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另类文学

【好文】【流氓养成记】(第三部分) 下春药,谜奸副班长;搞SM,蹂躏女警医花

2022-08-08 来源:

【流氓养成记】(第三部分) 下春药,谜奸副班长;搞SM,蹂躏女警医花

7、谜奸副班长谷少苗

谷少苗说不上什么大美女,但是觉得是有气质的那种,有点自来卷的及肩短

发,高鼻梁,大眼睛,薄嘴唇,下巴微尖,说话的时候永远的不快不慢。

老六自然不会来,考试结束当天就买了回湖南的火车票,老三说寒假要在这

里打工,四川人或者是老三的老家喜欢把女朋友叫做表妹,老三的表妹自然也是

个四川妹子,个头不高,不过皮肤确实不错;老大的女朋友是抚顺的,叫方淼,

高高瘦瘦的,比较文静内向,不过据老大自己说,也是一个闷骚型,正在调教中;

老四的女朋友是个学姐,自然是倒追的老四,两人都大连的,据说还是一个高中

的,这学姐在高中时候就垂涎老四的,自然是早把老四主动给睡了。

饭菜实在是没几个人会做,于是杨威就在楼下买了点麻辣烫、花生米、烧鸡、

烤鸭等等吧,又弄了三箱啤酒和一瓶白酒,于是大家就开始喝了。

四个女人除了谷少苗大家都比较放得开,谷少苗向来是比较冷静的,一般班

级的事情都是这女人管,至于杨威,什么事情都是能偷懒就偷懒。

大家玩了点小游戏,比较有有意思的是大家玩咬纸片的游戏,别人倒是好,

野猪居然没一个女士愿意挨着她,最后只好杨威和老三挨着他,大家玩了一会便

又玩敲七,结果每次到野猪都是必喝,最后干脆他大叫不玩才罢休。

「孟忠秀挺能喝的啊。」谷少苗笑道,然后呷了一口酒,谷少苗喝了至少有

四瓶了,但是却只是面庞微红。

「我去下卫生间。」谷少苗说道。

这时候野猪悄悄的挪了过来,然后龌蹉的看看杨威,便送到杨威手中一个小

小的东西,杨威低头看看,是一枚小小的淡蓝色药品。

「这什么?」

「当然是春药了,你以为是伟哥啊,不过也叫女伟哥,我看了,副班长鼻子

笔直高挑,特别是鼻根很高,这种人很有自己注意的,我看你今天晚上也很难得

手了。」

杨威看了看手中的药片,本来想扔掉,最后还是把药片放进了谷少苗的杯子,

药片进出酒杯发此丝丝的响声,然偶慢慢溶解。

「不会有毒吧,野猪这伙向来不靠谱的。」杨威自己嘀咕着,开始考虑是不

是给谷少苗喝。

可是这时候,一只色如白葱的小手的直接拿过了酒杯,然后一饮而尽:「你

在这发什么呆呢,是不是又想什么歪注意,甭想,除非我们结婚。」

「那我们明天就领证吧,现在大学生也让结婚了。」杨威说道。

「毕业再说。」谷少苗继续喝酒,让杨威深度怀疑这春药是假的。

老大身边方淼早已经是不胜酒力,最后和老大进了一个房间,然后是老四闵

剑和他的学姐,再然后是老三。

野猪自己顾自己的看三级片了,是舒淇拍的玉蒲团2:玉女心经谷少苗终于

开始觉得全身燥热了,再听到三间卧室里的隐约春音,自然更是浴火难平了。

杨威自然看在眼中,便把她搂在怀中,轻轻揉捏着对方的乳房,谷少苗赶紧

推开,毕竟那边野猪还在对着三级片独饮。

杨威嘿嘿一笑,抱着谷少苗直接进了厨房,然后直接反锁厨房门,这厨房很

大,这时候的谷少苗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了,哪还有平时的那般矜持,在杨威稍微

挑逗之后,便开始抢着脱去杨威的裤子。

杨威自然没遇到这种情况,更没有可能和吃过春药的女人做爱,很快谷少苗

便把自己和杨威的衣服脱得精光,然后把杨威扑倒在地。

谷少苗身材苗条,双腿笔直修长,屁股比较翘,双乳小巧精致,弹性十足,

挺拔尖挺,和李子香完全是两种美。

两人都是饥渴难耐,杨威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一条水蛇一样的胴体就纠缠在

