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另类文学

【2023年最新更新】寂寞少妇狠肏大学生

2023-01-24 来源:

林琼躺在柔软的双人床上,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又是一个寂寞的星期天。她蜷起身子拱在被窝里,开始犯愁自己该怎麽度过这麽对于她来说类似于鸡肋的周末。

她在被窝里蹭了一会儿,虽然已经沒有了睡意,可是她实在懒得起来,实在不愿意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面对这间冰冷的屋子。心中对已经出差了一个月的老公满是想念。想到他温柔的亲吻着自己,想着他对自己胴体着迷的样子,想着他伏在自己身上爱怜的进出着……

她开始有些春心荡漾了,对于別人常说的——“三十如狼。四十虎。”她也越来越能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刚刚过了四十岁生日的林琼,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性慾比年轻的时候大了很多。甚至自己无意识的对于一些敏感部位的触摸,都会让産生很大的情慾。现在,居然只是想一些亲密的事情,竟也能让她燃起满身的欲火!

林琼本能的把手伸到两腿之间。当手触摸到下体嫩嫩的敏感地的时候,一阵快意开始慢慢袭来,仿佛是老公在轻柔地爱抚自己的身体一样。她的左手又伸向乳房,轻轻的揉捏着已经有些发硬的乳头,她的乳头敏感极了,在食指和拇指的撮弄下,慢慢的有些充血般的膨胀起来。

林琼的手指急切的放在阴唇之间摩擦着,里面已经变得湿润起来……

转瞬间,手指触到了那个小小的阴蒂,让它变得坚硬而兴奋,随时等待更加强烈的爱抚。瞬间地快感让她全身开始痉挛起来,嘴里的呻吟声也变得那麽饥渴难耐。

很快的,一阵一阵刺激的滋味向她整个身心袭来,一下子溢满全身。她的唿吸急促的喘息着,指尖也缓缓的顺着阴唇顶了进去。

随着情慾的点点迸发,她的速度也开始快起来,食指进出的节奏是那麽轻巧有力,露在外面的拇指也配合的按压着阴蒂,舒畅的感觉象汹涌的波涛,从小腹一直传遍全身。她如饥似渴的吞咽着唾液,牙齿咬在下唇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林琼快活地呻吟着,畅快淋漓的感觉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扩散。随着食指

剧烈的摩擦着敏感的阴道内壁,一股股粘稠的爱液不断的从下体流出,粉红色阴

蒂早就硬硬的挣脱包皮的束缚,像一颗昂贵的珍珠般裸露在外面。

她的速度越来越快,高涨的情慾让她的双腿已经崩的笔直。随着汹涌的快感不断的袭击全身,按在胸膛上的左手也开始不自觉的用力,连指甲都似乎陷在丰韵的乳房里。

她脸上的表情开始有些痛苦的挣扎着,感觉高潮已经开始缓慢的涌动上来。伴随着G点被指尖重重蹭过,浑身开始不由自主的连续的痉挛着。大量的黏液从阴道深处喷涌出来,强烈到极点的沖击使她的阴部剧烈的收缩,手指已经变得难以移动了。

在一声长长的呻吟声中,林琼终于到达顶点。她放松了身体,大汗淋漓的瘫到在床上,完全虚脱的在枕头上喘息着……

很长时间,她才慢慢的睁开双眼,高潮过后的空虚感觉开始一点点地向她袭来。她生平从未这麽渴望的期待老公。身边空无一人的寂寞情绪有点叫她无所适从。她紧紧的搂住枕头,好像把它当作爱人一样的拥着。

在床上赖到十点多,林琼实在躺不下去。她从床上爬下来,懒懒的走向洗手间,准备沖个凉。

凉凉的水激在身上,刺激的林琼浑身都冒出小疙瘩,人顿时精神许多,似乎这种冰冷的刺激让她残留在心头的欲火都消了不少。

刚洗到一半,门铃开始“叮呤”的响了起来。

“谁这麽讨厌呀星期天还不让人安稳。”林琼嘟囔着披上了一件浴衣,走出浴室。

“谁呀”她拿起可视对讲机,显示屏里出现一个清秀的男子头像。

“林女士是吧,我是快递公司的,”他说着,从兜里掏出证件在面前证明了一下,“有几件您的物品,请您签收。”

