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色情武侠

【好文】【淫途亦修仙】(第十一章)

2022-08-11 来源:

【淫途亦修仙】(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圣洁如仙的慕雅在氤氲灵气萦绕的灵潭里畅快地游弋、嬉戏着,看上去哪里

还像是个结丹大修士?不过这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刚刚喜结金丹心情愉悦,再

加上她本就是水属性单灵根修士天性喜水,更何况是这种蕴含着浓郁灵气的灵潭

之水了?在这种灵潭里畅游又不在宗门主峰之内,四下无人怎能不放开性子酣畅

无忌地游嬉呢?

此时慕雅一个猛子就钻入了灵潭深不见底的潭底,只是在她翻身下潜时那一

转身蹬水之际,在水面之上露出了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以及隐约间惊鸿一瞥

可见的那挺翘的两瓣丰腴美臀,转瞬消失在了水面之下。下一刻一道雪白的绝美

身影就跃出了水面,洗去了结成金丹时因洗伐髓而分泌出来的一丝污垢后慕雅的

皮肤越发的雪白莹润了,似是凝脂美玉一般。(修士一旦进入了金丹境界,洗去

了凡胎尘体,身体也就彻底脱离了肉身凡胎变成了灵体。)

慕雅虽尽情在灵潭之水中嬉戏,可作为女修的警惕心还是有的。虽然有徒弟

紫雪在远处守护着小路口,可是她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生怕被个别冒失的本门男

修闯入这灵潭周围,看了她【好文】【淫途亦修仙】(第十一章)那从未被男人看过的赤裸玉体,于是她还是把结丹修

士那强大无比的神识放开来,扫描着数百丈以内的一切异常。

其实在小淫猴躲避过紫雪刚刚翻过小山包时就被慕雅那强大的神识察觉到了,

不过当察觉到它只是一只在树林中急行的小野猴后,慕雅便没有再重点去留意它

了,毕竟她担心的只是男修偷窥,而一只自然界的小毛猴在结丹大修士眼中就如

同蝼蚁一般的渺小,当然不会再在它身上浪费精神力了。以后只是每隔一段时间

便再用神识泛泛地扫描一遍这只小银猴的动向而已。

当小淫猴贪婪地嗅吸完慕雅脱下来的下身亵裤、抹胸并珍惜地收藏进储物袋

后,再向灵潭之中冲来时还是引起了慕雅的警觉,不过当用神识再仔细扫过这小

毛猴后发现它个子小小的只是只幼猴而已,毛色银亮又可爱且并没有丝毫的敌意。

「也许这小猴子平日里就常来这潭水之中嬉戏吧?或许我才是这里的闯入者

吧?」慕雅在心中暗想,便不再去计较这小淫猴的闯入了。她想灵池这么大各不

相干就好,自己身为一名结丹大修士是不会去欺负一只可爱幼小的微末生灵的。

可是几息后慕雅就感觉出来了异常:这小猴子似乎就是冲着她来的。这么大

的灵潭它偏偏是向她这个方向游过来的,这下慕雅倒是好奇了:「一个丛林里的

小野猴难道不怕修士?它要游过来干什么?难道还想要向我讨吃野果吃不成?」

慕雅停止了在水中的游动,扭过头来仔细地凝神看向了正慢慢游过来的那只

仅仅露个银白色小脑袋的小猴子。

不多时小淫猴游近了慕雅,到距离慕雅还有十丈远时就停了下来,不敢再向

前游动。慕雅看到它那小脑袋频频点着头,拧着个小鼻子在使劲地向自己这面嗅

着,一双忽闪忽闪的灵动大眼睛里充满着急切却又畏惧。看来它是被结丹大修士

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威压所震慑到了,想接近慕雅却是又不敢的样子。

「咦?没想到这小猴子长得如此可爱?」慕雅看着小猴子那一脸的矛盾表情

不禁忍俊不忍,她之前只是用神识探查过这只小猴子,神识毕竟不如眼睛的视觉

看得真切,这小猴子看起来倒是讨喜的很。

慕雅虽是结丹修士不假,可她更是位女性,女人天生的喜欢可爱小动物的本