自己,然后谷少苗的香唇便笨拙的印在了杨威的厚唇上,杨威刚想有所反应,这

女人的舌头便伸入口中。

然后是带着啧啧声的香吻。

这春药果然厉害,不知道这野猪从哪弄来的,到了现在,哪里还有时间考虑

这个,谷少苗已经成了只索性欲的发情小猫,地砖很凉,但是两人浴火焚身,哪

管那些。

杨威开始把玩谷少苗的双乳,虽然这对乳房他玩过几次,但是现在不一样,

谷少苗浑身白里透红,被杨威这么一揉捏双乳,更是难受至极。

杨威干脆直接把她按在地上,分开她的双腿,谷少苗的阴毛并不是很重,但

是却很有规则的弯曲的聚集在一起,成为那么一小撮,双腿被分开,露出了中间

神秘的小穴,杨威把大鸡吧顶在了上边。

阴唇【好文】【流氓养成记】(第三部分) 下春药,谜奸副班长;搞SM,蹂躏女警医花不大,粉红色,杨威自然知道对方是处女,红红的龟头顶在了蜜穴之上,

谷少苗用哀怨的眼神看他,显然是催出他快插,屁股一挺,谷少苗只是眉毛一皱,

嘴巴微微张开,双眼迷离,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杨威因为和李子香做过几次,所

以也算是轻车熟路了,便是一顿猛插。

娇吟连连,口吐莲香。

白色的粘液和着红色的处女红,谷少苗嘤嘤淫吟,因为春药的原因,谷少苗

已经高潮了三次,最后杨威一腔稠液,射进了谷少苗的身体。

但是谷少苗显然是意犹未尽,接着发出轻轻的呻吟,亲吻着杨威,最后甚至

开始去帮助杨威口交,杨威还真敢想过谷少苗会为自己口交,于是两人便又来一

次。

这次之后谷少苗显然是累了,居然就那么沉沉睡了,杨威赶紧胡乱的穿上衣

服,然后出去给谷少苗拿了被子,并帮谷少苗穿上衣服,这时候老大已经完事,

见到谷少苗睡了,便带着方淼回家了。

杨威把谷少苗送回房间,谷少苗睡得如同一个小猫【好文】【流氓养成记】(第三部分) 下春药,谜奸副班长;搞SM,蹂躏女警医花,杨威试着用从厨房拿来

的黄瓜,脱掉了谷少苗的裤子,看着那个被自己插的有点发红的小穴,把黄瓜了

插了进去,这小妮子居然有了反应,杨威感觉无比刺激,于是一边挑逗抚摸谷少

苗的阴部周围,一边抽插黄瓜。

谷少苗双腿分开,好方便黄瓜顺利的插进去,同时发有规则的淫叫,自己开

始用自己双手揉捏自己的乳房,抚摸自己的身体,这春药果然是厉害,让烈女变

荡妇了。

很快谷少苗再次内射,这次是真的累了,沉沉的睡去,杨威帮助她简单清晰

干净下身,穿上衣裤,内心难平,便又和野猪扯了了会淡,才回屋睡了。

第二日,谷少苗先醒了过来,回忆了一会,但是一切实在变得模糊,只能回

忆起来片段。

「你醒了?」杨威说道。

「啪!」一声响亮的嘴巴:「你真让我恶心。」

然后谷少苗再什么也没说,直接离开了,这一个假期也没有接杨威电话,回

复杨威短信。

8、天上人间

寒假开始,杨威并没有急着回家,因为老爸老妈去三亚了,每年冬天家里人

都会去三亚的房子住几天,鸡西甚至黑龙江确实有很多人去那里买房子,杨威却

不是很喜欢那,太热,他还是喜欢冰天雪地的冬天。

老三本来打算在沈阳,但是他哥在武汉那边接了个活,让他过去帮忙,于是

老三第四天送完他的表妹,便去了武汉。

而野猪却意外的决定留下,他要再打马主任一次,杨威自然赞成,老大和老

四也要参与,最后还是被他俩拒绝了。

两个这次埋伏的地方当然还是马主任那个老房子,自然还是要偷窥一下,这

次马主任和政经老师居然玩起了捆绑,那个政经老师被捆绑在床上,然后两人才

做爱,效果果然是不错,把野猪又看的射了一次。

而那马主任还是不长记性,和上次一样,送走了政经老师准备去洗浴洗澡,

挨打了也是和上次一样,只是这次被野猪打断了腿。

