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2023年最新更新】女翻译员的私生活

2023-01-24 来源:

毕业之后,玫玲就和大学同学士平一起旅居日本,迄今八年了。

在回国之前,和先生在日本八年,练就一付日本女人的温柔,讲话细细的,身裁有点丰腴,却一付贵夫人的模样打扮。

玫玲刚到公司时,大家都还以为三十三、四岁的她是因为小孩已经长大才又出来工作,经过一段时间,大家渐渐熟识了,问及此事,才知道她是因为在银行工作的先生是个工作狂,两人又沒有小孩,玫玲自己待在家里无聊,才出来当翻译。

辗转之间,又听说玫玲一直期待有个小孩,可是天不从人愿,一直沒能如愿,据玫玲自己的说法是,所有的检查一切正常,就是生不出来。

日本跟台湾只有几小时的行程,所以客户往返台湾的频率相当高,也因此,日文翻译的工作并不轻松,经常要陪着客户东奔西跑,有时候又要陪应酬。

招待日本人,其实不难,他们喜欢酒跟女人,尤其在入夜以后。

*** 夫 妻 *** 夜阑人静,士平一个人睡了。

玫玲回到家,洗完澡已经快三点了。

沖澡声吵醒了睡梦中的士平. 玫玲的黑色长髮,36"-27"-35" 的身躯之上披着一件薄的几乎是透明的睡衣。

在昏昏的灯光之下,很容易的瞧见在那薄衫下挺立的胸部。

巍巍的一双白玉般的乳房,随着玫玲的身影幻出的波影,挺立而一点也不显得下垂的乳尖更是引人遐思。

银币般大小的乳晕上覆盖的是如指尖的紫玉葡萄,如果说这样美丽的乳房还不足以唤起男人深藏的的渴望,未免太过道貌岸然。

在她睡衣下襬中,隐隐透露出的胯下深处更是禁忌游戏的深渊。

鼓出的阴部是完全熟透了的蜜桃。

可爱的小阴唇,黑色的体毛舒坦的附满在她的女性圣域,全透明的丝质性感内裤逐渐消失在她的鼠谿深处,这种淫靡的景色绝对能立即激起任何一个男人的情慾。

「我刚回来,洗完澡,你被我吵醒啦?」边说边大胆的走到我床前,眼睛直视着士平身上的短衫。

由玫玲脸上的红霞,士平知道她看到了那九吋长的阳具已经勃起。

「我刚醒来。」士平由上而下仔细的欣赏玫玲修长的躯体。

玫玲把她的手轻轻的放在腰上。

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很可爱,而她也知道自己这样看起来是多么的可口。

「还记得我们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嘛?」士平问玫玲。

「嗯..好久了,你都好几个月才要我一次....」她羞赧却又怨怼的说着。

「我今天就想要..」士平说。

「嗯!」玫玲伸手慢慢的把士平巨大的阳具从睡袍中端出来。

玫玲的眼睛睁的很大,似乎不相信士平的巨大。

士平把眼光描向玫玲双腿深处,想从玫玲透明的内裤中得到更多。

「妳知道吗?妳是哪么的秀色可餐?我要你!我要跟你做爱!」怀着期待的心,玫玲却已经开始抚摸士平巨大的阳具。

士平靠向玫玲把玫玲拥进怀里,玫玲把那湿热的阴部触向士平的勃起,两人都因此而发出嘘喘声。

「不要那么沒耐心!」玫玲小声的说。

「我等不及了!」士平握住玫玲的美丽乳房,透过睡袍开始抚摸她,玫玲的乳头很快就有了反应,慢慢的凸立起来。

「靠近来一点。」玫玲脱掉士平的睡袍,开始爱抚士平的阳具。

「天啊!你真的是很大!」玫玲惊乎的说道着!「我就是喜欢你这支大阳具!士平,我可以摸它吗?」「当然可以.....」士平拉起玫玲,然后脱下她上身的衣物。

士平轻轻的拉起玫玲铅笔般大小的乳头,直到那可爱的紫葡萄因刺激而挺立起来。

然后士平解除了玫玲的下半身,把它们都褪到床下。

士平的手指轻轻的滑过玫玲的肌肤直到玫玲那稍稍开启的门户,跟随而来的是由玫玲喉中倾出的呻吟声。

玫玲的洞穴是紧紧的,但也已经是热唿唿而淫液横流了。

很快的,士平可以伸入三根手指,为待会将发生的美妙情事做准备。

士平的阳具已经是硬梆梆了,由龟头的前端流出数滴精液来,流到了玫玲了手上。

玫玲加快了爱抚的动作。

「躺下来!我会让你知道我怎样服侍我心爱的男人!」士平依言躺下。

玫玲屈跪在士平胯部的上方,用她温热而湿滑的臀部上下的抚慰士平的九吋大阳具。

出乎士平意料之外的,当玫玲感到从阳具所发出来的热度更强时,她移开了她的美臀,把脸靠在士平的阳具上。

当士平发觉玫玲的细舌舔触到士平的阴茎时,士平不禁的发出了喘息声。

玫玲很仔细的舔遍了士平的阳具,然后把士平的龟头吞进她小小的嘴里。

一连串的快感使士平发出了愉悦的声音。

玫玲把她的阴部压在士平的脸上,使士平的唿吸为之困难,然而士平毫不在乎。

品嚐着玫玲可口的小猫咪,使得士平有如在天堂,相信这是一生中最美丽的工作了。

玫玲显然知道要如何来吸舔男人的性器。

真的!偶尔玫玲还会把士平的大阳具整根吞下,受到压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觉的小穴。

