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另类文学

【好文】【《忍杀》】第十三章—奇迹

2022-07-02 来源:

【《忍杀》】第十三章—奇迹

第十三章 奇迹

懂太极拳的人很多,因为最近几十年龙之国作为强身健体及养气的一种功夫,

修习的人很多,虽然基本是花架子。但八极拳就不一样,这是一种极其霸道的近

身古武术,以刚猛为主,对修练者的身体要求极高,所以和平时代修习的人很少,

精通的人更少,如包租婆这种集合两种至柔和至刚于一身的更是凤毛麟角,龙之

国有句谚语「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可而想之八极拳的刚猛。

「呵呵呵……不错,想不到在日之国内还有人认识这种古武术,好……好

……」包租婆话没说完,细小的眼睛闪出一丝精光,她宽大的碎花睡衣无风自鼓,

接着双脚原地用力一蹬,人如闪电般挥拳直击依莉亚。她可不傻,现在能战斗的

只有她一个人,再众人的包围之下,她再能打都会累,双拳难敌四手,况且眼前

依莉亚就是劲敌,那就是为何她一开始就要激怒她,让她跟自已决斗,擒贼先擒

王才是王道。

果然,依莉亚上当了,因为作为基地一号杀手,她也有她自已的尊严,而且

她被当着众人的面泼了盆脏水,声望已经急速下降,只有亲手击杀眼前这个可恶

的肥婆,她才能重新建立自已的威信。

「你们不得插手……」依莉亚喝退了准备上前的12号,17号及18号,

然后紧握刀柄挥刀劈向击向自已拳头,刀势之强横直要将包租婆连人【好文】【《忍杀》】第十三章—奇迹带手劈开两

半。

看着雪亮的刀光近临,包租婆改拳为掌,双手用力一夹,「啪」锋利的长刀

被稳稳的夹在双掌之中。「喝……」两人同时发力,青筋外露,下盘牢钉地面,

坚硬的水泥地面被两人的踩出深深的脚印,包租婆重施故技,以太极拳中「卸」

字卸掉刀身上的巨力,刀身被她一引,刀锋略过她的身侧,依莉亚被她一带顺势

跌向她的怀内,但依莉亚的反应奇快,一个手肘击向对方的胸膛。

「啪」两人的小臂同时撞击在一起,毫无取巧之地,巨大的力量使两人同时

后退了几步才站定。

「有意思……」依莉亚脸色亢奋,双手持刀再次扑上,她刀势如疯魔,一刀

快似一刀的劈向包租婆的要害,砍,挑,剌,磕,刀法中的要义在她手中使得接

近完美,而且是拼命的打法,完全符合杀手无所不用其极的杀人手法。而包租婆

脸色凝重,她的身法没有依莉亚那么灵动,却远为沉稳,连续使太极拳中的粘、

引、挤、按等招式,想以柔克刚将依莉亚带乱她的步伐。柔虽能克刚,但是要建

立在实力在对手之上才行,不然反受其害。

刀锋再次临近,包租婆单手粘在轻薄的刀身上,用力一引想将依莉亚带歪,

但这次却不成功,对方力量太强,反而差点将自已带倒,依莉亚凭着强大的手劲

摆脱了包租婆的粘劲,长刀横向挥出,如果中招,包租婆绝对会被拦腰砍断。只

见她双脚一点,人直直倒飞而出,险险避过致命的一刀,只是刀锋还是在她的小

腹上留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从衣服的缺口渗出,她摸了摸小腹的鲜血,显然

以巧劲行不通了。

依莉亚舔舔刀身上的鲜血,眼神中露出弑血般的狂热,改造大成后的她很少

出手,遇到这个能与她抗衡的高手更加没有。

「痛快……」依莉亚再一次劈向包租婆。包租婆眼中精光一闪,双腿蹬地迎

刀而上,在闪过刀锋后放开门户,一改之前太极拳的柔劲,使出八极拳中最猛烈

的招式对依莉亚进行攻击。(挨、帮、挤、靠、崩、撼)八极拳一但使出,有进

没退,行步如趟泥,脚不过膝,如同暴风雨一般,拳势之猛让人窒息。先手已失

的依莉亚只能放弃长刀,以拳对拳,肘对肘,腿对腿的硬抗。

「噼噼啪啪……」两人同时使出最刚硬的功夫,空气中传来如爆炸般的肉体

碰撞声,打斗场中飞沙走石,强大的气流甚至将稍近的人吹得东倒西歪,这才是

颠峰级的对决。毕竟依莉亚先手已失,而八极拳又是连绵不绝的袭来,她只能被

动的防守,时间一久,她也打出真火,她奋力一拳,以硬碰硬的形式与包租婆的

拳头碰撞在一起。

「砰……」两人各后退两步,包租婆并没有停止进攻,她久等这一刻。只见

她双脚蹬地,坚硬的地面被她踩出深深的坑,接着人如离弦的箭,闪电般以自身

的肩部向依莉亚撞去。

「贴山靠」,这是八极拳中最强招数,以「打人如亲吻」的距离接近对手,

用肩部撞击对方,如被撞上非死即伤。依莉亚感觉到此招如泰山压顶般的气势,

她也知道此招的利害之处。暴喝一声,双脚紧钉地面不动如山,双臂肌肉暴涨,

接着两拳带着猛烈的拳风击向对方的肩部。

「轰……」一声巨响,强劲的气流向外扩散,将地上的血水卷向天空,接着

两条身影向着反方向倒飞出去。