第三天的时候,野猪正拉着杨威在一个麻将室打麻将,电话响了,野猪出去

接了电话,然后叫了杨威。

「那个马主任的表弟给我打电话了,约我们去太原街的五哥酒吧边上的游戏

厅见面。」

「去个鸡巴,被埋伏了怎么办?」

「是我哥让我去的,刚才我哥也来电话了,说没事,这个马主任弟弟还有事

情要求我哥呢,让我和马主任把事情了了,别再弄他了,他表弟只是来讲和赔罪

的,说不定还要请我们吃顿饭呢。」

「靠,看你个龌蹉样,你就差这么这顿饭,我昨天不是请你去吃海鲜了吗。」

「也对哈,吃顿饭,没什么意思,要不让他们帮我们找小姐赔罪吧,嘿嘿。」

「你他妈的能不能有点下限。」

「下限是个毛线,顶饭吃啊,约的明天中午,就这么定了,一起去。」

五哥酒吧不算是很大,主要是一些大学生或者年轻群体去玩,消费不高,在

大学里还是比较有名的,杨威倒是去过一次,觉得没什么,比一些高档酒吧还差

太多。

边上的游戏厅,他也去过几次,扑克机他在初中时候玩过,还算会玩,至于

那里边的奔驰宝马机,感觉和原来的唱歌机很像,不过没什么可玩的,毕竟这东

西是可以调赔率的,总玩必输无疑。

和想象的反差很大,迎接他们的人,也就是那个马主任的表弟居然是一个带

眼镜的,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的,这男的浑号叫十道街毕哥,也有人叫他眼镜蛇,

在太原街和铁西一片是很牛的人物了,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男人。

「谢谢两位兄弟赏脸哈,怎么样,玩两把吧,来给这两位老板每人上100

00分。」

于是过来个女孩子,在一个狮子熊猫的机器上给他俩每人上了10000分,

10000分就是1000元。

「可以直接下分吗?」杨威笑道。

「可以。」眼镜男笑道,游戏厅里的人很多,这狮子熊猫的机器显然是刚刚

弄来的,玩的人还真不少,但是押的注码都不大,眼镜男发话了,很快有人让出

两个位置来。

杨威看看,单注最多押300分,就是30元,如果押狮子,最高中的是4

7倍,就是1410元,他一般喜欢押前六门,就是狮子三个,熊猫三个,全满,

这个和奔驰宝马一样,前六门都是大倍数。

野猪自然也是和他押的一样,一把押180元的注,这么大的注还真很少见,

边上的几个小青年见了也过来围观。

野猪一直叫着「大三元,大三元。」大三元就是三个狮子同时中,除了什么

开火车开到几个最大的上边,这算是最大了,当然基本不会中的。

杨威觉着这位眼镜让自己来玩,不会出最大的什么大三元的,六六大顺的,

但是应该给自己吐点分的。

果然,没几圈,两人都中了一个47倍狮子,和25倍熊猫,去掉没中的几

把,都两万多分了,杨威下了分,还了一万分,只留了一千元,野猪自然没什么

下限,直接把所有分都退了,留了两千四百多,直接揣兜里了。

见两个人不玩了,眼镜男便请两个人上了三楼,这是一个很大的办公室。

「孟忠秀是吧,我叫毕晓春,你哥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喝酒,我

表哥的事情全是误会,这次他腿骨折了,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有空大家一起喝喝

酒,就是朋友了。」

杨威没说话,他还真没想到野猪哥哥力度这么大,人白打了,对方居然低下

头道歉,野猪贱笑一下:「喝酒就算了,我倒是喜欢那个政经老师,嘿嘿,玩玩

也不错。」

毕晓春显然知道政经老师是谁,居然没发火,也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野猪一下被这家伙的反应弄的很蒙逼,见对方不说话:「算了,算了,要不

