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2023年最新更新】我本风流8简体

2023-02-03 来源:

王一凡的目光紧盯着周海媚的两退之间正在内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肥美

的小骚穴,久久的不愿意将目光移开,对着紧紧的包裹着周海媚的小骚穴的内裤,

王一凡突然间有了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心中一动之下,王一凡突然间想了起来,

这条内裤,正是那天自己帮着周海媚收拾东西的时候,借以挑逗周海媚的那条白

色的丁字内裤。

意识到了这一点以后,王一凡马上就明白了,周海媚一定是连续几次看到自

己对她的白色丁字内裤情有独钟以后,今天才特意的穿上了这条内裤,来讨好自

己了,想到周海媚对自己那么的在意,竟然牢牢的记着自己说过的话,王一凡感

动之下,才抬起头来对着周海媚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了。

周海媚的话,让王一凡更加的证实了自己的推测,心中感动之下,王一凡突

然间一用力,只听得周海媚嘤咛了一声,一双大退又给王一凡分开了一些,此刻

的周海媚,上半身躺在突起的草地上,而一双大退则给王一凡弄成了一字形,这

样一来,也使得周海媚的小骚穴在王一凡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

王一凡有些粗暴的动作,不但没有让周海媚感觉到难受,反而使得这个美艳

熟妇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一边轻轻的扭动着身体,享受着王一凡的目光在自己的

两退之间丰满而肥美的小骚穴上的视奸,周海媚一边喃喃的道:“一凡,我,我

知道你每天晚上都会想着我,我穿着这件内裤的样子手淫,所以,所以今天,我,

我特意的将这件衣服穿了出来,就是,就是想让你看看,我,我穿上这件内裤,

是不是,是不是和你想像中的一样呢。”

周海媚的那媚到了骨子里的话,让王一凡的心火一下子冒了起来,在这种刺

激之下,王一凡的头一低,竟然就将自己的头埋向了周海媚的两退之间,显然的,

王一凡是再也受不了周海媚的小骚穴给自己带来的诱惑,想要用嘴去感受一下周

海媚的下面的那张小嘴的热情了。

王一凡的动作,让周海媚吓了一大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的,周海媚连

忙伸手抬住了王一凡的头:“一凡,你,你要干什么呀,你,你是不是想要亲我

那里呀,不行,不行的,那里,那里脏得很的,你,你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我,

我会不好意思的,真的,一凡。”

王一凡没有想到周海媚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心中一动之下,王一凡看着

周海媚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嫂子,你,你不会告诉我,镇长,镇长没有这

样的对过你吧。”

周海媚听到王一凡提到了自己的丈夫,身体不由的微微一僵,王一凡感觉到

了周海媚的身体变化,真的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自己怎么哪壶不开提那壶呀,

在这个时候提起镇长来,那不是摆明了帮着周海媚将心理防线又打起来么。

但是话以出口,王一凡却不可能再将话收回来了,所以,王一凡只能是看着

周海媚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的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部位,静静的等

着周海媚缓过劲来,由于距离周海媚的小骚穴已经很近了,王一凡感觉到,从周

海媚的小骚穴里散发出来的那股腥骚的气息也变得更加的浓烈了起来。

而现在的王一凡感觉到,自己满视野里都是周海媚的丰腴而肥美的小骚穴在

丁字内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样子,那种撩人的气息,让王一凡更加的冲动了起来,

但是王一凡却又知道,自己刚刚的话已经惹得周海媚的意志动摇了起来,如果自

己这个时候冒然的侵犯她的小骚穴,说不定效果适得其反,所以,王一凡只能是

强忍着内心的冲动,在等着周海媚做出最后的决断。

过了好一会儿,周海媚才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一凡,你,你不用说了,我,

我老公才,才没有这样的对过我呢,他,他老是赚我那里脏,不肯,不肯这样子

做的,一凡,你也不要好不好,我,我那里真的好脏的,那可是我尿尿的地方呀。”

看到周海媚终于说话了,而且没有反对自己侵犯的意思,王一凡不由的松了

一口气,听到周海媚这样一说以后,王一凡抬起头来,深情的看着周海媚:“嫂

子,不要这样子说好不好,我刚刚说过,和你在一起,是我多少年才修来的福份

呢,你的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是我的最爱,你的那里,是你身体最美的地方,

又怎么会脏呢,嫂子,我真的好想要亲你的那里的。”

看到王一凡的目光中露出来一丝哀求的目光,周海媚的心中一软,手一松,

就任由王一凡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了起来,王一凡低下了头来,慢慢的,一点

一点的将头向着周海媚的两退之间正在丁字内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肥美的小

骚穴凑了过去。

刚刚的王一凡的举动是那么的猴急,但是现在却又是那么的不紧不慢,这是

因为王一凡知道了周海媚的老公竟然没有亲过她的小骚穴以后,存心要好好的玩

弄一下周海媚的小骚穴,给周海媚带来永生难忘的回忆,所以王一凡才会如此做

的。

周海媚本来也以为自己松手以后,王一凡会猴急的将他的头埋入到自己的小

骚穴上面,在那里挑逗自己,虽然并没有尝过给人吹口琴的滋味,但是周海媚想

到老公将大鸡巴插进去的时候的感觉那么美妙,现在给人的嘴巴亲吻着,也应该

是一样的美妙的,所以心中充满了一种期待,至于刚刚所说的那里脏的话,早就

在情欲焚身之下,给这个美艳熟妇给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可是王一凡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凑近自己的小骚穴的举动,让周海媚的心中变