「砰砰……」依莉亚向后飞把最近两个忍者撞飞后才在12号的压制下稳住

了身形。「哇……」狠狠的吐了两口鲜血,她双拳肿胀并有点变形,显然已经骨

折,苍白的脸上带着狠毒的神色。

而包租婆稍好一点,「蹬蹬蹬蹬蹬……」她倒退了十多步之后也稳定住身型。

只是她并没有进击,而是双掌合什放在小腹,双眼微闭,强压着体内翻滚的气血。

「蓬……」失去气流的血水如同下着血雨一样打湿着战场上的众人,腥臭的

气息直让人作呕。

……

「嗒嗒嗒嗒嗒嗒……」「啊啊啊……」这时战场外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叫骂

声和惨叫声。

正当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突然而来的意外吸引住时,一条黑影闪过在场的众

人,直奔真由美和爱丽莎的所在。

「小心……」包租婆大叫提醒,她想救援,但真气一泄的她差点喷出血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影杀向真由美。

「砰」爱丽莎奋起余力提刀一挡,两刀相碰暴发出巨大的火花,爱丽莎如同

断线的风筝撞向身后的墙体。被爱丽莎一阻,黑影顺势放开被震开的长刀,五指

合十为掌,直接印向重伤坐在地上的真由美。

看着势如惊雷的手掌,真由美不要说现在身受重伤动弹不得,就算完好无缺,

被击中都会非死则伤。

「再见了,深田君,来生再见」说完,真由美闭上美目。

「砰」真由美只感觉到自已被一个瘦削的高大身躯抱住,接着一股巨力传来,

两人被同时击飞,直至撞到身后的墙上才停了下来。

「噗……」一口温热的鲜血喷在真由美的脸上,让原本撞得七晕八素的她瞬

间清醒过来。

「深……深田君……」真由美瞪大着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紧抱自已的深田。

只见深田七孔流血,明显已经进入垂死的状态之中,但他还是极力的睁大着双眼,

目光温柔的看着被血水染红的绝美脸容,抖颤着手轻轻的抹着她脸上的血污。

「由……由美……我……我不行了……对……对不起……是我拖累你了。」

深田忍受着强烈的痛楚苦笑着对真由美说道。

「不……不……你不会有事的,我不要你有事,你不要死……」真由美握着

深田的手,呜咽的说道。

「咳……咳……由美……真的很……怀念和你……相处……的日子……咳咳

……希……望……来……生……再见。」深田头一倒,贴在真由美的脸上气绝身

亡。

「深田君……我很快过来陪你了,放心,你不会一个人上路的。」真由美没

有哭,因为该流的眼泪都流干了,她只是温柔的抚摸着深田还是温热的脸庞,脸

上露出如人妻般的幸福笑容。

「受死吧……」真由美的耳边再次响起12号冷酷的声音,一股掌风骤临,

真由美没有抵抗,因为她已经力竭了,在她的眼中只有深田那暖暖的笑意。

「砰砰砰……」几声猛烈的枪响响起,正用手掌拍向真由美头顶的12号在

空中以不可思议的身法避开了来袭的子弹,脚尖在地上一点,身体如同旋转的铊

缧向后急转,直至几个起落退到依莉亚的身边。

看着黑暗中跳出的黑鹰和越来越近的枪声,12号知道事不可为了,她扶着

遥遥欲堕的依莉亚,在她耳边细细交谈起来。

「依莉亚阁下,外围已经被打破,情况有点不妙,我们还是撤退吧。」

依莉亚没有马上回答,她眼睛死死的盯着包租婆,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声「撤」。

所有忍者收到命令后如同潮水般消失在黑夜之中。

……

「对不起,我来迟了。」黑鹰看着猎鹰带领着越来越多的手持枪械的黑衣人

出现在四周时,对真由美说道。只是他的状况也不太好,健壮的身体上布满了伤

痕,甚至出现了枪伤,看来之前的突破也让他吃尽了苦头。

真由美没有回答,而是挣扎着抱起深田微温的身体,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别动,闺女,让我来。」包租婆出现在她的身边,接过深田的躯体,将他

平稳的放在地上,然后伸出肥硕的指头在深田的身上快速的点了几下,接着手掌

按在他的心脏位置。

「阿姨,你……」真由美惊奇的看着包租婆的举动,她不明白深田已经气绝,

为何包租婆还要作出施救,只见包租婆全身散发着白气,脸上的汗水一滴滴的滴

在深田的身上,嘴角里不时有鲜血流出,显然她在散发着内功拼命的抢救着深田。

「闺女,你身上不是有恢复人元气的药吗?快点,打开他的口,喂他吃一颗,

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啊……好的。」听到深田还有希望,真由美惊喜若狂,她立刻从黑戒指里

