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好文】【花总】(01)

2022-08-11 来源:

【花总】(01)

花总 第一章 走马上任总经理

在『全盛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的周一例行主管会议上,全盛贸易公司的高阶

主管们环坐在会议桌旁,每个人都是一脸木然的表情看着正站在会议主席席位上

的董事长,以及站在董事长身边的一个年轻小伙子。

「各位同仁,在我旁边的这位青年才俊是花中铭先生,花先生是毕业於西江

大学经济管理系的高材生,从现在起,他将接任我们公司的总经理一职,并带领

我们公司走向另一个高峰;请大家鼓掌欢迎我们新任的花中铭总经理!」

董事长话声一落,一些出席的高阶主管们有气无力地拍着手,『欢迎』着花

中铭这位新上任的总经理,也只不过是给董事长一点点面子,其他高阶主管甚至

手都懒得动,稀稀落落的掌声让董事长相当尴尬。

其实,并不是公司的高阶主管们对於董事长空降花中铭这个年轻人到总经理

的位置上感到不满、这才不捧董事长的场,而是因为全盛贸易公司不久之前才爆

发了掏空案件,上一任的总经理串通了会计主任,将公司的大部分资产都变卖或

转移,然后两个人带着资金卷款潜逃到国外了,现在的全盛公司根本就是一个空

壳公司,而且还是负债累累的公司,不但没办法支付供货商的货款,甚至连公司

员工的薪水都发不出来了。

自从上一任总经理卷款潜逃之后,董事长不是没想过提拔其他高阶管理来接

任总经理的位置,但是公司的高阶管理都知道全盛公司已经算是毁了,只怕神仙

来了都救不回来,估量着自己没有那种力挽狂澜的本事,也没有人表示愿意接任

总经理的意愿。

公司的高阶管理人都不愿意接任总经理,董事长只好向外寻求人才;可是全

盛贸易被掏空的事情早已经传遍整个商业界,知道全盛贸易是个收拾不起的烂摊

子,不管董事长许诺了多高的薪水,就是没有人愿意接任这个总经理的职务──

要领到董事长承诺的薪水,也得先将全盛贸易公司给救回来才领得到,不然董事

长许诺的高薪就只是一张空头支票而已,而且还是百分之百保证会跳票的芭乐票。

由於招揽不到总经理人选,董事长最后只好刊登徵才广告,希望刊登广告这

『最后一搏』能够找到一个愿意接任全盛贸易公司总经理的人才;董事长现在也

不能要求太高了,只要是个人、愿意接任总经理的位置,董事长都愿意让他试试

看,至於学历经历啥的都不要求了。

即使董事长已经对於总经理人选的资格没有要求了,但是却没有人来应徵,

因为有意愿想来试试看的人一看到『全盛贸易』这几个字,就都打了退堂鼓;徵

才广告登了三天竟然没有人来应徵,直到最后花中铭出现在董事长面前、表示他

有意愿想要应徵总经理一职为止。

说真的,董事长一点也不看好花中铭能够挽救『全盛贸易公司』,因为花中

铭是毕业於西江大学那种连三流都不入的学校,董事长很怀疑花中铭能有多少本

事;但是在没有人愿意接任总经理的情形之下,董事长也只好硬着头皮录取了花

中铭,反正死马当成活马来医了。

於是,就有了例行主管会议上,董事长宣布任命花中铭担任总经理的那一幕

在被任命为总经理的前一天,花中铭其实还是个『毕业即失业』的大学毕业

生,找了好几次的工作,但是都被雇主嫌弃他是西江大学毕业的『低』材生而没

被录取,只好乖乖窝在租屋处当宅男。

眼见自己手边的存款几乎要见底了,要是再找不到工作、下个月就连房租也

缴不出来了,花中铭真的是急得四处求神拜佛,只要见庙就拜,也不管灵不灵,

反正不拜就没希望,要是拜了,只要哪路小神愿意伸手拉他一把,让他找到工作,

花中铭就满足了。

而就在花中铭拜过某处路边小庙,具体是哪间小庙、花中铭也记不得的那天

晚上,就在花中铭恍惚要入睡的时候,花中铭突然听见了一个有些浑厚但是相当

油条的声音。

「嘿嘿,小伙子,听说你四处求神拜佛,想让神佛保佑你找到工作?」

