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乱伦文学

【好文】【我的美母苏雅琴】(22)

2022-07-31 来源:

【我的美母苏雅琴】(22)

22章

射完后的我,趴在白君怡成熟的玉体之上,默默地喘息着,在我的面前是白

君怡佈满泪水的脸,嘴唇贴着粉颊,可以感觉到她被我干出来的眼泪洒在柔滑玉

颜上,一片湿润。

白君怡低声地痛苦哭泣,心象被撕碎了一样,剧痛的下体,可以感觉到我的

鸡巴在蜜穴中慢慢萎缩,可是蜜穴仍然紧紧地包裹着它,白君怡只能感觉到不象

刚才那样被胀得很痛苦,而我的手还放在她的酥胸上,指尖捏着她的乳头,奇怪

的酥麻感觉,从下体和酥胸一起涌上来,让她只能狠狠地咬住樱唇,免得自己呻

吟出声。

看着白君怡,我笑道,「被我的鸡巴干的爽不爽?看你的样子,你的蜜穴好

像没干过几次啊,还是古市长的鸡巴很小?」

白君怡突然听到这一句,羞得扭过脸去,用力啐了一口,「臭小子,干完了

就给我滚蛋,我不想看见你。」

听了白君怡的话,我翻翻白眼,我还要再收些利息,我来到了白君怡的性感

小嘴前,手指捏着白君怡的玉颊,硬把她的嘴捏开,【好文】【我的美母苏雅琴】(22)萎缩的鸡巴塞进娇艳红唇之

中,缓缓抽插着,感受着白君怡嘴里的温暖湿润。

几乎被屈辱压垮的白君怡泪流满面,可是她双手被绑,随后想扭动娇躯来逃

离我的抽插,但是好像没什么作用。

粗大的鸡巴,即使变软,也将白君怡的小嘴塞得满满的,她湿润的口腔,柔

滑的香舌舔着龟头的刺激,都让我兴奋得两眼发光,鸡巴迅速涨大,渐渐地越顶

越深,挤开挡路的香舌,直接压在她的咽喉之上。

白君怡“呜呜呜”地低叫着,被我的鸡巴插的很不舒服。

看着鸡巴在白君怡的小嘴里进进出出,进去时塞的满满,出来时带着口水滴

在身上,看着这一幕我对着白君怡淫笑道,「白阿姨,你的小嘴弄的我爽死了,

对了,古市长的鸡巴有没有享受过你的小嘴?」

白君怡听着我的淫言浪语,骂道,「谁会没事吃那肮髒的东西?」

听了白君怡的话,我眼睛一亮道,「这么说我是第一个享受你口交的人了?」

自知失言的白君怡闭着眼不说话了。

我在白君怡嘴里插了几下,兴致起来,分开她的玉腿,架在肩上,将大鸡巴

狠狠地干进她的小穴中,大肆狂插起来。

随着我的抽插白君怡痛苦地哭叫着,无助地承受着我的粗暴奸淫,一边承受

着我的抽插,一边骂道,「你这混蛋,干了一次还来,我那里都肿了,快点拔出

来。」

我不理她,一边插一边笑道,「一次怎么够,我要干的你回不了家?」

白君怡瞪大了眼睛,满脸胀得通红,羞怒道,「你这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

「随便你怎么骂. 」

我抱着白君怡雪白修长的美腿,胯部前顶,鸡巴狠狠插入她的体内,爽得难

以形容,而被我狠插的白君怡口中发出啊啊唔唔的声音。

强烈的屈辱感和负罪感,让白君怡羞愧的闭着眼,她用力扭头,放声哭泣着。

我正干得高兴,看到白君怡被干的哭哭啼啼的,不由大怒道,「有什么好哭

的?你儿子想干我妈,现在就要有我干他妈的觉悟,要怪就怪你儿子去吧,哈哈。」

说完大鸡巴在花唇中剧烈地抽插着,每当拔出时,都将花唇一次次地翻开,

淫水从里面流出,洒在沙发上。

白君怡被我插的痛哭着,剧烈的痛苦几乎让她发狂。

我痛快的奸淫着她,鸡巴快速在她小穴内抽插,龟头如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

重重地撞击在白君怡的子宫之上,每一下撞击,都撞得白君怡直翻白眼,口中低

低地叫着,痛苦承受着我的暴虐奸淫。

终於,白君怡感觉到我快要到达了极点,因为我冲撞的速度越来越快,胯部

啪啪地撞击着她的下体,象在进行最后的冲刺一样。

就要能够脱离这样的痛苦让她松了一口气,可是白君怡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身体开始挣扎起来,惊恐地尖叫道,「不要,你不能在射在里面了。」

我抱紧白君怡一丝不挂的娇躯,快速进行着最后的冲刺,恶意地微笑着,「

刚才已经射进去了,我还会放弃这个内射的机会吗?」

听了我的话,白君怡美丽的眼中,流出了痛苦的泪水,颤声哭泣道,「不要

在内射了好吗?在射会怀孕了。」

等白君怡说完,我已经抱紧她的娇躯,下体紧紧地贴在她的蜜穴,大鸡巴直

干到最深处,开始了猛烈的喷发.