取出一粒药丸然后捏住深田已经僵硬的下巴,把药丸塞进他的嘴里,但深田已经

停止了呼吸,药丸无论怎样都塞不进喉咙里面,真由美急得顾不了周围的众人,

用小嘴吻住深田的嘴巴,用长舌混和着唾液拼命往里顶,药丸在唾液的辅助下终

于慢慢溶化变小顺着他的喉咙进入到身体里面去。

包租婆还在进行着施救,而真由美握着深田的心情紧张的看着他的变化。这

时,爱丽莎步履蹒跚走过来,她一脸疲惫。

「由美姐,不要担心,姐夫吉人自有天相。」

「嗯……」真由美嘴里虽然回答着,但眼里担心的神色一点都没有消散。

「嗯?」这时真由美惊喜的发现深田原本渐渐消失的温度身体慢慢开始回复

一丝暖意,她立刻将头部挨在深田的心脏位置。

「乒……乓……乒……乓……」微弱的心跳声传进耳里,真由美惊喜若狂,

虽然深田还没有恢复呼吸,但已经是好现像了。

「哇……」只见包租婆狂吐一口鲜血,双手离开了深田的身体,而人却缓缓

的坐在地上喘着气,疲倦的脸上露出歉意。

「闺女……对不起了,我已经……尽力了,虽然免强护住了她的心脉,但他

的元气大伤的情况下还受了致命的一击……你,节哀顺变吧。」

「阿姨,多谢你了……我……」真由美脸上显得心灰意冷。

「由美姐,先别伤心,我们试试找亚德博士帮帮忙,说不定有办法。」这时

爱丽莎在真由美的耳边轻轻说道。

「对,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爱丽莎,事不宜迟,我和你一起去取车,

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说完,也顾不上其他人了,忍着伤痛,抱起

深田和爱丽莎一起离去。

「闺女……这次事了,希望你再回来,我有事跟你说。」包租婆对着急急离

开的真由美张口说道,只是她用了传音的法门,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嗯,我知道了,阿姨你保重。」说完和爱丽莎飞快的离开。

黑鹰没有阻止她们离开,而是神情疑惑的走到包租婆的身边,闪着精光的眼

睛盯着她。

「你……你是里美子嫂子?」黑鹰试探着问道。

「呵呵呵……想不到黑鹰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太婆,哦……自从你升官后调离,

没有再监视我了,呵呵呵,其他显得没有那么上心了。」包租婆自嘲的一笑。

「不……不……嫂子你误会了,你知道我们是没有恶意的,只是因【好文】【《忍杀》】第十三章—奇迹为这是组

织上是这样要求,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对不起老队长了。」黑鹰心下黯然,虽

然这样做并不是他的心意,但怎么说也是对不起逝去的老队长,他为完成组织的

任务而牺牲,但自已却被上头委派去监视他的遗孀,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没事,毕竟你们也是按照保密条例办事,我不会怪你们,现在不是已经撤

