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激情文学

【好文】【潜伏】2.0版(上)40-41章

2022-08-11 来源:

【潜伏】2.0版(上)40-41章

第四十章

柳媚在办公室处理公务到中午,和王凤滟一起吃过饭后就独自去了后院。王

凤滟并不知道柳媚去哪里。柳媚只跟她说要去办点事。王凤滟也知趣的没有多问,

一个人回了办公室。

柳媚去了后面关押周丽萍的囚室。她急于见到周丽萍。

自从前天晚上把她从处决犯人的枪口下救出来,柳媚还没有见过她的面。这

是她的一块心病。周丽萍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被捕以来经受了常人难

以忍受的精神和肉体蹂躏。现在虽然暂时救了下来,但后面如何营救她,她还一

点也没有把握。

她现在须要知道周丽萍的状态,设法给她一点暗示和抚慰。毕竟要采取行动

的话,她的配合默契是必不可少的、周丽萍被关押在后院一栋青砖楼的二楼。

这栋小楼整个二楼的房间被划出来专门关押身份特殊的囚犯。以前这里本来

是76号特务的宿舍,现在一楼除了原有的几间特别囚室还住满了临时值班和出

外勤的特务,也是作为对二楼囚室的一种额外的看管措施。

二楼在原来宿舍的基础上改造了一下,在窗子上加上铁栅栏,在门上挖出小

窗,但里面的设施和家具却都一应俱全,甚至每间囚室都有单独的卫生间。

周丽萍前天晚上被从刑场送到这里关押后,就有医生和护士过来给她检查了

伤势,并给她身上的刑伤做了简单的处理。

狱医是个高大的中年男人,戴着个大口罩,一进门就叫护士把周丽萍破烂不

堪的旗袍脱掉。她的内衣早就在刑讯中被特务们撕成碎片了,所以旗袍一脱,她

就一丝不挂了。

周丽萍默默的躺在病床上,赤裸的身体布满横七竖八的刑伤。由于被抓进7

6号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最近这一段时间特务们基本没再刑讯拷问她,所以身上

的伤痕大都已经结疤。不过那些狰狞的疤痕在雪白肌肤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触目

惊心。

周丽萍感觉到那医生的手触轻轻碰着自己的肌肤。两只细软的大手久久地停

留在她肿胀淤青的乳房上并轻轻揉捏。然后又分开她的双腿,猥亵地拨弄着她饱

受蹂躏的阴部,甚至还用两根手指插进她被多次撕裂的肛门探查了一番。

她木然仰望着天花板,没有一点反应。毕竟从一个多月前被抓捕进76号起,

她就经历了太多的蹂躏和折磨,这样的猥亵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等那医生和护士给她清理完化脓的伤口,又在她强烈的痛楚中把扭曲的左腿

