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好文】【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29章

2022-08-11 来源:

【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29章

一二九

龙坤捏着堪弘惨白的脸扭向自己,得意地哼了一声嘲弄道:「堪弘警官,怎

么怂了?这还没开始呢!你不是来找女主角的吗?枫奴就在你面前,你还没好好

看看她呢!」

说着他松开了手,朝地上努努嘴淫笑道:「来,让堪弘警官好好看看枫奴!

人家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架着堪弘的两个大汉应了一声,猛地向前一推、再向下一按。扑通一声,被

绳捆索绑动弹不得的堪弘就被强按着跪在了赤身裸体的蔓枫的面前。

呼哧呼哧急促的喘息声就在他的耳边响着,还有一种噗嗤噗嗤的怪异的水声

也时时冲击着他的耳膜。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跟前这个庞大沉重的赤条条的身躯上

下起伏带起的风声,但他不敢抬头、不敢睁眼。那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也是他众

多男同事心中不容亵渎的梦中情人。从前他们就不敢和她正眼接触,现在他就更

加不敢正视近在咫尺的残酷的现实。

一只大手抓住了堪弘的头发,把他的脸提了起来。龙坤那嘲弄的声音在他耳

边响了起来:「堪弘警官,你闭着眼干什么?干警察的都这么没胆吗?连个光屁

股女人都不敢看?你一掷千金不就是为了看这个景吗?等龙爷哪天高兴,就让枫

奴按你的剧本演上几出给你看,也让我们大伙跟着开开眼。」

四周立刻响起一片讪笑。抓着堪弘头发的大手狠狠地揪了两下,他疼的呲牙

咧嘴。紧接着,啪啪两巴掌重重地扇在了他的脸上。他被扇的头晕脑胀,迷迷瞪

瞪地睁开了眼。可眼前的情景立刻让他心如刀绞,心脏砰砰地急跳了起来。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两条白皙肥嫩的女人大腿,两条大腿大大地岔开着,大

腿尽头的一切都无遮无掩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堪弘的心差点跳出嗓子眼。他下意识地闭了下眼睛,可马上屁股上就重重地

挨了一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由自主地重新睁大了眼睛,目光中不由自

主地透出一丝贪婪,如饥似渴地看着眼前这满园春色。

蔓枫虽然到WY警局时间不长,但她出身显贵、花容月貌、学识能力也是出

类拔萃,所以警局的男同事们虽然对她免不了想入非非,但没有一个人敢在她面

前放肆,甚至很少有人敢正眼和她对视。

而现在,他居然就在不到一拳的距离上眼睁睁地看着她光溜溜毫无遮掩的下

身,还是大大敞开的,满园春色一览无遗。他看到了两条白嫩的大腿尽头那黑黝

黝的芳草地,虽然一片泥泞、粘湿成一条一缕的,但仍不由得让人热血沸腾。他

看到了凌乱粘湿的草丛中间冒出头的两片紫褐色的肉唇,上面还拉着暧昧的黏丝。

忽然他愣住了,他赫然发现,这两条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的大腿中间居然夹

着一个怪异丑陋的黑黝黝的大东西,看起来有婴儿手臂粗细,表面疙里疙瘩,随

着面前这个白花花裸体女人身体的上下起伏时隐时现,在她的胯下进进出出,发

出噗嗤噗嗤的暧昧声响。

他心头一紧,忍不住定睛看去,发现那可怕的大家伙是固定在钢板上的。蔓

枫赤条条的身体每次向下一沉,它就几乎完全隐没在她张开的胯下,随着噗嗤一

声响,钢板上就会增加一片丝丝缕缕的黏液。刚才听到的怪异的水声原来就来自

这里。

天啊!堪弘的心像被一只巨大的手紧紧攥住了,攥的他喘不过气来。他猛然

意识到,赤身裸体的蔓枫是挺着大肚子坐在一条假阳具上。她的身体每一次的起

伏都是在用自己的力量让那可怕的大家伙无情地奸辱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对一个女人如此残忍!残忍地搞大了她的肚子还要用