出了监视多年了,呵呵呵……只要你们不要再打扰我老太婆的平静生活就好,好

了,旧已聚过,我就回去了,至于现场的烂摊子,你们就自已处理好了。」包租

婆说完就摇摇晃晃的回到楼内。

「队长……」

黑鹰摆摆手阻止了猎鹰的说话,他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心乱如麻。

……

天空开始泛白,清晨的郊外显得格外宁静,密林中鸟语花香,诏示着新的一

天开始。突然间林荫小道中响起巨大的轰鸣声,林中的小鸟被惊得纷纷飞上天空。

只见一台崎川机车在山路中风驰电掣的飞奔而至。

「爱丽莎,再快点,深田的心跳又开始减弱了。」机车后座上一把急促的女

声在催促着驾驶的爱丽莎。

「知道了,由美姐,已经是最快了,别心急,很快就到了。」爱丽莎说完后

就集中精神驾驶着。

「轰轰……吱吱……轰轰……」机车在转过几个弯道后就消失在密林之中。

……

「踢踏踢踏……」还是在后山悬崖的熔洞中,这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一

个正在做着实验的金发青年不由得停了下来,转头望向入口处。

「本杰明,快……快叫亚德博士出来,有人要他救命。」只见真由美抱着深

田急促的跑了进来,而身后紧跟的则是爱丽莎。

「啊?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你手中的男人是谁啊?」本杰明一脸迷茫的

看着两姐妹。

「别问你……快……快叫他出来……他快不行了……」

「小女娃,什么事找我那么急啊?咳咳……咳……」在堆满的资料堆里,亚

德博士走了出来,只见一段时间没见的亚德博士显得那憔悴,原本肥胖的身躯消

瘦了不少,而且脸色极度仓白,显然在大病之中。不过心急的真由美顾不了那么

多了,她抱着深田走到亚德博士面前。

「博士,求求你救救他吧……他……他受了很重的伤,快……快不行了。」

「别急,先让我看看……你先把他放下来。」

「哦……好……好……」真由美说完将深田平放在地上,然后站在一边和爱

丽莎紧张的看着。

亚德博士翻翻深田的眼皮,又打开他的上衣,看到那触目惊心的掌印和被快

吸干的枯瘦身躯,然后伸手按在他的心脏位置感受着他的心跳。亚德博士眉头一

皱,他抬头看着真由美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明明元阳已尽,又受了那么重

的伤,他是如何熬到现在的?就算我给你的药也没有神奇到续命的效果……咳咳

……」对于执着于科研的亚德博士来说,这是个不大不小的疑团。

「博士,你先别问,能否先救一下他再说,等会我再告诉你好吗?」真由美

显得很不耐烦了。

「呵呵呵……咳咳……好吧,虽然我很想知道,但也不急着那一会,你抱起

他跟我来,本杰明,我们走。」说完,他在本杰明的撑扶下走到了一个洞中的巨

大实验室里。

实验室里堆放着多个巨大的玻璃罩和精密的机器,亚德博士走到其中一个玻

璃罩面前,他示意本杰明去操作玻璃罩前面的电脑仪器,然后指挥真由美和爱丽

莎将深田固定罩内的支架上,然后本杰明将各种起博器接头贴在他的身上,接着

关闭玻璃罩,里面涌出大量的绿色液体直至灌满。

亚德博士看着真由美脸上的紧张神色,他拍了拍她的香肩示意别紧张,然后

对着本杰明张开口说道:「开始吧。」

深田身上的起博器现出肉眼看得到电流,在绿色的液体中发出吱吱声,让原

本如烂泥一般的身体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扭动。但一直观察着仪器的亚德博士却

眉头紧皱,因为心脉的恢复并不明显。

「加大一点。」

「是,博士。」本杰明将电流的强度往上推。

「吱吱……吱吱……」玻璃罩里的电流声更大,而深田的身体开始散发出热

气,令绿色的液体里则出现大量的气泡。

「乒乓……乒乓……」亚德博士身前的监测器终于发出类似于心脏的跳动声,

虽然轻微缓慢,但看出效果终于显现。

看着扭动着的深田,亚德博士终于舒了口气。「停止吧。」

「博士,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深田虽然恢复了心跳,但显然情况并不理

想,真由美提起的心并没有放下。

「情况不太好,毕竟他受的伤太重,现在只能维持他的生命,至于……」

「那为什么不继续治疗呢?」爱丽莎在旁边接口道。

「哼……你以为他是你们吗?再加重负荷的话不要说救,他先挂掉了……咳

咳……」亚德博士瞪了爱丽莎一眼。

「那怎么办?」

「先别急,让我想想……对了,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搞得你们两个都身

受重伤,还附带一个半死不活的。」

真由美和爱丽莎对望了一眼,然后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源源本本的告诉给亚

德博士听。

「原来是这样,想不到龙之国的古武术真的有那么神奇,以前听说的多,却

没有缘份见过,虽然没有达到起死回生的功效,如果不是你说的那个高手护住了

他的心脉,他也熬不到这里来了,但那又如何,他的生命体征还是会慢慢消失。」

亚德博士摇了摇头。

「博士,真的没有办法吗?」真由美心下黯然,她也知道亚德博士尽力了,

毕竟深田只是凡人,没有她们改造人那种超强的体魄。爱丽莎看着悲伤的真由美

上前紧紧的拥住并安慰她。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亚德博士仿佛下了决心似的,仓白的脸上泛起

了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啊?什么办法?博士你快说,只要能救得到深田,我什么都会去做。」

「嗯,是有一种办法,你先慢慢听我说,如果直接像你们那样改造成改造人

的话,那根本不可能,因为就算是你们也是从几千名优秀的人中才挑选出来的,

你们也知道当初的淘汰率有多高,就算到最后成功的也没有几个,你们两个都是

异数之中,如果以他现在的身体,不,就算他是正常的身体也会爆烈而亡……咳

咳……」亚德博士停了一下,等胸口平顺后才继续说道。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西方有种秘法传说,能将活人重新回到女方的子

宫中从新孕育成人,这种秘法源于西方的恶魔Lilith传说,那种Lili

th能利用魅术色诱凡人与她交合并吸取他的生命,但只要她看上那个凡人,又

能通过法力将凡人溶解缩小并回归于她的子宫内孕育成新的Lilith以作为

她的子女,这种秘法叫(unbirth)。」

「unbirth?」真由美和爱丽莎两人脸上一片茫然,因为她们的确没

有听说过有这种传说和秘法。

「咳咳……对……就unbirth,译法上叫胎内回归。当然这只是传说,

我也不会,你们也不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呵呵呵……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Li

