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乱伦文学

【好文】【上海辣妈(又名:三叔公的性福生活)】【13-14】

2022-07-31 来源:

【上海辣妈(又名:三叔公的性福生活)】【13-14】

13

人类婚姻的基础是人的自然本能,性欲冲动和爱的激情。

----罗素

在妻子这一次前所未有的疯狂以后,似乎她又有些后悔,第二天,三叔公又

试图来找她,但被她严词拒绝了,只说他不是拍了很多照片,要他对着照片自己

去解决,这让三叔公有些沮丧,因为实在搞不懂她是在想什么。不过妻子最后一

句话对他说了一句话:" 你不许天天去做,身体不比年轻人了,最多一个星期2

次,否则,以后你别来找我。" 看似在关心三叔公的身体,不过倒让他隐约懂得,

事情似乎不会就此结束。

果然,几天以后,在三叔公的强烈要求下,妻子还是答应他了,只是跟上次

在家里不同,这一次是通过QQ视频,妻子依然没有转过身,而是将翘臀对准镜

头,两人再一次高潮了一次,但是明显了,妻子没有上次有感觉。

我再次用" 凝眉" 的身份跟妻子进行了联系,显然,妻子现在已经对我很信

任了,略微的聊了一会儿,她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我。

说实在的,通过视频看,和妻子对我口述,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感觉,很

多时候看视频,我仿佛是在看一部有情节的岛国动作长片(这不得不说岛国荼毒

我很深),唯一代入的是主角变为了妻子,显得更刺激、更让人兴奋;而妻子把

我当做陌生人,毫无顾忌的口述时,讲真,心里的酸和痛要大于刺激,其实每次

跟妻子交流完,我都会独自跑到外面喝醉了在回来,否则心中的矛盾和酸涩会让

我整夜睡不着,但我又像着魔一样,想去听、想去了解通过视频无法看到的细节,

就如同现在。

——那你现在有没有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这是妻子在跟我讲述了几

次发生的事后,我问她的话)

妻子显然犹豫了很久才回答。

——我也不知道,我很害怕。其实每一次跟他,从第一次和他在浴室里发生

了不该发生的事,到我给他发性感照片,甚至情趣照片,直至跟他面对面的自慰,

每一次事情发生后,我都会非常的后悔,那种罪恶感和对我爱人的愧疚感让我觉

得自己是如此的肮脏和卑劣,好几次我都拿起刀想在自己手腕上划几下来惩罚自

己。

——可别,这种自残对人的心态可不好。(我吓一跳,赶紧阻止她)心理学

上这种自残往往到最后会造成人的心理扭曲,会从心理上的自残向追求肉体上的

自残转变,会造成越来越严重的心理疾病的。

——那倒不会。(妻子自嘲的)我怕疼,呵呵。姐,你说我是不是个淫荡的

女人?

——这跟淫荡没有关系。(我害怕妻子真的在这种矛盾到让人可能癫狂的游

戏中迷失自己,赶紧边度娘边开解她)这是人的天性,每个人的身体因人而异,

像你比较敏感并不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才开始敏感,而是发生的事触发了你的敏

感,这是生理上的,千万别去抑制它,否则可能变为性冷淡,而且强行抑制和中

断它,也容易让女人产生很多生理疾病吗,最后受害的还是你自己。记得好像有

篇文章说过,有几种类型的女人是生理上造成性欲比较强的,一是身圆臀大,二

是眼神迷离,三是面部光泽且肤底透着红晕(说明女性荷尔蒙旺盛),四是皮肤

里白瓷中透着亚黄,好像是说这种女人性欲最旺盛。

这段话发过去,妻子没回,过了好一会儿才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

——姐,这些条件我貌似都满足了。

我一想,尼玛啊,还真是,怎么我之前就没发现妻子这一点。

——也许是因为这样我才每次后悔以后,又会再一次答应他。和他面对面自

慰的时候,我每次都不敢面对他,怕他看出我胸中的欲望,我只敢背对着他,我

以为我把他想象成自己的老公就好了,结果发现,一旦这样想,心中的欲望就会

下降,后来我才明白,也许我太爱他了,总想在他面前保持一个完美的形象,也

害怕让他看到我淫荡的一面,所以从不会跟他在床上放纵自己,也不会主动去诱

惑他,也许因为这样,我们之间的性爱质量才越来越差。

——是的。如果你老公爱你,他肯定也会想一些办法来改变你们平淡如水的

性爱。

——嗯嗯,他是想了一些办法,想刺激我。

——那你现在呢?想法清晰些不?

——好多了,谢谢你,姐,没有你的开解我都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

——不客气,都是女人。

第二天,早早的结束了工作,回到酒店,叫来外卖,一个人又开始无聊的在

网上浏览,上了下夫妻网站,看看别人老婆在网站上的舞骚弄姿,忽然觉得有些

索然无味,就关上了,然后远程连上了家里的监控。

家里只有妻子和曦曦在,妻子正在跟曦曦做着游戏,脸上闪现着母爱的光芒,

这一刻真的让我感到温馨和幸福。

晚上8点多,曦曦准时跟妻子道了晚安,换上小睡衣,抱着最爱的史努比玩

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爬上了床。妻子则回到了卧室,打开了电脑,浏览了一下

自己公司的网页,查看了几个公司的产品,然后我看到她登陆了QQ,似乎受几

千公里以外我的影响,她也显得有些索然无味。

然后,我的手机里忽然传来有人要视频的提示音,我拿起手机一看,惊讶的

看到是妻子发来的。

" 喂——" 我点击了接通,故意托长了音。

" 喂。" 妻子那张艳美的俏脸出现在手机画面里。

" 怎么想到跟我视频了?想我了?" " 想你才怪,我是查岗,看你有没有背

着我干坏事。" 妻子调皮的。

" 天地良心,每天晚上都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呆在酒店里发呆。" " 不是有很

多小卡片会塞进来吗?找她们代解决一下。" " 我怕变太监。" 我开玩笑说。

" 你意思是说我要不威胁会剪了你,你就会去找咯。" 妻子的俏脸一绷。

" 唉,女人,你的名字就叫不讲理。" 我故意叹口气," 我那是内心强烈的

自制和高度的自觉好吧。没事就看看书,学学十九大精神,实在熬不住了就自己

来两发。" " 老公,你在那边很难受吧。" 妻子想了想,有些心痛的对我说。

" 还好。" 我笑着说," 就是有时候想你想得难受。" " 那都想我什么呀?

