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色情武侠

【好文】【沉沦的圣都】(2)

2022-08-11 来源:

【沉沦的圣都】(2)

居民克莱汀,曾经是教国的一名普通士兵。白王亚托斯入侵教国的时候,他

和其它男性士兵一起反戈加入了白王的军队。如今成了新教国的士兵。

圣教国,审判大厅。

回想起审判大厅,对于克莱汀来说,这里是红衣主教伊蕾娜让人深刻的地方,

那是一个宏伟的巨型建筑,内部装饰得十分庄重,仅仅只是走进去就能感觉到一

阵肃穆。中间是一座圣女的雕像,从两边可以经过楼梯走上去,就是红衣主教伊

蕾娜的审判大厅了。

通常,伊蕾娜都是独自一个人坐在中央的高台之上,高台非常之高,被审判

者在下面几乎无法看清楚他们大主教的表情。仿佛就好像神明一般,伊蕾娜坐在

那里,正上方天顶开口的设计,可以让阳光折射进来,形成一种光晕的效果,就

好像沐浴在圣光之中一样。比起法王殿下,伊蕾娜更让人敬畏,甚至害怕,这是

所有教国人的想法。因为,‘圣言’的伊蕾娜是表代司法与审判的主教。

然而,如今,审判大厅里一切都变了。仍然是一样的大厅,但此时已经没有

了之前的肃穆。审判官们不再站立在两旁,他们换成了男人。在从前的那些司法

人们来看,这些男人对教国的律法没有丝毫的尊重,他们都是遵从欲望的生物。

没有人知道白王亚托斯在想什么,或许真如传闻中的一样,这个男人已经疯了。

红衣大主教——伊蕾娜也从此走下了神坛。她脱下了以前大审判官的衣服,

换上了娼妓一般的红色内衣。然后站在大厅的中央——以便让周围的人可以看清

楚大主教的肉体。这时候,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伊蕾娜正在发情,承受着欲望的煎

熬。不仅仅是用了媚药这么简单,更让她崩溃的是她的阴核被涂上了一种让人发

情,产生极度骚痒的东西,仿佛蚂蚁在身上爬一样,让红衣大主教想要将手伸下

去,揉捏她的核蒂。她的双手并没有绑,但这也是最让她崩溃的地方,红衣主教

必须靠自已的意志力来坚持,不能在这里自慰——不然等待她的就是巨大的惩罚。

“菲娜,茱蒂娜,阿蒂丝,克里斯汀娜,索菲娅,西斯蒂娜……”大厅之中,

红衣主教大声朗读这些名字,很长一串名字,直到最后,“以上人员经过本月的

裁决,被判为不合格娼妇,降为公众便器。”

说完,那些被读到名字的女人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这是一种新的制度,所

有入籍的原教国居民,都被编上了一个身份。她们必须每天出卖肉体来进行社会

服务性工作,一般称为娼妓,但这些女性各有其等级,会按每个月的完成指标来

进行升降级。最低等的娼妇,就会被判为不合格,并从些沦为连娼妓都不如,完

全没有行动自由的公众便器。公众便器通常会持续至少一个月,只有表现良好,

得到居民们的认可才有可能重新成为娼妓,但也只是待观察的行列。这样的制度

让每个女人都人人自危,不惜一切代价来讨好城中的居民。

接下来,是宣读每周的审判结果。通常也会有居民上诉,抱怨娼妓们违反王

国规定,伊蕾娜必须安照新的律法来进行惩罚。而这些律法,每次公开公议上,

都是伊蕾娜本人在法官们的肉棒突刺之下,淫叫着书写完成的。一切都遵从着新

法官们的指令。

“娼妇蒂安娜,罪名:在提供性服务期间反抗。”伊蕾娜接着说,“判以下

惩罚:公开轮奸,为期三天,同时当月指标加倍。”

“娼妇法米娅,罪名:逃避工作,判以下惩罚:入女刑墙一个月,释放后第

一个月指标加倍。”

