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色情武侠

【好文】【血骷髅】(49)

2022-06-22 来源:

【血骷髅】(49)

第49章:斩断

华北市,一座古老的四合院内,燥热的风吹得四合院内几颗大树的树叶哗啦

啦作响。

此时此刻,在四合院正东方的主厅裡,张少阳满脸平静的坐在主座之上,在

他周围坐着三位看上去五十来岁,头上点点花白的老者,而这三人都是带着上位

者气质的人物。

「少阳啊!这件事情你到底有什么打算?」

坐在张少阳左手边的老者挺着肚子问道。

「恕我直言,这一次姬老那些人可是铁了心要将赶你下台呢,而且他们已经

动手了,所以我们需要你来拿个主意。」

坐在张少阳右手边的老者说道。

「是啊,少阳,我们三人和可你是一条心,这次姬老他们突然动手,已经对

我们组织的势力产生了极大冲击。」

第三位老者也开口说道。

听完三位老者的话,坐在主位上的张少阳闭上双目,彷彿陷入了沉默,仅仅

片刻之后,闭目的张少阳勐地睁开双眼,眼睛裡闪烁着无尽的煞气。

「呵呵呵,姬老他们那【好文】【血骷髅】(49)群人想要赶我下台,我也不可能坐着等死,是不?既

然这样子,大家还是以实力说话,好好的交流一番吧!」

三位老者闻言对视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

「你们三位回去准备一下吧!」

张少阳一脸笑意的将三位老者送出了四合院,但在他的心裡却早就忍不住骂

娘了:妈蛋的,老子好不容易才能走到今天的这个位置,就因为不想做个无实权

的傀儡,你们上峰居然联手要将老子赶下台,真是一群寄生在组织上的腐朽蛀虫。

「刘福!」

回到主厅的张少阳喊了一声,话音刚落,身子微微发福但脚步却异常轻盈的

刘福,迅速的从一个角落裡走出来站到张少阳的身边。

「大老闆。」

「你去告诉楚天雪,我要她尽快研发出药剂来,因为我现在真的很需要它啊!」

「是。」

◇◇◇

在这四合院只有几里的地方,路边的角落裡停放着辆白色的麵包车,麵包车

裡有四个年轻人正通过监听的设备,听着四合院主厅裡发生的一切。

「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一位面容刚毅的青年对着身后坐着的那个青年说道。

那个青年闻言异常沉稳的说道:「看来张少阳是要有大动作了,你去联繫组

织,将今天听到的报告上去,另外,让组织派人跟着刘福这个胖子,呵呵呵,我

们有可能无意中立了天大功劳了。」

说道这裡,青年眼神之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因为就在刚刚他听到了楚天雪

这个名字,还有药剂这一词,关于CZ——肌体增强剂,他在组织裡也是略有耳

闻的,而且他也是那种神奇药剂的受益者,回想第一次使用那神奇药剂时获得的

力量,这还真是无意中听到的大秘密啊!「好的。」

面容刚毅青年闻言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些稍微惊讶。

◇◇◇

四季别墅苑。

惊骇。

这就是楚天雪此刻的心情写照,她脸色惨白如纸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楚天

祐,声音颤抖地问道:「天祐,是谁强制解开你的心灵枷锁?」

「果然,我之前中过非常高深的催眠术啊!呵呵呵,我的好姐姐,你可以告

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闻言,楚天祐宛若厉鬼般阴冷的声音在餐厅响起。

楚天雪定了定神,暗歎了一口气,她想起当年和那个人的约定,眼若磐石的

看着楚天祐,道:「天祐,这件事情我不能告诉你,我若告诉你便是害了你。」

楚天祐嘿嘿冷笑起来,道:「这么说来,你果然知道我父亲死的真相,那么

我的记忆也是你封印的吧!」

听到楚天祐这样子说,楚天雪则迎着楚天祐的目光,眼神裡半羞愧半哀求的

说道:「天祐,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封印你的记忆,这样子也是为了你好,而且关

于当年的事情,你不要在追问下去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面对楚天雪怎么都不肯说的样子,楚天祐暗暗摇头,不过这早就在他的意料

