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乱伦文学

【好文】【贤惠姑妈变骚妻】(11)

2022-07-31 来源:

【贤惠姑妈变骚妻】(11)

第十一章 姑侄之情被揭穿,雯雯奋身闯要加入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像是在上一节两性教育实验课,学生只有我和妹妹,然而

我就是知识渊博,学贯东西男女的性学大师;雯雯俨然就像一个涉世未深,不明

男女之情的小学生,她神情专注又严肃,额头紧锁,双眼中却明明有一种渴望,

一种希望被人欺负,一种希望被自己爱人占有的渴望;如果没有真情是不会这样

的,雯雯既有因一心想伺候好哥哥的念头,也有对接下来的男欢女爱的好奇!所

以不免有些欲言又止,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非比雯雯年长很多,但此情此景并不难一窥究竟,此刻我又如同慈父般,

观察到了这所有的细节,雯雯的此情此感了然于心,我用双手,抚摸着长发飘逸

的雯雯,右手微微托起她的下巴,又用拇指在她的嘴唇上下轻轻触碰了几下,不

自觉的我俩的目光聚焦在了一起,我和妹妹二目对视,似乎在交流什么,从妹妹

的纯洁眼光中,我看不好出一丝的淫靡和罪恶,完完全全都是一种爱,一种超越

伦理纲常,超越人身常理的爱!而我却是显得有些下流,胯下的大鸡巴直挺挺的,

龟头不停地向外留着口水,湿透了裤衩;我下意识地躲避她的目光,暗自低下头

沉思不语,心中泛起一丝丝悔悟的思绪,我应该继续吗?我已然和的姑姑灵肉结

合相许终身,并深深爱着彼此,她能接收这另外的雯雯吗,即便是她的女儿?还

要和妹妹继续这样的爱吗?这会伤害到她吗?我这样做对吗?一道道问题猛然出

现在我眼前,我犹豫了!难道和妹妹继续下去仅仅是因为鸡巴充血般的生理反应,

我做错了吗?

