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乱伦文学

【好文】【小西的美母教师】(35)

2022-07-31 来源:

【小西的美母教师】(35)

小西 35

我回到了教室,越想越气不过,秦树如今当着我和爸爸的面都敢胡作非为,

已经到了我无法忍受的程度。我想了想,必须找路星来帮我。我当然还不知道秦

树正在双飞妈妈和苏老师,不然一定会杀了他。

我来到路星的班级,路星的座位空荡荡的,于是问他同桌:「同学,你知道

路星哪去了吗?」

他回答说:「听说今天晚上要出去打架,刚走呢。」

「啊?走多久了?」我忙问。

「两三分钟吧。」

「谢谢啦。」说完,我连忙跑了出去。

这个学校如果要翻墙出去的话,一定是东北那个角落,那个地方外面就是大

路,方便打车坐车,而且偏僻少人。

我一路往那边跑,还好路星他们走得不快,正好在围墙边找到了他。

「路星。」我在后面喊。

「田西。你怎么在这?」路星看到我很奇怪。

「我有事要找你。很急。」

路星说:「兄弟们都在等我呢,有什么事改天吧,不会就急在这一天吧?」

我说:「你是要出去打人吗?」

「还是上次那个欠我哥钱的混蛋啊,我哥说了,追不到钱,说明我以后没混

的天赋阿。」

上次那个?我突然想起了那次在小巷遇到的那个男人,还有在路星家看到的

照片,那个男人的脸模模糊糊的在我脑海里形成一个轮廓,我忙问:「你还有他

的照片吗。」

「我手机里就有。」路星递给我,「怎么?你认识?」

我接过手机,看着那张照片,这次我想起来了,这个人就是我曾在家的全家

福看到过,他就是秦树的亲生父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又想起之前跟小静

曾在广场看到的一个长得特别像我妈妈的一个女人,不会就是我小姨吧?我抓住

路星,说:「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带我过去。这个人我认识,我有不得不见他的理

由。」

路星被我的表情吓到了,「什么理由啊?」

「晚点我就跟你说。你先带我去吧。」

「行。跟我走吧。」

我们翻出了墙,打了个车到了市区,跟他的几个兄弟会合,然后开着一辆小

面包到了一间小宾馆。

原来有人在这搞了个牌局,秦树爸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点钱要来赌博。而路星

就要在这宾馆门口蹲他。

路星问我:「你出什么事了?这么急,搞得你连课都不想上了?」

妈妈被人搞了,还上个鸡巴课。但这事太丑,实在说不出口。我支吾着说:

「这事我现在还说不出口,等晚上回去我再跟你说。」

路星可能是无法想象我到底有什么好说不出口的,所以有一点不爽。但见我

不说,也不追问。

又等了很久,终于看到秦树爸跟一个身形纤瘦的高个子一起走来。

「动手!」路星一发话,车上另外两个兄弟,跟着路星就冲了上去。

秦树爸见了路星撒腿就跑,但他哪跑得过路星,还没跑出10米,就被路星

追上一脚踹翻在地。紧接着面包车开了过去,秦树跟他兄弟把秦树爸拉上了车。

「别打我,别打我。」秦树爸求饶说,「你们放了我吧,就几万块钱至于吗?

