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校园小说

【好文】【极品女子之大学英语老师】(2)

2022-08-11 来源:

【极品女子之大学英语老师】(2)

(02)

「柳……柳……柳老師!」

「嗯……嗯……啊……阿竹!」

柳妍兒因為高潮的緣故渾身綿軟地躺在地上,身體微微地抽搐,秀髮凌亂地

灑在雙肩,雙乳也因為身體的抽搐而微微晃動,那兩顆櫻桃在夜晚涼爽的小風輕

撫下硬了起來,纖細的腰肢扭動著使她躺得更舒服一些,那雙修長的美腿交錯著

掩住下體,整個身體在清涼的月光下分外誘人。

阿竹目瞪口呆地看著躺在地上微微顫抖著的柳妍兒老師,不知道這是怎麼回

事。頭一個想法是她是被人脅迫的!可看樣子又不像。

阿竹下體猛地聳起,讓他清醒了過來,立馬轉過身來。阿竹雖說上了大學,

但思想還是挺保守的,他喘著粗氣,忍著漲得疼痛的下體,道:「柳老師,你沒

事吧?你能先穿上衣服嗎?這是怎麼回事?是有人威脅你嗎?」說著,給了自己

一嘴巴,道:「柳老師,對不起,我先出去,你先穿衣服!我去找柱子幫忙!」

說完就要開門出去。

柳妍兒一聽阿竹說要出去,大驚道:「別!別動!我沒事,千萬別找別人,

不然我就完了!」

阿竹想回頭又不敢回頭,道:「柳老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柳妍兒苦笑道:「阿竹,你相信柳老師嗎?」

「相信!」阿竹痛快道。

「那老師能相信你嗎?」

「……可以!」

「好,今晚的事,我會給你解釋的。」頓了下,柳妍兒下了很大的決心道:

「你先過來幫老師一個忙。」

「您說吧!」阿竹不敢回頭,也沒動。

「你過來一下,來老師身邊。」

「柳老師您還是說事吧,我過去不方便。」

「沒有什麼不方便的,都是成年人了,該知道的你也知道。再說,你不過來

怎麼幫我?」

「哦!」阿竹應了聲,便慢慢轉過身,來到柳妍兒身邊,兩眼飄忽,不敢直

視她的身體。

這時柳妍兒已經坐了起來,見阿竹過來,便拉著他蹲下來:「你長那麼高幹

嘛?」

阿竹被柳妍兒一拉,身體就是一顫,順著她一拉就蹲了下來,映著月色看著

柳妍兒精緻的面龐,甜甜的微笑,心裡一動,趕忙移開視線,往下看去,卻正瞅

著柳妍兒那雙傲人的雙乳,阿竹趕緊將臉甩向一邊,看得柳妍兒「咯咯」直笑。

「柳老師……」阿竹後半截話被柳妍兒手給堵上,道:「從現在起,你叫我

妍兒就行!」

「啊?」阿竹驚奇的看向柳妍兒,立刻又轉過頭:「不……不好吧!」

「沒事,只咱們倆的時候你叫我妍兒,外人面前你還叫我老師。」

「好吧!」

「叫一個聽聽。」

「呃……嗯……妍……妍兒!」

「嗯,好了,不逗你了。你看這是什麼?」柳妍兒拿過一件東西遞給阿竹,

阿竹扭頭接住,立馬轉過頭去,對著月光一看:「黃瓜?黃瓜把?這怎麼了?」

「我想讓你把另外半截給我弄出來。」

「弄出來?弄那半截黃瓜幹什麼?柳……妍兒,趕緊穿上衣服吧,你衣服在

哪兒?我給你拿去。」

「我……我衣服在辦公室放著。」

「鑰匙在哪兒?」

「鑰匙被我塞到黃瓜裡面了。」

「啊?幹嘛塞那裡面?就是那半截黃瓜?那在哪兒呢?」

「在……在……」這時的柳妍兒反倒扭捏起來,她感覺自己的臉好像燒著了

一般,蚊子般聲音道:「在我的……在我的屁眼裡!」說完,剛才還調戲阿竹的

柳妍兒扭過頭,將身體背對阿竹,把豐滿光滑的屁股向阿竹撅了起來。

讓阿竹震驚的不僅僅是柳老師朝自己撅起了她那滑膩豐滿白嫩的屁股,更讓

他吃驚地是平時看上去清純可愛、纖塵不染的柳老師竟然能說出「屁眼」這個下

流的字眼。

阿竹現在的心情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是見到整個學校男生的女神赤裸身

體近在眼前的激動?還是能一親柳妍兒的芳澤的欣喜?或者是兩者兼而有之?阿

竹的心跳得那叫一個快啊,都快要從嗓子眼蹦出來了。

「柳老師,我該怎麼幫你弄出來啊?」

「別叫我老師了,太丟人了!我現在不是你老師,叫我妍兒!」

「哦,妍兒,你……你去廁所把黃瓜拉出來不行嗎?」

「不……不行,太長太粗了,而且已經全部進去了,使勁的話,很痛的!」

柳妍兒一邊「嗯……嗯……」地呻吟著,一邊將手從身下穿過來掩住私處,手指

時不時【好文】【极品女子之大学英语老师】(2)地撩撥著她的肛門。

阿竹這才想起那黃瓜有近一尺長,直徑近4厘米,猶如營養快線瓶蓋那麼粗

細,而現在斷掉的那一小截差不多有10厘米,也就是說,一個長20厘米、直

徑為4厘米的圓柱體插在了她的體內!

