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淫色人妻

【好文】【情欲场】(9)

2022-06-22 来源:

【情欲场】(9)

「今天小芳先过来,下午陪我去买了东西,又帮我整理了房间,晚上亲口告

诉我,喜欢我,按理说今晚不应该再让小兰过来。但是,今天我第一个电话是打

给小兰的,当时她在上班,没有接到,如果接到了,我想她应该会请假过来帮我

,是不是,小兰?」刘斌搂着两人继续说。

刘斌见马小兰连连点头,接着又说:「小兰下午回了电话,当时我以为小芳

晚上会与同学一道回学校,所以就叫小兰晚上过来。」顿了顿,接着又说:「我

第一个打电话给小兰,小芳你不要有想法,有个事你可能不清楚,我上次答应小

兰,让她做我的女人,今天租了房子,自然就想到了她。要小兰做我的女人,不

是说我只喜欢小兰,不喜欢小芳你,你们两个都很可爱,我都喜欢,只是你们两

个的情况不同。小芳你还在读书,有时晚上还要学习,没有多少时间可以陪我,

小兰在酒店上班,晚上有时间,我需要的时候,可以陪我。」

刘斌停顿下来,看了看两人,见两人在凝神听自己述说,笑着说:「如果今

晚我要你们两个都陪我,愿意吗?」

「嗯。」「愿意。」两个几乎同时回答,之后相互对望一看,均是满脸羞赧

刘斌笑了笑,说:「今晚还是小兰陪我,毕竟她愿意做我的女人,小芳你先

别说。」他止住了欲插言的王芳,接着说:「喜欢我,与愿意做我的女人不同,

比如你喜欢这个明星、那个偶像,可能只是欣赏他(她)的某一个方面,并不表

示你会做他的女人,我的女人只能有我一个男人,也就是说只能和我亲热、睡觉

,所以你不用急着表达,你想清楚再说。其次,你现在即使想清楚了,愿意做我

的女人,今晚也不方便陪我,你同学在这里,万一让她知道了不好,再说你同学

喝多了,晚上需要人照顾。」

为了不让两人受伤,他一边斟酌用词一边慢慢地表述自己的意思,费了好一

番功夫才表述完,至於两人是否听明白,没时间去观察分析了,说完便搂着两人

站起身来,说;「快十点了,早点睡吧,我今天喝得也有点多,小芳你们明天一

早要回学校。」

刘斌急於回房休息,其实是因为挤在两个青春美少女中间,下体已经有些胀

痛了,想回房放松。

回到房间,马小兰脸上顿时现出幸福而又甜蜜的笑容,依偎在刘斌怀里,说

道:「哥,我太高兴了。」

刘斌心里清楚马小兰高兴地是什么,自己第一个电话打给她,又让她陪自己,

能不高兴吗?但还是笑着说:「你高兴什么?」

「我担心哥把我忘了。」

「傻瓜,这么乖巧可爱的小兰,哥怎么会忘记?只要你愿意跟着哥,哥会一

直把你放在心上。」

「我这一辈子就跟着哥。」

这些承诺刘斌不会放在心上,但是也不会去反驳,说:「要不要洗个澡?」

「我洗了才来的。」

「那哥去洗一下。」

这种老式房子只有一个公用卫生间,刘斌刚洗完,还没来得及穿内裤,卫生

间的门被推开了,周薇穿着内衣醉眼朦胧地站在门口。见到赤身裸体的刘斌,周

薇大吃一惊,似乎瞬间被石化,站在门口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刘斌虽然也有些难为情,但是毕竟是成年人,在周薇的注视下匆匆穿上内裤