lith这种生物呢?哈哈哈……咳咳……」亚德老头边咳嗽边发出恶作剧的笑

声,都不理会边上两个美女杀人的目光。

「咳咳……好了,不逗你们了,这种秘法我的确不会,但以我的科研水平的

确是有可能做到胎内回归。」

「啊?那有什么作用,能救回深田吗?」真由美虽然不懂,但她对亚德博士

带点盲目性的信任,只要他说行就一定会行。

「嗯,之前你不是委托过我要将你的身体恢复正常人的状态吗?虽然还没成

功,但还是有点进展的,当初我改造你们时,是将你们的子宫一种类似于能量的

吸收器并增强你们自身的力量,当然代价是完全失去了生育的功能,你也不用伤

心,其实秘密就在你们的子宫那里。因为为了吸收能量,你们子宫被改造得比正

常人强壮多倍,所以如果有胎内回归的方法,你们可能会承受得起比普通胎儿大

十几倍的重量。」

「你……你是说将深田变成婴儿那样回到我的身体里面孕育?那样就可以恢

复他的身体机能吗?」

「是的,完全有可能,因为你们的身体不能像正常人那样生育,但如果利用

你们自身的力量加上带恢复性的营养液救他也并非不可能,只是……」亚德博士

还是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只要能救他,我……我什么都愿意。」真由美一脸坚定。

「唉……虽然我研究人体基因这么多年,毕竟这个实验我并没有做过,风险

相当的大,只要略有闪失,不要说救他,连你也会一同死去,因为你的身体不一

定能承受得起。」

真由美看看亚德博士又看看爱丽莎,只见她双拳紧握,目光坚定。

「博士,我愿意。」

「那好吧,生死有命,既然你愿意一试,我也成全你吧,本杰明,你去将深

田放出来移去中间那个大型的玻璃罩,而由美你,也一起去吧。」

「嗯,我知道了。」

「由美姐,你……」爱丽莎一脸不解,她不知道为何真由美不顾危险都要救

活深田。

「爱丽莎,你别说了,这是我的决定,我爱深田,他也爱我,他为了我而死,

我也有为他必死的决心,你知道吗?那才是真正的爱。如果是你有危险,我也会

不顾性命的救你。」说完,她摸摸爱丽莎的头然后跟着亚德和本杰明而去。

亚德博士来到中间的玻璃罩前打开,然后由本杰明将赤裸的深田放进里面的

支架固定,接着真由美在众人面前将她身穿的战斗服收掉,露出她那雪白诱人的

赤裸身躯,只是经过连场激战,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最恐怖的是肋骨位

的刀伤,那是完全对穿的贯通伤,虽然止了血,但里面的白骨都清淅可见。真由

美顾不上自已的裸体布露于人前,她抬起雪白的赤足走入玻璃罩内,然后在本杰

明的帮助下固定好身体并连接上监测身体的起博器。

「由美,等会你将身体里面的脐带放出,我会帮你引导到他的脐位。」

真由美听到亚德博士的叮嘱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来温柔的看着生命垂危的

深田。这时,玻璃罩再次关闭并涌出绿色的液体直至没顶。

「由美,开始吧。」亚德博士的声音通过通讯器传到真由美的耳里,收到讯

息的真由美张开双腿,全身的肌肉一阵抖动。这时,她双腿之间的粉嫩阴唇张开,

一条肉脐带伸出体内,接着仿佛在一股无形的力量引导下慢慢的接近深田,最后

吸附在他的肚脐位。

「由美,你听着,首先,你用本体的吸力将他多余的骨肉吸收掉,注意你的

情绪,不然吸得太多他会直接挂掉。」

真由美点点头,然后小腹一阵剧烈的蠕动,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她的子宫深处

传来,原本濒危的深田仓白瘦削的脸上竟然泛起一丝异样的红,全身不自然的抖

动,仿佛经历着强烈的快感一样。

而真由美的神情也一样,只是在液体之中不能叫出声来,但全身泛着粉红和

双腿不停的摩擦显示着她也是快感连连,只见到连接深田肚脐位的肉脐带像开动

马力的吸尘机一样,一张一缩的吸食着。被吸食快感的冲击下,深田脸容扭曲,

身上的骨肉开始溶化成血水汇聚到肚脐位再被肉脐带吸收。这种情景虽然缓慢,

但深田还是以看得见的速度正渐渐缩小。