“哦,林琼答应了一声,顺手按了一下按纽,把大楼外边的防盗门打开了。

”林女士,你等等,“显示屏的男子着急的又说着:”您的货很多,我一次拿不上来,剩下的放在楼下,我怕会丢失了,能不能麻烦你下来帮我一下,谢谢了。“

”好吧,你等着。“说完,她就扣上了对讲机的话筒。

”真麻烦,还得自己下去一下,是哪一家快递公司呀,什麽服务质量“林琼嘴里埋怨着,解开了自己的浴衣,准备换一身便装下去拿货。

她走到卧室,在昨夜脱下的一堆衣服里找到胸罩,刚要戴上,转念一想,反正一会回来还得继续沖凉,换来换去的麻烦。幹脆连乳罩和内裤都沒穿,胡乱的披上一件衬衣,又套上一条裙子,就转身出门了。

她把门虚掩好,快步走到电梯里,对着上面的按键1点了下,电梯门”嗡“的一声关上了,开始哗哗做响的向一楼滑去。

每次乘坐这部老旧的电梯,林琼都有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如果不是她家住在16楼,每次上下楼层,她甯可选择走楼梯!在电梯里听着哗啦哗啦的响动,总叫林琼觉得有些毛骨悚然,生怕它什麽时候就寿终正寝了,自己也得被它连累了!

好容易到了一楼,电梯还算正常,林琼长舒了一口气。擡头看去,送货员正站在门口,旁边是一大堆东西在横七竖八的摆放着。

”林女士,不好意思麻烦你了。“送货员很有礼貌的向林琼说道,脸上还带着真诚的微笑!

林琼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男子,他年龄不大,也就在20多一点吧,个子很高,大约有一米八左右,白净的脸上挂着一副无边儿眼睛,整个人显得文质彬彬的,更象是一个学生而不是一个快递公司的送货员!

不知道怎麽的,看着他

,林琼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身上带着的那种浓浓的书捲气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虽然他们的长相沒有一点相同的地方,但是他们共同拥有的学生气息,还是让林琼第一眼看上去就对这个送货员有了好感。

”哦,沒关系的。“林琼笑着回答他,对着送货得彬彬有理,刚才地埋怨早就不翼而飞了。

”这是你的送货单据,麻烦你签收一下。“

林琼接过来瞥了一眼,原来是她弟弟林刚发的货。林刚在市里开了一个精品店,因为生意不好,就关闭了,剩下的一堆沒有处理幹净的货物就准备先放到她家里来。姐弟俩前两天在电话里联系过这个事情,只是林琼沒有想到这麽快弟弟就把店关闭了。

”如果沒有问题,请您把单据和车上的货物对照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麽遗漏的。“送货员在一旁有礼貌的说着。

”哦,沒有问题

,麻烦你把东西往上拿吧。“林琼笑了笑,在单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本来以为沒有多少东西,可是林琼在电梯里按着开启键按的手都酸了,送货员还是沒有拿完,一堆一堆的东西很快的把不太宽敞的电梯塞的满满的。看着那些体积很大的布玩具、礼品盒,林琼不禁开始埋怨起弟弟来:”这麽多东西往那里放吧,虽然家里的房子很大,可是突然多了这麽大一堆东西,也实在是不好摆放呀。“

终于,在电梯最后一点空间都被塞满的时候,送货员终于把货物拿幹净了,他勉强的挤了进来,对着林琼点了点头,林琼的手指按在16楼的按键上,电梯的门缓缓的关上了,随后,它发出一阵別扭的吱吱声,开始艰难的向上升去。

电梯刚升到2层,林琼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满满的东西把他和年轻的送货员紧紧地挤在一起,连转身都很睏难,在这麽热的天气下

,大家都穿的很少,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互相紧紧的贴在一起,让她觉得浑身都不自在。甚至,她似乎觉得年轻的送货员下体已经有一块坚硬的突起正顶在自己下体之间。

