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潜伏】2.0版(下)169-170章

2022-07-31 来源:

【潜伏】2.0版(下)169-170章

第一六九章

萧红在恍惚中觉得时间好像停滞了,周围那些不堪入耳的淫声似乎已经渐渐

远去。只是下身总是胀得酸痛难忍。她脑海里翻来覆去仍都是雪白的女人身体在

粗壮的男人身下挣扎、呻吟,而那些女人全都长着同一张柔媚而又木然的脸。

她竭力想把那张脸从意识中赶走,因为那是她现在最怕见到的一张脸。她无

法想象,在这种见不得人的地方师生相认,自己的心脏是否受得了。

况且现在师生二人都是赤身裸体、绳捆索绑,浑身龌龊。此情此景之下,如

果不得不与她曾经敬仰的秦教官四目相对,不知将是一个多么残酷的场面!

可无论她怎么拼命躲闪,那张俏脸却顽强的反复出现,伴随着狂暴的淫笑和

撕心裂肺的呻吟,还有就是铺天盖地无边无垠的消毒药水味道。

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按着她跪在了地上。膝盖钻心的疼痛让她回

到了现实中。她发现自己跪在清洗室水淋淋的地上,四周仍是那无处不在的消毒

药水味道。周围站着四五个全副武装的宪兵,他们正在打开她手上的手铐。

她脑子有点发木。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那群鬼子已经把她的手铐打开,把

她从地上拽了起来。不知从哪里拣回来已经团成一团的旗袍,给她光着身子胡乱

地套上,重新给她铐上手铐,拉着她急急地出了门。

" 藤井来了?" 她仍然浑浑噩噩的脑际忽然闪过这个念头,心脏一下" 砰砰

" 急跳了起来。

" 要不要马上招供?这个见不得人的地方一分钟也不能再呆下去了。" " 可

剑雄怎么办?他转移了吗?安全了吗?" 萧红的心在纠结中不知所措。

可她向四周看了看,并没有看到藤井的影子。她有点懵了,不知道到底发生

了什么。

一迈步,大腿根疼得钻心。腿软得直打颤,两条大腿上还粘糊糊的,好像涂

满了胶水。虽然明明刚刚从清洗室出来,他们显然已经给她清洗过了,但下身还

不断地有黏滑温热的液体向外流淌。

她脑子里还懵懵懂懂的,只记得自己被日本人轮暴了。但从午饭过后到现在

过了多长时间,有多少日本人糟蹋了她,她自己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门外早有一辆阴森森的囚车等在那里,萧红踉踉跄跄地被推上车,厚重的车

门" 哐" 地一声关死,车子猛地冲了出去。

随着车子的颠簸,萧红渐渐从懵懂中清醒过来。看着狭小的铁窗外的景物快

速地闪过,她的心情越来越沉重。

日本人这是要把她送到哪里去?车开了这么久,显然不是回宪兵队,况且藤

井也没有露面。萧红的心里惴惴不安。

他们强迫自己做了小半天的慰安妇,难道现在又要把自己送到某个见不得人

的地方,剥的一丝不挂供男人糟蹋吗?可上车时好像看到太阳还斜斜地挂在屋顶

上。藤井给自己规定的时限并没有到啊!

难道是真正的刑讯要开始了?他们会像对付阿梅江英她们那样对付自己吗?