后,说:「不好意思,忘记扣上了,你要上厕所?」

此刻周薇酒醒了不少,满脸通红,连忙道歉。

「没关系。是我忘记扣上了。我洗完了,你进来吧。」说完拿着换下的内衣

裤出了卫生间,侧身从周薇身边过去。

刘斌走进房间,马小兰已经睡进被窝。待他上床后,马小兰翻身抱住他,说

道:「哥,我想你。」

「是吗?」刘斌伸手搂住马小兰娇柔的身体,笑着说。

「嗯。」马小兰认真地点了一下头。

「那你怎么没给我发信息、打电话?」

「我怕哥那天是开玩笑的,而且——」

「而且什么?」

「那天你要了小芳三次,只要了我一次,以为哥不喜欢我。」

「那哥今晚补上好不?」刘斌没想到马小兰这么敏感,笑着说。

小马满脸通红地点了点头。

「傻瓜,她比你年纪大,承受能力比你强,那天晚上你三点多还没睡,而且

又是第一次,哥怕你受不了。」

「哥,你对我太好了。」马小兰越发感动,将脸紧贴在刘斌胸脯上。

「你是我的女人,应该要对你好才行哦。」

「嗯,哥,我帮你亲亲。」马小兰说完,脑袋便缩进了被窝,被子一阵波动

后,便见刘斌两腿间的被子高高隆起,不一会,被子开始上下起伏。

刘斌没想到,第一次还羞怯、青涩的马小兰短短几天就变得如此主动热情,

心里虽有些诧异,但是没说什么,而且头枕双臂,含笑细品着。马小兰的口技虽

然生疏,但很卖力。柔软的小手握着阴茎根部,先用舌头在龟头上舔弄了几下,

然后慢慢含住龟头开始吮吸,接着含住阴茎逐渐深入,直到不能再深入时,才开

始吞吐,只是含入稍深一点时,牙齿碰磨着阴茎有些不舒服,从而让口交的快感

大打折扣。

其实他并不清楚,马小兰之所以这样主动,是因为感到了危机,王芳各方面

不比自己差,而且还是大专生,担心他喜欢王芳,不喜欢自己了,所以极力讨好

尽可能让他开心。

数分钟后,马小兰吐出了阴茎。刘斌心想可能是嘴有些酸了,於是掀开被子

说道:「可以了,小兰。」

马小兰身上寸缕全无,显然上床时已将身上衣服脱光,此刻满脸涨红,嘴角

挂着口水,小嘴与龟头之间仍有水丝连着,模样娇憨可笑、让人怜惜。刘斌伸手

将她拉上来,搂在怀中,然后翻身压在身下,吻着她的粉脸和樱唇,说:「小宝

贝,真是难为你了,现在哥来让你开心。」

他伸手马小兰两腿间摸了一下,发现已经流水潺潺,笑着说:「看来小兰是

真的想我了,小兰,你抓着小弟弟,让它和你的小妹妹亲热。」

马小兰红着脸点了一下头,然后依言抓住怒张的阴茎,引导进入自己身体。

「还痛不?」在阴茎进入过程中,刘斌见马小兰眉头轻蹙,关心地问。

「不痛,只是有点胀,你那东西比影碟上的大。」

「你不喜欢大的?」刘斌笑着问。

「喜欢。」马小兰娇羞地回答。

「你才和我来过一次,还不是很适应,再多几次,就好了。」

「嗯。」

随着刘斌的轻轻抽动,马小兰的眉头渐渐舒张开来,双手搂上了刘斌后背。

「舒服吗?」刘斌一边抽动,一边问身下的小兰。

「舒服。」

「愿意跟哥做一辈子吗?」

「愿意。只要哥不嫌弃。」

「我们小兰这么乖巧,又这么孝顺,哥怎么会嫌弃?小兰,如果哥还有其他

女人,你会不会吃醋?」

「不会的,只要哥你开心。」

「小兰以后要多吃一点,你看你这么瘦弱,哥都不敢用力,真怕把你弄坏了。」

「哥,你用力就是了,小兰受得住,而且很舒服。」

「那哥用力了。」

「嗯。」

随着刘斌强劲有力抽插的展开,马小兰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但是除了口鼻

间「嗯」「喔」声外,没有其他声音,似乎在压抑着。过了一会,尽管鼻息很粗

重,但是马小兰依旧是压抑的呻吟,刘斌见她不能放开,心想得好好培训才行,

说:「你感觉舒服就不要压抑,想喊想叫都行,两个人在一起关键是要开心。」

「嗯。哥,好舒服,你再大力一点没关系。」

「这就对了,你说出来,哥才知道你是不是舒服。」

「……哥……我好舒服……你插到心里了……哥……我要飞了……哥我爱你

……我要……要一辈子……跟……跟你在一起……哥……我要飞了……」马小兰

在刘斌的劝说下,终於放开了,随着刘斌的快速抽插开始发出诱人的叫喊。

