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淫色人妻

【好文】魅惑的谎言 - 第22回:迷情

2022-06-22 来源:

魅惑的谎言 / 第22回:迷情

俊贤和昕昕匆匆赶到医院,得知卓文仍在手术室抢救中,二人听后,心知不

妙,连忙向手术室奔去,远远便看见阿伟自个儿坐在手术室门外。阿伟看见俊贤

二人走来,立即站起身,俊贤也不待他开声说话,劈头便问:「卓文现在怎样?

医生可有说什麼?」

「卓文一送到医院,医生匆匆為他检察一下,便马上将他送进手术室,情况

如何,现在还不清楚,但愿上天保佑,吉人天相。」

俊贤眉头一紧,以目前情况来看,卓文的伤势显然不轻,当下又问道:「我

一直无法联络舒雅,你可有和她联络上?」

阿伟是认识舒雅的,听他这样问,不免大感奇怪,一对眼睛只盯著他身旁的

昕昕,心裡在想,舒雅不是站在这裡吗?他糊涂起来,呆答答的盯著昕昕道:「

妳……」

「你认错人了,我是舒雅的妹妹昕昕。」昕昕知道他误认自己是舒雅,连忙

解释清楚,接著问道:「你和卓文刚才是在一起麼?」

「嗯!」阿伟点头道:「我和他在新城市广场吃晚饭,正要结账时,卓文似

乎看见了什麼,一声不响突然站起身来,急巴巴的奔了出去,我见他跳过路边的

铁栏杆,直衝出马路,最后给公车撞个正著。」

俊贤摇头长嘆:「怎会发生这种事,卓文这个傢伙到底想做什麼?」

「妈!」昕昕忽然在旁叫了一声。俊贤回头看去,却见张倚芳气急败坏的快

步走来。

「卓文怎样了?」张倚芳紧张地问。

昕昕便将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又问道:「姊呢?还找不到她吗?」

张倚芳摇了摇头,气愤愤道:「手机也关了,都不知她去了哪裡?」

「都深夜了,姊究竟去了哪?為何还不回家!」昕昕跺脚道。

便在这时,手术室的大门徐徐打开,一名中年医生走了出来,眾人看见,赶

忙围拢上去,俊贤率先问道:「医生,伤者的情况怎样?」

只听那医生道:「他除了两处骨折外,脑部同时受到直接外伤,令大脑功能

严重损伤。刚才经过心肺甦醒急救,现在已恢復生命跡象。虽然是这样,但伤者

仍是呈现昏迷状态,目前还不能判断何时才会醒过来。」

眾人听得大為紧张,俊贤追问道:「这样说,他会不会无法甦醒?」

「这个很难说,目前我仍不能回答你。伤者的脑干功能暂时已失去反应,还

要观察几天才能知道。」接著又道:「我们会将伤者送去深切治疗部,待得情况

稳定才能探望伤者。」说完便告辞离去。

「要是不能醒过来,岂不是成為植物人,这如何是好!」昕昕听后,几乎便

要哭出来。

张倚芳向俊贤道:「你可有卓文父母的联络电话?以我认為,应该立即通知

他们。」

「嗯!」俊贤点头道:「我本想先看看卓文的伤势如何再作打算,免得让卓

文的父母受惊,但看卓文现在的情况,确实需要通知他的家人了。」

□      □      □

酒店的房间内,一场雉求牡匹的淫猥画面正在展开。

舒雅接过香檳,和国柱对饮一杯后,才放下杯子,已被国柱搂入怀中,在她

漂亮绝尘的脸上吻了一口,说道:「我已等【好文】魅惑的谎言 - 第22回:迷情不及了,待我為妳脱去衣服。」说著

动起手来,解开她胸前的钮扣。

才解除两颗衣钮,前襟已然敞开,露出一个黑色的半胸乳罩,烘托著两团雪

白饱满的乳肉,高垒深沟,委实令人养眼爽心!