我今天就去赢钱,赢了把钱就还你们。」

路星冷笑说:「你那德性赢你麻痹的钱。赶紧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省得我

们动手。」

秦树爸一脸不愿意,「这是我翻身的本,求求你。」

路星二话不说,一拳就打在他脸上,然后招呼兄弟搜他身。

搜下来居然搜到五万块钱,路星说:「你欠我哥三万,我今天只要三万。你

要真有本事,剩下的两万块够你翻了。」

秦树爸很不甘心,但又没办法,只好说:「那可以放我走了吧。」

「走吧。」

秦树爸正要开车门,我说了声,「等等。」

秦树爸疑惑地看着我。

「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他摇头,「看着倒有点脸熟。」

「那你总认识秦树吧。」

他一惊,「他是我儿子,但他早已经不认我这个爹了。你要找他麻烦跟我一

点关系也没有啊。」

「你知道他现在也在这座城市吗?」

「我知道。」

「他妈妈也来了吧?」我试着问。

「你怎么知道的?」

果然如此,他们一家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故意黑着脸说:「你儿子秦树确

实惹到我了,而且令我很不爽。」

「求你别找我。要找你去找他妈。」秦树爸哀求说,「你们快放了我吧,我

还有个牌局。」

我说:「告诉我他妈在哪。」

「她在这边租了个房子,我把地址写给你。」

他妈的,小姨还骗我妈她在北方。她一定是跟秦树勾搭一起拉我妈下水。我

怒火中烧,放走了秦树爸,我找路星下了车到了个人少的地方,才说:「这事不

是我不想说,实在是太难说出口了。」

路星说:「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

「我妈被我表哥搞了。就是那个秦树。」

「搞了?」路星一下没反应过来,「卧槽,卧槽…」

「所以我实在说不出口。」

「你不会要把他杀了吧?」

我叹气,「我是真想把他杀了,但我这不也得跟着坐牢。不值。你有没有什

么办法,既可以教训他,又不会被抓?」

「我是想不出来除了把他打残,还有什么方法能泄愤的。」

我沉默,事情如果闹大了,我爸肯定会知道,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妈的丑事,

那这个家说不定就完蛋了。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而且我的心底总是有着幻想,我

妈一定不是心甘情愿的,一定是被吃了药,或者被秦树抓住了什么把柄威胁,比

如裸照什么的。

我说:「我要先去见见我小姨。」

「不如你把你小姨给上了吧。以牙还牙。」

这么一说,我有点愣住了。

「走吧,我跟你一起去。之后要我帮什么,我一定做到。要杀那傻逼,我也

陪你一去杀。」

路星的话很让我感动,我们一起按着地址一路来到了小姨住的地方,居然是

个不错的小区,我们跟着大妈大爷一起混过了门禁。找到了小姨家所在的楼。她

住在503,就在我们上楼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男人从503出来。他看起来

应该还年轻,但显得很成熟,个子高挑,外形俊朗,是小姨的情夫?我打量着他,

但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走下楼了。

但他走远了,我才按下503的门铃,们很快就开了,响起了一个轻快的声

音,「林易,你怎么又回来了?」

迎面看到的小姨,相比印象中反而更显得漂亮,她的脸虽然老了,但多了成

熟韵味,眼眸子里都是勾人的媚意,虽然跟妈妈很像,但怎么看,小姨现在更像

一个待客的妓女。

小姨看到是我,忙问:「你们是谁?」说着就想关门。

我冲过去就抱住了小姨,在她耳边说:「小姨,你不认识外甥了吗?」

小姨惊得动弹不得,「你是…田西?」

「对,我就是。」

小姨的身材跟妈妈如出一辙,前凸后翘,身材纤瘦却有着D杯的胸。我抱着

她,感受着胸前的柔软,我能感受到,她甚至没带胸罩。

小姨的声音有些发颤,「田西,你怎么找到这来了?你妈妈知道吗?」

「你说我妈妈知道不知道?」她居然还有脸提我妈妈,小姨并不重,我抱着

她来到客厅,把她推倒在沙发上,「你说如果我妈知道你居然骗了她到底会怎么

样?」

小姨不敢看我,低着头不说话。

路星这时把门关上,远远地看着。

「你会什么不说话?」

小姨居然哭了出来,「我也不想,可是我有什么办法?」

小姨穿的是一件紧身的连衣裙,将她完美的身材勾勒了出来,胸前露出了一

大片美肉。小姨就那么躺在沙发上,娇躯随着她的哭泣扭动着,我一时没忍住,

就过去撕她的衣服。

小姨抓住了我的手臂,却没有用力,「如果这样你会好受些,你尽管来吧。」

她这么一说,我反而停了下来,讽刺说:「没想到小姨你这么骚了啊?我还