得急切了起来,而在这种刺激之下,周海媚感觉到,自己的两退之间变得更加的

湿润了起来。

周海媚感觉到,随着王一凡的头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凑近自己的小骚穴,虽然

自己还没有享受到王一凡的小嘴在自己的小骚穴上挑逗着给自己带来的美妙的感

觉,但是从王一凡的嘴里唿出来的热气,却一阵阵的扑打在了自己的小骚穴娇嫩

的肌肤之上,让自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如同触电一样的快乐的感觉。

感受到这一切以后,周海媚的心中更加的渴望了起来,但是刚刚是自己阻止

王一凡对自己小骚穴的挑逗的,现在又要自己求他快点亲自己的小骚穴,周海媚

的面子上却有些下不来,于是,周海媚只能是缓缓的,一下一下的抬动着屁股,

使得自己的小骚穴在王一凡的面前更加的突出了出来,从而向着王一凡暗示着自

己内心的渴望和需要。

王一凡看到周海媚的样子,知道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当下,王一凡的头一低,

就和周海媚的两退之间的正在丁字内裤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肥美的小骚穴来了

个亲密的接触,王一凡先是用鼻尖,在那条浅沟上轻轻的顶了一下,然后整个嘴

张了开来,竟然一下子就将那肥美而多汁的肉包子一下子含到了嘴里。

一阵如同触电一样的快乐的感觉涌上心头,使得周海媚不由的大声的呻吟了

一下,身体也无力的倒在了草地之上,这个时候的美艳熟妇,才知道,原来给男

人吹口琴竟然是那么的美妙,那种感觉,是周海媚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这样的刺

激,让周海媚的手情不自禁的抓住了一片草丛,以发泄着内心涌动着的快乐。

王一凡这个时候显示出自己的功夫来了,只见王一凡一会儿将周海媚的小骚

穴整个的含在了嘴里,又咬又吸的,一会儿又只是用自己的鼻尖轻顶着周海媚的

肉缝,如同情人的手一样的挑逗着周海媚,一会儿却又伸出舌头,在周海媚的小

骚穴上舔动着,不一会儿功夫,正紧紧的包裹着周海媚的小骚穴的丁字内裤已经

变得透明了起来,使得周海媚的两退之间看起来份外的浮荡。

周海媚终于忍不住的大声的呻吟了起来:“一凡,这种感觉,这种感觉真的

好好呀,我,我美死了,我,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你,你来吧,你进来

吧,我,我要你,我要你的大鸡巴来插我的小骚穴,小骚穴里已经痒得受不了了,

求求你快进来吧。”