剑雄还会在场吗?他还没有安全撤离吗?藤井会出现吗?见到藤井自己就要马上

招供吗?她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疑问,简直是一团乱麻。

现实也不允许她再胡思乱想了,两只毛茸茸的大手已经顺着她的两条光溜溜

的大腿摸了上来。

押她上车的日本宪兵一共三个,一边一个把她夹在了中间,另外一个坐在了

她的对面,虎视眈眈的盯着她随着车辆的颠簸微微起伏的胸脯。

坐在两边的两个鬼子上车不久就在旗袍下摸上了她的大腿,两只手都顺着大

腿摸向了她的胯下,互不相让。

萧红拼命夹紧大腿。两个鬼子互相较力相持不下。坐在对面的鬼子咕哝了声

什么,他们居然停了下来,一起抓住萧红旗袍的下角,合力拽到了她的腰际,萧

红光裸的下身完全裸露了出来。

两个鬼子互相看了一眼,邪恶地一笑,一人扒住萧红的大腿,另一人的一只

大手一把抠住了她的下身。鬼子淫笑着摸索起来,手指一刻不停地捏弄着她柔嫩

酸胀的阴唇,还不时把淌到手上的粘液抹在她柔软的肚皮上。

对面的鬼子不顾车子的颠簸站了起来,贴在萧红的对面,一只大手从被撕破

的旗袍大襟处伸进了里面,抓住她丰满的乳房连揉带捏。

萧红绝望了,难道自己今后的日子就是这样日复一日的做男人的玩物、任人

蹂躏吗?眼泪不知不觉中淌了下来。

她不再反抗,任几只肮脏的大手轮换着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两只无神的大

眼睛麻木地望着被粗铁条封死的窄小的车窗,不知道这铁罐头一样的囚车要把自

己拉到哪里。

突然她意识到车已经走了很长的时间,应该早已出了上海市区。她心中涌出

一个巨大的问号:他们到底要把自己拉到哪里去?

她想起中岛曾说,日本人的第三舰队靠泊在吴淞口。难道他们要拉自己到军

舰上充当军妓?想到这里,她的心忽地揪了起来。

正在这时,囚车" 咯噔" 一下停了下来。外面一阵嘈杂后,囚车缓缓地爬了

个小坡,稳稳地停住不动了。她正满腹狐疑,忽听外面响起了汽笛声。她心里一

惊,难道囚车上了渡船?

好像要证实她的猜测,车子开始摇晃起来,她隐约听到了水流的声音。萧红

真的有点懵了,她不知道日本人到底要把她弄到哪里去,到底要干什么。

" 难道真的要把自己弄到军舰上去做慰安妇?" 可是又不像。" 要上军舰也

应该是交通艇,不会是轮渡,不应该连囚车都上军舰吧?" 她脑子里涌出一种又

一种的可能,却又都被她一一否定了。忽然她想到了一个地名,顿时心里一沉。

作为潜伏敌后的特工,她知道日本宪兵司令部在南通有一个专门审讯、关押

重犯的监狱,以刑讯残酷著称。难道是把自己押到那里去?那就是说自己要面对

真正残酷的肉体刑讯了。到了那里,剑雄的营救也就根本不要指望了。但愿他自

己已经撤离脱险,自己也就不用熬刑了。

想到这里,萧红的情绪沮丧到了极点。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 呜呜" 一

声汽笛,船缓缓停了下来,泊上了码头。

这下萧红真的彻底糊涂了。半小时的轮渡,显然只是渡江,应该不是南通。

自己现在究竟身在何处,到底是要进狼窝还是跳火坑?一股无名的恐惧从萧红的

心底慢慢地升起。

囚车在颠簸的土路上又前行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外面响起了开启车门

的声音。几个押送的宪兵早已停下了手里的猥亵的动作,把萧红的旗袍扯好、抹

平,架起她推出了车门。

想到自己的命运也许就要在这里最后决定,萧红的心" 咚咚" 地跳个不停。

她的脚刚刚站稳,眼睛还没有完全适应车外强烈的阳光,却已赫然发现藤井全身

戎装站立在自己的面前。

萧红心头一紧。真的是他。虽然绝望时一再想到过他,但当他真正站在自己

面前,萧红才发现,自己其实还没有真正做好招供的心理准备。

藤井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抓住萧红软绵绵的胳膊,上下打量着她,用嘲弄的

口吻说:" 萧小姐别来无恙啊?"