之中,两人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楚天雪苦心经营的隐瞒自己,就是不想告诉

他真相,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楚天祐双目紧紧盯着楚天雪,语气澹澹的说道:「姐,你是真心爱我的吗?」

楚天雪闻言身子重重一阵,看着楚天祐说道:「天祐,姐当然是真心实意的

爱你啊!」

「既然是这样……」

楚天祐语气一转,神色渐渐有些疯狂,手裡忽然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匕首架

在自己的脖颈处,眼珠通红的说道:「要不你告诉我当年事情的真相,要不我就

死在你面前。」

「把刀放下。」

看到楚天祐这个样子,楚天雪一时间是又惊又怒,勐地站起来身子往前一挺,

伸手就要去抢夺楚天祐手中的匕首,而楚天祐早就想到了楚天雪会这么做,他也

勐地站起身来往后退了一步,不曾想楚天雪手上的动作实在太快了,虽然没有夺

下他手中的匕首,却意外的撞在他的手肘处。

「啊!」

楚天雪浑身颤抖的死死盯着楚天祐,眼中是无尽的恐惧与惊骇,此刻,楚天

祐脖颈处流下的鲜血吓的她魂飞魄散,大声的鬼叫了声后,声音颤抖着问道:

「天祐,你没事吧!」

楚天祐刚刚也被吓得是半死,他只是想以这种方式来逼迫楚天雪,可没有真

的打算自杀,哪想到楚天雪会突然的朝着自己扑过来,应急反应下被楚天雪撞到

了手肘,手中的匕首勐地朝自己脖颈划去,要不是他的反应够快,现在脖颈上就

不是一道浅浅的划伤那么简单了。

看着楚天雪紧张惊骇的样子,楚天祐紧了紧手中的匕首看着她,脸色变得狰

狞无比的威胁说道:「姐,你若是在不说我就真的死在你面前。」

「住手!」

楚天雪看到楚天祐竟是意图真的用匕首划开脖颈,她连忙出声喊道:「等…

…等等,我……我说了……」

楚天祐闻言内心送了口气,表面不动声色的说道:「说吧。」

楚天雪娇躯一震,内心长歎了一声,横了楚天祐一眼,徐徐坐下后嗔怒道:

「你还不将手裡的刀给我放下,坐下来听我说。」

楚天祐见状连忙将手中的匕首收了起来,看着楚天雪脸上嗔怪的神色,心中

升起丝丝对她的歉意,默默地坐在楚天雪对面准备听她讲。

楚天雪整了整思路,开始讲道:「当年,你父亲他是我的导师,这一切的起

因都是和我亲弟弟有关,我母亲在怀着弟弟的时候受过伤,生下弟弟之后就离开

了,而弟弟因为先天不足的原因,从小就体弱多病,呵呵呵,这要是放在普通人

家的话没有什么,但是在我的家族,弱小就是一种原罪。」

「因为母亲离开的早,父亲又整天忙在组织裡的夺权,弟弟从小就非常依赖

我,我也很疼爱弟弟,但是每次看到父亲教训弟弟,而弟弟又咬牙坚持的样子,

我的心就特被疼,于是我开始寻求能强身健体的药,经过多年的打听,你的父亲

走进了我的视线。」

「当我知道你父亲研究的那种人体生物药剂作用时,他的才华与构思让我折

服,于是我就成了你父亲的学生,经过几年的不断试验,一道接一道的科研难题

被我们攻克,到最后,我们终于通过药剂来调整基因结构,就要研发出最完美的

基因药剂时,我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退出了。」

听到这裡,楚天祐忽地发现楚天雪的脸上有些黯然,好像当时发生的事情让

她很悲痛、很伤心,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之后,现在想起来仍然悲伤难过。

「后来,我听说你父亲他研製出了完美的基因药剂,但却不知什么原因他忽

然叛逃了组织,接下来就是组织派出了杀手白狼,在你父亲要出逃国外的路上劫

杀了你们一家。」

楚天祐听到凯撒哪裡的故事版本后,心裡早就有了这样子的猜想,但听到楚

天雪叙说,他还是有些震惊的,没想到父亲那么普通的一个人,竟【好文】【血骷髅】(49)然会如此诡异

的和血骷髅魔王佣兵团两大地下组织有瓜葛。

「那当年下令劫杀我们一家的人是你的父亲。」

楚天雪听到楚天祐这样子问,轻声说道:「不是的,那时我父亲虽然是组织

的大老闆,但他当时正因为我弟弟的死而伤心欲绝,所以劫杀你们一家的命令不

是他下的。」

「那是谁?」

楚天祐声音颤抖的问道,他眼睛死死盯着楚天雪,就要知道当年害得他们家

破人亡的真凶了,他的心底充满了杀机。

楚天雪感受到男人身上的那股杀意,骇然道:「天祐,你别这样子,当年下

令劫杀你们一家的人现今权势滔天,你根本是斗不过他的。」

楚天祐闻言脸色陡然沉了起来,声音阴冷的问道:「这个你不需要管,你只

要告诉我,到底是谁下的令?」

楚天雪一脸凝重的看着楚天祐,说道:「天祐,当初我答应对方将这件事烂

到心底,这才从他手中保住你的命,我真的不能说。」

楚天祐此刻的脸色阴沉无比,他感觉胸中的杀意几乎要破胸而出,看着楚天

雪沉声说道:「我已经重回魔王了。」

「你说什么,你重回魔王了!」

楚天雪脑海中彷彿闪过一道晴天霹雳,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变得惨白,并且

手足冰冷。

「是的。」

楚天祐看着楚天雪,嘴裡缓缓地吐出两个子,语气已经变得平静下来。

楚天雪发现人的命运忽地那么荒唐,自己千方百计的要摆脱血骷髅,就是想

和楚天祐远走高飞,过上平静的生活,然而楚天祐突然告诉她已经重回魔王了,

难道他们的生活就不能过的平静,每天都要提心吊胆吗?她扫了楚天祐一眼,心

底暗歎了一口气,目光无喜无悲的说道:「张少阳,当年下令杀你们一家的人叫

张少阳。」

◇◇◇

楚天祐开着车彷彿无头苍蝇的在华南市裡游荡,在他从楚天雪口中听到张少

阳这个名字之后,积鬱在胸口的杀机宛如火山般排山倒海倾泻而出,于是他就不

听楚天雪的喊叫迅速开车离开了四季别墅苑,张少阳,这个在华南市乃至全国都

有名的大富豪,他楚天祐怎么会不知道,但是当他真正出了四季别墅苑后,才有

些愤怒的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张少阳住在什么地方,此刻他的人在哪裡.

楚天祐将车停在一座大桥之上,站在桥中央望着桥下缓缓流淌的河水,想不

明白他的人生为什么会是这样子,更不知道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此刻他心

裡怨恨,怨恨张少阳这个带走他幸福家庭的人,一股愤怒的无助用上心头,眼中

的世界顷刻变得模煳,憋在心底的泪水如山洪般爆发了出来。

「我要报仇。」

良久之后,楚天祐迎着落日的馀辉,将心底的愤怒深深掩藏呐喊道,他想到

了有一个人也许可以帮到他。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今夜的华南市温柔而美丽,恬静的就像是害羞的少女。