正在我天马行空乱想时,鸡巴也失去了「动力」瘫软下来,这状况被妹妹察

觉到了我的异常,疑惑地问道【哥,你怎么了,为什么低着头,你不是说要教人

家口交呢!】,我不禁抬起头,有些欲言又止,原本搭在妹妹左肩上的手有些机

械性的推开她,说道【雯雯,我们不能继续,我们师兄妹,我已经和姑姑那个了,

我已经铸成大错,我们不能再继续!你穿好衣服走吧~ 】,听了我的话,雯雯表

情毫无变化却有些挑衅般地看着我说【哥,现在说这个晚了吧!你都看了人家裸

体了,你还要反悔吗?】,我赶忙解释到【不晚!只要我还没有要了你的处女就

不晚!】,雯雯突然猴急起来【哥~ ,哥~ ,你这是怎么啦,刚才那不是还跟雯

雯亲热的不得了呢,难道是哥哥觉得雯雯比不上妈妈,配不上你!?】说着她双

臂紧紧环抱我的脖子,撒娇似地说道【哥~ 你还不知道我的厉害呢,我可不比妈

妈差呢!人家的小穴可是专门给哥哥留着呢,你不要辜负了人家呢!】,显然雯

雯没有理解我的意思~

我慢慢推开雯雯,双手抚摸她的双肩,言情严肃,无可奈何地怀揣一颗下流,

色情的心,瞬间变成了一副为人师表的「恶心」样子~ 我不无担忧的发问道【雯

雯,你知道的,哥哥当初是向妈妈求过婚的,我不否认我对你的爱,从一开始到

现在,以至于到将来都会是全心全意爱你,保护你!可是,你知道我还有你妈妈,

我俩已经情定终身,我们如果有了……那种关系,她能不能接受还是未知数,我

不能辜负了她!不能让她难过的!】,我停顿半刻接着说【还有,退一万步讲,

我们在一起了,你还年轻,你跟妈妈不同,你会拥有自己的幸福的,难道你将来

不恋爱,不结婚吗?如果事情被人知道,能够承受外界的压力吗?你同学的压力,

你老师的压力,还有将来,将来家里人的压力!这你都想过吗?】

雯雯毕竟还是个孩子,听了我的一番话刚才的高涨的情绪被无情的打压到最

低,本以为她会退缩,没想到她会说【哥,我明白,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妈妈

那边我会搞定,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不管什么伦理,我不怕什么职责,和

什么别人的眼光,我只会对自己负责!别人的怎么想我不管,我就算一辈子不出

门,我也就是要和哥哥好的!我知道我只离不开你,我要成为你的血肉,妈妈能

做到的,我也能!】,妹妹低下头好像在发誓一样:【甚至……甚至……我为要

为……为……你哥哥生个孩子!我……我就是哥哥的老婆,妈妈能做的我要做到,

妈妈做不到的我也会做到!我不要其他男人!】,说着妹妹抓起我的右手紧紧贴

到自己的高耸的乳房上,受到压迫的乳房已经成了一块白嫩肉饼,雯雯边揉边对

我说【哥,你摸,你摸摸,它在跳,她会告诉你,我说的都是真话!】,顿时让

我无语,我只好无奈冲着妹妹苦笑了,这说明什么?雯雯已经死心塌地了,我如

若拒绝反而显得我不近人情了,我还想继续说什么,雯雯捂住我的嘴【你如果还

想拒绝,我就死给你看!】说着妹妹竟然起身朝墙撞去,那气势绝不是开玩笑!

我立即飞一般拦住了她!立刻将她涌入怀里,就像在产房外面等候多时的父亲,

终于等来了自己孩子的降生,紧紧的抱着她,对于这样一个决心将「世俗」和

「伦理」全部埋葬,甚至以死相逼的妹妹!我哑口无言、无言以对!的确我无法

再拒绝下去,瞬间一阵阵感动油然而生,这是怎样一个将为我付出终身的女人呢?!

我与秀芳之间,饱经抽插数千下而占满骚汤淫水的龟头,泡在淫水满盈的骚

屄里,其实早已到了最后的节点,稍微动动就射了;而我与雯雯就好像是一个大

鸡巴的瞎子上厕所进错了门,刚掏出家伙正好有女人扯裤衩撒尿,你说是未遂还

是那女的故意的?不得不就范!哈哈,我知道这比喻不恰当,但是这可以说明,

我和秋芳的感情是有基础的,日久生情泡出来的,最后不得不发!而我和雯雯好

像更多是她在强迫!怎么我跟她们俩都感觉有点儿被强迫呢?哈,不过我不喜欢

强迫!我,从来都是强迫别人的!骤然,淫荡而邪恶无耻的我内心冒又出来一个

淫荡的想法,我要让这两个女人都成为我胯下的奴隶,召之即来,来之即肏. 要

让她们从灵魂到肉体完全充满我的意志,血液中完全流淌着我龟头上的粘液!