萧红扭了扭身子,挣脱了藤井的手,趁机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一片荒

凉,近前有一大片灰色的平房,远处隐约可见高高的电网和炮楼。这里显然是日

本人的一个神秘的禁区。

该来的终于来了。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看也不看藤井,忐忑地站在那里,目

视远方,心里却在紧张地盘算着该如何招供才能给华剑雄留出足够的撤离时间,

同时给自己留下一条保留最起码体面的活路或者死亡之路。

藤井拽了萧红的胳膊一下,居心叵测地说:" 萧小姐这两天一定累坏了,我

今天陪你出来散散心。你是记者,这里也许有你感兴趣的东西哦。" 说着头也不

回的竟自向那片平房走去。

押送的日本宪兵推搡着萧红踉踉跄跄地跟在藤井的身后朝平房走去。萧红把

目光向远处投去。这也许是她自由的感受这个世界的最后的机会了。

远处隐隐传来海鸥的叫声。萧红诧异地循着叫声望去,果然看到白色的海鸥

上下翻飞的身影。这么说自己是在一个岛子上!新闻记者的职业敏感让萧红心头

一动。她又仔细的看了下周围,虽然地处荒凉,但铁丝网内却打理的井井有条。

道路、水塔等设施一应俱全。铁丝网内树木成行,平房四周是大片整齐的草

地,竟然是一片田园景色。平房的一侧,萧红甚至远远的看到几头黑白花奶牛,

晃荡着硕大的奶子在悠闲地啃草," 哞哞" 的叫声时隐时现。

" 难道是什么特别慰安所之类见不得人的神秘场所?" 看到这一片静谧安祥

的田园景色,萧红一时竟不知身处何处了。

他们一行人快步走上平房的台阶。平房的主人显然早已知道他们的到来,已

经有三个男子直挺挺地站在台阶上等候了。

让萧红意外的是,这三个男人显然是日本人,却不是军人装束。三人都穿着

白大褂,为首的一个身材矮小却很结实,戴着厚厚的眼镜。

戴眼镜的小个子看见藤井,满脸堆笑地迎上来,一边握手一边说:" 藤井君

可是稀客啊!你们送来的几个标本教授都是赞不绝口,早就请藤井君光临,只是

藤井君一直不肯赏光啊。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 教授……标本" 小个子的话让萧红听的一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忽然

她瞥见平房门口立着一块小木牌,上面写着:村间种牛场。这就更加让萧红大感

蹊跷,如堕五里雾中了。

今天是藤井给自己的最后一天的期限,他先把自己送去做了半天的慰安妇,

现在又带自己来到了这个远离尘世、世外桃源一般的什么种牛场。这究竟是个什

么地方?种牛场和宪兵司令部有什么关系?他到底要干什么?

小个子忽然发现了跟在藤井身后的萧红,他镜片后面的小眼睛立刻闪出兴奋

的光芒。他回转身来围着萧红的身体前前后后转了两圈,随即笑呵呵的说:" 原

来藤井君是怀璧登门啊!"

他的话让萧红莫明其妙地浑身不舒服。她觉得他打量自己的眼光就像牲口贩

子在研究集市上的牲口。

藤井这时候好像才突然想起身后的萧红,转过身来,把衣衫不整双手戴铐的

萧红拉到跟前,拍拍她的肩膀道:" 这位是上海滩鼎鼎大名的美女记者萧红萧小

姐。" 随后又指指小个子对萧红道:" 这位是野村博士。"

