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淫色人妻

【好文】【忍辱娇妻】二十一

2022-07-02 来源:

【忍辱娇妻】二十一

二十一

一觉醒来,已经太阳西斜,金黄的阳光透过帆布间的缝隙投射进来,洒落在

平整的泥土地面上,篷房里没有其他人。紫琪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陌生的

床上,床上弥漫着一股微微的汗臭味,夹杂着雄性荷尔蒙特有的味道,很明显这

是一张男人的床。紫琪开始慢慢回忆起自己为了不扫兴而频频跟一帮异乡男人对

饮的情景,她还从没试过喝这么多酒,以前还是偶尔跟丈夫或者朋友喝点红酒而

已,所以酒量非常浅。她爬起床,感觉口干舌燥,头有点痛,还晕晕的,站起来

脚步有点轻浮。下意识地检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发现衣服有点移位,她想:

「应该是睡着的时候自己跑了位置吧。」

紫琪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抖擞了一下精神有点摇晃地走出篷房,看到

不远处小添福正跟李贵一起忙活着什么,父子两偶尔发出点笑声,在四下荒凉的

环境下点缀了几分温馨。

「姐姐,你起来了。」小添福发现紫琪站在不远处,高兴得向她跑过来。

「小心点啊,别跑了,医生叔叔说了不能跑太快了。」紫琪温柔地对孩子说。

「张小姐,你醒了,觉得怎么样?」李贵转过身来问。

「好多了,只是头有点痛,有点晕。」紫琪拨了一下头发到耳背上说。

「我给你倒茶喝。」李贵放下手上的东西,快步走进了篷房。

「谢谢!」紫琪客气地说。

「这茶是我们自己种的,提神解酒,知道你差不多醒,我就提前泡好放凉。」

看着紫琪喝着自己泡好的茶,李贵心里美滋滋的。

「嗯,很香。」紫琪报以李贵一个甜美的微笑,可是头痛还是难忍,笑得有

点勉强。

「再来一杯吧。」李贵伸手去接紫琪的杯子。

「不用了,谢谢!我得回去了。」紫琪礼貌地说。

「我送你吧。」李贵说。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但是你刚醉醒,我不放心。」李贵急切的说。

