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色情武侠

【好文】【这个世界大有问题】(01-02)

2022-08-11 来源:

【这个世界大有问题】(01-02)

第一节Restart

「一个怪异的世界。」

「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

「这样的世界需要我来拯救!」

李维哦不,现在应该叫栗子,正以她穿越者的眼光批判着这个奇异的世界。

「可是,栗子姐,我们已经半天没吃东西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尖锐的搅

碎了她此刻的畅想。

「哎,栗子姐还是这么有活力啊,我先睡了,保存体力,明天再去寻找食物

吧。」一位身着粗布麻衣的黑发黑眸少年侧躺在杂草上,背对着他们,摆了摆手,

睡下了。

「喂,木子你……」

「那,那我也睡了,栗子姐晚安。」另一位同样衣着朴素,上身还打有不少

补丁的蓝发少年从火堆旁起身,又望了栗子一眼,快步走到一旁杂草堆中躺下。

「小瓜你也……真是的。」

微弱的火光映照在少女尘土满面的俏脸上,疲倦与不安清晰可见,丝毫不见

之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模样。

「呼~睡吧。」

…………

夜幕笼罩大地,城郊旁的破庙中,柴火的余烬上还缭绕着缕缕青烟,不远处

铺陈着三堆杂草,各有一名孩子沉沉地酣睡着。

一阵夜风呼啸着拂过树林,树叶纷纷发出剧烈的簌簌声,如同站岗的守卫般

发出似有若无的警报。

三道黑影突兀的出现在破庙内,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片刻后。

「确认过了么?是她么?」其中一人低声问道。

「应该没错,虽然画像中的金色长发变为了短发,手臂的印记似乎也消失了,

但这张脸的确是里维斯大公的逃女,错不了。」

「那我把她先带走复命了,其余的人你们自行处理。」一个黑影走上前抱起

陷入昏迷的栗子,眨眼间便消失在了破庙中。

「这两个小家伙怎么办?」

「一起带走?万一,公主她……」

「那就这样吧。」

…………

栗子是被一盆凉水泼醒的。

她甩了甩还有些昏沉的脑袋,眯着眼审视着眼前的情形。

手腕、脚腕被绑住了,整个人呈大字型被束缚在门字形的铁架上。

周围是灰石制的墙壁,几盏烛火被挂在墙壁之上,让这个阴暗的房间稍稍明

亮,一旁,不少刑具摆放着,这里是监牢。时隔一年,她终究还是被抓住了么。

「好久不见了,栗香。」一位面容略显陌生的少女翘着腿坐在她身前的扶椅

上,少女穿着黑红色的公主服,一头红发垂至肩下,碧绿的眼眸玩味的看着她,

身旁还站着一位狱卒,手中提着一个湿淋淋的木桶。

被凉水润湿的布衣紧贴着她的身体,有些冷呢。

栗香打了个冷颤,注视着眼前的女性,疑惑的问道:「你是?」

「一年不见就不认识我了么?」少女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似乎十分恼怒。

「我是三公主,那个仅比你出生晚一刻,却被你抢走了那个百年难见的特性

的三公主,绮莉娅。」

「唯一的绝代佳人被你抢走了,我只能选择稀有的花容月貌。」

「要不是你,我现在已经成为威廉王子的王妃了。」

绮莉娅说得声泪俱下,栗香都有些为这位三公主的遭遇鸣不平了。

「不过多亏了你那卖国的父亲。」说到这,绮莉娅放下翘起的腿,又笑了起

来。

「他是被冤枉的!」栗香的反驳脱口而出,虽然她对那个便宜父亲并不怎么

感冒,但多年的相处与感觉让她还是站在父亲这边。

「证据确凿!你们已经无力回天了,他的心之印章的确刻印的是敌国的国徽。」

「可……」栗香也不知该如何反驳了,毕竟言语的力量最是苍白无力,况且,

心之印章是无法造假的。

「不过那些现在都不重要了!」绮莉娅从座椅上站起,靠近栗香,抚摸着栗

香那吹弹可破的脸蛋道:「重要的是你现在落在了我的手里。」

「交出你的心之印章吧,我可是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呢。」绮莉娅凑到栗香

耳畔悄声说道:「为此我可是跑遍了全国17家奴隶交易市场和43家妓院,询问了

不少资深人士呢。」

这个世界上最为珍贵的东西是什么?不是金钱,不是权势,也不是生命,而

是心之印章,这个能影响人一生的奇异物品,说是神的恩赐也好,神的恶作剧也

罢,被心之印章所镌刻的特性与规则将永远伴随着持有人,不论是天生的,还是

后天所得,亦或者是锻炼而成。

如此珍贵的东西栗香自然不会轻易的交出去,而如非自愿,心之印章是无法

显现的。

「想必你也不会如此简单的交出来的。」绮莉娅后退两步,对着一旁的狱卒

命令道:「撕碎她的衣物。」

栗香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手腕不停的与绑缚的绳索作斗争,发出「滋滋」

的声响。

可等了许久,狱卒都没有行动,绮莉娅有些不耐烦了,大声责问道:「你怎

么还不行动?」

「抱歉,公主殿下,我的职位并不允许我对囚犯这样做。」狱卒字斟句酌,

唯恐惹恼了这个喜怒无常的三公主。

「你以为我就可以做这种低贱的事情么?」绮莉娅的语气已经饱含怒意了,

脸色阴沉,对着栗香再次问道:「你到底交不交出心之印章?」

栗香自然不会交出自己的心之印章,身为穿越者,要有自己的矜持。心之印

章一旦交出去,还不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呢,之前听到绮莉娅的话,她便有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给我用鞭子抽她!」