有了小妹的主动铺垫,接下来的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我不再假装矜持,

即便今晚就要被隔断命根,我现在也要先拿下这块阵地再说!我恢复了性「导师」

的模样正经地说【接下来,就是主题咯。雯雯要认真听,女人肉棒该如何给男人

裹鸡巴!云云云……】,此刻雯雯像孩子般可爱的点头,还不时追问个没完【女

人为什么会怀孕啦,男人的鸡巴为什么会变型啦,为什么男人喜欢乳房大的女人

啦,再就为什么男人两腿中间是根棍,女人两腿之间是个洞,凡此种种……】,

申请中专注地聆听着我专业的教导,淫靡的内容并没有使传道授业这四个字变得

猥琐,这些内容反而使雯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样的专注以证明对于自己活对

男人的身体,她还是个小白,同时也说明她根底上是个淫荡的坯子,这正是我希

望看到的。我要借这个机会彻底打消她的羞耻心和对禁忌的道德感,进而快速的

使她彻底的臣服于我的胯间。接下来我就更加装模作样地怀着无限耐心的,抚摸

着好学的雯雯;【雯雯,别着急,哥哥会把男女之情都将给你听的,你不是说要

给哥哥做老婆,你也希望哥哥和你都幸福对不对】小雯雯用力的点点头,就像拿

到了苹果的幼儿园大班孩子一样听话,【如果要幸福,你就要听哥哥的,哥哥比

你大,懂得比你多,知道男孩和女孩都需要什么,比你要了解你自己哟!】,雯

雯继续专注地倾听,【并且那你待会就要认真听咯,要认真听哟,待会老师还会

提问的,答错了会惩罚的哟!】,无耻的我竟然以师长自居,简直我都快恶心吐

了~ 哎~

【雯雯,如果你想让哥哥舒舒服服跟你在一起,你就必须知道怎么样才能让

男人舒服,让自己舒服】,雯雯赞同的点点头,我接着说【你知道女人身上的三

个洞是什么吗?】,雯雯有些不解的摇摇头,我就知道她不懂,我满意地拍了拍

她的小脑瓜,顺势指了指她身上的三个位置,要不说雯雯是个天生淫水浇灌出来

的骚货,瞬间她就明白的说出来!【一个是这里,一个是那里、一个是这里】雯

雯羞涩的用手指着嘴巴和其他几个部位依次描述自己所说得。神情中洋溢着答对

问题的喜悦和兴奋。没想到我却皱着眉头摇头来说道【雯雯,什么叫这里、那里

的】这样像话吗?哪有这么说话呢!我指着她的裤裆说【这,是女人身上的第一

个洞,也是首要的一个洞,她的存在就是为了排尿和挨肏的,懂吗?】,我见雯

雯并没有回答我,我就假装生气「训斥」说【到底懂没懂?】,雯雯脸红红的低

下头小声说道【人家知道啦】,我接着解释到【好,懂了就好。这里还有个叫阴

道,这多用于医学或者描述人体器官而这么叫。一般呢我们都叫她阴户、小穴、

或者叫屄,平常我们听到街上骂人,肏你妈屄,肏你妈屄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们

是普通老百姓,我们不能叫它阴道,要叫屄、或者小穴,这个懂了吗?】雯雯似

懂非懂似的点点头,但并不是那么肯定,我看她似乎有欲言又止的架势,我趁势

追问道【雯雯,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提!】,【为什么人们爱买那句话呢?】【

那句?肏你妈屄吗?】雯雯点点头,【首先这是句骂人话,为什么这么说,多半

和咱们的文化有关,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母亲是生养你的人,正所谓根源,而屄确

实身体上最隐私的部分,妈妈的屄属于爸爸,被别人肏了说明就是一种极大的侮

辱】

接着我又指了指她的小嘴【这里平时用来说话、吃饭、呼吸。但是,一旦两

个人男女之间热恋起来,还是可以被男人用大鸡巴往里捅的】,雯雯表现出惊讶

的表情

【是的,雯雯。你别惊讶,一开始咱们中国人不懂,这都是那些外国人研究

出来的,她们都是玩女人的高手,有时候插这里要比干你裤裆里的那玩意儿还爽

呢!以后你就知道了!这招学名叫口交,俗名嘛,叫什么都有,比如口管、裹鸡

巴。这里面还有个技巧就是深喉,也是外国人研究的!】我顿了顿说【当然了,

这以后再教你,现在还太早!】

雯雯听完了,用崇拜的眼光望着我,不由自主的说【哥哥,你懂得真多!原

来有这么多玩儿法呢,男人好色,好坏!尤其是外国人!哼!】

【这是人的天性嘛,老天爷给了男人一根肉棍子,就是要捅到女人身体里的!

有洞就要进嘛,咱们中国人太传统,人家外国人还有一招西的呢!】说完我指了

指雯雯的屁股蛋子

【你看,你这里不还有一个洞!】,雯雯有些不解的问【这里不就是屁股吗?

