对相信。以后会有大事情发生,不管怎么样,要

先做好一切准备。天知道这小子说不定明天就又给我闹个大新闻。不过在这之前,

我先要他播种才行,你说是吧,我儿子的父亲。」

金发女士说完后,看了看桌前的一张照片,这是一张合照,右边的是她自己,

中间是一个黑发的小孩,而左边则站着一位满头黑发,看似华裔的英俊男子。

一模一样的华裔黑发男子出现在了挂在墙上的一幅画中,画像前同样站着一

位像极了他的黑发青年,黑发青年穿着一身睡袍,正是刚才与金发女士交谈的男

子。

黑发青年抚摸着墙上的画像,出神的望着这个跟自己长得极为相似的男子,

他嘴角微微翘起,微笑了起来。

「对不起,父亲。然后,晚安,我爱你。」

黑发男子一边往自己的卧室走着,一边想着自己的父亲,多年来,他不理解

他的父亲,甚至恨过他,但是他也亲眼看见自己的父亲死在他的眼前,他也为他

悲伤过一段时间,但是,就算如此,他终于有了理解他父亲的一天,当一切大白

之时,他毫不犹豫的选择继承了他父亲的遗志。

但是,事情往往就那么矛盾,她母亲从小教育他的确是另外一条路,这个本

来也是他的理想,后来他又有了些改变,他有了自己的想法,这个也是他父亲的

想法,这些年来,他一直朝这两方面而努力。

但是他母亲却嫌他做的还不够,觉得他应该放弃一边,但是要他放弃他和他

父亲的理想,绝对不可能,他此时觉得自己简直就快要人格分裂了。

他开始羡慕他抓过的一个拥有分身术的变种人了,那家伙简直就是完美。

走到了自己的卧室前,他微笑着在弹出来的密码框内输入密码,决定不再想

这些烦人的事情,这几天可是他好不容易的休假日,可以好好的放松放松。

走进了卧室,看着脱落在地的黑色紧身连衣制服,和一旁的手套和长筒靴,

黑发男子扯掉了身上的睡袍,往面前的床上看了看。

只见眼前宽广的睡床上,卧躺着一位一丝不挂的女性,盖着的被子只挡着女

性的下半身,一半的屁股裸露在外,一头长长而散落的金发遮挡了女性的侧脸和

上半身,唯独女子那胸部的部位深深的陷入床单里,不用看便知那对凶器的规模

肯定不小。

这是一具看似近乎完美的身体,看的黑发男子不仅下体又有了感觉而端坐在

了床边。

他伸出一只手慢慢按上了女子那高高翘起的屁股,那圆圆的屁股充满着弹性,

摸上去后那手感极好。

黑发男子的手不规矩顺着女子的屁股渐渐的往上抚摸,经过那细细的腰部,

女子的腰部极细,与那翘起的屁股既然相反,一看便知此时卧躺的女子极为重视

她的身材,男子的手在女子的背部停了下来,再次注视着这具近乎完美的尤物。

除了细嫩的腰部,翘起的圆肾外,她那光滑的背部也让黑发男子流连忘返,

那白嫩的皮肤也完全不像普通人该有般的美丽光滑,不仅让抚摸着她背部的男子

停止了继续抚摸而垂下身轻轻的轻吻着这金发女子的背部,久久不肯松开。

似乎是感到了黑发男子亲吻自己,女子那弯曲的手臂和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

似乎由于太累的关系,女子能做的也只是动了动手臂和手指。

就算如此,他的手指也只微微的动了几下后便停了下来,仿佛这样的动作便

耗尽了她全部的体力一般。

闭目亲吻而享受着从女子背部传来的感觉的男子察觉到了女子的动作,睁开

自己的双瞳,看到女子的身子停止动作而又不发出任何语言的他深深的陷入了自

责,看来他这两天是折腾的她够累了。

他挪动着自己的身躯横躺到了金发女子的旁边,一只手托着金发女子的下半

身的被子,替二人盖上了他们那暴露的下体,一只手再次不安分抚摸着金发女子

那柔顺细长的金发。

他松开自己的五根手指,用手指尖的细缝不停的勾着女子那滑嫩的金发,女

子的金发随着女子的勾动不停的四处散开,男子似乎像在把玩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一直这样把玩着女子的金发,微笑的注视着身边的绝世尤物,就好像永远都看不