「没事的,我行的。」紫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正走出几步,突然被地上凸

出来的小石子绊了一下,正要倒下去之际,李贵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抱住紫琪的

腰,把她扶住。

「没事吧。」李贵连忙问。

「没事,谢谢。」紫琪轻轻一笑。

「你还说没事,我送你回去吧,不然我不放心。」李贵斩钉截铁地说。

「那好吧。」紫琪只好乖乖听话了。

「我扶你过去坐着等一会,我去工地找个老乡回来看着福儿。」

「嗯。」紫琪边乖乖坐下边轻声回应。

「福儿看着姐姐,爸爸很快就回来。」

「知道。」福儿说着煞有介事地走到紫琪身旁。

「唉……胖牛,你又偷懒溜回来了。」李贵没走出几步见到胖牛鬼鬼祟祟的

往远处走便大声喊。

「是啊……,不是不是。」胖牛其实一直在不远处观察着这边的动静,他见

李贵向自己的方向走来,想躲却无奈身形庞大被发现了。

「你来得正合适,帮我看着福儿,我出去一会。」李贵跟胖牛说着。

「好啊,交给我就可以了。」胖牛边走过来,边应着李贵的话,眼睛却是落

在紫琪【好文】【忍辱娇妻】二十一的身上。

紫琪也感觉到胖牛的眼睛正火辣辣地盯着自己看,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避开

他的视线。

胖牛却是越靠近紫琪,心跳动得越厉害,他不是害怕自己的做过的事会败露,

而是一种兽性的冲动,一下午他还陶醉在偷尝美肉的刺激的快感当中。要不是李

贵在,可能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不计后果地一下子就把紫琪扑倒在地,在她身

上发泄着雄性动物最原始的兽欲。他的手伸到裤兜里,轻轻地握着自己的手机,

像握着什么宝物似得,他抚摸着手机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是在抚摸着紫琪完美的肉

体。幻想着这一切,胖牛的脸泛起一种色鬼俯身一般的淫笑,口水也几乎从嘴角

流出来。

「胖牛,你看什么啊,有没有听到我的话。」李贵见胖牛已经有点失魂的样

子,不怀好意地看着紫琪,大声地吼。

「呵呵,没什么,没什么,你去吧,去吧,这里交给我。」胖子丝毫没有觉

得不好意思,边搭理着李贵,眼睛还在从上往下地盯着紫琪看。

「我现在送张小姐回去,你帮我看好福儿。」李贵再三交待。

「行了,去吧。」

「福儿,爸爸送姐姐回家,你乖乖的别乱跑知道吗?」李贵慎重地跟儿子说。

「知道了。」

「福儿要听话,姐姐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想姐姐了就让爸爸给姐姐打电

话,知道吗?」紫琪温柔地对小添福说。

「嗯。」一面天真的添福回答着。

「我们走吧。」李贵说着,弯腰想扶起坐在板凳上的紫琪。

「我自己来就行了。」紫琪说着自己站了起来。

「那我帮你拿着包包吧。」李贵识趣地说。

「呵呵,张小姐慢走了。」胖牛从紫琪坐着的时候一直从上往下看,一直盯

着紫琪的领口不放。

紫琪向他礼貌性地点了下头,下意识用手档了一下领口。

「你看这美妞,屁股又翘又圆,又白又滑,真想一口咬下去。」看着紫琪远

去的背影,胖牛自言自语地说。

「我也要吃一口。」小添福听到胖牛的话,傻傻地问。

「跟你说你也不懂,小孩子一边玩去。」胖牛不耐烦地打发小添福走一边,

然后一大屁股坐到了刚才紫琪坐过的板凳上,然后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来欣赏里

面香艳喷血的紫琪的个人写真。

…………

「头还很痛吗?」来到紫琪停在路边的黄色小甲虫旁,李贵问。

「嗯,还有点痛,但没什么问题的。」紫琪说。

「要么等我开你的车送你回去吧。」

「你会开车的吗?」紫琪惊讶得问。

「我学过开拖拉机的,刚才也留意过你开,而且我在工地有时候也开推土机

的。」李贵笑着说。

「呵呵,还看不出你真行,菜也做得好吃。」紫琪夸奖道。

接过紫琪的钥匙,李贵坐上了驾驶座,还是生平第一次开小车上路,而且还

载着自己的恩人,也难免有点紧张。

「要出发了,坐稳。」李贵舒了一口气,慢慢踩下油门。

「我带路,你先开回到儿科医院门口哪条路吧。」

「好的,我认得路。」

「李大哥,我觉得你应该为福儿找家幼儿园,这样才能让人放心。」车慢慢

地跑在回去的路上,紫琪突然说。

「嗯,我……我过几天找家幼儿园。」李贵本来没有考虑到这问题,紫琪突

然说起,他只好慌忙搭上话。

「要我帮忙的话尽管跟我说。」紫琪说。

「谢谢你,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多了,我还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李贵不好意

思地说。

「都说了别说这样的话,我也是尽力而为而已。」

「有机会还要当面跟你先生道谢,上次在医院只见了一面,也没好好感谢他。」

「你见过我先生?!哦,福儿进院那天,那不是我先生,那是我公公,你误

会了。」

「哦,不好意思,我搞错了,呵呵,我还以为……」李贵有点欲言又止的。

「以为什么?」

「没……没什么。」李贵尴尬地说。

由于车速比较慢,当车驶回到儿童医院门口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

华灯初上,路的两边都是穿流的行人。

李贵看了一下副驾驶座上的紫琪,此刻她安静地睡着了,睡相是多么的甜美,

呵气如兰,原本白嫩的肌肤,可能酒精的作用还没完全消退,粉颈和两颊绯红,

很是好看,紫色的雪纺下原本丰挺的酥胸在安全带的勾勒下显得更加凹凸有致,

让人想入非非,裙摆下修长的莹莹小腿如丝般光滑,没有半丝多余的赘肉。

李贵不想惊醒睡得这么甜的紫琪,于是把车开到医院后面一条非常僻静的路

停了下来,打算等她醒了再继续起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看着原本僻静的路段,虽然依然宁静,但不经不觉周