" " 都想。" 我眨眨眼," 你的大肉球、大屁股,都想。" " 流氓。" 妻子

白我一眼。

" 我要真不流氓了,你不难受啊。" 我呵呵笑着。

" 你要实在憋不住,就…就…" 妻子有些结巴," 有机会逢场作戏我也不怪

你,反正别让我知道。" 妻子的话让我一愣,这是在给政策吗?是真心的,还是

因为自己曾经发生的事有些内疚,想补偿我?

妻子看到了我脸上奇怪的表情,有些惊慌的:" 你那是什么表情,你看看你

老婆够大度的吧,上哪儿找去。" " 老婆,爱你。" 不管什么原因妻子会对我说

这句话,我都还是觉得有的意思要表达。我的话让妻子有些甜蜜,但又有几分愧

疚。

" 那你现在在干嘛?" 妻子问。

" 玩电脑罢。" " 又在上那些网站。" 妻子嗔道。

" 还真没有。" 我先关掉了监控画面,然后把镜头对准电脑," 看见没?网

上那些大多数只透着一股肉味,既不性感又不诱惑,主要是跟我老婆差远了。"

说完,转回镜头,又将监控画面打开了,怎么说呢,在跟妻子视频的时候,又看

着电脑画面里笑语盈盈的妻子,这种感觉很奇怪,也很兴奋。

" 嘴还真甜啊。" 妻子似笑非笑," 都老夫老妻了,没看厌烦?" " 哪能啊。

" 我摇摇头," 怎么都看不够呢。" " 那今天想不想看?" 我一愣,然后狂

喜:" 那你给我看不?" " 你不一直挺喜欢制服诱惑吗?" 妻子有些害羞的。

我去,难怪我说怎么今天曦曦睡了她都还穿着公司的工装,没换睡衣,感情

是早有预谋啊,看来昨晚跟她的交流起了作用。

" 好啊,好啊!" 我感觉自己的声调都变了," 我要对着你打手枪!" " 流

氓。" 妻子白我一眼,不过画面还是一阵乱抖,那是她将手机横放在了电脑桌上,

然后稍微退远点,站了起来,一只手扒在椅子靠背上,单腿跪着,然后微侧着头,

妩媚的对我一笑,用另一只手慢慢的拉起自己的工装短裙。

虽然看过她跟三叔公这样的表演,不过这次是单独对我,也足以让我兴奋了,

我急忙忙的将手机一放,镜头顿时朝了天,三两下脱光了自己的裤子,拿起手机

对准了自己下面,那里硬邦邦的朝天竖着。

" 流氓。" 妻子又骂了一句。

" 那你喜不喜欢我流氓。" " 喜欢。" 妻子咬着红唇对我说,眼神又开始迷

离了,身体微微扭动着,裙摆下的丁字裤慢慢显露出来。

我看着画面里仿佛让我不认识的妻子,这是我认识她以后她第一次真正的对

我这样,是真的放开了吗?我边撸着自己的肉棒边看着妻子像网红一样的单独对

我表演着。

" 我好想舔你的大屁屁。" 我咽了口口水,沉重的说。

" 那你来呀。" 妻子调皮的回身伸出一根手指,对我做出勾引的动作," 我

等你,你要舔要插都随你,只要你现在能来。" " 你别逼我啊。" 我咬牙威胁着。

" 就逼你。" 妻子一昂头,转过身来," 你又能怎么样?体会到什么叫鞭长

莫及了吧。" " 你个女流氓。" 我骂道。

" 那你喜不喜欢女流氓啊?" 听得出,其实这句半似玩笑的话里,妻子透着

小心。

" 喜欢,喜欢死了。" 我有些气粗," 要不是鞭长莫及,今天一定要干到精

尽人亡。" 我的话显然让妻子也有些兴奋了,咬着唇,昂着头,眼睛半睁半闭的

看着我,坐了下来,又伸出手指,对我勾了勾,然后一颗一颗慢慢解开了自己的

白衬衣扣子,我忽然发现,她似乎没有穿胸罩,果然,随着扣子的解开,那丰满

的乳房一点一点的露出,没有看到胸罩的边。

" 你没穿内衣?" 我惊讶的。

" 嗯。" 妻子点点头,有些害羞的," 其实我今天一天都没穿。" " 啊?"