这样惨无人道的办法让她自己羞辱自己。

「不行啊……停下来……求你们让她停下来……太惨啦……求求你们了…

…」堪弘忍不住转向龙坤,声嘶力竭地叫喊了起来。

「怎么,这你就受不了了?你那剧本里那么多的精彩情节可比这要刺激多了

哦!再说,这也是枫奴哭着喊着自己要的啊!不信你看看!」

龙坤说着招了招手。立刻冲上了两个精壮的汉子,一边一个把手插进蔓枫的

腋下,把她笨重的身子提了起来。

蔓枫呜呜地闷哼着,两条大粗腿死死夹住插进自己下身的粗大的假阳具不肯

松开,肥大的屁股还不甘心地来回扭个不停。

两个壮汉吃力地架住蔓枫沉重的裸体,一起朝龙坤看了一眼。龙坤毫不犹豫

地挥了挥手。两个壮汉会意,毫不理会蔓枫的挣扎,把她光溜溜的身体完全提了

起来。那条粗大的假阳具离开了蔓枫的身体,在钢板上来回摇晃扭动着,发出令

人心悸的嗡嗡的声响,疙里疙瘩的表面上挂着丝丝缕缕的黏液。

两个壮汉把蔓枫随意地扔在了堪弘的面前。堪弘惊恐地看到,他心目中的女

神蔓枫对他似乎视而不见,就这样赤条条地躺在他的膝下,双手反剪,挺着硕大

的肚子在地上蹭来蹭去,两条肥白的大腿交错在一起,旁若无人地来回磨蹭,嗓

子里也毫无顾忌地嗯嗯地呻吟不止。

堪弘的心都碎了。蔓枫曾经如何高雅矜持、精明强干,他再清楚不过。现在

落到龙坤的手里才不到一年,居然就被变成了这么一副残花败柳惨不忍睹的模样,

真叫人痛不欲生。

龙坤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拽着他的头发向上一拉,笑眯眯地说:「怎么,

堪弘警官,心疼啦?你看,你心疼你的漂亮女同事,心疼她大着肚子。你叫停,

我们就停下来了。可你看到没有,可爱的枫奴好像很难过呢。要不然,你来帮帮

她?」

「不……不……你们放开我……」龙坤此言一出,堪弘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他清楚,面对赤身裸体的蔓枫,龙坤什么都干的出来。而堪弘作为她的同事,看

她那惨不忍睹的身体一眼都充满了罪恶感,怎么可能助纣为虐呢。

可这个时候哪里还由的了他。龙坤使个眼色,两个壮汉一人抓住蔓枫一只脚

腕,用力向外一拉,蔓枫庞大的身子一翻,就挺着大肚子仰在了堪弘的跟前,两

条大腿几乎被劈开成一字,一道耀眼的白光从天花板上射了下来,照在蔓枫敞开

的胯下,把她身上所有羞于见人的女人器官都照得纤毫毕现、历历在目。

「看清楚,堪弘警官!这可是WY第一警花的小骚屄哦。你们这些男警官大

概在梦里不知道梦到过多少次了吧?这回龙爷让你见见真人,够不够骚啊?」龙

坤一边用力向下按住堪弘的脑袋一边大声地说。

堪弘下意识地想避开,可不知为什么却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一双布满血丝的

眼睛越睁越大,不由自主一眨不眨地盯视着那片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花园禁地。它

属于曾经几乎是每一个ZX男警的梦中情人的WY第一警花啊!