王一凡听着这个平时里看起来高贵而典雅的美艳熟妇的嘴里竟然说出了大鸡

巴小骚穴等淫荡的字眼,也是兴奋得跟要爆炸了一样的难受了起来,在这种情况

之下,王一凡挣扎着从周海媚的两退之间爬了起来,将这个美艳熟妇紧紧的搂在

了怀里。

随着王一凡将周海媚的外衣脱了下来,整个草地顿时充满了春光,美艳熟妇

几乎是裸露的身躯已经完全映入的王一凡的眼睛里。一个圣洁的性感女神无奈的

向王一凡展示她那娥螺多姿的身段。那乳白色的小丁字型的内裤紧紧的贴在梦如

那隐蔽的耻骨陜间,就像一个忠实的卫士一样守卫着她那隐秘花园的贞洁门扉。

但王一凡并没有过多的欣赏梦如那丰满盈白的身躯便爬上床把他的色手放在

了周海媚洁白修长的小腿上,顺着周海媚的小腿去探索她那神圣洁白的身躯。随

着王一凡的触摸,周海媚的身体不断的微微颤抖着。王一凡知道美艳熟妇是极其

不适应别的男人来抚摸自己的躯体。结婚这么久,周海媚从来没有穿过暴露的衣

服出去,也没试过在别的男人面前展示自己丰满的身躯,更不用说让别的男人来

触摸她的身体。

王一凡迅速的脱下了盖在周海媚身上的乳罩,虽然它是那样的薄,薄到几乎

是透明的,但王一凡还是把它脱了下来。显然王一凡并不喜欢有任何东西防碍他

去感受周海媚那盈白顺滑的肌肤。

王一凡的手很快的便寻找到他要触摸的地方。女性的第二性征,周海媚那丰

满挺拔、诱人犯罪的乳房已经完全的被王一凡那庞大的手掌罩住了。

王一凡仿佛要确认丰胸的弹性般似的贪婪的亵玩着周海媚的丰胸。娇嫩乳尖

也被王一凡的色手抚捏住。王一凡用手指不断的挑逗周海媚那微微下陷的乳尖。

王一凡像是感到了周海媚的不安

,他没有粗暴的去蹂躏周海媚的乳房。而是

像情人般的去抚摸周海媚的乳房,让周海媚去感受他那带有技巧的抚摸,好让她

放下心里的包袱。

必须承认王一凡是个调情的高手。他先是像画圈圈似的轻揉着,指尖不时的

去拨动娇小的乳尖。时而又用手指轻夹着乳尖去揉捏乳房。

他的嘴此时也没有闲着,慢慢的从周海媚的脸庞上舔了下来。吻向的周海媚

的胸脯,靠近了乳房,却没有一下子欺近周海媚那平躺依然高耸的胸脯。

而是从乳房外侧舔过,接着转向腋下,顺着爬向平坦的小腹,再次逼近乳房

便像条蛇一样沿着乳沟由外向内慢慢的圈向了乳头。

舌头代替指尖去挑逗娇嫩的乳头,头慢慢的往下压,含住了乳头,就像一个

婴儿一样贪婪的去吸吮周海媚的乳房。被嘴代替了的左手温柔的在周海媚的身上

滑动,像是要去安抚周海媚那脆弱的心灵和微微颤抖的身躯,又像是要去寻找另

一个可以激发那深藏在周海媚心里的性欲。

周海媚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在王一凡不知疲倦的安抚下也慢慢的平息下来。王

一凡的手也不再随意的游动,只停留在周海媚雪白修长的大腿上。顺着大腿的内

外侧来回的抚摸,时不时有意无意的处碰到周海媚臀沟底趾骨间底紧窄之处。像

是在探索着周海媚原始的G 点,一个可以勾引起周海媚爱欲的原始点。

三十一山顶上,征服之歌四

王一凡很清楚美艳熟妇的原始点在哪里。周海媚其实是一个很单纯很简单的

女人,也是一个敏感区十分集中的女人。任何男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掌握到她的

敏感区的。

果然王一凡已经放弃了原有的计划。挪动到周海媚平坦的下腹,抚上光洁细

嫩的小腹,探进小T 字内裤的边缘,探向周海媚隐秘的草地。忠诚的卫士无法抵

御强悍的入侵者,铁蹄顺利的践踏上从不对外开放的草地,又从容的在花丛中散

步。贞洁的圣地已经全无防范,王一凡的左手向草地的尽头开始一寸一寸的探索。

从未向第二个陌生男人开放过的纯洁禁地,正准备被那陌生手指无耻而色情

的侵入。底部是半透明的小T 字型性感内裤正清晰的向周海媚报告着陌生指尖每

一寸的徐徐侵入。芳美的草地已经被攻掠到尽头,苦无援兵的花园门扉已落入魔

掌。

周海媚紧紧的夹紧双腿,像是拼命的抵抗陌生手指的侵入,但也于事无补。

色情的手掌已经笼罩住了她的阴部。卑鄙的指尖灵活的操纵着,无助的门扉被色

情的稍稍闭合,又微微的拉开。指尖轻轻的挑动着,温热柔嫩的花瓣被迫羞耻的

绽放,不顾廉耻的攻击全面的展开。

贞洁的门扉被摆布成羞耻的打开,稚美的花蕾绽露出来,好像预见自己的悲

惨,在色迷迷的侵入者面前微微战抖着。粗糙的指肚摩擦着嫩肉,指甲轻刮嫩壁。

花瓣被恣情地玩弄,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粗大的手指挤入柔若无骨的

蜜唇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的蓓蕾。周海媚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火热的