卧槽,多大的仇,她儿时应该没有调戏过这位三公主吧,大概。记忆都有些

模糊不清了呢。

然而狱卒还是没有动作,他有些尴尬道:「公主殿下,我司职守卫,您需要

的应该是刑罚司的人。」

「还不给我滚去找!」绮莉娅气急攻心,一脚就踹向狱卒,狱卒猝不及防,

只能连滚带爬奔向牢门,给三公主寻找需要的人才去了。

栗香有些忍不住,轻笑出声,被一旁的气恼的绮莉娅听到,她跺跺脚,恨声

道:「你,你给我等着。」随后便气呼呼的坐回椅子上闭眼假寐起来。

时间缓缓流逝,阴暗的牢房内,微光闪烁,两位同时闭眼的少女怀着各异的

心思静静等待着。

「公主殿下,人我给您带到了。」呼声从牢门外传来,门内的两位少女同时

睁眼,一位眼神闪亮,期待与怒火并存,另一位眼神却饱含不安。

「让他进来,你可以滚了。」绮莉娅淡淡地命令道。

「是,公主殿下,小人立刻就滚。」

这时,从牢门走进了一位魁梧的棕发青年,目光如隼,进门便扫视了一眼门

内的情景,身着相似的狱卒服,但若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其肩上有一个刑字,

而之前的狱卒则是守字。

「给我撕碎她的衣服。」绮莉娅从座椅上起身,再次发出之前的命令。

棕发青年并未迟疑,大步走向栗香,在栗香苍白的脸色中,双手搅住被浸湿

的布衣衣领,「撕拉」一声,布衣便化作两片蝶翼翩然落下,露出少女那如玉的

肌肤和贴身的白色裹胸布。

「脱光!」绮莉娅靠近,继续命令道。

青年会意,从一旁拿起一把匕首,拎起裹胸布的一角便熟练地割裂下去,匕

首丝毫没有接触到栗香的皮肤,但那刺骨的寒气却如附骨之蛆一般紧紧缠绕在她

的身上,碎裂的裹胸布落下,露出栗香隐藏着的圆润双乳,青年头也不抬,提匕

的手如穿花蝴蝶般在她的腰间飞舞,几个眨眼后,一阵凉意袭来,栗香这才发觉

原来自己已经寸缕不沾了。

赤裸的羞耻感姗姗来迟,栗香脸颊微红,瑟缩着望着两位施暴者,私密部位

在微光中显露无疑。

「哼,果然巨乳也被你抢走了一个,真该死。」绮莉娅看着栗香胸前的挺拔

恼怒道,随后用一只手玩弄着栗香的乳头,另一只手顺着她光洁的锁骨一路缓慢

地滑到下体的私密处,接着便翻来覆去的摆弄着少女的两片蜜唇,让少女的惊惧

感遍布全身,细腻的皮肤上也泛起了不少鸡皮疙瘩,不过原本白皙的脸颊与白净

的脖子却变成了鲜艳的桃红色。

「呀!」栗香被绮莉娅突然袭击得惊叫一声。

「你还是处女吧?」绮莉娅抽出从蜜唇间轻轻插入的中指,并没有穿透那一

层脆弱的薄膜。

棕发青年则悄然后退几步,观察着这具美丽而脆弱的肉体,与大多数曾经经

由他手的女性不同,少女的乳房几乎是完美的圆锥型,乳头和乳晕细致得就像蔷

薇花瓣,一双纤细修长的大腿,白皙的两臂,粉红的脖颈,十分吸引眼球。

「怎么样?交不交出来?不然你这娇嫩的身体可经受不起折腾。」绮莉娅紧

贴着栗香的身体,在她的耳边吐着气,一只手五指张开,轻柔地揉搓着她的左乳,

娇声问道。

交还是不交,这是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对于栗香来说并不算难题,身为穿

越者,身为自认为的主角,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屈服,一定会有逃离的办法的,只

要她能坚持下去。

栗香扭头,微抬下巴,一副任你施为的高傲模样。

满分,栗香为自己的这个表情打上满分。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抽她!狠狠地抽!」绮莉娅后退,对着一旁的棕发

青年命令道。

棕发青年从一旁挑选了一根牛皮鞭,凭空挥舞了几下,发出「咻咻」的破空

声,绮莉娅吓得再次后退几步,栗香更是不堪,曾为大小姐的她何曾受到过如此