我张大了嘴巴," 那你白天……" " 嗯啊,真空的。" 妻子又咬唇了,那是兴奋

的表现。

" 不是…"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只是我下面却更硬了," 那不都被人看

见了?" " 你想我被人看见,还是不想?" 妻子忽然问。

" 不知道。" 我想了想," 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不过还是觉得刺激多些,好

兴奋。" " 变态。" 妻子又白我一眼," 骗你的啦,你老婆哪有这么风骚,本来

就好多人在打主意,再这样,不是公开引诱他们啊,我可不想老上法院打官司。

" 我貌似长吁了一口气,不过心里却隐隐有些失望。

" 老婆,你的奶奶好大。" 我舔了舔感觉有些干燥的嘴唇。

" 好像才发现似的。" 妻子说,手却伸到自己的衬衣里,托起一只乳房。

" 真馋死我了。" 我又一次舔了嘴唇。

" 叮铃铃" 忽然电脑里骤然响起一个铃声,把正沉迷于游戏中的我吓了一跳,

我抬头一看监控画面,那是电脑QQ里的一个视频申请。

妻子也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脸色都变了,那是三叔公发来的视频申请,

她手忙脚乱的过去点,估计本来是想点拒绝,结果太慌了,竟然点了同意。

电脑上现出一个男人的脸来,那是三叔公,在看清妻子后,三叔公没有注意

到妻子的惊慌,而是将镜头转向了下面,那里他是赤条条的顶着跟肉棒坐在那里,

显然他又想跟妻子在视频里自慰。

妻子一下整个人都傻了。

" 怎么了?" 我赶紧出声,就怕对面三叔公突然说话,这事情就有些大条了。

" 没…没有,有人无聊的发视频申请,我拒绝了。" 妻子声音都有些变了,

对着电脑里做了个别说话的表情,又不敢再去点电脑,怕引起我的怀疑。

" 谁那么无聊啊。" 我看着监控画面里,妻子傻傻的坐在电脑前,电脑屏幕

和桌前手机屏幕里,一大一小两根硬邦邦的肉棒都昂首对着她,我估计这会儿她

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整个人就傻在那里,她哪想到三叔公会这个时候发来

视频申请,而且都脱好了,又哪能想到自己阴差阳错的还把视频给点开了,妻子

有些哭笑不得,这都叫什么事?该是玩大发了。

" 老婆,继续啊。" 我却莫名的有些兴奋了,另一个画面里伸出一个大拇指,

显然三叔公也有些被刺激到了,默契的没有出声,但也示意妻子继续。

妻子勉强做出一个笑脸,却怎么也没法再继续下去。

" 怎么了,老婆,继续啊,我想看你摸自己MM。" 我" 奇怪" 的,这种感

觉很诡异,阴差阳错的两个男人同时出现在画面里,我察觉到就算了,可这是真

实的看见,妻子面对画面上的两根肉棒要来自慰,真酸爽,竟然足够到让我有种

瞬间要射的兴奋,我都不敢再拿手握了,我发现,三叔公似乎也被刺激到了,手

也松开了自己的肉棒,他也怕忍不住立马射吧,这让我莫名的有些好笑。

妻子挤了个似哭似笑的笑容,手僵硬的摸了一下自己。

" 继续,继续。" 我催促着她," 爱死你的放纵了。" 在我的一再催促和"

鼓励" 下,妻子略微的有些放松。

——知不知道什么叫圣洁的淫荡?你此刻就是,没有男人能抵挡你的诱惑。

(QQ里三叔公打来一段话,TMD,嘴真会说话)

似乎这句话有些刺激到了妻子,她抚摸自己乳房的手明显动作大了一些,妻

子干脆把身体往电脑椅上一靠,闭上了双眼。

她的衬衣里,妻子的手显然在轻轻的揉动自己的乳房,让外面的衬衣一耸一

耸的,不算很厚的衬衣下方,一颗兴奋的激凸乳头紧紧的贴在衬衣上,显出几分

肉色来。她微微睁开眼,先看了一眼手机小视频里的我,再瞟了一眼电脑大视频

上的三叔公,有些羞涩,不过我想更多的也会是一种刺激吧,因为我发现她的脸

开始慢慢有些潮红,接着,她的手从自己的胸口抽了出来,食指伸点,点在了自

己的激凸乳头上,刚一轻揉,她的身体就像受不了刺激一样的全身一缩,抖了一

下,然后又扫视了一下两个屏幕,两个屏幕上,一大一小两根肉棒都挺立着,而

且两个男人都开始重新握住,慢慢的撸动,我能发现妻子更被三叔公的巨棒刺激

些,因为虽然不明显,但我还是观察到她眼神偷偷扫过电脑要多一些,如果不是

我这儿也是开了双屏幕,恐怕会以为她是有些害羞,不敢看手机吧,3个人里,

唯一没开双屏的就是三叔公了,不过刚刚手机里传来我的声音也让他知道,此刻,

我也正在跟妻子视频做爱,他是恰好接进来了,就凭这种情景,已足够他兴奋了。

画面里,妻子还在对着两个屏幕隔衣轻揉自己的乳头,我忍不住对她说:"

老婆,让我看看你的大白兔。我要看兔兔。" 仿佛我这就是魔音,让她不再畏惧

羞涩,缓缓拉开了衣领,画面的上方,三叔公也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屏幕,等

待着这一刻,连撸棍都忘了,也难怪,即便经历了这好几次跟妻子的亲密接触,

其实,妻子的乳房他还真没怎么看过。

很快,妻子的衬衣就被拉开了,一对豪乳真如欢快的兔子般,在她胸前跳动

着。不得不说,造物主实在对妻子有足够的眷顾,赋予了她一幅魔鬼般的身材,

仅看她尚未完全露出的乳球,就能看出那傲人的饱满和惊人的浑圆天成,并没有

因为曾经生育而有丝毫的下垂。

——造物主把你打造成了一个天使,但同时,又为男人们创造了一个魔鬼。

难怪你们公司那么多男人都在打你的主意,你简直就是男人的毒药。我真是

幸运。

(三叔公由衷的打出了一段话)