尽管已是初冬,室内没有暖气,但是两人身上热气腾腾。当两人静止下来时

,身上已是汗水津津。可能是怕刘斌不高兴,马小兰今天表现十分热烈,曲意奉

承,纵体迎送。当刘斌从她身上下来时,身子已瘫软如泥。

刘斌怜惜地将马小兰搂入怀中,拉过被子盖住两人身子,说:「小宝贝,难

为你了。」

「哥,我感觉好开心、好幸福。」

「你要把身体养壮一点,否则,哥真担心把你弄坏。」

「被哥弄坏我也愿意。」

「小傻瓜,弄坏了,以后怎么陪哥?」

「嗯。哥,我想去洗一下,身上黏糊糊的。」

「算了,你看你全身软绵绵的,外面有点凉,别感冒了,明天早晨再洗吧,

睡觉。」

第二天,刘斌清早就起来了,这是在监狱养成的习惯。他走出卧室,见王芳

与周薇的房门紧闭,敲了敲门,说:「小芳,你们还要去学校,该起床了。」然

后出门下楼,在小区里活动身子。

早晨起来锻炼,也是他在监狱养成的习惯。既然决定好好活下去,就得有一

个好身体。因此每天早晨天刚亮,他就起床锻炼,包括狱友老孙传授的那些功法

的修炼,直到大家都起来了才停止。

大约过了半小时,他见王芳与周薇还未从楼上下来,以为还没起床,赶紧上

楼。进门一看,两人已经穿戴整齐、洗漱完毕,而且马小兰也起床了,正在卫生

间洗漱。王芳与周薇见到他,均是脸儿一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周薇更是垂着

头,不敢与他目光相对。

「刘哥,你清早去哪里了?」他刚准备说话,王芳已出声。

「我到下面锻炼了一下,你们在等我?」

「嗯。」王芳点了点头。

刘斌看了一下手机,说:「快七点了,你们赶紧打车去学校,否则要迟到了。」

说着拿出两百元给王芳。

王芳没有接,说:「刘哥,我们想问你一句话。」

「什么话?你说吧。」他见王芳神态比较认真,亦认真地说。

「我们以后还可以来不?」

原来她们在房间等自己是为了这事,他笑着说:「可以,时刻欢迎。」

「那说好了,不许反悔。」王芳脸现笑容,兴奋地说。

「不反悔。」

「那我们拉钩。」

「你不相信哥?好,拉钩。」

拉完钩,王芳才接过他手中的钱说:「刘哥,我们走了,拜拜。」

王芳他们走后,马小兰才从卫生间里出来,见到他脸色也是红红的,像是抹

了一层胭脂。

「你怎么就起来了,不多睡一会?」

「是王芳说要走了。」说完脸色更红。

「哦?」他含笑看着马小兰说:「她们跟你道别?」

「嗯。」马小兰点了点头,羞涩地垂下了头。

看情形,王芳可能对马小兰说了一些羞人的话,也许是昨晚马小兰的叫床声

太大,让她们听到了。他没有追究原由,说:「既然起床了,那等会一起去吃早

餐。」

他匆匆洗漱一下,便和马小兰一道出了门,在楼下吃过早餐后,说:「小兰

,以后你想过来住就过来住,我最近比较忙,不可能天天在这里,这是钥匙。」

「嗯。」马小兰先是惊异,接着无比激动地接过钥匙。对她来说,钥匙代表

着身份,也就是刘斌已经承认她是这里的女主人,叫她如何不激动。

刘斌没想到自己这样一个看似寻常的举动,会使对方如此激动,笑了笑,说

道:「你是回房间再休息一会,还是去酒店?」

「我去酒店吧。」

「行。我上午有事,就不送你了,你自己打车走。这是两千五百元,你收好。」

「哥——」马小兰似乎想推辞。

「拿好。去存起来吧,你住集体宿舍,身上钱多了不好。」

马小兰走后,刘斌直接打车往工商局而来。昨天在酒桌上无意间说起注册公

司一事,检察院的洪萍告诉他,工商局门口有很多代理注册的公司,只要花点钱

,他们就可以把一切手续办好,不用自己这里跑哪里跑。

途中,他接到周晓华的电话,说在最近市里有几段公路要维修,叫他赶快把

公司的事搞定,要不就赶快联系一家单位。这个电话让他很激动,同时也很感动

没想到兄弟们对自己的事这么上心。

来到工商局附近,发现外边确有不少注册咨询公司,门面装潢大同小异,都

有人出入。他选了一个人相对较少的咨询公司,一进门,迎宾小姐迎了上来,热

情询问他办什么业务,当了解到是要注册工程公司时,便领他来到里面的一个房

间里,说:「具体你可以咨询我们经理。」