野村藏在厚厚镜片后面的小眼睛放肆地打量着萧红。看到她手腕上银光闪闪

的手铐,眼睛毫不掩饰地放出贪婪的光芒。

接着,他的目光停留在她旗袍撕破处露出的一大片雪白的胸脯上,嘴里打着

哈哈:" 久仰久仰" ,说着笑眯眯地把他们一行人让进了屋内。

一进大门,萧红以职业的眼光立刻发现这一大片平房实际上是连成一体的。

他们所在的是一个宽敞的大厅,有好几条幽深的走廊通向远处的房舍。室内干净

整洁,墙壁全部刷的雪白,地上铺的都是木地板。

置身大厅里萧红忽然觉得这里的气味怪怪的,甜香中带着一丝腥骚。走廊的

深处好像还隐约传来女人的哭声和呻吟。萧红摇摇头,怀疑是慰安所里的恐怖经

历让自己产生了幻觉。

野村和藤井说着话带着他们往右手一条走廊的深处走去。忽然旁边的一扇门

打开,走出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子,手里拿了一叠图表,拦住野村用日语急急地说

着什么,好像在向他请示。

野村接过图表,边翻阅边与那男子交谈。站在他们身后的萧红这时却听见敞

开的大门里面传出怪异的声响。她忍不住向里面瞥了一眼,顿时花容失色。

第一七零章

那是一扇非常厚重的大门,门里的房间很宽畅,看样子像是个水房,墙壁全

部贴着白磁砖,屋里固定着一排粗大的铁架子。让萧红目瞪口呆的是,在粗铁架

子分成的一个个狭窄的小格子里,她居然看到了五个赤身裸体的女子。

更让她大惊失色的是,从这几个赤身女子宽大的股盆、肥大的屁股、肥白饱

满的胸脯、特别是圆滚滚的肚子以及她们笨拙的动作来看,这竟是一群孕妇!

最让她难以置信的是,这几个孕妇站在铁架子中间,目光呆滞,自动地高举

双手,伸进铁架两侧高处的铁环中。早有几个赤裸上身的粗壮汉子,挨个" 咔嚓

咔嚓" 地把她们的双手锁死在铁环里。

女子们又随着汉子们的吆喝,木然地岔开双脚,同样顺从地让男人们锁死,

她们全都呈大字状被锁死在铁架上。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反抗,几个女子全部像中

了魔一样乖乖地任人摆布。

几个女子漠然地把自己臃肿的裸体完全展现出来。有人打开龙头,头顶上喷

下水雾,哗哗地无情冲刷着女子们赤条条的身体。那几个大汉开始七手八脚忙碌

了起来,他们手持工具,开始仔仔细细地清洗女人们白花花的身体。

萧红这才发现,五个女子中其实只有四个是大腹便便的孕妇,最靠里侧的一

个却是蜂腰窄腹,完全看不出怀孕的迹象。五个女子四敞大开的胯下齐刷刷都是

寸草不生,白生生的把女人最隐秘最羞于见人的器官全部凸显出来。

几个大汉手持软毛刷沾上水,分头仔细地清洗女子们四门大敞的下身。萧红

脸红心跳地发现,那四个怀孕女子的胯下颜色紫黑,肥厚的阴唇疲疲沓沓,有的

还大大咧咧地敞开着,露出里面鲜嫩的红肉。

而那个蜂腰女子明显比其他几个女人年岁小,二十不到的样子。她的阴部也

是光秃秃一片,却是红肿异常。刷子刷上去,她娇小的身躯还跟着不时颤抖。

这时有个大汉扔下刷子,从水桶里拣起一块湿漉漉的绒布开始擦拭面前女子

的乳房。一股消毒药水的味道让萧红一阵窒息,差点呕吐出来。

她深吸几口气,竭力定下神来,这才注意到,这几个女子的乳房都出奇的肥

大,即使和她们大腹便便的样子相比也硕大得不成比例。一对对奶子圆滚滚、鼓

胀胀、沉甸甸,竟然连那个丝毫看不出有怀孕迹象的蜂腰女子也不例外。

湿布擦到白皙肥大的乳房上,圆滚滚的乳房来回涌动,让人看得心悸。那蜂

腰女子在擦拭中忽然发出了低低的呻吟。萧红甚至开始担心,那与她苗条的身材

极不相称的肥嫩鼓胀的乳房会不会突然胀破。

随着白肉的翻飞,萧红赫然发现,五个女子胸前的十只乳头无一例外的都被

一只只小巧精致闪闪发光的特制钢卡死死夹住,使她们赤条条的身体显得分外的

怪异、分外令人怜惜。

野村这时和那白衣男子说完话,那白衣男子转身隐入大门后面,厚重的大门

" 砰" 地关死,走廊里又恢复了令人窒息的肃静,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野村发现连藤井在内都对门内的景象看呆了。他见怪不怪地一笑,招呼他们