「不!」

白君怡痛苦地失声叫着,美丽的脸上佈满了泪水,感觉着一波波的滚烫精液

射到了她的体内,冰心欲碎,樱唇微动,喃喃哭泣道,「会怀孕的啊。」

我射完之后,抱着她的赤裸娇躯休息了一阵,觉得爽够了,站起身来,大鸡

巴从她小穴中拔出,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美丽威严的白君怡校长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完美的玉体上面,到处残留着

施暴后【好文】【我的美母苏雅琴】(22)的痕迹,双眼无神,泪水缓缓地从她眼中流出,看上去就象一个破碎的美

丽女神像一般。

爽完后的我开始找起了我的衣服,最后在一个地方找到了,穿好衣服我来到

了白君怡的面前,拿出手机拍了起来,看着一张张淫荡的照片,我笑了。

看着我拿着手机对着她狂拍,白君怡赤裸的完美玉体剧烈地颤抖起来,挣扎

着想阻止我,但是奈何双手被绑,只能疯狂的叫骂道,「你这畜生,强奸了我还

拍照?快点删了啊。」

不理白君怡的叫骂,我伸出手去,放肆地捏揉着她高耸的玉峰,轻声笑道,

「留点纪念啊。」

「畜生,畜生。」

白君怡不停的骂道。

哢擦哢擦,不理白君怡的叫骂,我不停的拍着照。

「双脚趴开给你蜜穴来张特写。」

呜呜呜,白君怡剧烈的挣扎着。

「屁股翘起来。」

随后我的鸡巴狗交式插入了白君怡的蜜穴中,哢擦一下又一张。

随着我不停的和白君怡做着爱,手机也不停的拍着照。

当我从校长室走出来后,一身舒爽,就是被那疯女人抽的地方隐隐作痛。

快到教室时突然发现在我不远处有个熟悉高挑的背影,我仔细一看正是妈妈,

只见她好像往厕所的方向走去,我不禁想道最近都是在家做爱,想想还没在厕所

做过爱,兴奋的我连忙一路小跑悄悄跟在妈妈的后面。

很快的我跟着妈妈一起到了厕所,等妈妈走进女厕所后,我想到现在是上课

时间而周围又没有人后,我快速沖进了女厕所。

沖进女厕所后,我发现就一个门关着,我就知道里面应该就是妈妈了,过了

一会门被打开,我一下沖了进去将妈妈一把抱住,妈妈被我突如其来吓到了,大

惊,准备反抗,但看清是我的时候,立马骂道,「小伟,你吓死我了,这是女厕

所,你进来干嘛?」

我抱着妈妈,下面的鸡巴早已坚硬如铁了,直接隔着短裙顶到了妈妈小穴,

我在妈妈耳边轻声说道,「妈,我想和你在厕所里做爱。」

听了我的话,妈妈立刻就发现了我的鸡巴已经坚硬的顶着她的小穴,「小坏

蛋,老是想淫荡的事情,我告诉你,今天不行,知道吗?」

手也捏住了我的耳朵,好像我不答应就要拧的样子,脸上也变得很红.

「可是……妈妈你看它都硬成这样了,我难受啊?」

说着我拉开裤子将妈妈的手按在了我的鸡巴上。

妈妈看着那根巨大的鸡巴高高的挺立起来,脸更加的红了,按在上面的手也

被牵引着套弄起来,看着我哀求的表情,「好吧,这次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额

. 」说完就蹲了下去,脸红红的舔起了我的鸡巴。

看着妈妈在给我口交,我心里得爽死了,「哦,这才是真正的口交,果然比

在家里做刺激多了,哦,太爽了。」

妈妈口交之余,我也没闲着,我的手来到了妈妈的丰满的胸部上,隔着衣服

摸了起来。

妈妈停了一下,就继续舔起了鸡巴,「小坏蛋,居然摸起我的胸部,越来越

坏了。」

妈妈舔了一会等湿润后,就将鸡巴全部吞入了口中,快速的套动起来,希望

我的鸡巴可以快点发射,要是被别人发现就不好了。

「哦……好爽,妈妈,你真会舔,哦……」

我感到妈妈的意图,也是努力的配合着,手也从衣服外面伸入了里面,一对

雪白的胸部已经全部在我的手中了,不过太大了,我的手根本摸不过来,只能到

处抚摸着,两个樱桃也在我的手里变的很硬。

「啊……来了……」

手用力揉捏着胸部的樱桃,大手将胸部也捏的变了形,鸡巴开始发射了,大

量的精液在妈妈的嘴里爆发了出来,我按着妈妈的头,精液突突突的全部射进了

妈妈的嘴里.