「是!是的!」难道自己的求神拜佛得到了神佛的回应吗?花中铭兴奋地大

喊着。「神明在上,您能保佑我找到工作吗?」

「嘿嘿,帮你找到工作不难,问题是要怎么让你保住工作?」那个既浑厚又

油条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嘿嘿笑着。「你这傢伙命中註定是赚不到钱的,就算帮

你找到工作,你过没两天肯定就会被人给开除,那和帮不上忙有什么差别?嘿嘿。」

「神明在上,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帮我找到工作吗?」花中铭急了,要是自己

找不到工作,赚不到钱,那下个月的房租和伙食费怎么办?难道要去街上流浪当

乞丐吗?「什么工作都可以!薪水再低也没关系!只要能让我赚到足够付房租和

伙食的薪水就好了!」

「可惜你命中註定,就是没办法赚到足够付房租和伙食的薪水。」那个声音

毫不留情地打碎了花中铭的希望。

「难道神明不能帮我吗?」花中铭更急了。「只要帮我找到工作,我一定重

修庙宇、再铸神明的金身……」

「修庙铸金身的事情就不用了,我老……也不稀罕那种事情。」浑厚的油条

声又嘿嘿笑了起来,打断了花中铭的话。「不过,我倒是有个办法解决你现在的

困境,想不想听?」

「想!当然想!」花中铭急忙答应,开什么玩笑,要是再找不到工作,他下

个月就只好在街上流浪了;现在听说神明有个办法能解决他的困境,花中铭怎么

可能会不想听?

「那好,明天你一起床,打开报纸的徵才广告,找一间『全盛贸易公司』,

然后去应徵他们的工作。」

「『全盛贸易公司』我知道,听说他们最近才爆发了掏空案,总经理串通会

计主任把公司资产都掏空了!」花中铭疑惑着。「就算我去应徵全盛贸易公司的

工作,那间公司只怕很快就要倒闭了,这样我能领到薪水吗?」

「你要是怀疑我老……替你想出来的办法,你不去也可以!你就等着下个月

上街喝西北风吧!」那浑厚的油条声似乎发怒了。

「我去!我一定去!」花中铭急忙答应了下来。

「很好,孺子可教。」浑厚的油条声又笑了两声。「好了,现在我教你怎么

解决你的困境:虽然你自己註定是赚不到钱,但是那并不等於你要自己赚钱,你

可以让你身边的女人赚钱养你……」

「啊?让我当个吃软饭的?」花中铭瞬间就气馁了。

「吃软饭或是喝西北风,你自己选一种。」那个声音继续说着。「更何况我

老……怎么可能会用上吃软饭这种手段?太没骨气了!我说的是让你找几个女人

来调教一番,让你的女人们拥有赚【好文】【花总】(01)大钱的能力,这样她们不就可以赚钱养你了吗?

你调教她们赚钱,她们养你,这是互利互惠,不是吃软饭,明白?」

「明白!」

「好,那现在我就赐予你调教女人的能力!」

那声音刚落,花中铭突然觉得自己下身像是被放进油锅里油炸了一样、又像

是被无数蚂蚁爬上了啃咬一般、又痒又火辣又刺痛,痛得花中铭跳了起来,急忙

扯下裤子一看,却发现自己的小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原来的软皮小蚯蚓变成了

又红又粗大、还绕满青筋的大蟒蛇,虽然现在还是沈睡状态,但是体积已经比以

前挺立起来的时候还大上那么一圈;要是自己现在这小兄弟挺立起来,那模样和

尺寸只怕比起世界记录保持人还要大上一号

「当你把你的精液射进女人体内,那个女人就会得到一种经商的才能;射得

越多次,那女人的才能就会越高强,记住了!」

浑厚的油条声在此时迅速远去,只抛下了一句让花中铭哭笑不得的话。

原来刚才那个不知道哪路神佛教花中铭的方法,竟然就是找个女人来内射中

出、这样那个女人就可以获得经商才能……然后替花中铭赚钱是吗?这到底是哪

个神明想出来的天才点子?或者是哪路魔鬼想要恶搞花中铭?

可是,花中铭现在确实走投无路了,如果他再不找到工作,那么下场就是流

落街头,还不如照着刚才那个声音说的、去应徵一间即将倒闭公司的职位,也许

还有办法挽救自己的命运?