没做什么你就忍不住了?一定是你勾引秦树的吧?然后又想把我妈拉下水。还有

刚刚出去的那个男人,是你的嫖客?」

我怒不可遏,「怎么?你以为我是秦树?看到你这么骚的女人就想上?你这

样的女人我很恶心还不好?」

小姨冷笑说:「你以为你妈就比我强了?你根本就不懂。你一定偷偷看到过

你妈和秦树做爱吧?你妈的表现怎么样?有没有看到她吃我儿子鸡巴的样子?」

看着小姨这副嘴脸,我就想扇她一巴掌,可是手刚举起来却怎么也扇不下去,

只是说:「你没脸提我妈。」

「我是没脸。」

「你和秦树为什么来这?」

「因为秦树想上你妈妈,他求了我大半年,正好他……也在这边,我就答应

了。」

「他是谁?」

「你不用刨根问底,知道他对你也没什么用。我求你不要告诉你妈妈这件事,

我怕她受不了。除非,再等一个月,到时候秦树就完全把你妈调教成性奴了,到

时候跟她说什么都没关系。田西,既然你发现了,那么你也加入我们吧,跟我们

一起,到时候你想要哪个女人都能得到。怎么样?」

她的话令我震惊,她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我问:「你们是指什么?你和秦树

吗?」

「当然不止我们。田西,只要你加入我们,我就都告诉你。」

「小姨,你疯了。」

「我疯了?」小姨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指着我鼻子说:「你们男人不都这

样吗?呵,你不用装正经,平时你对你妈妈没幻想过吗?我知道你还有个姐姐,

难道你没想过把她压在身下操吗?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子,都一个样!」

「你真的疯了。我不想跟你说那么多了,念在你跟我妈妈还是姐妹的份上,

念在我妈这么信任你的份上,请你带秦树离开这。」

「他不会听我的。他已经没把我当妈妈了吧。」小姨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不

出有一点痛苦。

「随便你。我也不指望你了。至于你们是什么我也不感兴趣。你们把女人当

什么了?小姨你也是女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放开了小姨,准备离开,而刚才所有的对话,我都用路星的手机录了音。

是时候开诚布公的跟妈妈谈一次了。

小姨在身后问我:「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以为还能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不想再回答她。我走到门口,对路星说,「我们走吧。」

路星有点懵,「你小姨都在说什么啊,搞得我好想加入她们啊。说实话,我

想上我们历史老师好久了。」

路星历史老师姓王,是个矜持的美人。但我现在完全没心情开玩笑。

路星干笑【好文】【小西的美母教师】(35)了几声,「我随便说说,你别生气。那我们走吧?」

小姨在后面走了过来,「田西,别走,我们再好好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了,不带走秦树,后果自负!」我丢下句狠话,带着路星就

走了。

回学校的路上,路星问我,「话说你们这个事我是真不太懂,你就说你要我

帮你什么吧?」

「过几天就周末了吧。」我想了想,说:「麻烦你找几个弟兄,我找个时间

把秦树叫出来。必须出这一口恶气。」

「好。小事一桩。」路星一口答应,又说:「我知道你妈妈这事你肯定很不

好受,不过到时候记得有点分寸,别把事闹大,我可不想看你这个好学生就这么

毁了。」

我苦笑,这情况,我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张小艺可以利用来报复苏老师和李

欣。但对付秦树我必须亲自去,不然心里永远咽不下这口气。至于小姨口里的他

们,又到底是什么?

而在另一边的学校,却另有一番剑拔弩张的景象。

秦树一边挺着大肉棒在苏老师的小穴一深一浅的来回抽插,一边催促着苏老

师说:「纪姨怎么还没来,你再问问她到哪了?」

苏老师艰难地拿起手机,背后的大肉棒带来的强烈刺激令她不由自主的把丰

臀越翘越高。苏老师刚拿起手机,秦树的大肉棒一插到底,「啊」苏老师大叫了

一声,手一抖,手机又掉到了座位上。

秦树继续抽插着苏老师的小穴,「苏老师你怎么连手机都拿不稳了?该罚。」

说着又是几次到底的抽插,苏老师被插得「啊」、「啊」直叫,「饶了我吧,

太深了。」

「快给纪姨打电话。她还没见过你被操的骚样呢。」

秦树故意放慢了抽插了速度。苏老师「嗯、嗯」地叫着,拿起了手机,拨打

了妈妈的电话。

车外响起了铃声!

秦树一喜,他知道这个铃声,是妈妈来了。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