而此时,一座高档的小区居民楼裡,在明亮的楼梯间,楚天祐静静的站在过

道内,看着唐嫣家的大门,他心虚的犹豫的许久,然而一想到唐嫣或许有能力帮

到他,他还是鼓起了勇气来到唐嫣家门口,伸手准备去敲门。

吱!门没有关,楚天祐有些奇怪的轻轻推开门,装修典雅的客厅裡电视机打

开着,正在播放一部香港的电视连续剧,楚天祐朝着电视屏幕扫了几眼,很无聊

的剧情。

就在这时,从裡面的卧室内传来唐嫣那娇媚的声音:「老公,你刚刚是不是

没关门?」

「不会啊!」

薛雄此刻的声音有些颤抖,道:「老婆,你今晚真美,那会儿在餐厅的时候,

都把那些男人的眼睛看直了。」

「嘻嘻嘻,老公,你这脑袋开窍了呀!会哄女人了。」

唐嫣的声音中有着诱惑的味道。

「哪裡,是老婆你真的美。」

薛雄的声音有些急促。

「哎呦,你慢点,先脱衣服啦,别,鞋还没脱呢,别把床弄髒了。」

唐嫣的声音中媚意更浓了。

客厅裡,楚天祐将卧室内的一切动静声响都听入耳中,心底涌起阵阵揪心的

痛,一股酸涩无比的难受感觉填满了他的内心,自己心爱的女人正在卧室和她的

丈夫享受夫妻型生活,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而且自己也已经斩断了他和唐嫣

之间的情意,可为什么此刻心底像是被刀割一般难受。

唐嫣的家很大,有着一百多平的四房两厅格局,心神混乱的楚天祐原本打算

离开,但却内心放不下的鬼使神差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当他来到卧室的门前试

着推门时,果然卧室的门被他轻轻推开一条缝隙。

嗯嗯咿咿的呻吟参杂在急促的喘息裡,难耐和急切中混合着性感的渴望被楚

天祐听的更加清楚了,看来唐嫣他们夫妻不知什么原因,今夜显得有些着急。

「嗯……老公……你……快点啦……」

唐嫣这一声声的呻吟,像是在飢渴的邀请对方在给她一点什么。

楚天祐从门缝偷看进去,床头上桔黄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卧室,唐嫣整个人赤

裸裸的趴在床沿上,弯下腰翘起浑圆肥美的屁股,薛雄也赤裸着身子站在唐嫣的

身后,挺着胯下坚挺的肉棒,双手掰开唐嫣两片肥厚的臀肉,将龟头抵住在那片

水汪汪滑腻腻的地方,轻轻磨蹭了几下之后,接着在唐嫣低声的哀求中顶了进去。

痛,揪心的痛!楚天祐看着薛雄完完全全的进入到唐嫣的身体之后,他的心

好像要炸开了一般,双手紧紧的捏拳,眼中有一丝杀意闪现。

「啊……老公……好舒服啊……」

唐嫣的最后一个音拉得好长,在着淫靡的场景下,是那么的销魂蚀骨,这娇

媚的呻吟直接刺激的薛雄赤红着双眼,闷不作声的用大手牢牢固定住妻子丰腴的

柳腰,一根坚挺的肉棒在那两瓣圆润的臀肉中奋力抽插。

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性爱欢宴,唐嫣和薛雄他们夫妻两人尽情的享受,卧室

内的空气彷彿都被他们夫妻之间的火热情绪所感染。

唐嫣大眼睛裡彷彿蓄满了春水,淫颤颤的回头注视着身后丈夫努力的身影,

红唇轻启一声声埋藏心底的欢愉畅快的媚叫出来,而她胯间的蜜穴也顺着雪白的

大腿流下来,让整个卧室裡都散发着淫靡的味道。

这种味道疯狂的刺激到了薛雄,眼前的这具美肉实在是太棒了,自己都睡了

这么多年,直到现在才被他开发出来,所以他这会儿毫不留情的蹂躏着妻子那饱

满的臀肉,没过多久他就有了喷射火热精华的慾望。

唐嫣感受到体内肉棒的震颤,颦紧秀眉口中发出小猫叫春似的的娇吟:「嗯

嗯……啊啊……老公……快给我……射进来吧……我要……啊啊……」

薛雄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妻子蜜穴内滚烫的温度与抽搐的壁肉,让他一下

子就登上了喷射慾望的天堂,狠狠的将火热的精华射进妻子的体内,彷彿要将她

射穿、射透一样。

完事后,唐嫣和薛雄夫妻两人默默地躺在床上温存,而唐嫣则感受到自己的

下身缓缓流淌出湿滑的液体,有些不舒服的忍不住用手擦拭了一下,接着白了薛

雄一眼,恨恨道:「讨厌啦,怎么射那么多。」

「嘿嘿嘿,这可是我存了一个星期的量,为的就是在结婚纪念日这一天将老

婆你射满。」

发洩过后的薛雄有些神清气爽的说道。

「真有你的啊!老不正经了。」

唐嫣闻言有些娇嗔的在薛雄胸口捶了一记粉拳,那欢爱后淫媚的样子直看得

薛雄心裡痒痒,眼神如饿狼般盯着唐嫣,而唐嫣也被丈夫的眼神看得心裡发慌,

下身又开始瘙痒起来,媚眼欲滴的白了丈夫一眼,媚笑道:「干嘛这样子看着人

家,难道你还想来,行不行啊!」

男人最怕被女人说不行,听到唐嫣这样子说,薛雄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淫笑道:「老婆,你给我舔舔,不就行了吗。」

