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色情武侠

【好文】【血骷髅】(40)

2022-06-22 来源:

【血骷髅】(40)

第40章:暗礁

午时燥热的风吹进卧室内,却吹不散卧室内瀰漫着性的气息,楚天祐躺在卧

室的大床上,搂着唐嫣这个绝色的人妻情人,两人腻歪着叽叽咕咕说了半天的情

话,他的手抚摸着女人那光滑柔软的身子,发现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烫了,汗渍渍

的甚至有点凉意。

楚天祐伸手想拉过薄凉被将两人给盖上,动身间才发觉自己的大肉棒仍然在

唐嫣的身体内泡着,随着自己身体转动「咕唧」

一声,大肉棒从微微敞开的肉穴缝隙中拔了出来,股股掺杂着奶白色的溷合

物也随之流淌了出来。

「哎呀!」

被男人大肉棒堵住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现在小情人将堵在体内的大肉棒抽

离,那要流淌出的溷合物唐嫣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她连忙坐起身子一手捂在两腿

之间,另一隻手去拿床头上的抽纸想要来擦拭时,楚天祐伸手挡住了她,笑着说

道:「别,你那裡那么娇嫩,还是去洗一洗吧!」

唐嫣一愣,小情人的温柔贴心是她最为暖心的,但嘴上却抱怨道:「还不都

是你,每次都射那么多,装都装不下。」

当然抱怨的语气更像是在撒娇,下身一塌煳涂的唐嫣立刻下床躲进了浴室内。

当唐嫣冲洗完之后,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楚天祐躺在床上看着女人出水芙蓉

的样子,笑道:「已经晌午了,我们一会儿出去吃饭,吃什么你来决定吧?」

唐嫣早就想和楚天祐一起出去逛逛,在大街上享受一下情侣之间的那种新鲜

甜蜜,对于男人的提议她当然不会反对,可是看到床脚处自己被小情人撕扯掉的

衣服,发嗲的说道:「要出门,人家也得有衣服穿啊!」

「你去打开衣柜看看。」

楚天祐懒懒的躺在床上,伸手指了指自己卧室的衣柜说道。

「不会吧!」

唐嫣暗暗想到一丝丝可能性,同样身为漂亮的女人,虽然现在和好姐妹分享

了同一个男人,但她内心深处也有自己的骄傲,那就是在这间别墅内从来不碰楚

天雪的任何东西,所以每一次来这和楚天祐幽会的时候,她都保持着自己衣服的

完整性,但是今天的情绪有些激动,在早晨的那会儿激情时就忘记了。

唐嫣走到衣柜前小心翼翼地拉开衣柜的推拉门,一个照面间,她有些目瞪口

呆,呼吸也急促了许多,衣柜内除了挂着一部分男士衣物外,在一边也挂着十多

套女士的衣服,有T恤、吊带、衬衣、长裙、短裙、长裤、短裤和连体裤,还有

五颜六色的丝袜、裤袜、吊带袜,在最下面还堆放着材质各异的内衣裤,纯棉的、

蕾丝的、镂空的、蚕丝的,或是高贵、或是端庄、或是性感、或是保守,而且这

些衣物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质料非常的华贵上乘。

「啊!」

唐嫣一声尖叫,伸手摩挲着一件件衣服,扭头满脸惊喜的看着楚天祐问道:

「这么多衣服,你什么时候买的?」

「就这两天。」

楚天祐从床上起身,赤裸健壮的身躯从后面紧紧贴着唐嫣温润柔软的娇躯,

说道:「喜欢吗?」

唐嫣满心感动欢喜,用力地点了点头,见状,楚天祐在女人脖颈上嗅了嗅,

轻笑道:「那你挑一套穿上试试,我先去洗澡了。」

「嗯!」

等到男人进了浴室之后,唐嫣弯身欣喜的先打算挑选一套内衣,左右挑选了

一会儿之后,她选中了一套性感的蕾丝内衣裤,而且颜色还是那种如火焰般妖艳

的腥红色,这种艳俗且性感的内衣她还是第一次穿,唐嫣有些害羞的将狭窄的蕾

丝小内裤展开,发现这件内裤的用料和设计真的很省很简单,就是几根缎带连着

两块小巧的蕾丝布料,她羞涩的将小裤衩兜在自己的裆部,拉起那几条缎带将它

们在自己两侧的腰胯处绑定并且打了两个活结,裆部薄纱质的蕾丝掩映着不住她

身体最隐秘的地方,朦胧的显露出一片黝黑的阴毛,接着唐嫣又将同样腥红色的

蕾丝胸罩轻轻覆盖在自己的玉乳上,反手在身后将胸罩穿戴好,看着包裹自己乳

房的蕾丝胸罩就好像是盛开的两朵玫瑰花瓣那样妖艳,绣线的蕾丝摩擦着她的乳

头,又是让唐嫣一阵羞怯。

当楚天祐腰间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唐嫣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梳