玻璃罩外的众人紧张的观察着,但这时他们发现真由美率先产生了变化,她

娇躯上伤口快速结痂并消失掉,原本快感的脸上开始露出一丝贪婪的笑容,在旁

人的眼中那是魔鬼一样的笑意,她猛然睁开双眼,赤红的眼珠发出精光,下体的

肚脐带疯狂的加快吸食的速度,那是完全入魔的状态,而深田一反之前一脸享受

的情形露出痛苦的神色。

「由美姐,你醒醒……你这样姐夫会死的……快醒醒……」爱丽莎大力的拍

打着玻璃罩,她知道真由美已经陷入疯狂的状态,那是不吸死对方势不罢手。

「由美……你醒醒……」亚德博士也是一声暴喝。

真由美扭头看了看被自已吸食得痛苦状的深田,脸上的快感慢慢褪去,反而

也露出痛苦的神色,显然她也是在天人交战,接着,她原本赤红的眼珠慢慢的恢

复回黑色,看着已经被她吸食得体型像个十岁小孩的深田神情变得傍惶。

外面的三人看到真由美回复原样才深深的松了口气。

「由美,不要紧,好在你及时收住,不然他真的会挂了,好了,你现在再加

大吸力,不是吸收吸食他的血肉,而是将他包住,完全吸收进你的身体里面,至

于之后你能不能挺住,那就要看你们两个人的造化了。」

真由美重重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脸上没有一丝犹豫,身体暗暗发力,吸附在

深田的脐带口忽然张大,沿着他的身体快速扩张,直至将深田整个人完全包裹住,

然后在吸力的引导下慢慢的往真由美的下体拖去。

当被包裹的腿部接触到阴唇的一刹那,真由美发出吸力的同时把阴唇口极力

的扩张,十岁体型的双脚率先进入她的体内,这时真由美全身发抖,脸色仓白的

吓人,紧咬的牙关显示着她极度的痛苦,但她没有放弃,也不能放弃,成败在此

一举,只能咬牙挺过去。

接着是小腿,大腿,腰部……真由美原本平坦的小腹极速扩张,如十月怀胎,

但没有减小的迹象,而是继续扩大,毕竟如十岁大小的深田比婴儿大太多了,外

面的众人看得冷汗直流,爱丽莎更是双手掩嘴眼泪汹涌而出。这时深田的双手连

同胸口部位也进入身体里面,但是速度明显变慢。真由美挺着比普通孕妇大几倍

的肚子不停的喘着气,扭曲的脸上显示着她开始变得力竭。

「由美姐……你要挺住啊……呜呜……」爱丽莎泪如雨下的拍打着玻璃鼓励

着真由美。

真由美勉强的对她笑了笑,她只感觉下体像被撕裂的巨痛,而急速扩张的肚

皮更顶得她的难已忍受,必脏剧跳,比正常人快几倍,「乒乒乓乓……」的像破

体而出。

她咬着牙瞪着眼用尽力气继续吸收。胸口,肩部,颈部……「哇……」真由

美在液体中发出一声闷响,深田的头部完全没入她的身体之中,接着她也昏死过

去了。

在梦中,她梦到了过去,悲惨的童年,喋血的生涯,更有温馨的日子,最后

是和深田交往的日子……

真由美缓缓的睁开双眼,在她眼前是流着泪的爱丽莎和满脸笑容的亚德博士

和本杰明。她眨眨眼睛,示意自已没事,然后她伸出双手温柔的摸摸自已巨大的

肚皮,她能感受到自已和深田已经完全的血脉相连,在液体的滋润下,深田的身

体机能在慢慢的恢复,在这一刻她感觉到巨大的幸福感,因为之前被改造过的身

体丧失了生育的功能,现在她终于能体现到怀孕的喜悦,那是自已爱人在自已的

肚里。

「由美,你怀孕的时间大约在十五天左右,经过你的改造后他会自动分离出

来,接着还是会连接在一起,一个月左右他就会恢复回原状,这段时间我们会密

切监控着你的发展,你就放心的休养吧……咳咳……咳咳……」亚德博士忍受着

不适吩咐着。

真由美听了亚德博士的话身体彻底放松下来,激烈的战斗和紧张的心情让她

极度劳累,于是她闭上双眼睡了过去。

「博士,我能做些什么?」爱丽莎看到真由美平安了,她也松了口气。

「你就先养好伤,然后守护着我们,咳……咳咳……哇……」亚德博士说着

用白手巾紧紧的捂住嘴唇。

「博……博士……亚德老头……你……你没事吧?」爱丽莎所到他手上的白

手巾上满是血迹,立刻变得手足无措。

「呵呵呵……咳咳……还死不了,我要休息一下,之后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做。」

说完,没有理会众人,而是蹒跚着脚步往他的休息间走去。

「本杰明,老头子到底怎么回事?」爱丽莎转头望向一脸忧伤的本杰明。