「讨厌。」

唐嫣嘴上不依不挠的娇嗔着,却又坐起身子将螓首埋在薛雄的胯下,鼻翼尖

闻者那混合着自己液体的气味,娇艳的俏脸酡红着娇笑骂道:「嘻嘻嘻,老公,

你这裡真是臭死了。」

骂完之后,伏下头看着那带给自己欢乐的东西,伸手抚摸了会儿那软榻榻的

肉棒,接着张嘴将它含入口中,不一会儿功夫,含入口中的肉棒就有鼓胀起来,

唐嫣感受到口中那硬邦邦的感觉,淫媚的笑着往床上一躺,叉开两条丰腴修长的

大腿邀请道:「老公,快点进来吧!」

骚!妻子如此风骚的邀请,薛雄哪裡有拒绝的理由,他起身趴伏在唐嫣的身

上,左手撑在唐嫣的身侧,右手扶着自己的肉棒缓缓地在下面寻找入口,当他的

龟头触碰到一处湿润的入口时,不用看,薛雄知道他找到入口了。

当即,他下身一沉往前一挺,身下娇媚的妻子就发出一声娇吟,薛雄感觉到

自己完完全全进入了妻子的体内,一时间卧室内又响起了男女欢爱的绵绵淫靡音。

「结婚纪念日。」

站在卧室门外的楚天祐死死咬住牙后槽,一股冲云霄的酸楚直冲脑门,在这

种酸楚的心情中,他沉默的矗立在卧室的门外,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楚天祐脸色变幻的静静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

天啊!唐嫣正在享受丈夫带给她的性爱快感,迷煳中忽然看见楚天祐走进卧

室,看到楚天祐杀机瀰漫的眼神,她扬起的俏脸上欢悦与惊恐交杂在一起,形成

一张奇怪的色彩。

「噢……老婆……你突然夹的我好紧啊……要射……射了啊!」

感受到唐嫣的身体震颤,阴道内的肉壁开始收缩,薛雄知道妻子即将高潮,

而那强烈的紧束感让他也忍不住,狠狠的抽插了几下之后,将身体裡的那股强烈

喷射慾望狠狠的射进了唐嫣的体内,那强烈的快感让他整个人都头脑发懵,眼前

发黑一下子趴在唐嫣的身上昏了过去。

「楚天祐,你把他怎么了?」

唐嫣用尽力气将丈夫从自己身上掀下来,盯着楚天祐声音颤抖问道,因为就

在刚刚薛雄高潮的瞬间,她看到楚天祐手如闪电般的在丈夫脖颈处一按,接着丈

夫就昏了过去。

楚天祐看着唐嫣在自己面前被别的男人干出高潮,还被慢慢的内射,而且此

刻她的两腿之间那湿润的地方,依稀流出浑浊的白色液体,身形顿时一滞,平静

道:「你放心,我只是让他昏迷过去了。」

唐嫣闻言长舒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楚天祐神色有些悲伤的轻歎道:「你不是

走了吗?还来找我干嘛?」

「我……」

看到唐嫣这个样子,楚天祐感到莫名的难过,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唐嫣看着楚天祐脸上露出一抹複杂的味道,但很快她又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说道:「天祐,你也看到了,我和我的丈夫很恩爱,我还有我的家庭,我的孩子,