她觉得这样实在是不好意思,便有意识的用两只手合了合衣领。年轻的送货员看见林琼似乎发觉了自己的失礼,他的脸上红了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盡量把身体向后靠。一时间,电梯里弥漫着一种让人尴尬的气氛。

电梯在沈闷气氛下继续上升着,林琼为了摆脱这种让自己有些难堪的局面,便故做轻松的问着:”小伙子今年多大了“

”林女士,我今年正好20岁。“送货员听见林琼的话,急忙回答道。

林琼看见他这麽拘谨,笑了笑,说道:”哎呀,小伙子,別一口一个女士的叫,也显得太见外了,看你和我儿子的年龄差不多大,就叫我阿姨好了。对了,还沒问你贵姓呢“

”阿姨,我免贵姓张。“送货员拘束的说道。

”看你的样子,真的看不出来你还是送货员啊。“林琼看见他这麽腼腆,心中对刚才的那些尴尬的事情早就忘的一幹二净了,她微笑的说着。

”哦……公司是我哥哥的,今天因为生意多,原来的送货员都出去了,公司里都沒人了,我是临时帮哥哥忙的。其实我大学还沒毕业呢。“送货员小心的回答着。

”哎呀,那你的年纪应该和我儿子一样大啊……你在哪所大学上学……“

她的话刚说到一半,就感觉电梯”嘎“的一声停止了,紧接着,一阵刺耳的警铃声吱吱的叫了起来。

林琼和送货员面面相窥的对视了一眼,”完了,电梯坏了,卡在大楼的中间了。“她首先醒悟过来,说了一句。

”那怎麽办啊“送货员焦急的问着。

”沒事,我去通知一下大楼的管理员,你让让。“林琼说。

送货员应了一声,开始用力的向后面退着,勉强在面前挤出一个狭小空间,让林琼能转身过去拿电梯里的报警电话。

林琼睏难的挪动半天,才转过身来。她拿起话筒,把电梯的情况告诉了大楼保安。保安答应他马上去找修理工,争取盡快修理好电梯。

林琼得到满意的答复,心里也安定了许多,对送货员说:”小张,沒事了,保安已经去找人了,一会我们就能出去了,不用害怕。“

”哦,“送货员在她后面应了一声,明显的放松了许多。因为紧张而绷的直直的身体也轻松下来。

他刚把身体放松下来,就感觉到刚才因为自己勉强挤压而靠在一起玩具一下子重重的压在他身上,他不由得”哦“地叫了一声,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顺着货物挤压的方向向前倒去。

”哦,“随着他的挤压,林琼不由得惊吓地叫了一声。紧跟着,她就觉得一个健壮的身体一下子挤在自己的背后。

那个送货员也明显的吓了一跳,他身体僵直的压在林琼身后。刚开始他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想和林琼道歉。但渐渐的,林琼那有些不安的扭动就让他觉得有一种特別的刺激从心里面油然升起。因为姿势的缘故,林琼臀部正好抵在他档下,而她那有些下意识的来回晃动反到让他觉得自己本来软塌塌的鸡巴被摩擦的异常舒畅。虽然他知道这样不对,可是不由自己控制的,他的鸡巴还是一点点地涨大起来。一直到最后,它坚硬得几乎要顶薄薄的休閑裤从里面沖出来一样。

林琼也感觉到身后的变化了。这让她处在一个相当尴尬的情形当中。从臀部传来的清晰感觉让她明显的知道那个顶在自己臀沟上面的东西到底是什麽。处于女性天生的矜持,她开始有意识的想躲避那个东西的侵袭,可是电梯里剩余的窄小空间已经沒有什麽地方能让她和后面的送货员保持一定的距离了。

在无奈之下,她只好竭力的向旁边靠拢,希望能和送货员形成一个平行站位的情形。也好让自己后面的那个坚硬的东西离开自己的臀部,就这麽一直放它顶在那里也实在太让人羞愧了。