性在她身上也同样具有。反正当下她是对这只机灵、可爱的银白色小猴子没有丝

毫免疫力的,慕雅果断卸去了周身的威压,伸出一双莲藕般的雪白玉臂,梨涡浅

笑着对小银猴微笑道:「好了,小猴子,这样敢不敢过来?」

小淫猴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灵兽,慕雅一旦卸去了结丹大修士的那种震慑

威压,它还何惧之有?它「吱吱」两声兴冲冲地划水向慕雅游来。只几息时间它

就游到了慕雅的身前,它不想被慕雅的双手抓住,于是想绕开慕雅的雪白玉臂向

她半露在水面上的香肩游去。

慕雅岂能让它得逞?一把就抓住了它,然后双手捧住它好奇、仔细地端详了

起来,小淫猴在慕雅面前完全变了一副模样,不似在寿儿面前那般嚣张,而是露

出一副乖巧又可怜巴巴的样子。

「好可爱的小家伙,你怎么就不怕生呢?咦?这是……」慕雅猛然看到了小

淫猴腰间绑着的哪个灰不溜秋的储物袋,上面还有道神宗的标志,这是道神宗专

门配给本宗外门弟子的最低级的储物袋。

慕雅看着那个灰不溜秋的储物袋柳眉微蹙:「难道这小猴不是野猴?而是门

中那位弟子的灵兽?」

想到这种可能性慕雅连忙把赤裸的胴体下潜入水中几分,仅仅露出清美的螓

首在水面上,然后放开强大的结丹修士神识向小银猴来时的方向扫了过去,她担

心它的主人也跟着它闯进这灵潭的附近。

一里、三里、五里、七里、十里。直到神识扫描到了道神宗主峰边缘也没有

发现其他的修士的丝毫气息,看来这个小猴子并没有主人跟随。

「咦?奇怪,难道这个储物袋不是本门弟子主动送给它的?而是它趁本宗某

个外门弟子在此潭洗浴时偷拿的?」慕雅不禁疑惑了起来。

慕雅伸手抚摸了一下小银猴的小脑袋,又指着它腰间的储物袋嫣然一笑问道:

「小猴,你看上去不像是有主人的样子,这储物袋是不是你趁人在灵潭洗浴之时

偷人家的?」

小淫猴虽已开启灵智,但毕竟智力有限,稍复杂些的人言它是听不大懂的,

只是善于察颜观色来猜测大意,它看到慕雅笑意盈盈地问它话,以为是在夸赞它,

便频频喜滋滋地点头示好。

「呵呵,原来果然是个小贼。以后可不许再偷东西了听到没?」慕雅娇笑着

嗔道。

小淫猴哪里听得懂?它还是傻呵呵地频频点头。

「嗯,这样才乖嘛。」慕雅看到小淫猴乖巧地点头,满意地把它抱在了裸露

的丰满怀中,用柔柔的芊芊玉手抚摸着它的小脑袋,对它甚是怜爱。

「吖,你……你干什么?」不过下一刻慕雅就霞飞双靨地惊叫了出声。

原来慕雅刚刚把小淫猴抱在自己赤裸的怀中,小淫猴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般,小鼻子只稍微嗅了嗅就突然张开双臂就近紧紧地抱住了慕雅左边那座高耸的

玉女峰,突然地张开一张小嘴准确地嘬住了慕雅左乳雪峰顶端的那颗粉嫩粉嫩的

小樱桃,并用力地裹咂了起来。

一股从未体验过的奇异感觉倏然从慕雅粉嫩的乳尖传向了心头,慕雅不禁浑

身一颤。这种被嘬住娇嫩乳尖的感觉太奇怪了,痒挠挠、麻酥酥。慕雅的粉嫩玉

乳一直珍守香闺,从未被其他生灵触碰过,更遑论被小淫猴这般肆意舔吸、裹咂

了?如此敏感的部位还是第一次被如此放肆地舔弄、吸咂。她只感觉这娇柔的乳

尖似乎就紧紧连着她的心尖儿,乳尖猛一被嘬吸住,心尖儿马上就有了强烈的反

应,一阵阵异样的悸动令她心尖儿猛一收缩,「砰砰砰」乱跳个不停。慕雅虽已

是结丹修士可经此异变还是让她忍不住脸红心跳。

慕雅刚想发作,可低头一看正躺在她怀中的小小的银猴此时那紧闭着双眼,

忘情嘬吸着她雪乳的面上似是露出焦急之色。看它嘬得越来越用力,神情越来越

焦急,她似乎马上就明白了过来:这小银猴似乎是在寻找可以哺乳它的有乳汁的

乳房。可以看得出它十分的渴望喝到母乳。

「唉,可怜的小猴,看来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自己的母亲怀抱了吧?