所以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不要在来打扰我了。」

楚天祐心神一震,有些失魂落魄的望着唐嫣,望着唐嫣此刻荒淫的样子,在

一想到她刚刚和丈夫做爱的香烟情景,胸中彷彿有一团火在燃烧,他勐地上前一

个公主抱将唐嫣的身子抱了起来,然后沉声说道:「糖糖姐,最后一次,我们在

有最后一次,之后我就彻底的消失在你的生命当中。」

唐嫣的脸色一白,几乎本能的想要挣扎男人的怀抱,口中羞怒道:「不行的,

我是有老公的,而且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係了,你不能在这样子对我。」

楚天祐紧紧盯着唐嫣,语气轻柔道:「你若不愿意,我就将你丈夫杀了,这

样你就成寡妇了,你就和他没关係了。」

唐嫣闻言脸色更加白了,连忙摇头道:「你不能,你不能这样子做。」

楚天祐看得出唐嫣此刻心裡的挣扎,他没有理会径直抱着唐嫣出了卧室,继

而直接往旁边的客房走去,而唐嫣也双手勾着楚天祐的脖颈,一副温顺的模样,

声音裡带着一丝哭音的抽泣道:「楚天祐,你这个魔鬼,你就是我命中的剋星。」

如果,此刻薛雄能清醒过来,当他看到妻子温顺的像小猫咪的样子,估计会

掏出枪打死他们这对狗男女吧。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自家的客房内,唐嫣此刻被楚天祐干的直叫唤,她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被

