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淫色人妻

【2023年最新更新】夜柜母子45

2023-01-24 来源:

在车上我不时偷看妈妈脸色。妈妈的端庄模样,在白天完全看不出昨夜做的极端好事。

车子左转要去吃早餐,晨光透过挡风玻璃射进车内。妈妈板下遮光板,取出墨镜,她照着镜子要戴上时,我眼光从后照镜和她碰在一起。避在遮光板影子,原本一付庄严不可侵犯的脸孔,却露出昨夜妩媚的样子,朝我笑了笑,很快戴上她的墨镜。我暗暗奇怪:「夜晚和白天的女人面孔为何这么不同」

前几天一回到家总是倦得连澡都不想洗,和妈妈说拜拜,就各自回房补眠去了。今天我却精神抖敚麘诳蛷d沙发上,半点睡意没有,因为裤底还硬成一团。妈妈也不像平时般,匆匆进她卧室睡觉。在客厅东摸西摸,这边翻那边翻,就是不吭声。

妈妈走近,叫我起来,看看我屁股底下是否坐了她一本跟别人借的「自己按摩十讲」。

我说,守了一整夜的店,不要再看书了,去睡觉才是。心纳闷着:「怎从没见过家有本甚么自己按摩十讲的书」妈说,很久没熬夜,熬了这几天下来,她睡前总要照着那本书给自己按摩按摩,才睡得舒服。

我听了暗想:「按摩我已经在天鹅湖理容厅那家黑店,三号小姐珊珊的手缴不少补习费了。」轻声说,你儿子曾经参加过「盲人按摩技艺传训种子班」社工队的训练,让儿子用正宗按摩术,替妈妈按摩按摩,保证更舒服。

妈将玻璃大门扣上,脸红红的说,你干妈老是不声不响的就跑过来串门子。扣上了,她有钥匙也进不来。

我知道这两个形同单身妇女的弃妇,常在一起吃中餐、晚餐。尤其是这几天,妈妈敲我房门,叫我起床吃饭,下楼就会见到珍姨已经笑咪咪的,坐在客厅等了。

便问妈妈,「吃中饭呢」

妈说,她进不来自然就会用电话Call。还笑骂一句,你就记得吃饭!

在妈的卧室,我看她锁了房门后,又小心翼翼将窗帘拉得丝光不透。不禁想起昨夜她说的话:「……在妈妈的床上,我们母亲和儿子毫无顾忌……没人见到……没人知道……」趁妈妈将房间弄得一团黑

,很快脱得剩条内裤,撑着高高一顶帐蓬,躺在妈香喷喷的床上。

妈打开室内大灯,接着开了冷气,回头看见我这付模样,笑着骂道,是正宗的按摩术还是正宗的色情牛郎按摩术

我说:「妈,你喜欢那一种,儿子就做那种服务!」将她轻拉到床上,在她耳旁色色的轻声细语:「反正两种都要脱得光光的,做起来才舒服。」

妈脸红耳赤,很小声的说,她两种都要做。

我又问妈妈,想先来那一种

妈妈更小声的说,牛郎那种。翻身将她压在底下,妈妈柔软的嘴唇总带着一股微香。隔了薄薄的夏衣,抚摸她乳房,我摸到一对饱挺的山峰、两颗圆硬的小果,又发现- 妈妈没戴胸罩。心一动,暗暗撩起妈的裙子,曲着膝盖不动声色切入妈妈两腿间,顶上她的阴部。

从解开几个钮扣的衣襟,探手就摸到光滑细腻毫无遮蔽的乳房,膝盖也顶住了一个赤裸湿热的阴阜。

我轻轻说,「妈!妈!你的胸罩和内裤又不见了……」

妈妈祇低声说她浑身不舒服,需要按摩,叫我快动手服务,不要问了,也没说胸罩和内裤跑哪儿去了

我觉到膝盖顶住的部位,越来越热越来越湿。妈妈搂着我,张开双腿,叫我先按摩最不舒服的部位。

我问,哪个部位最不舒服妈妈的声音有些嗔意,「你膝盖顶住的部位啦!」

妈妈雪白的一双腿站着看起来并不修长,这时候裸身躺在床上,看起来却是圆润又修长。我趴在这双张开的美腿中间,轻抚两条大腿细腻的肌肤,心跃跃欲试,要不是妈妈吩咐先按摩她两腿的中间部位,真想抱起来狠亲一把。

拉了一个枕头将妈的阴部垫得高高的,妈妈的小腿自然曲了起来。那道裂缝大大张开,灯光雪亮,把她高突的阴部照得鉅细分明。除那粉红色湿润的小肉洞暂没碰触之外,整个阴部都用指头捺捺搔搔,「按摩」了几遍。妈妈流出来的水,湿了我七八根手指头,却祇轻轻的呻吟好像不太满意。我自己不祇觉得不太满意,还觉得光用手指头真没甚么好玩的。

