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好文】【独白】(第四章 转变)

2022-08-11 来源:

【独白】(第四章 转变)

第四章 转变

(一)

「不要啊!」看着芸儿像个木偶般慢慢跪在孙龙的两腿间,我觉得自己的血

管似乎马上就要炸裂。

手铐在暖气管上撞得「当当」直响,可是我却不能阻止眼前即将发生的这出

惨剧。

「芸儿,不要啊!」我在心里呼喊着,但是嘴里却只能发出短促的「呜呜」

声。

「你说话算话吗?」我听到芸儿问孙龙的话,也看到孙龙点了点头。

接着我就眼睁睁地看着芸儿张开嘴吞下了孙龙那根丑陋的肉棒,我把头用力

撞在墙上,然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二)

真有意思,早知道这样就能逼苏晓芸就范,我之前何必要搞出那么多麻烦。

我也知道这么做有着多大的风险,但是一想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儿,我觉

得即使冒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大不了林松和苏晓芸告我强奸,这是最坏的结果,不过根据我这些年办案的

经验,没有几个女人会舍下脸连去告,尤其是像苏晓芸这样看似高傲到不行的女

人。

不过我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也许这个游戏应该换个玩法……

(三)

我不知道吞下孙龙的肉棒的那一刻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了救自己的老公?

可这是我应该做的吗?

脑子一片空白,只觉得孙龙那根发黑的肉棒在我的嘴里越变越大,我想要吐!

(四)

「等等!」我闭着眼睛听到了孙龙的话。

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我看到芸儿仍然跪在地上,孙龙却已经站起来提好了

裤子,他走到我面前看着我,丑恶的嘴脸近在咫尺,如果不是被铐在这里,我一

定会敲碎他的脑袋。

然后听见孙龙对我说道:「你老婆对你还真好,为了你居然肯这么做,算了,

看在老同学的份上,这次就这么算了。」

他说完这句话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五)

我趴在沙发边不敢看自己的老公,只听到门被打开,过了一会儿孙龙又返了

回来,我偷眼看着他身后的一个警察拿出钥匙打开了老公的手铐。

老公似乎又想要扑上去揍人,不过却被那两个警察给按住了,直到孙龙再一

次出了门,那两个警察才放开了我的老公。

警察离开之后,我转过头茫然看着自己的老公,他也在看着我。

老公的眼睛里失去了以往我所熟悉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愤怒混合着呆

滞的复杂眼神。

我现在该做什么?

(六)

我回到卧室的时候芸儿还在客厅里,我没用勇气去安慰她,尽管我知道在这

件事里受到伤害最重的是芸儿。

用被子蒙上头,眼前却还是芸儿吞咽孙龙阴茎的画面,我可能快要疯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芸儿似乎进了卫生间,水声很快传来,很久都没有停

止。

(七)

洗澡,刷牙,这些平常的事情现在对我来说是那么的漫长。

牙刷在嘴里来回移动,我不知道自己刷了多久,可当我放下牙刷的时候还是

觉得自己的口腔里有一种令我作呕的味道。

那是被男人侵犯所留下的屈辱的味道。

我想我这辈子估计都刷不干净了吧……

(八)

芸儿洗完澡没有回卧室。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这一夜我不止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每个梦

境里我都看到芸儿被孙龙压在身下蹂躏着,梦境中我好像被困在某个封闭的空间,

只能眼睁睁看着惨剧的发生,每当我伸出手想要阻止那一切的时候便会一下子惊

醒过来。

早上不到五点我已经再也睡不着,起来看到芸儿睡着另一间卧室里,脸上挂

着不知何时流出来的泪珠,我很想去给芸儿擦干,可是腿上却好似灌了铅一样的

沉重。

离开家门的那一刻我忽然很恨我自己。

(九)

老公两天没有回家,我不知道该不该给他打个电话。

在房间里漫无目的地来回走动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像是一具被抽干了灵魂的

僵尸。

(十)

我不是不想回家,而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的芸儿。

有人说忙碌起来会忘记所有的痛苦,但我做不到。

除了芸儿的事,公司目前正在争取很大一笔贷款,为此我已经和银行分管信

贷的副行长沟通了很多次,可是迟迟没有结果。

上司找我谈过两次话,语气尽管还是很客气,不过我还是听到了他语气中的

不满。

然而无论是在面对任何人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都是那天芸儿受辱的画面。

我也许该辞职……不过如果我真的辞了职,我和芸儿怎么办?

费尽千辛万苦得来的地位就这么放弃了?就算放弃,对我和芸儿的关系又有

什么改善?

算了,我控制着自己暂时不去想芸儿的事情,晚上再约银行的人好好谈谈吧。

日子终究要过下去,我没的选择。

(十一)

整个午饭时间王少斌一直在跟我说他这几天肏过好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这该死的老东西,五十多岁的人居然还有那么好的体力。

他一定吃了药!