" 老婆,你真残忍。如此让人着迷和疯狂的身材,却只属于我一个,让那些

只能凭想象的男人们简直要失去对其他异性的兴趣。" 我则是从另一个角度在赞

美着妻子。

" 你们这些无聊的男人。" 妻子嗔道,却看得出很开心,而我则有意忽略了

她用的是" 你们". "好爽。" 我沉闷的声音传过去。

" 嗯…什么好爽?" 因为手指在自己的乳头上刺激,妻子轻吟着问。

" 看见我老婆从未如此娇艳的绽放好爽。" 我边撸着边回答。

" 那你…嗯…喜不喜欢?" 妻子问我,眼神却看向电脑。

" 喜欢,喜欢死了。" 我喘息着,看到电脑里三叔公撸得也更起劲了。

" 那……" 妻子说话也开始有些喘,气有些粗,她咬着红唇,媚眼如丝的终

于问了一句:" 那你想不想更爽?" " 想啊!想啊!" 我立马回答,却看见电脑

上QQ界面连续几个剧烈的抖动。

今晚这样突如其来的暧昧和难以抗拒的淫靡气氛,似乎让妻子也豁出去了,

她轻轻将自己的衬衣完全拉开了,一对足以让任何正常男人都瞬间立正,甚至陷

入其中的傲人宝贝暴露在了空气里,骄傲的、动人的傲然挺立,饱满的乳胸顶端,

原本只小拇指大小的玫瑰色乳头因为兴奋已胀成了拇指大小,像颗大枣一样挺凸

着,乳头的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凹槽,仿佛在诱示你也许现在去吮吸还能吸出蜜

汁来,乳头的周围,一圈淡淡的乳晕环绕四周,似乎连隐藏其中的小颗粒都能看

见了。

娇艳欲滴的妻子此刻简直妩媚到了极致,她张开了手掌,试图用中指和拇指

摁住自己的一对乳头,只是因为乳房太大,没办法一次性摁到,只能用另一只手

帮忙,将乳头送进自己的中指下,她的双乳顶端顿时显出两个小小的塌陷,依稀

可见于手指下的乳头却让人更觉淫媚了。

妻子双指压住自己乳头轻轻揉动着,轻咬着红唇将另一只手向下伸去,为了

能让我,或者他都能看见,她还用身体将电脑椅往后推了推。不过因为短裙被臀

部压住的缘故,她的手要伸到自己双腿间有些勉强,我们也因为光线的问题看得

不是很清楚。咦,我为什么要用" 我们" ?

试了几次,妻子都没办法伸进去,她只好站了起来,双手一撩,将短裙撩到

了自己的腰间,露出了里面的白色纯棉三角裤,这一动作又让我和三叔公各自默

默的瞪大了眼睛。再坐下来时,因为身体的动作,妻子一对丰乳在胸前一阵乱颤,

颤的人心痒痒着特别难受。

重新坐下来的妻子没有再去摁自己的双乳头,而是握住了自己的乳房底部,

揉搓着,还挑逗甚至是挑衅般的将握着丰满的胸部往前凑着,那两粒大枣般的乳

头尖凸着仿佛透过屏幕都能嗅到那迷人的乳香。

妻子有些好玩的笑了,她能看见面前大小两个屏幕上的男人脸上显出的迷醉、

享受和贪婪,或许不同的男人,一个已结婚几年的老公,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

脸上的陶醉让她不知不觉中充斥了莫可名状的成就感,让她得以越来越放开自己,

乃至放纵自己。她握住自己的一只乳房,继续揉搓着,另一只手重新回到了自己

的双腿间,为此,她还叉开了自己的双腿,尽管有白色棉质三角裤的遮挡,但依

然能看见裹住底部的内裤上那条凹槽。

她先是试探性的将右手中指贴着内裤底慢慢滑下,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已

刺激得她高高的昂起了头,身体向上挺着,显然,她其实也是十分兴奋了。

即使被刺激的身体难以控制,妻的手指还是没有离开她的内裤裆部,仍在上

下滑动,只不过力度稍微小了点,我想力度再大她就要受不了吧。即便如此,往

复没几下,我就发现,妻子白色三角裤的中间慢慢的颜色变了,呈细长条状现出

一片深色,那是被水浸湿的颜色,确切的说是被妻子蜜汁浸透的颜色——妻子很

是沉溺了。

妻子的左手仍在自己胸前抚摸,右手中指则由上下滑动变为在中间位置轻轻

的画圈,内裤变为深色的部位越来越广,妻子的喘息也越来越重,不知什么时候,

3个人都没有了交流,只有彼此的眼神对视和手握肉棒撸动的" 吱吱" 声。

几个房间里都安静极了,除了我自己撸动的声音,毕竟我的前列腺液也在泛

滥嘛,而从手机里若有若无的还传来另一个跟我的节奏不在一个调上的" 吱吱"

声,这当然不是妻子发出的声音,她的手指还在外围画圈,发不出这样的声音,

这自然就是三叔公在撸管的响声,我想此刻,妻子也能清晰的听到两个声音,按

照我的情况,三叔公也能听到电脑里传来的另一个撸管声,既然我能听到他的,

他也应该能听到我的,这样的话他不可能不想到其实我也能听到他的,好吧,有

些像绕口令,总的意思就是说,只要稍微注意,两个不同媒体上自撸的男人都能

听出另一边还有个男人在撸管,我是有意的忽略了,三叔公呢?是没听见,还是

听见了有意的忽略了?

" 啊,老婆。" 几千公里外,妻子的自慰让我一直强行抑制的兴奋有些控制

不住了,我有些兴奋的喊了出来,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画面上,妻子的双腿

夹住自己的手,身体也在不安的扭动着。

" 啊…老婆…老婆…我控制不住了!" 我没想到我的快感会来得如此突然,

根本无法抑制的就瞬间达到了顶峰,我射了,在妻子还在兴奋中,三叔公还在默

默的撸管中,一个人先兴奋的射了。

" 对不起,老婆,这实在太让人受不了了。" 我有些遗憾的," 本来想好好

玩玩的,但是实在控制不住的。" " 没事。" 妻子淡淡的说,眼神飘向电脑屏幕,

在那里,三叔公的大肉棒仍坚挺而粗壮," 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 嗯,晚

安,老婆,你自己也别玩得太晚了。" 我开玩笑的对妻子说。

" 嗯,拜拜。" 妻子关掉了微信视频,监控画面里,她没有结束自己的自慰,

眼睛看向了电脑屏幕,不过让我和妻子都深感意外的是,三叔公突然也毫无征兆

的关掉了视频。

我看见妻子有些发愣,估计没明白三叔公为什么也关掉了视频,莫非是觉得

不好意思吗?也有了罪恶感?

妻子愣愣的坐在那里半天,发现三叔公的QQ号已变灰,确定他再也不会上

线,她有些意兴阑珊的站了起来,进了浴室。

我点了一根烟,倦坐在凳子上,没有关掉监控视频,因为有些好奇妻子会自

己接着一个人自慰吗?