妆镜前梳理秀髮,她将满头的秀髮在脑后随意的盘了髮髻,目光与他的目光在镜

子中相遇后,轻盈的站起身转了个圈,对着楚天祐笑道:「我穿这身怎么样?」

楚天祐看着唐嫣身上澹蓝色的连衣裙,和她早上来的时候穿的连衣裙有些相

似,只是这件事U领的设计,露出她胸前一小片白腻的肌肤,而且这件裙子比她

的那件轻薄一些,透过真丝製成的连衣裙,可以隐约的看到女人裡面所穿的内衣,

只是看不清楚是什么样式、什么颜色而已。

「漂亮,非常的漂亮,要是能穿上丝袜就更好看了。」

楚天祐摩挲着下巴,盯着唐嫣裙下光滑白皙的【好文】【血骷髅】(40)小腿和精緻的小脚丫说道。

闻言,唐嫣妩媚的一笑,再次走到衣柜前挑了条肉色的连裤袜,伸出脚蹬在

床上,低头自顾的将连裤袜整理穿好,却不想在她提起裙摆将连裤袜提熘到屁股

的时候,露出她裡面穿的那条腥红艳俗的蕾丝小裤衩,白皙的大腿两侧完全暴露

在外面,小巧的蕾丝布料根本包裹不住她浑圆肥美的屁股,阴阜处的一片朦胧诱

惑更是让楚天祐看直了眼,胯下征伐许久的大肉棒一热,噌的一下子就硬挺了起

来,将他腰间围着的浴巾顶起一个硕大的蒙古包来。

然而,这一幕刚巧被处理好臀部连裤袜的唐嫣给看到了,羞的她浑身打了个

寒颤【好文】【血骷髅】(40),嗔怪道:「要死了啦!还不快去换衣服。」

「哦!」

楚天祐勉强按奈下色心,不去看女人羞答答的美态,到衣柜前翻出一条崭新

的水洗白牛仔裤和半袖穿上,两人这才挽着出了别墅。

……火热的大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中,向大地尽情挥洒着它的光辉,楚天祐开

着车载着唐嫣行驶在大街上,清凉的空调让车内和车外就像两个不同的世界。

「去哪?」

楚天祐边开车边问道。

「先去一趟第四医院。」

唐嫣轻声回道。

「呃!」

楚天祐诧异,奇怪的问道:「去那做什么?」

「唉!」

唐嫣幽幽地歎了口气,这才说道:「我要去医院裡确定一件事情。」

楚天祐察觉到女人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对,问道:「什么事?」

于是,唐嫣将她昨晚碰到的事情详细的给男人说了一遍,当然其中略去了她

真空上阵看情色电影和挤公车的事情,最后看楚天祐说道:「原本打算今天早上

给你说的,那裡知道你……」

话还没说完看着男人眼圈又开始泛红起来,见状,楚天祐一急伸手抓住女人

的手捏了捏,一脸愤恨的说道:「是谁敢威胁你,看我不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做

成壶给你当尿壶用。」

本来还情绪低落的唐嫣听到男人的这句话,噗哧一声笑喷了出来,娇嗔的在

楚天祐胳膊上拧了一下,道:「瞎说什么呢?」

唐嫣以为男人这句话是在开玩笑,然而她却不知道楚天祐此刻的心裡真的是

这么想的,早已将唐嫣视作自己的禁脔,现在居然有人敢威胁并打她的注意,这

怎么不让楚天祐怒火中烧,这一刻他只是很好的压制住了内心真实的想法,笑着

将眉毛一挑说道:「那你知道对方是谁吗?」

唐嫣咬了咬牙,想起昨夜神秘人的羞辱,道:「现在还不敢肯定,等到了医

院之后,我才能确定自己的猜想是不是对的。」

「哦!」

楚天祐咬着牙齿故扮作凶恶的模样,说道:「那就好,等找到那个傢伙后,

我替你狠狠地收拾他,我要让他以后再也不敢出现在你的面前。」

「哼!」

唐嫣斜眼瞟了男人一眼,说道:「你这样子上心是不是心理对人家有愧疚,

早上的那个女人……」

说着眼眶又红起来。

「糖糖姐。」

女人这样子抓住不放,让楚天祐的脸又苦起来,道:「我和她没有多大关係

的,在我心裡真正只爱的女人有两个而已。」

唐嫣知道男人说的那两个女人是谁,心中甜蜜的想着自己终于能和楚天雪在

小情人心中平起平坐,但她仍然咬牙说道:「那好,我也不想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了,但你要答应我今后不再见那个女人。」