应该是很久很久都没有喝到过母乳了吧?真是可怜……」慕雅望着因为久久喝不

到预期的母乳,已经开始急躁地动手用力揉搓、挤弄她饱满玉乳的小银猴叹息道。

慕雅虽在修行上心意坚韧,可在接人待物方面却是异常的心善、慈软,她的

三个女徒弟都不惧怕她就是明证。就连刚刚入门才两年多的小徒弟紫雪也已经看

破了她的心慈、柔善本性,也开始步她的两位师姐的后尘,渐渐对她的斥责不放

在心上了。正是如此心善的慕雅怎么看得下小银猴喝不到母乳的急迫样子呢?也

许是母性的天生本能,当看着可怜的小猴子,慕雅内心已然顾不得了嫩乳被裹咂

的羞愧,而是真心为小猴子着急。她心思百转在为小猴子想着圆梦的办法。

慕雅忽得心生一计:她运转体内已经液化的真元从左乳粉嫩的蓓蕾处缓缓溢

出。小猴子忽然感觉到了裹咂的娇嫩乳珠处流出了入口即化的液体,这液体「噗」

一化开就变成了一股股异常精纯的灵气,小淫猴立刻精神大振,这就是它刚出生

不久时那种朦朦胧胧地吸食母乳的感觉了吧?不过这次吸食的「母乳」似乎比记

忆中的要灵气浓郁的多。可以说这是小淫猴有生以来吸食到的最最精纯的灵液了。

甚至超过了那颗四级银蛇蛋液所蕴含的能量。毕竟四级银蛇蛋液只相当于筑基修

士的精华,而慕雅可是结丹大修士,境界上就高了何止一筹?她本身的液态真元

又岂是相当于筑基修士的四级银蛇可比的?

灵兽有灵兽的修行之道。敏感地感觉到了这「母乳」的不可多得,小淫猴贪

婪地一股股的吸食了起来。并在潜意识里不知不觉中进入了修行炼化状态。

慕雅望着自己怀里这只用两只小手紧紧扒住自己雪乳,贪婪嘬吸着自己娇嫩

乳珠的小猴子一脸享受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无语凝噎:自己堂堂一名结丹大修士

竟然拿这么一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泼猴毫无办法。不让它嘬吸自己的乳珠吧?它

一脸的可怜,让慕雅看了心碎。可让它裹咂吧?它嘬就嘬吧,还手脚不老实,时

不时用两只小手挤压自己的娇嫩乳房,一脸享受的样子,真是一脸的欠扁模样。

自己何曾让人如此亲密接触过这么敏感的部位?一股莫名的异样感觉在慕雅心底

油然而生。要是让益阳郡哪些众多倾仰慕雅的男修们见到了这种场面,估计一个

个都会暴吐鲜血吧?

小淫猴抱着慕雅浑圆、饱满的雪乳足足裹吸了半个多时辰还是没有要停下来

的意思,慕雅虽有些不忍打断它,可一想到已经在小路口守护了自己小半天的徒

儿紫雪,心中有些犹疑。最终还是决定中止这只贪婪的小猴子的「滋滋」索取,

打算把它带回自己的洞府以后再满足它的索求。

小淫猴被慕雅从怀里拎了起来,她郑重地对它道:「小猴,跟姐姐回洞府吧?

