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淫色人妻

【好文】【小莎修订版:夭桃秾李篇】(10)

2022-07-31 来源:

【小莎修订版:夭桃秾李篇】(10)

(十)性爱天使和绝世妖狐的较量(上)

那个疯狂的晚上,天真却好胜的女友,为了超过在同样包子铺里打工一周芊

芊的营业额,在我的怂恿下,为一个陌生的加班男人提供了次另类的「真人外卖

服务」,竟一下子赚取了5000元的进账,照呆萌的女友看来,她「只不过」

让那个幸运的眼镜男稍稍尝到了甜头,并没有将身体完全奉献出去。

我听了之后不由得在心里默默苦笑,全身上下的美妙之处被陌生男人看光光

不算,还在他面前又是跳艳舞,又是胸推乳交打飞机,还只是尝尝甜头,真不知

道她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可能在呆呆的女友心里,无论是被陌生男人「摸奶」或者「乳交」,都不算

是最后的出轨吧~~~毕竟之前已经有过数次被男人强插的经历了,那天荒唐的

晚上发生的事情,最多算得上是一场难忘的经历罢了~~~而对於那个幸运的加

班男来讲,恐怕这种「难忘」会直到他死的那天吧!

看着这几日春风满面的女友,我心里不由的想着,究竟是什么时候,清纯校

花般的女友她对於性爱的底线已经变得如此之低了?

我凝视着在眼前的这张美艳和清纯并存的俏脸上,那个男人浓稠的精液似乎

仍然流淌在她娇嫩的肌肤上。

我在心痛之余,也获得了难以言喻的快感。

「今天是周日了耶……」我看着正在换着衣服的小莎,说道。

「是啊……一个礼拜过得很快啊!」小莎没有回头,在镜子前端详着自己。

今晚小莎穿着一件圆领衬衣,衬衣最下方的两粒纽扣并没有扣上,比起那个

疯狂的「外卖服务夜」所穿的衣服来讲,这衬衫略显保守,而她却很有心机地将

下摆打了个结,那盈盈一握的腰肢便露了出来,可爱的肚脐似乎在向别人打着招

呼。

虽然走的是甜美风格,可是小莎的魔鬼身材又怎能遮掩得住呢?衬衫下的娇

躯曲线玲珑,凹凸有緻,胸前高高挺起,一对丰硕浑圆的E奶涨鼓鼓的似要破衣

而出,领口不算低,但仍然依稀可以看见深邃的沟壑。

原来是走「可爱女生」路线啊……成为性爱天使让诸多男人品尝过神仙般的

滋味后…女友果然慢慢掌握了男人的心理,有自己的想法了呢!

在女友小莎看来,肉体征服的成就感远远比不上牢牢掌握男人们内心深处的

私密性幻想来得刺激啊!

我摸着下巴想着,比起拥有着一对超级尺寸大奶的芊芊,小莎的身材虽然毫

不逊色,但如果只是一味卖弄风骚的话,根本显不出校花的威力,所以她另辟蹊

径,今日的装束,可爱中带着甜美的性感,相比於一味夸张地体现两颗大奶的芊

芊来讲,小莎绝对是能勾人眼球的!

下半身是格子百褶裙,裙子不算短,可是配上小莎那超乎比例的长腿,就显

得诱惑十足,安全裤之类的煞风景事物,她当然不会选择,只有我知道,一条蓝

白条纹的纯棉小内裤,就隐藏在飘动的裙摆下。

小莎今天的装束就像是日本高中校园里的女生一样,准备去胡姓父子的包子

铺,当最后一天的「服务生」。

「好漂亮哦……这套日本JK制服你什么时候买的啊?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我舔了舔嘴唇,无限遗憾道,我这个时候真想将女友压在窗口,掀起她的百

褶裙摆,拨开那蓝白小内裤,将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狠狠地插入她的肉穴啊!