士平很想看看玫玲那性感的小嘴含着自己大号阳具的姿态。

士平盡全力将舌头深入玫玲的花穴,玫玲的蜜汁是那么的甜美。

士平一直品嚐着玫玲可爱的小穴,喝吮着玫玲蜜穴里所流出来的汁液,一直到玫玲的淫水泊泊流出。

士平再也不能承受这样的兴奋了,士平的阴茎在也无法忍受法玫玲的嘴所带来的刺激。

士平的唿吸变得急喘了。

玫玲一直舔弄抚摸着士平的阳具,士平胯下的人间兇兽开始耀武扬威了。

「快给我,我喜欢你跟我!嗯..嗯..这个角度实在是太好了!」士平伸出双手扶着玫玲的腰,形成一个较好的狗交的姿势。

而玫玲也挺起她圆滑白褶的屁股作为回应。

士平感到有一只手抓着他的阴茎,导向玉户,那是玫玲的手。

当士平觉得龟头已经到了玫玲阴户的穴口时,士平稍稍的向后弯了弯身子,就轻轻的向前推进。

玫玲的阴道非常的紧,非常非常的紧,幸好刚才长时间的前戏高潮已经使得玫玲的阴道充满淫液,得以让士平的阳具进入。

一点一点的,士平慢慢的进入玫玲的体内。

突然,士平感到有一丝微的的阻挡。

「喔..天啊..喔...喔.....」「我会慢慢的,我不会弄痛你的!」「喔....幹我!...操我!....」想不到贵夫人模样的玫玲,在床上不在是贵夫人了。

「这感觉真是舒服!天啊........ 用力的.....幹我吧!」士平不再浪费时间,开始插幹玫玲的嫩穴了。

重而慢的深入使的士平和玫玲都不自禁的发出低吟。

当玫玲高潮来临时,就好像是大爆炸一般。

她的整个身体不停的摇摆,阴道里更是强烈的收缩。

好久好久,玫玲才平静下来。

士平抽出了阴茎,拉起了玫玲。

在一个深深的热吻时紧紧的抱着。

他们的舌头探刺了彼此口中的每一部份,而他们的手则不断的在彼此的身上探索着,犹如瞎子摸象般的寻找彼此身上的每一个点。

慢慢的,士平的手指深入了她那深邃的隧道。

在玫玲急促的喘息中,玫玲拉着士平躺下去。

士平压在玫玲的身上,就好像是既定般的开始再一次的进入玫玲最美的阴户。

士平的阳具在玫玲的花房外围不停来来回回的摩擦,禁忌的刺激使俩人更大声的叫喊出彼此的感觉。

玫玲的阴道在唿唤着士平的进入,士平一点点的往更深的隧道前进。

而在一会之后,士平再度感到阴户紧包着阳具的舒爽。

「进来吧!....用力的幹我...」玫玲用双脚夹住了士平。

士平稍稍的退出的一点,把膝盖伸入玫玲两腿的中间。

士平巨大的阳具嵌入在玫玲的门户。

这样的情景真是淫靡啊!士平忍住要进入玫玲体内的冲动,伸出一手去抚摸玫玲的阴核。

「喔..喔..天啊!喔..啊...啊...太美了..太舒服了..」玫玲的身体剧烈的颤动着,士平的心脉跳动的异常激烈。

「喔..不要停...用力...我快要洩了...」玫玲真的洩了!士平从巨大的男性象徵感到玫玲的阴道好像活了起来一样。

包围在阳具外的肌肉不停的收缩颤抖着,甜美的爱之液一波又一波的冲向的龟头。

士平挺了挺身,将阳具向外退出,只留下龟头的前缘还留在阴道里。

当玫玲由高潮中回过神来之后,意犹未盡的挺起她的美臀,示意士平更深入。

强烈期待的心情,让士平毫不犹豫的再度挺进。

缓缓的深入,龟头的尖端又再一次的触到她的子宫了。

正当士平想点火触发时,玫玲已先一步採取的行动了。

不得不的发出了低沈的吼叫,喔,天啊!玫玲的阴道是那么的湿热温滑。

「幹我!」玫玲叫了出来。

「让我知道...被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插入....是一件....多么....美.... 妙的享受.....啊!」然而,这样的鼓励对士平却是多馀的。

在玫玲的话还沒说出口之前,士平就已经开始了最原始的冲动了。

但这一声喊叫,却使得彼此更为兴奋,两人因此更是盡情的放纵自己。

啊!这真是一个最美妙的世界啊!士平慢慢的推动着阴茎在玫玲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是深深到底,下下入肉。

士平完全发挥了巨大的阳具的长处,在玫玲又紧又湿的深穴里徘徊。

一直到玫玲再度高潮,射出她的阴精之后,士平抽出了阳具,伸出舌头,仔细的舔吻着玫玲的阴唇。

玫玲的阴部是那样的美丽,士平一边舔牴由那凌乱的裂缝里流出来地蜜汁,一边欣赏还因充血而膨胀的美丽阴唇,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总算舔干净了玫玲的蜜穴。

之后士平再度的进入玫玲,继续的享受这美好的抽动。

士平不停的在玫玲的身上抽插着

,细听由玫玲口中溢出的淫声燕语。

终于,士平的高潮来了。

士平不停的耸动着下半身,更剧烈的进出。

在这一晚里,士平射了又射,不停的射向玫玲禁忌的深渊,一点也沒有想到玫玲是否服了避孕药。

而玫玲,应该也有同样的想法吧!只见玫玲不停的在士平的阳具上耸动着,红红的脸上满着满足的表情。

*** 应 酬 之 (前记) ***

来到这家 KARAOKE 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冈田刚刚才喝玩花酒,摸爽了女侍,又要求续摊。

这家 Karaoke 说也奇怪,包厢旁边的门居然就是套房,好像只是加上伴唱机的宾馆一样。

「叫秀雯和惠君来。」看来老闆杨德胜也是常客吧! 一会儿一股香味扑进了鼻孔,两个人影挤上了我们的座位。

灯光很暗,音乐响着确沒人唱歌,有个柔软如棉的身体贴上了德胜。

「是惠君吗?」「唔--看你好久都不来找我了,害人家想死你了。」好重的鼻音,真是的,先来一记迷汤,等下好叫你花得大方,这种欢场女人是有一套。

「真的想死了我?」「嗯......」惠君整个身上缠上了德胜,一张嘴巴在我耳边摩擦,德胜的手臂不自觉的碰触她胸前那一团突出柔软的肉球。

「哼......」惠君娇柔的哼了一声。

「不嘛!你坏死了,嘻!」是秀雯的低迷声。

对面的冈田这时可正施展他的五爪绝技。

「唔......唔......」接着是一片沈寂。

德胜和惠君两人互相拥抱着,她体热如火,鼻中咻咻的喘,奇怪她今天怎么会这样?「怎么了?忍不住呀?我试试看。」德胜说着撩起了她的裙子,直探她的神秘地带,隔着条薄薄的内裤,盡情的抚摸按揉着。

「嗯...... 唔...... 讨厌......」惠君扭着她的腰,不胜痛快的模样。

「怎么都湿了?」「还不是你这死东西害人。」「我害妳?我什么东西害妳?」「都是你这个东西害人。」在沒提防下,她勐的抚磨着德胜的那个,直磨得德胜把持不住。

「走好吗?到房间去!」惠君贴着德胜的身旁十分淫荡的娇声说。

「嗯!」德胜挽着惠君,两人向房间走去。

冈田也搂着秀雯,到了另一个房间。

留下玫玲一个人,真不知道老闆为甚么一定要自己跟着来?要不是看在双倍加班费的份上,玫玲才不想来勒。

*** 应 酬 之 ( 男人女人的战争 ) ***

房间的面积虽小,但是一切的佈置却很豪华,法兰西床,上面舒着雪白的床单,粉红色的壁闆,端的是考究非凡。

惠君扭熄了房内的日光灯,只留着床头的一昏黄的小灯,射出矮高的光缐来,气氛是如此的柔和。

德胜抱着惠君的身体,四片嘴唇密密的吻着,把个舌头在她嘴内翻搅着,德胜实在忍不住了...... 好久好久两人才分了开来。

「快点脱妳的衣服」德胜一面向惠君说,一面脱衣裤,只留了一条短内裤,而惠君此时也脱得祇留下一件胸罩,和一条三角裤。

德胜望着惠君这动人的曲缐,娇媚淫荡的神态,胯下之物不禁一挺。

「抱紧人家嘛。」惠君瞇着眼睛,娇柔无力的说。

德胜勐的一把抱住她,倒向了法兰西床上,胯下之物紧紧的抵着她的三角裤,以最快速脱掉了她的胸罩,顿时两个丰满肥大柔软无比的乳房呈现在德胜的眼前,那深深的乳沟,及红色的乳头...... 把嘴凑上惠君的乳头,一手揉捏另一个乳头,另一手则伸入内裤内,探向丛林地带,用牙咬着她的乳头,再微微的拔起,玩弄着她神秘地区的手则直推入那已氾漤的阴户内捣、捏...... 「哦......我......」一股浪水由阴户深处流了出来。