恐怖的待遇,身体抖动着,任凭她那穿越者的意识如何调整都无法缓下来。

「怕了?快把心之印章交出来吧。」绮莉娅的声音充满诱惑力,如同蛊惑人

心的魔女般不停在栗香内心回荡着。

「不……」纵使害怕无比,但她可是高傲的少女、高贵的穿越者,不会为任

何事情屈服的。

「哼!行刑!」绮莉娅忍无可忍,高声命令道。

「请问公主殿下,使用几层力道?」棕发青年手持皮鞭,沉声问道。

「全力!给我狠狠的抽她,现在我看到她的脸就不爽。」

棕发青年欲言又止,使用全力的话,他可控制不了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了,但

看着绮莉娅那副怒火中烧的模样,他只能心中祈祷这位受刑的少女身子骨强韧一

些了。

皮鞭呼啸着,如同一阵阵飓风在少女娇嫩的身体上肆虐,惊叫与哭喊顿时充

斥着这间小小的牢房。

20下后又接20下,绮莉娅这才挥手喊停,并命令青年解开栗香身上的绳索。

栗香被放了下来,她用手臂撑起身体怪异的坐在灰石铺筑的地面,口中急促

的喘息着。白皙的皮肤上一道道红紫色的伤痕高高地鼓起,整齐【好文】【这个世界大有问题】(01-02)的金色短发也被

汗水凌乱的沾在额头上和脸颊上。

栗香脸上那原本表现出来的高傲神色已然变得苍白,眼睛无神地注视前方,

双唇不停颤抖着。

「怎么样?交出来吧?」绮莉娅走近颤抖着的栗香蹲下,抚摸着那一道道可

怖的伤痕,引得栗香一阵阵地战栗,随后轻轻拍打着栗香的背部,似是安慰,更

是诱惑。

栗香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眼神暗淡。

这种感觉,比她想象的要痛苦得多,但她依旧是高傲的少女,作为穿越者,

她当初定下的原则便是永远不向黑恶势力屈服,这可是被镌刻在心之印章之上了

的。

所以,即便是她想要屈服,那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每当她想要松口时,

便感觉一股可怕的气息紧紧牵动着她的心脏,让她喘不过气来,那一瞬间,她的

所有勇气也似乎被消耗殆尽,只留存下最为深刻的恐惧感。

是神的威能么?她并不知道。

「真是倔强,之前明明都害怕得浑身颤抖了呢。」绮莉娅不停摇动着栗香光

洁的两肩,随后将她狠狠摔在地面,栗香的身体早已无力反抗,只能蜷缩在地面,

等待着下一轮的暴风雨。

「哼,她的处女就赐给你了!」

「很抱歉,公主殿下,刑罚并不包含奸淫女性这一项,请恕我无法做到。」

「那就将所有能用的刑罚全部给她用一遍,直到她交出她的心之印章。」

「可是她应该无法坚持下去的。」

「出了事算我的,反正她一年前就已经是一个死去的人了。」

…………

三日后,监牢内部。

「可恶,还有希望么?」

「抱歉,二公主,请节哀。」

模糊间,栗香看到的一幕是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很美,随后便是黑暗袭来。

「bad end 呢,明明游戏剧情才刚开始。」诡异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栗香的

脑海里。

「怪我喽,还不都是最初的设定问题,谁叫你加上了一条永不屈服的特性,

完全无法体验到这款游戏的精髓了。」

「那修改一下初始设定再来体验一次?」

「啧,金发巨乳那是你喜欢的特征,这次按我喜欢的来。」

「紫发,中等大小的锥形乳,身材苗条,163cm 应该差不多,这次试试倾国

倾城。」

「永不屈服太可怕了,去掉去掉,设定为傲娇好了。」

「唔,初始选择真少啊,一切都要在游戏里面体验呢。」

「那么,我进游戏了。」

「祝旅途愉快!」

Restart !