经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待他入座后,直截了当地说:「你想要我们帮

你代理注册公司?」

「你们代理都有什么要求?」

「如果你自己出资,我们只收两千元代理费,如果要我们代你出资,另收出

资额千分之六的费用。」

「你们可以代为出资?」

「是的,这个你放心,银行要验资的,验完资,我们的资金才抽出来。」

「那我要提供些哪些东西?」

「那要看你注册什么样的公司,规模有【好文】【情欲场】(9)多大。」

「工程公司。」

「什么样的工程公司?」

「工程公司还有很多种?」

「当然,有土建、安装,还有特种作业等等。」

「我想注册一个土建和道路方面的。」

「想注册几级的?」

「都有些什么要求?」

「通常有一、二、三级,要求各不相同,业务范围也不同……」

「那我先注册一个三级的。」

「那你要提供这些资料。」女经理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资料清单,接着说:「

建委那边的手续要不要我们帮你代办?」

「建委那边还有手续?」

「每个行业都有相应的资质要求,这是建筑工程公司所需的资质与要求。」

一边说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张表给他。

他一看头大了,尽管原来在市建委干了几年,但是没有接触这一块,以为只

要到工商局注册登记就行了,没想到竟然这么麻烦。这些如果自己去弄,那不知

要弄多久,他们既然可以代理,何不出点钱让他们来帮自己办理?问:「你们代

办怎么收费?」

「五千元。你只要提供这些资料就行。」女经理拿起笔,一边说,一边在资

料清单上打勾。

接着刘斌又问一些其它问题,得知他们一个月内可以全部办好后,便与他们

签了一个代理出资五百万注册公司的协议,并交了一千元的押金。

离开咨询公司,他觉得必须尽快回L市一趟,有些资料需回去才能准备好。

三个及以上的股东,这个好办,自己加上父亲再找一个人就行了,实在不行,可

以把母亲的名字挂上。但是技术负责人、项目负责人两个人的资料比较麻烦,只

有回L市才能想办法,那里有熟人、朋友,他们可以帮忙。

回L市途中,他想起周晓华早两天说过,他们县有个建筑公司要改制,应该

有这方面的人,於是给周晓华去了个电话,让帮忙联系一下。

回到L市已是下午,他找个地方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准备去市建委找周晓华

。因为工程建设方面的资质属建委管,尽管是省建委管,但是市建委也应该清楚

,而且这方面资源也比一般人丰富,不如找他们帮忙,这也是回来的路上决定的

。然而,没走多远,他又停了下来。尽管原来的同事大多数关系不错,但是也有

关系不怎么样的,甚至不能排除暗里对自己有意见的,自己刚出来就大摇大摆回

去,对那些曾经幸灾乐祸的人来说,难免有示威之嫌,再说那些关心自己的同事

问起来,也难一一回答,不如等大家都知道自己出来了这件事后,那时再回去,

就少了不少麻烦。

他想了想,不如晚上把周晓华他们叫出来,一起来合计,也正好回请他们一

下。於是掏出电话给李傑去了个电话,把自己请客的事告诉他,要他帮自己选个

地方。

不去建委了,刘斌正考虑如何打发下午的时间,手中的电话响了一下。拿起

一看,原来是前晚认识的温莉发来信息,问他在不在省城。莫非她到了省城?如

果要在L市做事,这个人不能轻慢,於是赶紧打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刘斌谨慎地说:「温科长,你好,不好意思,我刚回L

市,你是不是到了S市?」

【好文】【情欲场】(9)

电话里传来温莉娇柔的声音:「刘大哥,你不会这么健忘吧?前天晚上才认

了我这个妹妹,今天就这么生分,叫我科长,好让人伤心哦。」

「小莉,对不起,你是不是到了S市?」前天晚上后来自己说了些什么,他

根本不记得了,只有转移话题。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