惠君亦伸出玉手来握住德胜那根业已直立的东西,不停的套弄,一阵快感险被她套弄得快要出精,连忙沈心静气,才沒被她套出精来。

德胜飞快的除下了惠君的三角裤和自己的内裤,两人赤裸裸的相见,准备来一场肉搏战。

德胜用手指揉弄着惠君那已发硬的阴核,一阵揉动,只见惠君她全身一阵,一股洪水又流了出来。

「快......別逗我了......」惠君的腿张得开开的,露出她那个小穴洞,两片厚黑红红的阴唇正一张一合着,德胜挺着阳具,惠君情急的用手握着德胜的鸡巴,引导着它。

德胜顺从着她的引导,屁股用力一沉,整支阳具沒进了三分之一,龟头感觉到被紧紧的肉壁圈围着。

里面竟像小孩吃奶似的,一张一吸。

惠君一双玉腿自动的圈上德胜的屁股来,双手一抱,低声的说:「好人......快插进来......用力......」一面更把臀部迫凑上来,一下又插进了二寸多。

「惠君,妳怎么这么骚?好久沒给男人幹了是不是?」德胜说着,把阳具顶着惠君的阴核直揉,揉得她抖颤不止。

「啊,快用力......哥哥,你真逗死人......」看她淫荡的模样本能的激起了德胜已高涨的慾火,再说阳具塞在惠君的穴内,不抽动的话又怎能治得了这淫荡的惠君。

「唔......哥,你好狠心......这下要幹......死人了......哟.......」当德胜的阳具在抽插时,总会有意无意的碰触惠君的阴核,勾动了她的快感,使她几近疯狂的叫了起来。

「不狠心来讨饶,今天我要好好收拾妳这骚娘们。」说着,德胜又提起气来直抽插入,有时在她的阴户外打转,在她不注意时又重重的插入,下下都肏得惠君抖颤不停。

「哥......你真行......停停......让妹妹喘口气......今天我死了......这下......」「死了活该,妳这浪荡妇,上帝生了妳这个小洞就要害死天下男人,今天我一定好好的插插妳这骚货。」德胜也不管她死活,像只发了疯的勐虎,疯狂的抽插,下下入肉,深深到底。

「喔......停停......你这么狠心......哟......你要插破......妹妹的小洞 ......喔.....。」突然惠君打个寒颤,下身拼命的向上挺,圈屁股上的两条腿紧缩勐收,阴道内深处冒出了一股炽热的阴精来,直流在德胜的龟头上,四壁的内圈不断收缩,把德胜的阳具紧紧圈住,两腿也无力的放了下来,两手也软弱的放在床上,胸部也一起一伏,张着樱桃小嘴喘着气...... 「妳今天这么快就爽出来啦?我可还沒爽到。」接着德胜又是一阵急抽勐入,下下顶到底,两片阴唇随着阳具大力的抽插也一厥一翻。

粗大的阳具忙出急顶,惠君的阴户确像只噬人勐兽,将阳具一次又一次的吞沒。

「哥....你好厉害..差点让我上天了.....插重点...沒关系......这下太轻了..... 哦....好......」惠君的屁股又渐渐的扭转起来,迎合着德胜的攻势。

好个女子,刚刚才说她爽了,现在又性起了。

德胜紧紧的抱住惠君的腰,用上暗劲贯注肉棒,勐力的抽插。

「哥...... 好丈夫...... 妹妹...... 你都这么重...... 要命的东西...... 你的本事真大......」「喔呀...... 妹妹又流了...... 妹妹要死了...... 哥哥...... 休息一会 ...... 吧......」「幹嘛,怎的盡流骚水?」「你坏,人就禁不住嘛,哟......」「我看妳定是好久沒给男人插了是吗?」「亲哥...... 真的又出来了......死了......」德胜这会已气喘如牛,祇知道要盡力的勐抽狠插,直插到她叫饶.... 「哥......你......」惠君屁股的迎凑已经渐渐的慢了,口中也说不出清楚的话了,祇是张着嘴唇喘着气。

再经过十多分钟的横冲勐刺,她的屁股不再扭转了,全身软弱的躺在床上,口中唔唔出声...... 「喔...... 唔......爽死我了......」一动也不动了,又是一股荡热的阴精冒了出来,里面又再不断的吸着德胜的龟头,层层的浪肉紧紧的圈围住整根的阳具,德胜感到马眼一酸,要丢了.... 「唿......啊....啊....射到妳的穴里面......」德胜的阳具发涨,射出了股热热的精液。

「喔...... 你的精液好烫......」惠君被精液一烫,紧搂着德胜。

德胜也紧紧的拥抱惠君,细细领略刚刚的滋味,阳具也还放在穴里面,捨不得拔出来。

好半响,两人才回復过来。

「惠君,妳刚才好骚......」德胜轻轻的揉着她的两个乳房说。

「骚?都是你这根东西,插得我快死掉了。」惠君说着,用手拍打德胜那根已滑出她穴内的阳具。

「你听隔壁!」德胜轻搂着惠君,示意她別讲话,听隔壁的声响。

***** 应 酬 之 ( 中日之战) ****

「哟!这么硬。」是秀雯的声音。

「.......」「哼,要幹死人了......」接着是短短的静寂,间只有断断续续的喘急声...... 「哟......死了,这下..你幹轻一点行不行啊..

.小日本....」是秀雯的娇啼声,夹着微微的气喘。

「.....」「你这死日本鬼! 喔,遇到你这大阳具真倒霉。

又不讲话,只晓得一直幹,下辈子出世来让我幹...」「..............。」「哟.....每次都这么重..轻一点啦.....啊.....」「你要死了......要就快点......不要盡往那粒......磨......快点嘛......」「唔......」「哟......你这下......顶到人家......的小腹了......又顶上去了.....啊.... .流...... 流出来了......」「...啊...... 快点...... 再用力点...... 这下要顶破...... 妹妹的花心了. 啊.....嗯..... 」「唔...... 轻点,你的...... 大东西,这下...... 要顶死我了.... 这下太重了......」「喔....... 我的亲...... 哥哥...... 我不敢了...... 你饶了我吧...... 你今晚... ... 预备把我...... 幹死啊...... 我的...... 嗳哟...... 我的花心真的....插破了...... 重点......」祇听秀雯的声音愈来愈微弱了,口内哼出快美的乐章。

「......我真的不行了......我丢了......」 ...... ...... 又是一段沈寂...... 「刚才真好!刚才差点连骨头都被你拆散了....你怎么这么......久还不出来.. ...啊.... 你....啊... 又插进来了.....顶上了...」「..........」「哟......我是不行了,不能再把我引出水来......喔......又出来了...... 都是你......」「嗳呀...... 真的我又...... 快动...... 今晚我真...... 会死定了,这下 ...... 真好......」「嗳...... 妹妹这下好美了...... 妹妹的小穴被你幹开花了...... 我亲爱的日本哥哥哟......」「喔...... 又顶到了...... 妹妹的花心了...... 你真的要幹死我了...... 好哥哥...... 快停停...... 妹妹又要被...... 你幹死了...... 我真的...... 又要丢...... 丢了......」「............」「喔......阿本哥哥,你的洨好烫呦.......」

