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好文】【色情游戏】(12)

2022-07-02 来源:

【色情游戏】(12)

十二美丽新娘李雪的悲惨遭遇

由于最近到了结婚的季节,定桌摆酒席的人很多,也让我不得不在店里一直

盯着,3、4家饭店来回跑,足足过了1个月才好些,1个多月没有碰女人让我

简直快疯了。白天我刚到店里,看到一桌新人男的26、7岁,而女的则好像1

8、9岁,身材高挑双腿细长臀部翘立,身高足足有175黑色长发,胸部坚挺

面容妩媚,尤其是一对眼睛都可以勾魂,修长的大腿让我差点扑上去。

我打听了一下,这女的叫李雪还真是19,是附近村里的,家里给定的亲,

新郎也是当地人叫王普26岁,而且按照习俗两个人婚前没有同居,李雪可能还

是处女,而新房就在饭店后面的别墅区里,打算结婚后先生孩子再补领结婚证,

当地的派出所也知道,而且都是乡亲就没有人管。我看了看表现在是12点,一

般当地人办完事要一直吃到晚上,然后闹洞房最后要到快11点才完事,这段时

间足够我用了,而且店里的事情也都安排好了,我回家拿上我要用到的东西。

由于这座别墅区由于都是村里的人自己住,所以安保并不是那么好,很多人

都把房子分租出去,也没有什么监控,我轻轻松松进入了新房,把高清摄影机在

二楼卧室布置好,调整好位置,带好面罩藏在阳台等待我的李雪让我舒缓一个月

的苦闷。

李雪和新郎上楼后,两个人累了一天调戏了几句,李雪就先去洗澡,而新郎

点了根烟在客厅看电视,我故意弄了点动静,而新郎起身查看,被我用麻药弄晕

了过去,脱光衣服用捆扎带固定在椅子上,摆放在卧室大床的一侧,而浴室里的

李雪并不知道这些。

没一会儿,水声停住了,我躲到卫生间的门后,准备从背后下手。不一会儿,

李雪就光着身子走出卫生间,没有看到人,一回身发现一个带面罩短裤背心的壮

汉正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惊恐的啊了一声,急忙捂住白嫩坚挺的乳房和浓密的丛

林。

「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不会吧?你不知道?你说我一个月没有碰女人了,而且现在面对一个裸体

的女人,我能干什么?」

「救」

没想到李雪立刻就要大喊大叫,我一拳击打在她的腹部,李雪只发出救字的

半个音,就被我打的一下捂着肚子软倒在地,喘不气来,在一旁的新郎这时已经

醒了看到后痛苦的挣扎着。

我一把抓住李雪的头发,把她拖到卧室的床上。李雪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不断

地哀求我。

「求求你,放了我吧,今天是我们新婚,不要毁了我,呜呜呜?」

李雪见根本不能求救只能苦苦的哀求我,我见到李雪这样,就不想直接开始,

而是要找点乐子,就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不拿走你的第一次,但你要用嘴给我吸出来,身体随便被我摸,