我无聊的玩着手机,妻子这次进浴室洗澡洗得很久,足足洗了半个多小时都

没出来,就在这时,家里的门铃响了。

" 嗯?" 我奇怪的抬起头,看向监控画面,这个时间点还有谁会来。

浴室里的妻子似乎听见了,但又不确定,继续擦拭着身体,门铃依然顽强的

响着,妻子被催促的无奈,只好快速的擦拭干身上的水,胡乱的穿上内裤睡衣走

了出来,门铃还在急促而不间断的响着,显示着门外来人的焦急,让我很好奇是

谁。(待续)

14

妻子拉开了门,然后一脸惊讶的懵在那里,我还没看清楚,就见一个人影嗖

得窜了进来,飞快的把门关上了,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扑了过去,一把将

妻子扑在了墙上,就吻了上去。

" 唔——" 妻子的双手被冲进来的男人摁在墙上,唇也被吻住了,她拼命的

挣扎着,扭头躲开他的亲吻," 你放开我,放开我!" " 不行,我忍不住了,我

实在受不了了,今晚我一定要干你!" 是三叔公的声音,原来他关掉视频是为了

第一时间冲过来。

" 不要,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妻子低声狠狠的对他说,身体拼命扭动着,

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已被欲火焚身的三叔公。

就像第一次一样,三叔公再次用身体压住了妻子,只是这一次,他的双手都

是健全的,他的手在妻子身上乱摸,嘴凑过去胡乱的吻着她的脸颊,她的耳垂。

" 三叔公,你放开我!我要喊人了。" 妻子挣扎着低声威胁着。

" 你就算把警察喊来老子今天也要干你。" 三叔公无比坚决的说,边说右手

边挤开妻子弯曲阻挡在胸前的手,伸进了妻子的睡衣里,按在了她的胸上,我知

道,刚刚出来时,妻子只套了睡衣,没穿胸罩。

" 不要,你到底要怎么样,你放开我。" 妻子身体一阵颤抖,嘴里还在徒劳

的抗拒。

" 你会要的。" 三叔公喘着粗气,咬住了妻子的耳垂,这也是她的一个敏感

处,乳胸和耳垂的失陷让妻子猛的像被抽干了力气,差点无力的跌下去,却被三

叔公给抵住了," 刚才同时跟你老公和我视频自慰,你兴奋吧。" 三叔公在妻子

的耳廓一舔,说。

" 没有……" " 没有?没有你湿得那么快?想不到飞仔那么控制不住自己,

也太快就射了。" " 这不关你的事。" 听到三叔公调侃我,妻子有些恼怒的,差

点忘了自己的乳房还在别人手中。

" 怎么不关我的事。" 三叔公今天胆子特别壮,按在妻子睡衣里的大手一阵

按揉," 女人兴奋了不宣泄可对身体不好。我来帮你解决。" " 你混蛋!" 妻子

愤愤的,虽然还是低声的,却" 啪" 的打了三叔公一耳光,一下两个人都愣了,

对视着僵持在那里,三叔公的手还伸在妻子的睡衣里。

三叔公凝视着妻子,很久没动,估计妻子也没想到自己怎么会突然出手打三

叔公,这让她略微有些不太好意思。

" 不是……我……" 她有些讪讪的。

她的话音未落,三叔公突然动了,他猛地将妻子的睡衣往上一撩,妻子的一

只乳房一下子就颤巍巍的跳了出来,抖动着还未停下就见三叔公手一握,先握住

了妻子乳房底部,固定住不乱弹,再头一低,口一张,妻子玫瑰色的乳头便消失

在三叔公的口里。

" 啊……" 妻子一声难以抑制的低呼,伸手去推他,却又怎么推得动?

" 哧溜哧溜" 我的耳机里传来三叔公像在吸果冻一般的声音,那是他在吮吸

妻子的乳头,本来就很敏感,好不容易在浴室里通过淋水将欲火压下去的妻子怎

么挡得住三叔公这样的狂热,没吸两下,她的手便由推变成抱了,胸部不时被吸

得颤抖着一收一缩的,稍微缩回去后却又忍不住的挺起胸来。

她抱住了三叔公的头,轻吟着低头看着三叔公像个孩子一样在自己的乳房上

吮吸,不知什么时候,她睡衣的另一边也被撩起来了,三叔公的另一只手正在那

丰岸的山峰上攀爬,手指还快速的在她乳头上弹动。

" 啊……" 妻子被乳房一吸一弹刺激的差点呻吟出来,只能仰起头,用手捂

住嘴,试图阻止口里发出莫名其妙的声音,这让三叔公更得意了,他一直在亲吻、

舔弄妻子乳房的同时,眼上翻着在观察妻子的表情。

见妻子的反应越来越顺从,三叔公乘势握住了妻子的双乳,不得不说,妻子

的胸真的很大很圆很挺,三叔公的手即便很大也不能一手尽握,乳坡顶部仍有很

大一部分露在外面,这倒便宜了三叔公,他贪婪的伸出长长的舌头,反复的在妻

子两粒乳头间来回的舔、含,甚至轻咬,不时用嘴唇夹住妻子的乳头往外拉,或

者伸出舌头在妻子的乳晕上围着乳头打转,转了几圈后,用舌尖抵着乳头根部往

外推,妻子的乳头被他玩得通红,身体也无法控制的不断颤抖着。

" 不要……嗯……放开我……" 妻子也不知是在求饶,还是在呻吟。

她的嘴里抗拒着,身体却在迎合。而几千公里外的我,心里酸涩发苦,肉棒

却胀得发痛。

妻子的身体越来越软,肤色越来越红,三叔公明白,他最后攻陷这座让万人

垂涎的堡垒的时刻已经到了,他的口猛的松开了妻子的乳头,拉着妻子就向客厅

的沙发奔去。

" 不要,不要在这里。" 妻子见他似乎想在沙发上做,有些惊慌,她害怕会

吵醒了曦曦。

" 那去哪里?去我房里?" 三叔公贼贼的盯着妻子。

" 不要……" 妻子徒劳的摇摇头。

" 那就去你房里。" 三叔公说完就拉着衣衫不整的妻子往我们的卧室走去,

妻子微微的挣扎了一下,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我飞快的切换了画面,我们的卧室里我藏了三颗摄像头,竟在这种场合上,