「哈~~~这是丁伯送我的啊~~~~怎么?不好看?」小莎回过头来嫣然

一笑。

怎么会不好看?这丁老头还真是会下血本……这些日子不知道给小莎买了多

少衣服了,当然,有些是日常穿的,有些呢……简直就是情趣服,是用来满足他

的诡异癖好的……几乎市面上所能买到的情趣装扮,他床底下那个脏兮兮的箱子

里是应有尽有,而这套日本JK校服,应该就是介於两者之间。

「怎么会不好看?真是好看死了……想不到丁伯伯还蛮有眼光的啊……」

「……其实……其实有一次……他和我在爱爱的时候,人家就是穿着这身衣

服的哦……」

小莎眨了眨眼睛,嘴唇微撅,一副小女生的可爱模样,嘴里还说出「爱爱」

这种萌萌的词语,光看她这幅样子,没有人会想到,她嘴里所说的「他」,

是个超过60岁的老头啊!

那个老头是用什么姿势操你的?或者说你是怎么诱惑那个老头的?是不是丁

老头也如我期待的那样,颤巍巍地掀开你的裙子,剥开纯棉质地的内裤,然后…

…然后用他那经脉虬结的肉棒从后面狠狠插入你娇嫩而多汁的小穴?

这个时候,她提起丁老头,明显就是在逗弄我,这个撩人的小妖精……最近

越来越会挑逗男人的神经了,我虽然看穿了她的目的,可还是不争气的气喘籲籲,

面红耳赤。

果然,在我即将扑上去的时候,她娇笑一声,灵活地躲开了我的魔掌,「别

……别闹……马上迟到了可不好……」

我知道在她心中,去做服务员是小事,要赢过芊芊才是正经事,於是只能悻

悻然地罢休。

只见小莎最后又看了一眼镜子里高中女生般的自己,可爱地点点头,自言自

语:「丁伯伯说,只要是老男人,没有不喜欢这样的高中女生的……嗯……希望

他说得没错……」

我哼了一声,「难道今天你真的打算让那对父子操到?」

小莎皱了皱眉头,一本正经地说:「首先……不是操……你这个词用得不好,

丁伯伯最近和我说,让我一定不能变成像芊芊那样的女生,最好用爱爱这个词…

…」

我不由绝倒,女友还真是对那个夺取她身体上几乎所有部位第二次的男人信

赖有加呀!不过仔细想想,这老头说的也不无道理,小莎最诱人的地方并不是在

於她在性爱的过程中越来越大胆,而是在性事上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保有一丝清

纯,这样,清纯和淫荡的完美结合,才是小莎成为最诱人「性爱天使」的资本。

「好吧……爱爱就爱爱吧……那么……你真的打算和那对父子爱爱啊?也是

哦……那天晚上他们俩一起弄你,把你弄得高潮连连,他们却在裤裆里一泄如註,

身为性爱天使,是有义务帮助他们完成夙愿呀……」

小莎楞了一下,然后笑笑:「其实也不是……一切随缘吧……我之所以这么

穿,是因为我希望在最后的决赛中,不要输给芊芊呀……」

「决赛?」

我皱起眉头来,「怎么回事?昨天你不是已经说最后营业额结算出来了吗?

你比芊芊要多出3000多元呢……今天只是去义务帮忙啊……「

「还不是那个大奶芊!」

小莎嘟起了嘴,「她硬是说我赖皮,不可能在一个晚上完成5000元的营

业额,人家……人家又不能明说那次用的方法,所以……所以最后胡哥哥说周日

晚上,由他和胡伯伯一起来考核我和芊芊的服务素养……」

「於是你就答应了?」

我不由绝倒,被芊芊这么胡搅蛮缠,那个晚上小莎的努力等於白白浪费了呀!