一阵搬弄,绑上绷带并上药打针后,周丽萍已经痛得出了一身大汗。这一个多月

的非人肉体折磨再加上刚刚逃离死亡魔掌的巨大精神冲击都令她疲累和虚弱到了

极点。

医生护士离去之后,她就昏昏沉沉地睡去。这两天她差不多都是在这样的昏

睡中度过的。看守特务端来的牢饭她连碰都没有碰。好像这一生的困倦都一起涌

上来了。

她只隐约记得,在一次满身大汗地从噩梦中惊醒之后,昏昏沉沉地被人架着

去解过一次小便,然后就又跌入了无边无际的噩梦之中,直到门外响起沉重的开

锁的声音,才从噩梦中逃脱出来。

看门的特务打开了囚室的铁锁,柳媚吩咐那特务到楼下去侯着,她要单独见

这个女犯。76号的特务无人不知柳媚是老板的亲信,所以不疑有他,忙应声下

楼去了。

柳媚尽量放轻脚步跨进门去,但高根鞋依然在木地板上敲出清脆的声音。柳

媚一眼就看见躺在床上的周丽萍正吃力地抬起浮肿的眼皮冷眼瞧着自己。她没有

说话,缓缓地扫视了一下这间特别囚室。

囚室很小,除了一桌一椅一张小床之外就没有别的了。木桌上摆着没动过的

一碗米饭和一盘菜。柳媚慢慢走到床边,然后坐到床边的椅子上,用温柔的目光

观察着周丽萍。

周丽萍垂下眼皮避开她的目光,坚决地把头扭向另一侧不理睬她。

看到周丽萍依然还有些浮肿的脸颊和露在被子外面满是伤痕的肩头和手臂,

柳媚心里暗自叹息一声。自从周丽萍一入狱,柳媚就竭力想保护和营救她,可惜

收效甚微。

【好文】【潜伏】2.0版(上)40-41章

她曾多次亲眼目睹周丽萍受尽惨无人道的酷刑和令人难以启齿的奸辱,看得

她肝肠寸断,却又束手无策。这使她一直处于深深的自责之中。这也是柳媚今天

冒险来看她的重要原因。她不知怎样才能让她知道,组织上没有忘记她,给她活

下去的勇气。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设法营救她出狱。

看着周丽萍现在依然不肯屈服的样子,她打心底里佩服这个小姑娘的顽强和

坚定。考虑良久,柳媚打破了尴尬的沉默,用轻柔的声音试探着说道:" 周小姐

受苦了。"

周丽萍闻言身体微微一震。这一个多月以来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口气和她说

过话。她疑惑地转过头,警觉地看了一眼对着她和善微笑的柳媚,但很快又转过

头去。

柳媚看她这样子温柔地笑笑,凑近她语重心长地柔声道:" 周小姐要保重啊,

你还年轻……"

周丽萍闻言慢慢的转过头来,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柳媚。她认识这个女人,知

道她是大特务头子华剑雄面前的头号红人。她亲眼见过,连那些凶神恶煞般的特

务打手在她面前都唯唯诺诺。自己几次被刑讯、甚至赤身裸体被特务们轮奸的时

候,她都露过面。

她忽然想起来了,前天晚上,就是这个冷冰冰的女特务在行刑前的最后一刻

把自己从行刑名单中剔除了。当时她就觉得蹊跷,怀疑敌人有什么新的阴谋。

今天这个女特务果然换了一副笑面菩萨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看来敌人

是变换了花样,让自己在死神面前走过一圈之后再用笑脸来软化自己。

周丽萍在心中冷笑:" 痴心妄想!我死都死过一次了,还怕你们这样的小把

戏吗?" 想到这里,她努力抬起沉重的眼皮,勇敢地逼视着对方那双俊秀明亮的

大眼睛。

对方毫不回避,也定定地盯视着她。不过,迎接周丽萍的是一道温暖的目光,

里面饱含着温柔与痛惜,充满暖融融的关怀,似乎要融化她目光中的冷峻与敌视。

仅对视了片刻,周丽萍突然觉得心里发慌。这样的目光她长这么大只在母亲

和姐姐的眼睛里看到过。即使自己深爱的黄克己也从来没有给过自己这样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真的在那道温柔却坚定的目光下慢慢融化。她咬了咬自己的

嘴唇,默默地告诫自己要坚强,绝对不能被敌人用温情感化。

想到这里,周丽萍已经开始有些游移的目光再次坚定起来,她抬起眼皮,不

甘示弱地迎接对方的挑战。可对方好像并不在意她的敌视,静【好文】【潜伏】2.0版(上)40-41章静地坐在那里,依

然那么温柔怜爱地看着自己。

有一瞬间,在周丽萍的意识中,坐在床前的这个女人甚至幻化成了姐姐的美

丽身影。周丽萍努力定了定神,把自己从恍惚中拉回来,顽强地盯视着对方的眼

睛。

可在这双美目的目光中,她居然找不到一点奸诈和狡猾。她不得不一次次拼

命地压下一个不断浮现在脑海中的怪异念头:坐在床边的明明是那个冷冰冰的女

特务,可那眼睛却确确实实是姐姐周雪萍。在这双漂亮的大眼睛中,她甚至看到

了鼓励。

周丽萍开始迷乱了,她甚至怀疑对方是否使用了传说中的催眠术一类卑劣的

手段。她感觉到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在开始松动,她开始悲哀地想:难道我真的

在劫难逃了吗?