围也停了不少车。每一辆车都是关了灯,静静得停在路边,远看过去让人以为车

上没人,但车子偶尔会有节奏地抖动几下。当然这些虽然都看在李贵眼里,但他

不以为然,不知道车上的人在做什么,以为都是跟他一样在等人。

掏出紫琪送给自己的手机一看,已经差不多8点钟了,但自己却不觉得肚子

饿,可能旁边坐着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女人,这就是秀色可餐,眼睛已经吃饱了,

肚子也不觉得饿了。

突然后面一辆车驶过,刺眼的灯光打破了整条路的宁静,借着灯光,李贵突

然看到停在自己前面不远处的车上,一个裸背,没错是一个女人的裸背正对着自

己,正有节奏的一上一下地运动着。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看了下旁边的

「睡美人」,幸好她没醒。他的眼神里透出几分男人原始的欲望,他感觉自己的

心脏跳得特别厉害,几乎要从嘴巴跳出来一样,他已经有三四年没有闻过女人香,

没有尝过女人味了,此刻真有翻身过去把美人压在身下,一展男人雄风的冲动,

但生性耿直,懦弱的他是绝对不会干起这天理不容的事情来。

李贵坐直了一下身子,感觉下体涨得生痛,三年了,整整三年,自从发现了

孩子的病,老婆出走,散尽家财,费劲了心力,他以为自己已经被掏空得只剩下

躯壳,他的手在不经不觉间已经伸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轻抚起来,男人的生理往

往比心理要来得诚实,生理上的原始本能反应不会受到道德的约束,不会有条条

框框的枷锁,那是为了繁衍延续物种的本能需要。

眼看着不远处的汽车一下一下有节奏的震动,李贵在双腿之间摩挲着的手节

奏也越来越快,他看向了身旁的紫琪。「闻一下,就一下,近距离闻一下女人的

体香就好,就一下吧。」就是用这样的想法来麻醉自己,李贵的头慢慢向紫琪的

胸前靠近,在鼻子几乎要碰到那被安全带勾勒得几乎要呼之欲出的完美半球前停

住了,女人那淡淡的乳香夹杂着那ALLRUE名牌香水的味道飘送过来,差点

让李贵丧失了理智,那特有的香味就好像是男人的壮阳药一样,李贵感觉自己下

体展现出从来没有过的雄风,原本隔着裤子摩挲的手已经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扯下

自己残旧而宽松的大裤衩,露出了那狰狞的男人性器,并且紧握着快速上下套弄

了起来,尘封三年的男性利器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封出鞘,一股黄白色的精液

飞速喷射出来,射落在车子的方向盘和中控台上。

三年集聚的欲火得到释放,神智回复过来的李贵大感事情不妙,赶紧拿起车

上的纸巾把自己的精液擦干净,虽然精液是擦走了,但整车还是弥漫着一股浓浓

的精液的腥臭味。他打开车窗通风,并且上发动车子驶离这个地方。

发动车子的声音惊醒了紫琪,但车子很快又重新停在了儿科医院的门口。

「我睡着了,而且睡了这么久了,你怎么不叫醒我呢。」紫琪看了一下手表

自责地说。

「没事,就让你睡醒嘛,你……你头还痛吗?」在昏暗的车厢里,李贵从脸

到脖子都感觉火烫火烫的。

「再睡了一觉,不痛了。」紫琪伸了个懒腰,笑笑说。

「那,那我就送到这里了,你自己开车回去,我……我就这里下了。」还没

等紫琪反应过来,李贵已经开了车门下了车。

「再见。」

「再见。」说完李贵匆匆消失在人群中。

紫琪看着这敦厚的男人的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