然后,慢着,什么时候那对可恶又猥琐的胡姓父子,到了小莎嘴里竟变成了「胡

伯伯」和「胡哥哥」?看小莎那副理所应当的模样,我心里酸楚楚的,明白八九

不离十,今晚女友难逃一日了。

看到我复杂的表情,女友似乎有点惴惴不安,她小声解释着:「呐……芊芊

她首先答应了,还……还挑衅地看着我……那我又没办法……怎么可以让她那么

嚣张?所以只能答应了……」

哎……还真是一对天生的冤家呢!我虽然尝过两个女生的滋味,但小莎毕竟

是我的女友,这个时候我只能站在她这边,於是我愤怒地说:「这算什么……本

来免去她诈骗的钱财,就是你的功劳,现在这狐貍精居然蹬鼻子上脸了!」

「所以嘛~~~~人家一定要证明,无论是做什么,都比她要厉害~~~~」

要比芊芊厉害?还不就是出卖色相来取悦那对父子嘛~~~不过这个时候我

又能说什么?而且裤裆里慢慢硬起来的东西彰显了我现在也是极度兴奋,於是我

只好无奈地向她竖起大拇指,「那你今晚这套制服算是选对了……那对父子一定

被你迷死!」

「嗯!」小莎扑到我怀里,给了我一个甜蜜的吻,然后翩然而去。

我望着她的背影,心中苦笑连连,你要赢过芊芊,这自然不难,可是今晚要

逃出身为评委的胡姓父子的魔爪,可是不容易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对父子,竟然能够忍耐足足六天都没下手,已经算是很难