还要叫我大鸡巴主人,如果你不同意,我就直接干了你,然后把你扇了。」

我淫笑着看着蜷缩在床上不住流泪的李雪,又看了看旁边被我捆住但快要气

炸了的新郎王普,李雪红着脸想了想,慢慢的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

「刚刚达成的协议,就忘了?要叫我大鸡巴主人。」

「在?在我老公面前,怎么?怎么能叫出口?」

「那好吧,既然你不同意我就只能来硬的了。」

新郎见这么羞辱自己的妻子,唔唔的叫着,李雪看到自己老公的样子,哀求

我不要这样羞辱她,我假装生气的拒绝。李雪只好咬了咬嘴唇,抽泣着说。

「大?大鸡巴主人,请请你玩弄我」

「雪奴,我知道你叫李雪,你老公叫王普,你19他26,你要是耍花样,

小心以后的日子。」

「是?大鸡吧主人,我?我不敢。」

我摸着李雪坚挺的乳房,开始仔细欣赏床上的这个裸体美人,躺在床上的李

雪被我叫出名字和年龄、工作再也不敢反抗,而原本不断挣扎的王普听到后也吓

了一跳,自己什么对方都知道了,怕被我报复不再挣扎,屈辱的看着自己的老婆

被我玩弄。

「雪奴,爬到你老公面前去跪好。」

李雪才19岁被我一吓很听话的跪爬到自己老公面前,我从后面看着李雪,

让她给她的老公口交,而我则在身后抚摸她的乳房扣弄她的小穴,李雪吃着自己

老公的鸡巴,强忍着上面的腥味和酒味一下一下的吃着,王普看到自己的妻子被

我玩弄,身体不住的颤抖,而且因为含着鸡吧发出唔唔的声音。

王普的鸡巴却越来越硬,李雪感到这一点有些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发现

老公的眼神充满渴望和兴奋,我看到后,知道王普可能有绿帽情节,我抓着李雪

的头发把她往王普的鸡巴上按,让他的鸡巴顶到李雪的喉咙,李雪的口水不断往

外流,发出了呕吐声。

王普唔唔着,浑身抖了几下,把精液射进了老婆李雪的喉咙,李雪刚要吐,

被我阻止,要她把精液吃掉而且还要舔干净,李雪强忍着羞耻吃掉自己老公的精

液,舔干净他的鸡吧,而王普则是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一切,有屈辱、不解更多的

是兴奋,看到王普的眼神,我更加肯定他有绿帽情节,没想到这次偶然的选择,

让我可以有这么特殊的经历。

我让李雪站起来双手扶墙,这样她的双乳就在她老公的眼前,屁股撅起朝着

我,我一边抚摸她的屁股,一边揉她的阴唇,李雪微微的抖着,被人这么玩弄没

有经验的李雪怎么受的了,她的双乳在王普脸上摩擦着,而王普则充满了兴奋,

主动用脸去蹭李雪的乳房。

我拍打着李雪的屁股,雪白翘立的屁股上立刻有了一个个手印,而李雪流着

泪忍受着我的羞辱,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公会这么兴奋,在一边看着自己的

老婆被人玩弄羞辱,而自己本来只属于他一个人。

玩了一会儿,我把手指插进了李雪的菊花,被人插后面让她感到一阵不安,

紧紧夹住双腿想阻止我,我的手指一下插进了李雪的肛门,李雪呜咽了一声。

「求求你,不要在这样羞辱我,好疼,老公救我啊!!!」

我冷笑着,扣着她的菊花,而王普的反应出乎李雪的意料,王普用脸蹭着李

雪的乳房,闭着眼放佛享受自己妻子被人玩弄的感觉,而他的鸡吧已经硬了顶着

李雪的小腹。

我抽出手指,让李雪转了过来,我也拿出了他老公嘴里的堵嘴布,用边上李

雪的内裤勒在了嘴上,然后坐在沙发上让李雪撅起屁股给我口交,李雪为了不让

我强奸自己只好接受这屈辱的姿势,李雪流着泪含住我的巨蟒,而撅起屁股小穴

和屁眼正好在王普的脸上。

李雪口交的技术相当不错,看来王普不能操她只能让她口,李雪一边给我口,

屁股晃动着王普却用勒嘴的布条摩擦妻子的阴唇和屁眼,王雪的乳房又在我的手

里被我揉捏,双重的刺激,让李雪的淫水越来越多,李雪的身体开始发颤,嘴里

发出唔唔的声音。

李雪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出丑,可是强烈的刺激加上羞辱让她本就敏