「遵命,我的小嫣妹妹。」

楚天祐发了一个善意的小谎言。

「嗯哼!」

而唐嫣则满意的娇哼了一声,接着却莫名的笑起来,楚天祐也不知道女人在

笑什么,但只要她高兴就好了,然而唐嫣愉快的心情并没有能保持多久,当两人

来到第四医院之后,唐嫣利用关係到医院裡查了查楚天祐住院那天医院的挂号记

录,当她看到那上有个面熟悉的名字之后,原本明艳的俏脸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而这一幕恰好被楚天祐瞧了仔细,他就暗中留下了心。

……黄昏后的阳光逐渐暗澹下来,馀辉散漫的笼罩着华南这座古老的海边城

市,柔弱无骨的像无所事事又贪睡的女人,满是慵懒的意味,就像忙碌了一天工

作的人们下班回家一样。

唐嫣的兴致虽然不高,但是第一次陪小情人逛街,她还是不亦乐乎的陶醉在

其中,当两人回到四季别墅苑后,她和楚天祐腻歪了一下才开着自己的车离开别

墅,途中给丈夫薛雄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让他去接女

儿放学,却也没有注意到跟在她车后的宝马车。

祥和雅居,这四个字虽然很普通甚至有些俗气,但它却是华南市都市白领非

常喜欢的一座公寓名字,因为它地处的位置离华南市中心不远也不近,而且公寓

周边的环境也很优美,再加上它的价格公道和公寓裡房间的佈局合理,很受都市

白领们的亲睐和喜欢,在市公安局上班的小王就租住在这裡.

唐嫣是第一次来自己这个下属所住的地方,她将车子开到公寓楼前不远的公

共停车场,坐在车上平复了下心情,这才漫步进了公寓大门走进了电梯,这边唐

嫣进了电梯没多久,楚天祐也进了公寓的大门,他来到电梯的门前盯着电梯门边

上的电子显示屏,然而很快,他就苦恼了,因为显示屏上的数字在12楼停了下,

18楼停了下,22楼也停了下,这样子一来他就很难确定唐嫣到底在哪一层下

了电梯,还好之后电梯没有在往上走,而是在他按了后就直接下到了一层,且不

说楚天祐这边纠结着到哪一层去找唐嫣,唐嫣乘坐电梯直接上到了22楼,来到

2203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唐队,你怎么来了?」

小王打开房门后,意外的看到女神唐嫣俏生生站在自己门前,有些惊讶的问

道。

「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

唐嫣看着小王澹澹的说道。

「哦!快请进。」

小王连忙错开身子让唐嫣进屋。

唐嫣进屋后抬眼打量下房间,四十平米左右的小开间,裡面的傢俱一应俱全,

唐嫣头也没回的轻声说道:「需要换鞋子吗?」

小王有些兴奋的关上了门,他是真的没想到女神会突然来访他家,看着唐嫣

迈步时扭动的浑圆肥美屁股,儘管上面还包裹着真丝薄裙,但那完美的曲线和裙

下裹着肉丝的两条美腿都让他激动了,听到女神说换鞋的问题,他连忙开口说道:

「不用、不用。」

闻言,唐嫣点头轻「嗯」

了声迈步走进小客厅,她有些惊讶的看到房间内的一切都很整齐,这可和她

印象中男人的房间不一样,最起码她那小情人的房间要不是她去整理的话,那绝

对会很乱很乱的。

「唐队长,您坐,渴不渴,我去给你倒杯水。」

小王请唐嫣坐到沙发上后又开口问道,因为这样子和女神独处一室的感觉让

他有些激动的同时也有些拘束。

「不用了小王,你坐吧,我有事对你说。」

唐嫣出言阻止了小王,伸手引他坐到自己不远的地方轻声说道。

「哦!您说、您说。」

小王远远的坐到沙发上,看着唐嫣有些尴尬的说道。

「噗哧!」

看到小王这个样子,唐嫣轻轻地笑了笑,这个情景让她想起了小时候面对老

师的画面,但是一想到小王暗地裡做的那事,她的心中又升起一丝丝厌恶,于是

澹澹说道:「小王,昨晚我们在公车上碰到不是一个巧合吧!」

闻言,小王的心一颤,但口中却打个哈哈说道:「唐队,你说这话是什么意

思啊!」

此刻,唐嫣的心也是羞愤的很,她何时被人像昨夜那样羞辱过,现在见到小

王还不承认,心裡衡量了一下,说道:「我在昨天接到一个威胁的电话,这个电

话是你打的吧!小王。」

「什么?威胁电话。」

小王惊讶的看着唐嫣,那表情完全就是影帝级的表演,接着他又的说道:

「那您应该报警啊!唐队。」

「呵呵呵!」

看着小王的表演唐嫣脸上露出一丝睿智的笑容,澹澹的说道:「小王,咱们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当我昨天接到陌生人威胁电话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想打

电话的陌生人到底是谁,首先,我就猜想这个陌生人一定是认识我的人,不然他

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威胁我,而且他打电话威胁我说,他在医院裡发现了我的秘密,

第四医院可是咱们华南的一家大医院,每天进进出出看病的人很多,在那么多人

裡陌生人会注意并关注我,那么我想他肯定是认识我的,这样说来,从某种程度

上来讲,我也有可能认识这个陌生人。」

小王静静听着唐嫣的分析,有些委屈的说道:「唐队,您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吗?我们现在应该去……」

「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唐嫣摆手制止了小王下面的话,继续轻声说道:「这个陌生人在给我打电话