得了,今晚他们应该策划很久了,即便不是芊芊来横插一脚,相信他们也会有别

的借口来染指小莎,算了,谁叫我是NTR中毒者呢……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吧

……只求小莎能在施与性爱的同时,保有明台的一丝清明,不要彻底沦陷在肉欲

陷阱中去。

比原定时间早了半个小时,小莎便到了包子铺,已经是打烊,所以铺子里没

有其他顾客,女友想趁时间未到,向两位评委——胡姓父子讨教一下考试题目,

看得出小妮子虽然刚刚在男友面前自信满满,还穿上了最能挑逗老男人神经的学

生制服,可面对来势「胸胸」的大奶芊,她丝毫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在这所师

范大学中,能挑战她「校花」地位的女生,也只有芊芊一人而已。

却没想到,她前脚刚踏入店门,芊芊后脚竟也到了,恐怕这个狐貍精心里也

是抱着同样的念头吧!小莎看着同样曲线玲珑却更为丰满风骚的芊芊,哼了一声。

「好早啊……莎莎校花……怎么?没和你的阿犇多缠绵一些时间?」

两个人的眼神在空中撞击,芊芊首先发难。

「你也不是那么早?是不是想作弊呢?提前去问胡伯伯胡哥哥他们题目呀?」

小莎施施然地问。

芊芊一楞,一看就知道是心里的秘密被说中了,不过她脸皮比起小莎来说厚

得多,只是微笑说:「怎么可能呢?就凭我的……素质……怎么都比你强得多呀

……天知道那个晚上你干了什么,竟然凑了5000元钱……不会是把阿犇的私

房钱偷出来了吧?」

虽然一脸嚣张,可说话的时候,芊芊的神情总还是有点不自然,毕竟面对的

是有「女神」称号的小莎,而她自己却只是同学嘴里的「狐貍精」而已,所以在

说话的时候,故意把胸部高高挺起,似乎凭着比小莎大了一个罩杯的奶子,就能

够稳压小莎一头。

小莎轻蔑地一笑,摇摇头,不再与她斗嘴,这个时候她才看清了芊芊的装扮。

果然是热辣少女!比起一身清纯装扮的小莎来说,芊芊的衣服可谓大胆之极,

天气不算炎热,在这个夜风习习的晚上甚至有点冷,而芊芊的装束却仿佛置身盛

夏的热带海滩,上身只有一件白色的纯棉背心,是「只有」,是的,应该连胸罩

她都懒得穿!芊芊身穿着这件白色的纯棉背心,而这背心的面料可能还带有莱卡

成分,极其富有弹,非常夸张地将她「大奶芊」的绰号体现得淋漓尽致胸部轮廓

显现了出来,更诱人的是这纯棉面料背心的上边,U型的领口波涛汹涌,雪白的

乳肉被紧绷绷的背心勒的几乎要跳出来一般。

「你连……连BRA……都没穿?」

饶是小莎做足了心理准备,甚至对肉体奉献给那对父子都已经不太抗拒了,

看到芊芊这样的装束,却还是害羞,面对真空上阵,只穿一件小背心的芊芊,有

点目瞪口呆。

「哼~~~~奶罩吗?呵呵~~~本小姐我懒得穿~~~~反正今晚我是赢

定了~~~~你以为一副学生装,就能打败我么?我告诉你,我的素质,可是一

流的哦~~~~我告诉你哦~~其实我连内裤也没穿!」

说着,芊芊故意摇晃着自己的F大奶,两颗硬邦邦的小樱桃竟然在那白色的

布料上支楞着。

小莎低头看去,不得了,这大奶芊非但上半身极度夸张,下半身也不遑多让,

这热裤……也太热了一点吧!蓝色的牛仔热裤穿在异常丰满的芊芊屁股上,简直

不合适到了极点,她一多半的屁股肉都在裤子外面,与其说是热裤,还不如说她

就是穿着一条性感小内裤就来这里了啊!天知道来的这一路上,被多少男人吃了

冰激淩……不过想来一向作风大胆的她是不会在乎的……

「啊呀!两位大美人竟然都那么早?还不快进来?儿子,去把卷帘门关上!」

一阵苍老而激动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想必是胡伯伯已经听到了两人在外

头的针锋相对。

小莎和芊芊互相瞪了一眼,过了好几秒钟,才不约而同地扭头哼了一声,步

入包子铺的大堂,而小莎嘴里的「胡哥哥」——其实只是一个三十岁的大龄处男

——从两人身边快步走过,听话地将卷帘门拉上,这样一来,整个包子铺就变成

了一座孤岛,外面的人再也不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事。

四个人,两男两女,共处一个密闭的屋子里,其中两女是各有风味的大美女,

两男是不同年纪但同样猥琐的一对父子,等会儿会发生什么,四个人其实都心照

不宣,而小莎曾经因为在这件屋子正中央的餐桌上,被这对胡姓父子弄得高潮连

连,故地重游的她芳心乱跳,只不过在极度羞耻之余,隐约间还有一丝性奋。

女友偷偷看向芊芊,却发现她面不红心不热,一副淡定自如的样子,心中不

禁暗自恼怒,果然是大奶芊,骚得如此淡定,她明明知道今晚会……会……被这

两个男人染指……甚至……一起……染指……竟然依然如此淡定……不能输给这

个骚狐貍!於是小莎也调整呼吸,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稍作休息之后,胡伯伯满意地看着两位大美【好文】【小莎修订版:夭桃秾李篇】(10)女,尤其是小莎和芊芊今晚的装