忽然,周丽萍注意到柳媚的眼珠动了动,目光依然是那么温柔,但其中似乎

多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味道。

周丽萍拼命集中起自己的注意力,脑子在吃力地运转,但就是想不明白这个

女人到底在耍什么花招。她决定放弃了。短短的一个多月,她的肉体和精神都遭

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煎熬和蹂躏,她身心俱疲,唯求一死而已。她不想和对面这

个好整以暇的女特务玩什么心理较量了。

想到这里,周丽萍浮肿的眼皮慢慢地垂了下来。在她的目光和对方即将脱离

接触的那一瞬间,她发现对方的表情也变了:柳媚的眼帘微微下垂,眼珠快速向

下滚动了一下,眼中透出掩饰不住的焦虑。

周丽萍在心中冷冷地笑了:她失望了。一边想着,目光随着即将阖上的眼皮

下意识地朝柳媚眼珠滚动的方向滑去。

突然,周丽萍残余的目光像被什么东西钩住了一样,定在柳媚的肩头不动了。

她肿胀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重新睁开了一条缝隙,她呆呆地楞住了。

第四十一章

周丽萍看到了柳媚旗袍外披着的一件丝线钩针小披肩。这是一件非常别致的

小披肩,一望而知是一件精致的手工绣品。本白的质地,上面用嫩黄的丝线勾勒

出几枝含苞欲放的迎春花,一只小小的画眉扇动着翅膀跃然枝头。

周丽萍看着这件披肩眼中满是疑惑。她不相信地用力眨了眨眼,重新瞪大了

眼睛来回审视着这件漂亮别致的小衣服,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良久,她审视的目

光转到了柳媚光嫩白皙的脸上,久久地盘桓,差点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柳媚的目光又恢复了刚才的镇定与温柔,仍然意味深长地望着她。

周丽萍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拼命地想,却怎么也转不过眼前这个

弯来。她悄悄用戴着手铐的手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坚硬的金属质感和钻心的

疼痛都清清楚楚地告诉她,这不是梦,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周丽萍如堕五里

雾中。

这件小披肩她再熟悉不过了,那不是商店里卖的,而是她自己一针一线亲手

绣出来的。她甚至能看出披肩上她独创的花针。而披肩上那清丽活泼的图案是姐

姐亲自绘制的。

她清楚地记得,当初姐姐给她所掌握的最重要、最机密的地下潜伏人员" 枫

" 规定的危险告警信号,就是在她公寓的阳台晾衣架上挂出一件绝不引人注目但

市面上又绝无重样的女人的小衣服。

为了找到这件与众不同的道具,姐妹俩费了不少心思。最后决定手工制作一

件与" 枫" 的身份相符而又四季皆宜的小披肩。精于绘画的姐姐亲自动手设计,

而她则露了一手女红绝技,用自己琢磨出来的花式针法亲手钩制了这件小披肩。

然后,通过段记旗袍店" 卖" 给了" 枫".她百分之二百地确信,世界上绝对不会

有第二件相同的披肩。

现在这件独一无二的小披肩披在这个76号冷美人的肩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 枫" 被捕了?敌人拿它来诈自己?可敌人怎么会注意到这么一件不起眼的

女人小衣服,又怎么可能知道它所携带的特殊秘密信息?除非" 枫" 叛变了。

想到这里她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抬眼看了看近在咫尺的

柳媚,似乎想一眼看透她的内心。可这回轮到她失望了,在对方的眼中她看到的

依然是高深莫测的温柔和平静,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虚伪。

忽然一个新的念头跳了出来:前天晚上,就是面前这个女人在最后的关头把

自己从枪口下拉回来的。其实前天被从刑场押到这间牢房,她就一直在回味其中

的意味。如果是敌人在自己身上还不死心,那他们究竟想在自己口中得到什么?

可如果是有人有意要挽救自己的生命,这个人肯定就只能是" 枫".

这两天除了看守和狱医再没有人露过面。现在她出现了,除了用友善的目光

和自己交流,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问过自己。而非" 枫" 莫属的披肩却披

在她的肩头。难道这仅仅是巧合?