难道是……屁……】,没等她说完,我接过话【没错,就是屁眼儿,也叫腚眼儿,

这里也是能插的!】,雯雯惊奇的睁大眼睛说【好臭呢,好脏呢,这里怎么能插

呢!还变态啊!】,我乐了【你不懂,你知道就好,以后咱们再细说!这里面门

道深呢,比普通肏穴还深奥,哥哥还没弄太明白~ 】

雯雯接下面的内容你要仔细听,仔细看,仔细闻,嘿嘿,一会我还会要求亲

自体验呢!我指了指自己早已勃起的大鸡巴说到:【这,就是男人的鸡巴,哦,

不对,应该叫哥哥的鸡巴,它学名叫做阴茎!也有叫吊,肉根、肉棍、肉棒的,

你看这最上面顶着的这个红红圆圆的就是龟头,因为它和乌龟的脑袋相似,所以

叫龟头。来,雯雯,你摸摸看,像不像!】,另外惊讶的是,雯雯并不退缩也不

害羞,手在龟头上摸来摸去,她似乎对遍布肉根上的青筋饶有兴趣,从根部一直

抚摸到上面,就像在博物馆看一尊雕塑般,专注和入神,雯雯抚摸着暴怒的鸡巴,

青筋环绕的鸡巴周围肆意的抚摸,好像刚出生的婴儿,对奶头的渴望一样,双目

不离一刻,死死盯着。在无意间我被她抚摸得好不舒服,无意之间,被温柔抚摸

的大鸡巴被刺激的好像又增大了一圈,整体跳了一下,妹妹感觉到了什么,手一

下子缩了回去,好像被电到一样。嘴里还小声嘟囔【它会动,怎么……】乐得我

只岔气。【雯雯,你怕什么它有不会吃了你,你躲什么!哈哈哈】,雯雯有些不

好意思【哥哥,平时走路看不到它那么大么,为什么现在好硬,好长,而且它…

…它……它会动,竟然还跳了一下呢!】

这傻丫头无意间引出了下一个环节,我自问自答的解释开来【雯雯想知道这

时为什么吗?其实你男人的阴茎并不是一直那么长乎乎、硬邦邦的更多时候都是

个小弟弟的模样,你看它平时就像一个布袋子,没见到喜欢女人的时候,它就老

老实实的蜷缩在袋里了,任由你怎么弄他都不会变成大家伙,可是万一……万一

见到了到雯雯,或者闻到了什么腥臊味,你瞧它一下子就会变成现在的模样,虽

然有些丑,但是却很威武阳刚,随时准备战斗!明白了吗?】雯雯狡猾的笑了笑

【不光是见到雯雯吧,见到妈妈你也会这样的吧,坏哥哥!男人都坏!就会欺负

女孩子!】,我尴尬的笑了笑【那还不是女人愿意啦,我强迫你了没?】雯雯听

了立刻扑倒无怀,对我「暴力」报复起来,每一次捶打着我的胸肌,都好像刚才

她手抚摸鸡巴一样舒服,我说【雯雯你这是报复呢,还是给哥挠痒痒呢!】我一

把保住了雯雯,此刻的雯雯如同猫咪看到牛奶一样,安静了下来,听话的卧在我

怀中,就像世界都停转了,彼此之间平静得,甚至听到了她的心跳!

可谁知道这不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呢?果不其然,当我看到怀里的雯雯胸

部挤压出来的乳沟时,这一切立马恢复了激情澎湃的节奏,不知不觉中刚才失去

了刺激而平静下来的大鸡巴立刻冲血肿胀起来,甚至比之前还要硬!我几乎无法

控制,此刻的状况就好像憋了一泡尿,还让你手淫,简直控不住,不知道会出来

什么!

我轻拍了一下雯雯说【你看!】,我指了指此刻坚挺异常的大鸡巴棍子,不

知什么时候内裤上早已被渗出的粘液染透,我用指尖轻轻点了一下,拉出一道亮

晶晶粘稠得丝线,在空中滑落到床单上,湿透了床单的一丝空间,我又沾了一点

故意在手指上抹了抹,举到妹妹嘴边,我直直的盯着雯雯,我看了一下我的手指,

又看了一下雯雯,没说任何话,雯雯闭上了眼睛,慢慢张开双唇,伸出了灵巧红

红的舌尖,凑近我的手指吸吮起来,这一切我没做任何指导,我俩的默契瞬间达

成,惊天地泣鬼神!直到整根手指都没入口中,才睁开眼睛,此刻眼神中已充满

了等待我驾驭她的渴望,充满挑逗的眼神。对这种悟性极高,性商超群的骚屄,

手软就是犯罪,不肏死就是犯罪!