看着那个迷人的小肉洞,正想着,要用指头挖进去还是要大展舌功。妈妈撑起上身,满脸通红,嗔声说,哪有祇按摩外面没按摩面的

我说,「来了!来了!」用大指轻捺轻搓那个可爱的小阴蒂,加上两根指头戳进小肉洞,又插又挖,弄得「唧……唧……」响。妈妈屁股在枕头上扭了起来,抓着我的手大声呻吟。干妈的小肉洞祇许我用肉棒插或舌头玩,就是不准我将指头插进去。妈妈的小屄屄却准我用指头又插又挖,这时候开始觉得有点好玩了。

挖了几下,指头好几次碰到滑腻的子宫口,妈妈哼哼哎哎说,这样按摩不太舒服,不要手指头了,叫我用大家伙按摩。

我赶紧脱下内裤握住肉棒,热狗般夹在妈妈两片湿润红红的阴唇中间,龟头搓着小阴蒂,磨了起来

。也没磨几下

,妈又嗔着声音说,不能老在外面按摩,她面很不舒服,叫我进去头按摩。

我嘻皮笑脸说:「妈!你儿子的肉棒光在外面磨着也不怎么舒服,正想进去为你服务呢!咱母子两可真的是母子连心喔……」话说完,按住龟头,挤入妈妈的小洞穴,洞滑熘熘,肉棒跟着戳进了大半截。

妈轻唿了一声,两手抓住我手臂,低声说,怎么弄了一夜还这么硬!

湿热的软肉紧紧包住龟头,我爽得说不出话来,肉棒在妈妈的阴道涨得铁硬,心祇有一个念头,就是肏屄!肏屄!肏屄!

两人热情如火,也不知道是我肏妈妈,还是妈妈肏我。

在妈妈的卧房,从她的床上翻翻滚滚干到床下,进入浴室又插了一回。

最后,妈瘫在床上,软着声音说,「不行了……不行了……妈妈又累又困没力气了,不要再挑逗妈妈,乖乖宝贝儿子,妈想睡觉了。」

从昨夜过后,见着妈妈一身雪白赤裸的肉体,就是想抱着她,亲她两个大乳房,插她肥美的小屄屄。但我的确也累了,妈妈强拉着我睡觉,祇好乖乖睡下。

睡得正酣,电话响了几声把我吵醒,妈妈先醒过来,朝我比个手势,叫我不要出声,接着才抓起话筒,嘴:「嗯……嗯……睡死了……好……好……就下去了!」

我被铃声吵醒,迷迷煳煳见她披发仰身抓着话筒,白白一对乳房巍巍挺立,讲话之间摇摇晃晃,肉棒又硬起来,伸手就去摸她那对大奶。妈妈和对方讲没几句话就挂断了,打掉我的手,急急忙忙说,死阿珍要找我们去吃中饭,人在门外进不来,按门铃也没人接,手机话Call妈妈下去开门,你快回去你房间。又再三叮咛,叫我待会儿见到珍姨时,神色要自然、要一如以往等等。我看她这般慌张样子,嘴巴应说,「是!是!是!」心嘀咕着:「老妈……就怕你自己露出马脚了!」拿了衣裤光着屁股,悄悄熘回自己房间。中饭时,三个人虽还是平日般说话,我却暗暗奇怪,珍姨怎么一句话没问起妈妈今天为何从屋内将门扣上

隔天早上,我和妈妈干得筋疲力尽,睡得正熟,珍姨突然又挂电话上来。两人讲了很多话,好像谈了很久,我被吵醒又睡着了,迷迷煳煳的。妈妈声音放得很低,听不清楚她们在说些甚么。吃过中饭回到家正要去尿尿时,妈突然说,「儿子啊!你辛苦点,阿珍要你傍晚载她去宾馆上班。」

「她不都自己搭出租车去的」

妈妈说,「你干妈这样要求,」我问了理由,她也没说,「反正你辛苦点,载她去就是了。」我急着尿尿,在浴室翻出老二,随口应道,「是!是!」哪知妈妈也跟进来,又说,「早点过去载她,知不知道!」斜眼见她探头看我,边尿边忍笑,「知道!知道!」

尿完了,妈拉着我直冲到二楼她房间。关了房门打开大灯,两下子就把我脱得赤裸裸的。

我觉得妈妈有点奇怪,笑嘻嘻说,「妈……你急甚么急嘛!」

妈白我一眼,蹲下身子抓着肉棒,亲了几下,喃喃说,「宝贝儿子的大鸡鸡好辛苦喔!妈妈生的大鸡鸡好辛苦喔!」说完,站起来自己也脱得一丝不挂,躺到床上张着两条擡得高高的美腿,屁股底下还垫一个枕头,朝我招手说,快来!