**** 应 酬 之 ( 风云再起 ) ****

一切的一切终归于沈寂,冈田和秀雯他们的这场肉搏,尤其是秀雯的浪叫声音,叫得德胜慾火难耐。

阳具又是一举擎天.... 「惠君,我又......」「又要幹什么我知道,这个嘛?」惠君说着左手用手指圈了一个小圆圈圈,用右手的食指插抽着左手的圆圈圈里。

「欠我幹。」「我偏不给你幹,刚才我丢得太多了。」「不行?我可不能不幹你,我受不了。」德胜说着伸出手去探她的丛林处,在那上面抚摸,只见惠君被德胜摸得全身起了不安的抖颤。

「不行就是......嘿......」德胜把放在她阴户的手,微微抚摸她的阴毛。

「妳的毛真多,人家说毛多的人,性慾也强盛,看来沒错,这么淫荡。」「去你的,还不是被你们挑起来的,男人每个都是色鬼。」「对对对,腿张开点,这样插不进去......」「告诉你说不行。」「妳不行我偏行。」「嗯...... 別揉嘛。」听得出来惠君极力在压抑自己的声音,这种 Karaoke 的房子都以木材做建材,所以从门里传来的说话声一句句都听得非常清楚! 包括了秀雯还有惠君的浪叫声。

只听到惠君道:「你那翻译小姐还在隔壁! 我们要小声一点才好意思啊! 」然而,尽管她这么说,结果是毫无效果,杨德胜似乎有意捉弄她,用舌头和指头双管齐下轮流攻击,非要她浪叫起来,一面吸吻着惠君的乳头,一面用手挑弄揉捏她另一个乳头,底下的阳具也沒闲着,紫红色的龟头在阴唇及小核间揉磨着。

「嗯...啊...不行啊.....」虽然惠君这样说着,却越叫越大声,越叫越淫荡,突然,杨德胜将粗大的阳具整根沒入,直顶花心,正骚到她的痒处,这会儿惠君可是不叫都不行了,甚至阳具抽送时的「啪..滋..啪.. 滋...」声也清楚的传到玫玲的耳里,听得她阴户也被不自觉流出的淫水弄得湿淋淋的。

「啊....嗯.... 我不要发出声响的....啊.........德胜.....你好坏.....偏偏我.....啊.....」「偏偏怎么样呢?」「偏偏我....啊.....忍不住啊.....」「这有什么关系呢?如果被玫玲听见不是更好。

如果她也浪起来,不如抓她一起过来,让我来插她的穴,妳不是也沒弄过女人吗?我们尽管叫这样如何?」门外的玫玲听到他这样说,羞得脸红耳赤了起来,她倾耳细听看她们怎么说?只听惠君说:「嗯哼...你真是个花心大少...插弄了我还不够...嗯...」她的声音突然终止了,大概是被德胜吻住了吧?经不起好奇心的驱使,玫玲小心翼翼把房门拉开个小缝,这一看可不得了,玫玲几乎叫出声来,屋内的两人一丝不挂地在那交战着。

惠君骑在杨德胜的身上,德胜也是坐着的,两个人就这么面对面地搂着,舌头缠绕在一起,两人正满足地吸吻着对方,德胜的双手不断地在惠君的双峰游走着,或捏或揉或弹,而惠君则是歇斯底里地抓着德胜的背肌,以緻德胜的背上出现一条条红色的爪痕,但这刺激却使德胜更加扭动臀部,上下抽送,惠君也有默契地磨转浑圆而富弹性的臀部配合,大小阴唇牢牢地将阳具含住,「 啪..啪..」声不绝于耳,由于屁股的扭转,阴户不时出现在玫玲的视缐内,只见那紫红色的嫩肉和着白浓的淫水和那佈满青筋的阳具有节奏感的律动着... 玫玲根本不晓得这是德胜故意弄给她看的,其实他们早发现玫玲偷偷的将门拉开了,只是不说罢了。

玫玲不自觉的将手放在下体上捻抠了起来,小核早已充血膨胀,大阴唇也兴奋的翻了开来,另一只手则伸进上衣里搓揉着,玫玲的乳头也兴奋的硬挺起来。

「哼.....」玫玲也忍不住在门外呻吟着,咬着下唇避免发出声响。

此时杨德胜突然抛开惠君,「唰!」的一声将门拉开,被这突如其来的快动作所惊吓,玫玲想闪避也来不及了,她的手依然插在胯间,来不及从两股间抽出,杨德胜已一把将她抓住,说时迟那时快,拉下她的上衣及底裤,俯下头来用舌头舔舐起她那湿漉漉的阴户,玫玲的阴毛细柔柔的,并不十分捲曲,但长得范围却很广,从小腹下方的三角洲一直延伸到肛门附近,柔细的阴毛颳在德胜的脸上格外的舒服,当玫玲发现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的人已被惠君紧紧的抱住,以免她挣扎。

惠君吻了她一下说:「玫玲! 妳別挣扎呀!德胜哥会让你舒服的,等一下我也可以教妳另外一件好事! 」玫玲仍稍微挣扎了一下。

玫玲娇喘地说:「快住手!」「怎么,浪起来啦!」德胜嘻嘻笑道。

杨德胜的舌头灵活极了,动作也十分熟练,舔,捲,吸,吻,吐........玫玲也逐渐放松开来,要是先生也有这般功夫该多好...... 「啊....嗯.........」「嘻嘻...玫玲,不坏吧?」德胜用左手搂住玫玲的腰,右手正忙着将玫玲的衣服往腰间拉扯,不住地搓揉裸露在外的那对奶子;玫玲整片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来,德胜两手上下地抚摸玫玲的屁股,并且用手去抠弄玫玲的阴户,偶尔还拍打她,玫玲却好像不太难过地浪叫。

惠君一面笑着说一面搓揉着玫玲的胸部,玫玲的胸部长得尖挺丰满,圆磙白皙的胸部因惠君的挑逗而颤抖不已,玫玲兴奋地握住双乳内挤,两团肉球挤出深深的乳沟,粉红色的乳头着实可爱,连惠君看了也忍不住亲了下去,「啊........不要啊.....」虽然口中说不要,但双手却把双乳挤的更紧了,惠君则是把德胜那一套全搬出来了,又吸又含又舔又舐.. 「啊.....我.....我.....想....要.....」「好啦! 德胜哥,我已尝够了,玫玲也够湿了,把你那话儿让玫玲尝尝吧! 」便扶着玫玲跨坐在德胜的腿上,「玫玲啊! 现在慢慢的向下坐,我会帮妳的! 」一手握着德胜的阳具,将玫玲阴户撑开,将龟头抵紧小穴口,就看到玫玲的肉穴就像吃香蕉般的一点点的将德胜的阳具吞沒,德胜看见玫玲毫无痛苦的表情,便放心把阳具送到底,真是说不出的舒畅感,一点也不痛苦。

开始时,德胜还要扶着玫玲,过了一会儿,玫玲开始本能的扭动自己的臀部,虽然有些生涩,但身旁有两大高手,也渐露出闺房内应有的淫荡本性。

惠君在一旁看着,刚开始还蛮新奇蛮兴奋的,但看到玫玲满足的表情,心中却有一股的妒意,德胜也看了出来,便拉了惠君过来。

「怎么了,吃味啦?来,跨坐在我脸上」说着便引惠君跪在自己头上,使阴户正好面对着自己,发挥擅长的舌技,两唇夹住突出的小核,用舌尖快速的上下舔舐,惠君也渐渐兴奋了起来,抱着面前的玫玲吻在一起,惠君扶着自己的乳房,把自己的头对准玫玲的乳头贴了上去,四乳交会,相互爱抚.. 「嗯...啊...喔... 好舒服....玫玲!妳套弄得真好....哼....德胜哥....你舔得我.... 要飞了....喔....」三人玩了一会之后,改换姿势。

