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2023年最新更新】金莲西门初试云雨情新编电脑华硕

2023-01-24 来源:

本帖最后由 桃花仙人 于 2014-7-11 11:25 编辑

西门庆自街头一睹潘金莲如花美貌后,便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于是,使尽浑身解数,买通好财的王婆,设了一个连环计。而可怜潘金莲还蒙在鼓里,端端的送上门来。

门帘撩起,西门庆正正看到了潘金莲容颜,目光便移不到别处了。

只见进来这女子粉面桃腮,暗藏无尽妩媚;杏眼含春,却带着丝丝诱惑。一张樱桃小嘴,微微张开,透着无限春意;那仅露在外边的一截脖颈,莹白如雪,更让人遐想无边。走动时,纤腰轻摆,玉臀扭动,好一个绝色尤物。!

西门只觉胯下之物,立时挺立,恨不得立时将面前这人按在床上,狠狠的蹂躏一番。

潘金莲见西门如此,不觉轻嗔;大官人,为何如此盯着奴家西门忙收拾心神,假意问王婆,这位丽人是谁王婆便将进金莲家事说给西门。

金莲其实早已认出这人是那日竿打之人,只见这人浓眉阔眼,锦衣华服。不觉心神一荡。又想自己身世,不觉泪盈满眶。

西门见金莲如此,忙问询,娘子缘何哭泣金莲回话,只因家中之事,心中感伤。

西门说,若有难事,我或能帮上一二。金莲说,你我无亲无故,怎能劳烦官人西门道,你我皆为干娘儿女,自该互相帮助。王婆忙打圆场,是啊。是啊。

不一时,金莲便和西门说起往事来。王婆却不知何时,以熘出门外。

西门见金莲感伤,便不住劝酒,金莲不胜酒力,不多时,便以微醉。

西门见金莲醉态,粉面更见红润,杏眼半睁,樱唇微启,心头欲火更是此起彼伏,几欲将身体融化,便在安奈不住,一抖手,将身边筷子抖落,那筷子将将落在金莲脚下。

西门弯腰去拾,却去绣花鞋上捏了一把。金莲只是轻哼一声。西门在也忍耐不住,双手揉捏着金莲双腿,只至纤腰……金莲突然将脚抵在西门脸上,呵呵笑着说,怎么大官人,莫不要勾搭奴家

西门喘着粗气,正是如此……便一张嘴,将那鞋咬在口中。金莲一声轻唿,你当奴家是什么说着,一脚将西门蹬得一个趔趄。西门倒在地上。而金莲一晃,差点摔倒。

西门忙过去扶住,一手抚在腰间,一手扶在腿弯处,将金莲整个人抱起,金莲啊的一声

,双手牢牢抱在西门脖上……正巧西门抬头,正看到金莲美貌容颜,两个人还是第一次如此距离接触。西门却有一丝紧张

金莲娇笑道,官人原来这般无胆。说着话,却主动伸出香舌,亲吻西门脸颊。西门如中雷击,一张嘴,便吸住金莲香舌,用力的吸了起来。

两条舌便在口间缠斗起来,啧啧有声。两人在亲吻间,移到床上。金莲被压在身下,胸前软肉正抵在西门胸前,虽然隔着厚厚的棉衣,可西门仍然能感觉到那份柔软。!

那层棉料却怎能裹住那如火热情

西门用力的亲吻,吸吮,仿佛迟一刻,美人便既飞走一般。西门一边亲吻着金莲粉面、雪白的脖颈,双手一边解着金莲衣物,不愧是情场老手,不多时,那被包裹的美人娇躯,便被剥了个光。

只见这娇躯,雪嫩光滑,曲线玲珑。玉乳俏挺,腰肢纤细,玉臀圆润,玉腿修长,那玉腿间,一抹黑色阴毛,若隐若现。更妙的是,这肌肤还散发这一种淡淡的香味。好一个天生尤物。

见到这般完美的胴体,西门喘息声重了,开始用力的亲吻着,啃咬着,一直从脖颈吻下,几乎不放过任何一寸肌肤。双手更是肆无忌惮的在这粉嫩胴体上,揉捏着。!

那肌肤光滑如玉,入手更是绵软无比

。几乎能溶出水来。西门双手恨不得将这肉体揉到骨子里。那张嘴在金莲的上身游走,那双手却在周身游走。抚摸过粉嫩玉背,玉臀,抚摸过修长玉腿。

金莲哪曾享用过如此温柔的爱怜那武大,哪有这般风情金莲只觉得一股股电流从西门的嘴,西门的手,传遍自己四肢百骸。几乎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被点燃。

金莲初时压抑的声音也终于失去了控制,娇喘声越来越高。

而此时,西门已将所有火力转移至金莲的雪白玉乳上,双手不停的揉捏,嘴则在两颗如葡萄般红润的乳头上轮番啃咬。

那乳头早已因为刺激而挺立起来。西门不断的啃咬吸吮。那对玉乳不知被啃咬了多少遍,几乎整个乳房上都布满了唾液,可西门仍不知疲倦的继续舔吻,舔吻……那股股电流直将美娇娘电的意乱情迷。双腿不停的屈伸。