国柱见著,立时双眼放光,心裡大讚:「这麼诱人的乳房,比之脱光了还要

悦目!」一个撑持不住,猛一低头,便埋进乳沟裡。

舒雅惊叫一声,连忙推开他:「你怎麼了,大色狼……」

卓文本已瞧得鼻头出火,听见舒雅的说话,同声骂道:「妳现在方知他是个

大色狼,若然我是妳,老早就该狠狠给他一拳。」

国柱被舒雅一推,也不敢强求,直起身子,又将她抱入怀中,笑道:「妳说

得对,我正是一头大色狼,巴不得一口把妳吃掉。」

「那有人会自认是色狼的,真对你没辙!」舒雅一笑,在他下巴吻了一下,

柔声道:「好了,你想吃我,一会儿再吃吧。」

「我们现在就到床上去。」国柱牵著她的手来到床边,

「不,我要去一下洗手间。」舒雅将他轻轻推开,送他一个甜甜的微笑,逕

自走进浴室。

一会儿工夫,舒雅淋浴完毕,刚关上水栓,脑裡突然闪出一幕景象,想到一

忽儿将要发生的事情,整个人不由得燠燥起来,内热如疾,浑身都散发著肉慾的

渴望。

舒雅双手摸著发烫的脸颊,思念再次一转,想起刚才李美雲的一段说话:「

要使乏味的性生活出彩,重点是女方是否能撩起男性的慾望,做爱之前,必须要

有足够的前戏,还要增强男人的性幻想,例如说一些淫荡的情话,使用淫语去刺

激男人的性慾。做爱时,女性越是主动,男人就越欢喜。总言之,女人一上到床

,就必须要换成另一个人,拋开自己的矜持,以最淫荡的言行献给妳的男人,让

他感受到妳是多麼喜欢和他做爱。」

一想到这裡,舒雅整个人如火烫一样,烧得满脑子发昏,再用双手掩住俏脸

,心房劈劈地跳个不住:「这种事女人怎能做主动,岂不是丢死人!」

舒雅深吸一口气,静待片刻,勉强将心中的悸动压抑住,自想:「要我向他

作主动,或是说一些丢人的说话,相信我是做不来的了!美雲姐既然这样说,我

也只好尽力是了。」沉思一会,似乎已想通了什麼,嘴裡不禁泛出一个曖昧的微

笑,当下拿起一条酒店的大浴巾,将自己诱人的裸躯包裹住,缓步走出浴室。

当她看见国柱身无寸褸,大喇喇的劈开著双腿坐在床边,竖起一根七八吋长

的大阳具,让她整个人都看呆了,不由脸红耳赤,显得慌神无措。

舒雅怔怔的盯著这根大傢伙,想到再过一会,它将会进入自己的身体,把自

己的阴道撑满,还会疯狂的出入抽送,最后射出热乎乎的精液,灌满整个阴道。

她只是这样一想,一阵渴念和骚动,不禁油然而生,心房霎时勃腾勃腾的乱

跳。舒雅定一定神,不敢再想,羞红著脸把目光移开,望向方国柱,见著他那张

迷人的俊脸,剎时都教她痴了,暗暗想著:「这个男人实在太英俊了,怎会长得

如此好看!就算不和他做这种事,光是给他抱著、亲著,就已经叫人满足了……

」想得心热,强烈的原始慾火,已烧得她浑身发烫。

但二人却不知道,他们的謔浪言行,早被卓文的灵魂尽收眼底。

这时见卓文双眼圆睁,直盯著舒雅看,见她上身只围了一条浴巾,光著一对

修长的美腿,缓缓走向床边的男人,真个急怒交加,不住瞋目谩骂,只可惜的是

,面前二人始终浑然不闻,全不知道卓文的存在。

眼见舒雅走到国柱跟前,站在他张开的两腿间,还朝男人微微一笑,伸出纤

嫩的玉手,握住那根粗长肥硕的话儿,只觉它又烫又硬,炙手骇人,不由口裡笑