可是这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无论她向左还是向右,都有一大堆的货物在阻挡着她。她向左边挤了挤,发现沒有空间,又向右边挤了挤,还是无处可躲。一时间,她真的陷入了左右两难的境界里。

可后面的送货员却被林琼这种下意识的举动弄得更加兴奋了。由于林琼的身材极好,高翘的屁股一点都不象四十多岁的妇人那样已经开始下垂了,依然是那麽高挺而弹性十足。更因为林琼因为正在左右移动,而把自己的手臂撑在墙上,这反而让她的身体在无意识的前倾,倒让自己的臀部更加后翘,挤压自己阴茎的动作也开始愈发的重了起来。

虽然送货员很享受目前这种靡丽的局面,可是良好的职业道德让他知道这种行为实在不是他应该做的。于是他也下意识把背部用力的向后挤,想勉强的挤出一点空间好摆脱现在这样尴尬的场面。可是他刚刚把背部向后一挤,却无意的把自己的下体又一次向前靠拢了一下。

那一瞬间,林琼身体前靠,把臀部高高的翘在后面。而后面的送货员却背向后挤,下体却无意识地挺在了前面,两个人的上半身沒有了任何的接触,而下体却紧密的连接在了一起。于是电梯了的就这样陷入到一种奇怪的姿势中。本来两个人已经贴的天衣无缝的下身这一下就更加紧密了。由于林琼出来只是胡乱的套上了一个短裙,加上里面还处在真空的局面。随着送货员的这一次无意的举动以及自己的配合,几乎让他把坚硬的鸡巴已经完全的陷入到林琼的臀沟中。

”啊,“林琼被这突如其来的侵袭弄的浑身酥软,嘴里也禁不住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刚叫出口,她马上就醒悟了自己的失礼,急忙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唇,脸上热得几乎连耳根都烧的发烫。

”天啊,自己这是怎麽了怎麽能在和自己儿子的年纪差不多大孩子面前发出这种声音呢“林琼一边在心里悔恨的想着,一边用手紧紧地捂住自己发红的脸颊。好象只有这样,才能她忘记刚才的羞愧场面一样。

送货员也被林琼的那一种突兀的呻吟刺激的身体一愣。毕竟现在这种上下不得的局面实在是他怎麽样都无法预料的。从理智上来说,他应该是继续的向后退去,好摆脱这种不礼貌的姿势。可是他坚硬的阴茎却正在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这种强烈的快感让他的大脑已经陷入到一种半真空的状态之中,嘴唇已经幹裂的似乎要渗出血丝一般。他的唿吸开始越来越急促,半晌,阴茎处传来的阵阵快感促使他无意识得轻轻的把它向上挺了一下。

送货员刚刚才做出这个动作,林琼就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滋味从臀部一直沖到头顶。她的身体也马上变得僵直起来,全身的肌肉都禁不住的收缩在一起。

而送货员也马上感觉到林琼的这种肉体上的变化了。他只觉得林琼原来紧紧包裹他阴茎的两片臀肉这下子更是夹的愈发的紧密。自己无意识地上挺的动作也因为臀肉的包裹而变得更加艰难。由于林琼臀部的紧缩,自己龟头上的包皮已经被完全地撸到后面,就算是隔着裤子,他还是能感觉到因为龟头裸露在外,被内裤摩擦而带来的阵阵快感。

于是送货员的身体也开始随林琼的身体而剧烈地抖动不止。他紧绷着身体,头部仰面朝天,眉头紧锁,张大了嘴巴却无声无息。从表情上很难判断是痛苦还是舒畅的在痉挛着脸部的肌肉。

这时候的林琼也陷入到一种进退不得的局面当中。虽然她知道自己和这个小伙子的这种暧昧的姿势有些不和时宜,可是身体上的麻软却让她无力反抗。她一再的在心中告诉自己要挣开后面送货员的紧贴,可是从臀沟里传来的阵阵舒畅感觉却叫她不捨放弃。隔着薄薄的裙子,她都能感觉到后面那个坚硬物体所给她带来得阵阵热度。