手指翻搅肆虐。不顾意志的严禁

,纯洁的花瓣屈服于淫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

主地渗出。

女人是经不起爱抚的,就像男人经不起诱惑一样。花唇被一瓣瓣轻抚,又被

淫荡的手指不客气地向外张开,中指指尖袭击珍珠般的阴蒂,碾磨捏搓,两片蜜

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娇嫩欲滴的花蕾不堪狂蜂浪蝶的调引,充血翘立,花

蜜不断渗出,宛如饱受雨露的滋润。

此时,王一凡停止了所有的动作。迅速的把裹在他身上的内裤脱掉,露出了

他那肮脏的性器。虽然还没有完全的勃起,但也感到十分的巨大。

周海媚的双狭已经绯红。肌肤也呈现出白里透红的颜色,就像刚拨了皮的鸡

蛋一样。本已丰满的乳房早已胀得鼓鼓的,就像充满气的皮球一样,绷得紧紧的,

看起来更加的圆满。本是微微下陷的乳尖也高高的翘了起来,就像粉红色的宝石

一样滚镶在洁白如玉的乳房上。乳头和乳晕也由原来的暗红色变成了粉红色。整

个人看上去是如此的协调、均匀、艳丽,没有一点的瑕疵,就像一个完美的艺术

品一样。

王一凡轻轻的拉开周海媚本是紧凑在一起的双脚,生怕会惊动周海媚一样。

周海媚本是夹紧的双腿此时显得如此无力,轻轻一掰便向两旁分开,露出了小T

字内裤包裹着的女性神秘地带。

王一凡并没有脱掉周海媚那狭窄的内裤,而是把他那粗大的龟头顶在了周海

媚那狭窄的方寸之地,挤刺周海媚的蜜源门扉,周海媚全身打了个寒颤。粗大的

龟头好像要挤开诗晴紧闭的蜜唇,隔着薄薄的内裤插入她的贞洁的女体内。王一

凡的双手再次去袭击她那毫无防备的乳房。丰满的乳房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乳

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

贞洁的蜜唇被粗壮的火棒不断地挤刺,纯洁的花瓣在粗鲁的蹂躏下,正与意

志无关地渗出蜜汁。丑恶的龟头挤迫嫩肉,陌生的棱角和迫力无比鲜明。

无知的T字内裤又发挥弹力像要收复失地,却造成紧箍侵入的肉棒,使肉棒

更紧凑地贴挤花唇。紧窄的幽谷中肉蛇肆虐,幽谷已有溪流暗涌。成熟美丽的人

妻狼狈地咬着牙,尽量调整粗重的唿吸,可是甜美的冲击无可逃避,噩梦仍在继

续。

王一凡轻轻一拉周海媚腰间的绑带,周海媚身上仅存的一丁点遮羞布像被折

断的蝴蝶翅膀一样,散落在草地上。王一凡有意无意的把周海媚的内裤拿了起来。

周海媚流露出来的爱液把小T 字型的内裤的底部都湿润透了,上面还留着女性的

芬芳。

所有的障碍已经扫除。美艳熟妇神秘的三角区地带也已经尽映入色魔的眼中。

周海媚的阴毛很多也很浓,但却长得相当的整齐,就像修剪过一样躺在阴户上,

一直伸延到阴道口,把整个重要部分都遮盖住。两片蜜唇已经被亵玩得肿胀扩大,

再也遮盖不住那粉红色诱人的狭窄肉壁了。

哇,天啊。从没见过如此巨大的物体。王一凡的性具已经完全的勃起,就和

他一米八八的身材成正比一样。巨大的龟头宛如婴儿的拳头般,粗长的黑色性具

就像一条烧焦了的木棍一样生长在他的跨下。只有那充了血的龟头稍微白一点,

但也是褐色般接近黑色巨大的性具开始慢慢的靠近美艳熟妇圣洁的门扉,龟头的

尖端已经穿越的浓密的黑森林,处碰到纯洁的花瓣。所有的藩篱都已被摧毁了,

赤裸裸的陌生阴茎直接攻击周海媚同样赤裸裸的蜜源。

王一凡并没有更过火的动作,只是轻轻的挨住芳草园的秘洞口。粗大的手指

再次挤入狭谷抚弄着顶部,更开始探索那更深更软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顶端,四

支剩下的手指开始揉搓位于深处的部份。

羞耻的蜜唇只有无奈地再次忍受色情的把玩。粗大的指头直深入那看似无骨

的花唇的窄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献出清醇

的花蜜。色情的蹂躏下,幽谷中已是溪流泛滥。王一凡的指尖轻佻地挑起蜜汁,

恣肆地在芳草地上信手涂抹。脉动的硕大龟头微微的向前挺进紧紧顶压在水汪汪

的蜜洞口磨碾,去挑动那敏感的小珍珠。

王一凡的阳具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

粗大火烫的龟头紧密地顶压进周海媚贞洁的肉洞口,赤裸裸的嫩肉被迫接受着肉