你请我俩找小姐吧,哈哈,我这哥们还没找过小姐呢。」

这次轮到眼镜男蒙逼了,一般这种和解的事都是道歉喝茶摆桌子什么的,哪

里有找小姐的,不过这哥们最后还是答应了,说一会吃个饭,就带他们去玩点刺

激的,野猪自然高兴的嗷嗷直叫,眼镜男身边的小弟都笑出声了,杨威恨不得找

个地缝钻进去。

下午的时候杨威玩了会97,野猪还想玩狮子熊猫,眼镜也让人给上了分,

结果都输了。

晚上眼镜男继续请两人吃饭,快七点的时候,眼镜男开车带两人到了西塔的

一个酒吧,这酒吧显然比五哥酒吧不知道高出几个档次,是一个会员制酒吧。

酒吧的大厅人不多,而且多是服务人员,全是俊男美女,看着这些质量奇高

的美女,野猪便开始流口水了。

「我擦,眼镜兄,我以后准备跟你混了,哈哈,那边调酒的不错,咦,那边

那个穿红色旗袍,头上带簪子的也不错哦。」野猪眼睛开始不够用,开始流口水

了。

眼镜男递给边上服务生一张金色的卡片:「孟兄弟,这只是客厅,没什么服

务的,只能喝喝酒,我们进里边说话。」

于是毕晓春开始带两人往里走,这酒吧确实不大,但是装修却是很奢侈,毕

晓春左转右转,居然进了一个暗门。

「我说,这家伙不会暗算我们吧。」野猪说道。

「至少暂时不会,暗算你根本用不着这么复杂。」杨威直接说道。

暗门过去不久,便是又一个建筑内了,是一栋住在改的,迎上来的是一个衣

装暴露的少妇:「呦,这不是毕哥嘛,你可是稀客,我叫老板去。」

「不用了,我就是来带两个朋友玩的,我已经约了你们强总一会去喝酒了,

帮我找两个年龄小的,漂亮的,玩点刺激的。」

「好的,你就放心吧毕哥,跟我来两个帅哥。」

「好了,两位兄弟就和米小姐进去吧,我就不陪二位了,两位想怎么玩就怎

么玩,全挂我账上。」

「谢了。」杨威说道,而野猪已经跟着那个姓米的少妇进去了,眼镜男摆摆

手便离开了,杨威也跟了进去,进去的杨威也一下子变傻了,一个至少80平米

的大厅,坐满了衣装暴露的女人,年龄从十六七到三十左右不等,但是个个长得

都是如花似玉,野猪就如同猪八戒进了女儿国,流着口水开始这摸摸那摸摸了。

李姓少妇走到杨威身前:「怎么样,这些女孩不错吧,不过这都不是高档的,

既然是孟哥发话了,我就给两位找两个精品吧,两位跟我来。」

说着便带着两人进了一个客房,这居然是个套间,有客厅,有卧室,最重要

的是这房间里边居然摆满了各种绳索,皮鞭,狼牙棒,五花八门的假阳具,口球

头套之类的。

李姓少妇打了个电话,很快便进来两个女孩,一个穿着警服、一个穿着护士

装。

两个女孩见到杨威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见到野猪的时候都愣住了,显然是

没想到这次客人会这么丑。

「你们两个愣什么呢,快自我介绍,然后服侍两位主人。」

两个女孩一听,赶紧跪着走到到了两人身前:「主人好,我是101号,马

敏,警校03级学生,请主人调教奴家。」穿警服的女孩说道,这女孩齐耳短发,

单眼皮,看清了比较清秀。

「我是305号,刘洋,医学院02级学生,请主人调教奴家。」穿护士服

装的女孩说道,这女孩也是齐耳短发,嘴唇很薄,大眼睛,倒是让杨威想起了谷