堪弘是结过婚的男人,对女人自然不陌生。但他却从来没有机会没有在如此

接近的距离上亲眼见识过真实的女人生殖器官。刚结婚的时候,他的妻子还是一

个不到十九岁的小家碧玉,腼腆而羞涩。除了新婚后的床第之欢以外,连在他面

前袒露全部身体都非常勉强。

由于工作的关系,他曾经不只一次见到过女人生殖器的图解和照片。出于一

个男人的好奇,他非常渴望近距离亲眼见识一下实物。结婚前,他也曾憧憬着婚

后可以幸福地用自己的嘴唇去亲热地亲吻自己那可爱的小妻子的宝贝。他认为作

为一个丈夫,向自己的妻子提出这样的要求并非过分,况且他觉得这也是床第之

欢的一部分。

可惜他的小妻子对此非常固执,连平常的交欢都一定要关灯,更不要说大大

方方地劈开腿把自己下面的满园春色给他观赏甚至亲吻了。

他为此曾费了很多心机,用各种办法让她慢慢习惯男人的爱抚。渐渐的,房

事她不再坚持关灯了。甚至在半推半就之下允许他把手伸进她的胯下,轻轻地抚

摸她那柔嫩的花瓣。

他已经能够说服自己的妻子在床第之事的过程当中在自己的面前张开大腿,

让自己有机会对那让人想入非非的花园禁地远远地惊鸿一瞥。可就在他以为马上

就可以美梦成真的时候,他那可爱的小妻子却神秘地失踪了。从此他再也没有机

会如此亲密地接触过女人的身体了。

没想到,今天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魔窟里,他竟然在这样一种身不由己的境遇

下如愿以偿了。现在赤身裸体毫无保留大敞下身躺在他面前的竟然是这个出身显

赫、美若天仙、曾经是他心目中的女神、连正眼都不敢多看一眼的美女同事。

堪弘真的管不住自己了,他像着了魔法一样瞪大了布满暗红血丝的眼睛,像

是要把眼前这一切统统都装进自己的眼眶里去一样。

可当他真的看清眼前的景象的时候,心脏却像被人狠狠地扎了一刀,不由得

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他看到的是一副饱经风霜的惨不忍睹的女性生殖器。

在乱糟糟一片粘湿的耻毛下面,一对肥厚的肉唇无精打采地向两侧耷拉着,

肉唇呈紫褐色,边缘渐渐变黑,就像镶了一圈黑边。肉唇的两侧灰褐色的沟壑纵

横,中间是一个张着小口的深邃的肉洞。肉洞口明显松弛红肿,四周的肌肉还在

不时地抽搐。洞口向外泛着乳白的浆液,连肉唇表面和沟壑纹路里都挂着黏丝。

「不……」堪弘在心底里绝望地喊着,这绝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他在书本

里图片上都见过,女人的生殖器不是这个样子的,像蔓枫这样出身显贵的大家闺

秀的身体更不应该是这样一副残花败柳的凄惨模样。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赤身

裸体挺着大肚子岔开双腿仰在自己面前的确实就是曾经的梦中情人蔓枫本人,这

就是残酷的现实。

龙坤看出了堪弘痛心疾首的样子,他得意地笑了。他松开了堪弘的头发,指

着蔓枫惨不忍睹的下身对他说:「怎么样,堪弘警官,秀色可餐啊!」

说完又俯身问蔓枫:「枫奴你哼哼什么?」

蔓枫急促地喘息道:「枫奴……枫奴痒的难受,求主人开恩,快来肏枫奴吧!」

蔓枫的话让堪弘大惊失色,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样毫无羞耻的话语居

然是从那个曾经高贵优雅的蔓枫的嘴里说出来的。

不过龙坤似乎不想答应蔓枫的要求,却转向了堪弘:「堪弘警官,你看枫奴

现在好难受啊,你能不能怜香惜玉,好好帮帮她啊?」

听到龙坤的话,堪弘像见了鬼一样,拼命挣扎着说:「我……我帮不了她

……求你放开她,让她自己洗一洗……」

「洗什么洗!」堪弘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彪形大汉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