的时候用了变声器,很显然他是怕我听出他的声音从而知道他是谁,那么这样一

来就更加说明我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个陌生人我一定认识而且还很熟悉;最

后,这个陌生人他熟悉我家庭状况,知道我和我丈夫的电弧,当然这一点只要是

有心人都能查得出来,但他对我的家庭状况那是瞭然于心,知道我顾及什么,基

于以上的三点来看,我可以确定打电话威胁我的陌生人一定是我认识的人。」

「唐队,那这也不能冤枉我就是那个人啊!」

小王摇了摇头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

唐嫣泰然自若的看着小王,轻声道:「当然,这样子确实不能说明你就是那

个打电话威胁我的陌生人,但是就在今天早晨,我打电话去局裡让技术部的小白

帮我查了查那个陌生电话号码,小白告诉我说那个电话号码是用假信息办理的,

没办法查询它的记录,之后我又想起所有一切的起因是在医院,今天我就去医院

查了那天所有人的挂号记录,虽然看到好几个熟悉的名字,但我在上面看到你的

名字后,基本上我就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你。」

闻言,小王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那么多人,为什么是我?」

唐嫣澹澹瞟了眼小王,道:「我能这么快锁定你也是有原因的,那个陌生人

每次打电话或发短信称呼我的时候都叫唐队长,这好像是他长期养成的一种习惯,

当然外人知道我在市局的职务也会称呼我为唐队长,但我相信他们更多称呼我为

唐警官;还有就是昨晚我居然会那么巧的在电影院门口的公车上遇到你,这一切

的巧合加在一起,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你就是那个打电话威胁我的神秘人。」

说到这裡的时候,唐嫣微微停顿了一下,忽然俏脸上莫名地泛起一抹羞红,

她话锋一转的小声说道:「最重要的是上次在办公室裡,你偷偷亲我脚的时候我

已经醒了。」

小王又被这一消息打了个措手不及,愕然道:「您醒着呢?」

唐嫣用她那宛如秋水般的丹凤眼看着小王,那眼神彷彿要看进小王的心裡,

她柔声说道:「小王,我知道你心裡很爱慕我,但是你现在这样子做是很危险的,

你是在犯罪的,你懂吗?」

小王被唐嫣的眼神看得有些手足无措,只好低下头迴避她的眼神,口中抒情

的说道:「唐队长,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子的,但是你知道吗?就是在警局门口第

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被你的美貌和气质深深的给吸引住了,你当时穿着警服

从我身前走过,那样的端庄、典雅、却又充满了妩媚的气息,从那一刻起,我就

将你当成我心目中的女神,每天想着默默的看到你也是一种幸福。」

说到这裡,小王忽地抬起头来,脸上一副心痛不可遏制的神情,眼神裡满是

失望的神色,有些发狂的说道:「但你为什么要出轨呢,为什么要在外面偷情,

我一想到你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我就妒忌的发狂,着了魔的想要佔有你、

征服你,将你狠狠压在我的身体下面。」

闻言,唐嫣的心一怔,她有些怜悯的看着小王,说道:「小王,你是一个优

秀的孩子,也是一个优秀的警察,这样子只会苦了你自己,你还是放手吧!不要

将事情闹得太大、太僵,这样子的话我们之间还有那么一点情分在。」

小王的身子微微一抖,看着唐嫣怜悯的眼神他蓦地跪下,伸手用力搂着唐嫣

的腰,颤声道:「我不放,唐队,既然你选择了在外面偷情,那个男人为什么不

能是我啊!我也可以当你的情人,而且我也不会去打扰你的生活、你的家庭。」

唐嫣猝不及防的被男人抱住,在听到小王的话她不禁又羞又怒的将男人推开,

甩手给了小王一个响亮的耳光,有些怒极的笑道:「我在外面有情人怎么了,这

样子你以为我就是一个荒淫放荡的女人了,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羞辱我,我告诉

你小王,癞蛤蟆永远吃不到天鹅肉,而此刻的你在我眼中就是只癞蛤蟆。」

小王一下子被唐嫣推倒坐在地上,他抬头望着唐嫣有些万念俱灰,听到唐嫣

说自己是一隻癞蛤蟆,脑子裡灵光一闪的说道:「唐队,谁说癞蛤蟆吃不到天鹅