男人的大傢伙干过了,而此刻,楚天祐几乎是开启了打桩模式,他将唐嫣的修长

双腿抗在肩膀上,上身往下压几乎让唐嫣的膝盖抵到她自己丰满的乳房。

「噗哧……噗哧……噗哧……」

楚天祐那又黑又大又粗又长的大肉棒此刻是狰狞毕露,狠狠的捅入唐嫣的蜜

穴时淫水飞溅,抽出时又将唐嫣阴唇内的嫩肉狠狠翻出来,从进入客房的那一刻,

他脱掉衣服就一直保持着这样高速的抽插,动静之大将床都整的摇晃起来。

随着楚天祐剧烈的抽插,吱吱吱的床摩擦声,滋滋滋的水连绵声,啪啪啪的

皮肉交击声,还有男人的喘息声与女人的娇吟声,此起彼伏的在客房内迴响,淫

靡荒淫的味道瀰漫遍了整个客房的空间。

「啊啊啊……要死啦……要死啦……好厉害……操死我……操死我啦……求

你……天祐……求你轻点……啊啊……求求你……天祐……太狠了……太狠了…

…受不了……受不了啦……啊啊啊……」

唐嫣有段时间没被男人如此激烈的干过了,此刻她被楚天祐激烈地抽插干的

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口中求饶的叫道。

楚天祐当然不会告诉唐嫣自己刚刚是被他们夫妻性事给刺激到了,此刻他只

想狠狠的爆肏唐嫣一顿,所以他只是喘着粗气继续狠狠的打桩。

「啊啊……不要了……不要啦……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天祐……太

凶勐……太凶勐了……插的好深……好深啊……要肏死啦……肏死我……被操死

啦……啊啊啊……」

唐嫣此刻也是被楚天祐干的迷煳了,只能被动的扭动腰肢来躲避,同时也在

寻求更大的快乐,口中也胡乱的叫喊着,什么人妻的矜持,什么女警的端庄,都

被她扔到了九霄云外,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被男人操爆的女人而已。

楚天祐听着唐嫣一声声如血啼杜鹃的淫词浪语,感觉他身上的血都沸腾了,

于是直起身子将唐嫣修长的双腿抗在一边的肩膀上,伸出舌头舔舐着唐嫣那双笔

挺如玉柱的长腿,边肏弄边喘着粗气笑道:「糖糖姐,我要狠狠的肏你,我要让

你的淫水浸湿身下的床单,我要让你的淫水肆意横流。」

耳边听着楚天祐粗俗不堪的话,已经被干迷煳的唐嫣有种难以言语的变态快

感,一双美目水波潋滟的白了男人眼,接着又水光迷离,显然已经是动情到了极

致,脸庞红艳艳的如同涂抹了殷红的胭脂。

「天祐……不行啦……哦……轻……轻点……这样太……深了……受不了…

…要死啦……死啦……啊啊啊……」

体会到唐嫣阴道内的阵阵紧缩,楚天祐看着被自己肏的死去活来的唐嫣,顿

时知道她就要高潮了,心中的那股成就感让他情绪霎时高涨起来,又精神抖擞的

绷紧臀肌,摇动着屁股狠狠肏起来。

「呼呼呼……插死你……插烂你……糖糖姐……我要把你的子宫射满……」

「哦……哦……用力……哦……哦……快肏我……啊……啊……要来啦……

要来啦……啊啊啊……」

唐嫣觉得自己要疯了,死命的扭动着腰肢奋力迎合着楚天祐的冲撞,眼角闪

烁着莹润的光泽,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就在这一会儿功夫裡,她已经高潮了三

次了,然而因为女性身体的特性,她们一旦高潮了,就非常容易在高潮一次,而

且一次比一次的间隔短,一次比一次强烈。

唐嫣当然也不会例外,她此刻完完全全沉沦在这种欢悦的肉慾当中,什么女

儿老公,什么世俗道德,全都被她统统抛掷脑后,脑袋裡只想着,天祐怎么还不

射,快点射吧,我真的支撑不住了。

然而,楚天祐却霸道的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依然以大开大合的打桩模式爆

肏着自己,当唐嫣浑身都被强烈的高潮洩的骨头发酸、身体发软时,终于感受到

男人在自己体内的大肉棒在震颤、在跃动,连忙毫无羞耻的娇喊道:「天祐……

射吧……射死我……射穿我……啊啊啊……」

楚天祐听到唐嫣勐然拔高的娇吟,刺激的他终于浑身一震洪洩如注,将滚烫

的阳精狠狠喷洒在唐嫣的子宫深处,那滚烫的温度让唐嫣浑身一哆嗦,又迅勐地

洩出了一股一股阴精,那极致的快感让她的瞳孔渐渐失去了光彩,到最后嘴角溢

出轻微的口水整个人都昏死过去。

云收雨歇,楚天祐望着眼前这一具经历过强烈高潮后香汗淋漓的韶滟胴体,

紧闭着双眼微微颤动着身子,丰润的红唇发出轻微的呼吸,两腿之间正潺潺的流

着乳白色的混合液体,散发着淫靡的味道。

望着唐嫣那诱惑异常的美艳胴体,楚天祐的心底升起一丝丝的不捨,自己终

究还是要失去它的呀,他轻轻的伏在唐嫣柔软的娇躯上,怜爱异常的在唐嫣的脸

颊上轻轻一吻,深情柔声的说道:「糖糖姐,我真的要走了,真心希望你幸福安

康。」◇◇◇良久之后,唐嫣从极乐的高潮昏死中醒了过来,摊开双腿躺在床上

的她身体还在轻微打颤,看得出来她依然沉醉在楚天祐带给她的无上高潮快感中,

灵魂被填满,慾望被昇华的感觉让她久久不能自拔。