拼命地往蔓枫敞开的龌龊胯间按下去,恶狠狠地说:「龙爷让你帮你就帮,张嘴,

伸出舌头,把枫奴的小骚屄舔干净!」

「不……不……你们松开我……」堪弘吓得三魂出窍,一面喊叫一面挣扎,

谁知后脑勺上又加上了一只大手,用力把他的头向蔓枫敞开的大腿根处压了下【好文】【豪门哀羞风云录-续】第129章去。

眼看着那令人心碎的女人生殖器离自己越来越近,堪弘不敢再喊了,一张嘴

就要碰到粘糊糊的肉唇了。堪弘拼命地梗住脖子,竭力拉开自己的脸和蔓枫下身

之间的距离。可他的脖子酸痛的快要断掉了,无论如何也抵不住两只大手的力量。

那泥泞的沟壑、抽搐的肉洞越来越近,眼看要碰到他的鼻子尖了。一股腥淫的气

味夹杂着令人作呕的恶臭扑面而来。

呜地一声闷吭,堪弘差点呕出来。稍一恍惚,脖子一软,他整个头被按在了

蔓枫敞开的胯间。他只觉得整个脸碰到了一堵肉乎乎粘糊糊的肉墙,口鼻都被腥

臭黏滑的松软臭肉堵死,根本无法喘气。

他下意识地拧着脖子拼命挣扎,终于在最后一口气用完之前挣了出来。他刚

刚不管不顾地吸入一大口腥臭的空气,围在四周的男人们已经指着他的脸哄笑起

来。堪弘一愣,但马上就明白他们在笑什么了。他的口鼻、下巴、甚至脸蛋上都

粘糊糊的挂着条条缕缕的粘浆。

龙坤把头凑过来淫笑着问:「怎么样?好吃不好吃?」

没等堪弘有所反应,围了一圈的男人七嘴八舌地喊了起来:「好吃,再吃一

口!」

噗地一下,堪弘的脸又被按在了蔓枫的胯下,还被揪着头发来回磨蹭了两圈。

当他的头再次被拉起来大口喘息的时候,连嘴唇里面和鼻孔里都粘满了白浆。

「张嘴,伸出舌头…快点…舔舔枫奴的小骚屄!」一帮男人不怀好意地喊叫

起来。

「我不会,我真的不会,求你们饶过我吧!」堪弘哆哆嗦嗦地央求道,他一

呼吸鼻子里就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引起四周一片哄笑。

「他奶奶的,舔女人屄有什么不会?伸出舌头来舔就可以了嘛!」

「WY第一美女警花耶,这么个大美女放在眼前你就不眼馋?」

「你们警局里没有这么好的福利吧?龙爷给你的福利你还不领情?」

站在一边围观的男人们七嘴八舌地调侃着。

「好啦,你们就不要为难堪弘警官啦,人家是正经人,警察!见到光屁股美

女同事也坐怀不乱的。」龙坤笑眯眯地蹲在了堪弘的身边,托起他沾满黏液的脸

津津有味地打量着:「美色就在眼前哦,你真的不眼馋?不想舔舔枫奴的骚屄?」

「不……不……」堪弘哆嗦着拼命摇头。

「你不舔,可枫奴痒的难受,这可怎么办啊?那只好我来做个好人啦!我让

人给你做个示范?你好好看、好好学,以后要轮到你的哦!你要是眼馋了随时告

诉龙爷哦!」

龙坤说完朝身后喊了一声:「芸奴,过来!」

墙角弱弱地传来一个柔弱的女声:「是,主人。」

身后传来的这个声音让堪弘大吃一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个黑牢里除

了蔓枫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就在自己身后默默地看着发生的一切。他的心一

下抽紧了。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个女人,一个和他关系至亲的可怜女人。

身后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堪弘的心也砰砰跳的越来越快。很快,

他眼睛的余光看到了一个白花花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侧后,他瞥见了一头披肩短

发和光洁的额头,心脏差点跳出嗓子眼。

就在他马上要闭上眼睛惨叫失声的最后时刻,他把已经冲到嗓子眼的叫声又

生生地吞了回去。因为那个白花花的身影已经垂首剪臂小心翼翼地挪到了他的身