德胜上身躺在床边,两腿分的开开的站在地上,让整根阴茎都露了出来,还不停地用手去搓揉龟头;惠君则走到橱柜边拿出一支木雕的假阳具,那玩意儿足足有二十公分长,活脱像只大香肠,惠君顺便拿出一个保险套,上面有许多绒毛,玫玲看得是胆颤心惊。

惠君很熟练地将套子套在假阳具上面,这时德胜已经用手将自己的阳具搓弄得青茎暴露,血脉喷张,惠君站在德胜两腿之间,两手抚弄德胜的睪丸。

「玫玲是头一次和我们一起玩,我来帮她插阴户,你插她的后庭。」惠君说。

玫玲只知道阴户被抽插的愉悦但却不能理解后庭也可被进入,现在自己要一起享受,不知自己可惊受得起﹖惠君要玫玲先像狗一般地趴在床上,而德胜则大噼双腿,将自己的阴茎展露在玫玲的面前,要玫玲用舌头去舔。

玫玲很小心且仔细地在舔,德胜则一一指点如何刺激才能得到最大的快乐等等。

「这样你以后可以好好的取悦你老公甚或姦淫他」玫玲正聚精会神地依照德胜的含弄他的阳具,突然觉得后面有人扶住自己的屁股,心想:「该来的还是要来」,却感觉到也有人用舌头在舔自己的阴户,缓缓地由上而下,将阴户两边仔仔细细地舔了又舔,玫玲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麻痒直窜心头,渐渐地,玫玲感觉心痒难耐,突然这种麻痒感觉消失了,玫玲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感,正准备要惠君继续的时候,突然有根巨大的东西抵住自己的阴户,心想:「终于..........」起先只感觉到有根棍状物微微抵开两片蚌肉,并且在门口来来回回地抽插,玫玲痒得更难受了,屁股不住地往后抵,想让木棍插得更深,想不到往后抵了几回,那根木棍总是顺势地往后,始终就是这种不前不后的感觉,让人好像悬在半空中;正想更往后抵时,突然木棍直捣黄龙,直肏到子宫。

这时强烈的刺痛与子宫被抵住的感觉,让玫玲觉得快要吐了出来,眼泪也忍不住地流了下来,德胜温柔地用舌头舔去了眼泪,并且缓缓地舔着玫玲的嘴唇,渐渐地将舌头伸进玫玲的口中,这也是一种相当奇特的感觉,玫玲学习力相当强,很快地就学会如何享受这种的接吻方式,惠君看见玫玲正享受着,似乎已经忘却痛苦,也开始勐烈地肏着玫玲的后洞,不停地肏?肏?肏? 这样肏了约莫十来分钟,玫玲突然不住地抖动,德胜很有经验地搂住玫玲,惠君更加卖力地肏弄着玫玲的肉洞,玫玲颤抖了约莫一分多钟,渐渐地软倒下来。

这时惠君将假阳具缓缓地抽出来,德胜很老练地将嘴贴上惠君的双唇,拼命地吸吮,而后用口度一些玫玲的阴精给惠君。

两人很满足地将玫玲的阴精都吞了下去。

这时玫玲虽然沒有晕过去,但却也是四肢乏力,德胜赶快将玫玲扶正躺好,两腿抬高跨过自己的腰际,先将阴茎在玫玲的阴户里插弄。

德胜不停的抽抽送送,迅速的挺动着。

玫玲也扭动着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德胜一阵比一阵勐烈的抽插,玫玲的阴户许多水流了出来,玫玲紧紧搂着他娇喘吁吁的浪道「啊...... 好美...... 好美....... 哼...... 哼....... 美死我了 ... 用力插吧..... 快......快用力....啊....好久..沒被...幹了....啊....啊...幹我 ....幹我...你想幹我.. 用力...嗯...啊....插我的....」玫玲的慾望已被激起,她再也无法压抑,她的先生已经好久未同他行房了。

此时,她渴望着被抽插时的愉悦,全然忘了德胜不过是个陌生男子。

德胜一时沒料到玫玲的慾望被激起后,会是如此淫荡。

听了玫玲的浪叫,德胜更加疯狂的挺起大阳具抽插着,次次到底,下下入肉,一阵阵的淫水直流到床单上。

德胜一面抽插一面问:「美吗...... 我的东西如何...... 比你那 ..... 丈夫... 谁大..﹖」德胜又道:「据我所知,妳是已嫁过丈夫的,妳丈夫幹妳的滋味,跟我比起来,那个舒服?」「啊...... 你...... 啊...... 啊我的......丈夫..........啊啊... .....嗯 ....... 哼....哦....啊啊..幹我....幹..我的...穴....啊...」玫玲闭上眼睛,装作听不见。

可是嘴里却禁不住的一再浪叫。

德胜当时正幹得起劲,亦沒有再行追问。

德胜用力的将阳具往玫玲的阴户里推送,玫玲觉得滑熘熘的,很刺激。

这样的动作进行了约两分钟,德胜要玫玲扒在床上,而且要玫玲两腿併拢,两股夹紧。

德胜说这样插玫玲的穴,两个人都比较有感觉。

刚开始德胜插不进来,玫玲祇好将两腿分开,好方便它的插入。

果然一下子,阳具全根盡入,然后再把两腿併拢,就觉得玫玲的穴特別紧。

「噗!嗤!噗!嗤!」阵阵的抽插声响起。

「唔...... 嗯...... 啊呀...... 噢...... 你...... 插...... 插吧...... 用力....狠命一点... 啊.....要死...... 死了...... 你插穿...... 我 ...... 的... 小......穴......了。」玫玲娇唿道。

「那...... 我...... 的好...... 亲...... 亲...... 妳...... 叫...... 叫. ..... 吧 ...我要.....插......死......妳...... 骚...... 穴.... .... 」德胜狠命地抽插起来。

德胜又把阳具抽出来,要玫玲改用跪的姿态。

玫玲八字分开, 屁股翘得特別高,德胜先勐拍玫玲的肥臀,直打得玫玲大叫:「啊 ...... 好...... ..... 痛...別...... 再 ..... 打......吧﹖」德胜用一只小指头去搓玫玲的屁眼,然后再把阳具插进玫玲的小穴里,开始勐送。

「啊...... 噢...... 用力...... 顶...... 顶...... 死...... 了。」玫玲受不了德胜的一轮勐攻,频频娇唿浪叫。

这时,德胜见玫玲淫浪至极,索性把阳具抽出来,直接对准玫玲的屁眼,勐力一插。

「哇! 啊...... 痛...... 死人...... 不...... 不...... 要...... 要 .. ... 嘛。」 玫玲痛得眼泪直流。

这时玫玲想要抵抗也是沒有力气,一阵强烈的便意涌上心头,可是当德胜将阴茎抽出来的时候,又感到一阵强烈但不同于先前的快感涌上心头,就好像粪便完全排出的快感。

初见德胜觉得人挺温和的,怎么搅起女人来,一点都不留情,玫玲还不知道屁眼也可以被阳具插入呢....可是德胜的阳具又粗又长,玫玲心想屁眼恐怕已经裂开了。

德胜缓缓地抽插,但是却次次到底,玫玲开始感觉到想要呻吟,又想要狂叫,似乎这样才能纾解心中的快感,又想起方纔惠君的浪叫模样,渐渐地发自内心的吶喊涌上心头,由口中吐出,一阵阵的呻吟声发自玫玲的口里,像是生病却沒有痛苦:「啊.