腻一般。

滴答滴答滴答,四周是一片白色的墙壁,随着那白色墙壁上一台大大的圆钟

的秒钟不停的走动,时间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但是男子还是如此一般把玩着金发

女子的细发一边看着怀中的女子。

本来刚才跟自己母亲的对话让自己心情非常的不好,不过此时在这具女体面

前,他早就把那些都抛到脑后,已经没有什么比现在更重要了,这个女子是他一

生的追求,通过他不懈的努力和不计一切的追求,她终于属于了他,不管以前如

何,眼前的这具尤物不管是身还是心以后都只会属于他。

但是他明白,他将不可能一直这样,说不定明天,他们就会分开,而且还是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的分开。

男子自认不是一个很专一的男性,他不可能把自己所有都交给面前的人,毕

竟爱他的人可不止眼前的女子,而且他背负的东西也很多,各位老师和父母的教

育和期盼他不能抛开脑后,所以他分外的珍惜眼前的时刻。

良久,女子的手指再次有了反应,她用手强撑着支起了半身,勉强的用一只

手抚摸着黑发男子的下巴,与他四目相对。

金发女子不仅拥有完美的身材,还有这一张精致的脸蛋,看上去二十来岁,

她那细长的面目充满着一脸的英气。

比起看上去是一位性感妩媚诱人犯罪的绝世妖姬,更像是一位精明干练的女

将军,但这并不影响她的魅力,让人看上去有着不一样的诱惑力。

女子看着黑发男子那深情的双眼,伸出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抚摸着男子那细细

的睫毛,面带着幸福的笑意。

两人非常默契的十指相扣,双手不停的扣来扣去,感受着彼此双指传来的爱

慕之情。

金发女子幸福的将身体躺在黑发男子的胸口,双手抚摸着男子那强壮的胸肌

和腹肌,黑发男子也用自己的双手抚摸着金发女子胸前那傲人的一对凶器,光是

一只手掌竟然不能完全握住,而且那双凶器不仅规模不小,而且浑圆坚挺,手感

极好。

「我恨你。」

良久,金发女子说出了一句非常煞风景的话。

「我也恨你入骨,丹佛斯,卡罗尔·丹佛斯上校。」

黑发男子也不甘示弱的回嘴着,不过他那调笑的神情,丝毫没有起到这句话

该有的效果,同时他也喊出了这位女性的名字。

被称作卡罗尔的女士看着眼前的黑发男子,眼角微微的打转,不仅一滴泪珠

顺着他的眼角滴落了下来。

「那是属于我的,你不能擅自剥夺它,我不管你为了谁,为的东西有多重要,

那都是属于我最珍贵的东西,它比我的生命还重要,你不能,你没有权利剥夺它,

如果下次你在这样的话,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卡罗尔的面色从满脸的深情变得非常的严肃,让眼前的黑发男子的神色也随