第二节重复与偏移

「一个怪异的世界。」

「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

「这样的世界需要我来拯救!」

栗香正以她穿越者的眼光又一次批判着这个奇异的世界。

为什么要用又呢?

栗香脑海里飘过奇怪的疑问,但很快被某种诡异的意志压了下去。

「可是,栗子姐,我们已经半天没吃东西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尖锐的搅

碎了她此刻的畅想。

「哎,栗子姐还是这么有活力啊,我先睡了,保存体力,明天再去寻找食物

吧。」木易侧躺在杂草上,背对着他们,摆了摆手,睡下了。

「喂,木子你……」

「那,那我也睡了,栗子姐晚安。」冬瓜理了理布满补丁的麻衣,小心的从

火堆旁起身,又望了栗子一眼,快步走到一旁杂草堆中躺下。

「小瓜你也……真是的。」

微弱的火光映照在少女尘土满面的俏脸上,疲倦与不安清晰可见,丝毫不见

之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模样。

「呼~睡吧。」

…………

夜幕笼罩大地,城郊旁的破庙中,柴火的余烬上还缭绕着缕缕青烟,不远处

铺陈着三堆杂草,各有一名孩子沉沉地酣睡着。

一阵夜风呼啸着拂过树林,树叶纷纷发出剧烈的簌簌声,如同站岗的守卫般

发出似有若无的警报。

三道黑影突兀的出现在破庙内,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片刻后。

「确认过了么?是她么?」其中一人低声问道。

「应该没错,的确是画像中的紫色长发,不过手臂的印记似乎消失了,但这

张脸的确是里维斯大公的逃女,错不了。」

「那我把她先带走复命了,其余的人你们自行处理。」一个黑影走上前抱起

陷入昏迷的栗子,眨眼间便消失在了破庙中。

「这两个小家伙怎么办?」

「一起带走?万一,公主她……」

「那就这样吧。」

…………

半日后。

绮莉娅笑容满面的从某处隐蔽的暗门走出,站在外面静静等待着。

几秒后,栗香才面无表情的慢慢跟随而出,身上的衣服却已经换上了浅蓝色

的女仆装。

带着古怪的笑意,绮莉娅对着栗香怪声道:「怎么样?我为你制定的这个职

业规划,我亲爱的香奴。」

那种东西,栗香内心尽是羞怒,然而却只能闷在心间,口中则无所谓般的答

道:「随你了。」

闻言,绮莉娅恼了,栗香这幅模样让她的成就感大大降低,黑着脸对着栗香,

声音抬高几度道:「哼,真是无礼的奴隶,看来奴隶课程需要从现在开始了呢。」

说完绮莉娅便走近栗香,随后轻松将栗香的心之印章拽出,在上面画画点点。

如今绮莉娅修改栗香的心之印章自然不用太麻烦,甚至无需她的同意便能直

接修改一些非原则性的条目。

譬如将对她的称呼修改为主人,将对自己的自称改为香奴。

譬如将她的身体状态改为时刻在发情,但却无法达到高潮。

譬如在她的身体上添加新的性感带,

譬如……

怀着满满的恶意与强烈的报复感,绮莉娅将原定为缓慢添加的一项项淫邪的

条目直接添加到了栗香的心之印章之上。

栗香无力阻止绮莉娅对她的种种改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开始产

生某种难以理解的古怪变化,多种似矛盾的怪异属性在剧烈的冲突下变换融合为

全新的唯一属性,随后赋予给了栗香自身。

修改完成后的一瞬间,栗香恍惚中似乎看到了某位绝美的紫发少女赤裸着身

体,跪伏在仅存的白色地板上瑟瑟颤抖着,而少女的周围,则是无尽的黑暗。

然而变化确确实实地发生了,栗香也的确感受到了自己身体发生了不少难以

启齿的变动。

仅仅是静止地站立,她的身体就在不自然地颤动着,脸颊更是绯红一片,而

在她衣物之下的小穴周围,已是水灾泛滥。

「真是可爱呢,栗香发情的样子。」绮莉娅伸出食指抬起栗香的下巴,娇笑

道:「不愧是极稀有的【淫心】加【欲体】相组合才拥有的【超敏感】体质呢。」

「而像这样类似的组合,在你的身上好像还不少诶。」绮莉娅拍了拍手,似

惊讶似地喊道。

见到栗香仍辛苦地忍耐着身体泛起的淫欲,绮莉娅接着道:「当然,如果你

全心全意的臣服于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帮你压制一些效果的。」

身体在渴望,浪花在翻涌,欲望在奔流。

但栗香的脑子现在却无比的清醒,而且愈来愈清醒。

她能想象出此时自己情欲满面、欲求不满的魅惑模样。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不听使唤地轻抚起自己的身躯,白皙的大腿正在相