发挥了完全意料之外的作用,仿佛我就是岛国动作片的导演,在导一部经典的动

作片,只是主角变作了我的妻子。因为刚刚射过,所以尽管也刺激的不得了,但

并没有那么迫切的射精欲望,这让我更加沉溺于这种病态的窥视和刺激。

画面里,妻子几乎是被三叔公扔到了床上,妻子一下站立不稳,倒在了床上,

刚准备坐起来,就被扑上来的三叔公给推倒下去。

" 不要…你放开我……" 我们主卧床头高高挂起的那张巨大的夫妻婚纱照似

乎让妻子从情欲中清醒过来,她又剧烈的抗拒着,只不过这一次,三叔公异常的

坚定,而且没有去攻击妻子的上半身,而是一把抓住了妻子的睡裤边。

" 不要…你放开……" 妻子惊慌的拉住自己的裤子,不让三叔公去脱,不曾

想三叔公乘机又摸到了她的胸前。妻子" 啊" 的一声又去回援自己胸部,谁知这

才是三叔公的声东击西,他猛地抽出自己的手,飞快的回到妻子的腰间,准确无

比的抓住妻子的裤边,用力往下一扒,妻子的睡裤一下就被扒到了大腿部,双腿

间淡灰的毛发顿时露了出来。

" 啊!" 妻子一声惊呼,拼命的弹动着双腿试图阻止三叔公,这种反复似乎

将三叔公有些惹恼了,他再次发力,猛的扳住妻子的双腿朝着妻子头部用力往上

一压,一只手抓住机会瞬间伸到妻子臀下,用拇指勾住裤边同时顺势往上一提,

妻子双腿间的洁白亮晃晃的闪耀在房间里,就连那中间潺潺水流的小溪沟都露出

来了,不待妻子再挣扎,三叔公来不及仔细观察又一口含了上去。

" 啊——" 妻子一声长呼,最敏感部位的突然失守仿佛瞬间抽走了她仅剩的

所有气力,本该去推挡、抠捏三叔公的双手无意识的揪住了床单。

" 哧溜哧溜" 三叔公像个贪吃的小孩,在妻子高举的双腿间吃舔着,此刻的

妻子已彻底放弃了抵抗,或者说,开始默默的承受这种撩拨,她侧着头,闭上了

双眼。她的变化显然也让三叔公发现了,因为妻子本来需要他用力去摁住的双腿

不知何时已变成她自己无力的翻举,只需要三叔公轻轻扶住就行了,这让三叔公

得以放轻松下来,也慢慢的抬起了头。

监控画面里,三叔公头抬起处,妻子的双腿间亮晶晶闪着湿漉漉的淫光,有

三叔公的口水,更有妻子无法抗拒分泌的蜜汁。

" 好美。" 三叔公痴痴的看着妻子的下体,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见到

妻子的下体,我知道妻子的阴户很窄,阴门处会有几道玫瑰色的肉褶挡住最中间

的蜜穴,平日里大多时候都是紧闭的,即便偶尔兴奋了,也只会微微张开一条缝,

略微露出中间的一丝嫩芽,整个阴户很规则的分布几条褶皱,显得干净而媚美。

也无怪三叔公会似看痴了一般,赞叹着。而此刻,因为妻子双腿朝着臀部的

上翻,却是连下面暗红的后庭也给翻出来了,因为紧张或激动,还看得出在一张

一合的。

他抬起头来仔细观察的整个时间,妻子都紧闭着双眼,没有再挣扎,甚至因

为第一次被另一个男人这样近距离的观察,而恼羞的将头偏向了一边。这让三叔

公能够从容的又看了好一会儿,才又将头俯了下去。

" 啊。" 妻子一声轻呼,将握拳的手抵在了自己的口边。

这一次,三叔公没有猴急的猛舔猛咬,而是伸出自己长长的舌头(真的挺长

的,让我怀疑是不是舌头长的人,屌都很长),用舌尖靠后的位置抵在了妻子因

兴奋微微露出的淡粉色嫩芽上,然后拖着一路往上舔过去,又接着扫回来,来回

几个往返,舌头始终没有离开妻子的肉缝,这让妻子如何能忍受得住,整个人都

在剧烈的【好文】【上海辣妈(又名:三叔公的性福生活)】【13-14】颤抖。

很庆幸,卧室里的有颗镜头是可以调焦的,虽然不是很大,但总算能够拉近

一些看清妻子下体的反应。

那是妻子兴奋的蜜汁吗?三叔公舌头刮过处,都是一片狼藉,还没插入,妻

子肉穴两边的阴毛都已被浸湿了,卷做了乱糟糟的一团团,阴毛顶端是闪亮的稠

滑粘液。

" 呼噜呼噜" 三叔公停在妻子阴户的最下方,那是她的阴道口,在那里开始

快速的舔扫,吸玩。妻子有些受不了了,睁开了双眼,微微抬起头,努力想去看

自己双腿间的三叔公,却又被下体无法抑制的敏感给抽去了力气,又倒了下去。

她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双腿紧紧夹住了三叔公的头部,随着三叔公在自己

阴户的拨弄,屁股无意识的往上抬着,迎合着三叔公的舌头,好像在寻找让自己

更舒服的姿势,但越是如此,妻子越是全身难奈的扭动着,她无法看见,但我和

三叔公都看见了,一股亮晶晶的液体随着三叔公舌头的刮过从妻子阴部的最下方

流了出来,挂落在她暗红的菊门口,三叔公还满怀恶意的用手指头点了点那液体,

并在妻子菊门口一抹,让妻子害怕的夹了夹臀。

三叔公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他知道,自己赢了。而需要为此吹响号角

的是他下体那根已膨胀到极致的肉棒,他硬挺挺的站了起来,带着胜利者的骄傲

半蹲在了床上,那竖起的旗杆巨大而狰狞,这也是我第一次清晰的看到三叔公的

尺寸,巨大到让我有些吃惊,虽然无法掌握具体的尺寸,但就凭此刻他站在那里

与妻子的比例就知道,绝对比我要至少大上一号,我真有些担心,妻子能承受下

来吗。

下体那温润湿滑的突然离开让妻子瞬间有些空虚,她又睁开了双眼,然后吃

惊的看着三叔公硬挺的巨大肉棒,有些害怕的想往后缩,腿却被三叔公给擒住了,

而她根本再没有任何余力去挣扎。

" 我要来了。" 三叔公轻声对妻子说。

妻子没有回答,而是用手肘撑住自己上半身,吃惊而紧张的看着那根巨大的

肉棒离自己的双腿间越来越近,妻子害怕到想逃而无力可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三叔公在自己双腿间滚了下来,轻轻一分,就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妻子全身再次剧烈的颤抖起来,因为紧张,她阴门在抽搐般的张合,害怕到