少苗,只是她确实没谷少苗身材高挑。

「两位选吧,这两位可是刚来我们会所的,两位还不知道吧,我们这里可是

北京天上人间同一个老板开的私人会所,很多地方可是比天上人间还好的。」

「我要警察妹妹。」野猪叫道。

「那我就选刘洋同学吧。」杨威说道。

「好了,边上的房间也是给你们开的,两位玩的开心,记住,我们的两个小

贱人可是喜欢暴力男哦,暴力!」米姓少妇说完便离开了。

刘洋带着杨威进了隔壁房间,房间里的布置和野猪的房间一样,杨威进了卧

室看看,卧室里边有个铁架子,显然是用来绑人的,连床的四角都带着皮环,S

M杨威自然在A片里见过,不过实物还是第一次见到。

「主人,我们开始吧,快强暴奴家吧,奴家就喜欢主人打我了。」刘洋变得

小鸟依人一眼靠在杨威怀中,小手则是隔着裤子抚摸他的阳具。

杨威想去亲这小丫头,却被刘洋用小手挡住了他的嘴唇:「奴家喜欢暴力的,

衣服要撕开的,亲奴家的时候,奴家喜欢被绑起来的。」

杨威哪里还不明白,这就是让他玩刺激呗,玩刺激谁不会,不能让这小丫头

看不起自己。

「跪下!」杨威冷笑道。

小丫头真的跪下了,杨威脱了裤子。

「帮小爷吹箫。」刘洋果然是听话,便把杨威的鸡巴含在口中,用力呍吸着,

并发出啵啵的声响。

杨威深吸了一口气,这种调调果然过瘾,有钱人是会玩,这种SM服务可不

是一般人能消费的,据说一次服务最少上万,像这小娘们这标准的,如果真是学

生,一次可能会三到五万的服务费,甚至更高,而且她们都会被上高额保险,毕

竟这种服务很危险,被玩死都是有可能的。

杨威自然不会把人家往死里玩,但是怎么也要火爆一下啊,于是他拿起边上

桌子上的一瓶红酒,一口气喝了三分之一,然后把红酒倒到了跪在地上给自己口

交的刘洋身上。

刘洋的白色护士装,因为被红酒淋湿,便紧紧贴在身上,曼妙的身材被一览

无余,她穿了淡粉色的胸罩,淡粉色的内裤,一双小瓢鞋,杨威抓住她的衣领,

一把把她拎了起来,按在了墙上。

显然刘洋被杨威的这举动也吓了一大跳:「主人,你……你想……想要奴家

嘛。快……快来吧,撕开我的衣服。」果然只是训练的对话,这小丫头害怕了。

「撕啦!」杨威撕开她的护士上衣,然后撕开她的胸衣,开始用力揉捏她的

乳房,很用力的那种,刘洋一对小巧的乳房已经被揉捏的变了形。

「疼,疼,主人,别,疼!」刘洋确实是医学院的学生,她到这工作是因为

她欠了钱,后来别人就推荐她来这,她开始做了半个月普通接客服务,后来听人

家说SM挣钱快,于是便接受训练,这个杨威是她的第一个客人。

杨威从边上拿来一副手铐,然后把左手拷在了床上,撕开了她的护士裙。

「主人,要强暴我吗?快,快些,奴家,奴家受不了了。」刘洋哭着说道,

她确实害怕了。

「你台词说错了。」杨威从床边拿来一个SM用的马尾皮鞭说道。

「嗯嗯。」

「啪!」杨威一鞭子打在了刘洋雪白的肚皮上。

「啊!」刘洋尖叫起来,肚皮上通红一片,这中皮鞭装入马尾,用力打了也

不会受重伤,但是会很痛。

「说的再贱一点。」杨威说道,然后又是一鞭子,打在了她的胯部。

「啊!主人,主人快插我。」

「啪~~」

「啊,逼被打烂了啊,用力主人。」

「啊!!皮鞭好疼啊,主人,啊~~打死小贱人了啊,啊~~打打屁股好吗?