感的身体慢慢地背叛了自己,这时她感到后面的老公竟然在舔自己的小穴,这个

刺激让李雪再也无法忍耐,小穴里的淫水不停地涌出。李雪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

被别人玩弄,而自己的老公竟然不帮自己,哪怕被捆起来也要和别人来玩弄自己。

李雪痛苦的流着泪,保持羞耻的姿势一边给我口交,任由我的双手玩弄自己

的双乳,还要一边享受老公王普的舔弄,这一切让她无法接受。我抓住李雪的头

发把她拉到她老公面前,要她舔干净王普脸上的淫水,李雪呜呜的哭泣着死活不

肯。

「骚货,你说你是让我强奸还是和你老公一起玩你啊,你老公的鸡巴都硬了,

那么兴奋,你不打算安慰一下吗?」

李雪听到我的话,用手捂着胸部和下体,满脸泪痕的摇着头慢慢地往后退,

试图要躲开我,她看着自己的老公和我,眼里充满了震惊、恐惧和无助,而他的

老公王普真的像是一个乌龟,虽然被我捆在椅子上,可鸡吧却挺立着,不住的点

着头,要李雪过来。

我一下窜了过去,一把抓住李雪把她按在床上,李雪刚要反抗就被我扇了几

巴掌,只能趴在床边呜呜的抽泣,我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润滑油,一下插进了她

的屁眼,李雪啊了一声,挣扎了几下,可被我按住动弹不了,只能让我把润滑油

挤入了直肠,我又拿出捆扎带把她的双手捆在头顶,我拿出准备好的春药,给王

普打了一针,然后抱着她把她的屁眼对准她老公的鸡巴,李雪不断扭动着身体,

哭泣着哀求我,可我淫笑着慢慢地把她往下。

王普看到这副场景,显得更加兴奋,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眼神也更加的火热,

放佛他要操的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李雪的屁眼顶住了王普的鸡吧,

李雪呜呜的哭喊着,我一松手,李雪和身后的王普大叫一声,李雪是因为被自己

的老公鸡奸了,而王普则是因为鸡吧被紧紧的夹住,那种感觉让他差点射精。

李雪哭泣着面朝着我,不住的想起身肛门被插,哪怕插入自己肛门的是自己

老公,李雪不断地被我抱起放下一下下的让王普的鸡吧插进自己的菊花,而王普

享受着自己妻子的菊花,兴奋的大叫。

「好爽,啊?小雪,你的屁眼真过瘾,好爽,这位大哥,快点,啊,快点我

要狠狠操这个骚货,啊,屁眼夹的我好爽。」

李雪已经麻木了,双眼无神像一个木偶一样任我摆布,自己的丈夫不仅不帮

助自己,反而和玩弄自己的人一起羞辱自己,李雪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而这

时,王普叫了几声,然后一软大口地喘息着,我抱起李雪放到了床上,肛门里流

出了淡粉色的精液,我知道那是屁眼被干裂了。

王普喘息着满足的看着我,我冲他笑了笑把他的嘴堵上,然后我抱着刚刚失

去后门第一次的李雪来到了卫生间,我一边给李雪洗着身体,一边玩弄李雪的乳

房和肛门,李雪只能无助的哭泣。

「小美人,刚刚你老公操得你屁眼是不是很爽啊,一会儿就该我了,别着急

啊。」

「求求你,你想玩我,就不要再折磨我了?」

「好啊,不过这得看你的表现了!」

洗完澡,我让李雪面对王普撅起自己的屁股,把两腿分开,我半蹲着身子用

手扶着李雪的屁股,不住地搓揉,还用舌头舔弄李雪的阴唇,把舌头插进去,浅

浅的插着李雪的阴道,李雪的身体不断的颤抖,里面开始流出透明的淫水,被我

仔仔细细的喝了进去,我一边舔弄一边羞辱着李雪。

「你真是一个淫娃啊,被你老公看着,你还能这么兴奋啊,你老公是乌龟,

你就是一个骚货、母狗、性奴!」

李雪无助的痛哭着,她低着头正好可以看到丈夫的下体,让她绝望的是丈夫

的鸡吧又一次勃起了,她哭泣着抬起头看到丈夫眼里充满了欲火,嘴里不住的发

出唔唔声,看到这些李雪彻底崩溃了,原本刚才的事情还以为是偶然,但现在看

到丈夫竟然因为自己被玩弄而这么兴奋,让她再也没有抵抗的想法了。

「啊?好?好会舔?我?我?受不了好舒服?啊?好?好我好?好舒服?我?