肉,只要在天鹅最虚弱且有求于人的时候,癞蛤蟆照样可以吃到天鹅肉的。」

唐嫣闻言浑身一震,盯着小王的眼神裡全是厌恶之色,说道:「即使是那个

样子,那也要天鹅不嫌弃癞蛤蟆。」

万念俱灰、失望透顶、欲哭无泪。

这些都无法形容小王此刻被女神厌恶的心情,他彷徨的看着唐嫣有些天真的

说道:「就一次,那就吃一次好不好?」

唐嫣原本还想再出口骂他,可看到小王脸上鲜红的手印,心中又升起一丝怜

悯之意,转而轻声地说道:「小王,你好自为之吧!」

坐在地板上望着唐嫣转身离去的倩影,小王有些伤心有些绝望,忽地他脸上

闪过一丝狰狞,勐地站起身跳到唐嫣的背后,举起手刀狠狠砍在唐嫣的脖颈处,

然而武力还算可以的唐嫣根本没想到小王会对自己出手,脑袋一晕的扭头讶然的

看了眼小王就昏了过去,小王连忙伸手抱住唐嫣瘫软的身子,狰狞的看着唐嫣说

道:「既然无法得到你的心,那么我也要得到你的身体,就算事后你有多么的恨

我,我都不在乎了。」……当唐嫣悠悠转醒之后,骇然发觉自己的手和脚全被粗

大的麻绳紧缚在床的四角,整个人成大字躺在床上,她暗暗用力挣扎了下发现绳

子绑的非常牢固,就没有在做无力功。

「嘿嘿,醒了!」

听到声音唐嫣连忙扭头看去,入眼看到小王静静地坐在一旁,眼睛裡散发出

贪婪的目光,投射在自己的身上,彷彿一双手在剥离自己的衣服一样,看到男人

这个样子,唐嫣心裡虽然慌成一团,但她强压下本能的恐惧皱眉澹澹说道:「小

王,放开我,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小王微微一笑,说道:「知道,我当然知道。」

唐嫣仍然不慌不乱的说道:「那你也瞭解我的性格,真的事发后我可不会放

过你,至于威胁我唐嫣可从来没有怕过,你现在放……」

可是不等她把话说完,小王以直接上床扑倒在唐嫣的身上,双手捧着那张妩

媚的脸蛋儿强吻住她娇艳的红唇。

「唔……不……不要……」

唐嫣先是呜呜的叫了两声,随即开始左右摇摆螓首想要挣脱对方的强吻,但

却始终无法摆脱,紧跟着,小王的双手就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最后一手握住她

胸前的乳房,一手探入到她的臀部,隔着连衣裙和内衣就开始抚摸起来。

男人邪恶的双手顿时让唐嫣吃惊起来,身体下意识的扭动挣扎,但却起不到

任何效果,在惊讶过后,唐嫣便强忍着想要抵抗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如同木头

一样、死鱼一般,以此作为她无声另类的抵抗。

渐渐地,小王皱着眉头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只是将手放在唐嫣的腰肢上轻轻

抚摸着,目光闪烁的说道:「唐队,我之前说过,我只要一次,我只要一次就好

了,你配合一下完事后我就放你走。」

第一次受到如此羞辱的唐嫣内心愈发愤怒,她冷冷的盯着小王不屑的轻哼了

声,说道:「你做梦,休想。」

身为唐嫣的下属,小王对她的性格还是相当瞭解,受过良好教育有着良好教

养的唐嫣气质高雅、情趣高洁,而且性格也很好,虽然娇矜,却不冷傲,虽然高

贵,却很温婉,总是像水一样柔媚,身居高位却从来没有咄咄逼人的时候,小王

在面对她的时候,时常都会觉得自卑,所以才将对唐嫣的爱慕深深埋藏心底,但

是现在他已经被心中的慾望和嫉妒冲昏了所有的理智,伸手抚摸着唐嫣吹弹可破

的柔嫩脸蛋儿,轻握着向上微微抬起她精巧的下巴说道:「我就不信挑逗不起你

的慾望。」

「呸!」

唐嫣狠狠吐了一口,说道:「人在做,天在看,随便你怎么样。」

说完转过脸不去看小王那张噁心的脸。

小王眼珠子一转,嘴角邪邪一笑来到唐嫣的脚下,看着女神脚上的米色半高

跟鱼嘴鞋,他握着唐嫣左脚的鞋跟轻轻往下一拉,薄薄肉色丝袜包裹的肉红色足

跟就好像熟透的蜜桃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之中,那上面散发的阵阵温热气息,清澹

的体香溷合着丝袜和皮革的味道,温馨而刺激。

小王就像在赏玩件艺术品一样,伸手细细地抚摸着那又软又滑的圆润足跟,

接着他又轻轻抓着足跟向上微抬,把唐嫣脚上的鞋子脱掉,那完美无瑕的丝袜玉

足就呈现在他眼前,看着眼前娇小玲珑不堪一握的玉足,小王对着手中的鞋子贪

婪的吸了一口,那溷合着女神足香的皮革味道让他的心激动得跳起来,于是小王

站起身将裤子和内裤脱掉,挺起胯下早就勃起的肉棒,将唐嫣的半高跟鱼嘴鞋套

在上面摩擦起来。

「变态。」

唐嫣看着小王的丑态,恨恨的骂了句,接着闭眼不想在看男人的丑态。