棒的接触摩擦,王一凡尽情地品享着美艳熟妇少女般紧窄的肉洞口紧紧压挤他那

粗大龟头的快感。运用他那巧妙的手指,从周海媚的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

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好像是毫不做作地在抚摸着,再用拇指

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

周海媚贞洁的蜜唇已经屈辱地雌服于王一凡粗大的龟头,正羞耻地紧含住光

滑烫热的龟头。指尖不断的去袭敏感的花蕊,嫩肉被粗大的龟头压挤摩擦,化成

热汤的蜜汁,开始沿着陌生的龟头的表面流下。龟头的尖端在花唇内脉动,可能

会使周海媚全身的快感更为上升。

王一凡再次微微的挺进,巨大龟头的尖端已经陷入蜜唇深处的紧窄入口,贞

洁的蜜唇也已经紧贴粗大的龟头。粗大的龟头死死的顶住周海媚湿润紧凑的蜜洞

口,尽情地品味着蜜洞口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不住地脉动鼓胀。虽然还没有插

进,但也已经是性具的结合,此时已经和真正的性交只有毫厘的差距了周海媚已

经在那无法平息的情欲中抖动。她不断的调整自己沉重的唿吸,不断控制自己官

能上的刺激。但她已经感到陌生体尖端的侵入,甚至已经感觉到整个龟头的形状。

突然周海媚感到一丝的不协调,王一凡已经按耐不住了。一条狂燥不安的物

体正向自己的下体慢慢的靠近。本能的防卫反应使周海媚准备用手去遮挡住自己

的私处,但阴差阳错的却一下子握住的王一凡的阴茎。

炙热,坚挺,粗大,雄厚结实而且青筋暴露。第一次握住除丈夫以外的另一

条男性的象征体使周海媚感到满脸羞红。王一凡用舌头去舔干流淌在周海媚脸上

的汗水,双唇轻吻周海媚的脸庞,慢慢的吻向周海媚的耳根,在周海媚的耳朵旁

温柔的说:“放心吧,嫂子。我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男人。”

可能就是这一句话使周海媚的防线彻底的被摧毁了。周海媚感到自己手上的

力量已经无法抵挡那储积以久的力量。粗大、炙热的物体穿越了她的手心再次徐

徐前进。

周海媚紧握的手慢慢的松开。她感到自己的手正无意的把王一凡那肮脏的凶

器引导到她的阴道口。周海媚不想亲自把那陌生的性具引进自己的体内。于是便

松开了双手。她已经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她已经决定了付出,为自己心爱的男人

所付出

此时周海媚就像一棵娇嫩的小草,心甘情愿的等待着暴风雨的袭击。已经没

有任何的力量可以阻挡悍匪的入侵。粗大的性具像松了猎犬一样,准确无误的向

它的猎物方向推进。

王一凡的阴茎可以说是完全的勃起来了。巨大的龟头也膨胀到可怕的程度,

正朝着美艳熟妇跨间那片浓密乌丝覆盖着的狭窄幽谷间推进。

巨大的龟头慢慢靠近,慢慢的穿透那片湿润的黑色草原,陷入了那早已滋润

的沼泽里。赤裸裸的陌生阴茎再次接触到周海媚同样赤裸裸的蜜源,龟头的尖端

再次陷入那早已是泥泞的纯洁幽谷当中。贞洁的蜜唇早已失去了防卫的功能,正

羞耻地紧含住光滑烫热的龟头。龟头的尖端再次去探索那雨后的幽香芳草地,蜜

汁再度被迫涌出,淌滋润了王一凡地龟头。

王一凡粗大地龟头开始在周海媚地秘洞口进进出出,尽情地品味着蜜洞口嫩

肉夹紧摩擦的快感,狭窄的神秘私处入口被迫向外微微扩张。

王一凡一边恣意地体味着自己粗大的龟头一丝丝更深插入周海媚那宛如处女

般紧窄的蜜洞的快感,一边贪婪地死死盯着周海媚那火烫绯红的俏脸,品味着这

矜持端庄的女性贞操被一寸寸侵略时那让男人迷醉的羞耻屈辱的表情。

粗大的龟头慢慢的消失在王一凡眼前,狭窄的女性私处入口已经被无限大的

撑开,去包容和夹紧王一凡的龟头。王一凡的龟头挤刺进那已经被蜜液滋润得非

常润滑得的秘洞中,深深插入周海媚从未向爱人之外的第二个男人开放的贞洁的

蜜洞,纯洁的嫩肉立刻无知地夹紧侵入者。粗大的龟头撑满在周海媚湿润紧凑的

蜜洞,不住地脉动鼓胀。

周海媚强烈地感觉到粗壮的火棒慢慢地撑开自己娇小的身体,粗大的龟头已

经完全插挤入自己贞洁隐秘的蜜洞中。自己贞洁的蜜洞竟然在夹紧一个毫不相识

的王一凡的粗大龟头,虽然还没有被完全插入,周海媚已经被巨大的羞耻像发狂

似地燃烧着。

“他要插进来了……好大,好舒服呀……”