也许是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兴趣,所以在喝了几次酒之后我们已经成了最好

的朋友,不过我们聊得最多的还是女人。

王少斌不缺女人,作为大型银行分管信贷的副行长,他在我们这里足以呼风

唤雨,所以他从不掩饰对女人的特殊喜好,那些求他办事的人恨不得主动把自己

的女人送给他玩,只为了换取他的一个签字。

「王哥……」结账的时候我我看着王少斌,「晚上去找点儿乐不?」

「不了。」王【好文】【独白】(第四章 转变)少斌摇着头,「晚上有个公司的副总请我吃饭,要不小孙你跟

我一起去?」

「拉倒吧。」我回了一句,「你们谈正事,我去干什么?」

「也不多你一个。」王少斌笑得很猥琐,「多认识几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这倒也是。」我点点头,「几点?在哪里?」

(十二)

坐在酒店的包间里,我的脑子依旧空白。

这已经是我第四次请王少斌吃饭,可是我们的贷款目前还是没有着落。

看着表【好文】【独白】(第四章 转变),盘算着我今天该跟王少斌说些什么,不过当服务员打开包间大门的

时候,我想要的话在一瞬间便已灰飞烟灭。

因为我看到了王少斌身旁的孙龙。

他怎么来了?

(十三)

真有意思,冤家路窄恐怕说的就是现在吧。

请王少斌吃饭的人居然是林松!

自打上次在他家见过面之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林松,他的精神状态看起来显

然不太好,我估计他还想揍我,要不是王少斌也在这里我敢肯定林松的酒瓶子这

会儿一定已经飞了过来。

看着他一肚子怒气无处发泄的样子,我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十四)

「你们居然是同学。」王少斌对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恨得牙根痒痒。

孙龙竟然还好意思说我们是同学!

我压抑着怒火跟王少斌谈着贷款的事,他始终还是把头摇来摇去,直到孙龙

在旁边说了一句:「王哥,看我的面子也不成?」

「老弟……」我看到王少斌拍着孙龙的肩膀,「这件事儿不是谁的面子的问

题,现在管得严,我也得想办法是不是?」

无疾而终,我的游说还是没有任何作用,先上个厕所再说,刚才的啤酒喝得

有点儿多。

我走进卫生间,没一会儿另一个人也走了进来,我扭头看了看,来的是孙龙。

没有任何考虑,我一把拉住孙龙的衣领把他推到墙上,没想到这个畜生居然

笑了。

(十五)

「还要揍我?」我看着林松的眼睛,「你不是想把那天的事儿再来一遍吧?」

我的恐吓似乎是起了作用,林松的神色变了变,等到他放开我之后,我又问

林松:「咱们的事儿以后再说,你现在想要贷款我倒能帮你。」

「我不用你帮!」林松这句话根本就是喊出来的。

「那算了。」我解开裤子撒尿,「你和芸儿都那样了,要是工作也出了问题,

你说你,哼。」

林松站在厕所里,似乎没有听到我说的话,直到我快要出门的时候才在后面

叫住了我:「你有办法?」

(十六)

坐在宾馆外,我一直沉默不语。

我不知道孙龙为什么帮我,不过如果不是他说,我还真不知道王少斌只对女

人感兴趣,我以前都是用钱搞定的这种事。

现在王少斌正在楼上跟孙龙给他找的女人翻云覆雨,当然钱是我花的,但愿

孙龙的这个建议会有效吧。

孙龙现在坐在我旁边抽着烟,不知道这个混蛋心里在想什么,直到他说了一

句:「你很恨我吧?」

我点点头,何止是恨,我根本就是想杀了他。

「老同学……」孙龙继续抽着烟,「其实我也挺后悔的,事情变成现在这样

……」他竟然还叹了口气。

我还是一言不发。

「跟我来……」孙龙起身叫我。

看着他向外走去,我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跟他走。

(十七)

我带着林松到了一家KTV,这里的老板是我的熟人,这里的小姐跟我更熟。

林松似乎是很少来这种地方,他甚至不知道怎么点陪酒的小姐,最后还是我

给他点了一个,那个小姐坐到他旁边的时候,林松甚至还躲了躲。

尽管这让我觉得好笑,不过当林松开始喝酒的时候,我也举了举杯。

林松的酒量并不好,何况他之前已经喝了不少,面红耳赤之火,林松的话也

开始说得不再利索,当然他几乎没跟我说几句话,在我们喝掉了十瓶啤酒之后林

松去了包厢里的卫生间,我凑近他身边的小姐说了两句话,又塞了一沓钱在她的

手里,然后看着衣着暴露的小姐跟到卫生间敲起了门。

(十八)

我以为敲门的是孙龙,可等我拉开门看到了却是刚才一直陪我喝酒的女人。

我的头很晕,但我觉得自己该推开这个女人,我的手伸出去,碰到的却是女

人丰满的胸部。

想要收回手,女人忽然把我的手按在了她的乳房上。

这个女人的乳房很大,也很软,我一下子愣在这里,甚至忘了自己刚小便完

连裤子拉链都没有拉好。

还是应该推开她,我心里是这么想到,可是手上却……我难道在捏她的乳房?

女人吻了我,然后转过身撩起了裙子。

她的屁股也很丰满,两片雪白的臀肉夹着一根细细的带字,女人的阴部几乎

整个露在外面,我甚至看到了她颤抖的两片阴唇。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除了芸儿之外的其他女人的身体,我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

发干。

之后的事情我有些记不清,女人什么时候给我戴上的套子,我又是什么时候

进入女人的身体在我的脑子里一片模糊,我只记得我很用力地插着这个女人,我

的动作很粗暴,仿佛这个女人是我的仇人一样。

射精的那一刻,恍惚之间我觉得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出了卫生间,我看到孙龙在笑。

再次拿起酒杯看着孙龙,他的笑容似乎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可恶了。

这一定是我的错觉!

(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