就像一个不断啼哭的婴儿一旦看到袒胸露乳的骚女人就会停止一样,雯雯不

等我说什么立刻就要开始实践!她低下头埋头在我两腿之间,没有过多的前戏,

她扒开我的裤衩从裤管中拉出鸡巴头子,此刻的景象让问问震惊不已,现在的鸡

巴早已比刚才又大了一号,如同一颗苍天大树矗立在我两腿之间,雄伟挺拔,粗

壮坚硬,长度都到了肚脐,两颗睾蛋淫荡的耷拉在肉根附近,整个棒身;红红的

龟头就想顶帽子夸张地戴在大鸡巴头子顶端,龟头马眼里早已肆意流淌着淫液,

透明而又粘稠,重力作用下早已渗透了床单,睾蛋周围也被沾满粘液。现在的鸡

巴棍子就如用一根刚从酒里捞出来的人参,让人触目惊心!雯雯自然被这景象震

惊,不知所措!

无奈的雯雯喜欢用闭眼来躲避可怕的事物,眼前的也是,于是她闭上双眼张

开嘴巴,打算硬着头皮低头含进去,我顺势挡住了她的去路,捂住了她的嘴,雯

雯有些不解的望着眼神中在问【哥哥,我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我坏坏地

说【你要干什么?就开吃吗?】我坏笑起来,雯雯反问【哥哥不是说嘴也是三洞

其一,可以……可以用来插吗?】,【没错,你做的没错,这是口交!但是你忘

了一个重要的步骤呢!】雯雯有些纳闷,无辜地望着我【什么步骤呢?不是含进

去就可以了吗?都已经硬成那样了,哥哥会很难受吧,我帮哥哥舒服嘛!】,我

摸了摸她的头,笑眯眯地说【你忘了先闻一下了!】雯雯一下子明白过来。低声

哦了一下;

我不想让妹妹头一次口交就在仓促和逼迫下完成,就像我对秀芳那样,多少

有些戏弄跟强迫,我要让雯雯一辈子铭记这次口交,让她明白她这一辈嘴里不能

再含其他男人的肉棒,只能吃我的!我要让她记忆深刻!