清涼的仲夏夜,皎潔的月光灑滿大地,那銀灰色的光芒使整個夏天彷彿更清

涼了。就在這清涼的白月光下,一個大學教室裡,一個叫做阿竹的男生面前,一

個女子臥伏在教室裡淺藍色光滑的水泥地面上,她左側臉貼著地面,雙腿曲起,

使得屁股高高翹起,左手從身下穿過掩住私處,右手放在她的屁股上。

本來這一切沒什麼特別,可這女子卻是渾身赤裸,不著絲縷,她那光滑細膩

白嫩的嬌軀在銀灰色的月光下讓這一切顯得分外詭異,而這女子不斷地呻吟聲,

與那左手時不時撩撥肛門和右手不停地撫摸她那光滑的屁股的動作,又讓這一切

顯得那麼誘人。

這女子並不是別人,正是阿竹的英語老師,本應該放學回家躺在床上安然入

睡的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兒。而見證著一切的正是柳妍兒屁股撅起的對象,

她的學生——阿竹。

「那我該怎麼做?」阿竹不知所措地道。

「你這樣,你把我的……嗯……屁眼分開,我一邊輕微使著勁,你往外摳著

點,應該就能出來了。」柳妍兒紅著臉說道,畢竟那是自己的私處。

「好吧!」阿竹答應著,但是卻不敢上手去做。

「沒事的,來吧!」

阿竹咬了咬牙,伸手摸到柳妍兒的屁股上,光滑細膩的觸感讓阿竹的下體愈

發堅硬了。

阿竹雙手展開把住柳妍兒的臀瓣,同時左右手大拇指扒在她的肛門上向兩邊

分開,肛門處軟軟的,熱熱的,阿竹當時就是一個激靈,心裡暗暗讚了一下!

「妍兒,我使勁了啊?」

「嗯……」

說著,阿竹手上便用上了勁兒,雙手往兩邊使勁掰開柳妍兒的屁股,大拇指

則扣住她的肛門口使勁。同時,柳妍兒也開始使勁,頓時,她便「咿咿嗯嗯」的

聲音不絕於耳,可是又不敢放開聲音,那憋著的味道就像島國片一樣。

「痛……呀!」原來阿竹雖然把柳妍兒的肛門給扣開了,卻是一個長條口,

柳妍兒一使勁,括約肌一收縮,直腸內黃瓜往外一走,刮得她很痛。而她這一喊

痛,阿竹當即鬆手,那黃瓜又縮了回去,摩擦著她的嫩肉,帶給她一波快感。

「怎麼了?」阿竹擔心的問。

「沒事,就是有點使不上勁兒,拉不出來!」柳妍兒聲如蚊吶。

阿竹撓著頭想了想,道:「妍兒,你這樣在地上肯定用不上勁的,換個姿勢

或許好點。」

「換成什麼樣兒?」

「最好是蹲著的,就是你上廁所的姿勢。你說呢?」阿竹試探著問。

「嗯……哦,貌似那樣可以。」柳妍兒說著便起了身,但是沒有站起來,只

是就著臥伏的姿勢換成了蹲在地上。她用手摀住私處,把頭埋在臂彎,輕聲道:

「這樣可以了吧?」

阿竹弱弱地道:「你是可以用上勁兒了,可是我用不上啊!」

柳妍兒「啊」的一聲也反應了過來:「那怎麼辦?」

阿竹一抬頭看見了講桌,道:「上講桌上怎麼樣?」

柳妍兒聞言,也看向講桌,猶豫了一下,道:「好吧!」說完便站起來,雙

臂抱著胸向講桌走去,可能是因為直腸裡有黃瓜的緣故,她走得特別慢,而且屁

股還一搖一擺的,身後的阿竹看得是差一點衝上去把她按倒在地,直接正法。

嗯?她腿上的白色斑痕是什麼?阿竹猛地恍然,是剛才柳妍兒在自己懷裡的

時候射到她身上的精液。

到了講桌前,柳妍兒雙手扶住講桌,右腿慢慢翹起,翹了一半,又放下,回

頭看看阿竹。

「怎麼了?」阿竹問道。

「你扭過去,別看。」

阿竹先是一愣,摸都摸了,這會子還不讓看了?沒說話,便扭過身去了。

柳妍兒繼續著剛才的動作,把右腿翹起來,可這一抬腿就牽動了直腸內的黃

瓜,好像又往裡面走了點,柳妍兒立馬伏在講桌上,讓下體好受些,可是那冰涼

的鐵質大講桌刺激得柳妍兒就是一哆嗦,那兩顆小櫻桃登時便硬了起來,上身、

下體又是一陣快感襲來。

「好了嗎?」阿竹問道。

「嗯,過來吧!」柳妍兒將左腿挪上講桌,慢慢變成蹲的姿勢。

阿竹轉身過去,只看到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子蹲在講桌邊上,將她那誘人的屁

股朝向外面,正對著滿教室空蕩蕩的座位,在銀灰色的月光下,泛著另類誘人的

光芒。她雙手扶著講桌邊上好不讓自己掉下去,長長的秀髮很自然地垂在後背胸

前,如果阿竹不知道這女子就是他的英語老師的話,肯定會把她當成女鬼的。

阿竹來到柳妍兒的身後,手顫抖著撫上她的玉背,阿竹明顯感覺到柳妍兒的

身子顫抖了一下,但是她並沒有說什麼。阿竹經過剛才那麼一冷靜,也大膽了起

來,順著柳妍兒的玉背往下摸到她的臀部,但沒有開始幫她把肛門撐開,而是不

停地摩挲著她那光滑細膩的屁股,慢慢向她的私處靠近。

「不要!」就在阿竹的手就要碰到她的私處時,柳妍兒騰出手來抓住了阿竹

不安份的手。

「對不起!」阿竹趕忙道歉。

「幫我拿出來。」柳妍兒鬆開他的手道。

阿竹點點頭,這次他改用右手食指伸進去,當食指還剩一節沒進去的時候,

阿竹探到了黃瓜,道:「妍兒,我摸到了,你等一下,我再把中指伸進去,如果

可以的話,再把左手這兩指也伸進去,就可以給捏出來,你忍著點兒。」

「嗯,好的!」說著,她還把屁股稍微往起翹了翹,阿竹情不自禁的在柳妍

兒的玉背上吻了一下。

「嗯……別,癢!」

阿竹將食指抽出,併上兩指慢慢捅了進去。

「使勁!」

「嗯……啊!」

阿竹右手食中二指正好夾住,可礙於那黃瓜太粗,柳妍兒的直腸夾得又緊,

並不能將它取出來。阿竹立馬用上左手,先將她的肛門口掰開,然後順著進去,

和右手一起夾住那黃瓜,使勁往外一拉,只聽「啵」的一聲,那近20厘米長、

4厘米粗的黃瓜就被阿竹抽了出來。

而伴隨著那粗大的黃瓜的出來,柳妍兒又是一陣快感的到來,差一點攀上了

高潮,那種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覺,使柳妍兒難受得要死,便躺在講桌上岔開雙

腿,無意識的開始揉搓著自己的私處和胸前高聳的大奶子,完全忘了阿竹就在她

的面前。

而此時的阿竹更是驚呆了,他看著柳妍兒雙腳蹬著講桌的邊沿使屁股騰空,

她的下體在她右手下開開合合,而她那一對白嫩的奶子更是在她自己的左手下變

幻著各種淫靡的形狀,柳妍兒口中「哼哼唧唧」的淫叫不停,好像就是在給阿竹

做表演一樣。

忽然,柳妍兒將身子一挺、一僵,右手緊緊地扣著自己的私處,阿竹知道這

是高潮來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道水柱就從柳妍兒的指縫射了出來,斷斷續

續的射了好幾波才止住,來不及躲開的阿竹被射了一身一臉。

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子,柳妍兒才從激情中醒過來,等她意識到自己的所做

所為,趕緊起身時,阿竹已經將衣褲都脫了。

柳妍兒慌忙滑下講桌,躲到角落去,道:「不要!阿竹你別衝動!」

「妍兒,我只是把衣服脫了,都被你弄髒了!」阿竹無語道。

「哦!」柳妍兒知道自己反應有點過了:「這樣啊,給我吧,我拿回去給你

洗。」

「不用了,現在去辦公室拿你的衣服吧!」

「好的,你先把黃瓜給我。」

阿竹把黃瓜扔給柳妍兒,柳妍兒接過來,將黃瓜折斷,在靠近頭部的位置取

出了一把黃色的鑰匙。

柳妍兒看著阿竹,站了起來,道:「你能不能先走?」阿竹一聳肩,表示沒

有意見,先走了。柳妍兒則掩著前胸和下體,跟在阿竹後面。

阿竹打開門,看了看,沒有人,便走了出去,但是走得很慢,忽然他惡作心

起,猛一回頭,柳妍兒見狀,立馬後退蹲在地上,雙手護住全身。

阿竹「嘿嘿」一笑,回身接著往前走,柳妍兒一看,知道自己被阿竹耍了,

想生氣又不好發作,只得慢慢跟在他身後走著。

終於來到了辦公室門前,阿竹站在一邊,把門給柳妍兒讓開,朝她一笑,柳

妍兒面帶怒色來到近前,瞪了阿竹一眼,拿出鑰匙就要開門。

忽然,聽到辦公室裡傳來一陣點擊鼠標和人的說話聲——辦公室有人!

(待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