宝贝儿子快来!

我不知妈妈是否吃错药了,但看她那付浪相,那个高高挺着,鲜美淌水的小屄屄,肉棒一下被激得又热又硬,叫着,「来了!来了!」冲到床边,将两条美腿扛在肩上,妈拿住肉棒往她腿间塞去,我屁股往前一顶,就站在地板上干起来。

妈妈这次「午后奇怪的激情」,来得快也去得快。她双手抓着两个大乳房,一路大声呻吟。我站在地板上,才狠命冲撞了几分钟,妈妈尖叫几声,身子颤动,肉棒在妈妈湿热的阴道,就感觉到我熟悉的高潮来临时的阵阵痉挛。

妈妈丢了之后,我肉棒还是硬得像条铁棒,抱着她,仍想继续插。妈说,不要太累了,叫我坐在床上,她用嘴巴帮我消火。

妈妈边舔吮肉棒,我边玩弄她两个白白的大乳房。

玩了一会儿,祇觉得肉棒是很舒服却不刺激。两手往后撑着床铺,肉棒用力往妈妈嘴顶进去。就这几天我们母子两人,看那A片是多到不计其数。就这几天,看着、做着、几场实战经验下来,甚么招术不会妈见我急了,立刻张大嘴巴松开喉咙,任我长驱直入,挺着肉棒抽插起来。

妈妈的两片樱唇紧紧含住肉棒,舌头在嘴刷着棒体,两眼笑意盈盈盯着我,我看见一条香涎从她嘴角流下来。活色香艳,比起那些A片镜头更是迷人又真实,才干几下就抖着肉棒,大股大股泄在她嘴。好像才闭上眼睛,搂着妈妈没睡多久,电话又响了。

妈探手抓起话筒,「喂……」了一声,朝我比着那个「隔壁挂来的」手势。

电话挂断后,妈妈伸伸懒腰,大口打个哈欠。轻声说,阿珍叫你现在就过去,帮她移一座大柜子还是甚么的。

我看看钟,「妈……才三点多,再睡一会儿好么……」妈也看了钟,皱着眉头说,「可是阿珍需要你帮忙耶!你现在就过去,忙完了好载她去接小夜班,乖,妈妈的宝贝儿子。」说完,搂着我亲了一下。

那个柜子在珍姨卧房内,重得要命底下又没轮子,幸好祇换了摆设位置,移个四、五公尺而已,不花五分钟时间就完成了。

珍姨看着那柜子,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男人……」

我说,其实两位美丽的妈妈合力就可移动这柜子了,根本就不须要你儿子这种笨男人帮忙。

珍姨没回话,祇叫我快去浴室洗手。

我进了浴室,她也悄悄跟进来。从后面搂住我,低声说,「除了搬柜子之类的事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须要男人。」问我,「妈妈的憨儿子,你可知道是哪件事」

她这个样子问话,我怎会不知哪件事。还没答话,一只细腻柔软的手摸着解开了我衣服几个扣子,轻轻搔着我的胸膛。

我拿住她手往裤裆摸去,低低笑说,「妈妈……儿子憨憨的,不知道耶……你来告诉我……好吗」

珍姨抓着硬成一团的裤裆,在后面娇滴滴的说,你手洗干净了到妈妈床上来,妈会告诉你。

洗好手走出浴室,珍姨已经脱得全身祇剩胸罩内裤,靠在床头等人了。见我出来,拍拍床铺,叫我上床坐在她旁边。

我看她背垫着枕头,两腿交叉,满面笑容斜靠在床头。虽着纯白胸罩内裤,一身肌肤却是凝霜赛雪,竟然比那纯白胸罩内裤,白得还耀眼,裤底的肉棒不自禁硬起来。

心想,珍姨从未准许在她家中做爱,今天言行举止却隐隐有些奇怪。想想,机不可失,也脱得剩条内裤,撑着裤裆一顶小帐篷,嘻笑着跳上床。

珍姨搂着我笑嘻嘻说,「憋了几天,好不容易说服佩姊将你借出来,乖宝贝……想不想干妈啊……」

我指着撑得高高的小帐篷,也笑嘻嘻说,「妈妈大人!你看看他,就知道儿子想不想你了。」珍姨从裤腰伸进去一把抓住他,边骂,「小坏蛋!小坏蛋!」边扯下包住他的黑色三角内裤。看她那付浪样,我也急急忙忙解下她的胸罩。一对大乳房垂垂晃晃,又美又肥,比妈妈哺育我的那两个,真的大上许多。

我含着红红的奶头用力吮了一下,珍姨身子也颤了一下,压住我头,轻声说,还有裤子!裤子没帮妈妈脱。

我摸索着小内裤,指头碰到中间湿湿的一片,捺着裂缝就在那湿热地带挲摩起来,嘴巴也停在她温香饱满的两乳间,谑笑说,妈妈想儿子居然想成这样了!