道:「你怎会硬得这样厉害?它太吓人了!」口裡说著,手裡贪婪地抚摸把玩,

仍不时以掌心裹住龟头,恣意挤压。

卓文看见舒雅这副淫情浪态,怎能再忍,急忙衝上前去,要把舒雅拉开,当

他见著自己的手穿过舒雅的身子,方始醒觉自己只是一个灵体,当场万念俱灰,

只得眼巴巴的看著国柱将舒雅拥抱入怀。

国柱并没有脱去舒雅的浴巾,只用单手紧紧箍住她纤腰,还出言要舒雅為他

口交。舒雅听见,发起楞来,她虽然和国柱已有多次媾合,但始终没有和他作过

这种事,骤然听了他的要求,淫媟的思绪立即活跃起来,不禁联想到含住那颗龟

头的感觉,暗想:「他的东西如此硕大无朋,棒头肥壮巨大,含在口裡,显然和

卓文大有不同,相信那种感觉必然不错。」

舒雅想得迷溜没乱,心痒难揉,但潜在的矜持令她作出婉拒:「它这样骯脏

,我才不舔,除非……除非你把它洗乾净。」

「我靠!妳……妳这种说话都敢说!」卓文听得心头起火,巴不得上前搧她

一个大耳光。

「男人这东西,便是要带点味道才够意思,快来吧,不要让我失望。」国柱

不肯罢休,仍是坚定不移。

「人家都说不要了,你还歪缠什麼……」舒雅还没说完,便觉湿润的阴户已

落入他手中,两根灵活的指头不住地磨蹭:「嗯!国柱……你……你这人真是…

…」强烈的快感令她双脚忽然一软,几乎便要坐倒,连忙用手攀住国柱的双肩,

才能支撑著身躯。

「我的好老婆,妳下面怎会湿成这样子?看来妳已经為我準备好了。」

「啊!求你不要这样……人家会难受……」舒雅感到他的指头已闯了进去,

且不停抽插採掘,弄出「噗唧噗唧」乱响,本已情慾满腔的舒雅,如何抵挡得这

份激情,阵阵淫水犹如江河水淹,不住从阴道涌出,沿著大腿,缓缓往下流滴。

卓文听见国柱称呼舒雅為老婆,直气得咆哮大怒,不停抓耳挠腮,顿足大骂

。卓文看见舒雅的状况,已经肯定一件事,在舒雅的浴巾裡,显然是空无一物,

赤裸著下身,若非如此,淫水又怎会滔滔而下,奔流不息。

一想到舒雅甘愿裸裎献身,卓文彷彿给人重击了一下,心裡嘆道:「舒雅竟

肯自愿这样做,看来确是被这个男人迷住了!罢了,罢了!她既然另有所属,我

还能怎样!况且我已离开人世,想要阻止也是不能了,只希望这个男人是出自真

心,打后好好的对待舒雅,我亦该瞑目了!」

舒雅的呻吟声,不住地送入卓文的耳中,仿如一记记的戳刺他心头。

卓文深知舒雅的能耐,纵使自己和她发生口角,只要使点强硬手段,对她稍

加挑逗,便能轻易挑起她慾火,任人予取予求。而眼下的情景,知道舒雅是绝难

承受这男人的挑逗。

果然不出他所料,才一会子儿,舒雅已被弄得春潮澎湃,娇喘之声越来越见

急促,娇美粉嫩的俏顏上,早已红晕纷飞,口裡不停发出细碎的呻吟。

与此同时,也不知国柱使出什麼手段,舒雅忽然掩住了嘴巴,呜咽一声,脑

袋猛地往上仰起,目如点漆的水眸,半张半闭,一脸既难受又舒服的模样。而男

人的巨棒,却被她使劲紧握住,毫无章法的胡拉扯曳。光看舒雅这股激情的举动

,便已晓得她正承受著莫大的衝击。

「不要……你的手弄得太深了……啊……求你停下来,人家受不了……」诱

人的恳求声,婉转地从舒雅喉间绽出。