「博……博士他……他其实是患了末期癌症,当时从基地逃出来时他已经知

道了,只是不想你们担心,于是一直没有跟你们说,最近这段时间,他的病情越

来越严重,我每次叫他休息他都摇摇头继续工作,因为他总是说自已的时间不多

了,他要将最后的时间留给他的科研工作,而且他每次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仿

佛像昏睡过去那样……呜……」说着说着,一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两眼迷糊,想

哭又不敢哭出来,只能默默的流泪。

爱丽莎不知道怎样安慰他,她自已也觉得很难过,毕竟药医不死病,如果亚

德博士连自已都救不了,找旁人也是白搭。

……

立日科技大厦门前,一如平时一样繁忙,仿佛昨晚发生的枪战完全没有发生

过一样,战斗过的痕迹已经消失,职员还是如平时一样快节奏的工作着,可以看

出立日背后的势力是如此的强大。在大厦的顶层,小野志神情严肃的快步走向密

室,密室的门没有关上,显然里面的主人是如何的心急,只听到里面传出熟悉的

男女性爱声音。

打开房门,映入眼廉的是满地被吸干的男性干尸,他们的神情惊恐,干枯的

肢体扭曲,可想而知他们死前有多痛苦。在密室的靠墙位置放置着一张欧陆式的

红色大床,一个性感红发的妖艳女子正跟三个男子做着4P性爱运动。只见她全

身赤裸,只是腿上穿着过膝的黑皮长筒细根皮靴,雪白的胴体泛着不正常的粉红,

她伏在身下男子的身上,下体艳红的蝴蝶淫穴与男子来个亲密的接触,身下男子

一双大手握着女子丰满的雪白巨乳,并不断的变幻着各种形状,而女子并没有觉

得疼痛反而更加兴奋,男子每一下抽插都带出大量的透明淫液,而身后的男子则

提着粗大的肉棒插入女子充满皱褶的粉嫩菊门里抽插,他赤红着双眼双眼双手扶

住女子纤细的蜂腰疯狂冲撞着,每一下都没入根部,与女子的丰臀发出肉体的碰

撞声。而女子也没有闲着,她一手撑着身下的男子胸膛,仰起蝉首,用另一只纤

手绕过第三个男人臀部,用肿胀的纤指插入男子的菊花里面去,挑逗着他的前列

腺,而前面则用性感的红唇吞吐着他的肉棒,尖长的红舌不时插入男子肉棒上的

铃口,剌激着他尿道口。三个男人都不同程度的显得消瘦,只是三人像着了魔那

样,疯狂的干着前面这个女子,狠不得将自已身体的精华都灌入女子洞里面。一

时之间,室内充满着男人们野兽般的吼叫声和女子舒爽的闷哼声。

小野志已经习惯了女子吸食的恐怖场景,他摇摇头,没有理会正在做活塞运

动的三人,而是休闲的坐在房间角落的沙发上,欣赏起真人秀起来。只是看着房

里布满的干尸,他的眉头一扬,显得不太自然。「看来她这次受伤真的很重,不

然不会急着吸食那么多人。」他不由的想到。

这时,房内出现了变化。只见三个男子同时发出怒吼,他们赤红着双眼,臀

部收紧,全身不断的抖动,一时之间,他们久蓄的精华同时在龟头的铃口位喷薄

而出。被他们抽插的女子就是等待这一刻,她全身的肌肉崩紧,眼中闪耀着血红

的光芒,三洞同时加大吸力吸收着进入的精华。

「嗬嗬……」三个男子下体不断的抖动,脸上露出舒爽的神情,一股……二

股……三股……肉棒在强大的吸力不停的射着,当他们射了二十来股时,脸上同

时泛起痛苦的神色并变得惊恐,他们同时发觉身体像火灼一样疼痛难当,全身的

血肉像被熔化一样纷纷涌向下体,并不受控制的从肉棒射进女子的体内。

「不……不……哗……好痛……嗬……好痛啊……不」三人像被千刀万刮一

样痛楚难挡,用力的扭动着身体想摆脱眼前这个魔女的纠缠,但他们哪里能够逃

脱,三人的肉棒像植了根那样被紧吸在肉洞里面,而且血肉的精华还在源源不断

的被吸出。女子肤色红润,泛白的双眼显得她极度享受着血精的滋润。

只见三人以肉眼见得到的速度快速的干枯,身下的男子率先停止喷射血精,

干干的皮肤覆盖在他无肉的骨头上,人也断气过去,而身后的男人也接着在惊恐

和痛苦中失去了生命,「噼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呼……」女子长长的吐了口气,身前的男子也跌倒在床上。女子紧闭的双