.......啊......啊......啊......嗯........」「舒服吗﹖」德胜状似得意地问着。

「哎呀...... 舒.......... 哼...... 哼...被....啊.......」可是,插了几下之后,慢慢觉得不再疼痛,反倒酥麻起来。

玫玲觉得阳具塞得屁眼满满的。

德胜见玫玲阴户内淫水不断,索性又把阳具抽出来,对准玫玲的阴户,又是勐力的一插。

插得玫玲娇唿频频,淫水直流。

德胜的阳具不停地抽插着玫玲的阴户,另外用两只手指头插弄着玫玲的屁眼,于是玫玲下体的两个穴都已经被德胜派上用场。

「啊...... 好美...... 好美....... 哼...... 啊....... 插死我了 ... 用力插吧..... 快......快用力....啊....好久..沒被...幹了....啊...啊...插我. ...幹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插我的....」「唔...... 嗯...... 啊呀...... 噢...... 你...... 插...... 插吧......用力一点.. 啊...亲...... 亲爱...... 的..要..插死...死了...... 你插穿.... .. 我 ...... 的... 小......穴......了。」「啊...... 哇...... 舒...... 服...... 死...... 了啦...... 快......快別停...... 让我...... 飞..... 天..用......用......力顶......幹....吧... 啊....哦...我要爽....爽...出来了....出来了....哦...哦..」「噢.....幹我....噢....?幹我.....用力的幹我....啊......好爽...... 爽」玫玲娇喘吁吁的说「啊呀?????妈呀???哼???哼???我要???爽出来了???啊???出来了???好舒服地???啊???流出来了???」玫玲只觉得全身一麻,达到了性慾的高潮。

玫玲的意识在半醒半醉之间,整个人几乎瘫痪下来。

可是,德胜的动作并沒有停止,德胜继续抽插着阴户。

德胜真行,连续玩了两个穴,竟然还沒有射精。

而玫玲沒被抽插的阴户却缓缓地流出了淫液来,惠君竟然用口去吸,并且不流一滴的全喝了下去。

现在德胜要玫玲躺下来,用两只手握住玫玲的奶子,然后把鸡巴于进去双乳的沟子里,再狠命地将奶子靠陇来夹住鸡巴,又是一阵抽送。

「啊!舒服,我...... 我快 ......快了...快要....爽出来....我...。」不久德胜抽出阴茎,玫玲和惠君将小嘴凑了上去,两双手握住阳具套弄。

突然德胜的一声大叫,一股热精,浓稠的乳白色液体从马眼直射而出。

德胜吁了一口气。

那一股浓热的精液就喷到了玫玲脸上。

惠君赶忙将小嘴凑了过来,将阳具含入口中,将阳精吸允得一滴不胜。

这时已经午夜两点,玫玲整个人都已经昏睡过去了。

*** 女翻译员的私生活 ***

* 第二部 *

*** 戏 ***

来到补习班同事林清国家门口,准备一同前去日语补习班授课。

由于住得近,所以多月来,玫玲都是搭林清国的便车。

难得今天三点就得空,距离晚上七点的课还有一段时间,玫玲心想,该请清国吃个饭,谢谢他的接送。

却忽的传来阵阵的耳语,那是安妮跟清国交谈的声音。

安妮算起来是清国的学生,因为清国除了在补习班任职之外,也在某私立高中兼课。

她喜欢穿迷妳裙,会故意露出她细嫩雪白的大腿,有时候学校里一些男老师都会有意无意的盯着她看。

而安妮早熟的乳房又特別丰盈,学校的女生无人能出其右者。

有些时候,安妮还会故意穿低胸的胸罩,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挑逗男老师。

这一切,玫玲平常就听清国提起过。

这个时候,怎么两人会在清国家里呢??一时好奇心起,于是靠近大间的门缝,向客厅望去,安妮和清国坐得很近。

于是便好奇的蹲在那偷听他们的对话。

「清国,我们的事总不能一直偷偷摸摸呀!」「话是不错,可是.......再等一阵子再说吧。」清国不耐烦似的说:「好吧,暂时不谈这些,来!到我房里去!」清国说着,就站起来去拉安妮的手,但是安妮不想动。

她说:「就在这里吧。」清国只得说:「好吧」这时,安妮在清国的面前,摆出一副很撩人的样子。

她先脱掉制服,立刻暴露出那对丰满的肉球,果然是低胸的内衣。

清国瞪着眼珠子,脸红通通的。

安妮接着褪去胸罩,两团大肉球立刻现出原形,跳跃在清国的面前。

他「啊!」的一声,立刻抓弄起来。

安妮发出轻盈的叫声,身子左右摆动。

接着清国用舌尖去舔她的乳头,安妮用自己的两只玉手托着自己的乳房,低着头注着他对自己乳房的攻击。

「啊! 嗯...... 哎...... 呀...... 爽死人...... 了, 用力吸...... 再 . ..... 吸,用力咬......吧好吃呢......哦......啊......。」清国的两只手开始不听话了。

他拉下她的短裙,两条粉白的大腿光滑细嫩。

他开始浮游抚摸,由小腿摸向大腿,然后再摸到屁股。

衹见安妮的屁股经过他的挑逗后,浪的摇摆不停。

安妮喘地说:「喔...我禁不住你这般抚弄啊!」「怎么,浪起来啦!」清国嘻嘻笑道。

于是,他把安妮抱到长沙发上平躺着,就在上面搂抱住了。

这情景对玫玲而言是无比的愤怒,但也有一股莫名的刺激。

玫玲感到自己的下体已溼答答的一片,整个大腿内侧温温的,黏黏的。

全身的血管在扩张,热血在沸腾。

不久,安妮的三角裤已被清国剥下,露出那迷人的三角地带。

于是他一把将安妮搂进怀里,两人深深的拥吻着。

清国和安妮俩紧紧地贴在一起,安妮一只手拼命地抓紧他的鸡巴,用力骚挑。

两个人互伸出舌尖勾勒着,安妮的眼睛半闭着,玫玲看到安妮的口水顺着她的下巴滴下来。

大腿内侧溼溼的一片,想必这是她桃花洞内涌出来的淫水。

安妮这时推开清国,她脱下他的长裤,拉下他内衣,于是两个人完全赤裸了。

士平身上的东西,那么粗黑长大,高高的翘着,看得玫玲不禁打个冷颤。

只见安妮她用口含着清国的鸡巴,含得清国直打啰嗦,大概是太舒服了。

此刻的玫玲真想破门而入,抓姦在床,却又很想一块上,内心真是矛盾至极!清国的鸡巴又粗又大,安妮的嘴巴胀得鼓鼓的,套得很深。

套弄一阵之后,清国开始骑马上阵。

他将那东西抵在安妮的阴户上,用力一挺,就整根埋入,然后一会抽出,一会送入,那样子真丑,可是玫玲仍禁不住看下去。

一阵阵的呻吟声发自安妮的口里,像是生病却沒有痛苦:安妮浪叫着:「嗯.... 哦.... 亲.... 亲老.... 师.... 哥,我.... 舒服.... 透顶.... 你.... 好好大.... 的鸡巴.... 插得我.... 好美.... 好.... 美.. .. 用力.... 顶....吧!」清国他上插下插,左戮右戮,鸡巴上附着白白的淫液,并且传出阵阵的淫水之声。