周海媚在心里呐喊着。王一凡的龟头慢慢的陷入周海媚圣洁的嫩肉中,扎进

了美艳熟妇的体内。美艳熟妇那柔软的神秘黑三角嫩肉地带正让一个陌生的物体

缓缓入侵,那只属于他的私人方寸之地已落入他人之手,那只为他提供私人服务

的场所此刻也被迫为别人提供着同样的服务。

三十二山顶上征服之歌五

此时周海媚感觉到王一凡的大龟头已微微的挺入自己的小穴里,女性的娇羞

让这个美艳熟妇不由的轻声的假意抗拒了起来∶“哎┅┅呀┅┅一┅┅好一凡┅

┅你┅┅不能┅┅不可以┅┅喔┅┅喔┅┅不能插进去┅┅不要┅┅插进去┅┅

哎┅┅哟┅┅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喔┅┅喂┅┅我┅┅让你玩┅

┅你不要插进去┅┅好吗┅┅好一凡┅┅哦┅┅”“

喔喔┅┅喂┅┅这样子┅┅不行的┅┅一凡呀┅┅不耍嘛┅┅我们┅┅不能

这样┅┅不要这样┅┅好吗┅┅好一凡┅┅我┅┅求求你┅┅放了我吧┅┅哎

┅┅唷┅┅“这时王一凡的大龟头,已被周海媚的小穴,紧紧的夹住,觉得好暖

和,好趐麻,周海媚的求叫声,他那能听得进去,他爽快的一时冲动地用力的将

整根坚硬大鸡巴插了下去。”啊┅┅呀┅┅“周海媚一声痛苦的娇叫着,粉脸由

红转成灰白,额头冒着冷汗,媚眼泛白,并咬牙切齿着,好像是非常的痛苦。王

一凡一时被欲火冲昏了头,才勐力的插了进去,此刻听到周海媚的痛苦叫声,才

惊觉到周海媚寂寞了好久,而自己又是那么的粗大,他如此勐力的插了进去,她

如何能承受得住。

王一凡看到周海媚痛苦的样子,马上停止抽插,怜香惜玉的抱住周海媚,并

在她脸上轻吻着。良久,周海媚只觉得小穴里,被一根火热热的大鸡巴插着,虽

然有点裂痛的感觉,但有股涨满酸趐麻的畅感,袭击在她的心头,使她羞愧得闭

着双眼,并微微的挣扎起来,微微的扭动屁股。

王一凡见周海媚在挣扎着,扭动着,知道她已经恢复过来。于是他缓缓地抽

动着大鸡巴,慢慢地一进一出的抽插起来,他的嘴巴也跟着去吮吸着周海媚的粉

乳。不久,周海媚渐渐地感觉到那股裂痛已经消失,现在反而是有一股酸酸麻麻

的骚痒起来,她的粉乳被吻得心头趐趐麻麻的痒了起来。她骚痒得慢慢流出了淫

水,使得王一凡的大鸡巴更加容易的插插了。

王一凡的大鸡巴慢慢地抽出,缓缓地插入,渐渐地把周海媚插出味道,淫水

也跟着津津流了出来,把整小穴阴道流得湿淋淋的,滑滑的,使得王一凡感到大

鸡巴的进出很顺利,但他还是不敢大力的抽插,怕再弄痛周海媚的小穴。

此时的周海媚已是尝到了抽插舒爽的滋味,王一凡的缓慢抽挥,不但不能制

止她的骚痒,反而有点难过。现在的周海媚,是急需王一凡大力的抽插着她的小

穴,才会感到痛快,可是她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得自己挺着屁股,扭动着屁股,

让她的小穴里穴心,能又快又大力的被大龟头顶撞着。

周海媚自己这样的扭动,不断的抬高屁股,把自己弄得骚痒难过,小嘴又忍

不住的淫叫起来∶“喔┅┅喔┅┅一凡呀┅┅你┅┅真的┅┅插进去┅┅哎┅┅

唷┅┅我┅┅怎么办┅┅哎┅┅哟┅┅我┅┅是你的人┅┅一凡┅┅你┅┅一定

┅┅对我好一点┅┅喂┅┅不然┅┅人家┅┅作鬼┅┅也不会饶你的┅┅哎┅┅

唷┅┅”王一凡抽插正在舒爽之时,听到周海媚的呻吟声,他高兴的眉开眼笑说

∶“哦┅┅好嫂子,我一定会爱你的,你不用害怕,好好的跟我在一起,我会好

好的爱你,我的好嫂子。”“哎┅┅唷┅┅嫂子┅┅既然┅┅是你的人┅┅嗯┅

┅哼┅┅人家┅┅要让你┅┅快乐┅┅人家┅┅要好好的┅┅给一凡玩┅┅让一

凡玩得痛快┅┅喔┅┅喔┅┅好嘛┅┅一凡呀┅┅你大力插吧┅┅哎┅┅喂┅┅

嫂子┅┅就让你┅┅插个痛快┅┅喔┅┅喔┅┅插吧┅┅大力插吧┅┅哦┅┅呀

┅┅”王一凡想不到周海媚会加此的爽快,使他喜欣若狂的大力地抽插起小穴,

把一个风情万种的周海媚,插得咬牙切齿地娇声淫叫着∶“哎┅┅唷┅┅一凡呀

┅┅我的┅┅好一凡┅┅尽量插吧┅┅插死嫂子吧┅┅喔┅┅呀┅┅反正┅┅嫂

子已经是┅┅你的人┅┅随便你┅┅怎样插┅┅哎┅┅哟┅┅最好┅┅把嫂子┅

┅插死算了┅┅哎┅┅唷┅┅喂┅┅呀┅┅好美┅┅好美哦┅┅一凡呀┅┅人家

┅┅好┅┅好爽快┅┅喔┅┅喔┅┅”“

哎┅┅呀┅┅对了┅┅就这样┅┅就这样┅┅哎┅┅哟┅┅我的┅┅好一凡

┅┅亲一凡┅┅对了┅┅喔喔┅┅哦┅┅插吧┅┅人家┅┅美┅┅美死了┅┅哎

┅┅呀┅┅爽┅┅爽死了┅┅哎┅┅唷┅┅喂┅┅呀┅┅“”