边。最后的一瞥让他松了口气:过来的不是他那失踪已久的妻子。这个女人比他

的妻子身材要更加高挑,体型也更加成熟丰满,特别是她轻移莲步时那与生俱来

的优雅姿态与自己的妻子大相径庭。

那女人来到龙坤的近前,似乎对被按在蔓枫岔开的腿前浑身哆嗦的堪弘视而

不见,没等龙坤发话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龙坤见了顿时眉开眼笑地说:「好

乖啊芸奴,看看你的闺蜜枫奴好难过哦!堪弘警官不肯帮忙,只好请你代劳了。」

楚芸垂着头低声道:「芸奴听候主人的吩咐。」

堪弘忍不住多看了跪在自己身边的这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两眼,心头猛地一跳,

一个念头立刻涌了上来:这女人绝非凡品,虽然赤身裸体,但那与生俱来的优雅

韵致比蔓枫绝不逊色。而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就是她背在身后的双手皓腕上的那一

副泛着寒光的手铐。

他心中不由得涌起一个巨大的疑团:这女人是谁?最近没有听说有警局的女

同事或警员的女眷被贩毒集团绑架。她为什么也像蔓枫一样被剥的一丝不挂,还

背铐了双手?

他们叫她芸奴,她自己也自称芸奴。这个名字在堪弘的心中引起一丝涟漪,

但他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他忽然想起刚才龙坤说她是蔓枫的闺蜜。以蔓枫的

显贵出身,她的闺蜜不要说肯定也应该是大家闺秀。

这让他想起刚才一瞥中看到的她那细腻白皙的皮肤、丰乳肥臀的体态和花容

月貌的面容以及她缓步移到跟前时那自然流露的优雅步态。这更让他坚信,这个

女人肯定身世不凡,绝非一个随随便便的小家碧玉。

突然他想起一件事:刚刚发生军事政变的时候,ZX国最显赫的西万家族曾

经在WY的各大报纸上刊登过寻人启事,寻找的是家族中的一位地位不凡的女子。

后来不知为什么,寻人的事忽然就又无声无息了。

他搜肠刮肚地回想,终于想了起来,那女人叫楚芸。楚芸……芸奴……楚芸

……难道是她?难道真的是她?怎么她也落到了龙坤的手里?

堪弘忍不住又向身旁瞥了一眼。楚芸正好抬头看着龙坤,等候他的命令。这

一次堪弘看清楚了,他的心脏砰砰地猛跳了起来:真的是她!那个叫楚芸的西万

家的年轻女人,和寻人启事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他现在全想起来了,这个一丝不挂背铐双手跪在自己身边的女人那张精美绝

伦的脸让人过目难忘。寻人广告上那张照片实在让人印象太深刻了。记得当时同

事们还感叹说:大家族就是大家族,看人家这女人,这才叫国色天香。

难怪西万家族登广告寻人,她居然落到了这么个暗无天日的狼窝里。这样一

个绝世的大美女,又是和龙坤不共戴天的西万家族的成员,落到了龙坤的手里,

下场让人连想都不敢想。

堪弘还在这里胡思乱想,那边龙坤已经指着蔓枫劈开的下身发了话:「芸奴,

你受累,给枫奴弄干净吧。别让怜香惜玉的堪弘警官看着难受了。」

「是,主人。」楚芸居然毫不犹豫地轻轻回答一声,微微抬起头,似乎不经

意地看了堪弘一眼。两个大汉马上用力一提,把堪弘被捆扎的结结实实的身体拖

到了一边。楚芸膝行横移,挪到了刚才堪弘跪着的位置,毫不迟缓地俯身低头,

张开樱桃小口,吐出一点丁香,朝蔓枫一字劈开的大腿根处舔了上去。

堪弘脑子里嗡地一声,只觉得眼前一片金花。他做梦也想不到,像楚芸这样

身份贵不可言的女人对龙坤居然如此俯首帖耳,连如此屈辱的动作都做的毫无羞

涩。而且从她动作的熟练程度来看,这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像她这样一个出身高贵、风韵绝代、一向养尊处优的女人,