束,更是让他大为高兴,一位是纯情中带着小性感的高中女生,另一位是热辣到

极致的欲求不满少女,他大声说道:「今晚你们的服装,都可以打满分,最让我

高兴的是,从你们的装束中,我就知道你们很有心!你们是认真来面对今晚的比

赛的。」

而那边小胡则癡癡呆呆地瞪着小莎和芊芊,左看看右看看,一双小眼睛都不

够用了,也许在三十岁处男的心里,「比赛」什么都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了。

胡伯伯看了儿子一眼,看他那副急色的样子,心中不满,於是大手一挥,示

意比赛即将开始,他清了清多痰的喉咙,说道:「两位的服务员功力,这周我们

都看在眼里,可以算得上是不分伯仲,嗯……应该说是小莎同学略胜一筹……」

说到这里,小莎挑了挑眉毛,对芊芊冷笑了一下,意思是听到没有,胡伯伯

说我更厉害一点,你还不服气?芊芊不依了,凑到胡伯伯身边,拉住他的胳膊,

便撒起娇来:「伯伯~~~~你那天下午不是悄悄和我说,还是我厉害吗?」

她一边说,还一边摇晃着身体,一点都不避讳自己的大奶子就如同两颗大气

球,在老头的胳膊上乱蹭。

「啊……哦……哦……我那天下午是说过,可是!」

胡老头一看小莎的脸色有点不对了,赶忙说,「那天不是周一嘛!后……后

来小莎的营业额就超过了啊……我说!」

突然,他大声严肃地说,「今天不是来比试你们身为服务员的角色,要说服

务员,两位都是顶级的!」

胡伯伯的语气斩钉截铁,他其实是想借此打消两位美女不必要的争端,而因

为太过用力,又因为这大奶芊一直在用奶子诱惑者老头的神经,他气喘籲籲,竟

然一时间没力气再继续,於是他眼神示意小胡。

小胡心领神会,继续接着他父亲的话:「今晚是想来测验一下,两位身为店

里其他角色的素质!」

「其他角色?」小莎眨巴着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是啊!」

胡伯伯终於缓过劲来,就像对小学生解释,和蔼地说:「今晚你们要比试三

个角色!保洁员、洗碗工、还有大堂经理!三场比赛获胜两场的就算是最佳员工」

「嗯……这样呀……好……好有意思呢!不过,要是人家不会,伯伯可要及

时教人家呀~~~~」小莎很好地扮演起了未经世事的少女,乖巧地在胡伯伯耳

边轻轻说道。

谁能拒绝又柔又媚,又可爱又性感的高中女生呢?老丁说的果然没错,那胡

伯伯一下子便败下阵来,癡迷地搂着小莎的香肩,老脸贴着小莎的嫩脸,魂与色

授的表情浮现在皱纹满布的脸上。

「喂喂喂!不要这样吧!比赛还没开始,就来贿赂裁判了么?」芊芊急了。

「哼!我是那样的人吗?要赢你我需要贿赂吗?」小莎从胡伯伯身上轻巧地

离开,然后捋了捋耳边的鬓发。

「那么……就开始吧!」小胡也等不及了。

第一个比赛内容很简单,就是两人分别作为保洁工,清理两个桌子上的汙渍,

看谁清理的最……最「能让裁判满意」……

这算什么?应该是看谁擦得最干净才对呀!怎么是让裁判满意?

小莎和芊芊两人都有点狐疑,慢慢走到比赛桌子旁,才一下子明白过来!这

桌上……哪……哪里有什么油腻汙渍啊???

两个桌子正中央,赫然是两团白色的不明液体!!

这……这……这是?

小莎和芊芊都是久经沙场的女生,一下子就闻出了白色汙渍的味道实在奇怪

……这种熟悉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喂喂喂~这分明是两沱精液嘛!

小莎回头瞄向这对猥琐的父子,那腹黑的胡伯伯倒是一脸正经,似乎桌上的

那两团只是普通的油汙而已,而那小胡显然就没有他老爹那么淡定,脸上的肌肉

都在不停颤抖,可见内心的激动。

小莎暗自好笑,这两人还真是奇葩呀,瞧那精液还未完全凝固的样子,可能

是不久前射出来的,可以算的上是「新鲜出炉」!恐怕这对父子这么做,除了满

足他们奇异的性癖之外,上次一同射在裤裆里的经历实在是太丢人,与其这样,

还不如提前射出来吧!

至於……如何让年龄不同却同样猥琐的父子满意……小莎已经是胸有成竹了,

不就是清理台面嘛~~~~

一旁的芊芊还傻乎乎地端着抹布,在洗手台那里绞了绞,回头看到小莎的举

动,她一楞,原来小莎根本没有打算用抹布去清理这团精液!

哼哼,要赢得比赛,不牺牲一点怎么行?小莎暗暗咬牙,她连奉献肉体都已

经做好准备,更不要说眼下要做的事情啦!