从会议室出来,直到回进现在属於他的总经理办公室之中,花中铭的脑袋里

还是一团乱麻,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挽救全盛贸易这

间实际上已经破产的公司。

就连那些傑出的经理人才都不认为全盛贸易公司还有得救,花中铭可还没认

为自己比起那些傑出经理人才更要傑出,难道他就有办法可以挽救全盛公司吗?

花中铭自认为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么,昨天晚上那个奇怪的声音为什么要叫他来应徵这个职位呢?难道真的

是开了花中铭一个大玩笑?还是说,那个声音其实没有开花中铭玩笑,如果花中

铭真的能找到几个妹子来内射中出一番,让每个妹子都得到一些经商才能,那么

靠着一队擅长经商的娘子军,或许还真的有可能将全盛贸易公司给救回来?

透过玻璃隔屏看着外面大办公室之中三三两两、无精打彩的员工,其中妹子

是有不少,漂亮的也有几个,可是,花中铭要怎么才能说服那些妹子来和他一起

『挽救』全盛贸易公司?难道直接告诉妹子说『为了要挽救公司,所以我要内射

中出你』吗?这样妹子不把他当成色狼还是神经病、然后一巴掌甩过来,那就奇

怪了。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嘛!」想来想去,也想不到该怎么样找几个妹子

来协助他一起挽救公司,花中铭忍不住喃喃自语了这么一句。

「总经理,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了悦耳清丽的

说话声。「您是要带领公司走出危机的掌舵人,要是连您都对於挽救公司危机不

抱任何希望,公司真的就没救了!」

被说话的声音给吓了一跳,花中铭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看之下,

花中铭立刻两眼发直,口水差一点就流了下来。

说话的是一个漂亮妹子,先不提那张精緻到足以担任世界级模特的脸庞,妹

子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但是衬衫却被妹子高耸的胸脯给撑得鼓胀胀的,彷彿下

一瞬间扣住衬衫的釦子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胸脯的张力而向外飞迸开去一般;妹子

的下身是一件女款西装裙,同样也是在臀部绷得紧紧的,显然妹子的翘臀尺寸也

不小,而女款西装裙下那对包裹在黑色丝袜中的修长玉腿则是蹬着一双高跟凉鞋。

前凸后翘腿子长啊!花中铭的小兄弟几乎立刻就抬头致敬了。

不过,那位漂亮妹子很显然是误解了花中铭喃喃自语的意思了,花中铭说的

是『找个妹子来内射中出根本不可能』,而那位美女却误解成了花中铭对於挽救

公司没有信心。

「请问,你是哪位?」花中铭决定先套一套美女的个人资料。

「我叫梁彦希,是总经理您的祕书。」漂亮妹子自我介绍着。「总经理,咱

们的时间不多了,请您快点指派工作给大家吧!要知道咱们晚一分钟行动,挽救

全盛贸易的机会就少了好几分啊!」

「当然,我当然知道咱们时间不多了……」

花中铭随口应付着,心里却忍不住在想,要不要就找梁彦希来当成第一个

『试射』对象?梁彦希长得漂亮,身材又好,花中铭绝对很乐意让梁彦希拥有协

助自己拯救全盛贸易的能力,当然,用的是昨天那个奇怪的声音教他的诡异方法。

「既然这样,就请总经理赶快指派工作给各部门,让各部门立刻行动啊!」

梁彦希催促着花中铭。

「这个,小梁,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不等梁彦希回答同意还是不同意,

花中铭又继续说了下去。「咱们公司现在还有多少资金可以调用?」

「公司现在能调用的资金不多,不会超过十万元,而且因为负债严重,再加

上资产都被前任总经理和会计主任偷偷变卖了,现在公司也没有资产可以向银行

抵押借款。」梁彦希一下子就将公司的财务状况做了清晰简单的报告,看来梁彦

希担任总经理祕书确实相当称职,花中铭想着,可惜的是,对目前的情况一点帮

助都没有。

「既然公司能够调用的资金不多,那么小梁,我想请问一下,你有什么办法

能够利用不到十万元的资金,来让整个公司顺利运作起来?」花中铭问着。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祕书,哪里会有什么办法?」梁彦希噘了噘嘴,花中铭