刚说完两个名字,伊蕾娜就有些吃不准了,大主教的双腿在发颤。而她的双

手几乎就握不住判决书,其中一只手已经在阴蒂上徘徊很久了。也不知是由于廉

耻,还是对刑法的恐惧,大主教仍然在咬着牙,坚持自已的意志。但说话已经开

始打颤了。

“娼妇克里斯,罪名:逃亡,判以下惩罚:公开西瓜肚展示,为期一周……

同时,三个月内指标加倍……”

“娼妇……安娜:罪名。被指控人……控诉,提供服务时……态度与上一位

居民相……差太大,有挑选客户并……提供差别化服……务的嫌疑。判以下惩罚

:成为指控……人私人奴隶一个月。”

“娼妇,啊。”大主教低下头,眼神中露出渴望,她必须要完成所有的工作

才能得到解放的机会。但是这漫长的审判几乎看不到尽头,让伊蕾娜心中无比绝

望,“娼妇露娜,罪名……罪名……不,我,我不行了……”

只见这时候伊蕾娜下半身已经淫水直流,顺着光滑的大腿流下去,不仅如此,

曾经的红衣主教眼神迷离,她的意志力已经几乎溃散。恍惚地将一只手伸向她的

阴蒂,一但触碰到阴蒂之后,就变成一发不可收捨,完全失去神志的大主教疯狂

地在公开场合自慰,不断揉捏自已的私处,然后到达高潮。

等待她的,将是特别的惩罚,但是要等她恢复神志,现在的红衣主教伊蕾娜,

已经完全沉浸在肉欲之中了。

……

克莱汀走出审判大厅的时候,已近中午了,在大街上。她正好遇到了穿着娼

妓服的神官骑士团成员们。克莱汀的印象很深刻,从前的教国之中,那些神官骑

士们是如此的圣洁,高位的神官骑士们都是由教国中最美貌的少女组建而成,她

们是教国的神圣象征,虽然人数并不多,但每一个都受到法王的祝福,同时拥有

神圣法术与精巧的战斗技能。

从前,神官骑士团的成员们也会来到街上巡逻。但她们通常骑着神圣的白马,

披着洁白的圣袍,像天使一般在你眼前掠过。教国的信徒们一直认为,哪怕是南

方塞拉妮娅的蜂骑士们也无法同神官骑士们相比。甚至神官骑士们之间,还会使

用一种贞操守护魔法来保护贞操。虽然神官骑士只在入团时要求处女,并没有终

身禁身的要求。但这在处女一辈的新人之间,还是十分流行的。

不过如今,这些天使们已经陨落到地上。相比起高傲的大主教们,神官骑士

们的修养都十分好,所以人们对她们并没有什么怨恨。不过,欺凌那些美丽的天

使,却也是一种乐趣。

要怪只能怪,当初破都的时候,她们为什么会反抗到最后了。

克莱汀看到芙蕾安娜团长本人,和另外两名神官骑士在街上,她们如今也有

了自已的社会责职。就是移动的公共服务站,她们一般两三人组成一个小队,在

街上巡游。一旦遇到有特殊身份的,或是城市卫兵的话,都必须自已趴在地上,

分开臀肉,等待男人的使用。

克莱汀也是守备队的一员了,如今当然有这个待遇。已经屈服的团长芙蕾安

娜——尽管有传闻,她是为了守护什么而被迫屈服。但这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

个金发的美【好文】【沉沦的圣都】(2)女团长,如今顺从在趴在地上,和其它两个人一起,主动用双手将自

已的美臀分开。

“你好,尊敬的卫兵,我是下贱的神官骑士芙蕾安娜,曾经与你们敌对的婊

子。现在,为了我曾经的罪孽,请求你享用我的身体,请求你。”女团长红着脸,

说出贬低自已的话。这是她或其它成员每一天都要不断重复的话语,为了惩罚当

初反抗白王的行为。

克莱汀耸了耸肩:“没有想到,今天遇到的是团长大人啊,以前总是看不到

你呢,我还在想是不是要去控告我们的团长大人,说你每天工作偷懒呢。”