之改变,他明白卡罗尔此时说的是真话,如果他在做一次的话,后果真的会非常

严重。

黑发男子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

「对不起,我不会在做让你伤心的事情,永远不会。」

卡罗尔一双眼盯着黑发男子的双眼听着他确切的答复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后

说道。「我也要说对不起,你也知道,我不能不去。」

似乎听到了一直不想听的话,黑发男子紧闭着自己的双瞳叹了口气。

「我明白了,要去多久?」

「可能是……一年左右。」

卡罗尔给黑发男子一个确切的答案后,再次躺在黑发男子的胸口。

看着黑发男子仍然紧闭双目没有说话,卡罗尔的泪水不自觉的像绝了堤的水

一般再次顺着眼角留了下来,泪水打湿了自己的脸蛋和下巴并顺着留到了胸前。

她当然很想留下来陪着眼前这位肯为了自己付出一切的男子,但是她不能,

她有她的原则,她不能因为爱就不做她自己。

如果她不是她了,那么眼前的他还会爱自己吗?这两天她一直反复的问着自

己,也在犹豫着,但是最终,她还是做出了决定,不管最后的结局会怎么样,她

就是她,就算因此他不在爱她了,她也会永远爱她。

用手擦掉了卡罗尔脸边的泪水,男子将卡罗尔拥入怀中,坚定的说道。

「不管将来会怎么样,我都会爱你。去吧,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

情,完成你该做的事情。我也会去做我该做的事情,等一切结束,我们就能在一

起了,我会去看你的。」

用手擦干了脸上剩余的泪水,卡罗尔勉强的对黑发男子笑了笑。「还有时间,

我们所剩下的时间不多,这次让我来吧。」

卡罗尔温柔的对着黑发男子的嘴唇亲了一口,说完用他那纤细的小手一把将

遮掩自己二人的被子掀开,顿时一条又长又粗的大肉棍出现在了卡罗尔的面前。

黑发男子很自觉地仰躺在了床上,卡罗尔看了看眼前这两天不停的滋润着自

己,让自己无比喜爱的小宝贝,她弯下娇躯用小手往前一模,握住了眼前毛茸茸

的小家伙。

卡罗尔的小手还不能抓住肉棒的全部,最多也是只握住了前端,抚摸了一阵

子眼前的巨物后,卡罗尔直觉心中开始狂跳,一股热气不仅传遍了全身,在这股

热气的刺激下,她忍不住抖动了几下,顿时感觉一股暖暖的感觉的从下体传了出

来,他清楚的明白自己的下体已经再次湿润。

虽然这几天她已经不知道湿润了多少次,但是天生体质惊人的她拥有着正常

女性所无法相比的耐性和抗性,但是如此疯狂了两天,她也几乎接近了极限,下

体早就一片狼藉而无法再战。

黑发男子显然很清楚此时卡罗尔的现在的状况,所以他本想就此打住,与卡

罗尔相拥而睡,舒服的渡过所剩下的时间,但是显然卡罗尔还没有尽兴,即将的

分开让她不想就此休息,既然下体疼痛,她只有用她其它的部位来满足自己和自

己的爱人。

卡罗尔一只手撑着黑发男子的大腿处,一只手开始套弄了起来,不一会儿功

夫舒服的黑发男子发出了呻吟声。「卡罗尔……你的小手好滑嫩……好舒服…

…再用点力。」

他的双手也开始不老实的伸向了卡罗尔胸前的那对丰满的胸部,揉着她坚挺

的大奶子,肾部开始随着卡罗尔的套弄而不停的开始起伏。

随着手中肉棒开始慢慢涨大,卡罗尔的呼吸速度也慢慢的加快,全身也开始

越来越热,下体流出的蜜汁也越来越多,她此时有一种不顾自己下身的痛疼感让

眼前的大肉棒插入自己下身的冲动。

稍微过了一会儿,黑发男子低声道。「卡罗尔……」

「别急,亲爱的,我来了……」

卡罗尔的身子在往下俯下,低下了头,顿时一股股男性的气息涌入卡罗尔的

鼻孔之中,卡罗尔没有丝毫的犹豫,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近在咫尺的巨物,再用她

那无比柔软性感的红唇包住了此巨物的龟头,渐渐的慢慢的吞了下去。

男子感觉自己的肉棍进入了一个无比舒服的地方,舒服了闭目发出了一声呻

吟,卡罗尔将身体趴在男子的身上,双唇开始前后吞吐了起来,头部开始不停的

摇动着,满头长长的金发也随着飘动着,男子的大肉棍在卡罗尔的小嘴里面前前

后后进出着。

『卡罗尔……好舒服……再用力……」男子闭目痛快的叫喊着,卡罗尔可是

自己心中的女神,所以在跟她相处之时,男子非常的保守,深怕惹她不开心。

想不到她今天竟然会为自己口交,这个可是自己多少次在梦中才会出现的事

情,他此时也浴火上涨,心中早想起身反扑,将自己的肉棒再一次插入卡罗尔的

下体之中再展雄风,但是一丝理智控制着他,忍着射精的冲动,把主动权全都交

给卡罗尔,享受着这销魂的感觉。

床上的一对爱人做着最原始的动作,卡罗尔不断的含着肉屌吞吐着,同时也

伸出一只小手不停的抚弄着,大肉屌上传来的雄性刺激和快感随着她的嘴唇传遍

全身,她肉屄里的淫液也留着越来越多,她自己此时也不知道自己的理智还能够

坚持多久。

男子的大肉棒变得越来越粗,卡罗尔更是疯狂的吞吐着,除了她们肉搏声外,

房间内就只剩下时钟的「滴答」声,随着秒钟不停的滑动,时间也渐渐的流逝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此时卡罗尔更是直接无视了时间的存在,此时对她来说,时间