觉得梁彦希即使是噘嘴的表情也是美得可爱。「不过,总经理您肯定有办法的吧?」

「办法是有……」

「那总经理还不快点下达工作指示?」花中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梁彦希插

口打断了。

「你怎么就不听我说完话呢?我要说的是,办法虽然有,但是只怕做不到…

…」

「是什么神奇的办法做不到?」梁彦希再次插嘴打断了花中铭的话。

「如果你陪我上床,让我射在你身体里,这样就能挽救公司,你觉得这方法

你做得到?」连续两次被打断话头,花中铭也不客气了,很直白地反问了梁彦希

一句话。

梁彦希的粉脸先是一红,随即绷得紧紧的。「总经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

候,和我……和女人上床,怎么会和拯救公司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这可是神明教我拯救公司的办法,花中铭在心中暗自说着,不

过这次他没说出来;刚才梁彦希听了他的话,竟然没甩他一巴掌,就已经很出花

中铭的意料之外了,花中铭可不想进一步刺激梁彦希,逼梁彦希将她的玉手摔到

花中铭脸上来。

就在气氛显得既紧绷又尴尬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花中铭

正要伸手去拿话筒,梁彦希已经一把抢过、接起电话,用既甜又美、听了就让人

全身发软的声音先是问了对方身分,然后这才将话筒递给花中铭。

「总经理,找您的电话。」

会是谁打来的电话?花中铭一边从梁彦希手上接过话筒,一边想着,该不会

是讨债的人打电话上门催债吧?由於太过专心想问题,以致於花中铭接过话筒的

时候,忘记顺手在梁彦希手上摸一下,错过了吃豆腐的大好机会。

「喂,我是花中铭,请问您哪位?」

「哟,花中铭,没想到真的是你啊!」电话中传出来的是花中铭在大学时候

的死党张绍成的声音。「我刚才听人说起全盛贸易公司有个不知死活的总经理上

任,叫什么花中铭,我正在想是不是你呢,这就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还真的是你,

哈哈!」

「什么叫不知死活?你说话就不会好听一点?」

「难道你还真的有办法挽救全盛贸易不成?要知道全盛贸易被很多人认为是

救不起来的烂摊子啊!」电话那头的声音一点也不改嘲笑的语气。「你就这样跑

去那间註定要倒闭的公司担任总经理,别说公司倒了你领不到薪水,还会被人说

你是个不自量力的傢伙,你以后要找工作可就更难了啊!啧啧!」

「救不救得起来,得先救过才知道,还没救就放弃,那肯定永远救不起来。」

花中铭毫不客气地驳回了张绍成的话。「废话少说,你打电话来,不会就只是和

我问一声午安、还有说这些屁话的吧?」

「算你聪明。」电话那头的张绍成嘿嘿笑了两声。「其实呢,我本来是想打

电话确认一下,看看全盛贸易公司新任的总经理是不是你;如果真的是你,那我

就告诉你一个内线消息……」

「是什么内线消息?说!」花中铭打断了张绍成的话头。

「我姊夫说,几间全盛贸易公司的债权银行打算今天派人组个联合清算小组,

对全盛贸易进行彻底的资产清算……」

听到张绍成的话,花中铭吓了一跳:要是银行派人出来清算公司资产,那么

全盛贸易就和倒闭了没两样,银行必定会先向法院申请冻结全盛贸易的现有资产,

然后进行清算,以便知道还能从全盛贸易这边捞回多少损失;全盛贸易虽然没剩

多少资产,但是至少还能自主营运,一旦法院发出了冻结令,全盛贸易就什么也

不能做了,只能等着被银行清算之后将还有价值的资产卖掉还债而已。

「你姊夫肯定有办法拖住他们派人出来清算,是吧?」花中铭急忙追问着。

「当然是有办法拖住,不然我打电话给你做什么?你现在都上了那条烂船,

想要跳船逃生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多拖一刻是一刻,或许还真的能拖到奇蹟发生

也不一定。」