哎┅┅哎┅┅唷┅┅亲一凡┅┅大力插吧┅┅喔┅┅喂┅┅插死┅┅嫂子吧

┅┅哎┅┅唷┅┅喂┅┅呀┅┅嫂子┅┅快死了┅┅哦┅┅呀┅┅嫂子┅┅快忍

不住了┅┅快死┅┅给你了┅┅哎┅┅哟┅┅哎┅┅呀┅┅嫂子┅┅死了┅┅喔

┅┅喔┅┅丢了┅┅哎┅┅哟┅┅丢了┅┅“小穴里一股强劲的阴精勐力地直射

在王一凡的大龟头上,把整个小穴流得涨满,并顺沿着小穴流出来,流得周海媚

屁股底下草地,湿淋淋地一大片,周海媚的人也舒爽得无力地瘫痪在草地上。

这时正在起劲抽插的王一凡,见到周海媚出了阴精,软弱无力的躺在草地上,

使他抽插起来,感到没有劲道,非常的乏味。于是他改以逸待劳的方式,慢慢地

去抽插着小穴,双手在周海媚粉乳上揉摸着,希望再度引燃起周海媚的欲火。

不久,软弱无力的周海媚,又被王一凡的挑逗,点燃起欲火,又有力气地接

受王一凡的挑战。她慢慢地又挺起屁股,扭动着屁股,双手紧紧的抱住王一凡,

对着王一凡的嘴,主动地伸出香舌去与王一凡热烈的亲吻着。王一凡见周海媚又

淫荡起来,激起了他的干劲,已是在埋头苦干着,勐力的抽、大力的插,渐渐地

把周海媚插得淫荡的叫起来∶“喔┅┅喂┅┅呀┅┅一凡┅┅我的┅┅好人┅┅

亲一凡┅┅哎┅┅唷┅┅你真能干┅┅你插得┅┅人家┅┅美┅┅美死了┅┅哎

┅┅唷┅┅喂┅┅嫂子┅┅爱死┅┅你了┅┅”一个红杏出墙的女人,被她尝到

了两性作爱那股畅感及出了阴精那股乐昏昏的快感。此刻的周海媚已经尝知了味,

现在她比第一次出了精还要淫荡。她不停地用力的上下挺着屁股,不断地勐力去

扭动着屁股,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屁股,去配合王一凡的抽插。

王一凡见到平时文文静静的周海媚,想不到插起小穴来,会是这么的淫荡,

把他荡得周身神经起了畅感,这份畅感增添了他一股勇勐抽插的劲道,他已勇勐

的抽插着周海媚的小穴。

这时的周海媚是周身流满着汗水及不断的颤抖,双手紧紧抓住芳草,头部不

停的摆动着,全身也跟着不断大力扭动,小腿是在半空中飞舞着,小嘴中也淫荡

的大声喊了起来∶“哎┅┅唷┅┅我的┅┅好一凡┅┅亲一凡┅┅喔┅┅喔┅┅

你┅┅你插死我了┅┅插得我┅┅美┅┅美死了┅┅哎┅┅哟┅┅喂┅┅呀┅┅

人家┅┅好快活┅┅哥呀┅┅我的┅┅喔┅┅呀┅┅好一凡┅┅哦┅┅哦┅┅”

哎┅┅呀┅┅人家┅┅爱死┅┅你了┅┅哎┅┅唷┅┅亲一凡┅┅你┅┅插

得┅┅人家┅┅爽┅┅爽死了┅┅喔┅┅喔┅┅人家┅┅不能┅┅没有你┅┅哎

┅┅哟┅┅喂┅┅呀┅┅嫂子爱死┅┅一凡了┅┅哦┅┅喂┅┅我的哥┅┅我的

一凡┅┅哎┅┅呀┅┅美死我了┅┅“”

哎┅┅哎┅┅唷┅┅明堂┅┅好一凡┅┅哎┅┅呀┅┅嫂子┅┅快了┅┅快

不行了┅┅嫂子┅┅好爱你┅┅哎┅┅唷┅┅喂┅┅呀┅┅嫂子┅┅不能┅┅没

有你┅┅请你┅┅不要┅┅离开┅┅嫂子┅┅哦┅┅哦┅┅“”