主人快打小贱人屁股。」刘洋被打了几鞭子后,居然慢慢的不紧张了,翘起了小

屁股让杨威打,毕竟屁股还是比前边耐打的。

杨威打了几下,又开了一瓶红酒,自己喝了三分之一,刘洋又喝了三分之一。

杨威把刘洋绑在了安乐椅上,两腿分开,那粉红裤小裤衩质量确实不怎么好,

几下就被鞭子打破了,露出了里边雪白的屁股,隐约可见黑黑的阴毛,还有红色

的阴户,杨威撕去裤衩。

刘洋的小穴还没变黑,杨威直接插了进去,逍遥椅被晃的咯咯直响,刘洋却

不能动,只能叫着,被人家用力插着,她的双手和双脚被绑的地方已经因为活动

剧烈变得通红,这种做爱其实和强暴确实很像,没有太高的快感。

杨威却快感十足,一个小护士,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如此被自己作

践,还绑在椅子上操,自然是爽了。

「你多大。」

杨威把手指伸进对方的小嘴里了,搅动对方的舌头。

「21」刘洋含糊的说道。

「一会我射你嘴里好吗?」

「嗯,精液美容的,我一定要都吃下去。」

杨威在射了,刘洋帮他把鸡巴舔干净,然后帮对方口交,又一次射进了她的

嘴里,这时候两人能听到隔壁马敏的尖叫,显然是正在被野猪折磨。

杨威正准备来第三发,居然有人敲门,杨威看看门孔,不是野猪是谁,后边

牵着的正是那个马敏。

杨威开了门,野猪直接把马敏牵了进来,马敏可是比刘洋惨多了,带了口球,

身上的警服被撕的一条条的,雪白的肌肤上更是青一块红一块,脖子上套这狗链

子,正被野猪牵着,下身穿了一个奇怪的丁字裤,说道奇怪是丁字裤上边有个假

阳具,正插进马敏的小穴,在吱吱的震动着呢,马力很大,马敏的小腹都在跟着

颤抖。

更厉害的是肛门里边还插着跟马尾巴,马尾的一头是阳具,可以插进女性的

会阴或者肛门,当让多数是插进肛门的。

「你这玩的不行,嘿嘿,来来,我俩一起玩。」说着把狗链子给了杨威,然

后开始研究刘洋了。

杨威拿下马敏的口球,直接让她给自己口交了,因为阴道里和肛门里边都有

东西在颤动的原因,马敏小屁股还在不停扭动着。

很快杨威的阳具又硬了,她便拔去对方的假阳具。

「操我吧,主人。」马敏娇声说道。

「趴桌子上」杨威说着,把她按着拍在桌子上,马敏的逼比刘洋的更小巧一

点,也粉嫩了许多,杨威直接插了进去,那马尾巴还在,也就是插进肛门的假阳

具还在动。

杨威把鸡巴插了进去。

「那个马尾巴,一拉里边会放电的,很爽的。」

「啊!」那边被野猪插的刘洋,因为野猪抓她的奶子太用力,而发出惨叫。

「滋滋滋!」杨威一拉马尾巴,果然发出电火花。

「啊……啊……啊……」马敏尖叫着,这假阳具发电电压并不太强,但是直

肠里边肯定很脆弱,一电之下,连杨威都觉得阳具发麻,更别说马敏了。

不过这种感觉确实很爽。

「啪」杨威又拿起鞭子打了马敏一股一下。

「用力,用力!」杨威叫着,拍打着那翘起的小屁股,猛力的往她的小穴里

插着,还要偶尔拉一下那个马尾巴。马敏的小嘴里发出痛苦而快感的声响,嘴角

也不住的流下口水来,显然是电击的副作用。

她双手紧紧抓着桌子边缘,这种酷刑她已经不知道挨了第一次了,每次都要

休息半个月的,这活她一个月就接一次,记得上次被人倒挂着电击来着,不过每

次能拿五万元的钱,也是值得的。

「啊……」杨威还是射了,然后和刘洋一样,虽然马敏受了很多罪,她还是

帮着杨威舔干净了鸡巴,把精液都吞了下去。

那边野猪还在蹂躏起刘洋来,刘洋如同一只雪白的小绵羊,被绑在了架子上,

野猪倒是真像一个黑漆巴拉的野猪,在强暴那只小绵羊,而且还要不停按着一个

开关。

铁架子的居然也可以放电,没次小刘洋都会出绵羊一样的尖叫,而野猪就是

同款的嚎叫了。

野猪完毕后,又把两人绑上,用假阳具插两人,比两人谁叫的比较浪,谁先

高潮。

两人如此荒唐的玩耍着,什么死人鸳鸯浴,一女二男3P,二女一男3P,

二女儿男4P,甚至用微型电棍电击人家的阴部和乳头,往阴道里灌跳跳糖等等,

总之,一夜也没有消停。

两人快天亮了才放两个被玩的疲惫不堪的女孩回去,两人没有住在那里,而

是直接回去了天龙苑的住处,倒头就睡,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