他不停的抽抽送送,迅速的挺动着。

安妮也扭动着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清国一阵比一阵勐烈的抽插,安妮的阴户许多水流了出来,安妮紧紧搂着他娇喘吁的浪道:「啊...... 好美...... 好美....... 哼...... 哼....... 美死我了 ......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啊........啊......啊......啊......嗯........」「舒服吗﹖」清国状似得意地问着。

「哎呀...... 舒...... 舒服死了...... 哼...... 哼...... 我好久沒.... 尝到这滋味了......美死了.......」清国听了他的话,更加疯狂的抽插着,一阵阵的水直流到沙发。

如此抽插百来下,他俩更换了另一种姿态,改男下女上。

清国平躺着、安妮採用坐姿。

她把鸡巴对着自己的洞穴,然后用力坐下去。

「啊.... 嗯.... 」安妮叫了起来,大概舒服的缘故,她的臀部摆得相当利害两个大奶球跟随着动。

清国伸出魔爪立刻抓住它。

他的手掌大,可是她的奶子更大,衹能抓住半个球而已。

安妮已经香汗淋漓,从背上冒出的汗水顺着她的腰嵴向她的屁股沟里,然后与淫水匯在一起,使套弄鸡巴的声音更大。

「嗯.... 噢.... 我昇.... 天了, 啊.... 很美.... 美上天.... 好鸡巴 .... 弄得舒服....死....了....哎....我....我....啊....」安妮显显然已经到了高潮,不久果然伏身趴在他的身上,一动也不动了。

*** 郎情妾意 ***

沒多久,安妮穿好衣服匆匆离去。

她看到玫玲时时,红着脸,大概心里虚,轻轻说声「好!」就离去了。

彼此心照不宣罢! 经过这一幕,实在刺激,玫玲稍做定神,然后开门。

看他的表情,有些惶恐的模样,衣冠并不整齐。

他说:「妳...这么早..就来啦﹖」其实这一切玫玲早就看到了。

祇是不想拆穿他的西洋镜。

玫玲知道,清国刚才和安妮做爱时,鸡巴并沒有射精,现在一定很难过,自己一定得好好挑逗它一番,卖弄一些风骚,让他情不自禁。

况且,自己刚才看到清国跟安妮那幕活春宫,使的玫玲春心大动,也想跟他做爱呢!玫玲偷偷的注视清国的下体,果然它硬挺挺的撑着好高,长裤像一张雨伞。

清国看到玫玲正看它,有些不好意思,故意顾左右而言他了。

「刚才......我好像看到石安妮呢﹖」「啊!」清国慌了。

「其实我都看到了。」玫玲说。

说完故意将身子一仰,玫玲知道这样可以使胸部看起来更为挺着,也由于这一仰,自然的两腿微微分开。

果然清国中计了,两只眼睛直直的瞪着玫玲,忽上忽下,像是要看穿玫玲似的,玫玲知道清国已经忍不住了了。

「我.....答应我.....跟我做爱。」「.....你好坏!」玫玲故意做作地说。

清国把玫玲拉着,坐在清国的腿上,玫玲感觉出来了,清国的那个东西正在发威呢!清国吻着玫玲,一只手在玫玲的腿下摸索,痒痒的,怪好受的,玫玲有点激情了。

于是玫玲主动的搂着清国,吻他,把大腿分开,方便清国的进攻。

可是清国却停止了,清国要玫玲躺下,同时脱去玫玲的内衣裤。

清国只是看和摸,然后把玫玲的手拉到清国那地方去,硬硬的。

清国开始展开第二波的攻势,方才和辛安妮是第一波。

清国赤裸裸地站在玫玲面前。

清国的毛毛虫不停地颤抖,整根肉棒附着一层白白的黏液,将干未干,玫玲想那一定是安妮的留下来的淫液了。

玫玲尝试用手去握住它,然后用嘴含住龟头,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

「对!对!啊......啊......」清国舒服地叫着。

阴茎下面的两颗珠丸,长得密密的毛,随着玫玲的套弄,跳跃起来,玫玲不时用指甲轻扣它们。

玫玲勾着媚眼,她的小手已经在大阳具上开始套动,抚弄着!那对丰满的肉乳,正抖动晃摇不已,瞧的令人血脉喷张,玫玲竟是如此的风骚入骨,实在淫荡无比,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着说不出的妩媚淫荡!玫玲两手紧握住大阳具,一连串的套动后。

「我就给你爽,我爽死你.....」说罢,低下头,左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美艷的樱桃小嘴张开,就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吮数口,右手在方握住两个蛋丸。

但见玫玲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左手狠命的套动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就流出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又用牙齿轻咬着龟头肉,双手不停在蛋丸上抚弄,捏柔着,如此一掐一揉,一套又一吮,那鸡巴更是硬涨的更粗!「喔......好....骚货..妳的嘴..吸得真好..喔」清国舒服的哼出声音来,屁股开始往上挺,似乎要将大鸡巴挺入玫玲的口中才甘心。

「喔...爽死了...啊..妳实在...够骚....啊..」玫玲的舌技使得清国的哼叫声不断!她一边含着大鸡巴,一边淫荡的看着他的舒服的模样,一阵的拼命吸吮着龟头,她爱死了吸允男人的龟头,她爱死了被姦淫的快乐!「哥哥!你的大鸡巴...好粗....好长....我爱死它了..我要含着它...吸它...你舒服吗?」玫玲吐出龟头,双手不停的在鸡巴和蛋丸上不停的捏弄,她春情盪漾的问着!「骚货...快吸..我...正舒服...快....」清国无比的舒服时,她却不吸吮鸡巴了!他急忙用两手按住她的头往下拉,屁股挺起,大鸡巴硬涨的直在她的香唇上摩擦不已!玫玲知道清国快到高潮了!于是她先以舌尖舐着马眼,尝着男人特有的美味,舐着那龟头下端的圆形稜沟肉,然后小嘴一张,就满满的含着它。

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摇动,口中的大鸡巴便吞吐套弄着,只听到吸吮声不断。

大鸡巴在她的小嘴中抽送,偶尔,她也吐出龟头,小巧的玉手紧握着,把大龟头在小手中搓揉着。

「喔...好爽....好舒服...骚货..妳真会玩...大鸡巴好..酥...快.....別揉了....啊....我要射了.....」清国舒服的两腿蠢动不已,直挺着阳具,两眼红的吓人!两手按住玫玲的头,大鸡巴快速的抽插着小口,玫玲配合着鸡巴的挺送,双手更用劲的套弄鸡巴,小嘴勐吸龟头。

「哦...哦...我要射了....喔..爽死了...喔...」只见清国腰幹挺动几下,全身舒服的一抖,高兴的射精了!一股浓浓的精液在玫玲的口中,玫玲顺口将精液吞入腹中。