要经过什么样的驯教才能变成现在这个麻木驯服的样子。可西万家族登出寻人广

告才两个月啊!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以素有主见、精明强干著称的精英女警

蔓枫会变成现在这么一幅在毒贩面前俯首帖耳的样子。

在强烈的聚光灯的照射下,楚芸高高地撅起圆滚滚的屁股,胸前垂下一对丰

满的乳房,轻轻地晃了下头,将垂下的发丝甩到脑后,樱唇中间露出半截粉嫩的

香舌,由后向前在蔓枫一侧的肉唇上倏地舔了过去。

堪弘拼命屏住呼吸才压住了从胃里泛上来的恶心。他刚才也零距离地接触了

蔓枫那惨不忍睹的下阴,现在脸上还挂着从她那里沾来的粘浆,他完全知道那个

地方是个什么令人作呕的味道。可看楚芸的样子,居然像是贪吃的孩子是在品尝

琼浆玉液。而且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楚芸舌尖上卷起的乳白的浆液被她倏地吞进

了嘴里,竟然面不改色地咕噜一下咽了下去。

堪弘简直看呆了。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人还可以被调教得像小猫小狗一

样听话,而且还是这样一个身份绝非凡品的大家闺秀。

楚芸的香舌又舔下去了,只几下,蔓枫蜜洞口边趴着的那两片肉唇就露出了

本色,而且还慢慢地挺直了起来。楚芸卖力地继续吱吱舔着,不一会儿,蔓枫胯

下的沟沟壑壑就都现出了原形。蔓枫烦躁的喘息也渐渐平缓了下来,双眼半闭,

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楚芸的舌尖转移了目标,贴住蔓枫硬挺的肉唇的内侧,在红肿的蜜穴口处快

速地旋了一圈。蔓枫肥白的大腿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两下。楚芸略一迟疑,头向下

一伏,堪弘吃惊地看到,她那张干裂开口的小嘴居然紧紧地含住了蔓枫泛着白浆

的蜜穴口,吱吱地吸吮了起来。

蔓枫终于忍不住嗯嗯地呻吟起来,两条大腿松松地摊开,不再抽搐,屁股还

一拱一拱的,似乎在配合着楚芸吸吮的动作。

堪弘从蔓枫的呻吟中听出了一丝柔媚和轻松。他忽然明白了,刚才蔓枫蜜穴

里面的白浆并不全是她的阴道分泌物,龙坤肯定给她用了什么药物,所以她才会

那么痛苦,所以她才会那么不顾一切地骑着那丑陋的假阳具拼命地抽插自己,完

全没有了淑女的形象。

眼前的景象让堪弘一阵阵恶心头晕,他想不起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吃东西、

没有喝水了。眼前着令人匪夷所思的香艳而残忍的一幕让他觉得自己的体力和精

神都到了极限。

他多么希望这只是在梦境,是因为他过于思念被毒贩绑架失踪的妻子而做的

一场噩梦。他偷偷地咬了下嘴唇。真实的痛感告诉他,眼前的这一切都不是梦,

而是真实而残酷的现实。一个让他难以承受的现实。

楚芸从蔓枫的大腿根上抬起头来了。粉嫩的舌尖在自己的嘴唇上舔了一圈,

将沾在嘴唇上的白浆舔干净咽下去。然后她再次伏下身去。

蔓枫随之啊地高声呻吟了起来。堪弘不可思议地看到,楚芸那柔韧的舌尖一

闪,竟毫无顾忌地深深探入了蔓枫胯下那深邃黏滑的蜜洞,并且咕叽咕叽地搅弄

舔舐了起来。那灵巧的香舌还不时退出来,把勾在舌尖上的白浆送进楚芸自己的

嘴里。

堪弘看得眼花缭乱、胸闷气短,眼前的情景越来越模糊。忽然金星四散,他

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