只见小莎眉头轻轻皱起,似乎在忍受着浓烈的精液气味,然后对准目标,小

嘴微张,吐出口水滴下。

「啪」的一声轻响,小莎嘴里的津液正好滴到了桌上白色的精液上!

这……这是另一种方式的体液交融啊!听胡哥哥的呼吸声突然急促了起来,

想必女友负责的这张桌上的精液,就是他刚刚射出来的!现在目睹了如花似玉的

清纯校花,竟然用自己的香甜的口水来清理他的精液,怎能叫他不激动?

一丝一丝的唾液从小莎的香唇中垂下,沾染到腥臭的精液中,两者相遇,并

没有想象中那样直接交融在一起,就像是小莎和小胡,一个是20岁的大学校花,

一个是超过30的大龄处男,根本是搭不到一起的两种生物,偏偏在这个夜晚,

在这个黝黑的空间里,两人的距离如此之近。

小莎完全是一个不知世事的少女作态,天真地说:「呀~~~~这是什么呀~~~~

怎么气味那么奇怪?」

小胡强忍住激动,结巴地说:「没……没什么……大……大概是豆浆翻掉了

吧……」

豆浆个鬼啦!小莎腹诽着,不过脸上还是那么的纯真,眼睛瞪得大大的,说

道:「好浪费哦~~~~怎么就打翻了呢~~~」

「是……是啊……多……多有营养的东西……打翻了真浪费……不过……小

莎你要喝的话……还……还有……」

小胡的脸上泛起了不健康的潮红,刚刚才射过一次的他估计又硬了起来,竟

然用如此露骨的言语调戏着小莎。

「营养?真的那么好吗?」小莎疑惑道。

「当然咯……这豆浆可是……高蛋白的饮料哦……」沈默了好一会儿的胡伯

伯忽然冒出一句来。

「讨……厌……」

小莎扁了扁嘴巴,然后她伸出食指,沾了沾那坨口水与精液交融在一起的液

体。

芊芊的细长的眼睛此时瞪得很大,她惊讶於一向清纯可人的小莎此时竟然能

展现出如此魅惑的状态,偏偏如此魅惑,还给人以纯情小女生的感觉,这是她所

不及的,尤其是当她看到,小莎开始用食指在那坨液体中画着圈圈,然后还故意

凑上去闻了闻食指上沾染到的气味,芊芊心头一紧,她明白今晚的比试,一向自

信满满的自己并不一定能赢。

「好黏哦~~~这到底是什么呢?」

小莎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看着右手食指,然后自言自语道,那精液就在她的

指尖,离她绝美的少女面庞不到十公分。

小胡蠢蠢欲动,身体上好像有几千只蚂蚁在爬一样,他都有沖动直接推一把

小莎的肘部,好让她手指上的精液送入女神的嘴巴里去!

小莎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喘着粗气,眼冒精光的胡哥哥在想什么,就在这千钧

一发之极,她躲开了小胡的眼神,毕竟只是第一场比赛而已,没必要这么快就让

他们得逞。

她害羞滴一笑,然后施施然地开始擦拭起桌子上的精液汙渍,当然……不是

用抹布,而是用她那白净的玉手,她双掌合十,将那坨精液和唾沫的混合物捧在

掌心,然后将其丢入一旁的垃圾桶里。

「原来是这样清理桌面的呀!」芊芊在一旁看傻了,她还以为真的是用抹布

擦拭台面呢,原来目的是「让评委满意」,而不是「桌面有多干净」,看小莎那

清纯混合淫荡的模样,把那对父子迷得神魂颠倒,想必这场比赛志在必得了!

「只是……这样的话就想赢我的话…未免太小瞧人了!」芊唇边绽出一丝诡

异的笑容,然后开始了她的表演。

芊芊直接爬上了桌面!难道她是想用身体来擦拭台面?小莎惊呼一声。

果然……这大奶芊俯趴在台面上,没有穿内衣的结果就是那对F罩杯的巨乳

吊钟般垂下,即便是有紧身背心的束缚,可仍然荡下接触到了台面,她慢慢挪动

着身子,将她的乳尖缓缓触碰到了那坨精液。

芊芊故意发出轻轻的呻吟,似乎很艰难地在桌面上前后挪动着她的乳房,面

若桃花的狐媚少女如此搔首弄姿,怎能叫那坨精液的主人——胡伯伯不神魂颠倒?