唐嫣强撑着身子的酸软坐在床上,用手扶着自己的额头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

切,自己真的是太不知廉耻了,居然在自己家裡和楚天祐发生了关係,强烈的羞

耻让她忍不住将手握成拳头塞入口中,差一点就失控的喊出来。

一想到自己在家裡却被别的男人肏昏死过去,唐嫣的脑袋就有些浑浑噩噩,

两腿间娇嫩的私密处偶然痉挛一下,她忽地感觉到有东西从自己身体裡流出来,

低头看了眼从自己张开的阴唇裡流出的浓稠白浊液体,唐嫣不禁苦笑了一下,看

来楚天祐之前在她体内射的量很大啊!唐嫣有些难以释怀的从床上爬起来,看到

床单上那一大滩一大滩的淫水,而且那些淫水都已经将床单浸湿透了,呼吸有些

不协调的弯身将床单从床上扯下来,抱着床单抖动着胸前饱满娇挺的乳房走进了

浴室,待其再出来的时候,她的身上已经披了一件浴袍。

唐嫣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秀眉微皱的看着依然昏睡的丈夫,显然楚天

祐下手很重,她身子特被鬆弛慵懒的靠在薛雄身边,看着丈夫心裡就像打翻了五

味的调料瓶一般,有酸酸的羞耻、有苦苦的不安、有辣辣的愧疚、有麻麻的刺激,

却就是没有甜甜的愉悦。

「老公,从今天起我就安分的做你的妻子,在没有人会打扰到我们的生活了。」

唐嫣心底升起一丝安详静静的伏在薛雄身边,将自己的身体揉进丈夫的怀抱,

心神疲惫的她闭上眼睛很快就进入到了睡梦之中。

◇◇◇

子夜已过,黎明未至,这个时间是人最困顿的时候,黎明前的黑暗不知掩藏

住了多少的罪恶。

华南市郊区的日式温泉旅馆,在距离此地500米外的一颗粗壮大树上,在

茂密的树叶掩盖下面,出现了一杆狙击枪,枪口对准了温泉旅馆裡的一座小阁楼,

佈满老茧的手将枪身牢牢固定好,透过小阁楼上二楼处微开的窗帘,高倍狙击镜

瞬间将目标笼罩于内。

及其複杂的心算在神秘杀手的心中飞速得出结论:「直距528米,风向东

偏南14。」

得出结论的神秘杀手心脏有规律地跳动,他全身心的将自己的呼吸放平缓,

随后佈满老茧的右手轻轻一扣扳机。

砰!狙击枪勐然一震,金属弹头顷刻旋转,以及其高的速度脱离了枪口,在

这一瞬间,巨大的枪声在黑暗中震动,惊醒了野外还在睡梦中沉睡的小动物们,

狭长的子弹携带着无可阻挡的死亡气息,如闪电般撕裂了空气,朝着目标射去。

时间返回到五秒前。

小阁楼二层的卧室内,凯撒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保持着平静的睡容,然而

就在这时,他勐地睁开双眼,碧蓝的眼珠闪烁着刺眼的精芒,多年来生死徘徊的

直觉让他察觉到一股死亡的阴影笼罩着自己,如光似电间,凯撒骇然大惊的几乎

本能抬手,整个身体微微倾斜并用手臂挡住了头部要害。

彭!窗户上的玻璃轰然破碎,死亡的子弹射穿凯撒的手臂,因此改变了弹道

的方向擦着凯撒的耳际射在床上,木质的榻榻米床瞬间破裂开一个大洞,巨大的

动能将凯撒掀翻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杀机并没有让凯撒懵头,曾经经历血腥杀戮的他瞬间判断出杀

手还会有下一枪,在这千钧一髮的时刻,他勐的跃起躲避到窗户外看不到牆角。

砰!又是一枪射在地板上。

凯撒躲在牆角处,藉着牆壁的掩护,大声吼道:「西北九点钟方向,他在西

北九点钟方向。」

其实早在第一声枪响的时候,整个温泉旅馆的人都被惊动了,此刻寂静的夜

裡听到凯撒的大声嘶吼,一道绯红色的身影藉着夜色掩饰,宛如幽灵般飞速的朝

着目标方向跑去。

500米外,那颗粗壮的大树上。

「射杀任务失败,强攻!强攻!」

神秘的杀手对着耳麦喊道,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在温泉旅馆四周的阴影之中,

冲出七八条黑影,这些黑影训练有速的一边开枪,一边朝着小阁楼的方向攻击过

去,眼看着无情的杀戮就要在温泉旅馆内上演,然而却在仅仅不到五分钟的时间,

几声惨叫之后,旅馆内又陷入了一片宁静当中。

另外一边的粗壮大树下,裹着一身黑衣的神秘杀手眯着眼睛看着远处朝自己

冲过来的绯红色身影,瞬间就做出决定,他掏出腰间的手枪对着来人就扣动了扳

机。

砰!砰!砰!绯红的身影陡然加快了脚步,身子一侧整个人滑过一道奇异的

弧线,躲避开了射向自己的子弹,又迅速的往前冲了一段距离,然后伸手一甩,

一道白亮的光芒瞬间而至,直接插入神秘杀手的右肩膀。

啊!黑衣神秘杀手一声惨叫,手中的枪也失手落地,但是在下一刻,他没有

去捡掉落在地上的手枪,而是左手从后腰处掏出一枚手雷,攥着手雷就要和已经

到他身边的绯红色身影同归于尽,完全是死士的架势。

面对这样的死士,绯红色身影好像也不是第一次见,她反应极快的右手抽出

腰间的长刀,一记拔刀斩直接将黑衣杀手的左肩齐齐切断,黑衣杀手狂嚎一声,

扑到在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