要?要飞了啊我要泄了?」

随着越来越放荡的叫床声,李雪的身体痉挛起来,一股一股的淫水从阴道喷

射出来,被我全部喝了进去,李雪经历了高潮后微微的喘息着,我把巨蟒对准李

雪的小穴,慢慢地挤开阴唇,李雪没有抵抗,反而来回扭了扭屁股,我的龟头插

入了李雪的阴道口,李雪就开始痛苦的叫喊,而我的龟头被阴道口紧紧夹住,让

我顾及不了她的感受,一下插入李雪的小穴,进入了未曾开放的处女地。

随着我的操干,李雪不断地哀求着,而椅子上的王普看着自己的妻子被我操

干,竹笋乳在他的脸前晃来晃去,妻子痛苦又带有呻吟的叫声就在耳边回响,李

雪的阴道紧紧的夹住我的鸡巴,让我不能尽兴,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春药把还有

6份剂量的春药全部打进了李雪的颈部,李雪感到颈部一疼,浑身越来越热,而

体内的疼痛则慢慢的消失了。

「小骚货,操死你,叫?大声叫说老子的鸡吧操得你爽不爽,你个贱货,母

狗,就喜欢给男人操的骚逼性奴?干死你?干的你爽不爽!!!!」

「啊好爽?我?我要大?大鸡巴?老公?干死我?啊?我是我是贱货母狗我

就就喜欢让大?大鸡巴大鸡巴老公?狠?狠狠操我的?骚穴?啊?用力用力干我

啊」

李雪在我的操干下感到浑身越来越热,淫水已经喷涌而出,在我的操干下四

处飞溅,大声地叫喊着,沉沦在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之中。而王普看到自己的老婆,

在我的操干下竟然这么淫荡,浑身雪白的皮肤已经充满了潮红,淫水不停从结合

处飞溅而出,这让王普看的血脉扩张,呼吸越来越重,而鸡吧越来越硬上面还流

出透明的精浆。

「你真是一个淫娃啊?干死你夹的我好紧?啊淫水是越来越多,真骚?啊?

干死你?操死你?操烂你的骚逼?你这个贱货?啊?快吃你老公的鸡巴?快」

李雪一边被我操一边弯腰吃王普的鸡吧,我扶着李雪白嫩的屁股,看着我的

巨蟒狠狠地插入她的小穴,看着王普火红的眼睛看着这一切,呼吸粗重虽然被捆

住,但还是一下一下的挺着鸡吧干自己妻子的小嘴,嘴里含着鸡吧后面还被人操

干的李雪,因为后面的巨蟒不停地撞击自己的花心,嘴里又含着鸡吧只能发出唔

唔的声音。

我看着眼前淫荡的景象,听着李雪淫荡的叫声,开始勇猛的操干,像打桩机

一样一下下的干李雪的小穴,李雪再也忍受不住,发出唔唔的叫声,而身体一阵

阵颤抖,又一次达到了高潮,一股股阴精喷到了我的龟头上,而我没有停止操干,

反而加快了速度,让李雪达到了连续的高潮。

「真真舒服啊我的?小?小穴好痒好?棒啊?老公?你操的我要?要升天了?

啊啊?你的大鸡巴?真?真好?塞的?塞的小穴好满?好满足?啊?好?好舒服?