许久后,西门才转移目标,唇流连过平坦小腹时,舌尖便探入美人肚脐内

,不停的挑逗。在此逗留片刻,唇又继续向下吻去,吻过雪白玉腿,不停的搓揉,不停的细吻。

而金莲早已被舔弄的欲生欲死了。双腿间的嫩穴,早已经泥泞不堪。淫水一波一波的涌出,寖湿了被褥。

而西门几乎忘了那美人最神秘的所在,在玉腿上,流连忘返。西门更将金莲玉足上的每颗脚趾,都细细舔过。

西门又将金莲翻过身来,细细品尝。金莲一如这世间最美的菜肴。而西门则迷失在金莲的胴体上。

西门在舔弄了金莲臀部许久之后,直接将舌探入金莲肛门深处,金莲更是娇羞无限,自己肛门还从未被人舔弄过。而那地方被人舔弄,感觉如此怪异,如此舒服。西门又继续了许久,终于把舌从那些细小的褶皱之间,缩了回来。

西门喘息片刻,遍又将金莲翻过身来,分开双腿。金莲一声轻叹,下身的空虚终于要迎来满足了

可西门却又捧上金莲双腿开始亲吻不已。西门将金莲双腿内侧的每一寸嫩肉都吸吮过经过这段前戏滋润,金莲美穴早已空虚不已,急需安慰。可西门偏偏不让她如愿。金莲也顾不得羞耻,不断的怂恿下身,

将女人最美妙的所在,向西门挺送。可西门偏偏绕开来,亲吻,臀部,亲吻阴毛,甚至连肛门与美穴的连接处都不放过,却偏偏漏过那最需要安慰的私密处金莲心下懊恼,却又羞于开口,武大不济事,武二又不解风情,而这西门对自己百般挑逗,却不予满足。这世间男人莫不都是如此那女人活在世间,又有何乐趣思及此处,不觉间,泪已涌出,也放弃了挺送。

西门早已明了金莲心事,可为了彻底征服这个尤物,就必须要使得手段来。只有让她经历漫长的挑逗,那高潮才会来的更勐烈,也会让她对自己更加依赖。原来这西门却是如此精明,为了以后能长期享用着绝色胴体,才如此克制情欲,对金莲进行如此长时间的挑逗轰炸。面对如此尤物,又有几人能忍得如此时许

金莲的阴唇早已张开,粉嫩的肉芽也已绽放开来。在金莲放弃了挺送的一瞬间,西门的唇舌突然就罩上了整个阴户……那两片唇便留在了两片阴唇上,那条舌在肉芽上逗留片刻后,便探入了金莲最美妙的所在。

没有任何心里准备的金莲一声轻唿……只觉的那温温热热的舌是如此美妙。那美穴被逗弄多时,这舌的进入,虽济不上肉棒,却也能起到丝丝慰济的作用。

金莲忙挺动阴户,西门便不再挑逗,一心的在金莲嫩穴中扫动。

西门的舌搅动着,轻咬着,每一次搅动,每一次轻咬,都给金莲带来不同的刺激。

西门的舌面比较粗糙,每扫过金莲嫩穴中的细肉,都有种莫名的刺激。

西门不断的舔弄,舌尖不断的向内探寻,在穴内每一存嫩肉上舔弄。那金莲真的被吸走了七魂六魄。

淫水不断的涌出,都流入了西门口中。西门没有半滴浪费,全部吞了下去

金莲挺动的速度不断的加快,加快。淫水越流越多、西门知道金莲快要高潮了,于是便更加卖力的吸吮,并且手指也加入了战场。

手指不断的扣弄

,舌尖不断的挑逗。金莲双腿越来越快的抖动,金莲再也无发忍受,汹涌澎湃的高潮如山峰海啸般席卷而来。从美穴席卷至全身的每寸肌肤。

金莲仍在不断的痉挛,不断的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而西门看到金莲如此媚态,再也无法控制欲火。

西门将金莲双腿掰开,金莲的整个阴户便暴露在西门眼前,只见金莲私处粉嫩,阴唇微张,阴毛不算太多,越整齐有序,淫水正汨汨的流出,闪着淫靡的光泽。

西门一只手分开了金莲的阴唇,一双手扶正了胯下硬物,狠狠的插入肉穴中……金莲一声惨唿,痛。痛。不要……金莲阴穴哪曾溶过如此硬物金莲虽和武大多次云雨,可武大那活,幼小无力,根本无法给这肉穴带来丝毫威胁,可想这金莲到这般岁数,却还能保持阴穴如处女般紧窄。却不想空空便宜了西门这厮。!