什么的跟自己爱人相比什么都不重要。

男子不想再忍「卡罗尔我来了……」随着一声低吼,男子的阳精开始喷射,

虽然一开始就已经感觉到了爱人的『征兆』,但是卡罗尔却没有躲避,张口接受

着爱人喷射而出的精液,让爱人的精液灌溉着自己的小嘴,此时卡罗尔也忍不住

『啊』的叫喊了出来,这种刺激让他浑身一热,一股浪水也从下体涌出。

由于男子射出的量不少,卡罗尔的喉咙根本就不能完全容下,一部分的精液

随着卡罗尔嘴角留到了她的大奶子上,滴在了床单上面。

射精完毕,卡罗尔鼓着满嘴的精液,艰难的「咕咕」咽了几下后,将爱人的

阳精全都吞入了自己的腹中,而没有完全咽下的精液再次随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不顾自己满嘴和双胸上的精液,卡罗尔一只手抓起爱人的巨屌,开始用舌头

舔着龟头的部分,温柔的用自己的香舌帮爱人清理着射精后留下的污物,男子此

时也紧闭着双目最后享受着卡罗尔的服务。

清理完后卡罗尔放下爱人的大肉屌,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的精液后,满意的看

了看经过这几天的大战和刚才强烈射精而闭目休息的爱人,满意的温柔笑了笑,

随手拿起一张毛巾擦干了嘴角和身上的精液后滩在了爱人的身上,良久,男子似

乎因为太过『劳累』而深深睡去。

卡罗尔抚摸着男子的手臂闭目感受着这真实的感觉,她此生经历了很多,也

有很多男人,但是之前任何的一个男人都没有让她如此放松自己,可以全身心的

投入,不再想其他的事情,一心一意的只做自己。

一滴泪水再次从眼角滑落,她知道今天一过,他就要离开,去那个她向往的

地方,虽然男子承诺会来看他,但是她清楚的明白,自己不可能永远跟他像正常

夫妻般生活,一是他们都有着各自的事业和责任,二是她早就已经完全失去了生

育的能力,对于卡罗尔来说,除了她的身体和样貌外,她觉得自己某种意义上,

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了。

男子一直没有提这件事情,但是卡罗尔知道自己的爱人多少会在意一些,也

知道他不可能没有子嗣,一个优雅的领导者怎么可以没有后人,有些事情,她总

要面对,他永远不可能只属于她一个人,她注定只能成为他的情人罢了。

起身看着爱人已经完全熟睡,卡罗尔起身温柔的替爱人盖上了被子,再次亲

吻了一下爱人后说了句『对不起』后再次擦干了眼泪,走出了他们的爱巢。

在这间别墅的上空,全身一身不挂的卡罗尔漂浮在半空留念看着这间别墅,

全身被一道金色的光芒围绕着,不一会儿,她全身已经换上了一件黑色三角裤连

身衣的制服,制服的中间有着一条闪电的符号,腰间系着一条深红的腰带,双眼

带着一条黑色的眼罩,长长的金发随风飘动着。

叹了一口气,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卡罗尔握紧了双拳,双脚一用力,往

那令人向往的夜空飞去,跟随她身后的,是一道道长长的金色尾焰。

【好文】【美漫之骑士】(序章)着长长的金色尾焰往天空直奔的卡罗尔看到一道红色光芒与自己插肩而过,

那道红色的光芒托着红色的尾焰划过夜空,就像一颗红色的流星一般,印红了黑

夜的星空。

回头看了看了那红色的流星后,卡罗尔冷哼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是你的,但是他的『心』永远属于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