啊啊?大?大鸡巴?老公?好棒?好会玩?啊?我要?泄?泄了?啊」

李雪在我的操干下胡言乱语着,一次次地达到了高潮,而他的老公在这样情

境下,也射出了精液,喷了李雪一脸,而李雪一边舔着王普的鸡巴一边淫荡的叫

着。

李雪已经接近了昏迷,我低吼一声把精液射进了李雪的子宫,但我的鸡巴却

没有变软,而是继续的操干着,李雪听过男人射精后会软,没有想到我不仅没有

变软,反而更加的坚硬,我一边狠操着李雪一边让她趴到床上,被我从后面狠狠

的操着,传出啪啪的声音,而王普瞪着眼仔细的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我像条母狗一

样很操,发出唔唔的兴奋的叫声。

「啊?大大鸡巴主人老公?大鸡巴?哥哥?快点用?用你的大鸡巴插?雪奴

雪奴的骚穴?啊?操?操死我?啊啊?大鸡巴?大鸡巴主人?亲丈夫大鸡巴?大

鸡巴哥哥?鸡巴好好大好猛啊?好?好舒服?好?好享受?」

我双手紧紧抓住李雪的屁股,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抽插起来,李雪紧紧的小穴,

紧紧的夹住我的巨蟒,我一边操干着李雪,一边揉弄着李雪的双乳,而李雪在我

的奸淫下,则是越来越淫荡,身体扭动的也越来越激烈,不断地迎合我的抽插,

骚穴中流出的淫水也不断地喷涌而出。

「啊好舒服?我要飞了啊大鸡巴大鸡巴主人大鸡巴丈夫操死我?啊?操死我

了?啊?我是你的?你的性奴我只属于?啊?李雪属于你?啊?啊?大鸡巴主人

你才是我?真正的真正的老公?啊?好好舒服啊我要一辈子一辈子作你的奴隶做

你的李雪要你天天?天天这样插我?玩我啊?好舒服?好美?啊」

「啊?啊?啊好?好舒服我要?舒服?舒服死了?啊?大鸡巴丈夫?鸡巴好

好大?我的小穴?好?好美?以后?我的骚就要啊?就只?只属于你啊?好幸福?

啊?啊?啊?大鸡巴?大鸡巴丈夫?亲亲?亲亲老公使劲插我操我骚穴?啊啊?

我要?要死了啊太美了?大鸡巴老公你好厉害我的骚穴只?只属于你一个?啊?

要被你?操操?啊啊?啊?使劲?插?啊用力?干我?使劲操我啊?啊」

李雪一声惨叫达到了最强烈的高潮,淫水像洪水一样喷涌而出,阴道内壁剧

烈的收缩着,我也怒吼一声射出了我的精液,我趴在李雪的背上喘息着,李雪全

身一阵阵颤抖,下体的结合处不住的流出混合液。

王普看到自己的老婆被我内射,唔唔的叫着,我站起身,拔出了我的鸡巴,

而李雪还没有清醒在不停地呻吟着。我看了看王普,走过去解开他的束缚,而王

普被我解开后立刻扑向了已经昏迷过去的李雪,一边亲吻着她的后背,一边迫不

及待地把鸡巴插进李雪红肿的小穴,丝毫不顾及我刚刚内射的2发精液。

昏迷中的李雪感到下身又被插入,扭动着屁股淫荡地叫着,而王普用力的揉

搓着妻子的乳房,用力操干着自己妻子李雪已经红肿的骚穴,李雪的淫叫声越【好文】【色情游戏】(12)

越大,我拿着摄影机拍着,床上的两个人已经沉浸在性欲之中,忽略了身边的我,

李雪的身体又一次痉挛起来,一阵阵颤抖,啊啊啊的叫着,王普则是一动不动的

趴在那里,随后一软趴在李雪背上喘息着,李雪已经彻底昏了过去,嘴里胡乱咿

呀着,王普拔出了变软的鸡吧,翻到一边呼呼地睡着了,我拍了几张特写,收好

我的东西,拿着新娘的内裤离开了这里。

我离开后直接回家,过了几天我又一次去饭点的时候发现李雪和王普还有一

个人在吃饭,王普一个人坐在一边,而李雪则和那个人十分亲密,看来王普彻底

变成了乌龟而李雪则是一个骚货。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