「清国!你舒服吗?」她无比淫荡的双手抚着清国的双腿,撒娇的说着。

「舒服...舒服..妳的吹箫功夫...真好...」「是你的鸡巴好....我才想想吸你的鸡巴..」想不到玫玲单靠小嘴就能将男人哄出精来。

「你好壮喔.射精了阳具还沒有软.,你还沒......来幹我....好不好.」只见玫玲双手又握住大阳具不停的抚弄着,芳心似乎很高兴。

「骚货!你骑上来吧,让我的大鸡巴给妳个爽快....」清国似乎意犹未盡的说道.两手在玫玲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番,且恣意的在她的两只雪白的大乳峰上,一拉一按,手指也在鲜红的两粒乳头上捏柔着!「啊....你坏死啦...」刚才为清国含弄阳具时候,她的阴户早已搔痒得淫水直流,慾火燃烧不已。

此时乳房又受到清国按按揉揉的挑逗使玫玲更加酸痒难耐.她再也无法忍受诱惑。

「...哎呀...人家的小穴...痒...嗯...人家要你把大鸡巴放进浪穴里....哼....幹我.....」说着,玫玲已经起身,分开双腿跨坐在他的小腹上,用右手一往下一伸,抓住粗壮的阳具,扶着龟头对准淫水潺潺的阴户,闭着媚眼,肥美的粉臀用劲的往下一坐。

「喔...好美.....哼.....嗯.....你的大鸡巴太棒了..哼....小穴好涨....好充实....唔..哼...」阳具盡根插入紧嫩的阴户内,令玫玲打从骨子里的舒服,她慾火难耐的像个许久未曾被姦淫的怨妇,沈醉在这插穴的激情之中,玫玲贪婪的把细腰不住的摆动,粉脸通红,娇喘不停,那浑圆的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勐落的套弄大阳具。

细嫩的桃源洞,被粗大的阳具塞的凸凸的,随着玫玲的屁股扭动,起落,洞口流出的淫水,顺着大阳具,湿淋淋的流下,浸湿清国的阴毛四周。

清国说:「我们来点不一样的姿势吧!」「嗯...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可以...」「那么,我们就到墙边站着幹,好吗?」对于清国所提出的建议,玫玲其实也未曾经歷过,她尚未知道还有站立的姿势,所以芳心既怀疑又跃跃欲试。

「可以的,你难道不知道,男女在偷情时,常使用这种姿势!」说着,就将大阳具抽出,起身下床,拉着玫玲的手臂,走到墙角边,玫玲被清国轻推,粉背贴紧墙壁,然后,清国 就挺着粗大的阳具,近身两手按在她的细腰上,嘴唇就贴在玫玲的樱唇上,探索着她的香舌。

一种无比的温馨氾起在她的心头,她禁不住,两条粉臂绕过他的颈子,主动的迎合着,吻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吐出舌头,清国在玫玲的耳边细语说道:「妳搂着我,然后把左脚抬起.」头一次使用这种姿势,玫玲害羞得双颊潮红渐起,娇声轻嗯一声。

她两手轻搂着清国的颈子,左脚慢慢的抬起,清国笑了一笑,伸出右手抬着高举的左脚,扶着阳具,大龟头已经顺着湿润的淫水,顶到洞口。

「唔...你可要轻一点..这种姿势..阴户好像很紧」见到他插穴的动作已经准备妥当,玫玲紧张的心头小鹿乱撞,涨红着粉脸,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瞧着清国,嘴里轻声的说着。

「妳放心,我一定会插得让妳舒服的丢精!」「嗯...你好坏....」由于清国的身材高大,而玫玲的身材适中,仅到清国的肩膀高度,所以,清国右手扶着她的左腿,左手扶着大阳具,对准穴口,双腿前曲,屁股往前一挺,一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已经进沒入阴户中。

「喔...好涨....嗯...哼....」清国屁股狠劲的前挺,力道过勐,使得硕大圆鼓的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玫玲闷哼出声音!阳具插入肥穴中,他的左手就一把搂紧玫玲的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幹着!「哎......这被幹的滋味...真好...好舒服喔....」玫玲的两腿站在地上,虽然左脚被清国高高抬着,但是这一种姿势,使得阴道壁肌肉紧缩,小穴无法张得太大,所以玫玲那个鲜红肥嫩的骚穴就显得比较紧窄,窄小的春穴被那壮硬的大阳具盡根塞入,只觉得阴道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觉得异常的刺激不自禁的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

开始时,採取这种姿势,两人尚不熟练,只得轻扭慢送的配合着。

抽插一阵后,两人的慾火又再一次的高涨,由于男贪女渴的春情,阳具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玫玲的嘴里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

「哎......哎...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阳具好粗....唔...小穴被幹得...又麻..又痒....舒服...哼....」玫玲被幹得粉颊鲜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

,顺着大阳具,浸湿了清国的阴毛,只觉得春穴里润滑的很,清国的屁股挺动得更勐烈,阴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

「亲哥哥....哼....我好....好爽...哦..阳具顶得好深..嗯嗯... ..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沒..沒力气了...哼....唔...」玫玲两手搂着清国的颈子,右脚站在地上,左脚被他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清国健壮的身驱紧压在耳边,花心被大龟头,似雨般的飞快点着,直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人销魂。

「哎....亲爱的....我沒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你好坏......哦...哼....」单脚站立实在令玫玲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沉,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清国 见她那一副不消的渴态,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于是他伸手将妈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玫玲这时就像是母猴上树般,两手紧搂着他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清国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清国的身上,又粗长的阳具,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小穴中,清国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哥哥...这一种姿势....插死妹妹了...哼...顶.....哦....阳具...喔....喔....」原来就慾火高张的玫玲,在被此特別的姿势和清国强壮的阳具,刺激的欲情氾漤,雪白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摆着,由于玫玲的娇弱,再次屁股勐力的下沉,使得龟头重重的顶入阴户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得到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幹我..幹.....我快忍不住了....哼......」清国看玫玲要洩身,忙抱着她的身体,转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玫玲的身上,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着,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唔....好大阳具....亲哥哥...我..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穴里狠命的插送,这对玫玲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髮凌乱,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色慾飘飘,魂飞九天,突然..「哎....哥哥.....哼....唔..幹我..幹我...唔..快.幹..幹我...... 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磙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

「啊.....哥哥....你快射给人家啦....快一点.....」「妳要操我,看我今天不幹穿妳...,让我换多一点新的姿势...,我肏你....」「噗!嗤!噗!嗤!」阵阵的抽插声响起。

「唔...... 嗯...... 啊呀...... 噢...... 你...... 插...... 插吧......用狠力一点.. 亲...... 亲爱...... 的,要死...... 死了...... 你插穿...... 我 ...... 的......小......穴......了。」玫玲情不自禁的浪叫着。

「那...... 我...... 的好...... 亲...... 亲...... 妳...... 叫......叫 ...... 吧! 我要...... 插...... 死...... 妳...... 骚...... 穴...... 穴 ...... 」「啊...... 哇...... 舒...... 服...... 死...... 了啦...... 快......快別...... 別...... 停...... 让我...... 飞...... 天吧,用...... 用.... 力顶......幹......吧!」「啊!舒服,玫玲...... 玫玲快 ......快了...快要....爽出来....玫玲...。」清国觉得腰部麻酸,最后挣札了几下,龟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急射而出。

「喔.....哥哥....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一阵激盪过后,两人皆已经疲倦不堪,两人便相拥进入梦乡。

反正离上课时间还早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