「好吧,你直接说吧,要拖住银行派出来清算的人,需要我怎么答谢你?」

「咱们好同学不是?答谢什么的就太夸张了,帮个忙应该的。」张绍成又嘿

嘿笑了两声。「不过,我姊夫只能用清算资料还没准备好的这个藉口拖住他们三

天的时间,三天内你要是找不到挽救全盛贸易的方法,我也无能为力了。」

「能拖住三天也好过他们今天就来清算,那就麻烦你帮我向你姊夫说一声。」

「好,没问题。」张绍成答应了下来。「话说,你今天是不是该请我出去好

好乐一乐,就当是庆祝你就任总经理?」

「我是很想请你,但是我没钱,你要我怎么请?难道请你喝西北风?」

「你难道不能向公司申请公关交际费用吗?别和我说全盛贸易现在穷到连万

把块交际费用都付不起!」

「只怕就是那么穷,我先问问看再回答你。」

说完,花中铭用手摀着话筒,转头看着梁彦希。「小梁,我朋友说能帮全盛

公司暂时拖延一下银行派人来清算,替我们争取一些时间,但是需要一些公关交

际费,公司还能拿出多少来?」

「如果总经理需要,全部的现金都拿出来也是可以,但是没了现金,我们要

靠什么来挽救公司?」梁彦希给出了回答,还不忘提醒一下花中铭小心用钱。

「那你先去帮我领个一万……不,两万出来吧,两万应该够用了。」

「好,我这就去。」说完,梁彦希立刻快步离开办公室。

叫梁彦希去支取公关交际费之后,花中铭继续和张绍成在电话上谈了起来。

「好吧,公司还付得起万把块交际费;说吧,你想去哪里?」

「你刚才在和谁说话?是不是那个接电话的女孩子?她叫小梁?你的祕书是

吧?漂亮不?」张绍成似乎对梁彦希颇感兴趣。「晚上要不要带出来让我见识一

下?」

「怎么带出来?难道说用陪同出差的名义带出来?晚上都下班了好吧!要是

用私人名义约出来,你觉得人家一个大美女祕书看得上我这屌丝男?」

花中铭拒绝了张绍成的提议,因为他对他这个大学死党太清楚了,晚上他想

去的地方肯定不是什么适合女孩子去的风月场所,要让梁彦希同意去那种地方,

那简直比让梁彦希同意和花中铭『一起挽救公司』还要困难。

「你怎么还能算屌丝男?你现在好歹也是个总经理了吧?」张绍成嘿嘿笑了

两声。「带不出来就算了,反正以后多的是机会;那就晚上八点在至尊会所见面,

不见不散!」

「至尊会所?!你吃人……」

一听到张绍成选定的地点,花中铭立刻就想破口大骂,但是张绍成却先一步

将电话给挂上了,以致於花中铭只能看着话筒发呆,然后恨恨地将话筒挂上。

发了一会呆,梁彦希拿着一个牛皮纸信封回进办公室来,看信封的厚度,里

面就是花中铭要梁彦希去支取的两万元『【好文】【花总】(01)公关交际费』;只是当梁彦希看到花中

铭瞪着电话在生气,还没等放下手上的牛皮纸信封,忍不住就先发问了。

「总经理,怎么回事?该不是事情谈崩了吧?」

「事情是没有谈崩,只是被人敲了竹槓。」花中铭闷哼一声。「那个混蛋竟

然指定要去至尊会所,去那种吃钱的地方,没个四五万根本别想活着离开好吧?」

「那我再去替总经理支取三万元好了。」倒是梁彦希一副『这很正常好吧』

的表情,无所谓地说着。「晚上要我陪总经理一起出席吗?」

「你肯去?」花中铭惊讶着。「你难道不知道至尊会所是什么样的地方吗?」

「我当然知道啊,还不就是你们这群不干好事的男人欺负我们女同胞的地方。」

梁彦希瞪了花中铭一眼。「但是为了挽救公司,我就算再不想去,也得硬着头皮

去……对方有叫我一起去吧?」

没想到梁彦希竟然连张绍成刚才叫花中铭带她一起去的事情都猜到了,花中

铭吓了一跳。

「算了,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别去那种地方,反正我都已经替你拒绝掉了。」

花中铭故意叹了一口气,刚才他拒绝张绍成的提议是因为他没把握能让梁彦

希答应同去,可是现在却装出一副是为了要保护梁彦希,所以才拒绝对方提议的

模样来。

「原来如此……那就谢谢总经理了。」花中铭注意到梁彦希脸上一红,似乎

有些受到感动的样子,看来花中铭的装模做样似乎收到效果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