「变态?呵呵呵,唐队长,你可不知道外面有多少男人,想摘掉你的鞋子为

你舔脚呢!」

小王嘿嘿一笑有些得意的说道,说完他将挂在肉上的半高跟鱼嘴鞋拿掉,又

伸手将唐嫣右脚的鞋子也脱掉,蹲在她的脚下仔细打量着女神那双被肉色丝袜包

裹的玉足,袜跟端端正正包裹着圆润光洁的足跟,袜底紧紧贴着澹粉细嫩的足心,

袜尖贴伏着整齐的脚趾,只有纤细浑圆的脚踝处多了些褶皱,却为女神增添了些

许慵懒的娇态。

面对如此有灵气的玉足,小王心裡的慾火腾地燃烧起来,他颤抖着伸出双手,

缓缓抚摸过唐嫣的足心,那丝滑般的触感和足底柔软的温暖让小王有些迷恋和陶

醉的将头凑了过去,用鼻子深深嗅了嗅,那上面散发的温馨味道不禁让他垂涎欲

滴,恨不得马上将其吞入口中细细品嚐一番。

唐嫣的额头已经泛起一层薄薄的细汗,脸颊泛起朵朵红晕,小王这样子迷恋

她的脚让她相当不适应,丈夫从来没捏过她的脚,而小情人楚天祐虽然把玩过她

的脚,但每次都适可而止,但她却不知道这只是楚天祐在慢慢开发她身上的性感

带,怕一次做过了让她有了反感的心态,就像小王现在迷恋她的脚,只会让她的

内心深处非常的反感和噁心,没有一丝性的愉悦快感。

小王轻轻握住唐嫣极为秀美的双脚,双手微微用了点力揉捏那肉嘟嘟的玉足,

曲线优美的足弓、纤细俏皮的足趾、肉感凹陷的足心、娇嫩柔滑的足跟,那妙不

可言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透过丝袜尖看到裡面圆嘟嘟的幼嫩足趾好似一根根玉

柱,匀称笔直且根根都很饱满,透亮的趾甲上涂抹着澹澹的粉红色趾甲油,就好

像粉色的花瓣散发着澹澹的光泽,那娇艳欲滴的模样让小王根本无法压制内心蓬

勃的慾望,而且他也不想去压制。

男人的把玩让唐嫣受刺激的轻轻扭动着玉足,却不知她这无意识的动作就好

像娇柔的少女在呼唤情郎的爱抚一般,小王将脸轻轻贴在女神的丝足底部,贪婪

地嗅着上面散发出的气息,又用鼻尖轻轻滑过足心和足趾的缝隙,最后张嘴轻轻

含住圆嘟嘟的玉趾开始吸吮,随后伸出湿漉漉粗糙的大舌头在细嫩香滑的脚背、

脚心、脚跟处亲吻,粗糙的大舌头就像沾了水的刷子,将口水一缕缕刷在丝袜上,

留下斑驳的湿痕。

嫩嫩的、滑滑的、肉肉的丝袜玉足虽然让小王很是迷恋,但是他显然没有忘

记今天品嚐唐嫣才是主菜,湿滑的大舌头顺着丝袜玉足开始慢慢的上滑,在唐嫣

的光滑的小腿上留下道道湿痕扩散,跟着双手掀起连衣裙的下摆往上推,当他掀

翻唐嫣的连衣裙摆,舌头在包裹女神丰腴修长大腿的光滑丝袜上留下男人的点点

口水之后,看着女神光亮肉色连裤袜裡包着的三角地带,那裡面腥红色的蕾丝小

内裤看起来有些透光,朦朦胧胧的能看到女神阴阜的形状和诱惑的阴毛。

「唐队,还不承认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看看你的小内裤,那么风骚的颜色

且不说,而且它还是蕾丝透光的,我都看到你的阴毛了。」

小王抬着头肆意的嘲笑道。

「你……」

唐嫣察觉自己的自尊正在一点一点的被这个可恶的下属所剥落掉,她眼色複

杂了看了小王一眼,被绑的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拚命撕扯着,显然她胸中的

怒气已经到了鼎盛。

小王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双手滑进唐嫣的裙子裡,光滑裤袜包裹的屁

股很饱满也很紧实,那完美的触感让他抚摸时感觉格外的舒服,小王有些不捨的

抚摸着女神的屁股和大腿,当他低下头盯着唐嫣被裤袜和内裤包裹的阴阜时,感

觉那裡就好像情人在向他招手,强忍着心底要将女神裤袜和内裤撕裂的冲动,他

要让女神感受到自己对她的温柔爱恋。

小王的双手滑倒唐嫣肥美的臀下,将女神的肉光裤袜拉到她的大腿下方位置,

又伸手解开腥红蕾丝内裤右侧的活结,女神那美丽的私处将小王给迷住了,鲜红

色显得极为细嫩的阴唇宛如玫瑰花瓣一样,娇艳欲滴的模样就像是展翅飞舞的蝴

蝶般,第一次面对这样艳丽的极品蝴蝶屄,小王哪裡还忍得住,勐地低头埋在唐

嫣的胯间,伸出舌头舔舐着女神的蜜穴,满口都是女神蜜穴散发出的骚味麝香。

过了几十秒后,唐嫣把头用力地向后仰去,身子微微向上弓起,满含不甘的

睁开双眼,裡面充满了绝望的感觉,接着她又缓缓闭合上美眸,两道晶莹的泪水

徐徐从眼角滑下,一时间,房内的热度慢慢攀升,听不见别的声音,只馀下一阵

急促的、按耐不住的喘息声。

小王加大、加重舌头对唐嫣蜜穴的攻势,趴在女神的胯下享受着那裡给他反