她从未想过,仅仅是臀部的接触,就能给她带来如此大得强烈快感。她甚至在心里面还有一丝期待,期待着后面的年轻男子能更进一步,再做出些更让她兴奋的动作来。

可是后面的送货员却根本沒有她想象中有那麽大的胆量,仅仅是现在这种有些暧昧的姿势就已经让他很满足了。他小心的注视着前面这个身材诱人的中年美妇,不时假借着喘息的机会把下体有意无意的向上挺动一下。每一次他的挺动,都让电梯中的两个人浑身都发出一阵不由自主地颤抖。

两个都沒有说话,也许是怕一开口就会打断现在这样暧昧而又让人刺激的姿势吧!他们都不约而同的保持着沈默,都假意沒有理会现在这样紧密的接触,只是电梯里不时的传出一些令人遐想联翩地喘息却忠实地记录着这一切。

渐渐的,林琼就觉得后面的坚硬物体开始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胀大,同时给她带来的强烈刺激也越来越激昂。这些异样得快感也让她开始不由自主地更加抽搐着自己臀沟的肌肉,就好象一个逐渐收缩的橡皮圈一样愈发紧缩的包裹着送货员的阴茎。

送货员也明显的感觉到了林琼的这种变化。他就觉得自己的鸡巴开始越来越难以在臀沟里进退自如了,不过这种紧缩的包裹也让他的快感得以几倍的放大。他的眉头锁的更紧,嘴巴也张的更大,连喘息声都开始时断时续起来。

勐然间,一种强烈的尿意从睾丸处一直沖到头顶,这种巨大的震撼感让他的全身都开始发出一阵抽搐的痉挛。他从沒有预料到仅仅是在臀沟部位的摩擦就能给他带来这麽大的沖击,这种即将射精的快感也促使他的动作开始慢慢的快了起来。他开始有些放肆的把自己的整个上半身也贴住林琼的后背,下体前挺的动作也越来越剧烈起来。

两个人身上的薄薄衣物根本就无法阻隔他们身体上热度的相互传递,林琼的后背上传来的阵阵热量让她得刺激更加到达了一个新的高度。伴随着臀沟里传来一阵阵的摩擦,她已经开始感觉到有很多暖暖的、湿湿的液体从她的下体里流出来,由于沒有内裤的阻挡,那些粘稠的液体甚至已经涂满了整个大腿内侧,刚刚才高潮过的阴道也好象已经重新敏感起来,开始随着臀沟里阴茎的一进一出而有节奏的抽搐着。

后面的送货员的动作开始越来越明显,即使是隔着两个人的衣物,林琼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个粗大的东西开始硬的叫人难以相信。加上那个年轻人已经如同老牛一般的喘息和他身上紧绷的肌肉,成熟的林琼知道他已经到达迸发的边缘了。她沒有拒绝过多反抗,也许是激荡的情慾已经让她神情恍惚了吧。就这样,在一阵快感侵袭的摩擦中,她默默的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此刻的送货员已经有些无法忍耐了,他的鸡巴艰难的在林琼紧包的臀沟中进出着,下体传来的一阵让人崩溃的快感叫他知道,也许再有2、3下吧,他就会到达迸发的仙境。

”玎玲玲……,“一阵突如其来的铃声却惊醒了两个正处在迷茫状态的人,把他们都重重的吓了一跳。

林琼首先丛迷茫中清醒过来,她抢先抄起身边电梯紧急通话器,好象这个东西是她能摆脱这种尴尬境界的武器一样。

”喂……“虽然林琼已经竭力的调节了自己的唿吸,可是大量的仍然沒有褪盡的激情还是让她的声音有些发颤。

”对不起,林女士。“电话那头传来保安员一声歉意的话语:”我们已经通知了电梯修理工,可是由于他现在正在別的小区修理,要赶回来可能还要有一会儿,真的很对不起,可能还要让您在电梯里多委屈一会儿。请您多谅解。“