我顺势扶起雯雯的下巴,慢慢挪到硬邦邦的大鸡巴棍子旁边,大鸡巴棍子还

在激动地流泪。也许它也在盼望快速地给妹妹的小嘴开苞肏进去!我暗示自己不

要着急,保持对鸡巴头子的刺激我不断揉捏着雯雯的奶子,右手已经把奶子揉成

了肉饼,搓揉得像块橡皮泥。

【雯雯,闭上眼睛,仔细闻,听我的指令,告诉哥哥是什么味道!】话落我

将鸡巴头子对准雯雯的鼻孔凑过去这个角度我正好双腿岔开,中间趴着雯雯,饱

满的乳房下紧紧地挨在一起,垂在胸前,一道明晃晃淫荡的缝隙呈现在我面前,

樱头小嘴有些微张,紧张的稍微有些发抖。能够感觉得到雯雯的整个感官系统全

部都集中到了鼻尖!雯雯对着龟头有意识的深深地吸了一口,就如同被闷在屋里

一个星期被放出来的人,急切渴望着把新鲜的气息充满血液,让空气的力量让精

神振奋百倍!雯雯好像爱上了这味道,不自觉的又吸了一口,一口,又一口,贪

婪的样子好像瘾君子一般对肉棒不松鼻子~ 敏感的龟头敏感而又兴奋,似乎都能

感觉到一股气流环绕龟头,都好似被吸过去一样!我轻轻地用手我住鸡巴棒子,

轻轻点了点雯雯的鼻头一下,雯雯便停止了。等待着我的下一步命令!我问道【

是什么味道?说出来,哥听听!】

【有点骚,有点腥,闻多了有点臭~ 】我一听,乐坏了!心说了:不骚不臭,

能叫鸡巴?那可是撒尿的家伙!雯雯这么一说我不免有些担心了,毕竟这是她第

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男人的阴茎,本来让女人舔鸡巴这种事,并不是每个女人乐

意接受的,原本女人的嘴也不是用来放鸡巴的,雯雯是不是有些抵触呢?我不无

担心地试探着问雯雯【是不是有点儿难闻?能继续吗?】这句话说了我都不信,

都到了这个份上,不继续能怎么着!?穿衣服各走各的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我去

~

雯雯白皙的玉颈微微颤动,不停地吞咽口水,似乎有些哽咽,也有些由于,

【我……我……】,此刻我真的开始担心是不是她很难接受给我口交!我继续装

作关心地询问【雯雯,没事,不行没关系,我知道这对你可能有些难!哥哥不会

勉强你,做不愿意的事!来吧,我们换其他的方式……】就在我假意关心之时,

突然感觉到龟头一阵酥爽,我的天,雯雯竟然直接将我的鸡巴吞到了她的小嘴里,

快速地前后吸吮起来,没有技巧,没有爱抚,直愣愣的吞了进去!虽然口交对我

来说不是第一次,但这种无防备的突然口交,没技巧的口交,却也能给我带来不

俗的感觉,令我兴奋得不行。爽酥了下身的我有些哽咽【雯雯……雯雯……你这

是突然袭击啊!哪有这样的,哥哥还没交给你要点……你这个坏学生啊,万一咬

到哥哥怎么办!】

雯雯吐出肉棒,扮个鬼脸斜着眼【我刚才想说:其实我喜欢这味儿!】,后

面的声音更是细微得几乎听不到了【还有那种骚味儿!我喜欢~ 】我天这个骚娘

们儿啊,我没听错吧!她竟然说她喜欢!还喜欢这骚味儿!上天难道是为了感谢

我体恤秀芳的寡妇之苦,特地派下来一个骚妹子答谢我么!他妈的!我服了!继

续调教!底子好!有前途!

【雯雯,你不是故意这么讨好哥哥吧?】我有点儿担心地说,雯雯有些坏坏

地说【其实闻起来味道确实呛鼻子,但是吃到嘴里感觉挺滑的,就好像在舔冰棍

一样的,只不过……只不过是热热、硬硬的!】,我轻轻用手搭在雯雯的下巴上,

稍稍用力抬起了雯雯的小机灵脑袋瓜,凑近了她此刻湿润亮晶晶沾满我自己鸡巴

汁液+ 雯雯唾液的混合体,我情不自禁地要吻她!雯雯试图阻止我说【不,别,

哥哥,人家小嘴里有鸡鸡的……】没等她说完,我俩就像是被磁铁吸住一样,两

人双唇紧贴,我深深地伸出舌头缠绕着雯雯较小的舌尖,几乎都快要窒息般互相

交换着唾液,不断挑逗她的口腔敏感部位,我用实际行动报答着雯雯,雯雯也享

受般紧闭双眸,享受着我的口舌服务!

善解人意的雯雯知道我的鸡巴还在等着她,她低下头蹲坐在我的胯间,先是

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慢把眼神聚焦到了我的胯间怒挺着的大鸡巴棍子,像是妈妈

哄孩子般说【坏弟弟,臭弟弟,骚弟弟,瞧瞧你浑身脏兮兮的!哼!】,雯雯偷

偷喵我一眼,好像恐怕被我看到似地,接着又说【哼哼,不讲卫生可不行,今天

姐姐就要好好给你洗个澡,看你还敢这么脏不!】说完了扮鬼脸朝我努下嘴!由

于涨怒的大鸡巴棍子对于雯雯的小嘴实在过于粗壮了,这次雯雯并没有像刚才那

么着急,雯雯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一次张开了小嘴,先将龟头含了进去1/3

,顺着龟头一点一点儿往里送。一深一浅的慢慢让自己的口腔适应,然后再逐渐往

里面送,我怕雯雯不适应没敢主动抽送,她又一次的深深滴将鸡巴没入了口中!

就好像刚刚练武术的小孩,刚才是舞刀弄枪容易伤到自己,慢慢地就知道拿捏尺

寸!雯雯果然在男女性爱上天分国人,其实我并不是经验丰富的性学大师,我并

没有教她丝毫,她这次竟然懂得由浅入深,由外而内,由上自下地,全方位地伺

候起她心爱的「臭弟弟」来了!她先是将整个棒身添得唾液横流,整个大鸡巴就

好像沾满了胶水一样黏糊糊,亮晶晶,由于唾液实在太多,粘在鸡巴上的汁液不

满有些就掉落在床单上,粘稠的汁液顺着大鸡巴横向稀稀拉拉向下流到床单上,

然后吐出来像模像样地上下左右看了看肉棒,自言自语到【嗯,这算是吐浴液了!