往前走,带他们走进走廊尽头的一个办公室模样的房间。

一进门,野村来不及让座,就迫不及待地把藤井拉到一边,眼睛瞟着萧红,

神神秘秘地悄声向他询问着什么。藤井笑着点点头。野村立刻朝另外两个穿白大

褂的助手招呼一声,三人一起上前,不由分说把萧红拥到一边。

萧红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正要挣扎,却已被他们推到墙边,拉起铐着手铐

的双手挂在墙上的一个铁钩上。

野村兴奋的两眼放光,张开手掌丈量了一下萧红的两胯,又伸手去摸她的屁

股。他的手指隔着旗袍摸进了她的股沟。萧红厌恶地扭动身体,他却毫不在意地

把她的腰肢、屁股、大腿摸了个遍。

接着野村抽出手,一手按住萧红的小腹用力按压,另一只手开始抚摸她高耸

的胸脯。他先隔着旗袍单手一一握住萧红的双峰,然后双手托住她的双乳向上掂

了两下。等他松开手时已经笑的合不拢嘴。

野村抛下萧红,朝藤井竖起大拇指道:" 上品啊,藤井君!教授见到萧小姐

大概又要斋戒烧香了。这样的样本可遇而不可求哦!"

萧红的心忽地沉到了底,他说的" 样本" 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里不是什么种

牛场吗?为什么没见到牛舍却有这么多孕妇?他们为什么一再提到什么" 样本" ?

连自己也被叫成" 样本".藤井带自己到这个神神秘秘的地方来做什么?难道这里

就将是自己最后的归宿了吗?

藤井对野村的恭维笑而不答,他意味深长地瞟了萧红一眼,自顾自地坐在旁

边的沙发里,翘起二郎腿对野村说:" 野村君,宪兵司令部虽然和村间教授合作

多时,但你们究竟搞的什么名堂我们可是一无所知啊。

桥本司令也一直很奇怪,村间教授只是个畜牧学教授,为什么天皇陛下会亲

自下敕令,让军部和宪兵部队给你们全力配合。这里面的秘密我们也想略知一二

呢。不知是否方便?"

野村这时在书桌后面的宽大转椅上坐下,轻松的点起一只香烟,深深吸了一

口,眉飞色舞地说:" 藤井君不愧是宪兵司令部的高人,在你们面前,什么都不

是秘密。既然藤井君有兴趣,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村间教授是我的恩师,他是帝国最有名的畜牧学专家。当年日本成功引进荷

兰黑白花奶牛就是他的杰作。可以说,实现天皇陛下提出的' 每个小学生每天早

上一杯牛奶' 的要求,教授功不可没,这也使他名扬全日本。

不过,也许很少有人知道,教授真正革命性的发明,却是他的' 超级人乳'

理论。这个理论对于推进大东亚共荣圈的事业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教授这方面的理论研究实际上在大正初年就已经开始,战前已经完成了全部

的基础理论研究。

所谓' 超级人乳' 理【好文】【潜伏】2.0版(下)169-170章论,其实是基于一个非常简单但又长期被理论界忽视的

现象,这就是人乳的营养价值、特别是食料转换效率,实际上远远高于公认的最

佳营养品——牛乳。

以世界上品系最高的荷兰黑白花奶牛为例,一条精心饲养的纯种黑白花奶牛

每升奶平均要消耗半公斤左右的精饲料。而随便一个乳妇,只要每天有半公斤的

粗食,就可以产5升以上营养价值更高的奶水。

村间教授的这个理论在战前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关注。大东亚圣战开战以后,

帝国军队大举出击,远及支那大陆和大洋孤岛。保障帝国军人、特别是军官的营

养的问题引起了天皇陛下的高度关注。

村间教授审时度势,通过参谋本部的渠道给大本营和天皇陛下上了个条陈,

全面阐述了超级人乳理论的最新进展并力陈人乳无以比拟的巨大优势。

教授的观点是:乳品是营养最全的食品。对保证皇军的体质至关重要。但乳

牛饲养条件苛刻,高度流动性的前线部队在野战条件下难以饲养和携行,因此必

须寻找合适的替代品。

替代品的基本条件是:营养全面、品质高,来源容易取得,容易保存,携行

方便,生产代价低廉。要满足所有这些条件,人乳是唯一的选择。

人乳的最大优点是来源可靠易得。理论上,凡有月经的妇人都是潜在的乳源。

占领区人口基数巨大,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而且战时会俘获数量可观的女性敌方人员,在榨取其脑力、体力价值之后,