周丽萍心中忽然涌上一阵激动,差点忍不住落了泪。可她拼命地忍住了。她

清楚地知道,自己一丝一毫的不谨慎都可能给潜伏的同志带来灭顶之灾。在自己

心中的疑团没有确切的答案之前,她不能流露出丝毫带有示意性的表情。不过,

她内心的深处,给面前的这个神秘的女人留下了一点点柔软的空间。

柳媚终于悄悄地松了口气。周丽萍神情的微小变化没有逃脱她的眼睛。她看

得出来,这个戴着手铐遍体鳞伤憔悴地躺在床上的女孩已经聪明地领悟到了点什

么。这对她来说就已经够了。她此行的目的达到了,她该走了。

柳媚刚要起身,心中忽然又涌起一阵不忍。这个涉世未深的清秀女孩一个多

月来孤零零地在敌人的魔掌中苦苦地煎熬。76号的十八般酷刑,还有那些令人

难以启齿的妇刑和无休无止的轮奸,她不知经历了多少。现在刚刚得到一点点慰

藉,自己就这么离开了,她实在是有点不忍心。

她怜惜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周丽萍,发现她眼中的戒备还没有解除,但抗

拒的成分却大大地消融了。她稍一思忖,算算时间还有,于是决定再留一会儿。

柳媚轻轻掀开周丽萍上身的被子,周丽萍一动没动,眼睛转向墙壁。柳媚第

一眼看到的是周丽萍戴着手铐的双手,心里咯噔一震。她轻轻托起周丽萍血肉模

糊的双手,看着光秃秃血肉模糊的手指,心中一阵隐隐作痛。

周丽萍十指的指甲在刑讯中都被生生地拔掉了,现在已经长出凹凸不平的鲜

红嫩肉。把周丽萍那双被酷刑折磨得变了形的手和自己白嫩的双手放在一起,真

是一种残酷的对比。不用问她也知道,像周丽萍这样美丽的女孩,肯定曾经有着

一双纤秀漂亮的小手,但现在却被酷刑残忍地变成了丑陋的残肢。柳媚的心像被

刀割一样疼。

再看周丽萍裸露在破烂的旗袍外面的上半身,也是让人惨不忍睹。原本白嫩

的肌肤上密布各种各样的伤痕。尤其是大敞的衣襟下她那对明显肿胀变形的乳房,

上面满是烙痕、鞭痕,甚至还有齿痕。右侧的乳头显然是被利器割掉了,只剩下

一个铜钱大的血疤。而左侧的乳头则被铁钳活生生夹成了碎片,只剩一些条条缕

缕的皮肉,根本看不出原先的形状。

所有这些都强烈的地震撼着柳媚的神经。柳媚有些出神的看着自己的手,心

里怪怪的想到:" 会不会有一天,我的双手、身体、胸部也会变成那样呢?那是

怎样一种痛苦的感觉啊?我能挺得住吗?" 想到这里时,柳媚再次感觉到脸红心

跳,似乎连下面都有些湿了。

恍惚中,柳媚忽然发现周丽萍的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向了自己。柳媚

和她对视了一下,发现那双肿胀的大眼睛中一片平静。

见周丽萍的眼神中没有了敌意,柳媚略微安心了一点。她又轻轻地揭开还盖

着周丽萍下半身的被子。她发现周丽萍旗袍的下摆已经全被撕扯得条条缕缕,她

的下半身几乎是完全裸露的。一眼望去,真的让人触目惊心。

周丽萍的下身已是体无完肤,尤其是两条大腿青紫肿胀,左膝盖虽然裹着绷

带,但明显肿起一个大包。大腿的尽头,原先茂密的耻毛已经被拔得精光,光秃

秃的阴阜下面裸露出紫黑肿胀的阴部。伤痕累累的大腿内侧,还能看到黄白相间

的龌龊痕迹。

她立刻想到前天晚上她到达刑场时那淫秽的场面。心中不禁感叹,这个只有

二十岁的姑娘,还没有真正开始生活,就经受了任何一个女人都难以忍受的百般

凌辱,而她居然都挺过来了。

想到这些,柳媚感觉眼睛有些发涩。她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周丽萍,发现她的

眼睛不知望着哪里,但眼圈却是红的。见柳媚看她,周丽萍的眼泪竟忍不住扑簌

簌地掉了下来。

柳媚没有说话。但作为女人,她明白周丽萍的心思。从抓捕审讯的档案中,

她早知道周丽萍是为了掩护自己的爱人才被捕的。她忍不住瞟了一眼周丽萍因被

过度奸淫和饱受妇刑折磨而惨不忍睹的下身。真不敢想象,即使救她出去,她今

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抑制不住地涌进了她的脑海:如果自己也象周丽萍那样

被疯狂轮奸,并被酷刑折磨成这幅模样,剑雄还会要自己吗?她突然意识到自己

走神了,心里一阵苦笑。

柳媚知道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她太了解华剑雄了。像华剑雄这种对共

产党人恨之入骨的人,如果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只怕自己的命运比周丽萍更

凄惨百倍。

柳媚强迫自己收回纷乱的思绪,拉起被子给周丽萍轻轻地盖好,给她留下最

后一缕温暖的目光,悄悄地站起身,紧咬着嘴唇快步离去。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