互摩挲的羞耻状况。

她更知道自己此时的一切都处于绮莉娅的掌控之中,她的肉体被挂上了一把

锁,在那快感的巅峰,情欲的【好文】【这个世界大有问题】(01-02)尽头便是那把阻拦一切的欲锁。

屈服吧,前路没有光明。

妥协吧,毕竟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

内心的魔音催促着她,心之印章都交出去过,还有什么不能舍弃的呢。

绮莉娅静静地看着栗香逐渐冒出汗水的脸颊,看着她在欲望的漩涡中挣扎煎

熬,看着她的手掌抓揉着丰满的乳肉,看着她无法忍耐地掀开白色的裙摆,用颤

抖的手指不停地揉动着布满蜜液的小穴。

「嗯…嗯…停不下来…」粉嫩的双唇微张,从中溢出再也忍耐不住的娇音媚

语。

「真是淫荡呢,栗香自慰的样子。」观看着这样淫糜的表演,绮莉娅的脸颊

也不由得微微发热,大腿也本能地夹了起来。

「嗯哈~啊啊……」

手指的动作逐渐加快,欲望的浪潮也越升越高,但栗香水意弥漫的双眸却不

由自主地望向一旁的绮莉娅,因为她已经触碰到了那道可怕的屏障,全身的肌肤

虽然都泛起可爱的樱色,绝美的快感距离巅峰也仅差一步,但却如同天堑般遥不

可及。

「唔呀,好难受……」栗香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这是高潮的前奏,但也仅

仅只有前奏罢了,只有不停反复循环着的,无尽的前奏。

绮莉娅自然了解栗香此时的身体状态,内心也期待着栗香的再次屈服。

她的调教计划才刚刚开始。

直到栗香下身处的手指尽是蜜液,甚至地面上也淤积起一汪小水洼时,栗香

才颓然地放手,裙摆落下,遮挡住那片仍在不停滴落蜜液的美妙溪谷。

随后栗香便脸色羞红地看向面露微笑的绮莉娅,双唇颤抖着,欲言又止。

栗香仅仅是这幅羞耻的模样就让绮莉娅兴奋起来,她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了。

脚步轻移,绮莉娅走到栗香面前,双手捧住那泛红的绝美俏脸,轻轻摩挲着。

内心的羞耻比之身体的火热更胜,栗香的脸颊如同火烧一般,不知是绮莉娅

摩挲的酥麻快感还是内心涌动的屈辱感。

不像在囚牢之中进行反抗便是栗香最好的答复了。

既然是调教,自然不可能一步到位,特别调教对象还是过去的天之骄女。

一次两次的屈服自然不代表着她身心的屈服,但最重要的一步已经迈出了,

一年来不停熟悉此道的绮莉娅亦是了解。

脸颊被她厌恶之人捧着,她还不能反抗,这种耻辱感很难言语。但身体的欲

望压过了她此刻的耻辱,她需要获得那巅峰的快感,她的身体已经无法忍耐这种

无尽的煎熬感了。

「怎么样?想要么?」绮莉娅望着栗香水润的双眸,终于开口问道,她知道

想要这位骄傲的少女直接屈从的话还是无比困难的,但她可以一点点敲碎那高傲

的伪装,露出里面已经被她改造过的淫荡少女。

绮莉娅的率先开口让栗香内心不由得一松,紧接着便难堪地点点头。

「那……」绮莉娅的手指滑过栗香的粉唇,顺着脖颈向下,在锁骨处徘徊着,

头部则凑近,伸出香舌舔弄着那两片红唇。

栗香的身体轻颤,不敢反抗,但被绮莉娅稍稍撩拨后,她本就快满溢的快感

再次被填满到99% ,身体又一次在即将抵达巅峰处煎熬着。

「嗯哼……」栗香不满地闷哼着。

绮莉娅张嘴轻轻咬住栗香的下唇,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命令道:「分开腿,掀

起裙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