珍姨身子颤抖,掐了我一把,紧紧将我搂在怀,又骂着,「快帮妈妈脱下来!小坏蛋!小坏蛋!」

几天没弄珍姨的小屄屄,确实有点想念。肉棒戳进她的小洞穴时,还听见娇娇软「啊……」一声的悉熟轻叫。龟头陷入洞一团嫩肉,被紧紧包住。和妈妈玩了几次,今天又回头来插珍姨的屄屄,才觉得两个小洞穴很相似。棒子戳进小屄屄,原想停个几秒钟再抽动,珍姨胸前两个大球挤上来,小嘴巴在我耳颈旁喘着热热的香气,搂着她,两人肌肤紧密相贴又是片片滑腻细嫩,怎能忍得停几秒钟才抽动!大肉棒一拉,死命插弄起来。

今天下午也真诡异,妈妈先来个「午后奇怪的激情」,接着珍姨又来个「奇怪的黄昏激情」。和她干姊一样,虽热情如火,性欲却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压着她使劲狠干,珍姨紧紧抱住我,扭动下体,闷着声音,轻轻叫着,「要被儿子玩死了……这么硬……这么用力……」

看着珍姨妩媚浪荡,淫声浪语,又觉得她阴道一夹一夹的,肉棒在面插动好舒服!我精神大振,更加死命的勐撞她小屄。

也不知捅了多久,珍姨身子抖动起来高声尖叫,潮水阵阵,兴奋到极点。过了半响还紧紧抱着我,叫我把大家伙用力顶在头不要动。

又抱了一会儿,才松手软软的瘫在床上,肉棒插在阴道却还硬梆梆的,我摸摸她泥泞一片的阴部,干咳了一声。珍姨懒洋洋看看钟,娇慵说

,「时间不早了,你再弄妈妈的话,又是没完没了的,起来罢……」

我们干妈干儿两人,上床这么久了,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立即「噗!」的一声,轻轻抽出肉棒往她张开的小嘴巴插进去。

珍姨大概很累了,我看她是一脸疲态,闭着眼睛在舔棒。不过还是很努力的哄到我将一大团精液,快快乐乐的射进她嘴,白白的精液从她嘴角流出来,才喘着气叫我抱她去清洗。

抱她去浴室时,珍姨摸着我臂膀,低声说,「刚刚看你搬柜子,手臂又粗又有力气,害得妈妈直想扑上去咬你一口。现在抱着妈妈,臂膀摸起来好像更粗壮了。」

我低头说,「妈妈!你儿子还有一条胳臂,你应该知道罢,也是很粗壮的喔!」

两个人正在浴室清洗,电话响了,珍姨叫我勿出声,光着身子摇摇晃晃走去接电话。一会儿她又摇摇晃晃走进来,满脸倦态说,「佩姊问我们在干甚么,快五点了怎还没去宾馆。」

去宾馆途中,我摸到口袋有包东西,想起妈妈拿给我的三角裤。我骗她,是我从椅缝抽出来的。珍姨红着脸拧我一把,还很仔细看了看她那条小内裤。

夜去宾馆交班,妈又问,有甚么较特殊的客人或状况等等。珍姨翻翻登记簿,答说,也没甚么,就是212房宿了一个色咪咪的男客,进房没多久,就要召女人,送来没五分钟又要柜台再召一个玩双打。

珍姨脸色带笑看我一眼,放低了声音说,那男人瘦巴巴的,一条大腿恐怕没我们儿子一个胳膊粗,跟人家玩甚么双打还好没玩出事情来!两个女孩刚刚走了,都是庆叔店的女人。

妈拍她一下,笑说,「好了!其它呢」珍姨红着脸说,「没有了。」

我听她说了︰「一条大腿恐怕没我们儿子一个胳膊粗,跟人家玩甚么双打」

想起下午抱着她进浴室时,两人说的话,忍着笑绕过妈妈,趁妈探头寻物时,钳指在她屁股上轻轻掐了一把,珍姨转头瞪我一眼。又跟妈妈说,她今天下午布置房间,好累,不想回去了,晚上要在休息房过夜。

妈听了,伸手贴着她额头,关心的说,「是不是感冒了有没有发烧啊」

珍姨说,「姊!没有啦!太累想睡觉而已。」

我今天也累得要命,想叫妈妈独自看上半夜,好偷懒跑去休息房睡觉。在一旁听得暗暗发急,心想,「你干儿子今晚不止上半夜要睡休息房,下半夜还要同你干姊睡休息房呢!跑来凑热闹干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