看着妈妈将嘴里的精液全部吞下去后,然后舔起了我的鸡巴,将上面舔的乾

乾净净后,但是发现我的鸡巴还是硬硬的翘起,道,「小坏蛋,你今天怎么那么

让妈妈头疼呢?」

看着无奈的表情,我无辜地说道,「我也没办法啊,大概在妈妈的穴里射过

才能软下来吧?」

看着眼前粗大的鸡巴一点软下来的迹象也没有,妈妈亲了亲我的鸡巴嗔道,

「真是又爱又恨的坏东西。」

说完站了起来,翘起那傲人的美臀,双手扶着厕所的门,顿时一双修长的黑

丝美腿顿时暴露在我的眼前,由於臀部对着我,里面的蕾丝内裤也暴露在了我的

眼前,近距离的观察,还让我发现妈妈的蕾丝内裤上有了湿湿的水迹,我知道妈

妈给我口交的时候也动情了。

当知道妈妈动情后,我用手拨开了妈妈的蕾丝内裤,果然那粉嫩水水的小穴

暴露在我了的眼前,我吞了吞口水,把鸡巴在妈妈的小穴上磨了磨,等完全湿润

后,一下子顶了进去。

被鸡巴“侵入”阴道内后,妈妈也只有柳眉微皱、贝齿轻咬,她怕自己的呻

吟引来别人。

在一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妈妈发现我的鸡巴已经深深地进入到她子宫之

内,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刺激下,妈妈急促地娇喘,含羞无奈地娇啼婉转,

「啊……嗯……嗯……嗯……啊……」

当鸡巴快速的抽插下,妈妈娇羞地发现阴道内又满又胀,妈妈又羞又兴奋,

娇靥晕红万千,桃腮羞红似火。

我笑着俯身在妈妈的耳边,轻舔着她晶莹玉润的可爱耳垂,说道,「我的妈

妈老婆,和儿子在厕所做爱的感觉刺激吗?」

听到我的话,妈妈娇羞万般,俏脸晕红如火,含羞道,「就会调戏妈妈。」

看着妈妈诱人的样子,我更加快速的进出妈妈的阴道,只听见蛋蛋拍打臀部

的声音。

「嗯……啊……嗯……啊……嗯……啊……」

妈妈爽的都大声呻吟起来,别的都不顾了。

随着我越来越深入地抽动,妈妈忘我的呻吟着,发出一声声天使与魔鬼混合

的荡声,更是刺激的我越战越猛,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一阵令人魂飞魄散的揉动,一阵火热地娇喘,「啊……啊……啊……我要飞

了……」

快要高潮的妈妈的小穴死死地缠绕在我那深深插入的鸡巴,一阵不能自制的

火热地收缩、紧夹.

「啊……啊……啊……啊……」

妈妈经过我不间断的冲刺,终於忍不住了,只见她娇躯剧震。

「啊……飞,飞了……」

妈妈美得上了天,仿佛飘在云端,语带颤音,跌宕起伏,荡出大片肉浪乳波,

迷人眼球。

被妈妈高潮后的阴精一烫,还有妈妈小穴那不规律的紧紧伸缩,双重夹击下

的快美舒爽中,我完全迷失了自我,鸡巴拼命的不要命地进出妈妈的阴道。

在一次次撞击中,终於有了射精的感觉,只听我啊的一声,我的鸡巴用力的

顶着妈妈的子宫口,精液像不要命地射进妈妈的子宫深处。

随着我的精液强有力的冲击,妈妈觉得子宫瞬间喷发,那股力量的确太大了,

再次让她爽的达到了一次高潮。

等我把鸡巴从妈妈的阴道内拔出来后,一股股的精液就从妈妈的阴道内流出,

一会就从小穴内慢慢地往妈妈的美腿下流,看着这淫荡的一幕,我的鸡巴好像又

有复苏的迹象,但是我知道时间不允许了,因为快下下课了。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