女团长身体一颤,连忙辩解:“不,不是的。芙蕾安娜罪孽深重,所以特别

被人关照,每天都必须要服务很多人,所以会时常见不到我。”

事实上,她的意思是说,作为团长,她每天的接客量实在太多,经常被人围

着干,所以看不到她人。只是出于羞耻,女团长换了一种说法。

“哦,是吗?”克莱汀伸出一只手,在女团长性感美丽的身体上游走。作为

团长,芙蕾安娜的年轻很轻,这也是新法王上台之后,红衣主教们推行的年轻化

结果。导政国教官员的平均年龄一下子小了好几岁。

芙蕾安娜轻轻闭着眼睛喘吸,可以看出她的蜜穴已经被很多男人使用过了。

但本来神官骑士们都会使用神圣魔法自净,同时也可以用来净化蜜穴。这种神圣

魔法在小一辈的骑士之间可能无法顺利使用,但对于团长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情。被人干完之后,芙蕾安娜就会被要求用净化术净化小穴,来达到清洁的效果。

看到那艳美动人的美臀和粉嫩的蜜穴在自已面前晃动,而且对象还是曾经士

兵们的偶象团长。金发飘飘的芙蕾安娜虽然有些严肃,但待人有礼,纯洁端庄,

是很多人幻想的对象。克莱汀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抓起女团长的头发,将她拖到

路边处,开始侵犯团长。

……

下午,克莱汀来到商会大厅。

红衣主教——法莉露。四大枢机主教之中,最精明狡猾的一个。相比起总是

穿着法袍的伊蕾娜,法莉露只是在正式场合着穿圣袍。在平时,她喜欢穿一些奢

华又不失优美的华服,作为最具有财力的大主教,法莉露一手控制着全教国的命

脉。

法莉露的发色是紫色,长长的头发梳理成最近流行的两根波浪卷发辫子,总

是自信优雅,是个精明强干的主教。不过,这也是沉沦之前的事情了。

如此的商会本部被改成了大型的事务中心,但所承接的却是全教国的卖春业

务。据说,这是法莉露本人规划的——当然是一边承受白王的肉棒,一边被迫写

出来的。整个圣教国,被划分成许多个不同的街区,每个街区都是一个卖春点,

各设有办事处。

办事处的人员会受理各方面关于娼妇与市民之间的业务委托,或是矛盾。同

时,也是承接卖春业务的中心。有需求的居民会将他们的委托张贴在城市的各处,

同时在上面写上所要提供的服务,时间,要求,以及所能支付的金额。一旦有娼

妓看到之后,如果符合条件就会撕下,然后带到指定的街区,来承接业务。当然,

一些开价比较高,或是委托人受欢迎的话,这类业务往往会受到争抢,因为委托

人往往会书写不止一份委托的原因,引起娼妇们的争抢也是常有的事情。

同时,如果委托人所能支付的金额太少,要求太过变态的话,女性们往往会

害怕承接此类业务。这样的话,超过一定时限,会经由商会人员回收,然后随机

指定当月业绩不佳的女性来承接。事实上,这样往往变态者可以以低价来获得满

足他们变态要求的服务。

当然,指定某位女性提供服务的功能也是有的。但这类业务花费较大,同时

还需要排队,毕竟女性只有一名。作为商会会长,法莉露当然也需要以身作责。

不过法莉露的功能比较特殊,她是娼妇商会的会长,很多方针需要她来策划,同

时大主教也必须用自已的身体去实际体验这些新的政策。

比如关于大主教的私人定制项目,已经排满了日程。事实上,很多都是变态

的要求,比如公开露出,母狗调教等等,人们都想看着那个骄奢的红衣主教受到

惩罚。而法莉露办公环境也变成了公开的办公室,大主教需要一边被男性从后面