反正你也是只没人要的野猴,怎么样?」

小淫猴突然被从畅快地吸食精纯液态真元中打断,浑浑噩噩还没搞清状况,

见被慕雅举起,跟自己说话,它只知道这个有着母性气息的漂亮的人儿的话自己

只要点头就肯定有好处,于是又像以前那样频频点头示好。

「嗯,不错,你这小猴子还算是有良心,不枉姐姐我刚才喂你半天。走吧,

我穿好衣裙就带你回我的洞府,以后你可要乖乖听话哦……」慕雅见到小银猴乖

巧地频频点头,心中欣喜。漫漫修行之路枯燥、寂寞,如果以后能有这么一只乖

巧、可爱的小猴子陪伴左右,那不知要给她本来的黑白色修行生涯平添多少色彩

与欢乐呢?

慕雅一个腾空抱着小淫猴从潭水中飞起,在潭边的一块光滑的巨石后轻飘飘

降落。一个法术烘干了自己和小淫猴身上的水迹,把小淫猴放在了平坦的石面上,

小淫猴似是有些不舍,伸出两只小手急切地去抓慕雅,慕雅怜爱地抚摸着它的小

脑袋道:「乖,先等姐姐换好了衣裙再抱你,好不好?」

慕雅从储物戒指中又取出一套崭新的雪白衣裙,打算换上。(慕雅天生好洁,

闭关时穿得那身白色衣裙因为结丹时的洗精伐髓排出了些许体内杂质,沾染了衣

裙,那种气味让她难以接受,所以才大老远赶来寒潭沐浴,那套被玷污了的衣裙

她是再也不打算穿了。)

小淫猴自从被慕雅抱着飞出了灵潭,它绝世灵敏的小鼻子便马上嗅到了那么

一股熟悉又让它莫名兴奋的气味。那正是它在潭边慕雅褪下的亵裤上所闻到的那

种气味,虽然此时这种气味已经清淡了很多,但是还是被小淫猴那出众的嗅觉一

出潭水就嗅到了,在潭水中它只能嗅到慕雅裸露在外的丰满玉乳的母性气息,而

那种曾经令它激动不已的气味倒是被它暂时遗忘了,此时再次嗅到这种迷人的气

味,它怎会再放弃探寻?它好奇地顺着那股气味使劲嗅吸着,试图寻找着到这诱

人气味的来源。

被慕雅抱在怀里飞在空中的时候小淫猴便已经确定了:那气味发自慕雅的下

身。具体来说应该是这个漂亮人类的两条雪白美腿之间。由于被抱着不得动弹的

缘故,它也看不真切慕雅下身那气味来源的样貌。可当慕雅把它放在平滑石面上

时,她取衣,换衣时,小淫猴一下子就看到了慕雅的赤裸全身,也一下子就找到

了那迷人气味的来源之地:慕雅两条修长美腿间,隆起的那鼓鼓的一丘白净净、

鼓胀胀、软哝哝的大白馒头似的肉丘,下方一道粉红粉红的小细肉缝。

小淫猴很确定:那让它迷醉的气味正是从那雪白、鼓胀肉丘下的那道粉红的

小细肉缝里发出来的。

当小淫猴第一次看到慕雅双腿间肉丘下那道粉嫩小裂缝时一下子就懵了:因

为天天跟它朝夕相处的柳寿儿下身它是见过的,长得可不是这样。寿儿两腿间明

明跟它自己下身长得有些相像,也是一根肉棍下面一坨子肉囊。它一直都以为人

类都是长成这个样子,都跟自己长得有些类似。可怎么眼前这个人类长得跟寿儿

这么不一样呢?难道她不是人类?或者说是跟寿儿不一样的人类?任凭小淫猴这

么一只仅仅两岁多的小灵兽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当一丝丝那种让它陶醉的诱人气息再一次钻入它的小鼻子时,它就把让

它百思不得其解的慕雅与寿儿的异同抛到了九霄云外。它只面对着忙于换衣裙的

慕雅闻了那种气味不久,下身本已萎顿下来的哪根肉棍就很快粗大、肿胀了起来,

鲜红的肿大龟头冲出了包皮的裹附露出红通通稚嫩嫩的头儿出来,马眼儿里不知

何时早就流淌出了黏糊糊的不明液体。

「吱吱」小淫猴兴奋地昂头嘶叫了两声就跳下了大石,挺着胯间一根粗长的

红彤彤、颤巍巍肉棍向着背转过身去一心换穿新衣裙的慕雅冲去……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