】看都不看我一眼,逗得我只想乐,但是我忍住了只是微微动了动嘴角~ ,接着

雯雯又将我的鸡巴头子含到口中,不停地吸吮,把鸡巴上的唾液舔进嘴里又吐出

来,吐到肉棒上,雯雯对待这个「臭弟弟」真是细致入微,无微不至!

被她这么一弄,我也逐渐兴奋起来,我知道她的口腔已经适应了我的鸡巴,

我逐渐主动地抽插起来,我跟雯雯说【乖,你别动,哥想自己洗,让哥肏你嘴,

让哥插你!】,雯雯由于嘴里含着肉棍,只是含着肉棒眯起眼睛笑了笑代表同意!

雯雯的口腔紧紧的裹住了我的肉棒,没有空隙,于是我单手压住她的头,没有太

用力,先主动上下肏了几下,我见她没有排斥,我就慢慢加快了速度,像肏屄一

样,挺着大鸡吧棒子往里她嘴里捅,她温热的口腔里,简直比真正的肉屄还要舒

服,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加上口腔里的粘液和口水很多,鸡巴有节奏地抽插起

来,传出了淫荡的抽插声【噗嗞,噗嗞,咕咕,咕咕……】,这周抽插约莫进行

了10分钟,我的鸡巴头子开始发痒,酥麻感遍布龟头,我感觉要射了,我看到雯

雯已经满眼泪光,我知道她一直难受忍着,我给了她一个眼神,他明白我要射了。

于是她闭上眼睛,摸摸地等待着她第一次的吞咽,也是摸摸地期盼着完成口交的

最后时刻!完全的任由我双手按住她的脑袋,进行最后的冲刺,终于我鸡巴头子

一涨【咕噜,咕噜,咕噜】我都感觉得到随着射精带来的鸡巴膨胀,再一次在本

已经没有缝隙的口腔里再次膨胀,我死死地按抓她的脑袋,几乎都查到喉管了,

射了足有近1 分钟,整整一管子的精液一股脑全部排到了雯雯的胃里!

接下来的场面让我意想不到,雯雯再也忍不住了,用力推开了我,吐出了肉

棒,剧烈的干呕起来,她吐了,全都吐了,连大前年饭都吐出来了,当然也包括

刚才我的子孙浆~ 我不怪她!我见状赶紧下床帮她拍拍后背,让她舒服的都吐出

来,我知道她忍了好久了!直到没啥可吐得了,她才缓过劲来,我望着她嘴角还

挂着的精液和胃液和淫液,我心疼坏了,我顿时后悔极了,不管她身上的污物,

我紧紧抱住了妹妹,亲了起来,我说道【哥,只顾自己舒服了,难为你了!哥错

【好文】【贤惠姑妈变骚妻】(11)!】我佯装要打自己的下身,妹妹看到了赶紧抓住我的手臂,说道【雯雯乐意,

雯雯乐意!只要是哥哥让雯雯做的,我都乐意!哥哥别自责!】说话中眼眶里还

带着泪光,哎……男人真残忍!我赶紧抱起妹妹,来到了浴室,帮她擦干净了嘴

角,帮她擦洗身体上的污物,我回到了房间清理床单和地面。

听着浴室中稀稀拉拉的水声,我仿佛是在梦境,才上高中的我不仅把姑姑给

上了,就连妹妹也被我玩了,我是不是太幸运了呢!难道是天降降大任于我吗?

先来酬劳我一番?望了望胯下软塌塌鸡巴,刚才的雄风不再,现在已经蔫了吧唧

的耷拉在胯间,随着那积存许久的一泡精液喷射而出,身体就像掏空了似地,就

好像泄了气的皮球,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不自然地胡思乱想起来~

我现在有了2 个女人,都是我的亲人,这不可思议的事情怎么会砸在我头上

呢?难道我魅力超群,还是我本质无耻?想想刚才的场景,我自然不会放弃现在

的一切。但是我该如何处理我和她们之间关系呢?都说一个女人一台戏,这2 个

女人碰到一起,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吱,吱、咔、咔】,正当我胡思乱想之时,类似防盗门插进锁眼转动的声

音尖锐得打乱了我的思绪……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