”那……那还要多长时间啊“林琼心里虽然对于保安的答复有些不满意,可是浑身酥软的她实在沒有多余的气力去责问保安了,她只是继续用颤抖的声音回答着。

”您放心,最多一个小时修理工就能赶来,真的对不起,这段时间只能让您受委屈了,请您千万別介意。“保安小心地应答着。

”那好吧,盡量快一些啊。“林琼无奈的回答着,然后拿开手里的话筒,准备扣上。

”林女士……“这时候话筒里又传来保安急促的声音。

”怎麽了“林琼听见声音,重新把话筒递到耳边。

”您……您还好吧“保安在话筒一头小心的询问着:”听您的声音好象是您有些不舒服,还有,您……您在电梯里放了好多东西,已经完全的把监视器挡住了,我现在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您……您的情况还好吧“

林琼听见保安地询问,脸上刚刚才消退的红潮立刻又涌了上来。一想起刚才和送货员的那种暧昧的接触,就觉得全身刹地冒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她开始暗自庆幸,多亏了那些货物太多,连天棚顶上的监视器都遮挡的严严实实。否则,被保安看见自己个那个小伙子这种羞人得局面,那以后可真的沒办法出去见人了。

”我……还好,沒……沒什麽事情,麻烦你多催催修理工,让他盡快快一点来。“林琼有些害羞的回答着。

保安听见林琼的回答,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又和她诚心的道歉了几句以后就挂断了通话器。

带着一丝杂音的通话器被林琼慢慢地放在支架上,瞬间,电梯里又恢复了刚才那种几乎尴尬的让人窒息的平静。

刚刚才把精神平缓过来的林琼这时候又有些紧张了,她想说些什麽来摆脱现在这种压抑的气氛,可是当她准备张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麽。

后面的送货员也是一样,被打断的激情也逐渐的缓和了。他开始有些后悔刚才那些放肆的举动,他想向林琼说些道歉的话,可是却不知道该怎麽开口。

这时候的电梯里寂静的可怕,只有两个人都竭力控制的喘气声还能证明这里面还有人的存在。

半晌,林琼实在难以忍受这种压抑的气氛,她定了定神,开口说道:”呃…小张……“

”怎麽了林……林女士……“林琼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送货员一跳,他只是下意识的结结巴巴的回答着,连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那个……那个,呃……这栋大厦的保安也真是差劲,修个电梯还得等这麽长时间。“林琼嘴里胡乱的和年轻的送货员在侃着,其实说什麽并不重要,她只是想借着说话的机会来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能缓和一些。

”是啊,还要等那麽长时间啊,他们也是真够不负责任的。“其实送货员也想随便的说些什麽来缓和气氛。他马上就接上林琼的话头开始搭咯着。

说语一旦有些开始,两个人的情绪便都开始放松下来。也许是两个人都下意识的想忘记刚才发生的一切吧。所以都有意识的不提刚才曾经有过的接触的那件事儿!

他们就这样胡乱的说了一会话,林琼开始觉得就这麽背对着人说话实在是有些別扭,同时似乎也不太礼貌。而且她也感觉到后面的年轻人正在用力的向后挤压着那些货物,身体已经慢慢的离开了她的后背。

于是林琼也开始小心的把身体转过去,后面的送货员看见林琼的动作,明白了她的意图,也有意识的更加用力的向后退,给林琼流出了一个足够她转身的空间。

在两个人的努力下,林琼终于艰难的把身体转了过来,她无奈的擦了一把额头上汗水,抱怨的对着送货员说道:”你看,我弟弟也真是的,这麽多的东西都堆到我家,看,连电梯都塞满了,这一会儿搬到家里面,可往哪儿放啊。“

”沒关系,一会儿我帮你好好摆一下就好了,应该能放下的。“送货员有些奉承的回答着。

”哎呀,那可太感谢你了。一会儿还要麻烦你帮我放好,真是不好意思。“林琼听见送货员肯帮她,很高兴的说着。

这时候的电梯里已经越来越闷了,流通不顺畅的空间里也显得让人几乎难以唿吸。林琼伸出了手来,又一次把额头上的汗擦幹净,由于电梯里的闷热让她浑身都觉得难受,她便无意识的解开了最上面的一个衬衣扣,想让身体更加凉快一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