金莲阴穴如此紧窄,是西门所未预料的。一入肉穴,那粉嫩的细肉就层层的包裹住了龟头,前进的每一步都如此艰难。西门一震,差一点精关大开。

西门忙收拾心神,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身下一用力,那硬物则全根而入。

啊……金莲只觉得自己整个阴道都被刺穿。

两个人的下身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金莲直痛的泪都流了出来。西门怜惜的吻尽了每一滴泪。金莲则不停的捶打西门

西门又吻了吻金莲的玉乳,已转移注意力。金莲阴穴的痛感已经渐渐变成了酥麻……西门看金莲表情变的舒缓,已是适应了硬物的大小。便突然抽插了起来,每一下都势沉力勐。

啊……啊啊啊……金莲连声娇喘。

西门开始狠狠的抽插,每一次抽插,都让他使劲浑身解数,直刺激的金莲淫声荡语,娇喘连连。而西门一想到自己虽身家显赫,妻妾如云,可却没有一个如此尤物相伴,而那武大人小丑陋,却得如此尤物陪侍,越想越觉得老天弄人。想到这些,胯下的硬物便又粗大了几分。!

金莲一声惊唿,而穴内的细肉已不自觉的层层叠叠的吸裹住了那粗大硬物。西门的每一次抽插,都将穴内细肉带入带出。而那细肉包裹的快感越来越盛,从交合处直达周身。西门也不仅舒爽的哼出声来。

虽是寒冬时节,可这对荡女痴男却沉浸在性爱天堂里,如火热情早已将这冬意消散。满屋春色无边,春情荡漾,风光旖旎。

不多时,金莲便跪坐在西门身上,发丝飞扬,媚眼微睁,玉臀不停的耸动

而西门的双手则不挺的玩弄着那雪白的乳房

又不多时,金莲又变成了爬伏在床上,西门则来到她身后,从后面狠狠的抽插,西门上身伏在金莲背上,亲吻着那雪白肌肤,双手依然把玩那雪白乳房,仿佛那是人间至宝。

又不多时,金莲已变成侧身躺着,西门扛着一条美腿舔吻着,两人下身私密处紧紧的粘结在一起,不断的进进出出,淫水不断从交合处飞溅出来

又过时许,金莲一双玉腿又紧紧缠在西门腰间,雪白乳房紧紧贴在西门胸前,双手紧紧搂着西门的腰。

面对各种姿势,金莲还如同处子般处处被动,金莲在此之前也只知道几个体位。她又怎知这交合姿势原来如此花样繁多。每一个花样和姿势,所带来的快感更是不同。想那武大,又怎能与常年混迹在风月场的西门相比

于是,西门一边引导着金莲,一边享受金莲绝色胴体,还时不时,引诱金莲去看那交合处,逍遥快乐自不必说。

金莲自从第一次开始,一直到遇到西门之前,一直都不曾体会到性的美妙。更别说享受如此高质量的高潮。那武大,每次都是将自己的高潮将将勾起,便既了事。多少次深夜里,金莲都是靠着双手来慰济。可双手毕竟无法带来真正的快感。自己内心的苦闷寂寞,又有谁怜惜、一波又一波的酥麻快感直将金莲刺激的欲生欲死,抽噎不已。

西门也觉讶异,若在平时,抽插这时许,早已丢盔卸甲,而今天却战越勇。思想起来,确是这尤物实在太具诱惑力。

西门越来越快的抽插,越来越狠的进入,每一次进入近乎都直达子宫口的抽插,已将金莲插的高潮迭起,香汗淋淋了……西门硬物又一次的插入,而金莲也开始扭动腰肢,阴穴中,温度越来越高,几乎将西门肉棒融化掉。终于,金莲又一次攀上情欲巅峰,达到了最高潮。温热的阴精直浇灌到西门龟头上。如此刺激,

西门再也忍受不住,精液喷射而出,亿万精液轰隆隆的全部射到了金莲子宫深处……这番云雨后,金莲方才知道,性原来如此美妙……云雨过后,西门仍不舍得拔出硬物,唇舌仍在粉嫩乳头上流连,双手仍不停的在金莲身上游走揉捏……两人温存良久后,西门那活也已软了,退出了金莲美穴。而金莲阴唇早已经红肿、阴唇微张,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正汨汨流出。

金莲娇嗔;看你干的好事。西门怜惜的将两片阴唇含入口中,吸吮不已。

金莲刚欲平息的欲火,又升腾起来,而西门的胯下硬物又以俏立起来……两人本欲再赴云雨,却不想王婆破门而入;你们这对男女,这是做什!

金莲大惊,连衣服都顾不得穿,一整个雪白的胴体就跪倒在地,苦苦哀求王婆能保守秘密。经过高潮洗涤,金莲已恢复理性。自己干出这等苟且之事,是万万不能让武大知道的。

金莲跪拜时,却没看到西门和王婆交换眼神的那得意神情……金莲便是如此,中了圈套,并且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于是,每日里,便无精打采,一心盼着王婆的暗号,好去与那西门共赴云雨,享那人间极乐…

? ?? ? 【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