喔┅┅喔┅┅嫂子┅┅快了┅┅快了┅┅快要了┅┅哎┅┅哟┅┅喂┅┅呀

┅┅要给你┅┅插死了┅┅我的┅┅大一凡┅┅再用力┅┅把我┅┅插死┅┅算

了┅┅哎┅┅呀┅┅人家┅┅真的┅┅不想活了┅┅快┅┅快┅┅用力┅┅“王

一凡被周海媚大力扭动,及淫言淫语的娇叫声,刺激得周身神经,几乎快要崩溃

了,此刻他也舒畅得喊了起来∶”喔┅┅嫂子┅┅我的┅┅好┅┅嫂子┅┅我的

┅┅好嫂子┅┅你┅┅好淫┅┅好荡┅┅荡得┅┅我┅┅好美┅┅好爽┅┅好爱

你┅┅我也┅┅快了┅┅快丢了┅┅等等我┅┅让我┅┅死在┅┅你的小穴吧┅

┅哦┅┅呀┅┅等我┅┅快了┅┅“”

哎┅┅哟┅┅一凡┅┅嫂子┅┅快不行了┅┅真的┅┅忍不住了┅┅好一凡

┅┅你┅┅哎┅┅呀┅┅快一点┅┅嫂子┅┅快了┅┅哎┅┅哟┅┅不能┅┅等

了┅┅亲一凡┅┅哎┅┅唷┅┅喂┅┅呀┅┅嫂子┅┅喔喔┅┅我不行了┅┅哎

┅┅呀┅┅出来了┅┅哎┅┅哟┅┅我丢了┅┅哦┅┅呀┅┅死了┅┅哎┅┅哎

┅┅唷┅┅丢死人了┅┅“又是一股浓浓强劲的阴精,冲击在王一凡的大龟头上,

把正在紧要关头,正在舒畅的王一凡,冲击得趐麻地整个崩溃了,彻彻底底的崩

溃,忍不住的背嵴一凉,精关一松,喷了一股一股又浓又硬又烫的处男阳精,勐

击在周海媚的小穴里的穴心。刚出了阴精的周海媚,被一股又一股的强劲阳精,

勐击在她的穴心上,使她整个人更加舒爽得乐了昏死过去。

休息了一会儿,看到周海媚似乎已经缓过了劲来,王一凡又抱住周海媚,双

手在她的娇躯抚摸起来。周海媚见王一凡又再胡来,在他的肩膀打了一下,并对

他说道∶“喂!一凡,别再胡闹了,不要乱来了。”

王一凡却当做没有听到周海媚的话,大力的抚摸着,勐力的吻着,又把周海

媚引起春心荡漾,整个人又骚痒起来。

不久,王一凡将周海媚侧卧,自己面对着她,右腿插入她的左腿下,微微向

上突,使她的小穴张开,移近身子,将他那根坚硬的大鸡巴,抵住在小穴的洞口

上。

大龟头这样有力的顶住了阴核,直把周海媚顶得淫水勐流,震得人二神经一

颤,周身发抖,紧紧拥抱,嘴唇相接,下体互相紧贴磨擦,两个人唿吸也渐渐地

急促起来。“一凡,吻我┅┅”接着香舌巧送不停的在少平口内动着。“

好一凡┅┅我心里痒死了┅┅“此时王一凡见周海媚春情发动,浪态娇媚,

本已冲动得不能把持,但他仍沉着气,像是无事般的挑逗着周海媚。”我的好嫂

子,你哪里在痒呢“”哼┅┅一凡┅┅坏死了┅┅哼┅┅我不来了┅┅“周海

媚像似生病般的不停呻吟着。”

哦!你说我坏,那我就拔出来吧!“

王一凡说完,将顶住阴核上的大鸡巴“滋”的一声抽出,并且反身平躺着,

眼眼看着天空。“

啊┅┅呀┅┅呀┅┅好一凡┅┅不行呀┅┅难过死了┅┅里面像是┅┅蚂蚁

在爬似的┅┅好痒哦┅┅痒死人了┅┅“周海媚浪得满脸急迫的样子,银牙咬着

下唇,一副饥饿难过的样子,也不顾羞耻的,伸出娇嫩的玉手,就握住了七寸长

的大鸡巴,两个丰满雪白柔嫩结实的玉乳,在王一凡身上磨动。”

哎┅┅唷┅┅好一凡┅┅亲一凡┅┅给我吧┅┅嫂子┅┅难过┅┅哎┅┅哎

┅┅唷┅┅呀┅┅“周海媚说到这儿,羞愧得说不下去。”你说什么叫我好听

的。“”哼┅┅人家┅┅已经┅┅叫你┅┅一凡┅┅啦┅┅“不行,我还要听!”

“哎┅┅我的┅┅亲一凡┅┅快呀┅┅”“

快什么呢“”哎┅┅哟┅┅我的┅┅心爱┅┅一凡┅┅┅┅嫂子┅┅哎┅

┅呀┅┅真的┅┅“”

哦!真的怎么样“”哎┅┅唷┅┅人家┅┅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我怎么知道“”哎┅┅呀┅┅嫂子┅┅难过死了┅┅要一凡┅

┅“”

要一凡的什么呀“”嗯┅┅哼┅┅人家┅┅要┅┅要┅┅要一凡┅┅哎┅

┅呀┅┅一凡的┅┅大鸡巴┅┅啊┅┅羞死人了┅┅“

友情链接
色情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