还可以利用其天然的生物学潜力为皇军服务。基本不必花费额外成本,只需就地

取材,就可以将其制备成乳人,成为皇军便利的流动营养补给站。"

说到这里,野村下意识地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不怀好意地瞟了萧红一

眼,然后才继续说下去:" 人乳的第二大优点是乳妇饲育成本极低。前线普通士

兵的住宿和饮食条件对她们来说已经是很奢侈了。实际上,即使是品质低劣的食

物,只要让她们吃饱肚子,她们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供应乳品,完全不像乳牛那样

娇贵。

乳人的第三大优点是携行方便。前线部队移防时,即使是怀孕的乳妇,也可

以很方便的随行跋山涉水,基本不会影响部队移动的速度。这是乳牛完全不具备

的独特优点。

还有一点至关重要:正是由于乳人的来源充分易得、饲育成本低的优点,一

旦遇到紧急情况,可以毫不怜惜地处置或丢弃。这对所处环境瞬息万变的前线作

战部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优点。"

说到这里,野村朝藤井暧昧地眨眨眼道:" 使用乳人还有一个不能不提的附

带好处:可以顺便提供保持前线部队士气所必不可少的另一种有巨量日常需求的

物质供应…"

藤井转了转眼珠,对野村这句语焉不详的暗示露出些许疑惑之色。而高举双

臂吊在墙边的萧红却似乎已经凭女人的直觉体味到了其中的不祥意味,心中不由

得像被戳了一刀一样瑟瑟发抖。

这时野村却似乎无意深入这个话题,轻松地转了话头:" 当然,使用乳人也

有其天然的不足之处。

一个是乳妇在人口中的自然分布比例较低而且不均衡。说白了就是不能随时

随地可以找到。

而且,如果皇军到了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先行将所有乳妇都搜刮干净,供自己

取用乳汁,这将在占领区引起巨大的恐慌,不利于占领区统治的巩固。

不过,换个思路考虑,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问题,可以通过人工

手段来改变。我们前线部队有的是小伙子,只要是达到性成熟年龄、有月经的妇

人,我们就可以很容易地把她们制备成可供使用的乳人。

女人到处都有,战乱时期无声无息地少掉几个不会引起任何关注。况且,前

线部队随时会有数量不等的女俘虏、女囚犯、甚至敌方军官眷属可以任意支配,

她们的用途是不会有人在意的。"

这再明显不过的暗示让萧红浑身发冷。刚才那不祥的预感变成了一团厚重的

乌云,沉沉地压在她的心头。

藤井显然已经领悟了野村刚才那番话的潜台词,兴致勃勃地听他继续说下去

:" 和乳牛相比,乳人的最根本缺点是在特殊紧急情况下不能像乳牛那样随意转

变为可以直接食用的食品。这在目前还没有有效的解决办法。不过和它的巨大优

点相比,这已经是微不足道的了。"

听到这一番冷酷的叙述,悬吊一旁的萧红的胃里不由得翻腾起一阵无法抗拒

的恶心,几乎呕吐了出来。

他们要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把占领区的女人变成孕妇、乳人,给他们供应乳

品,而且视之为儿戏,这已经是在挑战人类道德和理智的底线了。

而后面那句貌似文绉绉的话翻成大白话就是:可惜乳人不能像乳牛一样在饿

极了的时候直接杀了吃肉。这简直就是禽兽不如!

她实在无法想象,这个戴眼镜穿白大褂的家伙难道真的是属于文明人类吗?

可野村此时却仍然若无其事地继续侃侃而谈:" 所以,教授认为,人乳是军

队最好的营养品。可以产乳的妇人在占领区可以说是随处可得,不愁来源,几乎

可以无限量供应。而且维持成本极低、携行方便,还可以用来鼓舞士兵的士气,

紧急情况下丢掉也不可惜。难道还能找到比这更理想的营养源吗?