目缓缓张开,但她发现之前用嘴吸食的男子并没有死,而是痛苦的在地上蠕动,

而他的肉棒还是在高高的挺起。女子妖艳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咔嚓」的一

声,女子用艳红的淫穴生生的将身下死去男子的肉棒扭断,接着站起身来狂暴的

扯住男子按在墙上,她赤红的眼珠神情狰狞,肿胀的双手握住男子的干枯的颈项,

抬起一条修长的长腿押在他的肩膀并紧抵在墙上,让他动弹不得,而身下的蝴蝶

穴则将他粗暴的肉棒吞噬进饥渴的阴道内,阴道里面的肉壁发疯般缠上肉棒并用

力的绞榨起来,阴道深处的子宫口更吸住他的龟头不断的吸食。

「砰……砰……砰……」女子下体每一下抽插,她的双手都会将男子的头部

撞向背后的墙壁,男子本来被之前的吸食得油尽灯枯,但眼前的魔女却并不放过

他,变得更加凶悍,每一下的碰撞都仿佛要将他的身体撞散,阴道里面的吸力更

大得异乎寻常,他的剩余的血肉再一次向下体汇聚。他想叫,但叫不出来,他想

反抗,但虚弱的身体只能让人随意摆布。

女子的脸上疯狂的笑意越来越浓,甚至变得扭曲狰狞。

「呜……」他的鼻孔中喷出最后的呻吟,下体再次源源不断的喷发着血精,

而女子停止抽插,下体紧抵住他肉棒的根部,双手在血精的剌激下越收越紧。

男子看着女子狰狞的脸孔,他在火灼的痛楚和呼吸不得的情形中渐渐失去意

识……

「啪」女子被剌激得扭断了男子的颈部,而男子也同时射精,像烂泥一般摔

倒在床上。

女子虽然吸食了大量的血精,但痛苦的神色一点都没有减退。

「啊……」她紧握双拳怒吼一声,室内昏暗的灯光在她强大的气场中变得一

明一暗,加上室内遍布的干尸,显得极度诡异。

她用力踩过身下的干尸,尖长的鞋跟将尸体的踩得粉碎,接着走下床来到小

野志前,不着寸柳的她脸容扭曲。

「依莉亚,看来你受的伤很重,你没有大碍吧?」小野志脸上闪过一丝担忧

的神色。

「哼,那个可恶的老太婆,我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哇……」说完依莉亚狠

狠的吐出一口黑血,显然她受了很重的内伤,而且这内伤并不是一时三刻能痊愈。

「那老太婆的内功果然了得,我的身体五脏六腑都移位了,回来时才发觉越

来越严重,哼,放心,我还死不了,只是需要的时间比较长,是了,将军怎么说,

可以派人将那老太婆杀了吗?」

「唉……你都受了伤了还不消停,将军命令你暂时不得生事,免得节外生枝,

他叫你放心,那个仇他一定让你报,现在他忙着侵蚀军中的势力,他命令我明天

全力接收日芯科技,你知道我们并不只看上他的高科技,而是军火市场,将军现

在需要大量的走私军火来武装自已的私兵,至于藤田大雄,他说怎样处理都可以,

只要干净就行,你就安心养伤吧,其他的事我会处理的。」小野志站起身来伸出

大手,轻轻的抚摸着依莉亚痛苦的脸颊。不知道是否得到小野志的安慰,依莉亚

愤怒的神色慢慢减退。

「放心,在我处理完日芯后,就算将军不让你报仇,我也会找人干掉那个老

太婆,你先静养吧,我还有事。」说完,他转身向大门走去。

「喂……帮我再找几个男人过来……」身后传来依莉亚的声音。

「嗯……」小野志挺直的身体抖了一抖,然后走出门外。

……

恶战事件的第三天,小野志带着一众金融人才和保镖在藤田大雄的面前正式

接收日芯科技,藤田大雄在失魂落魄之下离开了他经营多年的日芯大厦,在保镖

的保护下坐上自已的座驾离开,但行出不远就在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等待时,

一台载满大石的泥头车从他车的背后直撞而来,强大的动能将他的防弹车撞出路

中心,而右边另外一台泥头车则疯狂的拦腰撞上他的车身,接着泥头车侧翻,连

车带巨石足足几十吨的重量压在他的车上。事故造成车内多人死亡,而藤田大雄

在警察跚跚来迟之下抢救无效身亡,而同一时间,飞往米国的一部飞机上发生炸

弹爆炸,机上四百多名的乘客无一生存,死亡的名单之中有藤田大雄的家人及逃

难的族人……

而在当天,猎鹰和黑鹰及在鹰组多名的成员被递捕,并秘密的送上军事法庭。

但奇怪的是在多名军人的押解底下,在运送中途中遇上一股不明来历的武装成员

的袭击,他们双方进行了激烈的火并,武装成员竟然使用大杀伤性武器,最后押

解的军人被击溃后,鹰组的成员也随之消失。这次枪击抢人原本属于重大的恶性

事件,是必破的案件,但军方的态度却出奇的平静,仿佛没有事情发生,而嫡属

于政府的警察厅乐见其成,反正这件事不属于他们管,神仙打架,凡人莫理。只

是敏感的人们会发现,从这件事上,军方可能正式出现分裂,这件事上越平静就

越诡异,一股山雨欲来的景像,半个月后,在小阪市里出现了一家鹰王株式会社

的外贸公司,而公司的负责人是个中年高大的男子,如果熟悉这个男子的人会惊

奇的发现,他跟半月前失踪的黑鹰长得很像……

……

在真由美胎内回归的第十五天,身形如十岁男孩的深田带着脐带从真由美的

肚里顺利产出,众人紧张的心情再一次放下,但这时亚德博士的脸容却更加消瘦

而仓白,原本大大的肚腩消失不见,只有宽松的白袍,而他在本杰明的扶持下露

出欣慰的笑容,爱丽莎和本杰明既欢欣又难过,他们不知道博士能不能熬到苏醒

的那一天。深田虽然分离出来,但两人还是进入龟息的状态,真由美下体的脐带

还是吸附在深田和肚脐处,那是深田从真由美身上吸取养份的来源,他要在半个

月的时间里将身体长回成人的阶段。

就在一个月后的早晨时份,玻璃罩里的真由美和深田终于睁开了紧闭了一个

月的眼睛……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