不单是卓文听得身心激盪,便连国柱听见,满腔慾火马上急速窜升,见他一

面运起嫻熟的指功,一面抬起头来,盯著舒雅那张神魂撩乱的俏容,粗嗄著声线

道:「受不了就丢给我,是不是有点意思了?」说话间,他心裡盈满著难言的满

足感,平日举止斯文的舒雅,最终还是臣服在自己手上,一想及此,不禁沾沾自

喜起来。

可怜的卓文却只能在旁睁大眼睛,看著自己深爱的女人和别人淫乐,而且最

令他寒心酸鼻的,便是舒雅的真情流露,简直让他忌恨难当。直到现在,卓文终

於领略到什麼是痛心疾首。还有最可恨的,自己的阳具竟会硬竖起来,而且比平

时还要坚硬三分,体内的慾火,强烈得足可将火点燃,当真是令他大感意外。

舒雅在男人的抚弄下,渐渐变得力竭难支,修长优美的双腿亦开始绷紧抖动

。强猛的快感,不住在舒雅下体扩散,直至她承受不住,双脚一软,颓然跪倒下

来,脑袋一歪,已靠在男人的大腿上,气咻咻的喘著大气,而那隻纤嫩的玉手,

仍是不离不弃的紧握著阴茎,全没想要放手的意思。

延挨一会,舒雅终於喘过一口气,缓缓抬起头来,正好对著国柱的阳具,从

她的角度看去,眼前之物,更显巨大粗壮,她一隻小手,只能包容著五分二,仍

有一大截在外,昂首耸脑,诱惑著舒雅的眼球。

舒雅痴痴的看了一会,淫心顿起,再也顾不了什麼矜持,徐缓把头凑上,小

嘴微张,吐出半根丁香,在龟头舔了一下。

「嗯!」国柱发出一声满意的呻吟:「再……再往下舔……没错,便是这样

……」在舒雅生涩的舔弄下,他的双腿微微颤动,连脚指头都绷紧起来。

舒雅见他舒服,心裡也自一喜,更是卖力為他服务,只见她一手拿住硕大的

龟头,左摇右摆,樱唇横舔直吸,一时又闭起眼睛,含紧龟头,有滋有味的舔吮

起来。

如此搞了数分鐘,方张开眼睛,含情脉脉的望向国柱,伸出舌尖,舔了几下

龟稜,轻声问道:「舒服吗?你还想我怎样舔它?」

舒雅的一切所為,全收入卓文的眼中,只看得他浑身火烧火燎,看著心爱的

女人為别人舔弄,那股感觉,确实难以用笔墨形容,再听见舒雅的说话,更加无

法忍受,连忙扯开裤头,掏出早已硬得要命的阳具,牢牢握在手上,狠狠的擼动

了几下,才稍稍好过一点。

国柱轻抚著她的秀髮,含笑道:「继续舔,我喜欢看妳含屌的模样。」

舒雅美眸流光,娇嗔道:「好坏的大色狼,说得这麼难听。」舒雅自知长相

漂亮,现下主动含住男人的阳具,如此光景,自然给予男人莫大的视觉享受。想

到这裡,一股自豪陡然而生,张开暖溶溶的小嘴,再次把龟头纳入口中,一吞一

吐。巨大的龟头,却把她的香腮撑得鼓胀起来,但舒雅依然不捨不弃,卖力地吸

吮著。

国柱舒服得扬起脑袋,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舒雅:「啊!好爽,再帮我揉揉下

面。」舒雅手口并用,一手擼动肉棒,一手抚捏他的卵袋,使出百般手段,只為

求男人快活。

卓文看得心中气苦,舒雅便是和自己含弄,亦只是浅嚐即止,何曾见过她如

此,想道:「我和舒雅从小认识,感情是何等深厚,却没想到,竟然不及这个男