不过人乳因一直处于自然状态,不像牛乳那样经过长期筛选、驯化过程,因

此有其天然缺陷:

一是人的妊娠期长达280天,而自然状态下,盛奶期从分娩开始只有不到

六个月。孕妇分娩六个月后奶水质量和产量都会骤然下降,以至不堪使用。这样

算起来,乳人的产奶期只占不到40% ,大大低于乳牛的平均水平。

二是人乳的单位产量也大大低于牛乳。一头普通奶牛日产量很容易达到40

升,而一个乳妇每天产5升奶就已经算是高产了。

不过,教授基于他引进、驯养奶牛的经验认为,经过精心的筛选和驯育,辅

以药物和物理性措施,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大大改善专用的乳妇的生理性状和供

乳能力,使她们成为易得易用,甚至随取随用的随军流动小型乳品供应站。"

野村的话让吊在一旁的萧红听的毛骨悚然,她现在才终于明白了野村嘴里的

' 教授' 、' 样本' 和这个所谓的种牛场的真实含义。

显然,这里是一个把女人当成牲畜、把女人变成牲畜的魔窟。和这个魔窟比

起来,她这两天在慰安所身临其境的惨绝人寰、令人难以启齿的见闻和经历竟然

还只是小巫见大巫。那里还' 只是' 糟蹋女人来满足男人的兽欲,而这里根本就

是吃人不吐骨头、灭绝人伦了。

难怪藤井把自己带到这里来。想到他的恶毒用意,刚才还燥热难当的萧红忽

然浑身冷的直打哆嗦。

野村似乎没有注意到萧红表情的变化,他接着说:" 教授的条陈引起了天皇

陛下的高度重视。陛下本人也是生物学的专家,深知教授的" 超级人乳" 理论对

帝国的重大意义。

他在皇宫亲自接见了教授,并当即决定,由内务府支出,直接资助教授进行

实验,使人乳供应实用化。天皇陛下还亲笔题写了教授条陈里的' 易得易用,随

取随用' 八个字,作为对教授的勉励。

鉴于自然人口中的乳妇不能搜罗净尽以及其自然状态无法真正满【好文】【潜伏】2.0版(下)169-170章足皇军需求

的双重原因,教授决定选择人工制备乳人的路线,以期一举解决前线皇军战场人

乳供应的根本问题。

四年前,教授用皇宫直接拨来的资金在朝鲜建立了第一个人乳试验场,代号

901,后来移往人口资源更加充沛的满洲。两年前,随着皇军在支那大陆的节

节胜利,又建立了上海试验场,编号为902号。

当时教授做了分工,901为寒带试验场,为北战场提供服务。902为温

带试验场,服务对象为支那大陆战场。去年我们又在海南建了903,这是一个

热带试验场,主要面对南线作战的需要。为保密起见,所有试验场对外都挂种牛

场的牌子,以避免英米鬼畜的骚扰捣乱。

教授平常在三个试验场巡回指导,具体事务都由我们这些学生主持。这几天

教授刚好去了满洲,否则肯定会亲自迎接藤井君的。"

藤井摆摆手道:" 难怪天皇陛下会亲自发敕令要军方配合你们。"

野村瞟了一眼吊在墙边失魂落魄的萧红,点点头说:" 是啊,陛下英明啊。

对军部和你们宪兵司令部来说,帮我们弄些试验样本,只是举手之劳。否则,光

是这大批量的试验材料就会让我们一筹莫展了,哪里还有精力去做这么大规模的

试验。"

说到这里,野村站起来对藤井说:" 藤井君既然大驾光临,我还是陪你到现

场看看。我们边走边说,一定让藤井君不虚此行。"

藤井也站起来道:" 求之不得啊。" 说着,藤井的眼睛却转向了旁边。他不

怀好意地指着吊在墙边的萧红对野村道:" 让我们的记者小姐也来开开眼界,博

士不会有什么不方便吧?"

野村哈哈一笑,话里有话地说:" 哪里哪里,萧小姐这样的美女记者是难得

的稀客,我们请都请不来的哦!"

萧红本能地意识到将会面对怎样的残忍场面,不停的摇着头大喊大叫:" 我

不去……我不要看!" 可这哪里由的了她,两个粗壮的宪兵把她从墙上卸下来,

连推带搡地跟着野村出了门。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