连水都没了,看起来确实太大了。三叔公没有急着插入,而是缓缓的将龟头从妻

子阴门上方闪过,让阴茎落在了她阴户门口的两片嫩肉上,慢慢的上下摩擦,以

便让妻子能适应,果然,在这样的摩擦中,妻子很快就能适应了,两片紧闭的嫩

肉也背叛般的微微张开,将三叔公的阴茎给裹住。

妻子的喘气越来越粗,她努力的抬起头,看着三叔公在自己双腿间的动作,

再抬起头,看见了三叔公脸上胜利的笑容,她啐了三叔公一口,不服气般的将头

偏向一般,却忽然如倒吸一口冷气的全身紧绷住了,头高高的仰起,那是三叔公

将自己的龟头慢慢卡进了她的阴道口,其实没有进去,但应该让妻子足够敏感了。

" 舒服吗?" 三叔公问。

妻子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没有出声。三叔公下腹又用了用力,挤的妻子皱

了皱眉,忍不住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双腿间,三叔公又进去了一点点,但依然还

有大半根露在外面。

" 舒不舒服?" 三叔公淫笑着再次用了点力,又进去一截,也再次让妻子倒

吸了一口气。

妻子还是敌视的看着他。三叔公笑了笑,忽然下身快速往后一退,整根都退

了出来,激灵的妻子一个冷战的重重倒在了床上,妻子有些气恼的刚抬起头来想

要呵斥三叔公,又突然整个上半身全力的往上躬起,口里仿佛都要断气一般的发

出一声长长的闷哼——三叔公并不是很快速,但坚决无比的整根忽然插进了妻子

的阴户。

不得不说女人的容量如海般深邃,看去简直都能将妻子捅穿的肉棒真正插入

妻子体内时,她竟然同样也能全根而没,一直抵到阴毛抵阴毛。

其实这样的刺激也让三叔公兴奋的不得了,全部进去以后,他也不敢再动,

生怕自己也会如我一般把持不住,那就实在太浪费这次机会了,所以,在妻子适

应他的肉棒时,他也在静静的适应妻子的紧致包裹。

妻子剧烈的喘息着,默默的感受着直插最深处的胀满。

" 舒服吗?" 三叔公又再次问到。

这一次,妻子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喘息着。然后,三叔公开始缓缓的动起来。

" 啊…别动……" 妻子受不了的一声娇呼。

三叔公赶紧停了下来,半截在里面,半截在空气里,这种不上不下的空虚和

半饱满让妻子又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见三叔公半天不敢动,她羞红了脸轻声道:

" 你…你倒是动啊。" " 一会儿叫我别动,一会儿又要我动,你到底是要我动还

是不动呢?" 三叔公没动,贼笑着问。

" 你……" 妻子刚要回答,却见三叔公深深的用力一插,刚刚抽出的半截阴

茎又全部插了进去,激灵的妻子又一声" 啊——" 的长长娇呼。

然后,三叔公再也按耐不住的开始有节奏的抽插起来,因为粗长的缘故,在

妻子身上进出的三叔公显得起伏幅度很大,每次抽出插入都会像持续一个过程一

般,这种从未有过的深度和力度让妻子很快就意乱情迷了,她按住自己的嘴,拼

命想堵住不发出异样的声音,却无法阻挡那不知所云的哼哼不断从口中冒出,在

妻子显然适应了他的巨大后,三叔公也开始加大了他的力度和频率,他的肉棒一

次又一次的从妻子的阴道里抽出,又狠狠的插入,没多久就将平日妻子几乎不会

显露的粉红嫩肉给带了出来,宛若一张贪吃的小嘴,舍不得肉棒离开一样的包裹

着被翻出。

三叔公的每一次重重的插入,再抽出时都会像抽水机一般带出大股的蜜水,

很快就让妻子的屁股湿漉漉的了,再没多久,床单也开始慢慢湿了。

三叔公趴在妻子的身上,双手捧住妻子的头,赤裸的上半身挤压着妻子的一

对丰乳,都挤变形了,他的臀部一上一下有力的耸动,妻子的双腿没有任何支撑

的分开举在空中,期间她曾经被插的无力举起,而盘腿缠住了三叔公的腰,结果

没多久似乎发现这个姿势有些阻碍三叔公的插入,也让自己无法感受到内心最深

处的骚动,她的双腿又离开了,继续保持着高举的姿势。而身上的三叔公在狠狠

干着妻子的同时,也在观察着妻子的表情,从她默认的承受,到隐忍的咬唇,再

到紧闭双眼的享受,直到后来,她的双目空洞的看向半空,口里吚吚呜呜的发出

没有意义的呻吟。这样的妻子让三叔公无法抗拒,他猛地俯首下去,吻住了妻子,

如同他所料的那样,妻子瞬间就张开了嘴,忘我的跟他湿吻在一起,口里还在呜

呜的呻吟着。

三叔公屁股在狠狠的上下,嘴里吻着妻子,两人在忘我的亲吻中缠绵,即便

三叔公松开了妻子的嘴,妻子也忘我的不舍弃的追逐了上去,主动吻住了三叔公,

并将自己的肉舌伸到三叔公嘴里,让他含住吮吸。

三叔公几曾见过妻子如此主动,怎么能控制的住自己,他松开了妻子的嘴,

直起身来,握住妻子的腰部,开始大力抽插,不,那该叫抽打,握住妻子的腰部

后,两人一分一合的节奏明显快了很多,也有力的许多,那根狰狞的巨龙快速、

有力、坚决的一次又一次的捅进妻子的阴门,两人的身体发出" 啪啪" 的剧烈撞

击声,很快两人撞击的部位都变红了。

" 哼…啊…嗷……" 恐怕妻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嘴里在发出什么声音,忘我的

呻吟从嘴里被从未有过的癫狂兴奋压制到了喉咙里,妻子的双手死死扯住床单,

用力到手背的青筋都凸了出来,如果不是床单质量还可以,要是在酒店,床单都

该被她扯破了吧。

" 舒不舒服!舒不舒服!嗯?!" 三叔公狠狠的干着妻子,喘息着再一次问。

" 舒服…啊…舒服……" 妻子所有的抵抗都已土崩瓦解,整个沉溺在了这种

从未有过的畅快性爱之中,妻子洁白的肌肤上开始露出一团一团的暗红,那是女

人兴奋到极致的一种表现。仍在妻子阴道中快速进出的肉棒早已没有了原来的颜

色,而是包裹着一圈又一圈的乳白色浊液,那是如打奶泡一般,需要搅拌成百上

千次才能搅出的乳泡,那浊白还在流着,代替之前透明的粘液挂在妻子的菊门上,

至于之前的粘液,早已浸透在身下的床单里。

我不知道妻【好文】【上海辣妈(又名:三叔公的性福生活)】【13-14】子有多兴奋,只知道,除了那浸泡在乳白色浊液里快速进出的肉

棒,每一次重重的插入,都会在三叔公的大腿和撞击的妻子臀瓣扯起长长的粘丝。

妻子兴奋而忘我的呻吟着,脖子胀得通红,紧扯床单的双手已没有力气再拉

床单了,只能无力的扶住三叔公撑在自己身体两边的手臂。

" 好爽。" 三叔公也开始呻吟起来," 飞仔媳妇儿,你下面会说话吗?啊!

好爽,你在咬我,你淫穴里还有张口在咬我,啊!啊!好爽!" 三叔公的身

体也开始变成红色,兴奋到不知疲倦的抽插进出," 飞仔媳妇儿,你就是男人的

毒品,会让男人上瘾的,就算爽死在你淫穴里也是值了!" 三叔公的话似乎让妻

子更兴奋了,她的身体无意识的扭动着,小腹随着三叔公的每一次撞击往上抬起

迎合,而三叔公的撞击是如此之狠、如此之快、如此之深,以至于用力过猛,突

然从妻子的下体脱了出来,还没等三叔公用撑住身体的手去调整,妻子已伸过手

去,握住了那根巨龙,塞进了自己的体内。这让三叔公很是开心,兴奋的凝视着

妻子,妻子在承受着他的进出时,也眼神迷离的注视着他,两人相互凝视着,上

半身几乎没动,而下半身则在彼此作死的缠绵纠缠,忽然,妻子动了,她抬起上

半身来,双手捧住了三叔公的脸,主动吻了上去,两人重重的倒在了床上。

三叔公忘我的在她脸部四处亲吻,然后搂住不知何时早已一丝不挂的妻子,

翻了个身,变成了女上男下。妻子双手撑在三叔公的膝盖,稍稍让自己保持好平

衡,开始蹲在那里,淫穴含着三叔公的肉棒臀部开始上下起伏,这个姿势更能显

出三叔公肉棒的巨大,因为每一次妻子臀部的起伏都会持续一个高度,这很快就

让她有些累了,三叔公也看出来,双手扶住她的臀部,示意她别动,然后他开始

上下" 啪啪" 的抽动,妻子立马就蹲不住了,嘴里呜呜的发出一种似哭似痛苦的

呻吟,身体也情不自禁的往下迎合起来。从背后看去,丰润的圆臀肥美而多汁,

确实是多汁啊,流出的蜜汁将三叔公的肉弹都给打湿了。

妻子忽然开始大声的呻吟起来,三叔公进出的速度也飞快的,几乎只能看到

一个残影,妻子呻吟着,手扶着三叔公的肋部,蹲着不能动弹,只随三叔公飞速

的在自己下体上下翻飞进出,然后,妻子忽然" 哇" 得一声哭了。

" 唔…我不行了,放过我,唔……" 但显然,三叔公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

而是又将她推倒在床上,开始了最后的冲刺,妻子也感觉到了,忽然一阵害怕,

连哭泣也收回去了。

"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不要射在里面,今天是我的危险期…啊…啊

…啊——!" 妻子的恳求显然没有起作用,在一阵疯狂的抽插后三叔公忽然全力

的往前一顶,忽然像打尿颤一样的一阵抖动,他也射了,画面里我甚至能看到他

睾丸的抽搐,那是在将皮囊里储存的无数精子喷进妻子体内的最深处,一股股火

热的液体喷射在妻子身体最深处我从未到达过的地方,那种滚烫的浇灌瞬间让妻

子也高潮了,她忘我的挺起下腹,死死顶住三叔公的肉棒,让他的精液如喷射般

无所顾忌的浇灌进去,两人几乎同时高潮了。

高潮过后的两人无力的相拥在床上,三叔公射精后尚未完全软下的肉棒还舍

不得拔出的泡在妻子泛滥润湿的阴道里,两人仍在喘息着。

许久以后。

" 我的澡又白洗了。" 妻子还在喘息的说。我和三叔公都没想到出轨并高潮

后的妻子第一句话会是这个,都有些愣了。

" 还不拔出来,我又得洗澡了。" 妻子微转过头说。

" 等一下,让我再泡会儿。" 三叔公有些舍不得拔出的,搂着她,手在她丰

乳上又开始摸来摸去。

" 快拔出来啊,我都告诉你了今天是我危险期,你还射在里面。" 妻子不满

的。

" 你怎么不自己拔出来?" 三叔公笑得很阴险。

" 我没力气了。" 妻子有些害羞的说。

" 就没力气了?这才开始呢。" " 不行不行,不要了。" 妻子被吓了一大跳。

" 为什么?怎么就不要了?" 三叔公奇怪的。

" 你的太大了,我好痛。" " 那你还那么兴奋。" 三叔公的话换来妻子反手

在他身上一掐。

" 快起来了。" 再次要求三叔公的妻子,语气里透出一丝慵懒和娇媚。

" 好好好,听你的,我拔出来。" 三叔公无奈的将下身一退,虽然已软下,

仍大的有些吓人的肉棒从妻子的下体里拔了出来,随之而出的是一大股一大股粘

稠浊白的精液,射进去的量之多,让人惊讶,一下就喷涌着流到了床单上。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