人!」不由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感不忿。

国柱也可算是花丛老手了,仍是敌不过舒雅的诱惑,发觉只多看她一眼,便

觉得舒雅越发美艷,终於把持不住,伸手扯掉她身上的浴巾,整具雪白无瑕的裸

躯霍然一亮,白生生的逞现在他眼前。啊!好美。国柱心裡大讚一声。

卓文也同时惊嘆起来,舒雅的身子他不是没看过,但不知何故,今天的她著

实格外动人,自忖:「或许现在我以第三者的角度看,才会有此感觉吧!」思想

间,卓文已瞪大眼睛,挪身靠近前去,却见国柱正在採取行动,一隻手从舒雅腋

下伸了进去,已把一隻浑圆的美乳拿在手中,轻搓缓揉,享受著丰满的乐趣。

舒雅受他这般撩拨,通体沛然快美,更见卖力吸吮起来。

「哇唷!妳弄得我好舒服。真是让我难以想像,像妳这样漂亮斯文的女孩子

,这张嘴巴竟会如此厉害。」

舒雅听了,脸上霍地一红,吐出口中之物,薄面含嗔的不依道:「你这句说

话是什麼意思,倒不如直接说我是个淫娃。」

国柱见她撒娇撒痴的模样,当真可爱到极点,连忙将她从地上抱起,双手箍

住纤腰,笑道:「我就是喜欢妳这样,妳越是淫荡,我就越喜欢。」说话一完,

埋头张口,已含住她一颗乳头。

卓文见那国柱仍然坐在床边,舒雅却站在他跟前,亲暱地靠贴著他,两条玉

臂搂紧男人的脑袋,任由国柱品嚐她的丰乳,状甚狎褻,直教卓文看得灰心丧意

,更让他明白自己在舒雅心中的地位,显然是不及眼前这个男人了,心头立时发

酸起来。

这时的舒雅正美得仰首吁吁,发出阵阵娇媚的呻吟,体内强烈的空虚感,不

住地蔓延攀升,渴求充实的欲望,几乎叫她无法抵挡。而国柱竟不著急,嘴裡不

停地递嬗变换,交替品味著两个乳房,另一隻手却伸到舒雅胯间,捻珠探屄,弄

得水声唧唧。

舒雅实在难忍难过,也不再顾什麼矜持了,抱著国柱向前一倒,双双落在床

上,舒雅整个人趴在他身上,暱声道:「人家受不了……国柱,我……我好想要

……」

「妳想要什麼?」国柱猾贼一笑。

「想……想要你。」舒雅满面通红,她还是首次对男人提出这种要求。

「要我?」国柱笑道:「我这个人早就属於妳了,妳拿去就是,要割要剐,

随妳喜欢。」

舒雅噗哧一笑:「你这人真坏,谁和你说这些。人家求你了,进来好吗?」

说著撅起浑圆的臀部,探手往后,握住那根硕大无朋的巨物,轻轻擼动几下,抵

在自己的玉门。

国柱用手抱紧她,使她双乳挤压在胸膛,吻著舒雅道:「妳想要便自己弄进

去,但要慢慢来,我要享受一下逐渐撑满妳的感觉。」

卓文听著舒雅要求男人进入她,脑中不由轰隆作响,心想自己和舒雅好了不

下十次,从没见过她如此主动,心中又是痛楚,又觉有股难言的兴奋。眼见二人

双双抱作一团,国柱两条大腿垂在床外,舒雅却劈腿蹲俯在男人身上,弯腰翘臀

,丘壑呈献。如此春色澹荡的光景,看得卓文慾火飞腾,连忙移身到床边,趴下

身躯,张大一对火眼,紧紧盯著二人的胯处。

随见舒雅手持阳具,将个龟头对準阴户,缓缓沉身而下,肥硕的巨龟登时撑

开玉蛤,直闯了进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