尤其是当芊芊脸上因为开始性奋而泛起淡淡的红晕,瞟着一对春水莹莹含尽春意

的眼睛妩媚动人望向胡伯伯。

芊芊像一头发春的母狗一样,唇齿中发出奇怪诱惑的声音,极度丰满的身子

软绵绵地前后耸动擦拭着那一坨还未凝固的精液,这一下子就将两个男人的註意

力从小莎身上拉回到了她的身上!

老头哪里抵得住这种勾魂媚眼如丝的挑逗,事实上这种情况下,所有的男人

几乎都会嗷嗷叫着扑上来,正当胡伯伯蹒跚着将要扑向桌子上的芊芊时,这狐媚

子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嗯……胡伯伯还有胡哥哥,这场比试究竟是谁赢了呢?」

芊芊【好文】【小莎修订版:夭桃秾李篇】(10)这幅作态,一看便知是信心满满,让这对父子尝尝她身体的滋味,芊芊

倒是无所谓,可她心里的目标是赢下比赛,让校花小莎知道她并不是无敌的!听

到芊芊的问题,老头的步伐慢了下来,他迟疑着,今晚的目标是尝到两大美女的

滋味,要是为了第一场比试就得罪了小莎……那自然不妙呀!可是凭良心而论,

这……狐媚子芊芊施展出的擦桌招数太过於诱人,尤其是当她慢慢直起身子,老

头的那坨微微泛黄的精液已经将她那白色纯棉背心的胸口处浸染,那背心原来就

是轻薄之极,现如今被精液染湿,紧紧贴在她的大奶子上,竟变成了半透明,翘

起的奶头和浅褐色的乳晕都清晰可见。

要不然宣布这第一场比试芊芊获胜?胡伯伯转头看向自己的儿子,想看看他

有什么意见,却发现小胡一脸癡呆状,口水都从嘴角流了出来。

莫不是中风?胡伯伯大吃一惊,连忙顺着儿子的视线看去……能够把小胡从

芊芊施展媚术的环境中解救出来的,当然只有性爱天使小莎了!

她……她……她……竟然在舔着桌面!小胡遗留在桌面上的精液被清理得差

不多了,可还是有些残余的白色液体在桌面上,而小莎此刻竟然伸出丁香小舌,

舔舐着这些残余的精液!小胡梦想过有一天,大美女在他胯下帮他口交,最后自

己狠狠地射入她的嘴巴里,还不让她吐出来,一定要吞下去!

美女吞精这是一个男人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了!眼下发生的事情虽然不是和梦

中一样的场面,可结果是差不多的!自己的精液居然能够有幸在小莎的嘴巴里存

在!女神的身体里从此之后有了他的精子!

「这豆浆有点腥呢~~~~」小莎舌尖在唇边转了一圈,将最后的一丝白色

液体卷入嘴巴,然后微笑着说,声音中透着不多见的妖媚。

「我……我……」小胡目瞪口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什么我呀?人家是看到擦不干净,又不想浪费豆浆的营养,所以才用舌

头舔干净的~~~~~你们看,现在桌子多干净!这场比赛谁赢了?」

胡伯伯和儿子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异口同声道:「打平!」

小莎舒了一口气,她一开始看见芊芊爬到了桌上就知道这狐媚子的招数,果

然「人肉抹布」的威力让这对父子迷恋不已,幸亏最后她忍受腥臭的味道,吃掉

了小胡的那最后一丝精液,「校花吞精」才堪堪与「人肉抹布」打平,真是好悬

呢……接下来的两场比赛,她可不能掉以轻心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