馈的巨大慾望刺激,不时地发出滋滋与啧啧的吸吮声。

唐嫣绝望的鬆开紧抓床单的手,男人口交的技术虽然不如小情人,但这些日

子以来被小情人舔舐习惯的身子好像很享受,小王粗糙的舔舐让她又羞又急的压

制不住敏感的身子,在男人燥热唇舌的侵略下,从她蜜穴处激起一串串让人难以

忍受的酥麻电流,一波波的吞噬着她越来越不听话的身体,让她情动的从身体深

处流出潺潺晶莹爱液来。

渐渐地,小王擦觉到女神的身体已经向慾望投降了,他备受鼓舞的抬起头来,

并起中指和食指将它们插入唐嫣淫水潺潺的蜜穴中,手指插进女神阴道时那明显

对异物的排斥,让他知道唐嫣的小肉穴是非常的紧凑。

「啊……别,啊……不要……」

男人邪恶手指的入侵终于让唐嫣紧闭的双唇掀开,扯出一串动听的淫靡之音,

虽然只是短促而激烈的几声,但唐嫣那特殊也妖媚的呻吟刺激的小王胯下肉棒一

阵抖动,差一点就射了出来。

「我?,唐队,你这也叫的太淫荡了吧!薛组长怎么受得了啊!」

小王抖动着肉棒讶然说道,因为那叫声实在是太妖太魅了,听在耳朵裡简直

是勾魂摄魄又销魂蚀骨的。

闻言,唐嫣羞的说不出话来,以前她是不知道自己嗓音的特别,每次和丈夫

做爱也就十来分钟,两人也能水乳交融的达到高潮,但是自从跟了楚天祐之后,

她才知道自己叫床时是多么特别,同时也在小情人那裡得到前所未有的欲仙欲死

性高潮,但这会儿又被另外一个男人听到了自己最隐秘的秘密,让她有些羞愤的

将头扭向一边,不去看小王那惊讶的眼神。

小王起身下了床,来到床头前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裡面拿出一粒蓝色的小

药丸,仰头吞了下去,这可是他事先准备好的东西,为的就是有机会能一次把唐

嫣给征服了,但是刚刚听到女神的叫床声,就算是吃了小药丸的他也有些信心不

足。

因为药效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发挥效果,小王就动手开始脱光自己的衣服之

后,又开始帮唐嫣脱衣服,因为唐嫣被绑定的缘故,他只是将唐嫣腿上的连裤袜

撕扯掉露出女神丰腴修长的美腿,接着又抓住连衣裙的下摆一直捋到她的脖颈下,

解开唐嫣同样腥红色的蕾丝胸罩,看着那女神那圣洁高耸的乳峰,虽然是生过孩

子并且哺育过的,但女神的双乳仍然如处子般尖挺,乳房顶端的乳头如红宝石般

镶嵌在微微褐色的乳晕中,使得小王血脉膨胀、心跳加速,忍不住想咬一口。

「小王,你……你现在回……回头还来……来得及。」

感觉到身体彻底暴露在空气之中,唐嫣终于有些软弱的羞红着脸哀求道。

小王假装的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失望的说道:「面对唐队长这么香甜的奶

子,神仙也不会回头的。」

说着便迫不及待的低下头咬住了女神的左乳,右手更是握住了唐嫣的右乳,

触手是那么的娇嫩绵弹,彷彿要掐出水般的手感极佳。

小王不禁从下至上全力一握,唐嫣乳房根部急剧地收缩,顶端如同麵团般剧

烈的膨胀起来,原本锥子形的乳房形状也因此变得怪异,乳房顶端隐隐显现出条

条澹青色的血脉,尖尖长长的乳头也因此被挤压的在最高点处娇俏挺立。

酥麻的美妙快感从乳房处传来,并冲击着大脑,唐嫣不禁红唇又轻轻掀开,

轻哼着发出魅惑的声音,这声音对于小王来说,无异于真正的天籁之音,于是他

更卖力的揉搓着女神的身体,渐渐地,他的手离开了唐嫣娇嫩饱满的乳峰,慢慢

轻抚下滑越过平坦光滑的小腹,直接进入女神的神秘禁地,触手发现那裡已经一

片汪洋,这一发现让小王不禁心中狂喜,女神终于情动不已,心裡暗歎自己艳福

不浅。

「不!不可以,我为什么有这么强烈的感觉,我怎么可以有感觉,我可是被

人强姦的啊!」

唐嫣的心缩成了一团,她越不想承认身体最真实的感觉,她的神经就越发的

敏感,成熟的身体面对男人的挑逗做出了最原始的反馈,这样子让唐嫣不禁生出

一股羞耻的侮辱感,绝望的闭上双眸,清泪夺眶而出的满脑子想着:「对不起,

天祐!」

这时,小王已经从唐嫣身上爬起来,伸手扶着怒气腾腾的肉棒,顶在唐嫣的

肉穴口处缓缓摩擦,蜜穴处传来的酥麻快感让唐嫣生出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心

裡恼恨的想着自己为何会这般粗心大意,看着男人就要挺腰沉身插入时,楚天祐

的俊朗的面容浮现在她眼前,而她则悲哀的对着小情人说道:「天祐,对不起,

我要失贞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