插入猛干,一边处理文件。

每一天,听着商务里大主教一边被拍打屁股,一边淫叫着办公的样子,也是

这里有一大乐趣。克莱汀在这里也有委托,他的要求是一名风华年纪的美妇,要

求身材丰满,懂风情的娼妇,来提供全身按摩的服务。

不过,当有人拿着他的委托进来的时候,克莱汀咪起了眼睛,这不是他以前

的女上司吗?对方也才知道,原来委托人竟然是以前的部下,说是部下也不完全

准确。女上司根本就不认识克莱汀这样的杂兵,而她是文务官,平时的工作只是

动动笔和嘴巴罢了。

想到这里,克莱汀就心中一笑,感谢这个白王,可以让他有机会好好的戏弄

一下曾经那些嚣张跋扈的女人了。

……

在享受了曾经女上司全身服务的同时,克莱汀也忍不住好好的报复了一下这

个嚣张的女人。他甚至加钱让对方全身赤裸在爬到街上,大叫:我是婊子,为了

钱什么都可以干,欢迎大家用任何方式来干我。

让他觉得可笑的时,这个女人如今为了完成指标,竟然真的这么做了。看她

像一个痴女一般,全身赤裸地在街上大叫,然后被扔了一身垃圾之后,报复的快

感才让克莱汀满足。

最后是回到广场上。

这时候,已近黄昏,游街的神官骑士们也陆陆续续回到了中央广场。可以看

到,她们几乎每个人都承受了数次的奸淫,很多人都喜欢每干上一炮,就在她们

的敏感处画上一个标记。克莱汀将目光转向了芙蕾安娜,神官骑士团的团长,乳

房和臀部已经被画满了标记,粗略数下来,她一个下午就服务过近二十名男人。

最近,神官骑士们聚集在广场上,观看她们团长的公开秀。每天的公开秀有

市民的投票选出,今天是公开产蛋。在众人的观看之下,工作人员将一个又一个

铁蛋塞入女团长的蜜穴,直到塞不下为止。

然后,只看到芙蕾安娜红着脸,站在台上,然后她转过身,分开双腿像青蛙

一样半蹲在上面。双手分开臀肉,将女性的隐私处完全展露出来,然后开始高声

宣布。

“今天,又是我,教国艾露特恩——神官骑士团团长,芙蕾安娜来向大家道

歉的时候了。”女团长美目微闭,说着她每天都会重复的内容,“实在是十分对

不起,曾经我率领神官骑士团给大家造成了极大的麻烦,为此,我愿意每天在这

里忏悔我和我们骑士团所犯下的罪过,用我们的肉体来补偿大家。而今天,作为

大家公用的母畜奴隶,芙蕾安娜来为大家表演,希望能让大家满意,以弥补我的

罪过。”

高声宣布完之后,女团长就开始收绷蜜穴处的肌肉,然后用力分开臀部,可

以看到一个拳头一样大小的铁蛋慢慢从肉穴之中被挤出来,还带着女性的淫液,

一点一点出现,然后只看到芙蕾安娜仰起头,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将铁蛋挤出来。

“出,出来了,芙蕾安娜产下了第一颗铁蛋。对不起大家,芙蕾安娜太没有

用了,但请不要生气,我会继续,继续努力产下铁蛋,直到全部产完为止的。”

女团长害怕民众对她的表演秀不满意,急忙继续下一次产铁蛋。在观众们的叫喊

声之中,带着几近狂乱地将肉穴内一个又一个铁蛋产了出来,其间因为用力过猛,

还发了好几个屁,引起人们的大笑。

直到她们的团长公开秀表演完之后,女神官们则都低下头,顺从地一个个走

到早就准备好的架子前面。然后一个个趴上去,高高挺起屁股,让在场的民众免

费享用,这是只属于那些曾经对抗侵略的英雄们的惩罚。

黄昏之下,骑士团成员们的淫叫和男人们的欢叫混合在一起,形成一道特有

的风景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